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0章:我会娶你的/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附近就有一套公寓,南宫昭搭出租车直接来到公寓门口,车上,叶初雪就难受,胡乱的扯着领口,南宫昭怕被司机看去了,忙按住她的手,在耳边小声安慰,“宝贝儿别乱动,马上就到了。”

南宫昭也有些醉,只是没有叶初雪这么厉害。

两个喝醉的人相互搀扶的进了电梯,接吻,南宫昭将她压在电梯的角落,身后是监控摄像头。

“叮”电梯门一开,南宫昭架着女孩出来。

到了公寓,南宫昭反手开了门,将她抱进了房间……

叶初雪的脑子一片混沌……南宫昭更不必说,如此绝色妖魅的女人,没有一个男人可以抵抗,更何况……

从楼道到卧室里……

随后……

突然感觉到了什么,南宫昭一阵狂喜,俯身问她,“宝贝儿,你是第一次?”

叶初雪轻锤了一下他的肩膀。呢喃道,“什么第一次?”

“你有没有和男人上过床?”南宫昭继续问。

“没有……”

叶初雪的两个字仿佛是一个大白兔奶糖,让南宫昭甜进了心里……

紧接着……

叶初雪感觉自己飘到了汪洋大海上,起起伏伏,海浪一波接着一波,痛快不已。

南宫昭的身体和内心从未得到如此满足,他也有过几个女人,但每次都觉得索然无味,可是对叶初雪,他是完完全全着了魔。

女孩是第一次,在他的折腾下睡了过去,南宫昭怜爱的搂着她昏睡了过去。

太阳照进房间的时侯,南宫昭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看到近在咫尺天使般的面容,想起了昨晚迷乱的一切。

天呐,他居然要了叶家的大小姐。可是,他一点都不后悔,甚至异常开心。

早晨,成年男人气血翻腾,再加上美女就在怀中,只是稍微迟疑了两秒,南宫昭就低头含住了她的双唇。

叶初雪头疼欲裂,感觉有人在她身上压着,一双手还盖在胸前,一个激灵,她睁开眼睛,看到一双黝黑的双眸。

脑海中如同电影般闪过昨夜的各种画面,叶初雪心中哀嚎一声,想要推开南宫昭,奈何手上一点力气都没有。

“你……”

后面两个字还没有说出来,嘴就被南宫昭堵上,只一会儿,叶初雪就微喘着说,“南宫昭,你是想找死吗?你这个混蛋,放开我!”

南宫昭却趁机……

“不放!既然都要是死的人了,那就让我做个风流鬼,也不枉来这个世上走一遭。”南宫昭咬了她一口,黯哑的音调让人心中一颤。

叶初雪气死,愤恨不平的在他肩膀回咬了一口,可是她这力道就如同给南宫昭挠痒痒,刺激的南宫昭……

理智上要抗拒,身体却不听使唤,叶初雪为此感到羞涩。

“看着我,认真点!”南宫昭掰过她绝美的脸庞。

“看你……干什么?”叶初雪生气的断断续续的说。

南宫昭在她唇上啄了一下,很是流氓的说,“看我,怎么……你!”

“你……”叶初雪又羞又怒,不知为何眼泪陡然滚了下来。

南宫昭看着她的泪珠,心里一紧,忙焦急的哄她,“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我是逗你玩的。”

叶初雪撇过脸不理他,感受着他的气息和力道,心想,原来,男子之间是这么回事,还挺……爽的……

南宫昭以为她伤心了,草草结束晨间运动,将她搂在怀中,不停的哄道,“别难过了好吗?昨晚我们喝得都太多了,有些冲动。别难过,我会对你负责的,你放心,一定会的。”

叶初雪一把将他推开,怒目而视,“谁让你负责啊,不就是上床吗?有什么了不起的,难道你以为我和你上床了,就会缠着你?你走开啊!”

“我错了,我不是这个意思……”

“不管你什么意思,昨天晚上的事情,还有今天早上,就权当是一场梦,以后我们还是桥归桥路归路,我们叶家和你们南宫家没有任何关系,我和你也没有一点关系。”说完,叶初雪用被子裹住自己,歪歪扭扭的下床向浴室走去。

南宫昭赤果地躺在床上,一时之间有些懵,她的意思是,昨晚是一、夜、放、纵?!

浴室里面传来唰唰唰的水声,叶初雪被冷水一激,开始后悔和害怕了。她知道长辈之间发生过的不愉快,妈妈慕薇薇更是对南宫家没有什么好印象,她今天做出这种事情,要是被爸爸知道了,岂不是要打断她的腿?

天呐,她昨晚为什么要去耍威风,为什么要和外面那个混世魔王拼酒?这下好了,一失足成千古恨。

这下完了。

爸爸妈妈一定会打死她的……

低头看着身上青一块紫一块,叶初雪真想提把刀把砍了外面那家伙。

等等,她等会儿穿什么?昨晚的衣服肯定穿不了了。

深吸一口气,叶初雪拉开一道门缝,冲外面喊道,“南宫昭,让人给我送一套衣服。”

南宫昭躺在床上无声的笑了,这小妮子还挺镇定的,随即捡起地毯上的手机,让助理送了一套S码的女装过来,顺便还送了一套内衣。

“老板,要什么尺码的?”

南宫昭看了看自己的手,“34D的。”

“好的。”

挂了电话,南宫昭赤身果体来到衣帽间,找了件没穿过的衬衣拿到浴室外面,靠在墙上说。“我这有件新衬衣,你等会穿上。”

“不用,你那条新床单放那。”叶初雪才不想穿他的衣服,再说,穿了衬衣下半身穿什么?

南宫昭耸肩,“好吧。”

在浴室泡了半个小时,叶初雪冷静下来后出来,看到凳子上放着一条深蓝色的床单,暂新的。

拿起来正要围在身上,察觉到背后有双炙热的目光盯着她,叶初雪一咬牙,手一甩。刚被她用来遮身体的被子嗖的飞过去盖在了他头上。

南宫昭哑然,将被子拽掉后,叶初雪已经将床单围在了身上,如同一件奢华的晚礼服,果露的双肩上还有他留下的痕迹。

叶初雪冷笑的走过来,“你一点都不惊讶嘛,看来你父亲对你说过什么。”

南宫昭直直的望着她,语气有些结结巴巴,“我爸爸说过一点,不过他只说叶……伯父是……没说你也……”

“没错,我也会,而且比我爸爸还要厉害。”叶初雪双腿有些酸痛。坐在窗边的沙发上,“不过南宫昭,你不要妄想用这个秘密来威胁我,我什么都不怕,大不了咱们鱼死网破。”

“我不会说出去的。”南宫昭神色凛然,异常的认真。

叶初雪轻瞥了他一眼,挑了挑手指,被子像长了腿脚一样披在他身上,将他裹得严严实实,她实在是不想面对赤果的男人。

“随你吧,说了你也没有证据。”叶初雪在阳光下散开她瀑布似的长发,低声说道,“还有,这件事你最好忘了,就当没有发生过。”

“你是觉得我南宫昭配不上你?”南宫昭心里有些憋屈,他好歹也是南宫家的独苗。

叶初雪一点也不给他面子,直接说,“我是怕被我爸打断腿,还有,你外面那么多女人,实在不多我一个。”

“你和她们不一样。”南宫昭强调,语气异常的认真。

叶初雪摊手,有些不屑,“有什么不一样的?”

南宫昭脱口而出,“我喜欢你。”

叶初雪愣了两秒,呆了呆,随之哈哈哈大笑起来,“南宫昭,你脑子进水啦。”

“我说的是真的。”南宫昭极为认真的说。

叶初雪被人告白的多了,早就没有了什么反应,可是对方是南宫昭,这就有点不同,“那个……南宫昭,我觉得你还是去洗个冷水澡,冷静冷静再说。”

南宫昭直视着她,觉得自己裹个被子也有些傻。于是拿了几件衣服进了浴室。

没一会儿,外面传来敲门声,叶初雪过去开门,探出脑袋看外面站着一个年轻男人,手里提着两个纸袋子。

“你好,这是老板让送来了。”

叶初雪伸手拿进来,砰的关上门。

助理站在外面心道,老板这次找的女人真漂亮,好像在哪里见过。在哪里呢?

一道灵光闪过,助理僵住脚步,那那那不是叶家大小姐,A市第一美女叶初雪吗?我的老天爷。老板居然招惹了叶家的人?还是叶初雪?

完了完了,叶家和南宫家又要扛上了。

房间里,叶初雪快速的穿好衣服,趁南宫昭还在洗澡,拿起手机和包包就跑了。

她完全属于色厉内荏那一类的,刚才为了自己的面子还能强撑一阵,时间长了一定露馅,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一晚上没有回家,叶初雪打开手机,里面有两通未接来电,一通是爸爸打来的,一通是萧钰麟打来的。

她在公寓外面招了辆出租车,告诉司机去叶皇集团,一边拨通了萧钰麟的电话,“喂?三哥。”

“你终于开机了。”萧钰麟无奈的说。

“是不是我爸爸找你了?”

“对啊,昨晚打电话给我,问你怎么没有回家,我说你喝多了在我这儿休息了。”

叶初雪松口气,“三哥,我太爱你,谢谢你。”

“话说你昨晚到底去哪里了?怎么能不回家呢?”萧钰麟不悦的问。

“这事有点复杂,等什么时侯有空了我慢慢给你说,我先挂了,我给家里打个电话。拜拜。”

无视那边“等等”的话语,叶初雪直接挂断,然后缓口气,挤出一丝笑容给爸爸打电话。

“喂,爸爸,我昨晚喝多了,在三哥那睡了,对不起。”叶初雪一上来就承认错误,态度非常良好。

叶少辰显然没有听出什么不对劲,训了两句,“以后能不能给家里来个电话?妈妈会担心的。”

“知道了爸爸,这不是喝醉了嘛,呵呵呵。”

叶少辰的语气软了许多,“究竟喝了多少,你居然都能喝醉,那你现在干嘛去?”

“我直接去上班。”

“吃饭了吗?宿醉很难受的,喝碗粥胃会舒服一点。”

叶初雪心中一暖,“好的,甜点屋旁边就有粥店,我等会儿去吃。”

“行了,我挂了,你妈妈在外面浇花,我去帮她。”

“嗯嗯,爸爸再见。”

躲过一劫,叶初雪一颗心彻底放下,扭头看着车窗外,脑海中不由的想起昨晚的事情,俏脸微微发烫。

以为这件事就过去了,哪知中午,南宫昭陡然出现在了甜点屋,一双眼眸看着她,里面是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叶初雪本打算不理他,可他站在门口就是不走,无奈之下走过去凝眉问,“不是都说清楚了吗?你来干吗?”

南宫昭深邃的眼眸紧锁着她,“叶初雪,我要追你。”

“你疯了吧。”叶初雪一点都不感冒,而甜品屋里面的几个员工似乎也见怪不怪,只是微笑着看热闹。

生怕他说漏什么,叶初雪捏着他的袖子,将他拽到外面,“南宫昭,我早晨说的话你没有听见吗?”

“我听见了,也认真想了,这半天来,我脑海中全是你的影子,我想我喜欢上你,所以我要追你。”

叶初雪没有心动。只觉得麻烦,“哈,你要不要这么搞笑?我们不过睡了一觉,你走走肾就好了,走心干什么?”

“初雪,我说的是真话。”

叶初雪怒了,“就算你说的是真心话那又怎样?我不喜欢你啊。”

“没关系,我慢慢追,你会喜欢上我的。”南宫昭迷之自信。

“不许追!”叶初雪表情严厉。笑话,他要是追自己,被哥哥知道,被爸妈知道,这一问事情不就知道了吗?

南宫昭厚着脸皮嬉笑道,“我管不了你喜不喜欢我,所以你也管不了我追不追你。”

“你……”叶初雪没见过如此不要脸的,“好好好,你爱做什么就做什么,总之不要出现在我面前,赶紧走,否则我就把你扒光扔到天上去,让A市市民都观赏观赏。”

南宫昭一听这话,推后了两步,说实在的,他还真怕这丫头做出这种事。

“那你忙吧。我有空来看你。”

“滚。不要再来了。”

然而南宫昭下定决心的事情谁能挡得住,人刚走,一大束玫瑰花就送到甜点屋,签收人写的是叶初雪。

女孩冷笑几声,这种烂招数,随手把花分给了店里的几个小妹。

到了下班时间,南宫昭开了辆全球限量版豪华跑车停在门口等她,叶初雪看都没看一眼,径直走向车库。

南宫昭一看,跳下车跟了上去。

“初雪,我请你吃晚饭。”南宫昭挡在她面前。

“不想吃。”

“晚上怎么能不吃东西呢?走吧走吧。”

叶初雪的肺都快要气炸了,“你这个人听不懂人话吗?我说了不想吃。”

南宫昭看着她的背影,淡淡的说,“你如果不答应,我就给叶伯伯打电话了,要不直接去你家提亲也行。”他的称呼改的很快,昨天还直呼起名叶少辰,今天就市叶伯伯了。

叶初雪的脚步果然停了下来,忍了又忍,转身气冲冲走到他跟前,“算你狠。”

南宫昭得逞的一笑,强行拉住她的胳膊往外走,“走吧走吧,坐我的车!”

“你放开我。”

“不放。放了你就跑了。”

“信不信我打你啊。”

“随便你打,就算是这只胳膊都折了,我也不放。”

叶初雪彻底无语,她也算是有涵养的人,可是缕缕被南宫昭气的说不出话来。只好由他拉着坐上车。这晚,叶初雪为了出气,去了A市最好的饭店,点了最贵的一桌菜。

而南宫昭只是淡笑着看着她,觉得她生气的样子很好看,比她端着一副大小姐的模样都好看。

吃完饭,南宫昭送她回家,下车前趁她不备,将她压在副驾驶上狠狠轻薄了一番才放她离开,叶初雪气的在他胸口砸了好几拳,南宫昭却只当她是在撒娇。

第二天,叶初雪怕南宫昭再找过来,直接就躲到慕家去了,他打了几个电话后,手机也关了,南宫昭一整天找不到她,心里空落落的,饭也不吃,最后实在心里难受,又怕她想不开出什么事情。电话才打到了叶景琰的手机上。

叶初雪跪在地上如实的说了这些事情,当然很多细节都自动省略了,纵使如此,叶少辰和慕薇薇都气的浑身颤抖。

“爸妈,我真的不是有意的,是那个家伙故意挑衅我……”

叶初雪的话还没有说完,慕薇薇抓起手边的一个水杯扔了过来,叶景琰眼疾手快扑身去挡,却还是差一点,杯子砸在了叶初雪的肩膀上,瓷杯和骨头相碰,生疼。叶初雪却毫无怨言只能忍着。

叶景琰被妈妈的举动吓着了,他从未见过妈妈发如此大的火,而且还动了手。

“我以前说的话你都忘了吗?南宫家什么事做不出来?上梁不正下梁歪,南宫昊是什么东西?他当年三番五次伤害我和你爸爸,你居然和他儿子搞在一起?”慕薇薇厉声骂道。

叶初雪小声狡辩,“妈,我没有和他搞在一起。”

叶少辰断喝道,“你给我闭嘴。”

叶初雪脖子一缩,不敢再说话。

“妈的,老子去找那么混蛋,杀了他算了。”

叶景琰和叶初雪俱惊,前者忙过去拉住父亲,“爸,你冷静一下,这可是违法的事情。”

“你让我冷静?老子养了二十多年的白菜让猪吃了,你还让我冷静?”

叶景琰听到这话差点没憋住笑出来,“爸,你这一去岂不是让南宫昊看笑话?”

叶少辰一听顿住,对啊,南宫昊当年没有把薇薇抢去,二十多年后,他儿子却睡了叶初雪,他若知道了只怕要额手相庆,自己不能去被这个家伙耻笑。

可是这口气憋在心里难受。指着女儿喝道,“你,给我去门口跪着好好反省,没有妈妈的原谅,不准起来。”

“是。”叶初雪起身低着头灰溜溜的退了出去。

此时已是深秋,夜晚的露水很重,叶初雪在微凉的石板上跪好,心里却在庆幸,还好没有被打断一条腿。

叶景琰看到妹妹自然不忍,坐在妈妈旁边不停的替妹妹说好话,“妈,你别生气。气坏了身子不值得。如意今年25了,她这么多年都没谈过男朋友,这方面的经验欠缺一点才会被那个南宫昭骗了,再加上喝了点酒,什么都不知道了,其实她也是受害者啊。”

“你再替她说话,你也去外面跪着。”

叶景琰立刻闭嘴,他心里还未段依瑶的离开伤心着呢,可不想去跪。

慕薇薇诚心要惩罚女儿,让她以后绝对不搭理那个混世魔王,因此叶初雪在外面跪了三个小时也没有松口。

外面的温度越来越凉,叶景琰怕妹妹冻着。从她屋子里取了件厚衣服出去给她穿着。

“好好跪着,现在马上十二点了,再忍忍就天亮了。”叶景琰调侃道。

叶初雪瞥了一眼哥哥,“让你帮我忙,你倒好,跑来看笑话。”

叶景琰蹴在她面前,手抻着下巴说,“我有个好办法,现在就能免了你的罚跪。”

“什么?”叶初雪眼睛一亮。

“苦肉计。”

叶初雪稍稍一想,“你是让我装晕倒?”

“对,你这一晕倒,妈妈哪里还忍心罚你?”

“真是好计策。”

“是啊是啊。”叶景琰嬉笑,突然觉得这句声音不对,看到妹妹促狭的目光,心道不好,换了张谄媚的脸起身回头,“妈,我和如意开玩笑呢。”

慕薇薇表情淡淡的,“你们兄妹关系这么好我很高兴,既然如此,你就陪着她一起跪吧,怎么样?”

叶景琰还能怎么说,只好噗通跪在叶初雪旁边,还笑眯眯的说,“妈,我们年轻人身体好,跪一晚上没关系的。”

“那就好。”慕薇薇说完,幽幽的飘然离去,不一会儿叶少辰来了。

几个小时,叶少辰的火气消了不少,他是很疼爱这个女儿的,自然不忍心她在这寒露里跪这么久,于是说了好话让妻子暂且饶了她,没想到刚一下楼就听到儿子在那说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