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9章:从今以后,失去她了/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她害怕是应该的,不是所有人都会接受一个怪胎般的自己。

从今天往后,自己怕是再也见不到她了吧。

不过他一点都不后悔自己今天的告白,他们见面的时间本就不多,如果这次不说,他怕自己下次相遇的时侯,她手里不知会挽着哪个男人的手,对他说,“景琰,这是我男朋友。”

一边心痛,一边安慰自己,同时说服自己原谅她。

不是她的错,她不接受,她离开,这都是应该的,这是她的权力。

反正……反正两个人的感情并没有多深,她对自己还停留在朋友阶段,这样,也算是快刀斩乱麻吧。

窝在床上,叶景琰浑身无力,眼睛干的发涩,一滴泪却还是忍不住滑落,滴入纯白的被子上。

后面发生了什么。叶景琰的脑子一片混沌,他不知道自己怎么走出的房间,不知道如何回的家,不知道什么时侯躺在了熟悉的床上。

他累极了,闭上眼睛,就那么睡了。

楼下客厅。

叶少辰,慕薇薇以及女儿叶初雪团团坐着,表情都很担忧。

“哎,平安的情劫到了。”慕薇薇无奈的说。

叶初雪嘟着嘴不服气的说,“小姐姐怎么会没有看上哥哥呢?哥哥这么完美的人设,不论放在哪里都是抢手货呀。”

“傻孩子,每个人的品味不同,择偶标准也不同,我们觉得好的,人家姑娘未必喜欢,或者人家姑娘就想找个和她一样当兵的,这也很正常。”慕薇薇温和的解释。

叶少辰同意妻子的观点,“你妈妈说的对,你哥又不是人民币,怎么可能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同理,你也一样,别以为自己长得漂亮,家世好,又有点小聪明,大家都要喜欢你。等你遇到那个你喜欢,对方却不喜欢你的,就等着哭吧。”

叶初雪郁闷,“爸爸,这不是说哥哥的事吗?你怎么扯上我了?”

“我这是提前给你打预防针,免得你到时候钻牛角尖,做出什么蠢事。”

“嘁,对方要是不喜欢我,我一眼都不会多看他,更不要说喜欢他。”叶初雪信誓旦旦的说。

慕薇薇瞅了眼自己的丈夫,叶少辰厚着脸皮说,“你看我干什么?我从见你第一面就喜欢上你了。这是有据可查的。”

“干嘛这么激动?我又没说什么。”慕薇薇淡笑着回了一句。

叶初雪真是服了这对随时秀恩爱的爸妈,他们的历史真丰富,随便说什么话都能联想到过去。

“呀,坏了,哥哥是不是说了那件事,所以小姐姐才没看上他的?”叶初雪陡然说到。

慕薇薇被她吓了一跳,忙问,“说了什么?”

“就是昨晚,我跟哥哥说,如果他想和小姐姐在一起,就不要隐瞒,把自己的事情说清楚。”叶初雪屁股向外挪了两寸,眼神闪烁的看着爸妈说,“包括他身上的秘密。”

叶少辰和慕薇薇同时愣住,叶初雪哭丧着脸说,“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觉得,不能欺骗对方。”

“那也要等到互相很了解的时侯,熟悉了她的品信才能说的吧。万一她传播出去,我们叶家岂不是要遭殃了?”

“爸,小姐姐不是那样的人吧。”叶初雪有些心虚。

叶少辰冷哼一声说,“平安和她说起来也只有小时候的交情,二十多年没有见。一个人会变成什么样子,我们谁也难以预料。这个世上,多得是用心险恶的人。”

慕薇薇皱眉说,“我相信儿子的眼光,那个姑娘是因为什么拒绝了他,但如果平安把这件事告诉她了,那就说明平安是信任她的。拜托,儿子都27岁了,他有自己的判断。”

听妻子这么说,叶少辰就算是心中有不同意见,也只能保留了。

“要不,我上去看看哥哥,他从下午回来就睡到现在,都睡了七八个小时了。”叶初雪很担心的说。

慕薇薇轻轻的摇头,“不用,让他睡吧,这会儿还能睡着就是好事。”

然而另叶少辰三人没有想到的是,叶景琰这一觉整整睡了三天。

期间他们轮流上去叫过他,都没有喊醒,又把家庭医生叫过来看,医生说,的确是睡着了。

“这可怎么办?三天不吃不喝,身体是吃不消的。”慕薇薇坐在床边,拉着儿子的手,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你别急,我再想想办法。”叶少辰搂着妻子的肩膀安慰。

叶初雪在旁边出搜主意,“要不,泼盆凉水试试,电视剧里都是这么演的。”

“别胡闹。”叶少辰训斥了一句。

叶初雪一边溜达一边又说,“要不,捏住他的鼻子和嘴巴,他呼吸不了,没准会被憋醒的。”

叶少辰没好气的瞪女儿一眼,“能不能正经点?”

“我很正经的。”叶初雪摆出一副认真脸,“反正也没有其它办法,还不如让我试试。”

“如意,你这样捉弄平安,当心他醒过来算账。”叶少辰警告她。

叶初雪不屑的撇撇嘴,“那也要他能抓住我。妈妈,你先让开。”

慕薇薇往后挪了挪,叶初雪的手还没有碰到鼻子,叶景琰虚弱的开口说,“如意,你想谋害亲哥吗?”

“哈哈,醒了?”叶初雪毫无淑女形象的大笑,“你们看,还是我厉害吧。”

慕薇薇激动的凑到跟前,轻声唤着儿子。“平安,你感觉怎么样?”

“妈,我没事。”叶景琰声音干涩,带着沙哑。

“还说没事,你都睡了整整三天了,再不醒,如意就胡来了。”慕薇薇异常心疼。

叶景琰温柔的一笑,“妈,我饿了,我想吃你做的粥。”

“好,妈妈这就去做。”慕薇薇起身去做饭。

叶少辰坐在刚才妻子坐的地方,目光慈爱的望着儿子。“出什么事情了?”

叶景琰目光闪烁,沉默良久才说,“爸,你别问了。”

“好吧,我不问了,有力气的话起来洗个澡,不论多大的事都会过去的,这世上啊,就没有过不去的坎。”

“嗯。我知道了。”

叶少辰拉着女儿的胳膊出门,虽然女儿很不情愿。

叶景琰木木的望着天花板,心痛的感觉似乎很淡了,或许是麻木了吧。

伸手拿过不远处的手机。只剩下最后一丁点电,上面没有一条未接来电,也没有任何短信。

失望再次涌上心头,三天了,足够她想清楚所有事情,她没有任何回应就表明了所有态度。

从今往后,她应该不会来找他了吧。

而他,根本找不到她。

打开相册,第一张就是她的照片,也是唯一的一张。

叶景琰直直的望着,下一秒冲动的想要删除,但指尖停留在删除键上却不忍心按下去。

最后,还是他投降,放下手机的瞬间,“嘀”的一声,手机提示音响起,关机了。

挣扎的从床上爬起来,浑身无力的来到浴室,看着镜子中脸色憔悴胡子拉碴的男人,嘴角露出一丝苦笑。

叶景琰,你拒绝了无数女人,如今也该你尝尝被人拒绝的滋味了。真是活该。

洗澡,刮胡子,换衣服,叶景琰又是那个迷倒千万少女的翩翩佳公子,只是眼中却多了冷漠。

下楼来到餐厅,慕薇薇的粥刚做好。

“慢点吃,小心烫。”慕薇薇细心叮嘱。

饿了三天时间,叶景琰早就腹中空空,略微吹了几下就大勺大勺塞进口中。

眼看一碗热粥见底,慕薇薇又默默的端来一碗放在他手边。

作为母亲,亲眼看孩子吃自己做的饭,应该是最幸福的时侯,然而此时,慕薇薇只有难受。

“平安,出什么事情了。能和妈妈说说吗?”慕薇薇本不想问,但是又怕他憋在心中,受苦的只有他自己。

叶景琰的手顿住,垂眸看着碗里的粥,几秒钟后轻声说,“她不喜欢我。”

短短五个字,却道尽所有酸涩。

努力了这么多年,争取让自己成为万众瞩目的人,事到如今,却吸引不到她的目光。

慕薇薇早就知道是这个结果,幽幽叹口气走到儿子跟前,轻轻的抚摸着他的头发,柔声问,“那你准备怎么办?”

“我不知道,可能,我这辈子都见不到她了吧。”叶景琰前几日还在幻想,如果她不答应自己,自己去死缠烂打,她总有动心的一天。可是如今,他才悲催的发现,只要她不联系他,他根本找不到她,更不要提什么软磨硬泡。

想到此,叶景琰自嘲般的笑笑,悠长的叹口气说,“妈妈,我没事,我会好起来的。”

“嗯,妈妈知道,你是个最坚强的孩子。”

今天,叶景琰没有去公司,吃完饭后就端了个小板凳坐在湖边钓鱼。叶初雪从妈妈那里听到这话后,为了体现对哥哥的关怀,也端了个小板凳去钓鱼。

可是她哪里是钓鱼的性子,只十分钟就待不住,转身跑了。

钓上第三条鱼又扔进去的时侯,叶少辰拿了个请帖过来,坐在叶初雪的小板凳上,“后天你汤叔叔的女儿成人礼,邀请你去参加。”

“不去。”叶景琰想都不想回答说。

“必须去,以前你等着那个姑娘我不催你,现在没有人可等了,你的婚事……”

叶少辰的话还没有说完,叶景琰就扭头看他,“爸——”

叶少辰看儿子眼睛里全是血丝,心软道,“又不是让你现在就结婚,再玩个四五年都行。但是年轻人不能只有工作,多出去交际交际,多交些朋友没有坏处,就当是去散心了。”

叶景琰盯着清澈的湖水,片刻后点点头。

汤家女儿的成人礼办的很是奢华,小姑娘看到叶景琰出现后,大为惊喜,然后就一直腻在他身边,叶景琰想甩都甩不掉。本想冷言训斥几句,但小姑娘只有18岁,又是今天的主角,叶景琰只好由着她。

“景琰哥哥,我以后能去找你玩吗?”汤语薇都快要爬到他身上了,还有叶景琰一只手暗暗的挡着。

“我上班很忙,你能坐好吗?”叶景琰冷声说。

汤语薇直接忽略他的问题,笑嘻嘻的说,“那我可以去你公司实习嘛。”

“我们公司不招在校实习生。”

汤语薇越挫越勇,“那我可以去找你吃饭,或者给你送饭,你中午在哪里吃饭?”

叶景琰快要招架不住这个热情的小姑娘,看到一个熟人忙起身喊道,“南宫晴。”

身穿一身粉红长裙的气质美女转过身,看到他眼前一亮,“叶景琰,好久不见你了。”

叶景琰忙脱离汤语薇走到她跟前。“是啊,好久不见,听说你去留学了,才回来吗?”

“哪里,我一年前就回来了。”南宫家接收到汤语薇嫉妒的目光,再看叶景琰一脸无奈,结合刚才听到的笑话,立刻就清楚了叶景琰的处境,温柔的笑着说,“要去喝一杯吗?我正好有些事情要请教。”

“可以。”叶景琰求之不得。

在汤语薇愤怒的目光中,叶景琰和南宫晴相谈盛欢的离开。

终于清净下来后,叶景琰重重的吐口气,猛灌了一口酒。

“怎么?被佳人缠住脱不了身了?”南宫晴调侃他。

叶景琰苦笑,“现在这些小姑娘真是……一点都不知道什么是矜持。”

南宫晴粲然一笑,“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你还是这么受欢迎。话说,在学校的时侯你就是所有女生们追逐的对象,只可惜你太高冷,大家都不敢行动,只能在私底下动动嘴皮子。”

叶景琰笑着摇头,岔开这个话题,“你一个人来到吗?”

“不是,我又不认识这个汤家大小姐,最近我有个项目在汤总的手上。这不……顺便来打打关。”

“你们南宫家那么厉害,还需要你来打关?”叶景琰随意的说了句。

南宫晴的眼眸暗了一下,语气中带着不屑,“南宫家和我又有什么关系?我们这一支早就被划出南宫家了,再说,还是靠自己本事吃饭踏实些。”

“抱歉,我忘了这件事。”叶景琰不好意思的说。

“没事儿。早就习惯了。”

叶景琰晃着杯中新添的红酒问她,“什么项目,说来听听,没准我也感兴趣。”

“真的?如果你感兴趣,我就不用求着汤总了。”南宫晴眉角飞扬,将她的那个项目大致说了一遍。

叶景琰听了后想了想说。“这个项目前景应该不错,这样吧,你把详细的项目策划书等给我一份,我让公司研究一下,如果研究通过,我就给你投资,这期间可能需要你的团队来叶皇。”

“这个没问题,随叫随到。”南宫晴语气中透着喜悦,“今天真是走运,我还想着刚才搅了汤大小姐的局,这笔投资估计泡汤了,没想到柳暗花明又一村。”

叶景琰淡笑。“千万别高兴太早,我公司那些家伙都挑剔的很,如果他们不通过,我也没有办法。”

“只要你给这个机会就可以,剩下就是我的事情了。”南宫晴从手包里掏出电话,“方便从一下电话号码吗?以后好联系。”

“当然可以。”叶景琰报了串手机号,这是他的工作号,顺便还给了她邮箱。

“等会儿回去我先把电子档发给你,明天早上我亲自把方案送到叶总的案头。”

“嗯,也好。”

两个人谈完正事,又说起这些年留学的经历,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毕竟叶景琰太过瞩目,走到哪里都是焦点。

回到家,叶少辰抬头看了眼他说,“听说你和南宫昊的那个大侄女聊的不错了。”

叶景琰拽下领带,斜斜的躺在沙发上说,“她正在找项目投资人,就多聊了几句。这点破事也值得有人向你专门报告?”

叶少辰正在修一个八音盒,“我才懒得知道你的事,是有人打电话过来问我是不是要和南宫家结亲家,我还一头雾水呢,还以为南宫昊的儿子对如意动了歪心思,就多问了两句。”

“以后这种事你别让我去了。汤叔叔那个女儿快把人烦死了,还好有南宫晴解围。”叶景琰揉了揉鬓角,现在想起那姑娘还脑袋疼。

叶少辰莞尔,絮絮叨叨的说,“这些年南宫晴父亲的那一旁支出了不少事,还好她爸爸心里亮堂把女儿提前送出国了。我听说这丫头回来后很是争气,没要南宫家的一分钱,自己还搞了个小公司,效益也勉强过的去,是块好料。有时候,太过庞大的家族也不是件好事,规矩多。问题太。还是我们叶家好,只有我和你叔叔两人,也都是纯良之人……”

叶景琰听不下去了,打断他的话,“爸,纯良这两个字叔叔能用,你就算了。”

“臭小子,没有我哪来的你?”叶少辰笑骂了一句。

叶景琰不想和他争论这些,瞥了眼他手里的八音盒问,“你修这旧物件干什么?”

“这是你外公以前送给你妈妈的生日礼物,这两天你妈妈老说想外公外婆,还偷偷的抹眼泪。我就想把这八音盒修好,让她开心开心。”叶少辰一边说,一边低头装零件,夕阳透过窗户洒在他身上,温暖又美好。

叶景琰看着两鬓斑白的父亲,就这么随意的坐在地毯上,摆弄着手里的东西,眼神是那么的专注,为的只是博得心爱人一笑。

他的鼻子顿时一酸,这就是爱情的样子了吧,洗尽铅华呈素姿。

年轻时轰轰烈烈,年迈时,温情如水。

不知,段依瑶之后,他该去哪里寻找另一个能让他为之付出一辈子的人。

段依瑶,段依瑶,如果你能爱我该多好?

翌日,叶景琰刚到公司门口,就看到南宫晴抱着厚厚一摞资料站在入口,穿着一身黑色西装,长发竖起来盘在脑后,穿着高跟鞋,腰杆挺得笔直。

突然想起父亲的话,她是块好料。

父亲说的不错。

当人被逼到无处可退时,要么被彻底淘汰,要么奋起反击,显然南宫晴属于后者。

叶景琰尊重这样的人,不论是男人还是女人。

看到叶景琰,南宫晴不好意思的笑道,“对不起,我是不是有些太着急了?”

“没关系,重不重,我帮你?”

“不用,这点重量对我来说小意思。”南宫晴拒绝他的好意,开玩笑,让叶皇的总裁搬资料,她可不想这个项目还没有开始,就被冠上关系户的名头。

“好吧,请跟我来。”

上班,叶景琰就让王秘书把南宫晴领到了专门的项目审核小组,接下来会怎么发展,成与不成,叶景琰都不会参与。

快下班的时侯,审核小组上来汇报,这个项目可行性和前景都不错,就是如果投资的话,是个长线,要投入不少钱。

叶景琰放下手中的文件。郑重其事的说,“钱不是问题,只要项目能赚钱就可以。如果要立项,就把每一个环节论证到位,不要因为是我引荐的就放水,知道吗?”

“这个叶总放心,我们会把好关的。”

“嗯,那就好。”

接连三天,叶景琰都能听到小组汇报上来的消息,儿南宫晴本人除了第一天见过一次之后,就从来没有在他面前出现过,就连中午在员工食堂吃饭也是和自己团队的人坐在一起,短信也没有发一条,仿佛和他根本就不认识。

对此,叶景琰很赞赏,他最怕那种拎不清的人。

至于赵璇,自从她发现叶总休了三天假来之后,整个人变得阴沉了许多,也不在办公室给那个女人打电话,她就断定这两人一定是出了问题,暗地里开心的好几天。

这天傍晚,叶景琰关电脑下电梯,到了大厅遇到了南宫晴。

“看来进展的不错。”叶景琰看她眉眼飞笑,猜测的说。

“这次真是要多谢叶总了。”南宫晴笑道。

“不用谢,项目如果过了,是双方盈利。”叶景琰并肩和她向外走,“怎么剩你一个人了?”

“今天是七夕情人节,我团队的那些小朋友早早就过节去了,可不就剩下我了嘛。”

“七夕?”叶景琰挑眉,他似乎从未过过这个节日,“那你不和朋友去喝一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