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2章:我是他的旧友/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从入了军营的第一天起,段依瑶便取下了这块玉牌,走到哪里带到哪里,没想到这一带就是二十多年。

打开衣柜,里面大多数都是军装,只有最里面放着两件便装,还是黑色T恤和一件浅灰色夹克。段依瑶点着下巴想了片刻,拿过行李箱装了几件迷彩服,便装她明天要穿。

无所谓了,她是去看那个小屁孩的,又不是去相亲,穿成这样已经是给他面子了。

第二天一大早,极强的生物钟把她叫醒,收拾妥当后,她提着行李箱出门,车子在外面等着。

开车的小六摘下墨镜打量了一下她,很不满意的说,“头儿,你就穿这样出去?”

段依瑶低头看自己,黑色T恤,灰色薄外套,军绿色阔腿裤,一双马丁靴,纤细的腰肢扎在皮带里。这一身很酷,却没有一点女性的柔美。

“我穿这样怎么了?”段依瑶挑眉问他,语气中带着威胁。

“很帅很酷,一看就是厉害角色。”小六呵呵笑道。

段依瑶将行李箱扔进军车里,门都没有开跳进车里,拍了把小六的肩膀,“出发,去机场。”

“遵命!”小六敬了个端端正正的军礼,然后“轰”的启动车子。

出营地的路上,随处可见裸着上身正在锻炼的士兵,汗水从他们的头上一直流到黝黑的结实的肌肉上,充满了男性荷尔蒙的气息。不过段依瑶已经看了这种景象二十多年,早就审美疲劳了。

“头儿,玩的开心啊。”路过一处训练场时,副队长一边扛着木头做仰坐起坐一边对她喊道。

段依瑶淡笑着说,“你们别偷懒啊,要是我回来体能下降了……”

“头儿,你放心,只会更强,不会下降。”副队长大汗淋漓的说。

“明白就好,走啦。”段依瑶冲他们挥挥手。

“头儿,你这次能找个姐夫回来吗?”另一个兵笑嘻嘻的问她。

“臭小子,姐夫是这么容易找的吗?”副队长在那个兵脖子上拍了一巴掌,“咱们头要嫁那一定要嫁一个将军级别的。”

“仰卧起坐,再加一百个。”段依瑶淡淡的说。

“是!”训练场上响起洪亮的声音。

一个多小时后,车子到了飞机场,小六探出头说,“头儿,你要去哪里呀。”

“A市。”

“你去A市干什么?”小六很八卦的问。

“去找个熟人,好多年没见了。”

小六的眼中闪着激动的光,“头儿,你是不是要去找初恋情人?”

段依瑶用手中的军官证在他脑袋上打了一下,“初恋你个头,赶紧回去。”

“哦。”小六瞬间失落,“头儿,你路上小心哦。”

“知道了,走吧。”

军车离开,段依瑶戴上墨镜踏进机场。

因为有军官证,段依瑶拿着机票一路绿灯上了飞机。

其实想要查到叶景琰的信息她只需要打一个电话就可以,不过段依瑶却很想知道,这个小屁孩有没有遵守当初的诺言,努力成为一个瞩目的人。

所以她决定,到了A市后随便问个人,看知不知道叶景琰,如果实在找不到,再打电话麻烦人也可以。

A市。

经过两年的历练,叶景琰今天正式接任叶皇集团总裁一职。

工作早在一个月前就交接清楚,因此刚召开完股东大会,叶少辰就带着妻子慕薇薇奔向机场,终于可以尽情的享受二人世界了。

段依瑶下了飞机向出站口走,余光不经意看到一个小偷的手伸进一个包包里,出于正义感,她大步走上去,一把抓住小偷的手,冷着脸说,“干嘛呢?”

小偷被捏的“哇哇”大叫,这时包包的主人才反应过来,好巧不巧,正是慕薇薇,因为叶少辰去换登机牌,她一个人在这里等待。

“看看你的东西少了没有。”段依瑶提醒她。

慕薇薇忙看了下包,抬头说,“没少东西,谢谢你姑娘。”

“放手放手,你把我的手折断了。”小偷疼的脸都白了。开玩笑,段依瑶可是C军各种体能比赛的第一名,部队里那么多男人都望其项背,手上的力道可想而知。

段依瑶无疑制造事故,见机场警察走了过来,便松开了小偷的手,谁知他一个激灵要跑,段依瑶很随意的伸出腿,小偷“噗通”绊倒在地上。

“出什么事了?”叶少辰换了登机牌过来,看到这种情况询问。

慕薇薇解释道,“他偷我的包,幸亏被这个姑娘抓住了。”

叶少辰转向段依瑶,心中微微一怔,这个姑娘浑身透着一股肃杀之气,腰杆挺得笔直,一看就是训练有素的军人。

“多谢姑娘。”叶少辰道谢。

段依瑶轻轻点头,这时警察到了跟前,慕薇薇又说了一遍事情的经过,两个警察态度和蔼,“知道了,你们可以先走了。”

然后又转向段依瑶,“姑娘,感谢你见义勇为,出手相助。”

“应该的,我可以走了吗?”

警察笑着说,“恐怕不行,按程序我们要先做笔录。”

段依瑶有些许郁闷,从兜里直接掏出军官证给他,警察翻了看了好几秒还给她,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

“不用做笔录了,您可以离开了。”

“嗯。”段依瑶拎起行李大步向外走去。

叶少辰回头看了她几眼,证实了他心中的猜测。

“你看什么呢?”慕薇薇也回头看,都是来来往往的人。

叶少辰搂住她的肩膀笑道,“刚才那姑娘,是个军人。”

慕薇薇诧异,“你怎么知道?”

“看出来的,她身上的气质很与众不同,那是当兵人的杀气。”

“是吗?我怎么没有看出来?”

“你看不出来很正常……”

进了A市市中心,段依瑶先去了趟曾经住过的地方,又到幼儿园转了一圈,中午的时侯进了一家菜馆。

“小龙虾和水煮鱼,要辣。”

“是。”

等菜的过程中,段依瑶关注地看着大厅中间的一台电视机,里面播放着A市的新闻。

“最新消息。叶皇集团总裁叶少辰今日卸任,他的儿子叶景琰全盘接手叶皇所有生意。据了解,叶景琰今年25岁……”

段依瑶直接愣住,叶景琰?是自己认识的那个叶景琰吗?

他居然是叶皇集团的总裁?虽然不知道叶皇集团有多大,但是能上新闻,应该在A市很厉害吧。

段依瑶紧盯着电视画面,很想看一下这个叶景琰长什么样子,然而新闻上只有公司的镜头,偶尔出来一个叶景琰的画面,还是张照片。

不过有这张照片已经够了,这世上不会有第二人是异眸,又恰巧叫叶景琰的。

段依瑶觉得自己真是太幸运了。没想到刚落地就有了他的消息。

总裁?呵呵,这个代名词听起来好霸道。

服务员把菜端上来,段依瑶问她,“你好,请问这里距离电视里说的叶皇集团远不远?”

“叶皇集团啊,不是很远,隔了三条街,你做出租车二三十分钟就到,市中心楼最高最气派的就是叶皇了。”服务员热情的说。

“谢谢。”

服务员看了眼她的穿着,又见她脚边放了个行李箱,问道,“姑娘。你是去应聘工作的吗?”

段依瑶微笑,“不是,我是去找人。”

“哦~我以为你是去找工作,听说叶皇集团的招聘条件特别严格。”服务员看她没有聊天的意思,干巴巴的笑了几声离开了。

此时正是春天,A市街头的牡丹花一簇一簇煞是好看,空气中都飘荡着花的香气。

二十多年没有回来,A市的变化很大,段依瑶很多地方已经不认识了,她没有打车前往,而是选择步行,她想好好感受一下这个城市的气息。

就这么走着走着,四点多的时侯,段依瑶来到了叶皇集团楼下,果然如服务员所说,这栋楼是周围最高的,有点傲视群雄的意思。

拉着行李箱往进走,还未进门,就被保安拦住。

“对不起女士,您不是这里的员工,不能随意进出。”保安礼貌的说。

段依瑶笔直的站着,平淡的说,“我找人。”

“请问您找哪一位?”

“我找叶景琰。”

保安愣住,仔细的打量了她一番,看她衣帽平平,又拉了个行李箱,笑意淡了许多,“女士,请问你有预约吗?”

“见他还要预约?”段依瑶显然不懂,她和正常的生活脱离太久了。

“当然需要,叶总是总裁,每天要处理很多工作,没有预约的话,我不能放您进去。”

段依瑶也不为难他,“那就麻烦你替我进去说一声,我姓段,是他的旧友。”

保安犹豫了片刻,又怕得罪真佛,只好说,“麻烦您稍等片刻。”

来到前台,保安对前台小妹说,“来了个女人找叶总,说是老朋友,姓段,你给秘书处说一声。”

前台小妹撇撇嘴,老远瞅了眼门口那个挺拔的身影,不屑的说,“都什么阿猫阿狗跑来见叶总裁。那叶总岂不是要忙死了?再说了,我看她就是为了来倒贴叶总的。”

保安尴尬的笑笑,“你还是给秘书处打个电话,万一真的是老朋友呢?”

“不用打了,叶总开完会就去下面公司检查了,不在。”

“那行,我知道了。”

回到门口,保安假装抱歉的说,“女士,我们叶总去分公司检查了,不在办公室。”

段依瑶蹙眉,“那他什么时侯回来?”

“这可说不准。如果太晚的话,估计就直接回家不来公司了。”

“好的,谢谢。”

段依瑶拉着行李箱在街头闲逛,累了就随便找了一家酒店住下,看来自己还是太乐观了,以为找到了叶景琰就能见到,没成想,见他还要预约了。

叶景琰,你发展的不错嘛。

正如保安所言,叶景琰检查完分公司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他直接回了叶家别墅。

叶初雪盘腿坐在沙发上看杂志,看他一脸疲倦的进来问他,“新官上任第一天,感觉怎么样?”

叶景琰靠在沙发上闭着眼睛说,“太累了。”

“知道爸爸的辛苦了吧,还好我明智,没有进公司。”叶初雪笑嘻嘻的说。

“你都毕业半年了,想好干什么了吗?”叶景琰困倦的问。

“我想开个店。”叶初雪从沙发上起来,凑到他跟前,“哥,你给我开个店吧。”

“想开什么店?”

“蛋糕店,A市最好的蛋糕店。”

叶景琰抬抬眼皮,“你会做蛋糕?”

“我会吃蛋糕。”叶初雪眯着眼笑,“我会请大师级的甜品师来店里工作,再招几个美女服务员,生意一定很火。”

叶景琰苦笑着摇头,“你是想自己吃吧。”

“嘿嘿,哥哥,你就帮我开一个嘛,不然我每天闲在家里,章叔叔都烦我了。”

刚巧路过的章贺躺枪,忙说,“我可没有说过这句话。”

叶初雪冲他做了个“嘘”声的手势,又开始巴结叶景琰,“哥哥,求求你了,帮我开一个吧,就在你公司旁边,那里有钱人最多,你有空了也能来坐坐。”

叶景琰沉默了半天,指指肩膀轻声说,“帮我揉揉”

“那你就是同意了?”叶初雪惊喜的问。

“嗯,同意了。”

叶初雪低头“吧唧”在他脸上亲了一口,抱着他的脖子说,“哥,你简直太好了,我怎么有这么好的一个哥哥。”

叶景琰嫌弃的抹掉她的口水,一本正经的说。“不过钱要从你的账户里出,不能走公司的账。”

“可以可以。”叶初雪连忙点头,尽管账户是她的,但她要动大金额,一般都需要叶景琰签字同意。

“揉肩膀。”

“好嘞。”

A市的某家酒店里,段依瑶洗了澡坐在床上看电视,她已经很久没有看电视了,不过放的频道军事台。

此时的她,目光专注,眼神犀利。

第二天,叶景琰来到公司,保安和前台小姐都没有说这件事,没想到十点的时侯,段依瑶又来了,还穿着昨天那身衣服,没有了行李箱。

“叶景琰在吗?”她直接了当的问保安。

保安被她的气势骇住了,又请她稍等,跑进去和前台小妹商量。

“怎么办?她又来了。”

前台小妹很是鄙视的瞅了她一眼,“你出去跟他说,叶总在开会,没有时间。”

“这样行吗?”

“要不然你放她进去?你忘了上次的事情了?”前台小妹提醒他。

保安神色一变,“那还是让她在门口等着吧,我可没有那么多工资再被扣了。”

原来,几个月前。有个长得很漂亮的姑娘来公司,说是叶景琰的好朋友,保安看她长得不俗,身上的衣服也是高档货就违规放她进去,没想到那女人根本就不认识叶景琰,只是想要看看叶景琰。

那次,保安差点被辞退,还是上司替他说了好话,罚了三个月奖金。

“这位女士,我们叶总正在开会。”

段依瑶直直的盯着他,保安心里有些胆怯,后背开始发凉,他怎么觉得这女人的目光,好像一只狮子。

“你不是在诓我吧。”段依瑶冷声问。

“当然不是,要不……”保安左右为难,“要不,你给叶总打个电话?”

“我如果有他电话,我还用站在这里和你废话?”

保安听她说话的语气变了,也不由的生气,“那我就没有办法了,我也是按公司制度办事,您不要为难我。”

段依瑶想着干脆撂倒他进去得了,又怕影响军人的光辉形象,正迟疑的时侯,手机响了,她看了眼来电号码,神色微变边走边接通了电话……

“首长,什么事?”

不知对方说了什么,段依瑶的目光变得凌厉,“我知道了……”

段依瑶刚离开,叶初雪就出现在了公司门口,她刚坐进车里老远就看到保安和一个女人说着什么,很好奇的问保安,“刚刚那女孩是谁?”

保安毕恭毕敬的回答,“不认识,她说自己的是叶总的老朋友。来找叶总,但是没有预约。”

“老朋友?”叶初雪挑眉,哥哥的老朋友她基本上都认识,这个女孩没有见过。

走了几步,心头猛然一跳,又退回到保安跟前,“有没有说她叫什么?”

“没有,不过好像说姓……”保安间接性失忆,想了好半天才说,“对了,昨天她说她姓段。”

“姓段?”叶初雪把这个姓在齿间嚼了嚼,猛然想起哥哥一直惦记的那个小姐姐。好像就是姓段来着。

“你确定?”

保安看叶初雪的脸色都变了,心不禁跳起来,“应该……应该是吧。”

叶初雪抬头找找刚才那个背影,谁知早就消失在人群中了。

于是在保安和前台小姐惊讶的目光中,叶初雪飞奔跑向电梯,一路来到总裁办公室。

“嚯”的推开门。

“哥——”

办公室站了好几个公司的高层,叶初雪尴尬地冲他们笑笑。

几个元老级的高层都很喜欢这个惊艳又调皮的叶家小姐,纷纷对她投以和蔼的笑容。

“这些资料先放在这,我看了再说。”

“是,叶总。”

几个人鱼贯而出,叶景琰无奈的看着妹妹,“都说了多少遍了。在公司走路慢点,怎么还疯疯癫癫的?”

叶初雪顾不上他的埋汰,直接问,“哥哥,你幼儿园的那个小姐姐叫什么名字?”

“段依瑶,怎么了?”叶景琰拿起桌子上的文件。

“真的姓段?”

“难道还是假的?”

叶初雪大步上前,把他手中的文件扔掉,拉着他的手一边往外跑一边说,“快点快点,刚才保安说有个姓段的女孩来找你,没有预约,就没有让进。”

“你说什么?”叶景琰被这个消息怔住。大脑瞬间一片空白,二十多年来,这是关于段依瑶的第一个消息。

“先进电梯再说。”

“你快说,刚才怎么了?”

两个人疾步走进电梯,叶初雪才说,“我刚在楼下看到保安和一个女孩说话,后来那个女孩离开了,我就问保安那是谁……”

叶初雪说着在公司门口的经过,叶景琰的心跳在一点点加快,等她说完,他的眼中绽放出夺目的光彩。

“是她,一定是她回来找我了。”叶景琰激动的抓住妹妹的胳膊。

叶初雪给他泼了盆冷水。“可是她走了呀。”

“不怕,我现在就让人在A市所有酒店查她的信息。”说着话,叶景琰就掏出电话安排事情。

等电梯到了一楼,该通知的也通知完了,保安看到大老板下来,就知道自己惨了,那个女孩或许真的是大老板的老朋友。

“叶总。”

“她说她姓段?”叶景琰问。

保安手心都出汗了,“是的。”

叶景琰心中既惊喜又焦急,“什么时侯来的?她还说什么了?”

“昨天下午来的……”

“昨天下午?”叶景琰震惊了,“为什么没有人通知我?”

保安唯唯诺诺,知道自己闯了大祸,“我让前台给秘书处打电话说一声。前台说,您去分公司了,所以就……”

“混账!”叶景琰厉声呵斥,站在旁边的叶初雪都吓了一跳,从有了记忆起,她这是第一次见哥哥发这么大的火。

保安低着头不敢说话。

叶景琰深呼吸平复自己的心情,又问,“她都说了什么,原原本本的告诉我。”

保安被他吓得魂都快丢了,现在哪里还想得起昨天下午她说了什么。

支支吾吾了半天才想起一点说,“那女孩说……她是您的旧友,来见你的,然后……然后就没什么了。”

“真的没了?”叶景琰冷声问。

“真的没有了,因为她没有预约,我就让她给您打个电话,她说……她说如果有您电话,她就不会和我废话这么久……”

叶景琰的心被狠狠戳了一下,他怎么会如此大意,他早就应该交待这些人,让他们知道段依瑶的名字。

手握成拳,掌心生疼,“她拿什么东西了吗?”

“昨天有一个行李箱,刚才是空人来的。”

行李箱?难道昨天是刚刚到A市?她马不停蹄的来找他,却被拒之门外。按照她的性格一定肺都气炸了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