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1章:输给我不丢人/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别看了,这里面的人可不是你能高攀的。”经理一眼就看出了小妹的心思,讥讽道。

小妹脸一红,大胆的问经理,“经理,这里都是什么人?”

经理一边走一边说,“那个眼眸一蓝一紫的,是叶皇集团下一任总裁,他爸爸就是鼎鼎有名的叶少辰,他叫叶景琰。听闻这两年叶少辰退了,叶景琰就要正式接管叶皇。”

小妹越听心里越激动,“经理,这个叶景琰看起来年纪轻轻的,能管得了那么大的叶皇集团吗?”

“你千万别小瞧了他,听说他在学校念书的时侯就创办了好几个公司,又是哈佛大学的高材生,现在回来帮叶少辰,就连咱们大老板对他都连连称赞。”经理的语气中带着一丝丝崇拜。

小妹黝黑的眼眸中绽放出光彩,又问,“那其余三个人了?那个漂亮的女孩是谁?”

“那女孩如此漂亮,还有一双紫眸,应该是这些年来长期占据A市美女排行榜第一的叶初雪,也就是叶景琰的妹妹。”

“哇,原来她就是叶初雪。果然名不虚传,长得好漂亮。”

经理也连连点头,“的确漂亮,她可比电视电影上那些美女好看多了。”

“经理,另外那两个双胞胎呢?”

“哦,那是慕家的两个公子,和叶景琰是表兄弟,这两个人的家庭背景可比叶景琰雄厚多了,没想到他们几个关系这么好,还以为他们有钱人……”

经理后面还说了什么,端酒小妹一句都没有听进去,一颗心全扑在叶景琰身上,原来……他叫叶景琰。

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她居然在这里碰上他,难道这是上天给她的缘分?

叶景琰四个人唱唱笑笑一直闹到了晚上十一点多,都醉醺醺的互相搀扶往外走,经理似乎一直在大厅里等着他们,见几人出来立刻迎了上去,“叶总,需要我送你们回家吗?”

“不用,”叶景琰是几个人里面最清醒的,“家里有车来接。”

“哦,那好那好。”

慕家兄弟架着喝醉的叶初雪,后者还呢喃着说,“小麟子,你输了,你喝。”

“臭如意,等回去看我不喝翻你。”萧钰麟不服气的说。

“哼,看谁喝得过谁。”

出了KTV的门,一阵风吹来,叶景琰的脑子清醒了很多,章贺打开车门扶几人上车,“哎呦,怎么喝这么多。”

“兄弟几个高兴嘛。”叶景琰此时温顺的像一只大猫。

章贺叹口气,“当心回家被少爷训。”

叶景琰坐进驾驶座里,一边系安全带一边说,“不会的,我们几个都成年了,爸爸不会教训的,章叔叔,小神兽今晚就睡咱家了,不用送回去,反正舅舅舅妈也不在。”

“好的。”

车子里面全是酒味,叶景琰摇下车窗,让夏季的凉风透进来,外面是华灯闪烁,没由来的,他突然想起在肯尼亚的晚上。那个女人冷艳又孤傲,举着枪问他是谁。

一年多过去了,他都快忘了她长什么样子,但是她的形象却莫名的刻在了他的脑海中。

“吱——”车子一阵急促的刹车声,叶景琰惯性的向前扑了一下,幸好有安全带又稳稳坐回了位子。

不过后面三个就倒了霉,不知是谁的脑袋“咚”一声撞在了玻璃上。

“哎呦,好疼啊。”原来是慕钰麒。

叶景琰正想问怎么了?一个女孩倒在车前方。

章贺冷笑一声,“妈的,这么晚了还有出来碰瓷的,我压根就没有撞上她。”

下车正要和她理论,几个壮汉从街边冲了出来,手中拿着棍子就往女孩身上招呼。

嘿?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不是碰瓷的?

“住手!”章贺冷喝一声,上前试图阻止他们的暴行。

几个壮汉停下手中的棍棒,指着章贺嚣张的说,“大叔,这没有你的事情,别多管闲事。”

章贺摊手,“我没有想多管闲事,不过,你们挡着我的路了。”

“你TM就不能绕个路?怎么,豪车了不起啊。”

“你们可以把她拉到一边去打,这样我们两不耽误。”章贺冷淡的说。这个世上的不平太多了,他可管不过来,尤其是这种女孩,能被人追着打,背景一定不纯良。

女孩一听,哭喊着向章贺爬过来,“大叔,求求你救救我,你如果不救我,我今晚会被他们打死的。”

章贺向后退一步,神色冷漠,“姑娘,我救不了你。”

“大叔,你不能见死不救啊,求求你了,你就当可怜可怜我,我还是个学生,是我爸爸欠了他们的赌债,他们却来找我要,我哪里有钱还他们?”女孩哭的凄凄惨惨,惊醒了车里的四个人。

叶初雪不知何时从车里爬了出来,扶着车指着几个壮汉说,“冤有头债有主,她爸爸欠你们的钱,你们找她爸爸去,欺负一个姑娘家算什么本事?”

倒在地上的女孩一看有希望,又爬到叶初雪脚边,哭泣着说,“小姐姐,救救我。”

章贺上前在叶初雪耳边说,“如意,这事管不清楚的。”

叶初雪喝了酒,脑子有些晕乎乎,正义感爆棚,“章叔,她是个学生,我也是学生,还都是女孩子。我们要互相帮助的,你看她身上都流血了。”

几个壮汉一看叶初雪的容貌,眼中闪过惊讶,她在A市如此有名,这些人就算不认识她的容貌,也知道她那双独一无二的紫眸。

其中一个站出来说,“原来是叶家的小姐,真是难得一见。不过这是我们与她之间的恩怨,还请叶小姐不要插手。”

“那我如果要带这女孩走呢?”叶初雪扬着下巴说。

“这个也简单,叶小姐如果替她还了债,当然就可以带她走。”

“欠你们多少钱?”

章贺在旁边着急的想阻拦,却怎么也插不上话。

“三百万。”那人淡笑着说。

叶初雪皱眉。“这么多?”她还以为几千几万块。

对方笑了,“三百万对叶家来说应该是九牛一毛吧。”

叶初雪出乎意料的说,“我们叶家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都是爸爸辛辛苦苦赚来的,三百万当然很多。”

女孩连忙跪在地上祈求,“叶小姐,求求你了,我这辈子当牛做马一定会还你这三百万的。”

叶初雪迷迷糊糊中觉得这件事有些复杂,拍了拍车顶,“大哥?大哥,我不会弄啦,你快出来啊。”

叶景琰无可奈何的叹口气。打开车门出来戳了一下她的脑袋,“不会解决问题,就会给自己找事。”

叶初雪仰着头像猫一样笑,“反正有你嘛。”

几个壮汉看叶景琰出来,彼此对视了一眼,眼底闪过一丝得逞的笑意。

女孩看到叶景琰也是一怔,直愣愣的喊了声,“小哥哥。”

叶景琰皱眉,他最是讨厌这种主动搭讪的女孩,他见过太多了。

叶景琰虽然喝了酒,但是脑子还是清楚的,语气冷冰的说,“三百万我是不会给你们的,两个选择,第一现在离开,第二,我报警,让警察带你们离开。”

“叶少爷,你这太不讲道理了吧。”对方生气的说。

叶景琰不和他们废话,直接掏出手机拨打报警电话,“喂?派出所吗?我要报警……”

话还没有说话,对面几个人就慌了,用棍子指着地上的女孩说,“算你今天走运,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我看你明天还能不能这么幸运。我们走。”

十几秒钟的时间,几个壮汉全都消失在了黑夜中。叶景琰也随即挂了电话。

叶初雪脑子稍微的清醒,“哥哥,你真的报警了?”

叶景琰瞥了眼她,打开后车门把她塞进去,然后关上门,“没有,吓唬他们的。”

妹妹趴在车窗上,紫色的眼眸中全是小星星,“大哥,你怎么这么聪明呢。”

叶景琰刮了下她的小鼻子,宠溺的说,“呦,难得听你夸我,不容易。”

叶初雪指着跪在地上的女孩问,“那她怎么办?”

“如意,我们不是救世主。”言下之意是不管了。每个人都有自己要走的路,他管的了一时,如何管得了一世?所以,想要彻底摆脱那伙人,还需要自救。

叶初雪愣了愣说,“那她会被打死的。”

“不会的,如果他们还想要钱。她就会活着,不然谁还他们的钱?”叶景琰解释。

叶初雪想了片刻,“哦”了一声头缩了回去。

“章叔叔,我们回吧,”叶景琰无视脚边的女孩,准备要上车,却被女孩一把死死的拽住裤腿。

“小哥哥,你不记得我了吗?”女孩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一脸期盼的望着他。

叶景琰的眉头皱的更紧,“我不认识你。”想要甩开她的手,却是徒劳无功。

“小哥哥,你忘了吗?小时候我们见过一面。”女孩试图提醒他。

叶景琰冷笑,“小时候我见过的人多了,难道我要每个人都记得?”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女孩从地上起来,仰望着他如天神般的容颜,继续说,“小时候我捡了一个小机器人,走到放学路上被一群大孩子抢,当时我不给他们就打我,是你出现打倒了那群大孩子,还花五千块钱买走了小机器人。不过我后来听说,那个机器人要卖好几万呢,我可是亏了。你记得这件事吗?”

女孩一提小机器人,叶景琰有了点印象,好像就是因为这件事,他被叶少辰好一通教训,也是从那天开始,他的全部心思投入到了学习上。

女孩看着他的神色,就知道他想起来了,心中一喜忙说,“你记起来了?”

“好像有这么一件事。”叶景琰如实说。

女孩脸上露出明朗的笑意,“因为小哥哥长得很好看,我就一直记得。没想到我们在这里碰上,真是太有缘分了。”

由于以前有一段相遇,叶景琰对她的厌恶减少了很多,多说了一句,“你赶紧回家吧,太晚了。”

女孩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换上凄惨的笑,“这会儿怎么回家?他们铁定还在家里守着。”

“那你……”

“没关系,我等会儿坐通宵公交车回学校,他们应该不会闹到学校去的。”

“哦,你还在念书。”

“嗯,我今年刚上大四,马上就要毕业了,等我赚了钱,日子或许能好起来。”女孩充满自信的说。

相比刚才的凄苦,叶景琰觉得,这会儿充满阳光的样子还是比较讨喜。

“那你快去坐公交车吧,以后他们找你要账就报警,这些人是不讲理的。”叶景琰好心说。

女孩重重的点点头,“我知道了,谢谢小哥哥。”

“再见。”叶景琰转身上车,却又被女孩叫住,“小哥哥——”

叶景琰回头。

“那个……我马上就要实习找工作了,我能不能去你们的公司?”女孩不好意思的问。

叶景琰淡淡的说,“过段时间叶皇应该会有招聘,如果你足够优秀可以去试试,但是能不能应聘上,就要靠你的实力了。”

“多谢小哥哥,我一定会努力的。”女孩冲他鞠了一躬,向不远处的公交站牌跑去,“小哥哥,我叫赵璇,你要记得我呀。”

叶景琰摇头轻笑,只是一面之缘的人,他为何要记得她?

章贺冷眼望着远去的背影,心中升起疑惑。

“章叔叔,别看了,回去吧。”叶景琰招呼他。

章贺回到车上。后面三个家伙已经睡得晕头倒向,他启动车子轻声说,“那姑娘精神真好,刚才被打的那么重,也能跑的那么快。”

叶景琰讶然看着他,“章叔叔,你观察力真好。”

“平安,很多事情并不是眼见为真,微笑背后也可能是陷进。”章贺一语双关的说。

叶景琰怅然一笑,“章叔叔放心,管她是不是陷进,我都没有放在眼里。又怎么会踏进去?”

章贺扭头看了眼长大的小少爷,赞叹道,“不错,比你爸爸当年强多了。”

叶景琰哈哈哈一笑,“章叔叔,你这样说爸爸,被他知道了可是要生气的。”

“没事,少奶奶会替我说一句公道话的。”

“也对。”叶景琰莞尔,靠着椅背闭目养神。

章叔叔看到的他也看到了,说的什么意思他自然也清楚,他心中始终牵挂着一个人,又怎么会把她看进眼里呢?

太高估自己的价值的。

回到家。叶少辰和慕薇薇已经休息,几个仆人帮忙把三人扶进了各自的房间。

这是一处隐藏在山区里的营区。

实战对抗演戏刚刚结束,一个身穿迷彩服,脚蹬短靴的短发女人率先走进营房,用手中的皮带抽了一下蹲在地上垂头丧气的特种兵,笑骂道,“一个个跟死了娘一样,丧者脸干什么?”

被打的那个人抬头苦着脸说,“头儿,我们给你丢脸了。”

“知道丢脸就好,”女人指着七八个特种兵说,“下次要还是这样的结果,我把你们一个个都退回原先的部队。”

几个人“嚯”的全站起来,信誓旦旦的说,“头儿,你放心,绝对没有下一次。”

女人捏了下其中一人脱臼的肩膀,“疼吗?”

那人嘿嘿一笑,“还行。”

“听说你找了个女朋友,长得好看吗?”女人突然转变话题问。

“呵呵,还行吧,啊——”一声凄惨的尖叫,随即抱怨道,“头儿,你给我接骨也说一声啊。”

“我怕你跑了,”女人拍拍他的肩膀,“活动活动,好了吗?”

那人动了几下,“嘿,好了,头儿,你这手法比军医院还厉害。”

“不用夸,都是在你们身上实战出来的,”女人将手中的皮带扣在腰间,勾出纤细的腰肢,“都收拾收拾,晚上参加庆功宴,虽然我们牺牲了几个人,但是对方死了五六十人,还是值得庆祝的。小六,通知厨房,晚上加几个菜。”

“好嘞。”

“多谢头儿厚爱!”十几个虎熊般的男人齐声吼道。

女人转过头,严肃的说,“晚上不许喝多。”

“是!”众人脸上都露出惊喜,不许喝多,但没有说不许喝啊。

月上树梢,女人拎着一瓶啤酒盘腿坐在营房外的大石头上,看一眼月亮喝一口酒,耳边是兄弟们的划拳声,喝酒声。

从国外回来已经半年了,在非洲待了整整两年,看着那里的百姓每天生活在水深火热当中,她才明白,作为一个军人,让自己的国家和人民过上和平的日子是多么的宝贵,为了这个目标,就算牺牲她一切,她也在所不惜。

酒下去大半瓶,不远处走来一个熟悉的身影,刀刻般的面孔,鹰一般的眼神,不过表情有些臭。没办法,任谁输了今天的对抗赛,都不会开心的。

“你怎么坐在外面?”男人在她旁边坐下。

女人指了下空中的明月,“赏月啊。”

“嘁,是偷着乐吧。”男人一把夺过她手中的酒瓶,仰头就喝了一大口。

女人笑着说,“我为什么要偷着乐?我明显是明着乐,你听。”

身后传来战士们的大笑声,应该是谁输了正在被罚喝酒。

男人抹了把嘴边的酒渍,“胜败乃兵家常事,下次我一定赢你。”

女人豪爽的拍了下他的肩膀,安慰道,“别伤心,输在我手底下不丢人。”

“是,谁不知道你的名号?在咱们C军号称一把利剑,指哪打哪,无往不胜,就连现任的师长都曾是你的手下败将。话说你这么强悍,为什么要来猎人大队呢?比这轻松的职务多了去了。”

女人望着皎洁的月光,脸上浮现柔和却刚毅的神情,“我啊,生来就喜欢折腾,太平淡不适合我。还有就是,我想带出一支所向披靡的特种兵,那种让敌人听到就害怕,让战士听到就放心的队伍,这是我入伍第一天就立下的誓言。”

“那你现在就完成了,你的这支队伍每个人提起来都觉得牛逼哄哄的。”

“不,还不够,我们要学习的还有很多。”女人坚定的说。

男人扭头看了她一眼,这个女人……太强悍了。虽然长得很漂亮,但貌似自己拿不下。

“算了,不说这些了,你这次赢了比赛。上面给了五天假,你准备去哪里?”男人好奇的问。

女人向后一趟,双手枕在石头上,翘着腿懒洋洋的说,“我能去哪呀,窝在房间睡大觉。”

“你不回家看看?”

“不去,实战对抗前刚见过老头,这次牺牲了好几个人,回去又被叨叨。”

男人几乎能想象出她烦躁的样子,出主意说,“那就去外面逛逛,你一个女孩子家老待在军营里可不行。去见见朋友什么的。买些漂亮衣服化妆品什么的。”

女人不屑,“买了漂亮衣服穿给谁看啊?”

“那也不能白浪费这五天假期啊,好多人求都求不来。再说,你老待在军营里,怎么找男朋友?”

“男朋友?哈哈哈……”女人哈哈大笑起来,“这么多年一直在部队,我都忘了女孩子还要找男朋友这回事。”

“所以啊,趁着假期去过一段普通女孩子的生活,万一碰到个合适的呢?也免得段首长老是担心你嫁不出去。”

女人捶了他一下,“本姑娘长得如此花容月貌,怎么会嫁不出去呢?”

男子呵呵笑道,“对对对,你是咱C军的一枝花,只要你想嫁,想娶的人能绕着地球转一圈。”

“这夸张了,绕半圈就可以了。”女子望着月亮,突然想起记忆深处的一个人来,她记得自己说过,等长大了回去找他。

对呀,何不趁着这个假期回A市看看他,不知曾经老是跟在自己身后的小男孩长成了什么模样。

想到这,女人灵巧的腾空而起,拍拍屁股上的灰向宿舍走去。

“你干嘛去呀?”男子拿着酒瓶问。

“回去睡觉。”女人背对着他挥挥手。

男子看她的身影消失在小土堆后面,才收回了视线,现在睡觉?鬼才信你。

回到宿舍,女子拉开抽屉,从里面翻出一个小盒子,打开,里面放着一个带着红绳的玉牌,正面刻着观音像,背面刻着一个小小的名字,叶景琰。

而拿着玉牌的人不是别人,正是C军人人刮目相看的王牌特种兵连中的尖刀特种兵大队的队长,段依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