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5章:秘密,我喜欢你/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段依瑶耸耸肩,说道,“你看我像是生气的样子吗?再说,我为什么要生你的气?咱两也就是小时候有点交情,长大又见了几次面,仅此而已,我犯得着生你的气吗?”

叶景琰被她说的一愣一愣,却无从辩驳,因为她说的都是真话。

“依瑶,我错了,我上次不该在公司门口对你那么说话,我也不该逼问你的去处,是我太着急了,对不起。”

“哦,这件事刚才你说过了,我也原谅你了。”段依瑶淡漠的看着他。

看段依瑶如此,叶景琰心里大把的话说不出来,看着她眼睑处还未好的青斑担心的问,“你身上的伤怎么样了?”

“刚才也说过了,马上就好了。”

“你……你现在是不是很讨厌我?!”叶景琰的眼眸异常可怜,落在段依瑶眼中也不由的心软了。

她叹了口气说,“叶景琰,我没有讨厌你。”

叶景琰像个受伤的孩子,“可是你现在都不理我,都不多看我一眼,是因为我对你告白,还是因为我说的那么秘密……”

“叶景琰,我知道你喜欢我,我之后也认真想了想,我们是不可能的,既然不可能,我为什么还要给你希望呢?”段依瑶是个爽快人,有什么说什么。

“为什么不可能?”

段依瑶摆事实讲道理,“你看啊。我们两个根本就不怎么了解彼此,我什么脾气你不知道,你什么性格我也不知道,这是其一。其二,你个是大老板,需要的是一个普通的好姑娘,能陪你出入任何场合,和你一起工作、生活的。这些我显然不行。我随时都有可能被召唤走,而且我也不想每次回来还被人追问去哪里了,干什么了。”

段依瑶最后一句显然是在讽刺叶景琰,还没有等他开口解释,她继续说,“我再说说我的标准吧,我就是想找到踏实的人过日子,我不在的时侯他能守着家,你这样的显然也不行……”

“我怎么不行了?我能做到的,”叶景琰焦急的说。

段依瑶伸手阻止他在说下去,“叶景琰,话说的不要太满,你或许一时能做到,但能做到一辈子吗?你呢,长得不差,家里又有钱,有大把的女孩喜欢你追你,我可不想在外面出任务的时侯还担心着,你是不是给我戴绿帽子了。”

“依瑶,你也太小瞧我了,如果我是这样的人,何至于27年了还没有谈过恋爱?”叶景琰的语气变得严肃认真,他可以接受段依瑶不喜欢他的这个事实,但是觉得接受这样的理由。

段依瑶摊手,“好吧,就算你不是这样的人,可是我不喜欢你啊。”

“为什么?我哪里做的不好,我可以改的。”叶景琰充分发挥打破沙锅问到底的精神追问到底。

段依瑶被他问住了,“不是你哪里不好,是我们根本就不了解,而且我对你没有什么感觉啊。”

“这就是说,只要我们经常多见见面,加深了解,没准儿你就喜欢上我了是吗?”

“啊?”段依瑶懵住,“我什么时侯说过这样的话?”

“你说我们不了解彼此,那就互相了解啊,”叶景琰看她一脸懵逼,赶紧说,“我那天看你相亲,怕你喜欢上别人,着了急才会匆忙告白。你不用现在告诉我答案,我们就先从朋友做起,不对,我们本来就是朋友,那就像以前那样相处就好了,你不用有任何心理负担,还是把我当以前的叶景琰就好了。走,我陪你散步。”

叶景琰闪着星星眼看她,她则脑袋一片浆糊,转身慢慢的走。

青龙在一旁听得云里雾里,但是明白了两件事,第一,队长和这个小白脸从小就认识,第二,这个小白脸口才了得。

被称作小白脸的某人,此时正提着一口气,不断的警告自己,不要着急不要着急,先在她这里排上号再说,既然她那么抗拒情侣关系,那就先从朋友慢慢来。

三个人各怀心思的走了大半圈。段依瑶才理清头绪,意味深长的看着叶景琰说,“我是不是被你套路了?”

叶景琰举双手投向以示清白,“没有没有,我怎么敢套路你?你就当相亲那天我什么都没有说,我们还是以前的好朋友。”

“可是你明明说了。”段依瑶较真道。

“那你就当我喝醉了胡言乱语,当然这些话是真的,你暂时不要放在心上,至于在我公司门口的事情,我纯粹是脑子被门挤了,你要打要骂全看你心情,我要敢说一个不字,我就不是男人。”叶景琰信誓旦旦,只要能求得她的原谅,又回到以前的距离,段依瑶就算是现在让他跳楼也愿意啊。反正也死不了。

段依瑶脸上终于露出了点笑容,轻声说道。“叶景琰,你何必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你也27了,年纪也不小了,是该结婚了!”

“我这不是在等你嘛……”叶景琰顺嘴就冒出来了,说完后才用力的拍了一下自己脑门,乖乖道歉,“对不起,我错了。”

“你别等我了,我还不知道啥时候才能结婚呢,我看上次你公司门口那个姑娘就挺好,高高瘦瘦,长得也不错,有气质又漂亮。”段依瑶这话说的很实在,她现在对叶景琰没有多少情感,自然是想到什么说什么。

“公司门口?”叶景琰略微回想了一下,“哦,你说的是南宫晴啊,她有个项目正在和我公司合作,我们俩不是很熟,就是那天凑巧碰上,说几句工作上的事情。”

解释完,叶景琰猛然醒悟,难不成就是因为南宫晴她当时误会了?!

所以对自己才那么疾言厉色?!

“依瑶,我和她真的没什么,你千万不要误会。”叶景琰再次重申。

段依瑶略显尴尬,心道,原来是同事啊,自己当时的确误会了,但这件事坚决不能承认,太丢人了。于是装作若无其事的说,“我没有误会啊,我就是觉得,那姑娘挺好看,和你挺般配的,你可以和她试试。”

叶景琰撇撇嘴,“哪里般配?一点都不般配。”在他心里,只有段依瑶和他最般配。

青龙突然插嘴说,“我觉得前几天那个姑娘更好看。”

“哪个?”叶景琰云里雾里,怎么又冒出了个姑娘。

段依瑶不停的给青龙使眼色,让他别说话,可青龙愣是没有看见,正要说“就是那个紫眼眸的姑娘”时,不远处原来清脆的呼唤声。

“哥,哥——”

三个人抬头,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长发披肩,面若桃花,一双紫眸熠熠生辉的姑娘迈着欢快的步子朝几人走来。

青龙直接呆住,那天只是远远看了一眼就觉得好看,如今近距离看,这简直就是仙女下凡啊。

段依瑶眼中也滑过一抹惊艳,直愣愣的望着翩翩而来的仙女。

只有叶景琰一脸的嫌弃,“你来干什么?”

叶初雪一眼就认出了哥哥身边的女孩就是小姐姐,心中大喜,原来小姐姐也在这个医院,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哥哥这回不用每天摆着冷脸了。

“哥,爸爸说你今天来看爷爷,你怎么不叫我同来?”叶初雪说着话,眼睛却不断的往段依瑶身上飘。

“你不是忙着吗?”

“你都没有问我,怎么知道我忙着?”叶初雪紫眸波光流转,走到段依瑶跟前,笑眯眯的说,“这位就是小姐姐吧,终于见到你啦。你好,我是叶初雪,是叶景琰的妹妹。”

段依瑶猛地反应过来,他们……是兄妹?

也对。叶景琰好像告诉过她,他有个妹妹,但是他没有说,自己妹妹是个大美人啊。

“你好,我是段依瑶。”段依瑶找回了自己的声音,眼睛却不由自主的看着叶初雪,心中不断感慨,皮肤怎么那么白那么好,头发怎么那么有光泽,身材怎么那么好。

叶初雪早已习惯了这样的目光,调皮的笑道,“我早就知道啦,我对小姐姐的大名可谓是如雷贯耳。”

段依瑶甚是惊讶,“你怎么知道?”

叶初雪瞥了眼叶景琰,看他没有阻止,于是很亲密的挽着段依瑶的胳膊说,“那就要拜我哥哥所赐了。自打我有了记忆,我就知道我哥哥有个小青梅,叫段依瑶。只要你有了信来,这一天就什么都不干了,把那封信不看个十遍八遍不会放手的……”

“如意,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叶景琰自己说这些不觉得,但由第三个人说出来就难免羞涩,还是当着这么多人。

叶初雪躲在段依瑶旁边,“嘁,你就会欺负我,在小姐姐跟前乖的像猫一样。”

“我欺负你?”叶景琰哭笑不得,“大小姐,你不欺负我就不错了,你不是要去看爷爷吗?还不赶紧去?”

叶初雪好不容易逮着机会亲自和段依瑶接触,怎么能轻易放弃,笑嘻嘻的说,“不急不急。我和小姐姐说说话。”余光看到段依瑶身后还有个男孩,皮肤黑黑的,却一身正气,见自己看过去,脸唰的就红了,转头立刻看别处。

叶初雪心中好笑,这男孩还挺害羞的。

“你好,我是叶初雪。”叶初雪大方的伸出手,纤纤素手如玉一般,好看之极。

青龙脑袋转过来,脸更红,说话都开始结巴,把自己的大手在裤腿上擦了擦才握上去,不过只是轻轻一碰就即刻松开,他怕自己稍一用力就捏断了仙女的手。

“你,你好,你叫我青龙就可以了。”青龙没有介绍自己的名字,他们一般只以代号相称。

叶初雪明媚的一笑,略显惊讶的说,“哇,又是一只上古神兽。”

青龙疑惑的看着她,什么叫“又”?

叶初雪解释道,“我有两个表哥,是双胞胎,他们的小名合起来起来叫麒麟,我经常喊他们小神兽。”

“哦哦,这样啊。”青龙在她的目光中有些不知所措。

叶景琰不想让妹妹到处招桃花,一把将她拽过来,在耳边小声说,“立刻走,否则以后有事求我我一概不管。”

叶初雪嘟着小嘴,回瞪他,算你狠。

“小姐姐,你和我哥先聊,我去看爷爷,有空我找你去玩啊……你别推我,我自己会走……”

把妹妹推出好几米远,叶景琰才回到段依瑶跟前,不好意思的说,“这丫头就是爱闹,你们别介意。”

“她性格挺好的。”段依瑶夸赞了一句。

叶景琰无奈的苦笑,“都被我们惯坏了,你是没有见她耍赖的时侯,都头大了,我们家又没有人治得住她。”

段依瑶看着那个窈窕的身影,有些不相信,“怎么可能?”

“反正我不是对手,只能用条件交换。”

段依瑶诧异的回头望他,眼中都是惊诧。

叶景琰“嚯”的凑近,在她耳边说,“她的超能力比我强数倍。”

段依瑶更加震惊。“她也是?”

叶景琰没有隐瞒,“嗯,她也是。”

段依瑶愈发好奇,如此好看又可爱的女孩子,身体里居然藏着如此强大的力量。

“对了,”叶景琰问青龙,“你刚才说的那个姑娘是谁?”

青龙还未开口,就收到了段依瑶警告的眼神,立刻改口说,“不认识,就是那天我和队长看到一个很漂亮的姑娘。”

“哦,你们每天……也挺清闲的……”

青龙呵呵笑了两声,幸亏队长提醒,要是说他们把叶景琰的妹妹假象成他女朋友,队长还为此生气,那也太丢份了。

“那个,我遛食遛的差不多了,我和青龙先回去了。”段依瑶的脑子突然接收了这么信息,而且是她不太擅长的领域,她要好好理一理。

“我陪你回去。”

三个人一口气爬到六楼,叶景琰将她送到病房门口后告辞,“那你好好休息,我先去看爷爷。”

“嗯,”段依瑶冲他摆摆手,“走吧走吧。”

叶景琰原本是想等青龙走了,他再单独和段依瑶说几句话,哪知青龙大摇大摆的进了病房,还大喇喇的躺在了沙发上。

“他,也住这间病房?”叶景琰尽量用听起来平淡的口气问。

“对啊,单独开一间多浪费钱,再见。”段依瑶没有多说,就“啪”的关上了病房的门。

叶景琰站在门口久久不说话,浪费钱?他可以掏另一个病房的钱啊。

这么想着,叶景琰抬手准备敲门。但一个念头猛然跳出来,不对,一间病房一天也没有多钱,青龙住在这里应该是要保护她吧,回想起段依瑶那天的情景,应该是受了很重的伤。

还好还好,自己这次没有冲动,否则又要被段依瑶讨厌了。

趴在门口的段依瑶听到脚步声远去,才回到病床边,一只手环抱着腹部,一只手托腮沉思,照这么说,我误会他了?

可是,自己现在对他的感情……似乎还没有那么深。

管他呢,再说吧,她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把伤养好。

这边,叶景琰神清气爽的回到三楼萧老爷子的病房。一进去就被叶初雪各种取笑。

“唉呀,叶大少爷回来了,我看看我看看,满面桃花开啊。”

叶景琰眼角的笑挡都挡不住,就连叶初雪的调侃也不放在心上,走到萧老爷子身边,拉住他苍老的手说,“爷爷,我看你这几天气色好多了。”

萧老爷子浑浊的眼眸中的确有了光彩,甚至还能开口说话了,“你女朋友呢?”

叶景琰难得害羞,“爷爷,她还不是我女朋友,人家还没有同意呢。”

萧老爷子呵呵呵的笑,“漂亮吗?”

叶景琰孩子般重重的点头,“漂亮。”

“要对姑娘好。”老爷子抖着嗓子说。

“我会的爷爷。”

陪着萧老爷子坐了会儿,又给他读了会儿报纸,看他慢慢的睡着了,叶景琰才和叶初雪悄悄退出病房。

走到楼梯口时,叶景琰停住了脚步,他其实很想上去看看段依瑶,又怕她在午休,最后想了想,还是算了。

“想去就去,你什么时侯这么墨迹了?”叶初雪心中无限感慨,她这个哥哥在其他女人面前,那是干脆利索,但是对小姐姐……

“不去了,走吧,回家。”叶景琰下楼梯。

叶初雪跟在她后面,“哥,小姐姐在这里住院吗?她受伤了?”

“嗯。”

“真是不巧,我们来了这么多次,居然没有碰到。她在几楼?”

叶景琰警惕的回头看她,“你想干嘛?”

叶初雪大喊无辜,“我不干什么啊,我就问问。喂,你可是我哥哥,我能害你吗?”

“不是这个原因。”

“那是什么?”

叶景琰很是嫌弃的抬起她的下巴左右看了看说,“我怕你这张脸招惹上无缘的桃花,到时候不好办,你没看见依瑶旁边那个兵脸都红透了吗?你千万别去她病房,一来二去万一这小子喜欢上你就不好办了。如果是别人我不管,但依瑶身边的人,你躲着点。”

叶初雪皱眉,“有这么严重吗?”

“那你喜欢他那种类型吗?”

叶初雪忙摆手,“不不不,我不喜欢,一年四季不着家,我可不想当独守空房。”

“那不就结了?听哥的话。这种男孩是直性子,我怕最后不好收拾。”叶景琰摸摸她的头发,话语中都是温暖。

叶初雪幽幽叹口气,“好吧。”

叶景琰眼中闪过一丝得逞,好了,一箭双雕。

到了停车场,两个人分道扬镳,叶景琰上了黑色低调的辉腾,叶初雪则是钻进了大红色的法力利。

半路上,叶景琰看到大型超市停下了车,顺便给慕薇薇打电话,“妈,养伤喝什么汤最好?”

“谁受伤了?”慕薇薇担心的问。

“段依瑶。”

“啊?你碰见她了?什么时侯?”

叶景琰简单的说了中午的事情,最后说,“我看她憔悴了很多,又在外面参观吃饭,想熬汤给她喝。”

“呦,这么快就知道心疼女朋友了,比你爸强。”慕薇薇调侃了儿子才说,“你买个乌鸡,女孩子补气血,对伤口愈合也有好处。”

“好的,还需要什么吗?”

“不用了,其他的家里都有。”

三个小时后,天色渐黑,叶景琰守着乌鸡汤一步也没有离开,从入锅放料开始,他都是亲自上手,当然是在慕薇薇的指导下。

当醇香浓郁的乌鸡汤倒进饭盒的时侯,慕薇薇由衷的感慨,“没想到啊,把儿子养这么大,他炖的第一次汤是给别的女人喝的。”

叶景琰把锅里剩下的倒在碗中,用瓷勺舀了一勺子吹了吹送到慕薇薇嘴边。“可是第一口是给妈妈的,尝尝,好喝吗?”

慕薇薇抿了口,眼中都是慈爱的笑意,“嗯,好喝,赶紧给姑娘送过去吧。”

“对了,妈,韩医生的药膏还有吗?”

“有,妈去给你拿。”

送走了儿子,慕薇薇窝在叶少辰旁边,淡笑着说,“咱们这儿子啊,是真的动了心。”

“喜欢一个人就要付出全部的真心,就算结果不好,日后想起也不会后悔的。”叶少辰说着自己的经验之谈。

慕薇薇突然坐直身子,望着随着年龄增长魅力也不断增长的丈夫说。“好像你从来没有给我熬过汤。”

叶少辰眼神飘忽,“是吗?我没有熬过?”

“没有,以前秦妈在都是秦妈熬的,你从来没有熬过。”慕薇薇信誓旦旦的控诉。

叶少辰躲不过去只好说,“那你想喝什么汤?我明天做给你。”

“你做了也不见得有儿子做的好喝,儿子那是付出百分百真心的,你啊,完全就是敷衍。”

叶少辰英眉一挑,“儿子做的汤这么好喝?”

“是啊,我去给你端,还有一点。”

叶少辰拉住将要起身的妻子,将她一把拽到自己跟前,挑起下巴就吻了下去……

唇齿相交,相濡以沫。

“哎呦,我说你们两要亲热能不能去卧室啊,我这小心脏承受不起啊。”刚走进客厅的叶初雪惊呼,看爸爸根本不理她。而且吻得更深情了,她只好甘拜下风说,“你两继续,还是我回卧室吧。”

等叶少辰把妻子齿间的香味全都品尝干净,才放开脸爆红的妻子,意犹未尽的咂巴咂巴嘴说,“是挺香的,不过,”叶少辰低头在她耳边喷气,“没有你香。”说完一把抱起妻子,大步走向二楼卧室,这么好的气氛当然要继续下去。

慕薇薇通红着脸软拳轻锤了一下他的胸口,“你以后能不能收敛点?被自己儿女笑话。”

叶少辰却得意洋洋的说,“我在自己家里为什么要收敛,他们应该为了父母如此相爱而感到开心。”

说这句话时刚路过叶初雪的门口,她打开门冲老爸做了个鬼脸,“爸,你为老不尊。”

“胡说,你老爸我哪里老了?”

“对,您不老,您是十八岁的壮小伙,那你问问你眼角的皱纹答不答应。”

“去去去,玩你的去。”叶少辰抱着妻子踢开了卧室的门。

叶初雪顿时觉得有些孤单,她也好想谈恋爱,可是她看不清那些靠近她的男人,到底是真的爱她这个人,还是爱她这副皮囊,又或者是爱她身后雄厚的资本。

她今年都25岁了,还没有谈过恋爱,这句话说出去整个A市估计没有几个人会信吧,偏偏这就是真的。

什么时侯她才能遇到自己喜欢的那个男人呢?

再说医院这边。

叶景琰带着爱心鸡汤来到六楼病房,站在病房门口,他整理了衣服和头发,才抬手敲门。

几秒种后。青龙开了门,里面段依瑶正好在吃饭。

“你怎么来了?”段依瑶夹了跟清汤寡水的青菜,扭头问他。

叶景琰提了提手中的食盒,“我熬了乌鸡汤给你送来。”

段依瑶甚是惊喜,忙招手说,“真的?来来来,赶紧的,医院的饭难吃死了。”

叶景琰原以为会被她拒绝,没想到她这么爽快就答应了。

食盒一打开,整个病房里洋溢着鸡汤的香味。段依瑶光是闻着就口水直流了。

“这么香?真的是你熬的?”段依瑶表示怀疑。

叶景琰不要邀功,温柔的笑道,“妈妈在一边做了些指导,我没有放辛辣的调料,对伤口愈合不好。”

段依瑶迫不及待的拿勺子喝了一口,烫的直伸舌头。

“你慢点。”叶景琰鲜少见她如此少女姿态。

段依瑶吹了吹喝了一大口,眼睛立刻就亮了,“嗯嗯。好喝好喝。”

叶景琰的心情比做成一笔大生意还要高兴,“好喝你多喝点,我熬的多。”

青龙在旁边看着直咽口水,可怜巴巴的说,“这么多队长也喝不完,能赏我点吗?”

叶景琰很大方的拿过他的碗,一边舀汤一边说,“我怕不够喝,带了三个人份的,有你喝得。”

“谢谢谢谢。”

叶景琰淡淡的笑,想要追一个女人,收买她身边的人很关键,至于用什么收买,当然要因人而异。这是慕家小神兽教他的,现在看来,很有作用。

两个人美滋滋的喝着鸡汤,叶景琰看了眼他们桌子上的菜,没油没肉的,皱起了眉头,“你就吃这些?”

“对啊,医院的饭嘛能有多好。”

“我明天给你送,家里做的,营养又健康。”叶景琰随即做了个决定,晚上回去好好翻翻菜谱,列出个菜单来。

段依瑶下意识的拒绝,“这不好吧。”

“这完全没有问题,就当是我还你的救命之恩了。”叶景琰立刻找了个她不能推辞的借口。

段依瑶懵了,“什么救命之恩?”

叶景琰看她喝完了,从她手中拿过小碗,又给她添了一碗,顺便还舀了几块乌鸡肉,“你忘了?我在非洲旅游的时侯,差点被几只狮子吃了,是你救的我。”

段依瑶从众多的记忆里找出这一段,点点头说,“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可你就算要还救命之恩,你不上班了?”

“休年假,工作两年还没有休过假,这次顺便把攒的假都休了。而且这段时间公司也没有什么大事。”叶景琰看她只喝汤,温馨提示道,“别只顾喝汤,吃点肉。”

“哦……”段依瑶若有所思,这样会不会不太好,毕竟自己不是他女朋友。

叶景琰看她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么,抻着下巴说,“你就别多想了,我们这么多年朋友了,A市是我的地盘,我当然要照顾好你。不过是送几天饭而已,也值得你顾及这么多。”

“好好好,随你吧。”段依瑶不想被他念叨。因为她有预感,最后的结果一定是他赢。

叶景琰勾唇,第一次踏进这间病房,格局和萧爷爷住的一样,像个小单间,有卫生间,有沙发,还餐桌,除此之外,他还看到墙角立了一张单人床,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晚上青龙住的。

说心里话,叶景琰对单身男女独处一室是不赞成的,但奈何段依瑶的身份特殊,又受了伤,而且他现在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所以不敢多说话。

有青龙在。食盒里的鸡汤连肉渣都没有剩下。两个人喝得肚子圆鼓鼓的,也对桌子上的饭菜没有了兴趣。

叶景琰直接把垃圾袋拿过来把剩菜全扔了,然后又用湿巾将桌子擦了个干干净净,仿佛他就是来当保姆的。

至于另外两个人,翘着二郎腿一言不发的看着他劳动,完了,青龙才说,“叶……”

“我叫叶景琰。”叶景琰自报家门,“你叫我名字就好了。”

“哦,叶景琰,你好歹也是个大公司的老板,怎么做家务如此熟练?”

叶景琰淡然解释道,“我几年前出国留学是一个人住,做饭什么的都是自己来,熟能生巧嘛。”

“咦?你们这些有钱人不是都有保姆什么的吗?你还要亲自做?”

叶景琰不动声色的看了眼段依瑶,说,“你说的那种情况可能有。但我当时出国的时侯,我爸爸就给了我机票钱以及一个月生活费,剩余的费用都是我赚的,我哪里还敢请保姆?”

“那你的学费呢?”

“我有全额奖学金,足够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