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4章:她找上门来了/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好,我就再给你一次机会,倘若下次再犯的话,不管你是不是和叶总认识,都没有商量的余地。”

赵璇立刻弯腰致谢,“多谢王总。”

等她离开,王秘书还是拿不住主意,生怕叶景琰觉得他做事没有章法,于是在桌子上找了份需要签字的文件进了叶景琰的办公室。

“叶总,这份文件需要您签字。”王秘书观察着叶景琰的表情,似乎没有被刚才的事情影响。

“嗯,放那吧。”

王管家迟疑再三,还是问道,“叶总,是我的失职,请问,要不要把赵璇辞退?”

叶景琰抬抬眼皮,眼中的表情很淡漠,“如果她工作上有失误辞了也罢,但如果是因为今天早晨的事情就算了,警告她就可以了。”

“是,我知道了。”王管家心里有了数,退出办公室。

其实这段时间赵璇还算本分,并没有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今早送早餐也是第一次,叶景琰想起她的家庭背景,还是心软放了她一马,因为他知道能进叶皇要付出多么大的努力。他不想因为她的一次失误就失去大好前程。

而王秘书则想的是,赵璇果然和叶总有关系。

边境。

一伙毒贩正在进行大笔交易,金额高达上亿元。

隐秘在草丛中的人轻声对着话筒说了两个字,“行动。”

刹那间,枪声响成一片,毒贩举枪反抗,但是在训练有素的军队面前,很快就败下阵来,死的死,伤的伤,只有两个头目向丛林深处逃窜。

“朱雀青龙跟我去抓人,其他人打扫战场。”段依瑶发出命令,然后顺着两人逃跑的方向追了过去。

丛林的树木高大而茂盛,一两分钟的时侯,两个头目就失去了踪迹,段依瑶冷静地注视着某一点,听着风的声音和空气中细微的动作,对两个手下打了个手势,然后冒着腰悄然前行。

不远处一片巨大的叶子轻轻的晃动了一下,段依瑶得到的指示是生擒,因为只能一点点靠近。

终于看到了树后面的人形。段依瑶厉声说,“放下武器出来!”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一个中年男人颤着声音说。

“出来。”

男人举着双手,低着头,段依瑶看不见他的表情。

丛林里突然传来枪声,段依瑶面色未变,心里却跳了一下,而就在此时,距离不到一米的男人动作快速的不知从哪里抽出一把短刀,直直的向她刺来。

段依瑶是各种擒拿散打的冠军,两个来回短刀就到了她的手中。

“咔嚓——”伴随骨头声音的,还有男人刺耳的尖叫声。他的两只胳膊全被段依瑶卸下来了。

“这下老实了吧。”段依瑶冷笑。

男人痛苦的呻吟。眼露凶光,“我要告你,我要让你上军事法庭。”

段依瑶在他屁股上踢了一脚,男人差点摔了个狗吃屎,“你TM去告啊,我给你机会。走。”

带着男人来到刚才的交易地点,朱雀青龙带着另一个人回来了,不过青龙的胳膊却受了点伤。

“这怎么回事?”段依瑶问他。

“这孙子开了一枪,擦破点皮。”青龙无所谓的说。

“出息。”段依瑶训了他一句便没有多说什么,因为边境警察过来了。

“唉呀,真是太感谢段队长了,要不是你们。今天又让他们跑了。”为首的局领导感激的说。

段依瑶淡笑,“没事,都是为国家除害,应该的,这帮家伙交给你们了,我们先撤了。”

局长当然不敢阻拦,忙说,“放心放心,他们一定逃脱不了法律的制裁。”

段依瑶带着自己的人撤离,不到半分钟就消失的无影无踪,让局长看着大为赞叹。

“瞅瞅人家,这才是精锐部队,十几分钟就把我们抓了两年的毒贩抓到了。”

旁边的副局长说,“局长,那可是精锐中的精锐,那都不是正常人。”

局长瞪着他。

“我的意思是,那些都是战神,无往不胜的。”副局长又补了一句。

“行了,让兄弟们把这些家伙拷回去,还有这些毒品。”

“是。”

这次段依瑶是顺手来帮忙的,因为特种大队这段时间在边境丛林训练,上级接到边境警察的请求支援信息后,第一时间就想到了段依瑶,反正都是训练,不如来次实战。

这伙毒贩在边境活动了好几年,武器装备精良,作战有序,边境警察抓了好几次都没有抓到大头目,还伤了不少人。

没想到段依瑶一上来就让这伙人落网了,这作战实力堪称强悍。

回到训练营地,段依瑶给上面打了个电话,通报情况。然后,她又接到了一个古怪的命令。

“你说什么?让我去训练新兵蛋子?开玩笑吧。”

“不是新兵蛋子,也是特种兵。”

“刚选拔的特种兵难道不是新兵蛋子吗?”段依瑶不屑的说。

“段依瑶,执行命令。”那边严肃的命令。

“是!”段依瑶端端正正的说。

“反了你了还,你那边让副队长先领着,这边也就是三个月,训练出成果了你就归队。”

段依瑶笑嘻嘻的说,“首长这是要给我放假呀。三个月可不短。”

电话那头也笑了,“知道就好,这是段首长的一片父爱,千万别辜负了。”

“行了行了,你说吧,去哪?”

“A市。”

段依瑶没有想到,再次踏进A市是以这样的方式。

直升机在远离A市的偏远山区趋于降落,段依瑶跳下飞机,五十个人的队列整齐划一的站在训练上迎接她。大家都听过她的名号,但是从未见过真人。

段依瑶一身迷彩作战服,戴了个大墨镜,一张小脸只能看到一半。

“段大队长你好,我是指导员刘强,上面都交待过,这里你说了算。”

段依瑶简单和他握了握手,就笔直的站在了一群男兵跟前,朗声说,“介绍一下,我叫段依瑶。代号,赤焰,是你们新任教官。我知道你们都是各个连队选拔上来的兵王,但是在我这里。你们和新兵蛋子没有什么区别,一切都要按照我的规矩来,不许反抗不许叫苦,否则,门在那边,”段依瑶指着大门的方向,“从哪来滚回哪去,我赤焰手下不出孬种。不要以为你们到了这里就是真正的特种兵了,现在五十个人,最多只留二十人,你们好自为之,明白了吗?”

“明白!”众人齐喊。

段依瑶掏掏耳朵。“早上没吃饭吗?听不到。”

“明白!”呼声震天。

段依瑶抬头看了眼远处的山头,看着手表说,“半个小时,从这里跑到那个山头,再跑回来,三十分钟没站在这里的,直接淘汰。”

众人愣住,那个山头单面跑过去就要半个小时,她现在要求跑来回?

“你们嫌时间太多了?还不动?”段依瑶轻飘飘的说。

如一声惊雷,五十个立刻出动,直奔着山头而去。

这个下马威让刘强敬佩不已,来了两天了。不论他说什么这帮家伙总有理由反驳,以前都是连队的宠儿,个个气焰嚣张,他一个个小指导员当然不会放在眼里。

“段队长,这是给您配的勤务兵,有什么需求直接跟他说。”

勤务兵“啪”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首长好,我是勤务兵张晨。”

“你好,不用叫我首长,叫我队长就可以了。”段依瑶很是和善的说,“我的宿舍在哪里?”

勤务兵提起段依瑶的行李向一幢二层高的小楼走去,“队长,宿舍在那边。队长,我从当兵就听说您的大名了,没想到今天居然见到活人了,简直跟做梦一样。”

段依瑶莞尔笑笑,太多人说过这话,她都快免疫了。

上了二楼,推开一个门,是个套间,床,客厅,洗漱间一应俱全,窗外是高大的树木,夏风送进来,带着几丝凉爽。

“队长,这就是您的房间,吃饭在食堂,如果需要,我可以给您带上来……”

“不用,就在食堂吃。”段依瑶打断这个年轻小兵的话,他真的很聒噪,这一路说个不停。

“那队长你现在饿吗?要不要吩咐食堂加餐?”

“不用,”段依瑶掰过他的肩膀,“先出去,我休息会儿。”

“哦,好好好,我离开走。”

勤务兵离开,段依瑶才觉得耳边清净了许多,在沙发上坐了会儿,看时间差不多了,拿起桌子上的苹果下楼。

二十五分钟,还没有一个人出现。

二十六分钟,视线中出现身影。

二十八分钟,陆陆续续到了三十多个人。

段依瑶靠着吉普车吃苹果,看着大喘吁吁的数十人无动无衷,心里却在嘀咕,这一届的身体素质还不错。

二十九分钟。到了四十几人。接下来的时间按秒算,段依瑶把秒针扔给指导员,“掐着时间。”

眼看着还有几个人在路上拼命奔跑,刚一人刚踏进队伍的时侯,“嘀”一声响。

段依瑶的苹果刚好吃完,她很将文明的把苹果核放在手中,冷声对只差几步就能归队的五人说,“时间到了。”

而这句话意味着什么,五个人心知肚明,他们没有辩解,别人能做到他们却没有做到,这就是差距。无话可说,只有收拾东西离开。

段依瑶对及格的四十五人说,“这只是热身,真正的选拔从今天下午开始,再给你们一点时间轻松,因为接下来,我会让你们后悔来这里。”

接下来的三个月里,段依瑶用实际行动证实着她的诺言,每周都会有一次考核,综合排名最后的直接被遣送回去。在众人以为今天就是极限的时侯,明天却更加残酷。

傍晚,段依瑶坐在车底。看着一个个浑身都是泥浆的士兵,笑眯眯的说,“听说你们很多人都不服我,这样吧,明天我们来一次比赛,我一个人,对战你们三十七个人。大家觉得怎么样?”

有了刺头兵率先问她,“怎么比?”

“很简单,就是这片山头,你们随便藏随便躲,不用八个小时,六个小时之内,我要是灭了三十六个,就算我输。”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人问道,“那我们能反抗吗?”

“废话,你都要被我灭了,你会不反抗吗?而且,一旦你发现了我,也可以开枪射击。”

这样的比赛完全就是以1敌36,兵王们听了都热血沸腾。

“队长,如果你输了呢?”

段依瑶冷冷一笑,“我输了,就把这些训练项目全都过一遍,但是你们输了……”她冷眼扫了一圈,“以后就不要让我听到那么多废话。”

“好,我参加……我也参加……”

“很好,今天的训练就到这里,”段依瑶从车底跳下来,笑如烟花,“晚上回去好好想想,明天要怎么藏,用什么武器,千万别让我失望。”

比赛是上午八点正式开始,凌晨五点的时侯,段依瑶睡在床上就听到外面不断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她翻个身再睡,一个小时后坐在了空无一人的食堂里。

“队长,你怎么一点都不着急啊。”勤务兵张晨担心的问。

段依瑶咬了口包子,咽下去说,“急什么?整个C军的特种兵训练手册都是我写的,他们藏在哪里我一眼就能看出来了,多给他们两个小时时间,是让他们活学活用,巩固知识。”

张晨继续用崇拜的眼神望着她,“队长,您还想吃什么?我去给你拿。”

“这个包子还不错,再拿两个。”

“马上到。”

八点,段依瑶穿戴整齐出发,身上只带了一把匕首和手枪。

指导员和勤务兵看着她的背影担忧的说,“你觉得谁会赢?”

勤务兵信心满满,“一定是队长赢。”

“我怎么也觉得……好像是队长赢,但是,那37个兵也太丢人了。”

勤务兵嘻嘻一笑,“我觉得输给队长不丢人。”

“希望他们也是这样想的。”

太阳从东山一点点爬高,快到正午的时侯,两个兵耷拉着脑袋拎着装备慢腾腾的走了出来,发现两人是第一个出来时,更加郁闷了。

指导员忙上去问他们,“怎么被发现的?”

两个人头都没有抬,绕过他来到训练场上坐下,那么丢人的事情,他们才不要说。

接着,士兵陆续不断的从四面八方走出来,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脸上带着失落和尴尬。甚至有人脸上身上都挂了彩,严重点的拖着腿回来了。而每看到一个人出现,众人的希望就破灭一点。

下午一点,三十个人瘫坐在训练场上,气氛很是压抑。

又过了半个小时,五个人归队,其中一个人是被扶着出来的,额头流着血。

眼看时间就要到了,还有两个人。

大伙儿心里升起希望,只要能保留一个人,就算他们赢。

然而当时间还有十分钟的时侯,大家的希望落空了,因为他们看到最后的两个人互相掺扶着走过来,而段依瑶则神清气爽的跟在后面,嘴里叼着一根柳树枝,那样子仿佛是从商场里逛了一圈回来,头发都没有乱一丝,脚上的靴子还是干干净净的。

看她走过来,坐在地上的士兵立刻都站的端端正正。眼中再没有了轻视,剩下的全是敬佩。

“现在知道差距在哪里了?好了,吃饭休息,受伤的去医务室,没伤的下午继续训练,有没有异议?”

“没有。”声音很蔫,而且参差不齐。

“听不见。”段依瑶懒洋洋的说。

“没有!”这次的声音既洪亮又整齐,她满意的点点头,向餐厅走去。

忙活了大半天,早晨吃的那几个包子和一碗粥早就消化完了。要不是肚子饿的慌,她能再陪最后的两个兵玩玩。

一个月之后,这群特种兵终于有了兵的样子。不过人数也从当初的五十人锐减到三十人。

不知道是段首长觉得自己的女儿太辛苦,还是上面的人觉得段依瑶训的太狠,这才一个月就赶走了二十个兵王,照这样下去,三个月完了一个也留不下。但不管是什么原因,段依瑶接到了红头文件,放假一天。

段依瑶当兵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为了放假还下发的红头文件,上面的意思真是越来越揣摩不透了。

得,管它什么意思,放假就休息呗。

突然想起上次没有见到的那个人,段依瑶问指导员,“这里距离市中心多远?”

“开车两个小时吧,队长,你要去市里逛吗?我可以给你当向导。”指导员激动的毛遂自荐。

“不用,我自己去。”

指导员当然不同意,“你一个人去?那不行不行,万一出事可不得了,当然在A市也没人能伤的了你,但至少要有个人开车。”

“那就让张晨开车跟我去。”段依瑶妥协一步。

“好吧,我现在就去准备车。”指导员离开,段依瑶感觉身上的衣服黏黏的,凌晨出早操出了一身的汗水,于是上楼冲个凉。换了件干净的……迷彩短袖。

她似乎除了迷彩服就是正规的军装。

车子向A市前进,张晨兴致盎然,“队长,你去A市干什么?玩还是买东西?”

“找人。”段依瑶望着窗外一闪而过的风景,嘴角带上了一抹浅笑。

张晨一听笑意更浓,“队长,找男的还是女的?”

段依瑶在他脖子上拍了一巴掌,“会不会说话,什么找男人找女人?”

“嘻嘻,队长,我错了我错了,你一定是去找朋友。”

“这还差不多。乖乖开车,哪儿来那么多废话。”

张晨偷瞄了眼队长的脸色,觉得她比平时在训练场上爱笑了很多,所以他推断,队长这次来找的,一定是个男的,没准还是男朋友。一想到这,张晨觉得今天这一遭来的非常值,试问,在C军里有几个人见过赤焰段依瑶的男朋友呢?

越想越开心,张晨只差唱起来了。

一个多小时后,车子进了市中心,因为有导航,两个人不必问路,但是军车上路太扎眼,还是这种全身迷彩绿的军车,发现有不少司机和路人好奇的看她时,段依瑶默默地摇上了车窗玻璃。

这次,他要是再不在,就不找了,NND我时间这么紧张,还全浪费在他身上,以后怎么找男朋友?

上午十一点多,扎眼地军车停在了叶皇集团门口。

张晨仰头看了看大楼。不太自信的问,“队长,你确定是这里?”

“就是这里。”

段依瑶戴上墨镜下车,小腰板挺得笔直,保安一看这架势,彻底震住了,他还从未见过如此潇洒帅气地女兵。

“咦?保安换了?”段依瑶小声嘀咕了一句,朗声说,“我找叶景琰。”

保安回过神,礼貌地问,“请问您有预约吗?”

“没有。”

“对不起,没有预约不能进去。”

段依瑶咬着后牙槽。“叶景琰这臭小子厉害了啊,我也不为难你,”说着她把口袋里的一个玉牌掏出来扔给他,“把这个给叶景琰,他就知道我是谁了。”

保安打眼一瞧就知道这块玉佩价值不菲,正要进去送玉佩,猛地想起几个月前叶总通知的一件事,于是谨慎的问段依瑶,“请问,您贵姓。”

“姓段。”

保安脸色即刻就变了,姓段?还对叶总直呼其名,难道这就是叶总心里的那个女神?不敢怠慢,保安忙躬身说,“段小姐请进,我立刻去通知叶总。”

段依瑶哑然,哈,这次居然这么顺利?

不过想起上次的事情,她还是有些不爽,从保安手里拿过玉佩说,“你去叫他吧,我就在外面等。”

保安不敢反驳,她身上的气场太强大,自己似乎只有服从,“那,段小姐千万不要离开,叶总马上就下来。”

段依瑶冲他摆摆手,段小姐,这个称呼太新奇了,也很不习惯。

返回靠在车身上,张晨问她,“队长,你来找谁呀,这么大的谱?”

“一个小弟。”

“啊?!不是男朋友吗?!”张晨没心没肺的说出了心里话。

段依瑶瞥了眼他,“当然不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