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8章:你要对我负责/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段依瑶考虑了半天,终于松了口说,“好吧。”

销售人员一看是大老板光临,连忙迎上来,“叶总好。”

“嗯,你去忙吧。”叶景琰可不想有人代替他的工作。

“是。”

段依瑶跟着他转了半天,也涨了些眼界,诚心称赞道,“你们店里的衣服比其他店都好看。”

“看看你喜欢哪件?”叶景琰柔情似水的望着她。

段依瑶一眼就看上一套裙装,白色作底,上面印着淡淡的荷花叶,领肩处有一朵暗粉色的荷花,整套衣服透着一股子清爽。

“就这套吧,很漂亮。”

“我妈妈要是听到这话,会很开心的。”

段依瑶惊讶,“为什么?”

“因为这是我妈妈亲自设计的啊。”叶景琰一边说,一边让销售人员拿合适她的尺码。

“你妈妈是设计师?”

“嗯,而且是很有名的设计师,不过她很少设计衣服了,偶尔兴趣来了会设计一套,这就是她的作品。”叶景琰的语气中透着骄傲。

“没想到阿姨这么厉害。”

“去试试。”

换上衣服,段依瑶出来站在镜子前,笑的异常灿烂,衣服很好看。人嘛,也很好看。

“依瑶。”

身后传来一身呼唤,段依瑶回头,“咔嚓”,一张照片定格在他的手机里,眼睛黝黑发亮,嘴角带着浅笑,整个人站在那里,仿佛是夭夭而立的荷花,纯洁中带着高贵。

“我看看,照的好看吗?”段依瑶毫不做作的凑到跟前来,看到照片哈哈笑了,“怎么比我本人还好看。”

“一样好看,”叶景琰柔声说。

“这张照片你可以存着,但不许外传。”

“当然,只有我一个人看。”他怎么舍得让别人看到这么好看的段依瑶。

“那我就穿着这一身去相亲,保证让那个工程师爱上我。”段依瑶抬着下巴,美滋滋的想。

叶景琰懵住,他要的可不是这个结果啊。

“你……想让对方爱上你?”

“这样的话,如果我也喜欢他,就正好,了却老爷子的一桩心事。”

叶景琰暗咬牙,这可不行。看到角落一件颜色很淡的衣服说,“要不试试这套,这件也挺好的。”

哪知段依瑶直接拒绝,“不用,我就喜欢这件。时间不早了,我们去约好的地方吧。”

叶景琰看着她纤细的背影,那叫一个郁闷。挡又不住,只好提着东西跟上去。

约定的见面地点是附近的一家中餐馆。

还差五分钟,段依瑶和叶景琰踏进了中餐馆。

“应该没到吧。”段依瑶敏锐的观察了一番,“我打电话。”

一问,对方说马上就到。

叶景琰帮她找了个显眼的位置,然后自己坐在了她斜侧方的位子,这里能看到相亲对象的脸。

说是马上,段依瑶足足等了十分钟才看到一个男人急匆匆走进来。她的直觉告诉自己,就是这个男人。

看他低头打电话,果然下一秒,段依瑶的手机响起来。

寻着手机铃声,男子看到了段依瑶,坐在斜侧方的叶景琰明显看到他眼中闪过惊喜。

嘁,以貌取人的家伙。叶景琰在心里暗暗吐槽。

因为职业属性,段依瑶很遵守时间规定,在她看来,迟一分钟都有可能延误战机,迟五分钟,早就全军覆灭了。

所以。第一印象,先减五分。

虽然这个男人看上去气宇轩昂仪表堂堂,但是迟到不能忍。

“你好,我是王弘光。”

段依瑶起身,轻握了一下他的手就松开,“你好,我是段依瑶,请坐。”

两人落座,王弘光叫来服务员点餐,逛了一早上段依瑶很饿了,他谦让了一下,她也没客气。点了两道又荤又辣的菜,王弘光的眉毛微动,点了两道清淡的素菜。

“听我爸爸说,你已经是上校了,很厉害。”王弘光一上来就夸她。

段依瑶很礼貌的笑,谦虚的说,“哪里,我的目标是上将,就是不知能不能实现这个愿望。”

“你还要继续当兵?”王弘光惊讶的问。

“当然了,我不当兵干什么?”

王弘光怔住,“我以为你相亲,是因为要退伍了。”

段依瑶的表情变得严肃,“我是军人,不会因为任何事情改变这一事实。”

“可你总要结婚啊,结婚了怎么办?”

“结婚就结婚啊,怎么?照你的意思,军人还不能结婚了?”段依瑶淡笑的眸子中带着尖锐的光,看的对方浑身不舒服。

王弘光发觉谈话的氛围有些紧张,立刻缓和气氛道,“没有,请你不要误解,我爸爸就是军人,我是很尊重军人的,只是想要了解一下。”

“哦。”段依瑶瞬间就对他没有了兴趣,这个男人长得还相貌堂堂,怎么思想这么保守,还以为女人结婚就要回归家庭?

叶景琰觉得今天自己来很正确,很直观地了解了段依瑶的想法,他表示自己完全能接受。只要能和段依瑶在一起,什么样的方式都可以。毕竟,以他的本领,时间地点都不是问题。

及时到来的服务员打破了两个人的尴尬。

麻辣香锅和辣椒炒肉一上来,段依瑶就开始流口水,很豪爽的说,“吃吧,不用客气。”

她走到哪里都是这副做派,哪怕在场有多大的官,饿的时侯该吃就吃,反正她有真本事,别人也不能拿她怎么样。

相反,王弘光是个很讲究礼节的人,一面感概她的爽快,一边暗地吐槽她的粗俗。还有,他从不吃辣菜,尤其是这种又荤又辣的,出于礼节,对方又是爸爸老首长的女儿,他还是强撑着欢笑。

“段……女士。你很能吃辣啊。”他干巴巴的笑,笑完就猛打了个喷嚏。

段依瑶看着他点的一道香菇青菜和红烧茄子,一下子就了然了,“你不能吃辣?”

“嗯,不能吃……阿嘁——”

“那怎么办?我是无辣不欢的。”

王弘光抽了张面纸擦擦辣出来的眼泪,抱着一丝希望问,“如果段小姐和我结婚后,能不能为了我放弃辣椒?”

“不可能。”段依瑶断然拒绝。

王弘光继续劝说,“吃辣椒对肠胃不好,尤其是女孩子,吃辣椒容易长痘痘。”

“我肠胃很好,而且也不长痘痘。”段依瑶对他没好感了。说话也很不直接。

王弘光懵住,都忘记了打喷嚏。

他从未见过如此直来直往的姑娘。

段依瑶吃了会儿,见他还看自己,不由的放下筷子,开门见山的说,“既然是来相亲,总要相出个结果,我们回去也好交待。第一,我不喜欢迟到的人,不论是男人还是女人。第二,当兵是我一辈子要做的事情,除非有天国家不再需要我。第三。我喜欢大荤大辣的食物。综上所述,我们的相亲到此结束,如果你不介意,可以坐下把饭吃完,如果你受不了,现在就可以离开了。”

王弘光又愣了半分钟,明白过来段依瑶的话之后,脸上的表情变得很不好,“对不起,我看,我还是先走吧。再见。”

“再见。”

看着王弘光灰溜溜逃离的身影,叶景琰差点大笑起来,没想到段依瑶怼起人来也是非常的可爱。

起身坐在刚才王弘光的位子上,让服务员换了副碗筷,又加了两道川菜,叶景琰这才发现,段依瑶的情绪有些低落。

“怎么了?不是你没看上他嘛,你怎么还心情不好了?”叶景琰忙问。

段依瑶幽幽的叹口气,“可惜了我这身衣服,而且,老爷子又要训我了。”

叶景琰放在桌下的两只手紧紧握住,汗出了一层又一层,最后他还是鼓足勇气,坚定的说,“依瑶,刚才你那三条我都能做到。”

正在吃鸡块的段依瑶俨然没有反映过来他在说什么,问,“什么三条?”

“就是,你刚对他说的那一二三,我都能做的,就算你还有四五六,我也能做到。”叶景琰直视着她的亮晶晶的眼眸,心都快要提到嗓子眼了。

就算是个白痴,也知道叶景琰的话是什么意思,更不要说段依瑶是个头脑非常聪明的女上校。

只是,她没有想到。一直充当弟弟角色的叶景琰会在中餐馆对她表白。

震惊过后,段依瑶认真的说,“景琰,你不用替我解围,我可以……”

“不,不是为了你,是为了我。”叶景琰豁出去了,坦白自己的心迹,“小时候我们可能不懂什么是喜欢,但是我就是单纯的喜欢和你在一起,慢慢长大了,我就等着你给我写信,哪怕就两句话我也会看好几天。你送给我的照片,我一直带着,不论去上大学去国外留学还是去非洲玩。我以为自己只是念旧,可是重新见到你的瞬间,我就知道自己爱上你了,这种爱早就成了习惯,根植在我的骨血中,生根发芽,如今长成参天大树。”

段依瑶从未听过这么多情话,心里的那根弦被他轻轻撩拨。

“我们在幼儿园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说,我是你的人,这句话我一直记着,也一直在等你,所以你要对我负责。”

最后一句直接砸进段依瑶的心中,激起千层浪。

四目相对,两个人就这么直直的看着,也不说话,就连服务员走过来什么都没说放下菜就退了下去。

“我说了这么多,你倒是给句话啊。”叶景琰率先开口,他都快要急死了,冷汗出了一层又一层。

段依瑶张了张嘴说,“你……你……”你了半天憋出一句,“可是我比你大呀。”

“只大几个月而已。”

“可是……我不会因为你退伍的。”

“我知道,我会支持你,你想当多久的兵我都支持你。”

段依瑶眼眶一酸,他前面说了那么多,都不及这一句动人。

“你这来的太突然了,你让我考虑一下。”段依瑶不想在如此冲动的情况下做出决定,她现在需要冷静。

听到这个答案,叶景琰大大送了口气,她没有拒绝就好。

接下来,两个人一句话都没有说,都默默的吃着自己的饭,但是菜是什么味道,都没有多少感觉。

吃完,叶景琰去结了账,拎起大包小包跟着段依瑶出了门。他知道她还在懵逼状态,要不然不会让自己结账。

一条街,两条街,三条街……

跟着她走了五条街,段依瑶终于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抬头看着他,眼中还带着疑惑,“我想不通,你为什么会喜欢我呢?”

叶景琰顿时垮掉,原来她严肃的走了这么久,就在想这件事?

“喜欢上你很简单,你是个非常优秀的人,如果你想让我说出哪几点,我想你的全部我都喜欢。”

段依瑶眼角终于带上了笑意,调侃他,“景琰,你这么会说情话,是不是交过很多女朋友?”

“一个都没有,我一直在等你出现。”叶景琰深深的望着她的眼眸,眼中全是真诚。

“真的?”

“我敢对天发誓。”

段依瑶按下他竖起的手指,“不用,我相信你。”顿了顿她说,“你要知道。如果我们在一起,很长时间都处于聚少离多的情况。”

“我知道。”

“你要知道,我随时可能面临各种危险,丢下你一个人。而且,你也不可能知道我在哪里。”

叶景琰心中一紧,却依旧坚定的说,“我知道。”

“你要知道,我不是什么善良之辈,如果你有一天背叛我,我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叶景琰灿然一笑,“我知道。”

“笑什么笑?我说的是真话。”段依瑶很不爽的说。

“我知道。”

段依瑶恨不得踩他两脚,“你除了这三个字,不会说其他的了吗?”

叶景琰现在好想张开双手抱住她,但在这之前,他还有件事要说。

“依瑶,在你回答我的问题之前,我有件事要跟你坦白。之后,你再想要不要答应我。”叶景琰异常的认真。

“什么事?”

“你跟我来。”

叶景琰朝旁边一个快捷酒店走去,段依瑶一把拉住他,惊恐的问,“你干什么?”

“我要说的这件事需要一个安静空间,这里太嘈杂了。”

段依瑶疑惑,什么事需要进酒店开房说?该不会……他身上有什么缺陷吧。

“开两间房,相邻的。谢谢。”

叶景琰和段依瑶来到其中一间房,他放下手中所有的东西,郑重其事的对她说,“我说的这件事,是我的秘密,也是我们家的秘密,这个世上只有我们最亲近的人才知道这件事。”

“到底什么事情,神神秘秘的。”

叶景琰静了会儿,双手一抬,放在地上的五六个袋子全都飞了起来……

段依瑶不敢相信的长大了嘴巴,袋子……怎么会飞起来……还在空中转圈?

然后,她眨了下眼睛。叶景琰就凭空消失了,段依瑶还伸手在他站过的地方摸了摸,什么都没有。

“景琰?”

几秒种后,她身后出现声音,“我在这里。”

段依瑶猛地回头,叶景琰漂浮在空中,接着缓缓飞到她跟前,真的是……飞过来……

段依瑶觉得,她的三观快要被颠覆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段依瑶万分惊讶的问,她也算是见过大场面的,但如此灵异或者神奇的事情还是第一次见。

叶景琰预料到了她的反应,很淡定的解释。“我只是比你们多一些超能力而已,除此之外,和你们一般无二,受了伤也会疼也会流血,被枪打中要害也会死,就是这样。”

段依瑶小心的伸出手捏了捏他的胳膊,是真实存在的,可是她怎么觉得跟做梦一样。

“我的娘耶,这世界太疯狂了,”段依瑶退后两步坐在床上,紧盯着叶景琰说,“你先别说话。这事太离奇了,让我好好冷静冷静。”

叶景琰沉默了片刻说,“那你好好想想,我先走了。”

“你去哪里?”段依瑶忙问。

叶景琰指了隔壁的房间,“我就在隔壁,你想好了告诉我一声。。”

“哦,好。”段依瑶点点头。

叶景琰走到门口出去,其实他完全可以穿墙而过,但是为了安全期间,还是像正常人一样走门比较好。这酒店的走廊里到处都是监控。

听到门“吧嗒”关上,段依瑶才仰面朝天倒在宽大的床上。

天呐,世界上居然真的存在拥有超能力的人。而且她还认识,太太太太牛逼了。一想到此,段依瑶翻个身头枕着胳膊,双腿恨不得在半空踢几下。

激动之后,段依瑶又非常欣慰,还好拥有如此强大力量的人是心底善良的,如果他存心作恶,危害社会,那才是真正的恐怖。

不行,她绝对不能让叶景琰站在她的对立面,那么,还是把他收了吧。万一自己拒绝了他。他万念俱灰做出什么事情来,她就是罪人了。况且,她觉得自己对这个男人还是心存喜欢的。

另一个房间里,叶景琰坐立不安,他不知道段依瑶会做出什么样的决定,但是他把这件隐秘之极的事情告诉她,是因为对她绝对的信任。

时间忽然变得异常缓慢,像是蜗牛在爬,叶景琰不停的看表,才过了五分钟……

打开电视机,调到经常看的新闻频道,叶景琰试图用这个方式来消耗时间。可是他却发现根本就没有用,他集中不了精神,眼前全是她的脸,此刻,他的脑子乱急了。甚至开始幻想,如果段依瑶答应做他的女朋友了,他今后要如何对她好。

但如果她不答应呢?叶景琰短暂的低落后又坚定信念,只要她不结婚,自己就一定会追她到天涯海角。

嗯,就这么办了。

反正这辈子她是他的,逃也逃不掉。

又过了五分钟,手机没有响,门也没有响。

要想这么久吗?叶景琰有些慌了,老实说,他对段依瑶的答案还是很有信心的。可时间越长,说明她的纠结越多,那么不答应的机率就越大。

趴在墙上听了听那边的动静,没有任何声音。叶景琰失落又焦虑的回到电视机前,盘腿坐在床上,眼睛直直的盯着电视画面。

一分又一分……

都说度日如年,叶景琰觉得他现在就是度分如年。

一分一秒,半个小时都过去了,段依瑶还是没有给他任何消息,他都快要怀疑自己的手机坏了,或者是她在那边睡着了。

要不要过去看看?叶景琰想。

还是算了,她说要冷静的,这毕竟不是小事,他们两个都是慎重的人,一旦确立关系,那可都是奔着一辈子去的,马虎不得。

再等等吧,再等十分钟,如果她还没有信息,就当面去问。

就这么安慰着自己,数着手腕上的时间过了十分钟后,叶景琰再也等不住了,处于礼貌和尊重,他出门,然后去敲对方的门。

“咚咚咚——”

没有人来开,难道真的睡着了?

“咚咚咚咚——”叶景琰手指上用了几分力道,等了等,还是没有人开。

皱眉迟疑片刻,他掏出手机拨通了她的号码,结果话筒里传来关机的提示音。

手机没电了?叶景琰不由的纳闷。

又敲了几下没有得到回应后,回到了自己房间。

喜欢的姑娘就在隔壁,叶景琰站在墙跟前思虑良久,冒着被她责骂的风险,穿梭进了隔壁房间。

但是看到眼前的情景时。他呆住了。

因为房间里空无一人,只有上午买的一大推衣服。

“依瑶?”叶景琰轻唤了一声,带着胆怯和脆弱,空气中无人回应他。

叶景琰的脑子“嗡嗡”作响,不敢相信这个结果,神色木讷的打开卫生间的门,没有人。又来到床前,翻了翻几个购物袋,除了她换下来的军装和军靴不见了,其它的东西都在。

灵魂像是被抽走了,叶景琰双目空洞,呆若木鸡般瘫坐在床上,他不敢相信这个既定的事实,那就是,她走了。

而且不打一声招呼,完全拒绝接受自己。

她是害怕了?!

所以逃走了?!

一想到这个结果,叶景琰心痛的都快难以呼吸了。

是自己看错了她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