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章:她不一定看得上你/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下午有空吗?”段依瑶问他。

“没有。”叶景琰认真的说,完全忘了桌子上的那一摞文件。

“那好,下午你陪我在A市好好转转,好久都没有回来,都快不认识路了。”

“嗯,好。”对于这个要求叶景琰求之不得,突然想到什么问,“你有手机吗?”

段依瑶噗嗤笑了,“景琰,我们是现代化的军队,怎么会没有手机呢?”说着,从裤兜里掏出手机,一边开锁一边说,“你号码多少,我打给你,不过我在训练和执行任务的时侯不带手机,所以很有可能你今天发的信息,我要好久才会看到。”

“没关系,我尽量等你有空的时侯打。”然后他报了自己的手机号,很快,自己的手机铃声响起来,他看了一眼就记住了她的号码,然后郑重其事的输入联系人。

段依瑶端端正正的存了“叶景琰”三个字,把手机装进兜里说。“我这次在A市还能待一些时间,也没有多忙,有空我和你联系。”

叶景琰心中一喜,忙盛情邀请,“那你……你们晚上住在我家吧,家里很大,也没有几个人……”

“不用,我们晚上就回去了,”段依瑶拿起筷子继续吃,完全没有看到某人瞬间黯淡的眼眸,“我们有规定,不能在外留宿,而且明天早上有早操。”

“哦,这样啊。”

叶景琰只是失落了几秒钟,很快又打起了精神,今天已经收获很多了,不能贪求太多。

日子还长,他要慢慢来……

饭快吃完的时侯,叶景琰的手机响了,他拿起来一看,直接挂断。没想到对方不依不饶,又打了过来。

无奈之下滑下接听键,叶景琰还没有说话,那边就传来叶初雪极为兴奋的声音,“哥,小姐姐在哪?我要见她。”

叶初雪的声音穿透性很好,恰好段依瑶的听力很好,听到“小姐姐”这个称呼,挑挑眉笑了。

叶景琰不好意思的冲她笑笑,对妹妹说,“我们正在吃饭,你……”

“在哪里吃,我立刻过去。”

叶景琰立刻阻止,“不用,马上就吃完了,我们下午还有事。你忙你自己的事情。”说完,不等叶初雪再说,动作迅速的挂断了电话。

开玩笑,一个小兵已经够了,再来一个妹妹,下午还逛不逛了?而且按照妹妹那个性格,她一定会说出很多惊世骇俗的话来。

“我差点忘了,你还有个妹妹。”段依瑶放下筷子,叶景琰很体贴的递上抽纸。

“她呀,唯恐天下不乱,整个一个淘气鬼。”叶景琰说起妹妹时,语气中带着淡淡的宠溺。

叶初雪仿佛有感应般。一个短信追了过来:亲爱的大哥,是不是怕我打扰你们约会啊。念在你苦等了小姐姐二十多年,这次就放过你啦。

叶景琰苦笑的摇头,这个小机灵鬼。

下午,叶景琰陪着段依瑶步行在A市的街道转悠,因为叶景琰眼睛的特殊性,不论走到哪里都有人频频窥视,无奈之下,路过一家眼镜行时,他直接进去买了副墨镜戴上。

出来的时侯段依瑶看了他好几眼,皱着眉问,“我是不是以前在哪见过你?不说消失后。”

叶景琰勾唇浅笑,透过薄薄的镜片更加肆无忌惮的看她,“你想起来了?我还以为你永远都记不起来呢。”

段依瑶更加诧异,“我真的见过你?”

“两年多前,我去过一趟非洲……”

段依瑶盯着他恍然大悟,惊讶的捂住了嘴巴,不敢置信的问,“那个……差点被狮子吃了的男人,是你?”

叶景琰点头,“是我。”

“这也太巧了吧,”段依瑶哑然失笑,“我们两年前就见过,但是却没有认出彼此?”

“我当时戴着墨镜,没有认出来很正常。”

“是啊,变化太大了,不过你也没有认出我,我们扯平了。”段依瑶吐槽。

“嗯,扯平了。”在女人看不见的眼眸中,是最深情的碎光。

就这么一路走一路说,时间从叶景琰的墨镜上不断滑过,路过女装店,包店还有化妆品店的时侯,他很想进去买一大堆东西送她,但又怕被她耻笑,所以不敢轻举妄动。

四点多的时侯,几个人回到叶皇集团公司楼下,段依瑶说,“我们走了,我有空给你打电话。”

叶景琰不经意的拽住女人的衣角,大胆的问,“我……我能去看你吗?”

段依瑶皱眉,“不是很方便。”

“哦……”叶景琰脸上是掩饰不住的失落。

段依瑶像小时候一样,抬手捏捏他的脸,笑着说,“今天看到你很高兴。你这个大老板要好好工作,努力为国家的经济建设添砖加瓦,知道吗?”

“这和去看你一点都不冲突。”叶景琰对她的碰触一点都不抵触,反而很开心,只是说出来的话却活脱脱一个要不到糖的小孩子。

“多大的人了还撒娇,我走了。”段依瑶没有丝毫留恋,转身跳上车吩咐张晨开车。

叶景琰愈发的沮丧,急得直呼全名,“段依瑶,你怎么这么没心没肺的,说走就走。”

段依瑶笑骂道,“臭小子,我跑了那么远来找你,还说我没心没肺?”

“可是……可是……”叶景琰也不知道说什么,他说的所有请求都不在她的允许内。他还说什么?

段依瑶把他当做一个很好的小弟,只道他是舍不得自己,于是隔着车门抱住他,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上午还说你长大了,原来还是个小屁孩。好啦,有事给我打电话。”

这个拥抱稍稍缓解了一下他的离别之苦,趁段依瑶手还环着自己,立刻紧紧抱住她。上次就是这样,说走就走,他还小没有办法阻拦。如今也是这样,就算是他长大了。有了能力也依旧无法阻止她离开。

因为他知道他爱的人身上担负着什么,那是她的信仰和骄傲,他理解她尊重她,也会全力支持她。

更何况,他没有任何资格和身份要求她留下。

目送着那一抹绿色淹没在车流中,叶景琰却还迟迟站着不肯上楼,这一别,又不知什么时侯才能见到。

“车子早就不见了还看呢,小姐姐的魅力果然强大。”

不用回头叶景琰就知道是妹妹,他心里地重重的叹口气,回头看她,“你什么时侯出来的?”

“你们一回来我就看见了。”叶初雪笑嘻嘻的说。

她的甜点屋就在公司旁边。看军车一直在,就知道他们一定会回来,于是让员工专门在门口盯着,没想到天未黑,员工就跑进去告诉她,叶总回来了。

因此哥哥这依依不舍的神情和动作全都落在了眼中。若是个普通女人,早就举手投降沉沦在他这一腔的柔情中,奈何对方是段依瑶,压根就没有往那边想,所以不理解他的心情。

“哥,我看小姐姐的样子,她应该只拿你当兄弟了吧。”叶初雪直戳叶景琰的痛处。

叶景琰停住脚步,扭头瞪她,“就你话多。”

“被我说中了?”叶初雪摇头晃脑,继续猜,“哥,你该不是还没有对她表白吧。”

叶景琰迟疑片刻,沉声说,“还不到时侯。”

叶初雪耸肩,“那就怪不得小姐姐了。哥,你这二十多年来只顾着拒绝别人了,话说,你还会不会表白?”

叶景琰握住她的肩膀,将她转向甜点屋的方向,“这事你就不操心了,我自己处理好不好?”

“好吧,如果有需求请随时咨询我,我是女孩子,知道女孩子喜欢听什么话。”

“她和你不一样,好了,我办公室还有一大堆文件呢,等会儿你自己回家。”

叶初雪嘟着嘴向甜点屋走去。

一个人安静下来的时侯,叶景琰的嘴角不由自主的弯起来,手里拿着一份季度爆表,眼前却一直是段依瑶的脸,怎么办,她离开还不到十分钟,叶景琰就发觉自己开始想她了。而他也太高估自己的定力,工作完全没法集中。

掏出电话看着上面的电话号码,真的好想打过去,忍了又忍才放下。

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冷静再冷静,认真工作两个小时后再给她打电话,这么想着,叶景琰的专注力拉回了工作上。

外面的天色渐渐转黑,叶景琰快速而完美的处理着每一份文件,他是个今日事今日毕的人,哪怕是通宵。也不可能把今天的工作拖到明天。

不知过了多久,敲门声响起。

“进来。”

叶景琰从一大堆文件中抬头,看到赵璇进来。

“叶总,我订了餐,您休息会儿吃点饭吧。”赵璇温柔的说。

叶景琰目光又回到文件上,淡淡的说,“不用了,我不饿。”

赵璇早就喜欢了这种拒绝,不屈不挠的说,“叶总,这些文件我现在一整理……”

“不用,明天早上整理不迟。太晚了。你回去吧。”叶景琰的态度还算和善,因为他今天心情好。

“才八点多,左右回去也没有事,还不如帮您……”

“八点多了?”叶景琰打断她的话,忙拿起手边的手机,上面显示的时间是晚上八点二十。

“叶总,你还有什么安排吗?”赵璇问。

“你出去吧,我这边没什么事。”

原本满怀期待的赵璇瞬间就懵了,不敢再滞留,转身慢慢走出去,闭上门的时侯听到叶景琰说,“你到了吗?我刚一直在忙……”

那声音。是她从未听过的温柔。

是那个女人……他如此紧张时间,居然只是为了给那个女人打电话?

赵璇双手紧握在一起,她不能再等下去了,再等,叶景琰的魂都被她勾引走了,自己还有什么机会?

可是,该怎么办呢?她要好好想想。

办公室里,叶景琰柔柔的说着话,“……还没有吃,快饿死了……我处理完工作就去,你不是说了吗,让我好好工作……好吧。你先去忙,拜拜。”

哎,也就只有她能挂自己电话了。

苦笑着摇摇头,叶景琰继续工作。

所有的文件都处理完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叶景琰伸伸酸痛的胳膊,稍微闭目养神了会儿,拿起手机和车钥匙起身回家。

随手关上办公室的门,叶景琰走向电梯的时侯,发现秘书处的灯还亮着。

这么晚了,谁还在里面?

走过去一看,楚轩正在看电脑上的什么。他敲敲门,女人惊吓般的抬头,看到是他才笑了笑说,“叶总。”

“你怎么还没有走?”

“我怕您有什么吩咐,就一直等着。”赵璇乖巧的说。

“哦,那你现在可以下班了。”叶景琰转身离开,赵璇以最快的速度拿包关电脑关灯,疾步追上去,在电梯门还没有关上的时侯,挤了进去。

“对不起叶总,我能乘您的电梯下去吗?另一台上来还有点时间……”

“嗯。”叶景琰淡淡的回应。

赵璇心中偷偷的笑,她都进来了,难道还赶出去?瞄了眼神色淡漠的总裁,暗吸口气说,“叶总,我想多学点财务方面的知识,您能推荐一些书给我吗?”

“学财务?为什么?”

“多学一点总没有错,万一以后用的上呢?”赵璇说着早就准备好的理由。

“你可以问财务部,我对这方面了解的很少。”叶景琰推辞,暂时遗忘他的大学专业是什么。

赵璇碰了一鼻子灰,她之所以选择这个话题,是因为了解到叶景琰大学的一门学科就是财务管理,可现在……

“多谢叶总,我明天就去咨询一下。”赵璇语气中听不出一点失落。

到了一楼。赵璇出电梯,叶景琰则继续下负一层的地下停车场,今天他要亲自开车回家了。

一出了公司大门,赵璇就拼命向叶景琰必经之路的公交车站跑去,深夜的街道车很少,更不要提等车人。

眼看叶景琰的车缓缓开近,赵璇做出要看公交车的样子,如她所料,车子在她跟前停了下来。

叶景琰老早就看到她了,原本他想直接开过去的,但绅士的品格让他停下了车,他是赵璇的上司。这深更半夜的,万一她出点事怎么办?

“上车吧,我送你回去,女孩子这么晚不安全。”叶景琰摇下车窗淡淡的说道。

“谢谢叶总。”赵璇径直拉开副驾驶的位子坐了进去。

叶景琰剑眉微皱,却也没有说什么。

“谢谢你,这会儿通宵公交车是挺不好等的。”赵璇上了车后再次道谢。

“你住在哪里?!”

赵璇报了个地址,叶景琰一听,正好顺路。

车里的气氛很沉默,叶景琰没有想要聊天的意思,他忙碌了一天已经很疲倦了。

可是赵璇怎么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叶总,我听说今天那位段小姐来找你了。”

“嗯。”

“大家都说她长得又漂亮又有气质。还是个女军官呢。”赵璇假装称赞,她现在的首要目的是打消叶景琰对她的戒备,自从上次给他送过一次早餐后,他就对自己很冷漠。

果然,叶景琰脸上的线条柔和了许多,嘴角带上了浅浅的笑意,笑着说,“她很好。”

好得不得了……

赵璇的心被藤蔓紧紧缠着,可还要假装微笑,“叶总,方不方便说您和她是怎么认识的呢?”

“我们从小就认识了,在幼儿园的时侯。”叶景琰一提起段依瑶。话都多了起来。

赵璇愣了一下,幼儿园?!

这也太久了吧,比她认识叶景琰的时间还要长。

“哇,那叶总和女军官是真正的青梅竹马呢。你们会结婚吗?”

叶景琰沉默了片刻,语气坚定的说,“我们会结婚的。”

“那女军官会退伍吗?不然你们结婚了怎么办?”赵璇暗戳戳的问道。

叶景琰冷不防被问住了,让段依瑶退伍?那怎么可能?他只说了一句女孩子身上有疤不好看,就被她训斥了一顿,让她退伍,呵呵,那被放弃的人一定是他。

“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叶景琰一句话结束了谈话。

赵璇偷瞄了眼他的脸色,好了。她不能再说下去了,再说就要被赶下车了。只要让他意识到两个人之间的隔阂就够了。

回到叶家别墅时,已经过了十二点多,洗了个澡冲了凉,躺在床上,叶景琰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

第二天,叶景琰下楼吃早餐的时侯,爸爸妈妈和妹妹已经坐在餐厅了。

看妹妹那一脸的笑意,就知道昨天的事情父母已经知道了。

“恭喜你啊,多年夙愿达成了。”叶少辰笑眯眯的恭喜他。

“谢谢了,不过这件事你们千万谁都别掺合啊。”叶景琰瞪了妹妹一眼,提前申明道。

叶少辰不屑一顾。撇了撇嘴,“嘁,我和你妈可没有那么多闲时间,不过我听如意说,那姑娘对你似乎没有那个意思啊,你可要好好掂量着啊!”

想到这里叶景琰就有些沮丧,不过他还是耸了耸肩,坦白承认道,“对啊,那又有什么关系?我可以追她呀,慢慢来,我们俩现在的感情总好过你和我妈当年。哼!”

“啊,嘿,你这臭小子,翅膀长硬了啊,敢拿你爸开玩笑!”叶少辰被揭了老底,很不爽的说。

叶景琰却笑眯眯的,一点都不怕他,反而对慕薇薇说,“妈,你当年要是狠下心带着我离开多好,咱两一定会过的像神仙一样潇洒,那小日子多舒服啊!”

“你们要是走了,那我怎么办?岂不是就没有我了?”叶初雪听罢,气呼呼的说。

“对啊,要你干什么?麻烦鬼。”叶景琰笑着打击她。

话音刚落,一杯牛奶就腾空而起,直奔叶景琰而来,叶景琰也不是吃素的,硬是将牛奶杯停在自己面前。

“说话就说话,动手干什么?想打架啊!”

几个包子也飞了过来,夹杂着叶初雪的笑声,“看你不爽啊,让你说我是麻烦鬼。”

叶景琰敌不过,连忙弃桌而逃,一边跑一边说,“叶初雪,你就仗着功力比我高深,有本事别用超能力啊。”

“你不就仗着比我大两岁吗,还不是一样打不过我,哼。”叶初雪很是得意。

一时之间,餐厅里叶景琰在前面跑,牛奶包子面包还有一碗粥还有筷子等像是长了翅膀和眼睛一样在后面追。

“道不道歉?!”叶初雪轻松的指挥着她的武器,笑吟吟的问。

叶景琰撇嘴,“不道歉,谁让你嘴快告诉爸妈依瑶的事情的。”

“我愿意,我喜欢。我高兴,你管得着吗?”

兄妹二人在闹腾,这样的把戏叶少辰和慕薇薇看了无数次,早就没有了兴趣,只顾吃自己的饭,等会儿他们还要去S市,听说萧家父母回来了,在萧家养病,作为几个人唯一还在世的长辈,他们是应该去看看。

兄妹二人的战斗最后还是以叶景琰的道歉,叶初雪的胜利告终。

“玩归玩,我们当然不会干预你的事情,但是我要提醒你,段依瑶是军人,她是属于国家的,所以注定不会经常和你在一起,这点你要考虑清楚。长时间的异地恋并不是每个人都适用。”叶少辰认真的说。

“爸,如果她答应和我在一起,我一定会尊重她的选择,对她不离不弃。再说她总有退伍的那一天。”叶景琰信心满满的笑道。

慕薇薇赞赏的看着儿子,“挺好,男孩子就该如此。妈妈支持你。”

“多谢妈妈。”

“要我说,小姐姐不一定能看的上你,她没准想要嫁个将军。门当户对……”

“你找打是不是?”叶景琰飞了一个刀眼。

“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啊……嗳嗳,你别动手啊……”

接下来的几日果然如段依瑶所说,叶景琰怕打扰她的训练,一般都是早晨或者晚上才发信息,结果信息就是乘坐了绿皮火车,隔好几天才会被回过来,上面也只有寥寥数语,我这几天在忙。

叶景琰看着迟到的信息欲哭无泪,他有什么办法?好想听听她的声音,叶景琰在收到短信的时侯立刻拨打过去,有时能接上,有时则被直接挂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