第289章:你在找死吗?/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走吧走吧,有事给爸爸打电话。”

“再见。”

紧紧搂了一下然后松开,叶景琰快步向安检口走去,检查完所有行李后,他冲着爸爸挥挥手,那一瞬间,他看到爸爸眼角的泪花。

不敢再停留,叶景琰大步朝着登机口走去,没有再回头,因为他怕爸爸看到他眼中的泪花。

世界第一学府对大多数学生来说,或许有些吃力,但是对修了两门专门的叶景琰来说,强度刚刚合适。

空闲时间,他除了钻进物理实验室,就是去金融街溜达,偶尔也参与做几个项目赚钱花,更多的,他是学习外国的经营理念和商业头脑。

当然,一个颜值爆表的东方神秘美男子的出现,吸引了大批外国美女的眼睛,也有不少美女晚上来敲他的门,但是都被冷淡拒绝。

不知流传出去了什么消息,过了段时间,美女们不来了。来的全是基佬,叶景琰郁闷的“哐”一声关门,换公寓。

三年时间,他学完了四年要学所有知识,并作为当年的优秀毕业生代表发言。

为了奖励自己毕业,叶景琰拿出在读书期间赚的所有钱去旅游,不是欧洲,不是美洲,而是充满野性的非洲。

“妈妈,我会保护好自己,不被老虎狮子吃了,绝对安然无恙回来见你。”叶景琰登机前再三保证。

手机落在了叶初雪手中,“哥哥,你太过分了,去玩也不带上我。”

叶景琰宠溺的笑道,“这可不行,你太漂亮了,万一哪个部落的酋长看上你,把你扣下来当酋长夫人,咱爸妈可就没有女儿了。”

“哼!就算你夸我漂亮也没用。”叶初雪气鼓鼓的说,“你等着,你回来我不会放过你的。”

“好啊,那就等我回来你再找我算账,飞机要起飞了,我先挂了。”

找到自己的位子,放好行李,叶景琰准备补觉,现在才凌晨六点,外面的天还没有亮,为了赶这班飞机,他可是四点就起床了。

刚闭上眼睛,一个身材高挑,短发,眼神冷漠的女人从他身边经过,坐在了机舱的最后面。

一觉醒来,飞机还在平流层,天空很蓝,机舱外是大片大片的云朵,叶景琰看的神清气爽。

“先生,需要喝点什么吗?”空姐推着小车车,细声细语的问。

“给我水,谢谢。”

“好的。”

再美的风景,看多了也会腻,迷迷糊糊的叶景琰又陷入了沉睡中。

十几个小时后,飞机降落在非洲大地。

叶景琰起身拿起行李走出机舱门,完全没有发现在后排安静坐着的姑娘。

来到提前定好的酒店,叶景琰洗了澡换上凉爽的衣服出门找吃的,飞机餐真的太难吃了。

坐在露天餐馆门口等餐的时侯。一辆当地军用吉普从眼前开过,里面坐着三个男人一个女人。

那女人穿着迷彩军装,衣领下面是黑色的紧身衣,她长得并不惊艳,叶景琰却一眼就看到了她。她的表情极为冷淡,目不专盯的看着前方的路,在她身上,叶景琰感受到一股肃杀之气,还有一种属于军人的狠决。

老板将菜端上来,叶景琰指着远处的军车用当地语言问老板,“那些人是谁?”

老板远远瞅了一眼,“哦,那是联合国在当地的驻军,维持治安的。”

“这里治安很不好吗?”

老板不好意思的笑了,“呵呵呵,比起其他地方来好多了,毕竟有军队在这里,不过其它地方就不一定了。你们游客出门一定要当心,最好不要一个人出行,容易碰到抢劫的。”

“多谢。”叶景琰回想起刚才那个女人,心里不由的揣测,不知她是不是中国人,看起来也就二十多岁的样子,居然是维和军人,真是让人钦佩。

咦,等等,他为什么要想一个女人?

吃了饭,在当地的车行租了一辆吉普车,叶景琰独自上路。这些年,除了亲人,他早就喜欢了独来独往。

此时正值非洲草原的春天,万物复苏,草长虫飞。出了城市,到处可见各种食草动物,叶景琰很是喜欢这种大自然的气息,把车子停在一棵大树下面,跳上车顶,观看风景。

天在这里格外的低,湛蓝的像是洗过一样,成群的牛羊在草原上进食,偶尔还能看几只兔子跳出来张望一番,然后又钻进长草中。

不知名的飞鸟在他头顶环绕,飞了几圈,看他没有什么动静,就大胆的落在了他的肩膀上。

叶景琰无声的笑,感觉自己好像融入到了其中,成为大自然的一部分。

突然,远处的牛群快速的奔跑起来,大地都隐隐在震动,叶景琰赶紧拿出包包里的望远镜远眺。

果然,一头凶猛的老虎在后面追击。它左扑右攻,很快将牛群冲散,一只小牛落在了后面。

叶景琰的心都提起来了,只见老虎一个猛扑,小牛被扑到在地。看着小牛在不断哀鸣挣扎,叶景琰很是同情,但是他什么都不会做,因为这是大自然的法则,弱肉强食,优胜劣汰。

等等。非洲怎么可能有老虎呢?

调了调望远镜的焦距,叶景琰这才看清,这哪里是老虎,分明就是一只雄壮的花豹,只因毛色太过相近,又有青草遮挡,一时看差了。

叶景琰觉得自己和幸运,来非洲的第一天就见到这种场景。

太阳渐渐西斜,叶景琰躺在车顶,风耳边呼啸,鼻间是草的清香,二十四年了。他从未如此闲适过,就这么看着蓝天白云,任由时间流淌。

或许是坐了很长时间的飞机,叶景琰稍趟了一会儿,就陷入了梦乡。

梦中,曾经的小姑娘站在阳光中,气势磅礴的说,叶景琰是我的人,不许你们欺负他。

“砰——”一声枪响将叶景琰惊醒。

他快速的从车顶爬起,看清形式后倒吸一口凉气,因为他的车子被三头狮子团团围住,而三只猛兽正用冰冷的眼眸盯着他。

叶景琰后背发寒。他居然如此大意,在危机四伏耳朵非洲草原睡着了。

“砰——”又是一声枪响。

三头母狮喉咙中发出烦躁的低吼,其中一只回头看了眼不远的军车,低吼一声,慢悠悠的转身带着另外两只离开,似乎很不爽,它还回头依依不舍的看了眼差点吃掉的猎物。

等三只大猫消失在齐腰高的草丛中,叶景琰才有空去看十几米外的军车。

好巧啊。

车上正是上午见到的那个女人,穿着迷彩军衣,手里持着一把机枪,枪口朝天,刚刚那两枪就是她放的。

她带着墨镜,脸只剩下巴掌大,叶景琰看不清她的表情。

“中国人?日本人?还是韩国人?”女人看到他,用英语冷声询问。

叶景琰站在吉普车上,同样戴着墨镜,用汉语回答,“我是中国人。”

女人的视线在他脸上盘桓了一下,同样用中文说,“知不知道刚才你差点就葬身獅口了?”

叶景琰有些抱歉,“对不起,我刚刚睡着了。”

“你不用对我说抱歉,想睡觉就去房间睡,在草原睡觉纯粹是找死。”女人的语气极为冷淡,还带着淡淡的嘲笑。

叶景琰被骂了却不生气,毕竟这女人也算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谢谢你,下次我会注意的。”

女人转头拍拍司机的肩膀,用当地话说,“开车。”

叶景琰着了魔般喊道,“等一下。”

女人回头,透过墨镜望着他,似乎在等他说话。

叶景琰懊恼的咬咬唇,其实他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鬼使神差的就喊出了口。

“那个……你叫什么?”叶景琰犹豫了半天才想到了这么一个问题,“你别误会,我只想谢谢你。”

女人早就习惯了这种有钱二世祖的搭讪,嘴角勾起嘲讽的笑意,“不用谢,顺路而已。我们走。”

穿迷彩军装的男人启动车子,女人再没多看叶景琰一眼,渐渐消失如画般的草原上。

叶景琰摘下墨镜,望着她消失的方向出神,好一会儿才灵魂归窍。

自己这是怎么了?竟然对一个只见了两面的女人发愣?

真是疯了。

戴上墨镜,跳进驾驶座,叶景琰在夕阳中返回住所。

后面的几天,叶景琰在肯尼亚的自然保护区看到了壮观而凶残的角马渡河,见识了狮子的速度和力量。观赏了上百万只火烈鸟在博格利亚湖起舞,还有在晚霞中优美散步的长颈鹿和大象……

叶景琰沉迷与大自然带给他的各种震撼,这是从未有过的体会。

逛遍了肯尼亚,叶景琰准备明日动身前往坦桑尼亚,他想看看传说中的隐世天空到底是怎么样的。

因为明天要早早坐车,叶景琰晚上给家里报了平安就上床睡觉了。

哪知到了半夜,一阵激烈的枪声打破宁谧的黑夜。

叶景琰从床上翻身而起,从行李箱的最深处取出一把手枪,这时,响亮的敲门声响起,传来酒店老板的声音。

“先生?你醒了吗?”

叶景琰将枪别在腰间,赤脚走过去拉开门,“出什么事情了?”

“那伙强盗又打进来了,你赶紧跑吧,等会他们就来抢东西了。”老板焦急的说。

叶景琰疑惑,“强盗?有这么厉害吗?”

“唉呀,就是反动武装势力,他们非常的可恶,我这个酒店已经被他们打劫过很多次了,你赶紧跑吧,趁他们还没有来。”酒店老板的话音刚落,“嘭”一声,窗户的玻璃破了。

“我的上帝,他们快要打进来了,先生,你快点跑吧,我顾不上你了。”

叶景琰还想问去哪里比较安全,老板已经跑的没影了。

没有办法,叶景琰只好去收拾行李离开。

因为反动者的入侵,原本安静的街道现在到处都是逃跑的人群,其中大多都是来此游玩的旅游者,而反动者的目标也正是这些人,原因很简单,这些都比较有钱。

叶景琰不知道要躲去哪里,只好随着人潮向街道那边跑去,枪声越来越近,越来越密集,有些人受了惊吓不断尖叫。

跑过了一条街,几辆警车从对面开了过来,上面印着当地警察局的标志,叶景琰缓缓停下脚步目送着车辆过去。

他想应该不用跑了吧,而且他觉得这样跑有些……以他身上加持的超能力来说,逃跑很丢人。

一个同样来自中国的游客经过他身边时,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还不赶紧跑?等会就打过来了。”

打招呼这个小伙是叶景琰这两天刚认识的,因为旅游计划相同,又都是中国人,所以就结伴而行。

叶景琰指着过去的军队说,“他们不是去阻拦了吗?”

“狗屁,都是做样子的,这些警察的装备都没有反叛者的武器精良,根本打不过的。”

“你怎么知道?”

小伙子拉着他的胳膊一边往前跑,一边说,“我是军迷,来这里之前特意查了一下当地的治安,对比了他们的势力,完全是以卵击石。”

结果小伙子的话刚说完,刚刚过去的几辆警车又呼啸着退回来了。

“你看,我说什么来着?还是自救更来的快。”

叶景琰不动声色的脱开他的手掌,跟着跑了两步,因为人太多,很快,那个好心的小伙就消失在视线里了。

街边是一家看起来还不错的咖啡店,门紧缩着,里面一片漆黑。

叶景琰走到咖啡店门口,四处看了看,根本没有人注意这边,眨眼的时间,他就进到了咖啡店里。

凭借良好的视力,叶景琰找到咖啡店的吧台,为自己倒了一杯凉水,坐在墙角的一把椅子上。挑着二郎腿边喝水边观察外面的情况。

街上逃跑的人群越来越少,枪声和打砸声却越来越近,耳边传来哭泣声尖叫声,是有人在求饶。

十分钟后,几个拿着枪的家伙出现在他的视线里,他们大笑着砸烂咖啡店对面一个超市大门,冲进去抢了值钱的东西然后就乱砸一通。

酒店老板说的果然不错,的确是伙强盗。

接着,越来越多的反叛者出现,有的人用枪指了下咖啡店的牌子,似乎在询问伙伴,要不要进来看看。

这帮家伙已经抢红了眼。兴奋的点点头,扛起机枪一阵扫射将咖啡店的锁子打烂,然后大摇大摆的走进来。

叶景琰隐在黑暗中,像是一只蓄势待发的狮子,随时伸出自己的利爪。

正在这时,一阵激烈的枪响传来,街道上的反叛者迅速的一边后退一边射击,已经走进咖啡店的三个人随即藏在窗户底下,似乎在等候时机随时冲出去帮忙。

很快,几辆军用吉普出现在街道,上面载着的是离此地稍远的联合国驻军。

叶景琰突然想起,她会不会在里面?

正这么想着。最后面一个车里跳下来几个人,举着枪搜寻着遗留下来的反叛者,其中一个身材娇小,动作凌厉,叶景琰眼皮一跳,好像就是她。

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叶景琰下意识的在心里默默祈祷,他不想看到她受伤。

然而现实总是事与愿违,女人动作标准敏锐的搜寻着目标,同时,一只枪口也架在了窗口,对准的目标正是她。

将一切尽收眼底的叶景琰一颗心都提起来了。

身后传来动静,女人转身的时侯,咖啡店里的反叛者扣动了扳机,这是迟那是快,女人帅气的双膝跪地躲过子弹,接着一声枪响,咖啡店里倒下去一个人。

从地上起来,女人警惕的走进咖啡店,门背后藏着的人刀子刚拔出来,就被女人一脚踢翻在地,抽出裤腿中的匕首狠狠扎了进去,然后一转身,带血的刀子送进了另一个人的心脏。

动作是如此的潇洒凌厉,只是几个呼吸的时间,她就解决了三个敌人。

在敌人衣服上擦了擦匕首上的血,正要离开,她猛地举起了手枪瞄准了角落。

“出来!”女人用英语喝道。

叶景琰举着双手用中文说,“是我。”

女人听出了他的声音,眉头紧蹙,但是枪没有放,“你在这里干什么?”

叶景琰从角落出来,无奈的说,“我想在这里躲一躲,没想到这几个人也闯了进来,他们还没有发现我,你们就来了。”

女人看他脚边还放着行李箱,将手枪收回腰间,冷声说,“这个镇子东边有个警察局,以后出事了你可以暂时躲到那边去。”

“不用了,我明天要离开这里了。”

女人点点头,转身离开。

“嗳,”叶景琰又前进了几步,女人停下脚步却没有回头。

“你保重。”叶景琰不知道该说什么,堪堪说出这三个字。

女人什么都没有说,快步离开。

她是军人,生死早就置之度外,保重什么的,对她没有用。

昏暗的灯光下,女人灵巧的一跃,跳进了吉普车的车厢里,她的背影是那么单薄,却透着果敢而强大的力量,夺目的让人无法直视。

低头看倒在地上的三个男人,鲜血流了一地,叶景琰对他们没有丝毫同情,这些人平时恶事做尽,得到这样的下场也算是报应不爽。

这一夜,小镇在恐怖和哭喊声中渡过,第二天,叶景琰便离开了这里。

原本是想坐飞机前往下一个目的地,但又想欣赏沿途的风景,叶景琰便选择了长途汽车,路过一处军队驻地时,他不自觉地在军人当中寻找那个娇弱的背影。

但结果让他失望了,他并没有看到想见到的那个女人。

叶景琰闭着眼睛陷入思考,他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二十多年来,除了偶尔想起段依瑶,他很少对一个女人有如此大的好奇心。

想知道她的名字,想着知道她在干什么。尽管严格来讲他们才见了两次面,还是在很不愉悦的情况下。

罢了,反正也只有两面之缘,生活和工作又没有任何交集,以后怕是再也见不到了。

收回心思,叶景琰打开旅游手册,了解坦桑尼亚的旅游景点介绍。

又玩了大半个月,叶景琰皮肤晒成了小麦色,才恋恋不舍的登上了回国的班机。他很喜欢这片大地,虽然各种设施不完善,网络也不发达,但却是动物的天堂,是最接近大自然的地方。

A市机场。

一个身材完美,直发齐腰,面容堪称绝色的少女在候机厅等候。她戴着大墨镜,因此人们看不到她那双勾人心魂的眼眸,但仅仅露出的半幅面孔,已让人挪不开视线。

好几男人甚至为了看她,都撞在了别人的行李箱上。

少女面无表情地盯着出口,完全无视众人艳羡的目光,有人上去想要搭讪,都被她旁边的中年男子用眼神喝退。

直到一个高大挺拔的男子出现,少女的脸上才有了些许表情,只见她飞跑上去猛地扑入男子的怀中,紧紧的抱了一下他,然后娇俏的说。“好了,我抱你了,礼物呢?”

叶景琰嫌弃的看她,“喂,你这也太敷衍了吧。”

“哪里敷衍?我明明很真诚。”叶初雪不服气的说。

叶景琰仔细的打量了她一番,搂住她的肩膀向外走,“我发现你个子高了,是高跟鞋高了三厘米?”

“胡说,明明就是我长高了。”

章贺笑眯眯的迎上来,满脸慈爱的看着他说,“小少爷,你可算回来了。少爷和少奶奶在家里等着呢。”

叶景琰将行李给他,“章叔叔,我都二十四岁了,不要再叫我小少爷了,我说过以后叫我平安或者景琰就行。”

章贺笑而不语,叫了这么多年小少爷,都习惯了。

叶初雪还在闹他,“哥,你不带我去玩就算了,还不给我带礼物,这也太小气了吧。”

叶景琰按住她乱翻的手,温柔的笑着说,“好了好了,东西都在行李箱里面,忘了谁都不会忘了你的礼物。”

叶初雪勾住他的胳膊笑了,“这还差不多。”

这两人,一个就已经让人无法移开视线了,两个站在一起简直就成了发光体,走到哪里,哪里都一片惊叹声。

叶景琰看着外面的风景,感慨道,“A市变化好大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