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3章:豪门小公主/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个变故让酒吧顿时安静下来,就连打碟的DJ也停下了音乐,站起来看这边。

叶初雪拍拍手对剩余的五人说,“还喝酒吗?”

五人的酒醒了大半,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如何是好。

躺在地上的人破口大骂,“你个臭婊子,居然敢打我,你们还不给我上。”

几人没有选择,硬着头皮动手,众人只见黑发飞扬,红裙舞动,短短一分钟的时间,五个大汉全都躺在地上,不是抱头就是抱腿饱肚子,而打人的人,却轻松的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俏生生的站在中央,脸上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

尖尖的高跟鞋踩在带头男子的手上,叶初雪皮笑肉不笑道,“你们这群人渣是不是觉得拳头比别人厉害就可以在A市横着走了?以为女孩子这么好欺负?谁给你们的自信?我告诉你,别让我以后见到你,见到一次打一次。公平点。我不仗着我爸是叶少辰,我就靠我的拳头,怎么样?”

“我以后不敢了,不敢了……”男子疼的快要呼吸不过来了,这会儿酒也全醒了,当然不敢放肆了。

“经理,酒吧里的损失全都算在他们的酒钱里,要是不给,就报警,这里少说也损失了几万,够他们在里面待几天。”

“是,叶小姐。”经理恭敬的应道,就算没有好几万,他也会算到好几万的。

叶初雪处理完了事情,从他手中接过哥哥往出走,人群中不知是谁喊了一声好,接着就是冲破天的叫好声,当然还有热烈的鼓掌声。

叶初雪脚下差点打滑,她见过不少大场面,但是第一次在这场场合下有人为她喝彩,倒让她有些不好意思的脸红。抬头冲大伙笑笑,赶紧带着哥哥离开。

把叶景琰塞到后车厢,叶初雪呼吸着凉爽的夏风,顿时觉得浑身舒坦。

她从来没有在这么多人面前动过手。一是没有人敢对她这样,二是没有机会,碰上这种事,三个哥哥和保镖早就解决了,她都是在旁边看热闹的。今天小试牛刀,没想到感觉这么爽。

“真是太过瘾了。”叶初雪笑眯眯的自言自语了一句。

“玩够了?”叶景琰的声音突然传过来。

叶初雪吓得猛踩住刹车,回头看醉醺醺的叶景琰,惊讶的问,“你什么时侯醒的?”

叶景琰揉了揉眉心,声音暗沉,“你拿酒瓶子爆人头的时侯。”

“那你怎么还装睡?害我扶你出来这么累?”

叶景琰调侃她,“哼,我不装睡,你怎么继续耍威风?”

叶初雪扬起小下巴得意的一笑,继续启动车子,“怎么样?我没给咱叶家丢人吧。”

叶景琰幽幽的说,“没有,叶家大小姐多厉害,一人单挑六流氓,听着就让人热血沸腾,看着吧,明天头条就出来了。”

“真的?”

“你觉得呢?”叶景琰反问。

叶初雪咬唇,沉默了半天才问,“哥,不会有什么麻烦吧。”

叶景琰顺势躺在后面的座位上,“怕什么?这点小事还怕咱叶家兜不住?打就打了,若我刚才醒着,我估计比你打得还狠。居然敢骂我们的小如意。”

叶初雪无声的笑了,眼中全是温暖和感动,她就知道,她闯再大的祸也没关系,身后有哥哥和爸爸。当然她是有脑子的,也闯不了多大祸事。

两个人还没有回到家,慕天野的电话就打到了叶少辰的手机上,将叶初雪在酒吧里的英雄事迹详细的说了一番,叶少辰听得心花怒放。大笑着说,“真不愧是我女儿,好样的。”

慕薇薇听着直摇头,“你们也真是惯着她。”

“她是咱的宝贝女儿,我们不惯着谁惯着?”叶少辰脸上都是骄傲。

慕薇薇无语,好吧,其实她也很疼爱这个女儿,懂事的厉害,从不仗着自己的美貌和家世胡来,也不像叶景琰爱出去玩,这些年一直乖乖的陪着她和叶少辰,就算出远门,最多也就一两个月,能做到如此,她已经很欣慰了。

这些年看着她出落的越发美貌动人,慕薇薇是有些担心的,话说红颜多薄命,老天爷给了你超能的天赋,又给了你这张脸,必然要取走些什么,但到目前为止,似乎还没有什么坏事发生。难道,老天爷把她给忘了?

翌日,果然如叶景琰所说,叶家大小姐一人暴打六流氓的视频和照片在网上快速的传播,一时间火爆之极。

大家都以为叶初雪只是一个很漂亮的豪门公主,没想到还有如此侠气豪天的一面,尤其是教训流氓的那几句话,为她吸粉无数,网络上一面倒的全是夸她男友力爆棚的,一个个喊着要嫁给她。

叶初雪窝在沙发上啃着苹果边看这些评论边咯咯咯的笑,那个得意和兴奋。

“行啦,看了一上午了,还笑呢。”

叶初雪忙凑到慕薇薇身边,笑呵呵的说,“妈妈,网友好有意思,都喊我老公,还要给我生猴子。”

慕薇薇戳了一下她的脑袋,宠溺的笑道,“幸亏这次没有出人命。”

“妈,你放心,我悠着呢。”

“知道就好,你是最让我放心的,”慕薇薇顿了顿放低声音问她,“你哥昨天到底怎么了?我看他早晨没有吃饭就去上班了。”

叶初雪一边刷着手机一边说,“我也不知道,他什么都没有说。不过据我估计,八成又和小姐姐有关系。”

慕薇薇点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嗳,你今天怎么不去上班?”

“不急,让我先骄傲一会儿。”

慕薇薇起身往外走,想到什么说,“对了,明天是周末,我们一家去看看你萧爷爷。”

叶初雪这才放下手中的手机,抬头问,“萧爷爷的病还没有好?”

“又严重了。昨天转院去了军医院,听说那边的技术好。”

“哦,知道了。”

叶景琰一整天的工作都不在状态,他眼前不时的浮现昨天见到段依瑶的情景,突然许多疑问浮上心头。

她的脸为什么看起来那么白?为什么那个男人要扶着她的腰?还有,为什么上车的时侯,她要对那人说,我自己上车?就是说,原本男子要扶着她上车的?

为什么要扶着她上车呢?而且和平时的动作相比,昨天她上车的时侯明显迟缓了许多……

难道她……受伤了?

一想到这个可能,叶景琰的心就乱了,他快要后悔死了。为什么要那么冲动?她来找自己就很好了,为什么还要冲动的对她说那么话?还问她去了哪里?

完了完了,她一定认为自己是个无理取闹的男人,明明是他太担心了,怎么说出的话就变了呢?

回想起她最后说的话,叶景琰的心都缩成了一团,她说,景琰再见。

她不会再见他了吗?

她最讨厌不理解她的人,看她对那个相亲对象就知道了,仅是吃的不同就直接PASS了对方,更何况自己告白后刚说会理解她。

叶景琰此时后悔的无以复加,保持了这二十多年的冷静有什么用?冲动一次就铸成了大错。

闭着眼睛沉思了许久,叶景琰拿起手机给父亲拨过去。

他不能就这么算了,他要找到段依瑶,把这件事搞清楚,就算她的答案还是一样,他也要先找到她,看她安然无恙。

“平安,什么事?”

“爸,你现在忙吗?”

“不忙,正和你舅舅喝茶呢。”

叶景琰停顿了几秒才说,“爸,你能帮我找找段依瑶吗?”

叶少辰沉默了一会儿问他,“你还想找她?”

“嗯,有些事情我要搞清楚。”

“你昨天是不是见到她了?”

叶景琰嚯的站起身,诧异的问他,“你怎么知道?”

这件事他没有告诉家里任何人。

叶少辰也没有隐瞒,“昨天晚上你去喝酒,有消息传过来,军方有人在查你的背景,我想前段时间没有人查,昨天却突然出现,应该和你们两见面有关。”

叶景琰僵在原地,段依瑶自然不会查他,应该是她的父亲。这么说,段依瑶把他们俩的事情告诉他父亲了?

“景琰?怎么不说话?”

叶景琰回过神。“爸,那你能找到她吗?”

叶少辰叹口气说,“景琰,军方的人不是谁都能查的,而且爸爸猜这个段依瑶的身份不一般,更是不可能让我们外人查到的,所以……”

所以什么,叶少辰没有说,但意思是什么,叶景琰已经知道了。

那扇透着希望的窗户死死的关上,在他的心中,父亲是无所不能的,既然父亲说无能为力,这件事……

“我知道了爸爸,你喝茶吧。”

叶少辰听儿子如此失落的语气,有些不忍心,又说,“平安,你如果真的想见她,爸爸就试一试,但是不一定有结果。”

“谢谢爸爸。”

挂了电话,叶少辰叹口气,慕天野好奇的问他,“出什么事情了?怎么还好军方扯上了?”

叶少辰把这件事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

“没想到这小子这么痴情?”慕天野感慨一句。

“你那边路子多,有什么办法吗?”叶少辰给他倒了杯茶。

慕天野手指翘着木桌,“咱们认识的都是生意场和官场的,当兵的还真没有人脉。”

“嫂子那边呢?”

“不清楚,也没有听她提起过。”慕天野猛然想到什么,“对了,老爷子这次转到军医院,好像是找了什么老熟人,你知道,军医院是不接外面的病人的,没准能问问那个熟人。”

“这么巧?那这件事就拜托你了,来来,我再给你斟一杯茶。”

慕天野才不揽这麻烦。笑着说,“别拜托我,明个儿你们不是要去看老爷子吗?平安自己的事情让他自己去问,这点面子都抹不开将来还怎么干大事。”

“你说的对,让他自己去问。”

叶皇集团。

到了吃饭时间,或许是因为昨天酗酒的原因,叶景琰没有多少胃口,手中又有份重要的文件,所以就没有去吃饭,这件事当然只有秘书处的人知道。

赵璇前思后想,还是决定从酒店叫份餐。

深吸一口气敲门。

“进来。”

赵璇踏进总裁办公室,手里提着一份饭菜。

叶景琰在伏案工作,抬眼皮看是她问,“什么事?”

赵璇鼓足勇气,“叶总,我帮您点了一份餐,您不吃饭对身体不好,而且下午还有一个会要开,我怕您身体撑不住。”

叶景琰在看报告,完全没有听进去她在说什么,也就没有回应。赵璇站着很是尴尬,他不说话是几个意思?自己是留在这里还是出去?

几分钟后,叶景琰报告看完了,抬头见她正促狭的站着。手里还提着饭,心有不忍,指了指休息区,“把饭放那吧。”

赵璇一愣,喜上眉梢,立刻说,“好的叶总,您趁热吃,对胃好,吃完了通知我进来收拾就好。”

叶景琰轻嗯了一声,没有再说话。赵璇放下饭菜,脚步轻盈的出去。

她还以为叶景琰又要断然拒绝。没想到这次他居然接收了,看来这是个好的开端。

晚上,叶景琰回到家,听父亲讲了舅舅说的那些话,晦暗了多天的眼眸终于亮了,“舅舅说得对,这是我自己的事情,我明天亲自去求舅妈。”

大伙都知道萧汐冉向来是最疼爱叶景琰的。

有了一点点希望,叶景琰觉得心里的那块石头轻了许多,于是晚上胃口大开,吃了整整一碗饭。

第二天一大早,一家人就收拾妥当开车向A市唯一的军医院出发。

萧老爷子年逾九十。积攒了一身的病痛这两年彻底爆发,病情来势汹汹控制不住,前段时间萧老爷子觉得自己不行了,便对萧汐冉说他要回国,这里是他的家,若是他死了,就埋在父母的墓碑旁边。

萧汐冉不想看爸爸就这么离开,回国后找了许多名医为了治疗,几经辗转来到了A市军医院。

到了医院,慕家四口以及萧奶奶都在,萧爷爷躺在床上微眯着眼睛,不知道是不是睡着了。

因为两家只生了叶初雪这么一个宝贝女儿。萧奶奶异常的喜欢,看到她来直招手,“小丫头来啦,过来让奶奶瞧瞧。”

叶初雪快步走过去依偎在她怀中,笑眯眯的说,“奶奶,如意好想你啊,也想爷爷。”

萧奶奶轻戳了一下她的脑袋,小孩子般抱怨,“就会说好听的,想我们也不来看我们。”

“奶奶,我最近太忙了。以后我天天来看你和爷爷,只要你不嫌我烦。”叶初雪蹲在她身边,仰着头,很乖巧的样子。

萧奶奶呵呵呵笑了,“是挺忙的,忙着当女英雄呢是吧。”

叶初雪惊讶了,“奶奶,你也看那个视频了?”

萧汐冉接过话,“对啊,昨天一大早奶奶就看到了,还直夸你做的对。”

叶初雪傲娇的笑了笑,拉住萧老爷子的手。轻声对他说,“爷爷,如意来看你了。”

萧老爷子微眯着浑浊的眼睛,听到她说话,动了动嘴唇却听不清他说什么。叶初雪心里猛地一紧,眼泪差点掉下来。

“爷爷能听到你说话,但是他说了不话了,你看,他在对你眨眼睛,”萧奶奶的语气很祥和,还带着笑意,听不出多少伤感。然而只有亲近的人知道,她每天晚上都要睡在老爷子身边,紧握着他的手。

慕薇薇看着心里难过,把萧汐冉拉到旁边轻声问,“老爷子的病现在是什么情况?”

萧汐冉眼睛里全是血丝,神色也略显疲惫,“医生说撑不了几天,让我们别折腾了,免得老爷子搬来搬去受苦。可是我……”

慕薇薇见她眼泪都滚出来了,将她抱进怀中,轻声安慰,“好了好了。我们听天由命吧,别哭了,奶奶看到了也该难过了。”

二十多年的岁月似乎在萧汐冉脸上没有留下多少痕迹,她还是那个风姿卓越娇艳明媚的女人,不过身上多了稳重和成熟,更加的有贵妇人的魅力了。有时单独走在街上还会有男士搭讪。

萧汐冉紧咬着牙关将眼泪憋进去,叹口气说,“我也知道这是世间规律,可是做儿女的总想父母能健康长寿,长长久久的和自己待在一起。”

“你已经好多啦,”慕薇薇拉着她的手说,“你看我们四个。只有你还是父母健在的,比我们幸运太多,别难受了。”

“嗯。”

叶景琰和慕家兄弟在旁边说着生意上的事情,叶少辰则和慕天野出了病房,站在楼道的窗户边小声探讨老爷子的身后事。

“已经安排好了,老爷子喜欢安静,也不想我们闹出多大的动静,真到了那一天,我们就简单的办一下。”

叶少辰的语气也稍显沉重,“不过该有的还是都要有,不能太简单了,显得老爷子走的太荒凉。”

“这是当然。”

“这几天平安和如意会过来陪陪老爷子。这两个小时候可没有少麻烦老爷子。”

慕天野点点头,“嗯,老爷子很喜欢这几个孩子。我就是担心阿冉,怕她太难过。”

“嫂子什么风浪没有经历过,最多也就伤心一段时间,你多开导开导她。”叶少辰视线落在窗外楼下的草坪,一个穿着病服的女孩慢慢的走路,旁边有个兵小心的伺候着她,还说着什么话。

女孩转过来笑的时侯,叶少辰觉得她挺面熟,似乎在哪里见过。

“你看什么呢?”慕天野顺着他视线看过去,“认识?”

“好像是在哪里见过。没有多大印象了。。”叶少辰皱着眉说。

慕天野没有在意,两个人回到病房。

叶景琰一直想着那件事,等妈妈和舅妈说完话,才走过来不好意思的说,“舅妈,我有件事想求你帮忙。”

萧汐冉的脸上难得露出笑意,“跟舅妈说什么求不求的,什么事说吧。”

叶景琰摸摸脑袋,像个害羞的大男孩,“舅妈,你在部队有关系吗?我想找个人。”

萧汐冉一听就懂了,“哦~你是想找小时候和你很要好的小姑娘?”

“舅妈你怎么知道?”叶景琰很意外。

“你们几个的事情我哪有不知道的?”萧汐冉调侃完他认真的说。“我也只是认识这里一个医生,在部队并没有什么关系,要不我带你去问问他。”

“会麻烦吗?”

“不麻烦,他今天刚好上班,我带你去吧。”

叶景琰喜出望外,用力的点点头,叶初雪忙窜到两人跟前,“舅妈,我也去。”

“你去干什么?”叶景琰瞪她。

“要你管。”叶初雪冲哥哥做了个鬼脸,挽住萧汐冉的胳膊说,“舅妈,我陪你去呀。”

“好。”萧汐冉对这个唯一的女娃也是很宠爱。

叶景琰无奈的摇摇头。这丫头走哪都要凑热闹。

三个人下楼,来到医生的办公室。萧汐冉说外甥想寻找以前的小伙伴,也是当兵的。医生笑了,“这简直就是大海捞针啊,不说整个军,就是一个团一个师都有很多人,不一定能找到的。不过你朋友叫什么,没准我还真的听过。”

“她叫段依瑶。”叶景琰认真的说。

中年医生愣住了,仿佛没有听清他的话,又问,“你说叫什么?”

“段依瑶,今年28岁了。”这是叶景琰知道的所有信息。他连段依瑶是什么兵种都不清楚。

中年医生的表情严肃起来,对萧汐冉说,“真是抱歉,我不认识他说的这位。”

萧汐冉似乎看出了什么,也不强求朋友,微笑着说,“没关系,你忙吧,那我们就先离开了。”

“嗯,”中年医生目送他们出去,又喊了一声,“汐冉,你等会,我还有事跟你说。”

萧汐冉回头,看他对自己挤眉弄眼,就对叶景琰兄妹说,“你们先上去。”

叶景琰脸上没有表现出什么,但心里却明白,事实并非医生所说的那样。

“哥,我怎么觉得这个医生知道小姐姐。”叶初雪挽着他的胳膊说。

叶景琰酸涩的一笑,“你也看出来了?”

“太明显了。可他为什么要说不认识呢?”

叶景琰语气消沉,“或许,她的身份比较特殊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