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0章:我不记得你/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然啦,你看那边,”叶初雪指着一条新建的仿古街说,“那里全是好吃的,我上次和和钰麒哥哥专门去迟,从街头吃到巷尾。”

“照你这样的吃饭,早晚成为小胖猪。”叶景琰打趣她。

“不可能,我吃不胖的,上次可有趣了,我在街上逛,突然有人上来问我要不要当明星,可以让我大红大紫。”叶初雪说完,自己就咯咯咯的笑了,一双眼睛眯起来,像小猫一样特别可爱。

叶景琰饶有兴趣的问她,“那你怎么说的?”

“我跟他讲俄语,说我是俄罗斯人,结果他没办法就走了。”叶初雪叹口气说,“其实我还挺想进娱乐圈玩玩的,但是爸爸不允许。”

叶景琰摸摸她的头发,打趣她,“你就算了吧,就你这臭演技,进了娱乐圈遭罪的是亿万观众朋友。咱们叶家可丢不起这人。”

“哼,”叶初雪小下巴一抬,“我还看不上呢。”

叶景琰看她极为可爱,伸手捏住她的小脸蛋,五指猛地一抽筋,疼的缩在了一起。

“疼疼,我不捏了,你快松开。”

一股莫名的力量瞬间消失,叶初雪淡笑的说,“哥,这么久不见,我是应该提醒一下你,咱们家到底谁的力量最强。”

“不用提醒,你最厉害。”叶景琰给她竖了个大拇指。

“所以哦,不要随便捏我的脸,我最讨厌人捏脸,我又不是布娃娃,再说我今年都二十二岁了,还把我当小孩子看。”叶初雪抱怨道。

“你在我们心里,永远都是小姑娘。”

“才不要。”

叶景琰笑了笑不再说话,他扭头看着窗外一闪而过的风景,心中思虑万千,他明白爸爸不让妹妹进娱乐圈的意思。

因为妹妹一旦被彻底曝光在大众面前,她的一举一动将暴露在各种镜头里,她的所有细节将会被无限制的放大,那她身上藏着的秘密则有可能被毫无下限的狗仔挖出来,到时候,妹妹怎么办?

所以,要将一切苗头都扼杀在摇篮中。

车子缓缓开进他长大的地方,老远的,他就看到爸爸妈妈站在别墅门口翘首以盼。鼻子忽然有些酸,他离开家确实有段时间了。

车还未停下,叶景琰就迫不及待的跳下车,笑容满满的喊了声,“爸,妈,我回来了。”

年近五十的慕薇薇看起来很是端庄,但一点都不显老,反而透着高贵和典雅。慕薇薇看着高大帅气的儿子,笑中含泪的教训儿子,“你终于舍得回家了,在外面野够了?”

叶景琰伸手抱了下妈妈,然后舔着脸凑到她跟前,笑的异常甜,“妈妈,这么多年了,你怎么一点都没有变,还是那么年轻漂亮。”

慕薇薇噗嗤一声笑了。在儿子肩膀上捶了一拳,“一点不变那岂不是成妖精了?”

“那妈妈就是最漂亮的妖精,否则怎么能把爸爸迷这么久?”叶景琰调侃道。

叶少辰抬脚在他屁股上踢了一脚,笑骂道,“说话没大没小的,还有,不是你妈妈拴着我,是我赖着她。”

“哎呦——”叶景琰夸张的抱着胳膊,“爸,你这数十年如一日的情话是怎么炼成的?太肉麻了。”

“哥,你这才听了一句,想想我十几年怎么过来的?”叶初雪幽幽的叹口气,“哎,有爸爸这个标杆在这里,我可怎么找男朋友啊。”

“那你就降降档次,比如说,长得丑一点,穷一点……”

叶景琰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妹妹打断,“不行,没有钱可以,但是不能丑,我对颜值要求很高的。”

慕薇薇认真的说,“不管看什么,首要条件是对你好。”

叶少辰显然不喜欢这个话题,在他看来,没有一个臭小子能配得上自己的闺女。

“行了行了,如意才二十二,这么着急干什么?都别站着了,先进屋。”

热闹的重逢过后,叶景琰分派了从非洲带回来的礼物,然后对叶少辰说,“爸,我想利用你的人脉找个人。”

叶少辰放下手中的礼物,挑眉问他,“找谁?”

“就是我小时候的朋友。”

叶初雪表情惊讶,“哥哥,你还没有忘了那个小姐姐?”

“我想知道她过的怎么样了。”叶景琰很坦诚的说。

叶少辰和慕薇薇相视一眼,叹口气说,“你不用找了,找不到的。”

叶景琰愕然,“为什么?”

“你上幼儿园的时候,我就调查过那个小姑娘的背景,我还没有查到她爸爸的名字,就有人来告诉我,不要查了,可见她爸爸并不是普通的军官。后来她随父母离开A市,我又曾试着再去找她,却没有任何音信,往后这些年,我也没有得到关于她的所有消息。”

叶景琰形同槁木,僵直着身体大脑一片空白。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如此努力,为的就是有一天可以去找她,没想到却得到这样的答案。

“那……”叶景琰结结巴巴,“那就是说……我找不到她,只有等她来找我?”

“目前看来是这样。”叶少辰不想伤儿子的心,却也只能以实相告。

叶景琰颓然的坐在沙发上,慕薇薇握住他的手安慰,“平安。如果你们有缘,今后自然会遇见,你才二十四岁,你爸爸也是在三十岁的时侯才遇到我的,所以啊,在这之前经营好自己,缘分到了你才能抓住。”

叶景琰苦笑的扭头看慕薇薇,“妈,你安慰人还不忘撒狗粮,被爸爸传染了吧。”

“臭小子,就知道拿爸妈开涮。”

“得了,你休息休息。从明天起,和我去公司,每个部门学习三个月,然后去各个分公司任职三个月。”

叶景琰哀呼一声,“爸,你也不让我缓缓?”

“缓什么?老子忙了半大辈子了从来没有缓口气,我给你两年时间,彻底掌握公司的每个环节和流程,然后,这副重担就交给你了。”

“那你干嘛去呀?”叶景琰问。

叶少辰亲昵的搂住妻子的肩膀,“我和你妈辛苦了二十多年,也该轮到我们去逍遥逍遥了。你们都给我去公司干活去。”

叶初雪头大了,“爸,公司有哥哥就够了,我就算了吧。”

“那你毕业后想干什么?”

叶初雪笑嘻嘻的说,“混吃等死行吗?”

“不行!”三个人异口同声。

叶初雪缩缩脖子,委屈的小声说,“我就说说嘛。”

晚上吃了一顿团圆饭,叶景琰终于睡到了自己的床上,愣愣的看了许久那张旧照片,叶景琰进入梦乡。

梦里,叶景琰又回到了非洲大草原。

雄伟浩瀚的东非大裂谷近在眼前,叶景琰突然看到丛林深处一个东西在发光,他好奇的走过去正要伸手,一头雄狮从旁边窜过来,眼看就要咬上自己的脖子,雄狮却像是被人揪住了尾巴,摇了几圈“嗖”的飞上了天空。

“你怎么还这么胆小?”一个穿着白裙白鞋的小姑娘俏生生的站在面前,还是当年的模样,脸上带着调皮的笑容。

“段依瑶?”叶景琰惊喜的喊道。

“是我呀,怎么了,才几天不见你就不认识我了?”

叶景琰还未说话,她似乎看到了什么新奇的东西,欢喜地跑过去,叶景琰连忙跟上,可是一眨眼,她就消失在了眼前。

“段依瑶——”叶景琰着急的呼喊,到处寻找她的身影,脚下突然被东西绊倒,他抬头一看,居然是那个女人。

她胸口中了一枪,血不断的冒出来,叶景琰忙捂住她的伤口,血却流的更快,甚至从他的手指缝中冲出来。

“喂,你醒醒,醒醒。”叶景琰不知道她的名字,只能如此称呼她。

女人缓缓睁开眼睛,看了他一眼后瞬间消失在原地。

叶景琰猛地从床上坐起,额头全是虚汗,心砰砰砰跳的厉害。

他怎么会做这样的梦?

梦到段依瑶很正常,但为什么会梦到那个女人?而且还受了伤,莫非……她现实中真的受了伤?

叶景琰摇了摇混沌的脑袋,小声安慰自己,“这只是一个梦,梦都相反的。”

后半夜,叶景琰几乎都没有怎么睡,一闭上眼睛,就是女人血淋淋受伤的样子。以至于一大早,叶少辰看到他精神不济,就问,“昨晚没有睡好?”

“可能是倒时差,没事。”叶景琰不打算把遇见她的事情告诉爸爸,因为他觉得,没有必要,这只是一段特殊的经历。

叶景琰是个很能自我调节的人,虽然半晚上没睡,但是跟着叶少辰踏进公司的那一刻,他就变得容光焕发。

公司的职员换了一茬又一茬,老员工退休辞职,新资源不断的充盈进来。然而不管是新旧职员,看到叶景琰的那一瞬间,脑海中都有一个共同的声音。

叶总的基因太强大了,儿子太帅了。

一大早公司就召开高层会议,叶少辰亲自安排叶景琰的工作,在座的经理们早就听说过叶景琰的大名,知道他在学校的时侯就创建了几家公司,知道他用三年时间就攻读了哈佛的两个学位,所以,没有人敢轻视这个年轻的继承人。

“我再强调一遍,他是来学习的,所以,你们任何人都不要偏袒他,一旦被我知道有人防水或者拍马屁,直接给我走人,明白吗?”

“是,叶总。”

虎父无犬子,这句话在叶景琰身上得到了很好的印证。

和叶少辰不同,叶景琰的态度很端正,从来不摆谱,上司让他做什么,他都尽职尽责的做。

春去冬来,一年的时间,叶景琰对叶皇公司的基本情况已经掌握了大半,偶尔他还能给叶少辰出几个好主意。

这天晚上,叶景琰在房中一边啃苹果一边看分公司的资料,妹妹叶初雪敲门进来了。

“哥,小神兽回来了,我们晚上去玩吧。”叶初雪兴奋的说。

叶景琰放下资料,“他们什么时侯回来的?”

“今天上午。刚给我打电话,约我们一起聚一聚。”

“OK,我也很长时间没有见这两个家伙了,还有点时间,我把这点资料看完,时间到了你进来叫我。”

“OK!”

两年前,慕家兄弟去了萧家长辈的国家读大学,老人家年纪大了,这么安排很大程度上是为了陪伴两位老人。

偶尔慕钰麒回来一趟,陪叶初雪疯一疯,萧钰麟是很久都没有见了。

几个人约的地方是A市最高档的餐厅,一见面,小神兽就如同解除了封印般冲上来抱住叶景琰,“大哥,我好想你。”

叶景琰被两个人的热情弄得哭笑不得,一手拎一个从自己身上拉开,“够了,别演了。”

萧钰麟眨着星星眼,无比认真的说,“大哥,你看我的眼神多真诚。”

叶景琰嫌弃的一把推开他的脸,“全是虚伪,没有一点真诚。”

“大哥,你太伤我们的心了。”慕钰麒做西子捧心状。

叶景琰坐在椅子上,跷着腿双手抱在胸前,抬头看异常英俊的两个人,“说吧,想让我帮什么忙?”

弟弟萧钰麟狗腿子般给大哥捶肩膀,豪爽的说,“大哥,今天你想吃什么。想喝什么尽管点,我请客。”

“对对,等会咱们去K歌,我请客。”慕钰麒随即说。

叶景琰用手指点着两个人,“呵呵,你们两个是典型的无利不起早,肯定是有事求我才这么大方。”

“大哥,你太聪明了,我和弟弟的智商加在一起都没有你的高。”慕钰麒厚着脸皮拍马屁。

叶初雪无聊的坐在旁边调侃兄弟二人,“小神兽,我身上都快起鸡皮疙瘩了,到底什么事啊。”

“不许叫小神兽!”萧钰麟颇为严肃的说。“我们是你哥哥,怎么这么没大没小。”

“嘁,就比我大一个月。”叶初雪不屑。

“大一个月也是大。”萧钰麟的话音刚落,两脚就离了地,失重般的飘了起来,吓得他连忙道歉,“妹妹,我的好妹妹,哥哥态度不好,别玩了,赶紧放我下来。”

叶初雪抻着下巴,手指转着圈。萧钰麟的身体跟着在空中转了个圈,笑的如桃花般灿烂,“麟子哥,我们也是好久没有见了,好玩吗?”

“不好玩不好玩,好妹妹,快放我下来,等会被服务员看到就不好了。”

“哦,也是。”叶初雪手指一缩,萧钰麟咚的落在地上,要不是哥哥扶他一把,就差点摔倒了。

“如意这么可爱,不要欺负他。”慕钰麒假模假样的教训了弟弟一声,喊来服务员,把菜单给叶景琰,脸上堆满了笑容,“哥,想吃什么尽管点。”

叶景琰也不客气,随手点了几个爱吃的菜让服务员去下单,问慕钰麒,“说吧,什么事?你不说今天我这顿饭就不吃了。”

慕钰麒给大家倒泡好的碧螺春,断了一杯恭恭敬敬的递到叶景琰跟前,“大哥,其实这事对你来说很简单。”

“那可不一定,”叶景琰吹了吹茶水,姿态优雅,“别卖关子了,说吧。”

慕钰麒坐在他旁边椅子上,笑眯眯的说,“大哥,我和小麟子的生日就快到了,你准备给我们送什么礼物?”

“还没想好。”

“不用想了,我们自己已经挑好礼物了。”慕钰麒两眼放光,神情激动的说,“大哥,你只需要付钱就可以了。”

“哈!”叶景琰惊讶的赞叹,“还有自己要礼物的,你们俩个也真是画风清奇。”

“大哥,送礼物当然要送对方喜欢的,我们挑你来买单,这简直就是完美。”

叶景琰想了想,点头说,“OK,你们挑了什么东西?”

慕钰麒从兜里掏出手机,找出想要买的东西,小心翼翼的给叶景琰看,“就是这个。”

叶景琰瞄了一眼,一口茶水差点喷出来,被呛得咳嗽起来。

叶初雪很好奇,拿过手机说,“我看看什么东西……啊?你们也太狠了,让大哥送你们一台跑车?”

慕钰麒不好意思的笑,“也没有多贵。”

“两千万!这叫没有多贵?小麒子,你那么有钱为什么不自己买?”叶初雪很不满意的说,从小打大,叶景琰还没有送过她这么贵的东西呢。

慕钰麒万般无奈的说,“我也想自己买啊,可是我爸妈说,我们毕业之前,不给我们那么多钱,我卡里的钱也只够日常开销。”

“那就等你们毕业了再买。”叶景琰插嘴道。

萧钰麟连忙说,“不行啊大哥,这台车是限量款,卖完就没有了,我们也是实在没有办法了才来找你。”

“你们就那么肯定我有那么多钱?”叶景琰皱眉这看这两个家伙。

“大哥,你从大学就开公司了,这些年赚的钱肯定够这台车的开销。”萧钰麟拍着胸口说,“大哥要是送了我们这台车,以后等我们掌管公司了,大哥想要什么尽管开口,我们兄弟二人就算是把公司全赔进去,也帮大哥买到。”

“你确定?”

“确定!”萧钰麟信誓旦旦。萧家的巨额产业到最后都是他的,什么买不到?

叶景琰又把手机拿过来看了眼,嫌弃的说,“这车哪里好看了?你们看上它什么了?”

“限量款啊。”慕钰麒给了个很败家的理由,眼看叶景琰一巴掌呼上来,忙用胳膊挡住笑着说,“开完笑开玩笑,这台跑车的性价比很高,而且也是我们喜欢的品牌,大哥你也知道,我们俩从小到大就没有买过什么好车,平时想开也要瞅爸妈不注意的时侯。但如果是你送的就不一样了,这也算属于我们的第一台豪车。”

“一辆车,你们两个怎么用?”

“要不,大哥给我们俩一人送一台?”萧钰麟舔着脸凑上来。

“滚!”叶景琰大手将他的脸推开。

慕钰麒解释,“单日我开,双日他开。”

叶景琰在两个人脑袋上分别拍了一下,很不爽的说,“舅舅舅妈这次要骂死我了。”

慕钰麒一听他这话,兴奋地抓住叶景琰地胳膊,“多谢大哥的礼物,我就知道大哥是最大方的。”

萧钰麟调皮的拱手作揖,“多谢大哥成全。”

叶景琰大手一挥。“把服务员叫进来,我再点几个贵菜。”

“好嘞。”

四个人都是许久未见,有说不完的话,吃了饭意犹未尽又转战到A市最好的KTV。

慕钰麒和叶初雪在抢话筒唱歌,萧钰麟和叶景琰在玩色子喝酒,,正闹得开心之余,门被敲了几下随即推开。

四个人的目光齐齐看向门口,穿着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走进来,身后还跟着一个端酒的小妹。

“你谁呀?”慕钰麒拿着麦克风问。

中年男子看了一圈,视线落在叶景琰身上,点头哈腰道。“叶总好,各位小少爷们好,我是这家KTV的经理,听说叶总大驾光临,荣幸之至。如果有照顾不周的地方,请尽管提出来,我们一定让叶总和各位满意。”

叶景琰在A市待了一年多,叶少辰出席各种重要场合都会带着他去混个脸熟,因此A市这种娱乐场所都会认识这些大佬。尤其叶景琰还如此的好认,所以,经理一听说来了一帮颜值逆天,其中一个是异瞳的男子后,就忙带着好酒前来奉承。

“不用了,出去把门带上。”叶景琰刚赢了萧钰麟一局,要催促他喝酒。

经理丝毫不觉得尴尬,反而笑眯眯的说,“这是我们送叶总的酒,希望各位玩的开心。”

话毕,身后跟着的小妹把酒放在桌子上,她长得在普通人看来很是漂亮。奈何有叶初雪这种绝色美女整天在叶景琰眼前晃,他早就对这种颜值的女人没有丝毫兴趣了。

小妹放下酒,偷偷看了眼叶景琰,眼中露出一抹惊喜。

“那叶总和各位玩儿,有需要的话请吩咐门外的小妹。”

“多谢。”叶景琰清淡的撂出这两个字,然后把一杯调好的酒递给萧钰麟,靠在沙发上慵懒的说,“这次可不能耍赖,我要亲自监督你喝。”

经理看这么没他什么事儿了,戳了戳小妹的肩膀,两个人出了包间,关上门的瞬间,小妹的目光还直愣愣的望着叶景琰的背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