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7章:我来相亲的/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以前不知道她的消息,叶景琰牵挂惦记,现在知道她就在A市的某一处,想见却见不到人,叶景琰的心像是被猫抓般难受。

和他一样难受的还有段依瑶。不过原因不同,她是因为段老爷子的催婚。原本借着让她训练新人的机会,给她放假让她出来好好玩,没准还能找个男朋友,没想到这丫头是一根筋,实打实的训练一点也不放松,也不偷懒,这可让段老爷子的好意付之东流。

自己女儿眼看就28了还没有对象,哪个做父母的不着急?段老爷子也有过想法给她在部队里找一个,奈何这些人都是女儿的手下败将,他都看不上,女儿又怎么会看上呢?

段首长觉得,还是要跳出部队这个圈子,找一个普通人,没准这事就成了。

“我有个老战友的儿子,在A市的市政府上班,听说人很正派,也很有文化,你明天去见见。”

段依瑶听着头都大了,“爸。我明天还忙着呢。”

“忙什么忙?训练计划在那放着,让他们自己去训练,你回来验收成果就行了。不许犟嘴。”段老爷子最后的语气很严肃。

段依瑶默默的翻了个白眼,“哦,知道了。”

“还有,明天上午去A市给你买几件女孩子的衣服,穿着军装去相亲,我怕吓到人家。”

段依瑶继续翻白眼,“爸,我就是个兵,穿军装很正常吧,如果穿军装都能被吓到,那他也太胆小了。”

“嘿!我说你这丫头不和我抬扛就嘴痒痒是吧,让你买就买,怎么那么多废话?”

“啊,知道了知道了。”

“你要是不给我好好对待这件事,回来看我怎么收拾你。这是军令。”

“是,首长!”段依瑶本能的站直挺胸抬头,只差敬礼了。

挂断老爷子的电话,段依瑶把自己甩在床上,哀嚎一声,这还让不让活了?才28岁而已,老爸到底在急什么?

还要买衣服?难道他不知道,自从上了军校她就再也没有买过女装了吗?

烦躁了一小会儿,猛然想起A市的好朋友,雾霾瞬间消散,对呀,明天可以让他陪自己去,他的眼光好。

想到此,段依瑶翻出叶景琰的手机号码拨打过去。

此时,叶景琰正在和公司所有高层聚餐,看到手机来电,还以为眼花出现幻觉,确认是她之后,抓起手机招呼都没有打,直接出了包间。

“喂?依瑶。”

“现在有时间吗?我跟你说件事。”

“现在很闲。你说。”叶景琰睁眼说瞎话。

“我明天上去进趟城,你陪我去买几件衣服。”

“好啊,”叶景琰一口答应,这是他巴不得的事情,不过又有些疑惑,“你怎么突然想起买衣服?”

“哎,一言难尽啊,明天见面再说吧。”段依瑶听到电话那头若隐若现的音乐声,笑着问,“你在外面玩呢?”

“没有,和公司的几个经理吃饭。”叶景琰如实汇报。

“那你去吃饭吧,我明天到A市了和你联系。”

“好。”

挂了电话。叶景琰还觉得这件事不真实,盯着手机上的号码嗤笑了半分钟,才眉眼带笑的进了包房。

众人看他一副笑里含春的模样,打趣道,“肯定是哪位佳人约了叶总,居然笑的如此春心荡漾。”

“咱叶总可是A市乃至全国最抢手的青年才俊,这个年纪当然要好好享受生活……”

“说得对,我们这些老家伙只有眼红的份。”

打趣叶景琰基本上大都是公司的元老,好几个都是叶少辰亲自扶持上来的,对叶景琰没有那么多的顾及,说话也随意很多。

叶景琰很是谦虚的说,“各位就不要拿我开玩笑了。陈总,明天市里的那个会我就不去了,你替我去。”

“这不妥吧,市里点名让你去的。”陈总有些迟疑。

“让我去还不是表态,你去替我传达一下意思就行了。”

“这……好吧。”

现在的叶皇已经不是二十年前的叶皇,A市这块蛋糕早就吃光了,如今全国各地,乃至美国欧洲都能看到叶皇集团的身影。因此,叶景琰说话也硬气了,想不去就不去,市里也不能奈他何,要知道叶皇可是A市的纳税大户,同时养着A市数万人的生计。

这天晚上大家看叶景琰的心思跑了,也无意再聚下去,于是不到十点就散了场子。

回到家,叶景琰就钻进衣帽间找明天穿的衣服。

西转,太正式太拘谨,逛街不适合。

衬衣,感觉是去开会,也不适合。

挑来拣去,叶景琰觉得这一屋子的衣服没有适合明天穿的,要不自己也买几身?

正在找衣服,叶初雪光着脚穿着长款睡衣敷着面膜溜达进来了。

“哎呦,你干嘛?吓死我了。”叶景琰冷不丁看到一张黑脸,吓得直接坐在地上。

“我还想问你呢,”叶初雪指着满地的狼藉,口齿不清的说,“你这是干嘛呢?”

“找衣服。”

叶初雪用脚挑起一件价值上千元的衬衣,“这不是衣服?”

“别捣乱。”

叶初雪闲着也是闲着,凑热闹的问,“你找什么衣服?我帮你。”

叶景琰抬头,看了她几秒说,“依瑶明天来A市,我要陪她去逛。”

“咳咳咳……”叶初雪被哥哥纯情的眼神震得干咳起来,一把揭了脸上的面膜,一边咳一边笑,坐在他旁边道,“哥,你拿错剧本了吧,都说女为悦己者容,你怎么反过来了?”

“不帮忙就赶紧走,我还忙着呢。”叶景琰就知道这丫头嘴里没什么好话。小时候白疼她了。

“没说不帮忙啊,”叶初雪在他宽大的衣柜里面看了看,指着一间白色T恤说,“约会嘛,就穿的青春活波一点,天这么热,一件白T恤一套浅色牛仔裤。多青春。”

叶景琰不确定的问,“你……确定?”

“当然了,妹妹能坑你吗?”叶初雪抻着他的肩膀起来,“大多数人挑好看的衣服,是为了提升自己的颜值和气质,你这两条都有了,就算是披个床单,别人也会说这是时尚。”

叶景琰苦笑,“难得听你夸我。”

“笑话,我叶初雪的哥哥能差到哪里去?”话刚说完,叶初雪感觉到身后一只鞋子飞过来,身子敏捷的一躲。一只皮鞋掉在地上。

“真是好心没好报,”叶初雪趴在更衣室的门口,伸出一个脑袋问,“哥,你有没有跟小姐姐说过你有超能力的事情?”

叶景琰眼神一暗,“没有。”

“我觉得,这事你还是提前跟小姐姐说清楚,人家有知情权,不要等你把小姐姐骗到手了再说,万一小姐姐无法接受,到时候你们两个人都痛苦。”

叶景琰第一次觉得妹妹说的话在理,点点头说。“我知道了。”

叶初雪又恢复笑嘻嘻的样子,“哥,你穿什么都好看,真的。”

叶景琰挥挥手,示意她可以退下了。

晚上,叶景琰久久难以入睡,到底该如何开这个口呢?说了之后,她能不能接受?会不会把自己当成妖魔怪兽?

脑海中全是这些问题,直到后半夜才迷迷糊糊睡去。

早晨,听从妹妹的建议,叶景琰穿了件看似简单却很有质感和时尚感的白色T恤,一条磨白牛仔裤,一双白色板鞋。

正在吃饭的叶少辰夫妇看到儿子均是愣了一下。

“你穿成这样……”

“我今天不去公司,有点私事。”叶景琰的耳根慢慢红了。

慕薇薇眼中全是星星,“好看好看,你啊,平时就应该多穿休闲装,显年轻,你才27,不要老穿西装都老气了。”

“知道了妈妈。”

叶少辰一眼就看穿了儿子的小心思,淡笑着问,“今天去见段依瑶?”

“爸,你说好不插手的。”叶景琰警惕的说。

“你这么激动干什么?我就问问罢了。时机到了,就带回来吃饭,我和你妈绝对双手赞成。”

“八字还没一瞥了,你们吃吧,我先走了。”叶景琰给嘴里塞了块面包赶紧离开这个八卦之地。

慕薇薇叹口气说,“哎,儿子大了不由娘啊。”

叶少辰在她耳边小声的说,“你还有我,我全都听你的。”

“是吗?”慕薇薇想起昨晚的事情,阴恻恻的问。

“在床上听我的,在床下听你的。”叶少辰忍不住咬了下她粉色的耳垂。

慕薇薇用力将他推开,笑骂道,“为老不尊。”

叶少辰又牛皮糖一样贴上去,“我怎么为老不尊了?你说来听听。”

叶初雪不知什么时侯来到了餐厅。轻咳一声说,“爸妈,我还是个孩子,能照顾一下我的感受吗?”

“25岁的巨婴,你起的好早。”叶少辰带着善意的嘲讽。

叶初雪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撕了一小块面包说,“在你们眼中,我应该永远都是个孩子啊,我哥呢?”

“约会去了。”

“穿的帅吗?”叶初雪好奇的问。

叶少辰一脸的骄傲和得意,“我的儿子,能不帅吗?”

“爸,咱能不自恋吗?”叶初雪平时的爱好之一,就是拆老爸的台。

叶少辰扔过去一个包子,被她妥妥接住,还微笑的说了声,“谢谢。”

十点左右,叶景琰和段依瑶汇合,她依旧穿的是上次的迷彩服,又或者不是,反正在叶景琰眼中没差。

到是段依瑶看到叶景琰时眼前一亮,一上来就说,“奇怪,上次怎么没觉得你这么帅?”

叶景琰听了心里美滋滋的,嘴上却还在谦虚,“可能是……衣服的原因?”

“对了,陪我去买几身衣服。”

两个人汇合的地方就是市中心,叶景琰带着她向最近的大型商场走去,问她,“你怎么想起买衣服了?”

“相亲啊。”

段依瑶的三个字瞬间将叶景琰钉在原地,脑子一片空白,木木的问,“相亲?”

“对啊,老爷子,就是我爸,硬是逼着我来相亲,你说我堂堂一个上校,居然沦落到相亲的地步。”段依瑶说完,发现叶景琰没跟上来,转头去看,他直愣愣的望着她,脸上表情复杂。

“你怎么了?”

“你可以不相亲啊。”叶景琰脱口而出。

段依瑶摊手,“我也不想啊,不过老爷子说这是军令,我不能反抗。”

“可是……”叶景琰很想说我当你男朋友,你就不用相亲了,可是这句话噎在嗓子里怎么都说不出来,他怕吓到她。

段依瑶笑了,“我相亲你着急什么?走吧走吧,先买衣服,我约的是中午十二点半,正好吃饭。”

叶景琰胸口憋了口气,难受的厉害,声音闷闷的说,“你这么好,肯定有大把的人追,为什么还要相亲。”

段依瑶哈哈笑了几声说,“哪有啊,我们部队那些男的,我从小看到大,早就没有感觉了,看谁都是一个样,一次恋爱都没谈过。所以老爷子着急啊,他想或许换个口味,没准儿我就看对眼了,这不让我来相亲了。”

叶景琰听到此话,一边欣喜一边继续难受,欣喜的是段依瑶没有喜欢过谁,难受的当然是她中午的相亲。既然是军令,那就相呗,相了也不一定能成,他有一百种办法让这件事黄了。这是他叶景琰订下的女人,别人休想碰一下。

“那你喜欢什么样子的?”叶景琰踩上手扶电梯。试探着问她。

段依瑶皱眉,“我也不知道,这就是看眼缘吧。”

“眼缘这事儿最难说。”叶景琰想起她的相亲对象,略带醋意的问,“你中午要见的人是谁?”

“老爷子战友的儿子,说是在市政府上班。”

叶景琰眼皮一跳,“叫什么名字?市里局以上的领导我差不多都认识。”

“不是局长什么的,好像是规划局特聘的工程师,叫……”段依瑶想了想说,“哦,叫王弘光,认识吗?”

叶景琰在大脑里仔细搜索了一番,摇头,“没有,没听说过。”

“哎,也不知道长什么样子,万一长得很丑怎么办?我这人还是看些长相的。”

听到这话,叶景琰开始祈祷对方长得其丑无比,最好是惊世骇俗那种。

两人说着话来到了三楼的女装层。

进了一家精品女装店,销售人员立刻迎了上来,看到穿军装的段依瑶愣了一下,随即热情的笑道,“这位女士,想买什么类型的?”

段依瑶把这个艰巨的任务交给叶景琰。“你帮我挑吧,我没有经验。”

“好。”叶景琰满口答应,转了一圈,拎出一件小碎花长裙,不漏胸不漏屁股,很保守的款式。

“这条,取个M码的给她试试。”叶景琰对销售人员说。

“好的,请稍等。”

段依瑶瞅了眼那条裙子,“这个好看?”

“你试试再说。”

“哦。”拿着衣服进换衣间,再出来时,叶景琰的眼睛亮了,她的身材很好。修长健美,胸大腰细,碎花裙子穿在身上,把她所有的优点都显露出来,也很减龄。不过也露出了胳膊上的那道疤痕。

“这件怎么样?”段依瑶不自知的问。

叶景琰暗吸口气,勾唇笑道,“很好看。”

“是吗?”段依瑶低头看了看,“我没有穿过裙子,总觉得怪怪的。”

叶景琰走到她背后,和她一同看向镜子中俏丽的女人,“幸亏没穿过,不然部队里的那些男人岂不是要疯了。”

叶景琰的靠近很自然。段依瑶也没有觉得不适,大咧咧的笑道,“为了部队的安定团结,我以后还是穿军装吧。”

“嗯,你说的对。”叶景琰贪婪的呼吸着她身上的气息,好想就这么伸出手去,圈住她的细腰。

“那这件衣服要还是……”段依瑶扭头,嘴唇堪堪擦过他的脸颊,两个人猛地都僵住。

叶景琰心中翻起惊涛骇浪,她的嘴唇好软啊。

时间像是被静止,两个人目光交织在一起,一个惊讶。一个深情。

还是单纯的段依瑶打破尴尬,后退几步说,“罪过罪过,我怎么占了你便宜。”

叶景琰背在身后的双手紧握住,假装笑道,“占就占了,小时候你也经常占我便宜。”

“是吗?我怎么不记得了?”

“你忘的事情多了,我都帮你记着呢。”以后让你慢慢还。

销售人员适当的打破两人的对话,“这条裙子美女穿着非常合适,需要买下吗?”

“买。”叶景琰一锤定音。

“嗳,这就买了?”段依瑶诧异。

“你总不能一身军装逛街吧,就当便服了。等会看到喜欢的再买。还有这双鞋也要换。正好隔壁就有卖鞋的。”

“好吧。”裙子搭军靴的确很不适合。

叶景琰让销售人员把剪刀拿过来,亲自帮她剪了标签,段依瑶进去把军装整整齐齐叠好放在袋子中,出来付钱。

“多少钱?”

“一万八。”

“多少?”段依瑶以为自己听错了,惊愕的问。

“一万八。”销售人员笑的很温柔。

段依瑶扯着裙子,不禁爆了句粗口,“卧槽,这么贵?我一个月工资啊。”

叶景琰忙安抚她,“我送你的,我来买。”

“不用。”段依瑶拒绝,掏出一张卡给销售员,“我这些年还攒了点钱。买衣服还买得起。就是想不通,一件衣服要一万多,难道是我脱离社会太久了?”

叶景琰听着她的絮叨,觉得很是温暖有趣,“不是你脱离太久,是这条裙子的牌子向来是这个价。”

“是吗?”段依瑶默默的输入密码,心疼的签字,然后拿回自己的卡。

“是的。”

替她提着衣服袋子,两人向旁边的鞋店走去。

知道她不会穿高跟鞋,叶景琰挑了双平底的白色帆布鞋。

“这双挺好看,就是不耐脏,我去趟训练场就成黑色的了。”段依瑶实话实说。

叶景琰苦笑。“你去训练场穿军靴啊。来,我帮你试试。”

段依瑶坐在软位上,叶景琰单膝跪地替她脱鞋,女人抻着下巴看着他的一举一动,突然问,“景琰,你是不是有女朋友啊。”

叶景琰抬起眼皮看了看她,继续脱另一只鞋,“没有啊。”

“那你做这些事好熟练,一眼就看出来我穿多大码的衣服,多大码的鞋子。”

叶景琰笑着解释,“我能看出你穿多大的衣服,是因为我们公司也有女装品牌,鞋子嘛到是一眼就看出来了。”

脱了袜子,叶景琰的心颤了一下,她脚上的皮肤很白,但脚面上却有一道伤痕,一直蔓延到小拇指。

她到底……哪里是没有受过伤的。

咬着牙没有问她伤痕的来历,而是若无其事的帮她穿上帆布鞋,正好合适。

段依瑶将他的一举一动都尽收眼底,心中涌起一股异样的感觉。

突然发现,这个男人不再是以前的小孩子了,而是成长为真正的男人,还是个很温暖很贴心的男人。

要不……

算了,他是自己的小弟,怎么能对他下手呢?

段依瑶命令自己收起了脑海中的邪念。

买了鞋,两人又逛了几家女装店,另段依瑶奇怪的是,这几件衣服都好便宜,但是看质量和款式,明明比第一件都好很多。

“你确定八百块钱?”段依瑶问。

销售人员笑吟吟的点头,“是的女士,您很幸运,我们店正在打折。”

“我看这原价要八千多啊。你们打几折?”

“打一折。”

呃……自己果然好幸运。

麻利的刷了卡走人,生怕销售人员后悔追上来。

叶景琰眼中藏着笑,他怎么能让段依瑶多花钱,剩余的差价自然是他去补齐。

最后一站,叶景琰带着她站在自家的女装店前。

“看上什么尽管拿,我送你。”

“我自己有钱,不拿群众一针一线,这是我军的优良传统。”

“这是我家的店,难道我要赚你的钱不成?”叶景琰很认真的说。

“那也不行,我不能破了我军的传统。”

叶景琰无奈,“那这样,我送你衣服,你中午请我吃饭,这样叫礼尚往来,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怎么样?”

“中午我要相亲啊。”

“你这么多东西怎么拿?你相你的亲,我远远看着,一方面帮你拿东西,一方面还能帮你参考参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