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8章:娇羞了/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知道了。那你们中午想吃什么?”

青龙看队长还不说话,只要硬着头皮说,“随便,你定就好了。”

“好。”

吃完饭,青龙逮着个时间将叶景琰拉出病房,小声问,“你和队长怎么了?”

“没怎么啊。”叶景琰面色不改。

“骗谁呢,从昨天下午你走了,我就觉得队长不对劲,你们两个是不是吵架了?”青龙担心的问,队长好不容易有了个能看得过眼的桃花,千万不能跑了呀。

叶景琰套青龙的话,“她怎么不对劲了?”

“刚开始把自己蒙在被子里,后来就出去跑圈,晚上也傻傻呆呆的,我说什么她都好像没有听见。”

叶景琰一听也懵了,段依瑶这是什么反应,他没有经验啊。

“那个……我们昨天中午的确吵了两句,不是什么大事,我等会给她道个歉,你……”

“放心,我立刻闪人。”说完,嗖的就跑了。

叶景琰深吸一口气进了病房,合上门。

段依瑶坐在沙发上看手机。余光喵见他的鞋,眼底有些慌,脸上却没有什么表情。

那双鞋走到她跟前停住,接着她听到叶景琰说,“你是不是生气了?”

“没有啊。”段依瑶没有抬头,语气很淡定的说。

“那你今天怎么不看我。”

段依瑶仰头直视着他的眼眸,“我没事看你干嘛?”

叶景琰看着她的眼眸,猛然想起昨晚的那个梦,心里一颤,双手撑在她的两侧,轻轻的吻了下去,带着饥渴和迫切……

段依瑶很不爽,她堂堂一个上校怎么老是被攻呢?不行,太丢脸了。

这么想着,段依瑶抱着他的腰,将他拉到身前,然后一个翻身,将他压在身下整个人骑在了他身上。

叶景琰以为她要推开自己,没想到她坐在了自己身上,光是想想这个姿势,他心头的那把火“噌”的就烧起来了。

两个人都是初尝情果,又都是二十多岁的成年人,多年来都是禁欲系,可一旦欲望的大门打开就很难再关上,一个比一个疯狂。

段依瑶不是扭捏的女人,昨晚她想了一夜,既然前几次的事情都是误会,自己对叶景琰也的确有情,为什么不试一试呢?叶景琰都不介意她的身份,她为什么要钻这个牛角尖呢?

享受当下,这才是她要做的。

天雷勾动地火,两个人越亲越火爆,叶景琰的手……

他一把抱起身上的女人,将她放在病床上,同时隔空关上了门……

这期间,两个人的唇如胶似漆的粘在一起,没有分开一刻。

吻一点点向她修长的脖颈蔓延,就在无法控制的时侯,尖锐的手机铃声打断了他们俩的动作。

叶景琰从兜里掏出手机看都没看直接挂断,可下一秒,电话又追了过来。

什么都讲个情调,尤其是爱爱这种事。

被打断两次,别说叶景琰,段依瑶都没有了兴趣,两只手捂着脸不敢看他,小声说,“接电话吧。”

叶景琰知道今天进行不下去了,从她身上起来,接通电话言语很冲的说,“什么事?”

王秘书被这个语气吓住,唯唯诺诺的说,“叶总,有一份很重要的文件需要你签字?”

“就不能明天吗?”叶景琰气的想要追过去凑这个家伙一顿。

“不……不能吧。”

叶景琰咬咬牙,心里默默爆了个粗口,怒气冲冲的说,“送过来,我在军医院。”

将电话扔在床上,叶景琰回头去看女孩,她还捂着脸,耳朵红的能滴出水来。

俯身想在她手背上亲亲,段依瑶感觉到他的接近,忙说,“别过来。”

叶景琰顿住,随之无声的笑了,傻女孩,外强中干啊。

抬手给她整了整凌乱的衣服,叶景琰的手敷在她的手上,然后一根一根将她的手指掰开,顺势握在自己手中。

她侧着脸不去看他,咬着下唇不让自己笑。

“好了,我陪你下去跑步,再待在这里,我又想亲你了。”叶景琰温柔的声音能滴出水来。

段依瑶娇羞的瞪了他一眼,没有任何威严,只有小女儿的憨态。

“你不起来,是不是还想……”

“起来了起来了。”段依瑶借着他的手劲起身,从他背后跳下床。

看着她逃跑的身影,叶景琰差点笑出声,此时此刻,他已经不用问段依瑶是不是喜欢他,她的一举一动已经说明了这件事。

秋日的阳光很暖,宽阔的绿茵草坪上零零散散坐着休息的人,因为是军医院,跑道上有好几个慢跑的病人。

叶景琰跟着段依瑶跑了好几圈,电话响起,是个陌生号。

“你好?”叶景琰一边跑一边接电话。

“叶总,我是赵璇,我把文件送来了。你在哪里?”

“你来医院的休息区。”

“好的叶总。”

收了电话,看到不远处有个长椅,叶景琰拉住段依瑶的手说,“歇会儿吧。”

段依瑶正好口渴,“我去买瓶水。”

“你坐着休息,我去买。”

段依瑶点点头。

赵璇拿着文件一路问人找到医院的休息区,她好不容易从王秘书那里要来了这个工作,就是为了知道叶景琰这几日在哪里,她一直以为叶景琰出去旅游了,没想到是在医院,不知道是自己生病了还是来照顾病人,如果是他生病了,那自己正好可以……

正想到此,她就看到一个英挺的身影,穿着一身休闲,不是叶景琰又是谁?

赵璇心中一喜,疾步跟上去,很快她便看到叶景琰走向长椅上的一个女孩,在她身边坐下,还亲手打开了一瓶水递给她。

赵璇脸上的笑僵住,这女的是谁?居然和叶总的关系如此亲密?

压下心中的烦躁。赵璇抬头挺胸的走向两人。

段依瑶喝了几口水,就看到一个美女走过来,眼睛还直直的盯着叶景琰,她抬了抬下巴说,“是不是来找你的?”

叶景琰回头,看到赵璇没有多少惊讶,“嗯,送文件的。”

“叶总。”赵璇恭敬的站在他旁边。

“文件呢?”

赵璇从包里取出文件,同时递上一支笔。

叶景琰在仔细浏览文件的时侯,赵璇不动声色打量了一番段依瑶,心里默想,也没有多漂亮啊。皮肤也不白,这到底是谁呀。

叶景琰签了字,把文件给她。

赵璇不甘心就这样回去,关心的问,“叶总,是您身体不舒服吗?”

“不是,你还有事吗?”

“哦,没有了。”赵璇忙说。

“没有就回去吧。”叶景琰很不客气的下逐客令。

赵璇眼露失望,“叶总再见。”

段依瑶又喝了口水,一语道破,“这女孩喜欢你。”

叶景琰诧异,“怎么可能?”

“她的一双眼睛都粘在你身上了。而且还悄悄观察我,这不是喜欢是什么?”段依瑶观察人很厉害。

叶景琰眉宇间的神色很是冷淡,“她喜欢便喜欢,这样的女人我见的多了,只要她不影响我的生活,我也懒得搭理。”

段依瑶扭头看他,“叶景琰,你也未免太嚣张了?”

叶景琰回望她,“若你不喜欢,我明天就让她离开。”

“不不不,怎么能因为我就害人丢了工作了呢?”

叶景琰深邃的目光紧锁着她,“依瑶,我的心很小,你在里面住了二十多年,早就生根发芽,把里面的空间占得严严实实,根本没有别人的位置了。”

段依瑶那种心跳的感觉又来了,她很想现在就一口答应,但是又想到即将到来的那个艰巨任务,还不止都能不能活着回来。

“景琰,你让我再考虑一下。”

叶景琰用力的点点头,眉开眼笑道,“嗯,我不急。”

她是个慎重的人,说考虑那就是有希望了。这对叶景琰来说,已经是很好的结果了。

中午叶景琰没有做饭,而是带着两人去了附近一家很有名的餐厅吃饭。

吃饭途中,段依瑶的手机响了,她一看,对两人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爸爸。”女孩笑着唤了一声。

叶景琰听到这两个字,耳朵竖了起来。

“你干什么呢?”

“吃午饭啊。”

“在哪吃呢?”

段依瑶看了眼叶景琰和青龙不敢隐瞒,“在外面。爸,你不会来医院了吧。”

“我没有这闲工夫。”段军顿了顿,严肃的说,“你的身体恢复的怎么样了?”

段依瑶立刻放下筷子,挺直了背。目光如炬,“报告首长,已经完全康复了,随时准备战斗。”

叶景琰心里咯噔一跳,这么快就她就要走?而且哪里完全康复了?腹部的伤口还在换药。

“上次说的那件事,等不了这么久了,你和青龙准备准备,下午两点会有车来接。”

“是,首长。”段依瑶脸上露出兴奋,MD,终于可是出院了。

段军沉默片刻,语气变得温和。“依瑶,这次任务非常危险,爸爸原本不想让你去,可是又实在找不到合适的人了,所以,你一定要注意安全。”

“爸,你放心吧,我多少次死里逃生出来的,老天爷不舍得我去死。”段依瑶笑嘻嘻的说,却没有看到身边某人微变的脸。

“不许这样说话,”段军训了她一句,接着说,“这次任务的具体情况朱雀去了会告诉你,知道原则吗?”

段依瑶啪的站起来,神情庄重而冷峻,旁边的青龙也跟着站起来。

“首长放心,哪怕战之最后一人,我们也会完成任务。”

“你注意安全。”段军这五个字中包含着一个父亲的担心。

私心里,他也不想让女儿去,但上面点将让她去,他就算是一军之长也不能偏私,再说,她的确是最适合的人选。

“爸,你放心吧。”

挂了电话,段依瑶和青龙情绪高涨,只有叶景琰落落寡欢。

这一走,又不知多久才能见到她,他怎么高兴的起来,而且两个人的关系才刚近一步,他自然舍不得。

段依瑶察觉到他的低落,收敛脸上的笑意,干咳一声说,“那个,吃饭吃饭。”

叶景琰顿时觉得,一桌的美味佳肴索然无味。

回到医院,他眼睁睁看着两个人收拾行李,动作快速,很是熟练,叶景琰完全插不上手,只能干站着。

快到两点的时侯,一辆绿色吉普车直接停在了住院部门口。

青龙很有眼色的将段依瑶的包扔进车里,然后坐了上去。

此时,段依瑶心里竟生出一些离愁别绪,她几乎不敢去看叶景琰留恋的眼神,“那个,我走了。”

叶景琰勇敢的拉住她的手腕,目不转盯的看着她,想把她此时的模样刻进心里。

“昨天我们比赛。我赢了,你还记得那个赌注吗?”

段依瑶点头,“记得,说吧,让我做什么?”

叶景琰的手指研磨着她细弱的胳膊,声音低沉的说,“我要你平平安安的回来。”

段依瑶怔住,心里一颤,直视他深情的眼眸。

车里,朱雀诧异的摘掉墨镜,激动的问青龙,“这是怎么回事?”

青龙一副八卦的脸,笑嘻嘻的说,“他喜欢队长。”

“我靠,这小白脸眼光不错嘛,干嘛的?”

“大老板,是那种非常有钱的大老板,我跟你说,队长和这个小白脸从小就认识……”青龙攒了一股肚子的话,这几天憋得难受,终于找到了一个倾诉的对象,恨不得将所见所闻一股脑说出来。

段依瑶莞尔一笑,慎重的说,“我答应你。一定平平安安回来。”

叶景琰伸手小拇指,像个大男孩般说,“我们拉勾。”

记忆瞬间回到二十多年前的桃花树下,那一年,两个小孩勾指盖章,约定长大后段依瑶带着玉佩来找他,兜兜转转这么多年,她做到了。

段依瑶浅笑着勾住小拇指,“拉勾。”

松开他的手,段依瑶深吸一口气说,“我走了。”

“你还没有盖章。”叶景琰紧追一句。

段依瑶苦笑,伸手说。“好吧,来。”

“不,这次这样盖章。”说着,叶景琰上前一步,将她搂进怀中,抬起她的下巴,重重的吻了下去,带着苦涩和浓浓的不舍。

车里的两个先是愣了一秒,然后就炸了,猛拍着对方的肩膀,“卧槽,卧槽。亲了亲了……哈哈哈哈……队长脸居然红了,活久见啊……”

恋恋不舍的放开她的唇,叶景琰捧着她的脸,不让她逃开,眼眸柔的能溺死人,“我会想你的,你记得想我。”

段依瑶听到青龙朱雀的嬉笑声,不好意思的拨开他的手,羞涩的说,“我为什么要想你,走了。”

说完,快步走到车边。来开车门上去。

“笑什么笑,开车。”段依瑶笑骂道。

朱雀得令,车子掉头经过叶景琰时,探出头说,“哥们,厉害!”

叶景琰微笑着的冲他点点头,视线落在后座的那个女孩,她扭过头没有看他,耳朵却红的滴血。

当着她的战友亲她,叶景琰是在宣誓他的主权,也是通过他们的口告诉部队里对段依瑶有想法的人,她是有主的人。

尽管她还没有承认,不过提前放出风声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目送着军车离开,叶景琰心里空落落的,整个人都没有了精神。听中午她接电话的语气,这次任务好像非常凶险,他好想跟着她一起去。

长长的叹口气,叶景琰转身去医院三楼,看了萧爷爷,他就要回归到平淡又繁琐的工作中了。

远去的车上,段依瑶回头看了眼医院,这段时间应该是她这么多年来过的最舒坦的了。

青龙从后视镜看到她的神情,打了个口哨。笑着说,“队长,你也喜欢叶景琰了对吧。”

段依瑶皱眉,“你从哪看出来的?”

“嘿嘿,按照你的脾气,如果你不喜欢,叶景琰敢吻你?早就被一脚踹飞了,而且,”青龙不怀好意的笑了两声又道,“我看你刚才也挺享受的,我和朱雀都看到了。”

朱雀用力的点头,“对,脸都红了。”

“找打是吧,都敢调侃我了。”段依瑶红着脸,但这样的训斥却没有任何威胁。

朱雀和青龙相视一笑,后者说,“队长,我看叶景琰挺好的,家世好,对你也好,人品也不错,你好好考虑考虑啊。”

“他已经收买你了吗?替他说这么多好话?”

青龙当然不能承认,“我可是个立场坚定的好孩子,怎么能被收买呢?我这是替队长着想呢。”

“行了,你还是先给自己找个媳妇再说,”段依瑶终结这个话题,表情变得严肃,“朱雀,说说这次的任务。”

“是,队长。”说到正事,三个人都认真起来,“是这样的。前段时间,有一伙不法分子闯进了国防线,他们全副武装,设备很齐全,打伤打死了我们不少兄弟。现在这伙人逃进了山区。怎么都找不到,上面担心他们随身携带着化学武器,这些化学武器一旦被投放到各个城市,后果将不堪设想。”

“所以我们的任务就是找到这帮家伙?”青龙问。

“不仅如此,还要销毁化学武器,上面给我们调了两个这方面的专家跟着。”

朱雀说完,车里的气氛顿时凝重下来,段依瑶没有想到事情会这么严重。

“怎么不早点让我们上去?”段依瑶眉头紧锁。

“这不是你受伤了吗?首长也是爱女心切。”

“现在去哪里?”

“直升机已经在等了。”

车窗外的世界很温暖,年轻的妈妈抱着孩子,老年人手牵手在漫步,还有自行车呼啸而过的学生……金黄色的落叶悠悠飘落,给人行道铺了厚厚一层地毯……

段依瑶所要守护的。就是属于他们的平淡生活,她怎么可能让那帮混蛋毁了这一切。

叶皇集团。

赵璇送完文件回来就一直在猜测那个女人的身份,她到底是谁,居然会让叶景琰放弃这么多天的工作,专程在医院照顾。

是那个女军官吗?但是他们已经分手了呀,难道又和好了?

不行,先要确定她的身份再做下一步的打算。

想了想,赵璇拿起手机去其他部门找相熟的同事。

问了好几个人,确定她们描述的那天出现的女军官和自己今天见的一般无二之后,赵璇心里升起妒意。

她还以为那个女人有多么惊艳,原来只是长得清秀罢了,自己都比她漂亮几分。叶总到底看上她什么?

不行,她不能让叶总栽到这种女人手中。

她要想个办法,最好是一箭双雕的好计策。

傍晚,叶景琰回到别墅,浑身无力的躺在沙发上,满脑子都是段依瑶,想她现在在哪里,想她的伤口有没有感染,想她有没有吃饭,想她有没有遇到什么危险……

慕薇薇抱着拿着一大束刚采的玫瑰花走进来,看到儿子惊讶了一下,“你怎么这会儿回来了?不是在医院吗?”

叶景琰叹了口气没有说话。

慕薇薇把玫瑰花放在茶几上。让女仆拿来几个花瓶和剪刀过来,问儿子,“这是怎么了?感觉魂都没有了。”

“依瑶走了。”叶景琰很是低落的说。

慕薇薇淡然一笑,“她去哪儿了?”

“执行任务去了,但我不知道她去哪里了。”

慕薇薇一边剪着花枝,一边调侃儿子,“怎么,她才刚走就想她了。”

“妈,我担心她出危险。”叶景琰翻个身,脑袋枕在胳膊上,默默的看着妈妈插花。

慕薇薇笑道,“你也不想想,在你没有找到她的时侯,她这么多年就是这么过来的,用得着你担心?”

“道理是这个道理,可是我就忍不住啊。”

慕薇薇回头看了眼儿子,“但凡是爱上一个人,都要经历这些痛苦,否则,大家又怎么会珍惜呢?”

叶景琰烦躁的又翻个身,仰面看着天花板,心里暗暗祈祷老天爷保佑她这次顺利完成任务,平安归来。

母子二人各自忙着自己的事情,这时,叶景琰的手机响了,掏出来一看不认识。

“哪位?”

“是叶景琰吗?”一个男声传过来。

“是我,你是哪位?”

对方似乎有些犹豫,“那个……叶初雪在吗?”

叶景琰眉毛挑了挑,“你不说你是谁,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我妹妹在不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