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6章:见家长?/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青龙不由的对他有些改观,“没想到你这么厉害。”

叶景琰用湿巾擦着修长的手指说,“我这算什么,我觉得你们才厉害,保家卫国,舍生忘死,这才是男儿应该做的事情。”

青龙被他夸得有些不好意思,摸了摸脑袋没有说话。

吃人嘴短就是这样,就算是想找个毛病出来也不忍心。

第一次来叶景琰不能久待,收拾完东西后从包里拿出两瓶药,认真的说,“依瑶,这是我上次提到的药,对消除疤痕很有用,虽然你上次说不用,但我觉得,爱美是每个女孩的天性,如果有机会让自己变得很好,为什么不试试呢?依瑶,这和你成为一个优秀的军人,和你报效祖国一点都不冲突,你说是吧。”

段依瑶目光沉沉的看着他,不得不说,叶景琰最后这番话打动了她。

是啊。她是一名军人,也是一个女孩,她也是爱美的。她一直觉得身上的疤痕是荣誉的胸章,但是没有这些胸章难道她就不是一个优秀的军人吗?

当然不是。

沉默良久,段依瑶伸手将他手中的药瓶拿过来,看了看问他,“怎么用?”

叶景琰心中一喜,眉眼也带了几分笑意,“外涂就好了,今晚或者明天让护士帮你涂一下,早晚各一次,一周之内,伤痕就能消失。”

“嗯,我知道了,我等会儿就找护士。”

叶景琰大大送了口气,天知道他手心都冒冷汗了,生怕像上次一样被她怼回来。

“那你们早点休息,我先走了,明天我再来看你。”

叶景琰的脚步明显有些迟疑,他不想这么早走,却又不能留下,心里很是不舍。

段依瑶将他送到门口,看他停下来似乎在等她说什么,憋了半天,段依瑶说,“谢谢你的鸡汤和药膏,回去路上小心点。”

“嗯,再见。”叶景琰的眼眸柔情似水,看的段依瑶心里发慌,快速的关上了门。

待叶景琰的脚步走远,段依瑶一颗小鹿乱撞的心才渐渐平复。

他那样的眼眸看着自己,真是要了老命,那一刻竟然很想吻上去,疯了疯了……视线落在手里的药瓶上,段依瑶对青龙说,“去把护士叫来。”

“是,队长。”

叶景琰可谓是心花怒放,开着车哼着小调,整个人都快要飞起来了。

第二天凌晨,叶家别墅的厨房里就叮铃哐啷响开了,厨娘站在一旁很是为难,这样下去她在叶家的好工作就要丢啦。

“少爷,还是我来做吧,您在一边监督行不行?”厨娘第三次试图夺回属于自己的工作。

叶景琰手起刀落利落地切着菜,头都没有抬,“不用,我自己做。你先去忙别的,我这里做完了你再来。”

厨娘哭笑不得。她就是做饭的,去忙别的什么?无奈之下,厨娘只好站在门口观战。

叶景琰在国外留学的时侯就经常做饭,煮粥,炒几个小菜什么的,完全难不住他。将近一个小时后,红枣糯米桂花粥堪堪熬好,四个小菜也全都装进了食盒中。

叶景琰冲个澡换了衣服,提着两个食盒开车出发的时侯还不到七点。

厨娘看着远处的尾灯,幽幽的说了句,爱情的力量真是伟大。

一路疾驰到医院,停了车正要上楼。却看到不远处两个身影在慢跑,一高一矮,腰杆笔直,步伐一致。

清晨的医院人很好,出来锻炼的更是廖廖无已,所以这两个身影很是显然,叶景琰一眼就认出来了他们是谁,于是驻足等待。

慢慢的,两个人由远及近,女人的脸微红,额头蒙着微热的汗水,眉宇如画,眸如星辰,就这么一步步走进他心里。

段依瑶也看到了站在路边的男人,穿着深蓝色的T恤,黑色休闲裤,清朗闲适,纵使手里提了两个食盒,也挡不住浑身的英气,却添了几分温暖。她微微惊讶了一下,用挂在脖子上的毛巾擦了擦汗水,跑到他跟前时停下,微喘着问,“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

“我来给你送早餐。”

“我还有一圈。”

叶景琰浅笑,“你慢慢跑,我在这里等你。”

“行,那你等我一会儿。”段依瑶说了这个字,继续慢跑。

晨光微露,初秋的风微凉,女孩离开后,空气中还残留着她的气息,夹杂着一股药味。

叶景琰准备的小菜很简单,清炒土豆丝,拍黄瓜,西兰花炒肉,还有一个是炸的金黄酥脆的煎饺,摆上桌色香味俱全。

青龙洗了一把脸出来,不由的吞了口水说,“看着就香,”说着捏了个煎饺扔进嘴里,一边吃一边说“好吃好吃。”

叶景琰给两个人舀粥,段依瑶走进去洗脸,过了会儿说,“青龙,进来给我擦下背上的汗。”

“来了。”青龙刚把第二个煎饺塞进口中,起身的时侯却被一只手按在肩头,一抬头,叶景琰目光沉沉的望着他。

青龙也不是傻子。眼珠转了个圈,冲他嘿嘿一笑,又大喇喇的坐下吃自己的早餐。他才不担心队长会被小白脸吃豆腐,队长那战斗力整个军都没有对手。

叶景琰在他肩头轻拍了两下表示感谢,然后进了卫生间。

段依瑶背对着门口,身上还穿着刚才跑的那件宽大的黑色T恤,听到脚步声把手中的毛巾反手给他。

叶景琰什么都没有说,接过来,毛巾有些凉,他顺手打开水龙头扭向热水的方向,把毛巾弄热拧干。

“你这小子什么时侯这么自信了。”段依瑶吐槽了一句。

叶景琰上前两步靠近她,撩起T恤的下摆。手慢慢的伸进去。衣领有些大,叶景琰居高临下看到露出的脖颈处有麻绳粗的伤痕,已经结了黑色的疤。

只是看到一点,叶景琰的心就揪在了一起,他手上的动作更加轻柔了。

段依瑶感觉气息不对,一扭头,看到叶景琰动容的脸庞,猛地转身,拿毛巾的那只手变停在了她的胸部……

“你怎么进来了?”

叶景琰感觉到她的柔软,心里一阵激荡,声音都变得暗沉,“转过去。别动。”

段依瑶似乎也察觉到怪异,一低头,他的手正扣在胸前,心中哀号一声又转过了身。

叶景琰一点点给她擦汗,用肩部到腰部,每擦过一处就有一股清凉袭来。

“你这些伤……还疼吗?”叶景琰眼中露出疼惜的神情。

“结痂了就不疼,这两天有些痒。”

“痒就是快好了,你别抓。”叶景琰的声音轻的像是一阵暖风,吹进她的心头。

“我知道。”段依瑶只觉得脸发烫,连耳朵都红了只是自己看不见。也是奇怪,青龙朱雀他们也是男人,她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怎么换了他就浑身不舒服,连心跳都快了。

叶景琰看的出来,这些伤是新伤,应该是那次她突然消失后受的伤,原来她是真的有急事,而不是故意不辞而别。

“好了,出去早饭吧。”叶景琰压抑着心里的痛楚,在水池边洗毛巾,段依瑶则快步走出了卫生间。

叶景琰上次见过她胳膊上的疤痕,当时就觉得心疼,可是今天所见却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而在他看不到的地方,不知还有多少可怖的伤疤。

双手紧紧的抓着冰凉的洗手池边缘,叶景琰顿时觉得很悲伤,他想保护她,让她平安无虞的度过一生,可是自己根本就一点忙都帮不上,20多年来,这是第二次感到深深的挫败,第一次则是幼儿园毕业她离开时。

叶景琰甚至想,如果他没有叶家的责任,他就可以义无反顾的参军,去她身边,时时刻刻保护着她,然而这些都只能想想。

收拾好自己的情绪。做个深呼吸,叶景琰看着镜子中淡笑的自己,擦了手出去。

盘子里的煎饺已经被扫荡一空,土豆丝也只剩下半盘。

“你们很喜欢煎饺吗?我明天多做一点。”叶景琰坐在段依瑶身边,脸上看不出任何刚才激动的情绪。

段依瑶喝了一口粥说,“你吃饭了吗?”

“没有。”叶景琰如实说。

段依瑶和青龙的筷子都顿住,表情有些尴尬,因为食盒里的最后一碗粥已经倒进了青龙的碗里。

“你没吃饭怎么不说一声?我们给你留一点啊。”段依瑶默默的放下筷子。

叶景琰笑了,“没事,我本来就没有准备我的,你们吃完了,我回家吃。”

“这……”

“真的,现在才七点半,我等会儿回去也就八点多,刚好吃饭。”叶景琰不想让他们过于内疚,看床铺还乱着,于是起身说,“你们赶紧吃啊。”

段依瑶和青龙眼睁睁看着他走到床边,然后动作麻利的收拾床铺。

青龙在桌子地上踢了踢队长的小腿,轻声说,“这小白脸还不错,你考虑考虑。”

段依瑶狠踢回去,“吃你的饭。”

叶景琰擦桌子的时侯发现他昨天送来的两瓶药膏,其中一瓶打开了。嘴角不自觉的上扬,看来她用了。

叶皇公司。

王秘书得知叶景琰要休年假的信息懵住了,忙问,“叶总,你准备休多久?”

“十几二十天吧。”

“那公司有重要事情了怎么办?”

“我就在A市,有事给我打电话。”

王秘书松了口气,“好的好的。”

段依瑶以为叶景琰送饭就是一时兴趣,没想到一天三餐每一餐都很准时,而且菜样从不重复,汤也很丰富,今天是鸡汤,明天就是黑鱼汤。到了后天就是排骨汤,就连给段依瑶换药的护士都说,她这几天的气色好多了。

“首长,你这个药膏效果真好,才用了四天,背后的伤疤淡了很多,太神奇了。”小护士给她一边擦药一边惊叹道。

“真的吗?你拍个照片我看看。”段依瑶也很好奇。

小护士用自己的手机咔嚓拍了张照片给她,“首长你看。”

裸露的背部,前几天还狰狞可怖的一道道伤疤,现在成了粉色,虽然还能看出是伤,但已经好很多了。没想到叶景琰的药膏这么好用。

“首长,你这药膏是哪里来的?我也好想买一瓶。”

段依瑶莞尔一笑,“这不是我买的,是我朋友送的。”

“朋友?”小护士恍然大悟,“哦,我知道了,就是每天给你送饭的那个帅哥对不对?”

“嗯,就是他。”段依瑶坦然承认。

每个人都有一颗八卦的心,小护士也不例外,忙问,“首长,他是你男朋友吗?”

“不是不是,就是普通朋友。”段依瑶连声澄清。

小护士摆明了不相信。“嘁,我才不信,哪个普通朋友一天三餐的给医院送,还长得那么帅,那么有气质,尤其是笑起来迷死人了。”

段依瑶听着她的花痴话,笑着摇头,“你们这些小姑娘就喜欢这种帅哥。”

“首长,你才28岁,就比我大两岁而已,不要装老人家了。”小护士调皮的说,“既然首长说他不是你男朋友。那一定是他在追你,唉呀,如果哪天有这么帅的男人来追我,那我做梦都会笑醒的。”

“有这么夸张吗?”

“当然了,你不知道现在长得好看,家里有钱,对女朋友又体贴的单身男人多么稀缺,你是没见,你朋友每次一来,医院里的护士们全都趴在窗户上看。所以,首长你千万不要错过这种极品,一旦错过就会立刻被其他女人抢去。”

段依瑶表示惊讶,叶景琰居然这么抢手?

小护士涂完药后,把衣服小心给她穿上,“首长,帅哥来了你帮我问问,这药膏是哪里买的。”

“嗯,好的。”段依瑶把药膏接过来,自己涂抹前面的伤疤。

第二天当段依瑶询问起来的时侯,叶景琰停下筷子,“我拿来的用完了?”

这几天,他都是和段依瑶青龙一起吃的。

“没有,护士想买一瓶,”段依瑶加了一个灌汤包。轻轻的戳开,吸了一下里面的肉汁,啊,好美味。

叶景琰看她喜欢,又给她夹了一个放在碗里,笑着说,“如果你要用,我管够,但是不外售,这是我们家庭医生的独家秘方,千金难买。”

“这样啊,那算了。”

叶景琰心里想着三楼萧奶奶和萧爷爷的嘱咐。犹豫了半天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一直等到饭吃完了,桌子擦完了,他还是没有说。

段依瑶早就看出他欲言又止,忍不住了问他,“你是不是有什么事?”

叶景琰苦笑着看着她,不好意思的说,“是有件事……”

“有事就说啊,最烦你吞吞吐吐的样子。”

叶景琰直视着她的眼眸,暗暗给自己鼓劲说,“你知道,我爷爷也在这里住院,我每天都往医院跑被他们知道了。说想见见你,”说完,生怕段依瑶拒绝,连忙又说,“如果你不想见的话不用勉强,我去跟他们说……”

“那走吧。”段依瑶干脆果断的说。

叶景琰听到这三个字懵住了,“你答应了?”

段依瑶点头,“对啊,我们是朋友,你的亲人住院了,又在一个医院,按礼数我这个晚辈应该去看看他们的。”

叶景琰刚刚还忐忑不安的心立刻兴奋起来,激动之余伸出双手拥抱了段依瑶。

时间瞬间安静,就连正在墙角举铁的青龙也愣住了。

靠,居然抱队长,队长还没有推开他。

短短五秒,叶景琰松开了段依瑶,眼中全是笑意,嘴不对心的说,“对不起,我太激动了。”

段依瑶被他抱得小心脏砰砰砰的跳,却还有维持自己的面子,假装严肃的说,“没有下次。”

“好。”叶景琰满口答应。至于下次,再说吧,他抱就抱了,难不成她还能把自己双臂断了。

段依瑶看他一副痴汉脸,心跳的更厉害,躲开他的目光大步向门口走去。

“等等我。”叶景琰急步追上去。

这一路,段依瑶再没有和叶景琰说话,倒是叶景琰叽叽喳喳说了萧老爷子和他们叶家的关系。

到了三楼病房,段依瑶脸上带了笑意,见老人家摆着脸是很不礼貌的。

“爷爷……”叶景琰刚推开门,被里面的情景吓了一跳。原以为只有萧奶奶和萧奶奶在,最多再添一个舅妈。没想到病房里站了一大堆人,就连爸爸妈妈也在。

叶景琰快步走上前,“你们怎么都来了?爷爷出事了吗?”

拨开人群一看,爷爷脸上带着氧气罩。

“怎么回事?”叶景琰担忧的问旁边的妹妹。

“刚刚爷爷晕过去了,才抢救过来。”叶初雪解释,也间接说了为什么大家都在这里的原因。

“怎么不告诉我?”

“打电话了,你没接。”

叶景琰掏出手机,调静音了,上面有两通未接来电。

叶初雪看段依瑶站在门口略显尴尬,忙戳了戳哥哥,提醒他那还有一个人。

叶景琰这才想起段依瑶,忙回去将她带进来,对父母说,“爸爸妈妈,这是段依瑶,就是我小时候的那个朋友。”

“叔叔阿姨好。”段依瑶礼貌的打招呼。

慕薇薇看着段依瑶,“我觉得你好面熟啊,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段依瑶也看向慕薇薇,超强的记忆力搜索到一个信息,淡笑着说,“我们在机场见过。”

“对对对,”慕薇薇也想起来了,“当时有个小偷在偷我的包,是你抓住了小偷。唉呀,我们真是有缘,没想到你就是段依瑶。”

段依瑶也觉得这世界好小,兜兜转转居然都是认识的人。

叶景琰很诧异,“这么说,你们老早就见过了?”

“是我第一次回A市的时侯。”段依瑶简单的解释,她那次回来是找叶景琰的,正主没有找到,却偶遇了正主的父母。

叶少辰看着段依瑶,她虽然没有穿军装,但是军人的那种肃然和杀气还很明显。他其实更愿意儿子找一个普通人家的姑娘结婚,有没有钱不重要,反正他们叶家有钱。只要女孩能全心全意爱儿子,照顾好他就可以。

毫无疑问,段依瑶是个很优秀的军人,但她是不是一个合格的妻子却很难说。如果她和儿子相爱了,放在她心里首位的一定是她使命,第二位是不是儿子都难说。

然而,儿子就是喜欢她,一副非她不娶的架势,他这个当父亲自然不能多说。

“段姑娘,上次多亏你帮忙,都没有来得及感谢,不如今天我们请你吃个饭吧。”叶少辰客气的说。

“不用。上次的事情是我应该做的。”段依瑶神色变得很淡,因为她发现,叶少辰在分析她,她本能的抗拒这种行为。

叶景琰沉浸在喜悦中,没有看出这细微的变化,拉着段依瑶认识他的亲戚,“初雪你见过了,这是舅舅舅妈,这是两个表弟,这是爷爷奶奶。”

段依瑶欠腰微笑着说,“爷爷奶奶好。”

“你好。”萧奶奶顺手握住段依瑶的手,细细打量着她的眉目赞叹道。“这姑娘长得很是周正,眉宇间透着英气,这在古代可是武将的相貌。”

段依瑶开玩笑道,“奶奶,你还会看相啊。”

“年轻的时侯学过一点点,”萧奶奶年纪大了,一双眼睛却很明亮。

“那就承奶奶吉言,没准我以后还真能当个将军。”

“好好,女将军多威风。”萧奶奶露出孩子般的笑容,然后将她手腕上的一只玉镯退下来,直接带在段依瑶手腕上,“这是奶奶给你的见面礼,不要嫌弃。”

“奶奶,这我不能收。”段依瑶虽然不懂玉,但还能看出好赖,手腕上的这只玉泽一看就是养了多年的好玉。

萧奶奶按住她的手说,“你可别误会,这不是看在平安面子上给你的,就是奶奶和你有缘,觉得你这孩子很好给你的,收着吧,以后留个念想。”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段依瑶再推辞就难看了,只好暂时收下,“谢谢奶奶。”

“这些啊都是身外之物,跟着我下去也可惜,今天碰到一个有缘之人,对玉也是一种服气。”

“妈,你不要说这些话。”萧汐冉红着眼睛,是哭过的样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