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1章:美人计,诱惑他/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再次醒来时,慕薇薇被绑在一个椅子上,黑漆漆的看不清楚周围的环境,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

“啪——”一盏明晃晃的聚光灯在她正对面打开,刺得她眼睛猛地闭上。等适应了强光,她才缓缓睁开眼睛。

这是一间不大的小屋,严严实实,没有一扇窗户。角落里杂七杂八放着东西。

几个穿着黑衣的男人坐在她对面,翘着二郎腿,表情异常的嚣张。其中一个把玩着手中的枪嘲讽道,“我还以为C军的赤焰有多么厉害,不过如此。”

“你们是谁?我们好像没有见过面吧。”段依瑶冷声说。

“没见过面无所谓,”男子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段依瑶跟前,用枪挑起她的下巴,阴柔的笑道,“现在不是见了吗?”

“你们想干什么?”

“既然段上校这么直接,我们也不藏着掖着,很简单,告诉我们C军所有的秘密军事基地,我们就放你走。”

段依瑶哈哈哈仰天大笑,“我段依瑶也不是头一天当兵,你未免太小看我了。”

“看样子,你不想说?”男子冷着脸问。

段依瑶歪着脑袋看着他说。“要不,你让我考虑两天?”

“你想耗时间让人来救你?别妄想了,这个地方没有人能找得到。”男子一眼就看穿了她的心思。

“我不逃,只是C军那么多秘密基地,你要给我点时间好好想想吧。”段依瑶采取迂回战术。

男子目光阴沉的盯着她,“你不是在诓我吧。”

“你不信我的话,那就一枪打死我,免得浪费时间。”段依瑶表情淡定。

这样的事情她曾经遇到过一次,因为是第一次没有经验,非要和对方硬抗,哪次真是掉了半条命,幸好救援人员赶到,否则就一命呜呼了。

这次她可不那么傻,能逃当然要逃,死也要死在战场上,死在这帮小喽喽手中,实在是有损她赤焰的威名。

男子被她将了一军,居然不知道如何是好。杀了她吧,好不容易抓来的,什么情报都没有得到,这就亏大了。但是信她吧,怎么看她都是拿兄弟们玩。

犹豫了半分钟,他只要暂时选择相信她,“两天太长。明天早上是最后期限,否则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没问题,不过既然我已经同意给你们地址,能不能给点饭吃?肚子饿容易头晕,头一晕我就什么都想不起来。”段依瑶开始耍赖皮。

男子瞪了她一眼,恶狠狠的说,“没有饭,什么时侯想出来了才有饭吃。”

段依瑶心中冷笑,到时候怕不是给饭吃,而是给枪子儿了吧。

“没有饭也行,给口水行不行?”

“也没有水!”男子气的一把扭住她的衣领,“段依瑶,你千万别给我耍什么花样,否则……”

段依瑶轻笑,“大哥,我都被你下了药,又绑在这里了,请问,我还能耍什么花样?”

“知道就好。”男子放开她,对两个小弟说,“你们看着她。”

“明白。”

房间剩下段依瑶和小喽喽三人,段依瑶一脸平淡,心里却在想着对策。让她说出秘密基地,那还不如杀了她。

外面没有一丝声音,比山里的夜晚还有安静,空气有些凉意,还有一股发霉的味道,如果没猜测的话,这应该是个地下室。

三个人大眼瞪小眼,互相看着到了晚上,段依瑶的表情变得古怪,她略显尴尬的对两个小弟说,“大哥,我想上厕所。”

“不行。”其中一个说。

“大哥,我说的是真的,都三四个小时了。人总要方便的呀。”段依瑶哭丧着脸。

两人交换了个眼神,其中一人起身出去请示。

几分钟后回来,“我们老大问你想起几个了?说出一个来就让去上厕所。”

妈的,这帮家伙也不蠢啊。

为了观察外面的情况,段依瑶只好说了一处训练基地,当然,只是那种一年半载才会去,而且什么都没有的基地,不过那个地方很偏僻,很少有人知道。

男子一听喜上眉梢,连忙出去汇报。又等了一会儿,男子进来了,身后还多了一个女人。

哈,蠢货估计相信了。

女人嘴里叼着一根烟,烟头忽明忽暗,一上来就用黑布条绑住了她的眼睛,然后解开绑在凳子上的绳子,把她拎起来。

“走吧。”女人声音尖尖的,让人听着很不舒服。

“你不解开我脚上的绳子我怎么走?”而且手还是被绑在后面。

“不会走难道不会跳吗?”说着女人用力推了她一把,段依瑶一个不留神“咚”的栽倒在地。

肩膀撞在水泥地上,生疼。

“哎呦,”段依瑶疼的呻吟,她是个暴脾气扭头骂道,“你TM有病吧。推什么推?”

女人冷笑一声,也不还嘴,对另外两个人说,“把她拉起来,跟着我走。”

然后,段依瑶就被很粗暴的从地上拎起来,像是押犯人一样哑着她绑在身后的肩膀。忍下这口气,段依瑶小步向外跳着,默默在心中数数。

出了门右拐,居然没有上楼梯,又小跳了一段距离,接着左拐,空气中有饭菜的香气,这里不是厨房就是餐厅,再往里面跳了十几下,听到打开门的声音,然后段依瑶闻到了臭味。

到厕所了。

眼睛上的黑布被取下,段依瑶看着屎尿横飞的厕所,差点恶心的吐出来。

“进去。”女人冷声说。

段依瑶皱眉,“有没有干净点的。”

“没有!”

段依瑶无奈,跳一步上去,送她来的两个男人眼睛绿幽幽的盯着她,被她瞪回去,“看什么?没见过女人上厕所啊,转过去。”

或许是段依瑶的气场太强大。两个男人竟不自觉的转过身。

段依瑶是见过大场面的,直直的望着抽烟的女人,“要么你把我手解开,要么你帮我脱。”

女人很吸了一口烟,将烟头扔在地上踩灭,骂了一句,“真TM麻烦。”

段依瑶以为她为了防止自己逃跑,会帮她脱裙子,没想到女人还是个有脾气的,麻利的解了她手上的绳子。

方便完,段依瑶穿上裙子,其实现在她就可以打出去。但在不知道别人火力的情况下,她还是按兵不动的好,没准,一出门就会被打成筛子。

又被绑上手蒙上眼睛,原路带回。

深夜,段依瑶迷迷糊糊刚眯上眼睛,就察觉到一双手摸上了自己胸口,心中泛起恶心,段依瑶幽幽睁开了眼睛。

“你干什么?”她冷冷的问。

眼前的男人正是下午看管她的其中一人,他露出淫贱的笑容,哑着嗓子说,“你说我干什么?”说着。还预备将那只粗糙的大手伸进她的衣领里。

段依瑶怒了,一脑袋撞在他鼻子上,没等他反应过来,背着凳子一轮,刚好砸在他的那只胳膊上,没站稳倒在地上,段依瑶就很不客气的用脚踩了下去。

“啊——”男人痛苦的尖叫划破黑夜的寂静。

很快,不远处传来脚步声,那个带头的男人跑了进来,看段依瑶依旧被绑在椅子上,而奉命看管她的人却满脸是血的倒在地上。

“怎么回事?”男人厉声问。

段依瑶斜着眼睛看他,嘲讽的笑道,“有人管不住他的手,我就替他管了管。”

男子一听就知道出了什么事情,在手下的小腿踢了一脚,“没用的家伙,滚!”

满脸是血的人硬是忍着疼痛,从地上爬起来,跑了回去。

“段依瑶,你不要太嚣张了。”

段依瑶怒火未消,嘴角噙着冷酷的笑,“你可能不太了解我,我向来都是这么嚣张。”

“你别忘了,我随时可以要你的命。”

段依瑶桀桀笑道,“我知道,可是我死了,你去哪找一个对C军如此熟悉的人呢?你可别忘了,我不但是赤焰段依瑶,也是军区司令的女儿,如果你杀了我,就算是你逃到天涯海角,我父亲也会把你挫骨扬灰的。相反,我活着,你才有更大的利用价值。”

男人怔住,最后没有说一句话,转身出了小屋。

哐当。小屋的铁门被锁上。

段依瑶轻轻松口气。好了,现在可以好好睡一觉,养足精神,明天和这个家伙好好周旋周旋。而且她要搞清楚,这伙人到底是谁派来的,居然想要窃取国家机密。

翌日,段依瑶凭借强大的生物钟自己醒过来,因为在地下,不知道外面的天亮没亮。

灵活的十根手指在背后摸索了一会儿,就解开了粗粗的麻绳。

想要用这种东西绑住她,未免太小儿科。光是绑绳解绳,她就学了上百种,帮她的这个结也就是个初中水平。

很想解开脚上的绳子活动活动四肢,又怕这个房子装有监控,于是段依瑶放弃晨练。

就在这时,门锁响了,段依瑶很快又将自己绑住,还是按照原来的那个结。

高大的男人走进来,站在她跟前问,“我说过,今天早晨是唯一的期限。”

段依瑶装出一副虚弱的样子,有气无力的说,“不行,我都快要饿死了,哪里还有精神想那些地方。”

“啪——”一个响亮的耳光猝不及防的落在她的脸上,脸瞬间肿胀起来。脖子被一只大手狠狠卡住,眼前的男人像是一只凶狠的狼,“段依瑶,不要再浪费时间了,我没有那么好的耐心。你昨天说的地方根本就是个幌子,那里什么都没有。”

段依瑶还道他今天怎么突然发怒了,原来是因为这样,没想到他们的速度这么块。

事到如今,也不用演戏了。段依瑶朝他脸上吐了一口血水,不屑一顾的说,“有本事杀了我呀。”

“你以为我不敢杀你?”男人咬着牙。手上的力道加大了很多,段依瑶觉得呼吸越来越困难,脸也涨的通红,就在她准备反击的时侯,男人松开了手,阴恻恻的笑道,“很好,我还很少看到不怕死的人。既然段上校如此的不配合,那就不要怪我不怜香惜玉了。”

“有什么花招尽管始出来,老子眨一下眼睛就不叫段依瑶。”

“哈哈,好啊。”男子厉声朝门外喊,“来人。”

几个男人跑了进来,“老板。”

“鞭子呢?给我打。”

“是。”

段依瑶冷眼旁观,似乎等会被打的不是她。当火辣辣的鞭子落在她那一刹那,皮开肉绽,骨头都疼的打颤。第二鞭落在来后,段依瑶假装昏死了过去。

“老板,她晕过了。”

男子走过来抬脚踢了踢她的肚子,看她垂着的脸上一片红一片白,眼睛紧紧闭着,骂了一声,“MD,还以为多厉害,全是吹的。”

“老板。那还打不打?”

“打你个头。”

打人是为了威胁人,现在人晕过去就起不到效果了,那还打什么打?

下午醒来,男人又来逼问,两个人唇枪舌剑后,段依瑶又被打了一顿,她要熬到晚上,所以继续装死。

终于到了晚上,夜深人静的时侯,段依瑶解开了绳子,就算有监控,她也不信有人会一直盯着。这些人没有那么敬业。

身上的伤看起来很恐怖。但都是皮外伤,没有伤到筋骨,当时打得时侯很疼,现在嘛,她已经没有什么感觉了。

轻轻的走到门口,拉了拉门,从外面锁着。透着门缝往外看,楼道的灯都是黑的,偶尔还传来男人的打呼声。

如何从这扇门里出去,快速的找到出口,这是她首先要解决的问题。

第三天又整整对峙了一天,无非是段依瑶的身上又多了一些伤。尤其以腹部的两道刀上最为深。

那个混蛋摆明了想要玩死她,划了两刀之后,又找人给她粗鲁的包扎住。

段依瑶觉得不能再这么下去了,否则自己不是被这帮人折磨死,也会失血过多儿死亡。

无奈之下,段依瑶只好用了自己最不擅长的计谋,美人计。

她一眼就看出来这帮人里面哪个是真正的阴狠,哪个是好色之徒。趁着众人没有防备,段依瑶用双脚蹭了蹭其中一人的小腿,猥琐男抬头,段依瑶冲他抛了个眉眼。

话说,段依瑶号称C军的一朵花。这个称呼可不是白来的。而是长得确实很漂亮,尽管现在脸上都是伤,但她的容貌还在,再加上大胸细腰,这猥琐男不知流了多少口水。因此段依瑶一向他发出信号,他立刻就接收到了。

等下午小黑屋里没有人的时侯,猥琐男偷偷进来了。

“小军官,你上午找哥哥干什么?”

段依瑶换上娇媚的笑,“大哥,你能帮我个忙吗?”

猥琐男的表情立刻严肃起来,“不要求我放你走,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大哥。我不求你这件事,我就想让你给我带点吃的,我都三天没有吃饭了,求求你了。”段依瑶楚楚可怜泫然欲泣。

猥琐男迟疑了一下,用不怀好意的目光打量她,“如果我给你吃的,你拿什么回报我啊。”

段依瑶心里恶心,脸上却还要假装害羞,“你想要什么回报都可以。”

猥琐男精虫上脑,惊喜的问,“真的?”

“当然是真的,我都到这个地步了。还能骗你吗?”

“好,晚上等大伙都睡了,我给你送吃的来。”

“多谢大哥。”

等男人走了,段依瑶朝旁边吐出一口唾沫,MD,恶心死老娘了。

时间一点点过去,段依瑶觉得自己的脑袋晕晕的,这几天没有吃饭,再加上失血有点多,血糖低是必然的。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门轻轻的响了。段依瑶从眩晕中猛地清醒过来。

开路的人来了。段依瑶眼里露出得逞的笑。

很快,猥琐男出现在视线中。手里拿着一块面包。

“小军官,你醒着吗?”他小声问。

“大哥,你来啦,我正在等你呢。”段依瑶捏细嗓子娇滴滴的说。

猥琐男听的心花怒放,快步走到她跟前,一边把面包递给她,一边咸猪手就伸了过去,可是手还没有碰到她的酥胸,就被人一把抓住手向后一掰,下一秒咽喉被一根尖锐的铁丝戳住。

“想活命的话就不要喊。”女人在他耳边小声威胁。

“好好,我不喊,你不要杀我。”男人的声音都开始颤抖。他当然不敢喊。要是被老板知道他偷偷给她送吃的,也是死路一条。

这里不能久待,段依瑶一边拖着男人向门口走,一边问,“出口在哪里?”

“出口在厨房。”

“厨房?”段依瑶手上的铁丝往进送了一寸,直接扎入男人的血肉中,“说具体。”

男子感觉到热乎乎的鲜血从脖子上留下来,生怕她手上失了力道自己惨死,忙说,“厨房里面有个小铁门,那个小铁门就是出口。”

“有没有锁?”

“有的。钥匙在老板手里。”

段依瑶很想爆粗口,硬是忍住了。到了门旁边,问了最后一个问题,“你们是谁派来的?”

猥琐男都快哭了,“我只是跟着老板混饭吃而已,这么重要的事情,老板怎么会告诉我呢?”

段依瑶听到这个答案,化手为掌,直接劈在男人的后脑勺,猥琐男软绵绵的倒在了地上。

拿着万能的小铁丝,段依瑶轻轻打开门,楼道里面空无一人,然后她快速奔向厨房的方向。

在厨房的冰箱旁边。段依瑶看到了猥琐男说的那道小铁门,上面挂着大大的锁子。段依瑶上前猫在地上,将细铁丝戳进去,仔细听着里面的声响。

两分钟后,锁子里面传来“咔嚓”一声细响,段依瑶心中一喜,锁子撬开了。

就在她快要逃出地笼的时侯,身后猛然传来一个人的厉喝声,“你在干什么?”

段依瑶回头,一个光着膀子穿着花裤衩手里拿着水杯的男人惊恐的看着她,段依瑶正要上去堵住他的嘴,就听他扯着嗓子喊。“快来人啊,女军官要跑了。”

段依瑶顾不上和他周旋,打开锁子就要往出跑,哪知门刚打开,一把枪就抵在了她的额头。

“想去哪呀?”听声音,是抽烟的那个女人。

段依瑶动如闪电,还没有看清她的动作,女人的枪就落在了她的手中。

“别动,我可绝不会手下留情。”段依瑶用枪指着她的脑袋。

女人显然被吓住了,她完全没有想到这个女军官会这么厉害。

把她挡在身前倒退着往斜坡上走,几个男人听到动静拿着枪还没有找到敌人,段依瑶就果断的开枪了。

越来越多的人跑过来。包括老板。

原以为拿这个女人能挡一阵,没想到这帮家伙穷形极恶,毫不犹豫地开枪,血飞溅到段依瑶的脸上,温热。

挡在身前的女人很快没有了气息,段依瑶把她扔下,拼命的向外跑。

前面的路很黑,段依瑶却只能不断的奔跑,因为她知道只要这次被抓住,就绝对是死路一条。

身后不断传来枪声,不一会儿,段依瑶就感觉到了凉凉的风。紧接着她看到月光,等完全跑出去的时侯,她猛地刹住了脚步,因为下面不知是多么深的悬崖。

我的老天爷,这原来不是地下室,而是在一个深山里,那帮家伙是直接住进了山肚子里,难怪一点光亮都没有,也没有一点声音。

身后的枪声和脚步声越来越近,段依瑶暂时找不到路,只好先躲在旁边茂密的草丛中。

半分钟后,那伙人跑了出来。一看没人,朝段依瑶相反的方向跑去。

原来下山的路在那边。等十多个人全都追过去了,段依瑶才起身,没成想脚下一滑,手里又没有抓的东西,于是整个人像滚汤圆一样,滚了下去。

这一路,段依瑶始终抱着头,她的背和胳膊被树枝划破,这些她都顾不上,她现在只祈求,等会儿滚到山脚之后,处境不要太危险。

也是段依瑶的身体素质好,若是平常人,早就一命呜呼了。

终于,下落的重力消失了,段依瑶知道,应该是到山脚。段依瑶蜷着身子缓了一会儿,鼻间传来血的腥气。

也不知道是新的伤口,还是腹部的伤口裂开了。

奶奶的,这次差点要了老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