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9章:酒后出事了/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方干咳一声清了清嗓子,颇为认真的说,“我是南宫昭。”

叶景琰猛地从沙发上坐起来,“你是谁?”

“南宫昭。”

叶景琰差点噗嗤笑出来,但还是强忍着问,“哦,原来是你啊,找我妹妹什么事?”

“那个……我找她有点事。”对方似乎听出来了他的嬉笑,愈发的尴尬。

“你找她给我打电话干什么?”叶景琰故意说。

“我打了好几个,她关机了。”

叶景琰脸上的笑更加灿烂了,“哦,这样啊,我妹妹不在家。”

“谢谢。”

叶景琰在他挂电话前严肃的说,“小子,我警告你,不要打我妹妹的主意,否则我打断你的腿。”

慕薇薇诧异的看他,“谁呀?”

叶景琰将手机扔在沙发上,笑的前仰后合,“就是南宫家的那个混世魔王,他居然找如意。”

“南宫家?”慕薇薇蹙眉想了半天,脸瞬间冷了下来,“你说是南宫昊的儿子?”

“对呀,还能有谁?”叶景琰倒在沙发上。“我的天呐,如意什么时侯招惹上他的?”

“回来我要好好问这丫头,都说了八百遍,不要和南宫家的人有什么牵扯,她怎么就是不听呢?”慕薇薇气的将花扔在桌上,对叶景琰说,“给如意打电话,让她立刻回来。”

叶景琰一看母上大人生气了,连忙给妹妹打电话,可是里面只传来关机的提示音。

“关机了。”叶景琰拿着电话说。

慕薇薇平复了一下心情,又拿起一枝花,“她要是敢和那个混世魔王有什么,看我怎么收拾她。”

叶景琰忙轻抚着母上大人的背安慰道,“妈,你消消气,现在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呢,没准是南宫昭单方面纠缠呢,等如意回来我们问清楚再说。”

这时叶少辰牵着狗进来,看妻子一脸怒气,质问儿子,“你惹你妈生气了?”

“冤枉啊,”叶景琰叫屈。

“不是他,是你的宝贝女儿。”慕薇薇气呼呼的说。

叶少辰一脸惊讶,忙走到妻子跟前问,“如意怎么了?”

“南宫昊的儿子,他刚打电话找如意,打到平安电话上了。你说,这是不是大事?”

叶少辰脸色也变了,“这混小子,他想干什么?”

叶景琰再次周旋,“爸,等如意回来再说,你先别生气。”

他多少了解长辈间当年的事情,知道南宫昊曾经为了追母亲,做了许多不光彩的事情,甚至差点害得他不能出生,所以,他非常理解父母的心情。

叶少辰冷哼一声,“不管那个混世魔王想干什么,我都不会同意他和如意有任何牵扯的。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性。”

虽然事情已经过去很久了,但不代表叶少辰就要和南宫昊握手言和,这辈子,他们都不可能有这个机会。

“对了,你这个时间不是应该在医院吗?怎么回来了?”

“段依瑶出任务去了。”叶景琰简单的说,生怕父亲把怒火转嫁到他头上,果然,他刚说完这句话,就听叶少辰说,“你也是,A市这么多名门闺秀,再不成还有全国的名媛,你怎么就喜欢上一个当兵的?就算她最后当上将军又怎么样?能顾家吗?能照顾你吗?这个叶家迟早是要交到你和她手上的,她能当好这个女主人吗?”

这是父亲第一次在他面前说段依瑶的不好,叶景琰的火气噌的就上来了,“爸,你就算愿意交,她还不一定看得上。我一直喜欢她这您不是不知道,既然你老早就有这个想法,为什么以前不说,现在提出来算什么?今天我也把话撂在这里了,我不管什么闺秀不闺秀,名门不名门,哪怕是公主站在我跟前,我也只要她。”

叶少辰气的要撸袖子打他,“嘿,你这个臭小子,翅膀长硬了是吗?敢和我犟嘴了?”

叶景琰从沙发上跳下来,瞬间转移,躲得远远的,梗着脖子喊道,“这就是我的态度,你也不用说服我,这辈子我非段依瑶不娶。你说的顾家照顾我什么的,难道你当初娶我妈,就是为了让她照顾你,照顾这个家吗?”

叶少辰被儿子怼的哑口无言,他娶慕薇薇当然是因为爱她。

“怎么,没话说了?既然你能因为爱情娶了我妈,为什么到了我这里就要我凑合找一个不爱的,你这也太双标了。”

叶少辰指着儿子,“你给我过来。”

叶景琰嗖的变了位置,“我就不。”

叶少辰的眼睛瞬间变紫,叶景琰大呼一声不好,父子二人在诺大的别墅里面你追我赶起来。

没一会儿,虚空中就传来叶景琰的声音,“妈,你管管我爸啊,我哪里说的不对了?”

慕薇薇安安静静的插自己的花,淡笑着说,“我就是一个普通人,管不了你们之间的事情。”

又过了一阵,叶少辰出现在沙发上,微喘着气说,“臭小子,别让我抓到你。”

叶景琰的身影出现在半空中,“爸,我下来,咱好好说话,你不许动手啊。”

“好,我同意。”叶少辰大手一挥说。

叶景琰不相信他,搬来如来佛祖,“妈,这次你要作证啊。”

“行了下来吧,你爸不动手。”

叶景琰这才放心的飘下来,看叶少辰又撸袖子,忙站住脚步,“爸,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这么激动干什么?我帮你妈整理花而已。”叶少辰冷笑着讽刺他。

叶景琰撇撇嘴。坐在他们的对面,苦口婆心的说,“爸,我刚才说的不是气话,句句都是实话,我娶老婆是我要过一辈子的,这件事我最有发言权,你就逼我了好吗?”

叶少辰瞪他一眼,“臭小子,我刚才说那些话还不是为了你好。”

“为了我好就不要掺合我和段依瑶的事情,我早就是大人了,有自己的判断。”

“行了行了。我不管了,你爱咋样就咋样吧。我落得清闲。”

叶景琰欣慰的笑了,这还差不多。

外面的天色很快就暗了下来,一家人等着审问叶初雪,坐在餐桌前都没有动筷子。直到晚上八点多的时侯,叶初雪才出现在别墅门口。

她蹑手蹑脚的踏进门口,四处张望了一下看没有人,撒腿就往二楼跑,才上了三个台阶,一个身影猛地出现,挡住了她的去路。

“哎呦,你吓死我了。”叶初雪拍着胸口,心砰砰砰直跳。

叶景琰揪住她的衣领,将她往楼下带,“走吧,皇上和皇后等你许久了。”

叶初雪眼皮一跳,“等我?”

“是啊,”叶景琰幸灾乐祸的笑。

叶初雪小心翼翼的问,“等我干什么?”

“今天,南宫昭把电话打到我这里了,你说呢?”

叶初雪咬牙切齿,“他脑子被驴踢了吗?”

“行啦,走吧,好好交待,争取宽大处理。”叶景琰握住她的手腕,拉着她向餐厅走。

叶初雪拖着地,拽着哥哥的手小声说,“哥,哥,你等我帮帮我,不管我说了什么,你都帮我挡一挡,日后有什么事,我万死不辞。”

叶景琰神色冷峻,“这么严重?”

叶初雪都快哭了,“有点。”

叶景琰恨恨的瞪她一眼,“我看你真是要被打断腿了。”

“你帮帮我,求你了哥哥。”叶初雪第一次诚心实意的求他。

叶景琰心软,他还是很爱这个妹妹的,“好了好了,我答应你。”

“谢谢哥哥。”

兄妹二人来到餐厅,一桌子的菜早就凉了,厨娘又端回去热了一遍。

叶少辰和慕薇薇黑着脸,前者冷声问,“怎么才回来?”

叶初雪手掉顺,乖巧的回答,“甜点屋才忙完。”

“为什么关机了?”

叶初雪假装惊讶了一下。“关机了?”掏出来一看,“哦,没电了。”

“我问你,你和南宫家那个混小子怎么认识的?”叶少辰直入主题。

叶初雪装作听不懂的样子,“爸,你说谁呀。”

“南宫昊的儿子,南宫昭。”

叶初雪恍然大悟,“哦,那个混世魔王啊,我们在上高中的时侯就见过。”

“你还给我演戏,你给我老实交待,他为什么找你的电话都打到平安手机上了。”叶少辰表情阴冷。

叶初雪唯唯诺诺的说。“我不知道。”

“说不说?不说我就把那个混蛋抓过来。”

“爸……”叶初雪软软的喊了一声,又看向母亲,慕薇薇的脸比叶少辰还臭。

“平安,打电话叫那个小子过来,我就豁出这张老脸不要了……”

叶初雪一听急了,噗通跪在地上,“爸,妈,我错了,我说。”

这一跪三个人都愣住了,天呐,这得多大的事情,天不怕地不怕的叶初雪居然跪了。

叶景琰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觉得妹妹跪着可能比较合适,于是没有扶她起来,而是不动声色的坐在了离她最近的椅子上。

叶少辰和慕薇薇相视一眼,后者道,“说吧。”

“前天晚上,我去酒吧喝酒……”

叶初雪不是单独去酒吧的,她约了萧钰麟一起,可是中途萧钰麟却有要事不来了,于是就剩下叶初雪一个人。

如此绝色,形单影只,即便知道她就是叶家那个高不可攀的大小姐,却还是有不少胆大之人上来搭讪,当然,叶初雪一个眼神都没有给他们。

原本她是想喝两杯就回去,没想到离开的时侯,却听到酒吧一处传来起哄声,处于好奇心,叶初雪上去看热闹。

结果这一看就看出了事情。

几个身穿不菲西装的男人翘着二郎腿懒洋洋的坐在沙发上,长得都人模人样,尤其以中间那位最为俊美,几乎和慕家的小神兽不相上下。他口中噙着一只雪茄,脸上看似在笑,眼中的神色却很淡漠。

几个男人对面跪着一个买酒的小姐,此时正一杯杯灌着酒,而桌子上已经放了三个空酒瓶。

叶初雪看了眼就明白了,应该是这几个纨绔子弟在戏弄这个卖酒的。

真是无聊。

正打算走,就听卖酒的小妹上气不接下气的说,“各位少爷,我真的喝不下了,求你们放过我好吗?”

“这说的什么话?刚才不是说好了吗?你喝完这六瓶,我们哥儿几个就买了你这六瓶酒,怎么能出尔反尔呢?”一个男人贱兮兮的说。

“我没说喝六瓶,是你们给我订的呀。”卖酒小妹辩解道。

“嘿,你这小美女怎么出来混的?我们买你的酒是给你面子,怎么。难不成你不给我们面子?”

卖酒小妹不敢招惹他们,只能又拿起一瓶仰头喝起来。

然而人的承受力总是有限的,这瓶酒才喝下去一半,卖酒小妹便忍不住“哇”一声吐了出来。

“啊——你往哪吐了?”一个人跳起来,他的裤子被呕出来的酒水沾湿。

卖酒小妹惊慌失措,忙用袖子去擦,却被那人一脚踢开,“谁让你碰的?”

叶初雪本来都走到酒吧门口了,奈何她的听力太好,把这些对话听得一清二楚,实在看不过去这帮二世祖,转身又回来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卖酒小妹苍白着一张脸,一边磕头一边不停的道歉。

叶初雪扒开人群,一把将卖酒的女孩拉起来,“给这帮混蛋磕什么头?”

突然的变故让现场瞬间安静下来,在众人的震惊中,叶初雪从钱包里掏出一把现金扔在桌子上,轻蔑的看着跳脚的那人,“你那条裤子最多值一千块钱,这些钱够你买条新的了。”接着又拿出一张卡给卖酒的小妹,“你的这些酒我要了,这里面是五万,够吗?”

卖酒的姑娘呆滞的点头。叶初雪挥挥手,“走吧。”

姑娘哪里还敢待下去,赶紧转身跑了。

“哈,我就说谁出手大方,原来是叶家的大小姐啊。”有个人率先打破了沉默。

叶初雪抬眼看他,长得还算不错,就是油头粉面的她不喜欢,还是走吧。

“叶大小姐,今天这事你不觉得管的太宽了吗?”

叶初雪挑眉看他,没有说话。

那人继续说,“这些酒原本就是我们要买的,你突然插一脚进来。这叫横刀夺爱,就算你是叶家的人,也不能不讲理吧。”

叶初雪冷笑,既然把叶家都带出来了,她可不能给爸爸丢脸。只是如此不要脸的人,她见的多了。

“我就买了,你能怎么样?”叶初雪很是挑衅的说。

那人也是久经风月场所,淡笑道,“不怎么样?我们也不想为难叶大小姐,今天既然有缘,不如叶小姐陪我们喝一杯如何?”

叶初雪勾唇浅笑,慢悠悠的说。“你确定,要我陪你们喝酒?”

一句话惊奇千层浪,大家都不约而同的想起前段在另一个酒吧,也是几个男子挡着叶初雪要她陪着喝酒,结果都被打得亲娘都不认识了。

那人显然也想起了这件事,尴尬的笑了笑,却又拉不下脸说不喝,“既然……既然叶小姐不想喝,那……”

“叶初雪,没想到你这么怂。”拿雪茄的男子突然冒出一句,叶初雪垂眸看他,奇了怪了。怎么觉得他有几分面熟,可是却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你是谁啊。”叶初雪直截了当的问。

男子优雅的站起来,眼眸深不可测,“我是南宫昭。”

“南宫昭?”叶初雪在口中嚼了嚼这个名字,顿时想起来了,这不是就是南宫昊的那个儿子吗?

“呵呵,原来是你啊,真是冤家路窄。”叶初雪冷笑。

南宫昭也不和她废话,拎起一瓶酒说,“敢不敢啊。”

叶初雪又不是傻子,“我凭什么和你喝?”

南宫昭微微欠身,在她耳边小声说,“我小时候偶尔听到我爸说,他当年差点娶了你妈,你爸那时可是个胆小鬼,没想到过了二十多年,叶家这个传统还在啊。”

叶初雪年轻气盛,被南宫昭一激,怒上心头,拿过他手中的酒瓶说,“好,喝就喝,不过我一个人喝有什么意思,不如你陪我喝。”

“好啊。”南宫昭一口答应。从桌子上拿起一瓶。

叶初雪还不罢休,“纯喝也没有什么意思,这样吧,我们谁先喝倒谁就跪在地上磕三个响头,说自己错了,以后若是碰上了,便要退避三舍。”

南宫昭没想到她这么狠,心想自己还不至于被这个丫头喝倒,大声说,“好。”

说完,两个人仰起脑袋咕噜咕噜喝起来。

叶初雪的酒量是从小就锻炼起来的,她和哥哥叶景琰趁着爸妈不在,就溜进酒窖偷酒喝,这些年日积月累,酒量已经很是厉害了,一般人都不是她的对手。

叶家和南宫家都是A市赫赫有名的家族,此时一个叶家大小姐一个南宫家少爷斗酒,在场一片寂静,大家都想知道,到底是谁来磕这三个响头。

一瓶又一瓶,酒吧经理生怕出事,想给两家打个电话,奈何没有手中没有电话号码。

片刻时间,两个人就分别喝了三瓶,可都还不见有醉的迹象。

“经理,再拿四瓶来,”旁边和南宫昭一起来的男子冲吧台的方向喊。

南宫昭脑子其实已经有些恍惚,这会儿不过是在硬撑,而叶初雪也好不到哪里去,三瓶烈酒下肚,她着实有些难受。

可是为了叶家的尊严,没有喝倒南宫昭,她怎么能倒下去?

眨眼又是一瓶烈酒下肚,叶初雪晕晕乎乎的说,“我去趟洗手间。”

南宫昭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冰凉如玉。“是不是想跑啊?”

叶初雪甩开他,笑的如同一只狐狸,勾着南宫昭那颗心宠宠欲动,“你不信我?”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我们俩好像没什么交情吧。”

“哼,随你吧,反正我要去洗手间,有本事你就跟来呀。”

叶初雪头发一撩,扭着小蛮腰问了服务员,摇摇晃晃向洗手间走去,南宫昭狼一样的眼睛盯着她的背影看了两秒,就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跟了过去。

大家哗然,还真跟过去啊。

叶初雪上了厕所出来洗了把脸。她的皮肤很好,眉目如画,根本就不需要化妆,所以平时也就是简单的护肤,这么一洗有种清水芙蓉的感觉。

出了洗手间,被人挡在了楼道,一看,是刚才和她拼酒的南宫昭。

“哈,南宫昭,你有这个必要吗?”

“叶初雪,我问你一件事。”南宫昭目光沉沉的看着她,俊美的脸有些微红。仿佛染了桃花一般。

叶初雪头有些晕,靠在墙上扭头笑着问他,“什么事?”

“高中的时侯,我给你写了一封信,你为什么没有回我?”南宫昭的确喝得有些多,否则不会想到这件陈年往事,更不可能当面问她。

叶初雪蹙眉,“高中?你给我写信了?”她眯着眼睛想了半天,摊手说,“我高中收的信全都交给我哥处理了。”

“什么?”南宫昭惊讶万分。

“是这样的,从小学开始我收到的情书就全给我哥或者小神兽叠飞机玩了,一直到高中。反正也没有什么看的。”叶初雪眼露轻笑,“这么说,你给我写信了?什么时侯?”

南宫昭望着她湿漉漉的眼眸和脸庞,那颗沉寂了许久的心再次跳动起来,鬼使神差的抓住她的双肩,快速的吻了上去。

叶初雪脑子“砰”的被炸开,二十多年了,她从没有被男人吻过,因为没有人敢如此大胆。

下意识的想要推开他,可是南宫昭像是品尝到了世间最美的琼浆,撬开她的贝齿,随后……

他是情场老手,技巧纯熟又老练,再加上两个人都喝了很多酒,被气氛一熏就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片刻的时间,叶初雪就倒在南宫昭的怀中任他紧搂着……

软香在怀,又是曾经放在心底的女孩,南宫昭很快便把持不住自己,差点在楼道里……

“我带你出去好不好?”南宫昭咬着她的耳朵,冲她耳中喷气。

叶初雪如何抵抗得住这样的挑逗,早就软成一摊水,也不知道自己在哪里,晕晕乎乎的轻嗯了一声。

南宫昭心头一颤,在她嫣红的唇上咬了一口,带着她从酒店的后门离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