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3章:他心中的女神/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真是该死,早知如此,昨天哪怕是累死,他也要回公司一趟。

“她刚才为什么离开了?”叶初雪插了句嘴。

“她电话响了。”

叶初雪很想知道段依瑶长什么样子,扭头对脸色很不好的叶景琰说,“哥哥,我们去监控室,应该能找到小姐姐的画面。”

这句话一下子提醒了叶景琰,对啊,他还不知道段依瑶长大之后变成什么样子,左右还没有她消息,不如先去看看。

“你跟着来。”叶少辰对保安说。

监控室就在叶皇集团的一楼,两位大老板的驾临让工作人员有些惶恐。

“昨天下午几点?”叶景琰问保安。

“下午四点左右。”保安胆怯的说。

“把昨天下午三点四十以后公司门口所有的监控调出来。”

“是。”

工作人员操作了一会儿,公司门口的两个监控镜头放大到大屏幕上,从三点四十开始快放,到四点十分的时侯,保安开口说,“就是她。”

快放变成播放,镜头里,一个拎着行李箱的姑娘出现,穿的极为简单,却气质出众,给人的感觉像是一滩深不见底的湖水,又仿佛是随时可以出鞘的利剑。

叶景琰看到那个身影。大脑“嗡”的炸了,怎么会是她……

画面里的身影和两年前非洲的那个身影重叠,居然是她?

“把画面调大。”

当女孩的脸清晰的呈现在屏幕中时,叶景琰的呼吸都停止了,真的是她。

他们两个原来早在两年前的非洲就见过,而且她还救了他一命,这难道是上天冥冥之中的安排?

她没有认出他也正常,因为第一次,他戴着墨镜,第二次是在黑夜,她当然看不清他的眼眸。而自己也是眼瞎,竟然一点都没有认出她来。

难怪,难怪他对只有几面之缘的女人能牵挂那么久,她就是段依瑶啊。

“哥哥,是小姐姐吗?”叶初雪打断他的思路。

叶景琰紧盯着眼前的那张脸,眼睛前所未有的明亮,“是她,你看她脖子上戴的,那是我当年送给她的玉佩。”

“哦~就说你的怎么不见了,原来送给小姐姐了。”叶初雪歪着脑袋,笑着说,“小姐姐很漂亮。”

叶景琰的心被填的满满的,现在全是段依瑶的这张脸,轻声应和着说,“嗯,她很漂亮。”岂止是漂亮,她的气质无人能比。

“你们把这段视频,还有今天早晨这位姑娘出现的视频全都下载下来,发送到叶总的邮箱里。”叶初雪吩咐道。

“是,叶总。”叶初雪虽然不在公司担任职务,但却是公司的大股东,因此公司的员工都也称她一声叶总。

就在叶景琰出神的时侯,他的手机响了,快速的接起来,“有消息了吗?”

“老板,你找的人在鸿瑞酒店,我把门房号发给你。”

“知道了。”

叶景琰往外跑,叶初雪想凑热闹也跟在后面。

哪知叶景琰刚上了车,就消失在了车里,前面开车的夜鹰见怪不怪,只留下叶初雪捶胸顿足,“啊啊啊,又抛下我,我要去看小姐姐。夜叔叔,快,开快点。”

“如意,你也可以瞬间转移啊。”夜鹰笑着说。

“可是我不知道鸿瑞酒店在哪里啊。”叶初雪沮丧着脸说。

夜鹰莞尔,那就只好老老实实的坐车去了。

为了不让人发现,叶景琰瞬间转移到了鸿瑞酒店的地下停车场,这里灯光昏暗,来往的人又最少。

心头像是燃起了一把火,叶景琰动作快速的来到8楼的一个房间门口。

深吸一口气,叶景琰整理了一下稍乱的衣服,嘴角不自觉的上扬,眼中全是悸动和喜悦,第一句话要说什么?

段依瑶,你终于来找我了。

还是,段依瑶,我们又见面了。

不管了,先见到她再说,叶景琰鼓起勇气抬手敲门,一下,两下,三下……

里面没有脚步声,叶景琰狐疑,难道她不在房间出去玩了?

再敲……

“先生,你找谁?”身后突然响起一个声音,叶景琰回头,是个穿工作制服的酒店工作人员。

“你好,我找住在这间房里的客人。”

“哦,她十几分钟前就已经退房了。”

“什么?”叶景琰的音调都变了,“你说她退房了?”

“是的,退房了。”

叶景琰心头的那把火“嗤”一声被瞬间浇灭,眼眸里的光也消散殆尽。

工作人员看了他一眼,正要转身离开,被又被叫住,“等等,请问,这间房住的是一位叫段的女士吗?”

“是位女士,但是不是姓段,这个要在前台才能查到。”

“多谢。”叶景琰下楼,他要百分之百确定,她是不是段依瑶。

来到前台,几个美女在忙碌的工作,抬头看到叶景琰,眼中闪过惊喜,很明显,她们都认识这个青年才俊。

“叶总,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一个美女站起来恭敬的问。

“能帮我查一下812刚退房那位房客的姓名吗?”叶景琰焦急的说。

美女面露为难之色,“叶总,这不合规矩啊。”

“反正她都退房了,麻烦你了,这对我非常重要。”

叶景琰眼中的恳求让美女心都荡漾了,果然,长的好看太占便宜,光是看着那张脸就能想入非非了。

美女只是稍稍迟疑几秒钟,看了眼旁边的同事,咬咬牙说,“好吧,我就破例帮你查一次。”

“谢谢,非常感谢。”

一分钟后,美女抬头说,“入住的客人叫段依瑶,是昨天晚上入住的,二十分前退房。”

叶景琰的眼中燃起希望,真的是她,真的是段依瑶来找他了。

虽然阴差阳错这次没有相遇,但是总算有了消息不是吗?而且他们两年前还见过。

“叶总。您没事吧。”美女看叶景琰一脸的傻笑,红着脸问。

“哦,谢谢你。”叶景琰再次道谢,有些失落的向外走,正好迎上叶初雪跑进来,差点把她扑到他的怀里。

“哥,小姐姐呢?人呢?”叶初雪向他身后张望,一个人都没有。

叶景琰哭丧着脸说,“我来之前,她刚退房了。”

“这么巧?”叶初雪很是惊讶。

“就是这么巧。”

叶初雪看哥哥的眼睛都快红了,心知这位小姐姐在哥哥心中的地位,也不敢调侃。轻哼安慰他,“哥哥,你别这么灰心,既然小姐姐能来找你,说明她也没有忘了你,或许这次她有急事先走了,下次她还会来找你的。”

有急事?

叶景琰想起两年前的相遇,再联想她的家庭背景,她应该是一名军人,心陡然提起来,不会有什么危险而紧急的事情吧。

“哥,你怎么不说话?”叶初雪摇着他的胳膊。

“没事。我在想你说的话很对。”

叶初雪认真地看了眼他的表情,哼,明明想的就不是这个,不过看他如此沮丧就不和他计较了。

叶景琰一回到公司,了解了事情的经过之后,就直接辞退了保安和前台小姐,并且通知公司所有员工,如果今后有一个叫段依瑶的女孩来公司,立刻让进来并且第一时间通知他。

该通知一下发,公司所有的员工都在猜测,这个段依瑶究竟是何方神圣,能让新任总裁上任的第二天就发出这样的通知。

当然,大家说什么的都有,有的员工甚至还私底下搞了一个网上投票,其中初恋情人得票率遥遥领先。

“卧槽,我眼睛瞎了吗?叶总居然也投票了。”投票发起人盯着后台喊道。

“什么什么?叶总投的什么?”办公室的人呼啦都跑过来,头挤着头看。

发起人哭笑不得,电脑屏幕说,“叶总太牛逼了,他修改了我的软件,自己给后面加了一个选择项,然后自己投了一票。”

众人眼睛纷纷看向最后一个选项,上面赫然写着:心中的女神。

“哇塞——”

“我的天呐,居然是女神。”

“啊啊啊,我要疯了,叶总的画风太可爱了,是什么就是什么,我突然好喜欢他。”

一时之间整个公司炸开了锅,既然大老板都不藏着了,大家也都放开了玩,于是没有投票的全都跟随大老板的脚步,把票投给了最后一项,以至于最后一项超过初恋女友荣登第一名。

坐在办公室的叶景琰调皮的笑了。

生活像是有了希望,叶景琰每天上班的时侯都会把车速放慢,看能否在路上看到那个熟悉又陌生的身影。

上午,已经工作了三十多年的刘秘书拿着一份文件进来。

“叶总,这是新招聘来的两个秘书的资料,您看一下。”

叶景琰很信任他,没有接这份文件,笑着说,“我相信刘秘书的眼光,错不了的。”

“多谢叶总夸奖。”刘秘书的头发梳得一丝不乱,虽然两鬓的斑白透露着他的年龄,但更多的却是沉稳和阅历。

“你后面的工作都交接完了吗?”

“完了,明天两个新秘书到职后,我也就正式离开了,王秘书接替我会培训他们的。”

叶景琰点点头,颇为关心的问。“那你辞职后准备去哪里?”

刘秘书温和的笑了,“工作了三十多年了,也该歇一歇了,和老伴去旅旅游,给儿子带带孩子什么的。”

“那也不错,刘叔如果以后有需要帮助的,请尽管来叶皇找我。”叶景琰改变了称呼诚恳的说。从小就听父亲叶少辰说,刘秘书是个对工作很兢兢业业的人,事情到了他手里就不会有问题,进了公司后叶景琰才知道,刘秘书真的是个不可多得之才,难怪他能在父亲身边当这么多年的总裁秘书。

刘秘书心生感动。连连点头,“嗯,好的好的。叶总您先忙,我出去了。”

“好的。”

刘秘书昂首挺胸的离开,他是很看好叶景琰的,他不缺少叶少辰的聪明和天赋,却比叶少辰更加的有人情味也更和善,唯一缺少的就是历练,这样一位上位者对员工来说,是件不可多得好事。

翌日,刘秘书正式辞职,王秘书成为新一任总裁秘书。他离开时,叶景琰一直将他送到了公司门口,刘秘书说不用了,叶景琰直说这是父亲的意思,他才欣然领受。

回到总裁办公室,屁股还没有坐稳,王秘书就敲门进来了。

“叶总,您要见见新到的两名秘书吗?”

“不用,让她们好好工作就行。”叶景琰埋头报表,眼皮抬都没有抬。

“是。”

王秘书回到秘书处,严肃的对两个翘首以盼的年轻女孩说,“叶总在忙,没有空见你们。”

其中一个女孩眼中露出失望之色,王秘书瞥了眼她,语气更加的冷淡,“日常工作我就不说了,你们也都有经验,但是我要说几点我们这里的规矩。”

“是,王秘书。”两个女孩异口同声,低眉顺眼。

“第一,千万别对叶总存有什么不好的想法,一经发现立刻滚人,明白我的意思吗?”

“明白。”王秘书说的很明白了,就是让她们两个别勾引叶景琰,其实就算勾引了叶总也会对他们嗤之以鼻,只是王秘书不想到他手里坏了秘书处的规矩。

“第二……”

一连说了四条规定之后,王秘书才交待另外一个人领着她们去熟悉工作。

下午,叶初雪闲来无事跑来捣乱,缠着叶景琰赶紧把钱拨出来,她要开甜点屋。

秘书处,王秘书对新来的两位新职员说,“你们谁去给小叶总送杯咖啡,记得要多加一勺奶和糖,她喜欢味道甜一点的。”

“我去。”正在资料归档的女孩立刻举手,她今天等这个机会等了许久,怎么能放过。

“赶紧去。”

“是。”

总裁办公室。

“哥哥,你说话还算不算数?”叶初雪坐在他的办公桌上。一支签字笔漂在空中,笔尖正对着叶景琰雪白的衬衣。

“我说话当然算数,不过这几天我太忙,等两天好不好?”叶景琰无可奈何的苦笑。

“不行,”签字笔又近了一寸,叶初雪拿出杀手锏,“你忘了是谁告诉你小姐姐的信息的?如果没有我,你怎么会知道她来找过你?”

一遇到段依瑶的话题,叶景琰就直接投向,“好好,明天,明天我就拨款。”

“这次不会诓我了吧。”

叶景琰举起三指立誓,“绝对不会。”

签字笔回到刚才的地方,叶初雪也满意的说,“就相信你这一次。”

话音刚落,敲门声响起。

叶初雪立刻从桌子上下来,她可以在家人面前仪态不端,但是在外人面前,她要保持叶家的颜面。

“进来。”叶景琰冷淡的说。

一个秘书端进来一杯咖啡,玲珑有致的身材包裹在粉色的套装短裙里,很有一种少女的气息。

“叶总,您的咖啡。”

叶初雪站在哥哥旁边,瞄了她一眼,笑着说。“没见过你,新来的吗?”

“是的,叶总。”女孩声音清脆的回应,还抬头看了眼叶初雪。

两个正好对视,叶初雪的眼皮跳了两下,盯着她的脸说,“咦?我怎么觉得在哪里见过你?”

“叶总记忆力真好,居然还记得我,一年前我们是见过面。”女孩微笑着说。

听到这话,叶景琰也抬头看她,是有一点点面熟,但想不起在哪里见过,毕竟在他眼前晃得女人太多了,他记得的只有段依瑶而已。

“什么时侯在哪里?”叶初雪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好奇的问。

女孩余光捕捉到叶景琰的目光,心中欣喜,脸上却一派平淡,“一年前的街上,那天晚上我被几个人追着要爸爸欠下的赌债,是您和叶总救了我,不知……你们还记得吗?”

叶初雪皱着眉头想了很久,还有这种事?她一点印象都没有。

“你别想啦,当时你喝得大醉,只顾着冲上去当女侠,还是我替你收的场。”叶景琰很鄙视的瞪了她一眼。

“原来是这样啊。”难怪想不起来,只觉得在哪里见过她。

女孩眼底闪过一丝惊喜,对叶景琰说,“原来叶总还记得,是我,赵璇。”

叶景琰的表情很淡,“只是有点印象。”

虽然叶景琰的语气很冷,但赵璇却很开心不问自答道,“我本来想在一年前考进叶皇来当实习生,奈何叶皇的门槛真的很高,于是我就在其他公司锻炼了一年多,有了经验和能力今年终于进来了。”

“嗯。好好工作。”

赵璇握着双手,笑眯眯的说,“我一定会认真工作的。”

“出去吧。”

赵璇此次的目的已经达到,当然不会继续逗留,轻快的迈着小步出了门。

叶初雪端起咖啡抿了一口,笑的意味深长,“哥,这个小丫头心思不纯哦。”

“你怎么什么都知道?”叶景琰无奈的笑道。

叶初雪坐在他对面的椅子上,翘着腿得意洋洋的说,“做生意什么的我不懂,但是对这种事情,我可比你聪明多了。”

“好了。喝了咖啡赶紧走,我心里有数呢。”

“就怕你招了小狐狸的妖道我才提醒你,好心当成驴肝肺。”叶初雪撇嘴。

叶景琰轻笑,“你可别忘了,这些年你哥我的女孩没有一万也有五千了,她们眼神里是什么,心里在想什么,我一看便知,所以啊,不需要你提醒。”

“嘿,没想到我哥还是个妇女之友,即然这样。那我就不多管闲事了。走啦。”叶初雪扭着小蛮腰离开。

叶景琰对这个妹妹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也不知这天下哪个男人才能收服她。

而段依瑶,自从她和非洲的那个军人形象重合后,他突然失去了自信,不知这样的他如今能不能配的上那样光芒万丈的她。

天气渐热,叶景琰遗传了父亲做生意的天赋,在工作上越来越顺手,几个新的决策都让公司上上下下佩服不已。

不过赵璇却很心塞,来秘书处都快两个月了,叶景琰似乎对她的示好无动于衷,甚至有些排斥,这是个非常不好的信号。

比如有次。她特地起的很早去城西买最出名的粥,趁着打扫叶景琰办公室放在了他的桌子上,抱着满满的期待希望他能接受,没想到叶景琰进去不到一分钟就拿着早餐出来,平淡的问秘书处的人,“是谁送的?”

赵璇立刻站起来,甜甜的笑道,“是我送您的。”

叶景琰走过来将早餐放在她桌子上,眉眼没有一丝温度,“谢谢,你只要做好本职工作就好,不用做这些。而且,我早餐只在家里吃。”

赵璇如被雷击,大脑一片空白,叶景琰什么时侯离开的她都没有反映过来。直到其他人的窃笑声把她拉回现实。

脸瞬间就红了,从未有人当面拒绝过她,都是她拒绝别人。

王秘书怒气冲冲的对她说,“你跟我过来。”

赵璇眼光闪动,咬咬下唇进了王秘书的办公室。

“上班第一天我说了什么,还记得吗?”

赵璇心中一颤,忙说,“我记得,不过我真的不是要勾引叶总。我早晨路过这家店的时侯,看到买的人很多,就顺便给叶总带了一份,我只是想要关心他,并没有想要勾引他。”

“赵璇!”王秘书厉声喝道,“你心里在想什么我很清楚,不要再辩解了,收拾东西走吧。”

赵璇愣在原地,她真的没有想到王秘书会这么认真,但是她不能就这么走了,一切还没有开始,她走了她的愿望怎么办?

心一横,赵璇假装认真的说,“王总,其实我从小就认识叶总了,我来叶皇公司上班也是叶总通知我来应聘的,您不能就这么赶我走。”

王秘书被震住,“你说什么?”

“我上小学的时侯就和叶总认识了……”赵璇添油加醋的说了她和叶景琰的关系,又说了一年多前的相遇,并且特别说明,是叶景琰明确表示让她来叶皇上班,只是当时她能力不行,就先去别的公司锻炼了一年才过来。

王秘书听了她的故事沉默了许久,“你说的都是真的?”

“句句都是真的。否则我也不敢给叶总送早餐。”赵璇努力压住心里的胆怯,信誓旦旦的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