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7章:初尝情果/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奶奶倒是很坦然,“你这丫头啊,就是想不明白,我和你爸都活了九十多年了,赚到啦,就算是明天走了,那也是命之所归,有什么好难过的。”

母亲这样一说,萧汐冉的眼泪又出来了。

段依瑶觉得自己在这里很别扭,说了声她该回去吃药了,便告别大家出了病房。

“这个玉镯我不能要,你把她还给老人家吧。”段依瑶将玉镯退下来递给叶景琰。

他早就想到了这个结果,立刻后退一步,双手背在身后,“你既然已经当面收了,哪有背后再退回去的?我不管,这是奶奶给你的,要退你自己去退。”

这是第一次段依瑶提出的事情叶景琰不照办,段依瑶无奈,“可是我戴着它很不方便。”

“那你就把它放在柜子里,总之这个东西我是不会替你保管的。”开玩笑,萧奶奶给孙媳妇的见面礼放在他这里,那不等于没给吗?叶景琰才不傻。

看叶景琰如此坚决,段依瑶也不在坚持,只好将玉镯放进兜里,“行了。你不用送我了,进去吧。”

“我送你到楼梯口,走吧。”

段依瑶和他并肩而走,“我认识医院的院长,如果有什么需要你对我说。”

“嗯,好。”叶景琰心里甜滋滋的,虽然不是故意的,但他单方面认定,这就是见家长了。

或许是萧老爷子舍不得老伴,当天下午,他又悠悠转醒,众人见渡过了危险期,便纷纷离开。

叶少辰和儿子走在后面,调侃道,“你这为了追女孩,整天往医院跑,工作都不干了?”

“公司运转很正常,”叶景琰笑道,“爸,如果一个公司离开老板就瘫痪,那就说明它的机制有严重问题,我不在,公司还能顺利运转,那就说明爸爸您给叶皇建立了一套完善的体系。”

“臭小子,我不需要你拍马屁,”叶少辰笑骂道,“女孩要追,重要的工作也不能抛下,知道吗?”

“知道,有什么重要事情,他们都会发我邮箱,我每天晚上都会处理了。”

“那就好。”叶少辰还想说说段依瑶,但想了想还是闭嘴了,这是儿子的事情,他这个长辈还是不要掺合。

又过了几日,段依瑶身上的伤好了十之八九,背上和胸前的伤痕不但消失的无影无踪,皮肤竟光滑白皙了许多。现在只剩下腹部的刀伤。

她内心很焦急,恨不得下一秒就出院,但是有段首长的佛印压着,她再急也只能忍着,于是每天只有和青龙锻炼体能消耗时间。

叶景琰看她实在无聊,于是说,“你太了解青龙的招数,这没什么意思,这样吧,我陪你过过招怎么样?”

段依瑶和青龙同时停下手中的哑铃,异口同声的说,“你也会几招?”

“小时候学过。”叶景琰很谦虚的说。

青龙汗气腾腾的走过来,捏了捏他的肩膀,摇着头说,“你身上就这么点肌肉。小心被我们队长当小鸡扔了。”

“那就比比呗,没比怎么知道谁输谁赢呢?”叶景琰用挑衅的目光盯着段依瑶。

“好,话说我们认识这么久,还真没有比试过。”段依瑶扔下哑铃,擦了把脸上的汗,她许久没有收到别人的战帖,血液里好斗的基因在宠宠欲动。

叶景琰一副贵公子的模样,手指在桌上轻叩,“这样比赛太无趣,我们订个赌约怎么样?”

“赌什么?”

“我输了,你可以让我做一件事,你输了,我可以让你做一件事。”叶景琰眼底闪过一丝狡诈。

段依瑶很是无所谓。反正不管什么样的赌约,赢得一定是她。

“好,我答应你。”

“依瑶,你都没有问我在哪里比,怎么比,就答应的这么痛快?”

“没关系啊,反正输的人绝对不会是我。”段依瑶信心满满。

叶景琰唇角弯起,“依瑶,你也未免太自信了。”

段依瑶被他挑起了兴趣,也不和他多说废话,直接道,“你说吧,怎么比?在哪里?”

叶景琰起身,从果盘里取出一个红苹果,然后放在青龙脑袋上,“就在这个房间,很简单,我们谁拿到苹果算谁赢。青龙,你当裁判,但是千万不要动。”

“啊?我当木头桩啊,你踢到我怎么办?”青龙连忙将苹果取下来抗议。他对段依瑶是放心的,但是对小白脸一万个不放心。

叶景琰很认真的说,“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踢到你的。”

青龙一点面子都不给,“不行不行,我还想看队长如何吊打你呢。”

叶景琰苦笑,“你这也太直白了。”

段依瑶一锤定音,“青龙,苹果放上去,不许动。”

“是。”青龙万般无奈,只好把红苹果放到头顶。

叶景琰将外套脱了扔在床上,身上只剩件黑色T恤,松松垮垮的看不出有多少肌肉,但毫无意外的是,他的身材比例很好,宽肩窄腰,完全是模特的身材。

活动了两下肩膀,轻笑着说,“开始了?”

段依瑶一对敌,整个人就沉稳了下来,冷冷的注视着叶景琰,只当他是个对手。

青龙看双方都做好了准备,大声说,“三二一,比赛开始。”

病房里的空间不大,又有桌子板凳等家具,所以留给人施展拳脚的地方并不多,但这恰恰能体现出两个人的水平。

“开始”两个字刚落下,青龙就觉得一阵拳风袭来,吓得他赶紧闭上了眼睛,还好这阵拳风擦着他的脸庞过去,睁开眼睛。段依瑶和叶景琰已经交上了手。

我靠,这还是自己认识的那个小白脸吗?

青龙震惊的差点喊出声来,眼前的叶景琰仿佛换了一个人,动作异常敏捷凌厉,而且速度非常快,每次段依瑶都快拿到苹果的时侯,叶景琰就飞身上来将她隔开,然后两个人就继续缠斗在一起。

高手对决,在呼吸之间就可以决定胜负。青龙许久没有见过能如此死死的压住队长进攻的对决了。

青龙的一颗心都提起来了,完全忘了刚才他所担心的,叶景琰会踢到他。

两个人你来我往,一招一式都是快准狠,叶景琰脚下的速度越来越快。因为他发现段依瑶真的很厉害,如果完全凭借技巧是赢不了她的,只好借用超能力,但使用的时侯又不能让青龙看出来。

段依瑶越打越兴奋,手下的动作愈发凌厉,她是特种兵,学的都是一招致命的杀招,刚开始因为对方是叶景琰,不忍心对他使出这些招数,但是很快她发现,叶景琰远比她想象中厉害,不管多么刁钻的角度都能躲开,所以。段依瑶也就使出了十分的本领。

青龙只觉得两道黑影在眼前不停的闪动,眨眼的功夫,原本还在桌前的两个人瞬间就到了桌后面。

段依瑶攻,叶景琰守,一进一退,相得益彰。

缠斗了十分钟左右,叶景琰看段依瑶的额头渗出虚汗,怕她伤口出现问题,于是决定结束这场比赛。在躲过她的一记飞腿之后,大步冲向青龙,眼看就要拿到苹果,另一只胳膊却被猛地向后一拽,苹果擦着手指而过。

但叶景琰并不放弃,他需要段依瑶这个承诺,所以,这场行比赛他一定要赢。

借着段依瑶的力道,叶景琰一个反身,一只手将她扣在怀中,另一只手继续去拿苹果,这一次,叶景琰使了几分力道,段依瑶想要挣脱却没有成功,眼睁睁看着红苹果落进了某人的手中。

叶景琰计划得逞,得意洋洋的看着段依瑶,将苹果捧到她跟前,嘴上很是谦让,“多谢段首长承让。”

段依瑶这一场打得很是酣畅淋漓,她许久没有遇到旗鼓相当的对手了,她享受的是过程,所以早就把结果不放在心上了。

“算我输了。你想让我做什么事情?”段依瑶输的心服口服,在和叶景琰的交手中,她基本上没有进攻,可纵使这样,她输了。

只有叶景琰自己知道,他赢得有些心虚,“好不容易得了一个赌注,我要回去好好想想。”

“好啊,那你好好想,想好了告诉我。”

青龙目瞪口呆。对叶景琰的崇敬之情如黄河之水滔滔不绝,激动的一把握住叶景琰的手,眼中全是星星,“小白脸,不不不,叶景琰,你太厉害了,你居然赢了我们队长,我的天呐,你简直就是武侠小说里的扫地僧,深藏功与名啊。妈呀,不行,我太激动了,让我好好冷静冷静。”

段依瑶哭笑不得,“臭小子,你队长我输了你就这么高兴?”

“当然了,终于有个男人能赢过你了,这是给我们男人争气啊,我能不高兴吗?”青龙一把搂住叶景琰的肩膀,喜笑颜开,“兄弟,我同意你和我们队长交往了。”

段依瑶在他屁股上踢了一脚,“我的事情用的着你同意吗?”

“队长,这么多年了,终于有人能赢你了,就冲这。我相信咱兄弟都会同意小白……叶景琰的。”

叶景琰站在一边温柔的笑,末了说,“是我侥幸取胜,依瑶很厉害。”

“你不用谦虚,我输了就是输了。没有什么丢人的。”段依瑶是个对自己要求很严格的人,有强大的心里来接受胜败。

“其实……”叶景琰顿了顿,凑到她耳边轻声说,“我用超能力,否则真打不过你。”

段依瑶诧异的睁大眼睛,难怪,她就觉得叶景琰的动作异常的快,好几次都是违背自然规律的。

“如果你觉得我胜之不武的话,可以……”

“说什么呢。不管你怎么赢的,那都是你自身的本领,我输的心服口服。”段依瑶很是深明大义,随之认真的说,“这样吧,我和青龙这几天要做体能恢复,你来给我们当陪练,我付你工资。”

“工资?”叶景琰哭笑不得,“依瑶,你觉得我会缺钱吗?”

“那你要什么?我们总不能白白让你当陪练。”

青龙笑嘻嘻的说,“队长,叶景琰想要什么你会不知道?”

段依瑶剑眉微挑,用危险的语气说,“你知道?”

青龙兔子般逃到门口,“我不知道。”然后一溜烟跑了。

病房只剩下两个人,叶景琰给她倒了杯温水,表情很是深沉,“你什么都不用给我,你自身变得更强大,我才会放心。我有时想,如果我没有叶皇集团,我就陪你去当兵,这样我就能陪在你身边,保你事事无忧,让你不受一点伤。可显然我做不到这一点,所以只能期盼你保护好自己。我也能睡得安稳些。”

段依瑶静静的凝视着眼前的男人,她不是个敏感的人,不曾想到,这个在其他女人眼中炙手可热的男人,居然会为自己考虑到如此地步。

心,不是不感动,而是觉得对他的深情,无以为报。

望着他俊美容貌,段依瑶突然很想吻他。

“你闭上眼睛。”她轻声说。

叶景琰不知道她要做什么,却很听话的乖乖闭上了眼睛,渐渐的,他感觉到她的气息在靠近自己,心跳猛地加快。手握成了拳。

她该不会是想……

那两个字还没有冒出来,薄凉的嘴唇上就被温热的软软的东西覆盖住。

叶景琰大脑轰的一声,全身的血液全都聚集到头皮,可是这种美妙的触感还没有品尝几秒,柔软消失了。

“这是给你的报酬。”段依瑶脸颊绯红,黝黑的双眸如被清泉洗过一般。

叶景琰心中激荡,目光灼灼的盯着她的双唇,好想……再尝一尝。

女孩被他盯着心里直跳,一转身想要逃离他炙热的目光,哪知胳膊被人拽住,再往回一拉撞进他的怀里,段依瑶还没有反应过来,叶景琰抬起她的下巴深深的吻了下来……

段依瑶被他的举动震住了,下意识的想要推开他,却被叶景琰抱得更紧。

女孩从未接过吻,本能的……接着,叶景琰更加投入了……

他从第一次见她,就想这样把她搂在怀中,深深的吻她的唇,如今得偿所愿,叶景琰如何不激动,他只恨不能一次性将她吃了。

真的好甜好美。

段依瑶沉醉在他的轻吻中,原来……亲吻是这样的感觉,慢慢的,女孩僵直的身体柔软下来,双手不自觉地环住他的腰。去回应他的吻。

不知吻了多久,叶景琰发觉欲望抬头的时侯,才强迫自己缓缓离开她甜美的唇,眼眸里,女孩的脸颊通红,双唇上染着水光,双眼迷离,煞是可爱。

楼道里不知道谁打翻了药盘,段依瑶猛地被惊醒,看到叶景琰正闭着眼眸深情的对待着的双唇,而自己的双手还抱着他……

段依瑶猛地推开他,却没有挣脱他的怀抱。

“你……你……你……”段依瑶你了半天不知道该说什么,声音带着女孩的娇羞。眼神飘忽不敢去直视他炙热的双眸。

叶景琰捏住她的下巴,强迫她看着自己,然后一本正经的控诉,“是你勾引我的。”

段依瑶脸红到了脖子,狡辩道,“我才没有。”

“那你为什么吻我?”

“刚才说了呀,那是谢礼。”

“哦~”叶景琰意味深长的说,“可是我觉得那份谢礼有点轻,擅自加重了。”

“你一个收礼物的,怎么能嫌礼物轻呢?”段依瑶这时候脑袋不清楚,只能顺着叶景琰的思维走。

叶景琰低眉浅笑,一双异眸熠熠生辉,声音低沉又勾人心弦。“对,是我不好,但是以后,对你,我只收后面的礼。”

“想得美。”段依瑶挣脱开他的钳制,转过去不看他。

天呐,太撩人了,再多看一秒段依瑶都怕自己扑上去将他拿下。

叶景琰看着她害羞的背影,抬起的双手又落下,好想从后面这样抱住她,然后永远不放手。可是他还是不敢,今天得到的已经很多了,再来,他怕这只小猫炸毛。

“依瑶,这是我的初吻。”叶景琰柔声说。很美妙,他会记一辈子的。

段依瑶瞬间转过来,“我不会负责的。”

叶景琰咧嘴笑了,“当然,但如果你想让我负责,我会很乐意。”

“你你……”段依瑶此时智商只有平时的一半,实在不是叶景琰的对手,于是直接拉着他的手,将他推出门外,娇怒道,“你晚上不要来了。”

“你晚上吃饭怎么办?”

“你不要管了,反正饿不死。”说完。段依瑶就“哐”的关上门,反身靠在上面,心口还在突突突的跳,女孩回想起刚才那个吻,嘴角不由得的上扬。

门外的叶景琰站了半分钟才离开。

听到门外的脚步声离开了,段依瑶才钻到床上,然后用被子紧紧的包着自己,手指一点点触碰着嘴唇,这里似乎还留着他的气息。

28年了,初吻终于献出了,而且感觉还很不错。他的味道,她还挺喜欢的。

只是自己怎么会那么冲动呢?居然主动去问他?段依瑶,你的理智呢?被猪吃了吗?

段依瑶拍着她的脑门。一边窃喜一边后悔,真真是悲喜交加。

这边,只有激动和喜悦的叶景琰坐在车里平静着心情,直到现在,他还不敢相信刚才的事情,尽管他刚才表现的那么冷静,可是老天爷知道,他是多么的紧张,手心的汗出了一层又一层。

舔了舔嘴唇,这上面还有她留下的痕迹。

段依瑶外表给人的感觉很硬朗,却没想到她也有如此柔软的时侯,唇上的味道仿佛水蜜桃,让人沉醉其中。还有,当她的身体贴着他的时侯,他真的像是触电一般,只想把她抱得更紧。

爱情是最好的教科书,他没有吻过别的女人,但一碰上她却无师自通。

嗳……

叶景琰满足的喟叹一声,这感觉,他要上瘾了。而且是这辈子都戒不掉的那种。

晚上叶景琰果然没有来送晚饭,但是叶初雪却来了。

段依瑶看着门口俏生生的绝色美女,一时有些恍惚,“你怎么来了?你哥哥不在这里。”

“我知道啊,就是哥哥让我来的,小姐姐,这是哥哥让我送来的饭菜。哥哥说了,他明天来拿食盒。”叶初雪将饭盒塞进她手中,然后笑眯眯的说,“小姐姐,拜拜。”

“再见。”

段依瑶低头看着手中的食盒,情不自禁的笑了。

她想,她要喜欢上这个家伙了。

果然如护士所说,这样的男人,没有人能抵抗的住。

叶初雪回到车上,伸出手说,“送了,我要的东西呢?”

叶景琰掏出钱夹从里面取出一张旧照片,叶初雪一把夺过去,很快藏到身后。“哥,以后不许用这种丑照来威胁我。”

叶景琰淡然一笑,“哪里丑了?我觉得很可爱啊。”

“哦,原来你觉得穿着尿不湿咬自己脚丫子是可爱?那你摆个姿势我也拍一张?”叶初雪忿忿不平。

“我又不是傻子。”叶景琰回头看了眼六楼的灯光,开车离开。

这一夜,叶景琰心火难消,脑海中不断浮现中午两人深吻的场景,越想某个地方越难受,冲了两回冷水澡才勉强入睡。

他不是圣人,他是个成熟的男人,有正常的生理需求。在段依瑶没有出现之前,这种想法很少,但是自从她出现之后。叶景琰就想拉她入怀,狠狠的要她。

或许是白天的刺激太大,刚一入梦,段依瑶就跑到了他梦里,穿着火红的露背短裙,赤着双脚,妖媚的望着他。

叶景琰哪里还把持的住,上前撕了她的衣服,两个人就倒在床上翻云覆云不知疲倦……

翌日,叶景琰醒来时只觉得浑身疲惫,右手抚着额头叹息,这样的春梦,真是要命。

或许是因为昨天的事情。今天段依瑶一直不敢直视叶景琰的眼睛,相反叶景琰的目光却始终盘旋在她的身上。

叶景琰打破这种僵滞,“吃完饭我们干什么?”

段依瑶埋头吃饭不说话,青龙瞄了眼队长,只好开口说,“上午做一些简单的训练,下午你就给我们当陪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