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4章:追求,不要跟着我/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初雪蹙眉,想了想后撇嘴道,“小姐姐很厉害吗?说都不能说啊,算了,哥,你陪我去外面买几束花,我想放在病房里,奶奶最喜欢花了,这样她心情能好点。”

“嗯,好吧。”叶景琰点头。

医生办公室。

“汐冉,你是老朋友了,我要提醒你一句,刚刚提到的那位你们不要打听了,没有人会告诉你的,而且她也不是你们能打听的人。”

萧汐冉看他如此严肃,不由的问,“很厉害的人物?”

医生迷之微笑,“我只能说这么多了。”

“好,谢谢了。”

此时,段依瑶懒洋洋的坐在医院草坪的长椅上晒太阳,医生交待了,要多晒晒太阳,杀菌。青龙则寸步不离的守着她,给她削苹果。

“唉呀,都多少年没这么清闲过了,吃了睡,睡了吃,你说等我们出院了,会不会连枪都不会拿了。”段依瑶慵懒的感慨。

青龙嘿嘿一笑,“队长你会不会拿枪我不知道,反正我每天晚上都练着呢。”

“我都听见了,臭小子太小气,让我摸一下都不肯。”段依瑶很不爽的说。

为了保护她,青龙在段依瑶的房间支了个单人床,晚上放下来睡觉,白天收起来。所以青龙玩枪段依瑶听得心痒痒却不能碰。

青龙把削好的苹果给她。又拘着苹果皮扔到不远处的垃圾桶里,做完这些才坐在她旁边会所,“队长,不是我不给玩,医生说了,你胳膊受伤了,不能乱动。”

“咔嚓”段依瑶咬了口苹果一边嚼一边说,“就这点皮外伤还要住半个月,我看老头子就是故意的,他在报复我。”

“首长为啥要报复你?”

“哼,他嫌我把相亲对象赶跑了。”

段依瑶吃着苹果,目光的尽头看到一对俊男美女。女的怀中抱着大大一束花,男的高高大大身材很笔直,目测,女的应该也很漂亮。

她用胳膊撞了撞旁边的战友,“青龙,美女。”

“哪呢哪呢?”青龙忙问。

段依瑶的下巴抬了抬,“医院门口的方向。”

青龙一看,眼睛立刻就亮了,“卧槽,长得这么好看。咦,眼睛还是紫色的,队长你赶紧看……队长?”

青龙回头看队长,后者一口苹果塞在嘴里不动,整个呆呆的望着,表情很是复杂。

“队长,你是女的,看到美女不用这么投入吧。”青龙又去看美女,眼神一抬落在了她旁边的男人身上,猛地从椅子上跳起来,指着远处那一对说,“队长,那不是小白脸吗?”

段依瑶神魂归位,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用力的嚼着苹果,像是在泄愤,“大惊小怪的,坐下。”

青龙立刻乖乖的坐下,情绪异常激动,“队长,真的是小白脸啊。”

“我看到了,不用强调这么多遍。”段依瑶忿忿的说,忍不住又扭头看了眼,两个人有说有笑的,不得不说那女孩长得真的很漂亮,比她见过的所有人都漂亮,而且重要的是。那女孩的手挽着他的小臂上,他的表情似乎很坦然。

青龙一直目送两个人消失在住院楼的大厅才回过头赞叹,“那女孩长得真是好看,我还没见过这么好看的女孩……”突然发现身边一股冷气,立刻闭嘴谴责起来,“队长,你看这些当老板做生意就是靠不住,前两天还见他和另一个姑娘在一起,今天又换了一个,明明就是一个花心大菠萝,幸亏你做出了明智的选择,否则你经常在外面,他还不知道……”

“青龙,你话有点多。”段依瑶冷冷的说,此时她心里烦极,虽说和叶景琰没有关系了,但是一想起那天她还想着答应他,如今看来就是个笑话。

其实,她根本就不了解现在的叶景琰,她对叶景琰的所有印象还是二十多年前那个软萌的小男孩,再次相遇,也只是见了两三次面而已,居然就被他的一番甜言蜜语打动,差点同意做他的女朋友。想想也是自己蠢,忘了人总是会变的,如今他什么性情,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她什么都不了解。

罢了罢了,反正以后也不会再见,他做他的富家贵公子,她继续在各种训练场战场当她的兵。也挺好的。

想通了,段依瑶心里的怒气也散了不少,对青龙说,“是不是该换药了,我们回去吧。”

“哦。”青龙哪里还敢多说什么,扶着段依瑶慢慢向住院部走去。

后面几天,叶景琰虽然经常给医院跑,但两个人却没有相遇,因为萧爷爷住在三楼,而段依瑶住在六楼。

经过几天的疗养,段依瑶身上的伤好的差不多,除了腹部的刀上还有点严重,胳膊背上胸前的伤口慢慢结痂。可是真的是太闲了,闲的她骨头都快软了。

“医生,我到底什么时侯能出院?你看,我都好了,你让我出院好不好?”段依瑶把袖子撸上上,露出褐色的结痂。

这番话医生听得耳朵都出茧子了。却依旧笑眯眯的说,“不行,你腹部和腿上的伤还没有好彻底,首长交待了,你没完全好不能放你出院。”

段依瑶从床上跳下来,“我去找院长。”

青龙忙虚扶住她,“哎呦,队长,你能不能慢点。”

“老子又不是孕妇,走那么慢养胎啊。”段依瑶情绪一烦躁就喜欢爆粗口,反正她身边都是男人,脏话一个比一个说的溜。

医生无奈的摇摇头。“你就是找院长也没有用,他……嗳,你还真去啊。”

“我是行动派,当然要去,”说着一阵风从医生旁边掠过。

“你去就去,好点走慢点,又没有人拦着你。”医生冲着她的背影喊。

到了院长办公室,段依瑶开门见山的问,“赵叔叔,我到底什么时侯能出院?”

“现在不行。”院长慈祥的笑道。

“你倒是给个时间啊。我的兵还等着我呢。”

“等你身上的伤都好利索了,我自然会让你走。”院长也是这句话。

段依瑶在原地跳了两下,“你看。我都活蹦乱跳了,没事了。”

“那也不行,我可不敢违反首长的命令。”

段依瑶郁闷之极,她就像是被爸爸压在五指山下的孙悟空,空有一身本领,无处施展。

垂头丧气的回到病房,没一会儿,段军的电话就追过来了。

“你是不是又去院长那里闹了?”

“赵叔叔告状真快。”段依瑶小声的吐槽了一句,然后认真的说,“爸,我那帮兵没有我在会翻天的。”

“放心,他们乖的很。”

段依瑶诧异万分,“怎么会?”

段军无声的笑道,“我下了命令,谁敢给我捣乱,就把你送出国维和去,他们都怕你又走,所以都乖的像兔子一样。”

段依瑶听了这话,心里涌起莫名的温暖,还是自己的兵疼自己。

“你给我乖乖养伤,一个月后会有个重大任务交给你们,所以你的身体素质必须过关。”

段依瑶一听像打了鸡血一样兴奋起来,“爸,什么任务?”

“现在还不能告诉你。”段军顿了顿,语气软和了许多,“依瑶,爸爸让你在医院彻底养好,是因为这次任务非常艰巨,而且只能成功不能失败,你明白吗?”

段依瑶的神色也严肃起来,站直了说,“爸,你放心,我会好好修养。”

“这还差不多,我还忙着呢,挂了。”

将手机扔在床上。段依瑶的烦躁烟消云散,脸上还带了笑意。青龙一看就有好事,凑上来问她,“队长,是不是有任务了?”

“鼻子这么灵?”

“每次有任务你都是这副表情。”

段依瑶挑眉,“什么表情?”

青龙大胆的说,“狐狸偷了鸡的表情,贼兮兮的笑。”

段依瑶心情好也不和他计较,兴致盎然的说,“从今天下午开始恢复训练。”

“这里是医院,怎么训练?”

“你傻了,我伤还没有好,先从跑步开始,然后再慢慢恢复体能。”

“对对对。”

段依瑶看到了吃饭的时间,说,“走,去外面吃,我今儿请客。这几天老吃医院,嘴里面淡出鸟了。”

青龙有些犹豫,“可是医生不让你出去啊。”

“吃个饭而已,又不是逃。”段依瑶从钱包里取了钱就往外走,青龙阻止不住,只能跟上。

为了锻炼身体,这两天段依瑶上上下下都是走楼梯。两个人都到三楼的时侯,听到争吵的声音,其中还带着女孩的哭声。

“出什么事儿了?走,去看看。”

走到楼道一看,中间一个病房门口围着不少人,上前隔着两三个脑袋往进一瞅,一个病人家属正在训斥小护士,“你哭什么哭?说你态度不好还不行了是吧。”

小护士抽抽噎噎的小声辩解,“我没有态度不好。”

“还敢犟嘴?去,把你们领导叫过来。”

这时有个穿着白大褂的女护士挤着段依瑶进去,“出什么事情了?我是她领导。”

“你们这个小护士是怎么回事?摆着个脸给谁看?说两句还哭,哭什么哭?你知不知道我们老爷子是谁?我们花了那么多钱住院就为了看你的脸色吗?”家属嚣张异常。几乎是指着小护士的鼻子骂。

护士长见惯了这种场面,不想把事闹大,对护士说,“给家属道歉。”

小护士咬着嘴唇显然不服气,可不得不低头认错,“对不起。”

“这就行了?太敷衍了,不行。”

护士长冷眼看着他,“那你想怎么样?”

这下家属更加飞扬跋扈,“嘿,大家看看,这都是什么态度,来你们医院看病还这种态度。信不信我投诉你啊。”

护士长气的脸的白了,段依瑶拨开人群走进去,冷淡的看着家属,“请问你家老爷子是什么人?”

家属愣了几秒,看她是个小姑娘,不屑的说,“你个丫头片子,跟你说了你也不知道。”

段依瑶冷哼一声,“无非就是有钱人或者当官的,若是有钱人,这里是军医院,军人优先,想让滚蛋只是一句话的事情,若是当官的,我倒想知道,现在哪个公务员这么嚣张。”

家属被她的气势吓到,后退两步,气焰也小了很多,“你,你算什么东西……”

“你不用管我是谁,”段依瑶打断他的话,冷笑道,“你倒是说说,你家这病人是谁啊,我还从未见过来看病这么大脾气的。”

家属正要说话,被旁边另一人拉拉袖子,硬是把嘴边的那句话咽下去。

空气有些安静,就连小护士的哭声也停止了。

“既然你不说,那请问护士已经道歉了,是不是可以走了?”

家属生气的瞪着她,憋了半天才说,“可以。”

段依瑶从兜里拿出一张纸给护士,“哭什么哭?和这种人有什么计较的?”

“谢谢。”

护士长见事情解决,对门口围着的人说,“别看了,大家都散了吧。”

围观群众立刻消失,段依瑶出来对护士长说,“你给她调一下,别让她来这个病房了。”

“这个我晓得的。”护士长温和的笑。她是医院的人,不方便和家属产生直接冲突,有人替她解决问题当然开心,“谢谢你啊。”

“没事,这种人就是欺软怕硬,我走了。”段依瑶说完,一转身怔住。叶景琰不知什么时侯站了她身后。

他晦暗不明的望着她,一双异眸中仿佛藏着惊涛骇浪。

“依瑶。”他唤了她一句,带着无限的深情。

既然碰上了也不能当没看见,段依瑶神色淡然,像是看到了一个普通朋友,“哦,是你啊。”

叶景琰被她的冷淡刺痛,上前一步问,“你怎么在医院?受伤了吗?”

“一点皮外伤,快好了。”段依瑶不想和他纠缠,对青龙说,“走吧。”

叶景琰一晃挡在她跟前,眼中泛着碎光,“依瑶,对不起,我那天太冲动了,不该对你那么说话。”

段依瑶很大度,“没事,我原谅你了。”说完,绕过他继续向前走。

这回到叶景琰懵住了,他没有想到段依瑶会这么快原谅他,可既然都原谅了,为什么他心里还是那么难受呢?

而且她的眼神,明显是看一个陌生人的眼神,没有半分情意。

回过神时,段依瑶已经拐了弯下楼,叶景琰赶紧疯魔了般追上去,他怕她再次消失。

跟着她到了一楼,青龙不耐烦了。挡住他的脚步,略带嫌弃的看着他,“你跟着我们干什么?”

“我有话和依瑶说。”叶景琰的目光一直紧缩着前面那个背影。

“可是我们队长和你没有话说,”青龙用指着他的鼻尖凶狠地警告他,“别再跟着我们,否则对你不客气。”

叶景琰站在原地看着他们一点点离去,走开十米的距离时,又毫不犹豫的跟了上去。

好不容易碰到,他怎么会轻言放弃。

今天是周六,叶景琰来医院看萧爷爷,没想到刚上三楼就听到有个病房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那一刻他的心狂跳起来,赶紧跑过去一看,果然是她。

虽然她背对着自己,穿着便装,但这个身影和声音绝不会错。

消沉了多日的心情再次拨云见日,温暖的阳光洒进来,照亮了他心中对悲伤的那一面。他目不专盯的望着她,仿佛这个世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段依瑶和青龙出了医院大门,向附近一个中餐馆走去,青龙在她耳边说,“队长,那个小白脸还在后面跟着,怎么办?”

段依瑶无所谓的样子,“他爱跟就跟着呗。路这么宽,我们还能不让人走?”

“哦。”

走进中餐馆,两个人挑了个角落坐下,段依瑶摩拳擦掌叫来服务员,刚点了道水煮肉片就被青龙断然拒绝。

“队长,你不能吃辣,医生特别叮嘱的。”

“就点这么一个辣菜。”

青龙这次很坚决,“不行就是不行,你要是这样我给首长打电话了。”

段依瑶用筷子敲了一下他的脑门,气呼呼的说,“长本事了啊,还学会告状了。”

“你就算今儿揍我一顿。我也不会让你吃的。”青龙梗着脖子。

段依瑶知道他是为了自己好,又想起父亲的那通电话,妥协道,“行行行,不吃辣就不吃辣,吃肉可以吗?”

青龙这下咧嘴笑了,“吃肉可以。”

段依瑶看着菜单一口气点了五六道荤菜,青龙把菜单拽过去时,她正对着一盘麻婆豆腐流口水。

青龙又点了两道素菜一道汤,让服务员赶紧去做菜,才对段依瑶说,“队长,你现在不能光吃肉,还要吃点菜,营养均衡。”

段依瑶用很意外的眼光看他,调侃道,“青龙,我看待我出院之日,你就成饮食专家了,要不要去我们炊事班学几天?”

青龙立刻拒绝,“那不行,我不会切菜,我就会吃。”

叶景琰坐在离他们不远的餐桌上,看她和青龙之间你来我往的打情骂俏,心里很不是滋味,尽管他知道,他们只是战友的关系。

“先生,您需要点餐吗?”服务员痴笑着看着他的脸。

“要和那桌一样的。”叶景琰淡淡指了指。

服务员顺着他的手指看过去,说了声“好的”就下去了。

青龙对某人的跟踪很不爽,但凡叶景琰看来,他就要狠狠的瞪回去,奈何叶景琰看的根本不是他,所以接收不到青龙的愤怒,这让青龙更加生气。

等菜的时侯,青龙说,“队长。你看,那个小白脸还盯着咱们这儿看呢。”

“你管他呢?他爱看就看呗。”段依瑶回应。

“可我就是不爽,好想过去揍他一顿。”青龙示威般的握了握拳头,希望叶景琰能领会他的意思,当然,他的这般威胁也付诸东流了。

段依瑶淡定的说,“青龙,军民鱼水情,千万不要破坏这种关系。”

“好吧。”

菜上来,两个人狼吞虎咽,叶景琰一筷子都没有动,段依瑶吃的太热随意的挽起袖子。露出小臂上那一截伤疤,叶景琰脸上的浅笑僵滞住。

这个伤疤上次买衣服的时侯还没有,应该是这次新添的。

他突然想起,上次在公司门口,他激动之下抓了她的胳膊,被她一把甩开,当时他以为是她嫌弃自己,不让他碰,原来是……她的胳膊受伤了……

想到这个原因,叶景琰心里的后悔又加深了一层。

吃完饭,青龙喊服务员来结账。

“您这边的账那边的先生已经结过了。”服务员微笑着说。

段依瑶没有回头都知道她说的是谁,她对这样的行为很不屑。

“总共多少钱?”段依瑶问道。

“350块钱。”

段依瑶从兜里取出四张一百的给服务员,语气平静的说,“我吃饭,我买单这是天经地义,这点钱我还付的起。”

服务员尴尬了,回头看了那桌的帅哥,再看段依瑶威严的目光,诺诺唯唯的收了她的钱。

“别忘找我五十块钱。”段依瑶提醒服务员。

“是是,马上就来。”

青龙得意的笑了,颇为骄傲的说,“就是,一顿饭钱而已,咱还吃不起了要他掏钱,真是嘚瑟。”

段依瑶扭头看着窗外,心中不由的叹息,看来这小子又要缠上来了。

拿了找的零钱,段依瑶和青龙回医院,出餐厅时,目光吝啬的没有给他一分。

叶景琰起身跟上,可能是中午吃的有点多,段依瑶带着青龙在医院里遛弯消食。加快脚步跟上去,又被青龙拦住。

“嗳,我说你小白脸是怎么回事,听不懂人话是不是?都跟了多久了?”青龙在他面前喊小白脸喊的顺溜,叶景琰心中不悦,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

这个兵在他面前都如此称呼,看来在段依瑶面前也是经常这么喊。

“我有话和依瑶说。”叶景琰又是这句。

段依瑶停下脚步,转过身双手插在裤兜里大摇大摆的走到他跟前,眉眼间的神色很淡,完全没有了以前的情意,“说吧,什么事?一次性都说清楚。”

叶景琰深吸一口气,小心翼翼的问,“你还在生我气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