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5章:太想你,你抱抱你/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哦。”张晨很失落,他原本还想在大伙面前炫耀一下呢。不过队长真是牛逼,在这么大的公司都有小弟。

这边,前台小姐一听是段小姐,也激动了一番,硬是压着跑出去看女神的冲动,颤着手给秘书处打电话。

“喂,我这里是前台。”

“什么事?”那边的声音透露着不耐烦。

“麻烦请转告叶总,有位姓段的姑娘找他。”

接电话的正好是赵璇,她皱皱眉,“什么姓段的?今天叶总没有约一位姓段的女士,赶她走吧。”

说完,不等那边解释,赵璇就啪挂了电话。

前台懵了,对保安呐呐的说,“电话挂了。”

“挂了再打呀,不然咱两的工作也没有了。”保安催促她。

前台小妹继续打,接通瞬间就说,“我是前台……”

四个字刚出口,就听那边说,“都说了,叶总今天没有时间,你们是怎么做事的。”然后,又挂了。

保安抓耳挠腮。这下可怎么办?

“要不你亲自上去通知叶总?”前台姑娘说。

“我去?”

“对啊,你快去吧,要是这位段小姐等烦了一走,我们就惨了。”

保安立刻点头,“那你帮我看着门口,我上去一趟。”

“嗯嗯,快去吧。”

保安直奔电梯,他从未去过总裁办公室,每天见他也只是在每天上班下班的时侯,话都没有说过一句,这次却要单独和他说话,保安觉得,心脏跳的有些快。

“叮——”

电梯到了最高一层,保安很顺利的找到了总裁办公室,为了自己的工作,深吸一口气敲门。

“进来。”叶景琰在里面说。

保安小心翼翼的推开门,里面居然站着公司的所有的高层,还有几个秘书,难怪外面没有碰到一个人。

大家对保安的出现都有些奇怪,他来叶总办公室干什么?

保安额头的汗冒出来,嗓子干燥的不知道怎么开口。

叶景琰从一大堆待签文件中抬头,认出他是每天站在门口的保安,淡声问,“有事吗?”

“那个……叶总。楼下有位姓段的女士找您。”

保安声音很小,但是叶景琰却听见了,猛地从椅子上起来,穿过好几个高层来到他跟前激动的问,“你说什么?”

保安更加紧张了,“那个……有位段小姐……”

“她在哪?”叶景琰打断他的话。

“在公司门口,她说在下面等你……”保安的话还没有说完,眼前人影一闪,叶景琰就不见了。

办公室里的所有人也都不淡定了,看叶景琰离开,全都围上来问保安,“是姓段的女孩?”

保安点点头。

“长得好看吗?”有人八卦的问。

保安回忆了一下说。“很帅,很酷。”

“不漂亮吗?”

“漂亮。”

总裁室的众人开始躁动,他们都好想见见叶总的女神。

有个总经理开口说,“我看大家还是散了吧,叶总的女神来了,他估计一时半会儿没有心情工作了。”

“说的对,回吧回吧。”

不到一分钟,办公室就走了个干干净净。大家都急着通过各种方式去偶遇女神。

保安走在最后,被王秘书叫住,低声问,“你让前台打个电话给秘书处就行了,怎么自己上来了?”

安保一脸无奈。“前台打了两个电话,秘书处说叶总忙着,不见,我没有办法才跑上来的。”

王秘书脸色微变,“你说的是真的?”

保安很严肃的说,“王秘书,我骗你干什么?你要是不信回去查查电话记录就知道了,我先下去了。”

王秘书顺手带上叶总的门,眼底有冷漠闪过,刚才秘书处只有赵璇在,如果保安说的是真的,那这件事就是她干的。

幸亏保安跑上来亲自通知了,万一……到时叶总迁怒整个秘书处……

一想到这个结果,王秘书就恨不得给赵璇一巴掌,工作能力还不错,怎么在叶总的事儿上这么有心机。

不行,他要好好敲打敲打这个姑娘,不要仗着和叶总有关系,就肆意干涉叶总的私生活。

电梯里。

叶景琰的心都快跳出来了。真的是她吗?感觉跟做梦一样。

光滑干净的电梯内箱映出他激动的脸,叶景琰对着反光面忙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发型和衣服,希望她看到自己不要失望才好。

出了电梯,叶景琰不断的告诉自己脚步慢一点,有风度一点,可是他的大脑全完控制不住他的动作,几乎是小跑着到了公司门口,然后看到了她。

一个身穿迷彩军装的女人胳膊肘抻在后面的车上,双腿微曲,戴着墨镜和身边的男子说着什么。她嘴角含着笑,唇红齿白煞是好看。

是她,在非洲遇到的那个女人。

原以为看到她,自己会松口气,哪知心跳的愈发快,像是有一头小鹿在撞,快的要破膛而出。这一瞬间,天地间只剩下她一人,叶景琰只看到她的笑。

脚再也抬不起来,就这么僵硬在原地,生怕这是一场梦,一走近梦就破了。

段依瑶发现有个高大的男人跑了出来,和他四目相对的时侯,灿然笑了,是他,这双眼眸是最好的记忆。

不过,这家伙长得比小时候有男子汉气概多了,也帅多了。

小时候就是个漂亮的瓷娃娃,现在是真正的男人了。

段依瑶冲他勾勾手指,朗声说,“叶景琰,过来。”

被唤的那个人,像是被解除了定身术,阔步向她走来。

“依瑶,你终于来找我了。”他干着嗓子说。

段依瑶摘下墨镜别在衣领里,露出乌黑的眼珠,里面盛满了笑意,“厉害了嘛,见你还要预约。”

叶景琰尴尬的笑笑,“你来我随时随地都有时间。”

“不错,还没有忘了我。”段依瑶笑道。

“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等你来找我,又怎么会忘了你呢?”叶景琰压抑着心中快要蓬勃而出的想念,手心全是汗。

相比之下。段依瑶就坦然的多,伸手在他肩膀拍了拍,感慨道,“以前跟在我身后的小孩子长大了,时间过的真快。”

叶景琰的肩膀一麻,余光喵见她小麦般的肌肤,突然很想抱一抱她。

心里这么想着,双手已经张开将她拥进了怀中,她偏瘦,包裹在宽大的迷彩服里,但是却有匀称的肌肉,应该是长期训练的原因。她身上的味道很干净,只有淡淡的洗衣液的气息。

这一抱让张晨差点尖叫,啊啊啊,队长还说不是男朋友,不是男朋友怎么会抱她?怎么会用如此深情的目光看她。

段依瑶先是僵硬了几秒,从小到大,除了他,没有哪个男人能如此亲密的和她拥抱,奇怪的是,她并不排斥,而且他身上的味道很好闻,不像是军营里的那些臭男人。永远都是一股子汗臭味。

渐渐的,她的身体柔缓了下来,像个大姐姐一样轻拍着他的背,笑着说,“这么多年没见,你怎么还是这么粘人?”

他个子很高,她的脑袋只到他的下巴。

叶景琰低眉浅笑,他从不粘人,除了她。

不舍的松开她,叶景琰笑的温柔而动人心魄,“太想你了,就想抱抱你。”

“会说好话,这点也没有变。”

叶景琰莞尔,他貌似也只会对她说好话。

段依瑶发现刚刚还空无一人的公司门口,现在多了很多进进出出的人,而且所有人的目光都是看向这里。

自己的身份太特殊,段依瑶说,“走吧,找个地儿吃饭,我饿死了。”

叶景琰立刻说,“想吃什么?我请你。”

“当然是你请我,你现在是大公司的老板,我就一个当兵的,穷死了。”段依瑶故意打趣他。

张晨在旁边听着啧啧乍舌,队长的小弟兼男朋友(待定)居然是个大老板,不过……他还是觉得,这个长得太过帅气的男人配不上队长。毕竟队长可是C军的一朵花。

“请多少都可以,想吃什么?”

“辣的,我喜欢吃辣。”

“我知道了,要坐车去吗?地方不是很远,一条街的距离。”

段依瑶看了眼自己的车说,“算了,还是走路吧,车太扎眼了。”

“其实你这身衣服也很扎眼。”叶景琰笑道。

“是吗?”段依瑶低头看,然后动作快速的脱了外套扔在车上,身上剩了件黑色T恤,那件唯一的黑T,这下就更加暴露了她的好身材,饱满的胸部,纤细的腰肢,因为锻炼的原因,看起来很健康。

“走吧。”段依瑶很无所谓的说。

叶景琰的耳根渐渐红了,他真是话多,为什么要说她的外套扎眼?明明这样才更吸引人眼球。

张晨早就见怪不怪,而且他根本不敢亵渎炽焰女神,脸不红心不跳舔着脸问段依瑶,“队长,我要跟你。指导员吩咐的,不让我离开你半步。”

“你这不是废话吗?你不跟着我吃什么?”

“那车……”

“车就放在这里,没关系的。”叶景琰微笑着说。

“好吧。”

几人向餐厅的方向走去。段依瑶好奇的询问着他这些年来的经历,两个人之间似乎是昨天刚刚分开,完全没有那种长时间不见就无话可说的尴尬局面。

身后叶皇公司的大小员工也不躲着藏着,全都一窝蜂的跑了出来参观,眼中带着兴奋之色,不少人交头接耳的谈论开了。

“这就是叶总的女神啊,原来是个军人,看起来好厉害的样子。”

“那一身的气质,完全不是普通女人能比的。”

“而且还是开军车来的,等级应该不低。”

“你看叶总在她跟前像个乖学生一样。一点总裁气势都没有,可见叶总对女神的在意……”

有人艳羡就有人嫉妒。

“我还以为长得有多漂亮呢,也不过如此。”

“是啊,根本不能和咱们公司的美女相比。”

有人很听不惯,立刻反驳,“人家可是女军官,保护国家的,你们行吗?”

那两个女人撇撇嘴,不敢再说话。

眼看三个人的身影消失在街口,大伙才意犹未尽的去吃饭,三五成群的交流这次围观八卦的心得。讨论最多的,是关于叶景琰的主动拥抱。

几分钟前的王秘书办公室。

“赵璇。为什么要挂掉前台的电话?而且前台也明确告诉你,有人找叶总。”

赵璇理直气壮,“那人没有预约。况且叶总当时正在给各位高层开会,您也在现场啊。”

“你忘了入职当天叮嘱你的话了,如果有位姓段的姑娘找叶总,不管什么时侯都要第一时间通知叶总。”王秘书冷声提醒她。

赵璇如梦惊醒,对啊,她怎么忘了这件事?

“这……对不起王总,我刚才太忙,没有听到前台说的是不是姓段……”

王秘书打断她的狡辩,严厉的说,“赵璇,这位姓段的女士对叶总来说至关重要,如果今天因为你的原因这位段姑娘再次离开,叶总没有见到她,不但是你,我们秘书处的所有人都有可能滚蛋。”

赵璇的心里冒出一丝不爽,小声嘀咕,“哪有这么严重?”

“你以为没有这么严重?你知不知道叶总上任的第二天就亲自下发了这个通知?你知不知道叶总修改了大伙的私下投票程序,还专门添了一个选项,特意申明那位姓段的姑娘是他心中的女神?五个秘书而已,他分分钟就换了。赵璇,千万别把自己看的太高,或许在别人心中,你什么都不是。”

王秘书的话很严厉,而赵璇的脑海里却只留着他说的那句,他心中的女神。

那样高高在上的男人,怎么会有女神?

他理所应当是女人心中的男神才对。

王秘书看她出神,就知道这女人的心思又跑了,喝了一句,“赵璇!”

赵璇不想因为这点小事就被辞退,只好委委屈屈的说,“王总,我来叶皇比较晚,不知道叶总下发的这则通知,也是我粗心大意忘了上班第一天叮嘱的事情,是我错了,但我不是故意的,以后我再也不敢了。”

赵璇的表情很真诚,就算王秘书看她不爽也对她的说法信了几分,现在这股暗火发泄了心里也爽了许多,语气柔缓了一些,“赵璇,这件事叶总不知道,我也不会告诉他,如果有下次,我想,就算你和叶总有私交,他也不会原谅你的。”

“多谢王总,您放心,没有下次了。”

“出去吧。”

赵璇退出去恭敬的关上门,这才暗松口气,还好叶景琰不知道这件事,也不用自己费神去解释了。

不过她很好奇,那个被叶景琰奉为女神的女人到底是什么样。

她的这个问题很快就得到了解答,因为在中午的员工食堂,周围全都是讨论女神的声音。赵璇端着餐盘坐到平时关系较好的几个女职员旁边,打了个招呼就留心她们的谈话。

“真是没有想到,原来叶总喜欢这种类型。”一个面容姣好的美女说。

另一个女人插嘴,“叶总不一定喜欢吧,毕竟被奉为女神的,都是用来崇拜的。”

“嘁,叶总不喜欢会去主动抱女神?那可是高冷的叶总,你见他对哪个女职员笑过?”

听到这句,赵璇的手抖了一下,筷子上土豆掉到餐盘上。

叶景琰……主动抱一个女人?

“那个女人长得很漂亮吗?”赵璇忍不住问。

“你没见吗?”

赵璇稍显尴尬的说,“当时我刚好有事,就没有看见。”

“哦,叶总的女神是个女军官,长得还不错,气质很好,而且迷彩服一脱,那身材绝对是我见过最好的。”

同事每赞美一句,赵璇心里的嫉妒就多一分。

如果长得如叶初雪那般绝色,她赵璇也认了,不就是个女军官嘛,叶景琰竟然也能拿她当女神。在她印象中,女军官都是那种五大三粗的,难道叶景琰是贪图新鲜?

被全公司女人念叨的两个人此时坐在一家高档的川菜馆,一边吃一边追忆往昔。

“你当年也是怂,家世背景这么雄厚,小胖子围殴你也不反抗?我要是你,管他是谁的儿子,先打一顿再说。”段依瑶浑身是胆。说起小时候的事情情绪高涨。

叶景琰几乎没有动吃,专注的给她夹菜,段依瑶也不客气,他夹什么就吃什么。

男子眉眼带笑的说,“其实我当时是想反击的,不过最后你出现了呀,我自然以后就跟着你混了。”

段依瑶笑吟吟的瞥他一眼,“原来你是扮猪吃老虎啊。”

“哪有,我是觉得跟着你挺好,你走后我难过了好长时间,”叶景琰顿了顿说,“你写给我的那些信我都不知看了多少遍。不过,你最后怎么不给我写信了?”

一直在装透明人的张晨眼睛亮了又亮,卧槽,他用三个月的红烧肉发誓,这男的对俺们队长绝对有意思,只是队长这大老粗怕是把他当好兄弟呢。

段依瑶筷子未停,“我高中一毕业就考进了军校,太忙了,而且学校也不方便,后来的事情就更不能告诉你了。反正就是种种原因吧,我就没有再写信。”

叶景琰在得知她可能是一名军人时,就理解了她不写信的原因了,如今问起不过是了却小时候的一个心愿。

“你别老给我夹菜,自己吃啊。”段依瑶也夹了一块肉放在他碗中。

“你不用管我,”叶景琰不经意看到她左臂上的一道疤痕,似乎是刀疤,心里一紧,不由的问,“依瑶,这些年辛苦你了。”

“辛苦?”段依瑶一脸懵逼,留意到他的目光,无所谓的笑笑,“这个啊,执行任务的时侯留下的。也没有多疼。”

她越是无所谓,叶景琰就越心疼,这说明在她的日常中,受伤已经成为常态。

“我家里有专门去疤的药,不管什么疤痕都是消失,我明天给你带来。”叶景琰说的灵丹妙药,就是韩医生的膏药。

哪知段依瑶想都没想直接拒绝道,“不用,哪有那么娇气的。”

“可你是女孩子,不能……”

叶景琰的话还没有说完,段依瑶的神色就变了,直直的看着他的眼睛。语气缓慢又严肃的说,“景琰,我是一名军人,其次才是女人。”

叶景琰怔住,眼神复杂的看着她,沉默良久才叹口气说,“依瑶,我是心疼你。”

张晨打了个冷颤,靠,这情话说的,他好想拿个小本抄下来,以后找女朋友的时侯用。奈何女主角段依瑶根本就接收不到叶景琰的信号,裂开嘴笑了,还哥们似的拍拍他的肩膀说,“好啦,这是以前的伤,那时候我学艺不精,现在没有人伤得了我的。”

张晨立刻吹嘘,“我们队长常年占据C军各大榜单第一名,在C军上至首长,下至毛毛兵,没有一个人是她的对手,她还经常感慨呢,怎么年纪轻轻的就要成孤独求败了。”

段依瑶回头瞪他。“你都是听谁胡说的?”

“没有胡说啊,你的光荣榜一直在宣传栏里贴着呢,我入伍第一天,我们班长就把我领过去,指着你的照片说,看见没,这就是你的目标,如果有天你能打败她了,你就成为兵王中的兵王了。”张晨惟妙惟肖的学着班长说话,逗得段依瑶直笑。

张晨说的这话倒是真的,几乎每一个参军的新兵都听过段依瑶的英勇事迹,刚开始大家觉得不就一个女兵嘛有什么厉害的。然而真正走上训练场,进入实战演习时,才知道她是多么的牛逼。

叶景琰浅浅的笑着,心里替段依瑶高兴,又有些难受。

他能设想到长大后的段依瑶很优秀,却没有想到会如此优秀,而她有多么的优秀,就付出了多少的努力。

“别听这家伙胡说,哪有那么传奇。”段依瑶难得的谦虚。

张晨非要在叶景琰面前把队长说成天上地下最厉害的人,“队长,我可没有添油加醋。”

“行了,吃你的饭。”

“哦。”张晨立刻闭嘴,低头吃饭,对于段依瑶的命令,他是无条件服从的。

叶景琰无声的笑了,这个小兵眼神里全是崇拜,和他初见段依瑶的时侯,好像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