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1章:下定决心为了你改变/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少辰气道,“你这臭小子,乱出什么馊主意,这下好了,我也帮不了你们了。”

叶景琰哭笑不得,“爸,你晚上给妈妈吹吹枕边风,我是男孩子跪跪无所谓,如意是女孩子,伤了身体就不好了。”

“行了行了,你们先跪着,我再去说说。”叶少辰走时还指了指女儿,“你啊,真不让我省心。”

父亲离开,叶初雪笑嘻嘻的说,“有个人陪着跪,好像时间也没有那么难熬了。”

叶景琰没好气的看她一眼,凑过去小声问,“嗳,哥哥问你,那天晚上,你是真的喝醉了,还是半推半就啊。”

叶初雪的脸唰的一红,一把将他推开,羞怒着说,“卧槽,哪有哥哥这样问妹妹的。”

“哈,你还学会粗话了,一看就是跟南宫昭学的。”

这个名字刚说出口,叶景琰兜里的手机响了,他拿出来一看,哈哈哈笑了。

“笑什么?”叶初雪警惕得看着他。

“说曹操曹操到。”

叶初雪脸色一变,上来就要抢手机,“不要接。”

“好好好,不接,你别抢我手机啊。”两个人在争夺之间。不知怎么摁下了接通键。

叶初雪立刻噤声,叶景琰清了清嗓子,很是一本正经得说,“喂?”

“叶景琰,我是南宫昭,初雪回家了吗?”

初雪?叫的挺亲切的嘛。叶景琰瞪了眼妹妹。

“回家了。”

“那我能和她说说话吗?”

“不行。”叶景琰断然拒绝。

南宫昭很是失落,“好吧,她只要回家了就好。”

叶景琰很是看不上这个家伙,警告道,“南宫昭,你不要再来招惹我妹妹了,就算你们发生了什么,也是不会有任何结果的。”

南宫昭呆住,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你……你知道了?”

“不但我知道了,我们全家都知道了。南宫昭,我不管你是真心还是想玩玩,请另找她人,若是以后敢碰我妹妹一下,我就剁了你的手。”

“叶景琰,初雪还好吗?”南宫昭预料到不好的结果。

叶景琰冷哼一声,“拜你所赐,她被我爸打断腿了,我劝你也小心着,我爸爸虽然这些年脾气好了些,但对你们南宫家的人向来不客气,没准什么时侯心里憋气让你一不小心消失也是很有可能的。”

威胁完南宫昭,叶景琰就挂了电话。

“这家伙还挺关心你的。”叶景琰调侃道。

“本姑娘不需要他的关心。”叶初雪怒冲冲的说,“他只要不添乱我就谢天谢地了。”

“你还挺有自知之明的。”

“我向来如此。”叶初雪跪的有些腿麻,摇摇晃晃着活动膝盖,“也不知当年南宫昊做了什么事情,爸妈居然那么恨他。”

“上一辈的事情我们还是不要问了。”叶景琰叹口气,“我真是辛苦,还要陪你在这罚跪。”

“嘻嘻,谁让你是我哥呢。对了,小姐姐走了?”

“走了。没走的话我还在这浪费时间?”

叶初雪“嘁”了一声,这时章贺拿着两个棉垫过来,小声说,“你们两跪在这上面,秋天太冷了,膝盖别受伤了。”

“谢谢章叔叔,我们还是乖乖跪地上,要是让妈妈知道我们作弊,估计要跪倒天亮。”叶初雪推辞着说。

叶景琰点头,“就是,章叔你别管了。”

章贺心疼的看着两个人,无奈的站在一边。

没一会儿,大门口传来一个令几个人震惊的消息,南宫昭来了。

“靠,他来干什么?”叶初雪直接爆粗口。

章贺忙安慰她,“你别急,我去看看。”

“章叔你赶紧去,千万别让他进来。”

叶景琰在旁边挑事,“你这么着急,是不是担心他进来被爸爸打断腿啊。”

“当然不是,我是怕他把妈妈气晕过去。”

话音刚落叶少辰就出现在了视线里,他看了眼神色异常的儿女,问章贺,“出什么事情了?”

叶初雪拼命的给章贺使眼色,可章贺还是不得不说,“南宫昭来了。”

“谁?”叶少辰惊讶万分。

“就是南宫昊的儿子,南宫昭。”

叶少辰怒从心起,大声说,“好啊,我还正想找他呢,这混蛋居然送上门来了,去,把他给我放进来。”

叶初雪狠狠的掐了一下叶景琰的胳膊,小声说,“都怪你,说什么我腿被打断了,这下好了。”

“我怎么知道他胆子这么大,居然敢来。”

很快,一个高大的身影披着月光跑过来,真的是跑过来,可见他心里又多担心。看到跪在地上的两人时,他愣了几秒,然后立刻跑到叶初雪跟前,曲腿跪在地上焦急的问,“你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你来干什么?”叶初雪很是生气的问。

“你哥哥说……”话说了一半,南宫昭就被叶少辰踹飞了,整个人趴在地上,差点牙都磕在石板上。

“混蛋,你居然还敢来我们叶家?”叶少辰怒声斥责。

南宫昭爬起来学着叶初雪的样子跪在她旁边,仰头目光坚定的说,“伯父,我会对叶初雪负责的。”

“我不要你负责。”叶初雪直接说。

南宫昭不理她,继续对叶少辰说,“伯父,是我的错,我当时脑子晕了才做出那种混账事,不过我是真的喜欢初雪,我希望你给我一个机会,我一定会好好爱她的。”

叶初雪头都炸了,“南宫昭你给我闭嘴。我不要你负责,这句话到底我要说多少遍你才能听进去?”

叶少辰冷眼看着两人,“南宫昭,你当我们家封建社会吗?你和我女儿怎么着了我就把她嫁给你?简直是痴人说梦!我告诉你,我们叶家是不可能和你们南宫家有任何关系的。”

南宫昭早就料到这种结果,所以并不意外,依旧诚恳的说,“伯父,我知道你们上一辈有恩怨,可是我们小一辈不应该再延续你们的仇恨啊。”

叶少辰不想和他废话,冲章贺说,“还愣着干什么?打断这小子一条腿。然后给南宫家抬回去。”

“是,老爷。”章贺是清楚以前那些事情的,自然对南宫昭没有丝毫同情,立刻转身去叫保镖。

三个小辈都没有想到叶少辰会动真格的,心里不由的有些慌,叶景琰开口说,“爸,这不合适吧。”

“有什么不合适?”叶少辰怒目而视。

“他好歹是南宫家的独子……”

“哼,就算是南宫昊来了,我照样打。”叶少辰看向南宫昭,冷冷的嘲笑,“当然。你可以现在就滚,这辈子都不要出现叶家。”

南宫昭毫无惧色,直视着叶少辰的眼睛,“我如果断一条腿就能伯父消气,也算是值了。”

叶初雪哑然,“你疯了?”

南宫昭扭头目光沉沉的看着她,“我是疯了,从那天晚上在酒吧遇见你就疯了。”

叶少辰听着这些话觉得刺耳不已,“给我打。”

老板一声令下,四五个保镖的拳脚就冲南宫昭身上招呼,他一身不吭紧紧抱着头,若是反击这几个保镖自然不是他的对手,但如果他出手,他知道,他再也没有资格踏进这里。

听到响动,慕薇薇从屋里跑出来,看家里的保镖正围着一个年轻人打,惊讶的问,“这是怎么了?”

叶少辰忿忿不平,“南宫昊的混账儿子来了,我正在教训他。”

慕薇薇长大嘴巴,“他竟然还敢来?”

“哼,这是看我们叶家好欺负呢,你们几个给我用力打。”

几个保镖都是身强力壮的,才几分钟的时间,南宫昭脸上就挂了彩。叶初雪余光看到他坚毅的脸庞,心里莫名的一紧。

“南宫昭,你只要说一声,以后再也不找我女儿,我现在就放你走。”叶少辰冷笑着说。

“不可能,我喜欢她,我一定要娶她。”南宫昭被打得有气无力,但是这句话说的却很坚定。

叶少辰狠狠的讽刺,“娶她?就凭你?一个混世魔王?不是我小看你,当年南宫昊和你一样大的时侯比你不知强多少倍。”

南宫昭紧咬着牙关,开始后悔这些年的游手好闲。若是老早听从父亲的管教,也不至于今天在叶少辰面前如此抬不起头,连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

叶初雪看他被打得只有出的气没有近的气,嘴角的血不断往出冒,不由的担心,开口替他求情,“爸,别打了,这件事也不能全怪他,我自己也有错。”

叶少辰气不打一处来,“你还替这混小子说话?”

叶初雪声音中透着担忧,“爸。我不是替他说话。我成年了,我犯的错我自己能承担,求你别再打了,你再打就把他打死了。”

叶景琰在旁边帮腔,“是啊,爸爸,我们和南宫家好不容易相安无事这么多年了,再出事,南宫家那些阴招冲着我们没事,妈妈怎么办?”

叶少辰紧握着拳头,儿子说的对,冲着他们来都能应付,薇薇则不然。

“住手。”一声令下,几个保镖停下,南宫昭捂着胸口不停的咳嗽,血还在往出呕。

叶少辰挥挥手说,“把他扔到南宫家门口。”

“是。”

南宫昭被几个人抬起来往门外走,他挣扎的回头看那个纤细的身影,嘴角弯起了弧度,她心里还是有他的吧。

清净下来后,慕薇薇的气也消了不少,看着跪在地上的一双儿女叹口气说,“罢了,你们也都长大了。我和你爸管不了你们了,今后你们想怎样就怎样吧。”

“妈——”叶初雪鼻子一酸,眼泪扑簌簌的滚落。

慕薇薇不忍心,上前将她扶起来,擦干她的眼泪,“丫头,你自己的路还要你自己走,爸妈互不了你一生的。”

“妈,你别这样说,你这样说我觉得你不要我了。”叶初雪抽抽涕涕的说。

“你以后少气我就好了。”慕薇薇想到什么,凑上前在她耳边小声问,“你们那晚……有没有做安全措施?”

叶初雪的脸唰的红了。咬着下唇摇头。

“那你吃药了吗?”慕薇薇又问。

叶初雪点头,她今天去慕家的时侯路过药店,赶紧买了片药吃了。

慕薇薇手指摩挲着她的脸庞,“女孩子要学会保护自己,知道吗?”

“妈妈,我知道。”

“好了,折腾了大半夜,洗洗睡吧。”

叶景琰一看没事了,从地上起来,小腿稍稍有些麻。今天下午本来要好好伤感一下,没成想接二连三的突发事故将他的离愁别绪彻底驱散,洗了澡上了床想象着段依瑶到哪里了,就很快进入了梦乡。

叶家这边是安静了,南宫家却炸了锅。

几个保镖把南宫昭扔到别墅门口就扬长而去,门卫一看是少爷,惊呼着赶紧让人抬进去,根本没有看清楚是谁扔的。

南宫昭在路上的时侯就昏迷过去了,南宫昊看儿子被打成这样,立刻暴跳如雷,一边扬言要杀了对方给儿子报仇,一边吩咐人赶紧送医院。

被推进急症室检查之后,医生的结论是脾脏破裂,需要尽快手术,紧接着,南宫昭又被推进了手术室。

南宫昭的妈妈温雅已经是一个雍容华贵,举止优雅的妇人,她抹着眼泪说,“昭儿究竟在外面得罪了谁,怎么会被打成这个样子?”

南宫昊搂着妻子气的只哆嗦,“不管是谁,老子绝不会善罢甘休,”

真是反了天了,居然敢动南宫家的少爷,是不想要命了吗?

几个小时后,南宫昭手术结束。

“脾脏出血不多,但幸好及时送来,手术很成功。”医生疲倦的说。

“多谢医生。”

特级病房里,南宫昭苍白着脸晕迷着,外面的天色渐亮,新的一天开始了。

南宫昭睁开眼睛的时侯,护士正在给他换药。

“你醒啦。”护士笑着打招呼。

南宫昊和温雅忙凑到床边,后者眼泪汪汪,“儿子,你终于醒了,吓死妈妈了。”

“昭儿,是谁把你打成这样?”南宫昊怒声问。

南宫昭摇摇头,虚弱的说,“爸,你别问了。”

南宫昊一怔,这不是儿子的做事风格啊,他不是应该咋呼着去报复回去吗?

“到底是谁?你居然还要护着对方?你要是不说我就派人去查,总能查出来,到时候……”

“爸——”南宫昭打断他的话,沉默了片刻说,“爸,这顿打是我应该挨的,我毫无怨言,你别追究了。”

南宫昊和温雅相视一眼,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儿子的性情怎么突然转变的这么快?太好奇了。

“昭儿,你是我南宫昊的儿子。脾脏都被人打破了,你让我别追究?那以后阿猫阿狗都能骑到我头上了。你告诉我,到底是谁这么大胆?老子去废了他。”

南宫昭无奈的叹口气,等护士换完药出去,才缓缓的说,“是叶少辰。”

“谁?”南宫昊感觉自己没有听清楚,又问了一遍,“你说是谁?”

“叶少辰。”南宫昭又重复了一遍,然后看着父亲愤怒的脸变得诧异,怀疑,然后又愤怒。

“叶少辰?他为什么打你?”南宫昊疑惑的问,这些年两家井水不犯河水,私底下碰到了也都当没看见,很少有交集,那个混蛋为什么打南宫昭?

南宫昭表情复杂,张了张嘴还是没有说出口,“爸,你就别问了,反正都是我的错。”

“就算是你的错,你一个晚辈,他犯得着和你计较,下手如此重吗?”温雅也很生气的说,毕竟这是她唯一的宝贝儿子。

“等等,你做了什么。他这么打你?”南宫昊抓住事情的关键,自己的儿子向来是个惹是生非的主,叶少辰能动手,一定是有事栽倒他手上了。

南宫昭撇过脸,没有说话。

“你不说是吧,我自己去问。”南宫昊佯装往外走,果然,儿子开口叫住了他。

“爸,你别去。”南宫昭祈求道。

南宫昊急得快要跳脚,“那你倒是说啊,你做了什么事情?”

“我……我……”南宫昭吞吞吐吐半天,才费劲的说。“我把叶初雪强上了。”

南宫昊和温雅懵住,“你说谁?叶初雪?”

南宫昭轻嗯一声,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他不想让父母对叶初雪存在什么偏见,只好把所有的过错都拦在他的身上。

南宫昊指着他,不敢置信的问,“你是说,你把叶少辰的女儿……”

南宫昭咬着下唇又坚定的嗯了一声。

“混账!”南宫昊态度大变,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你怎么能……你怎么能碰她?”

南宫昭垂着眸任由父亲责骂。

南宫昊气的直哆嗦,慕薇薇,他曾经深爱的女人,虽说他早已对她没有了什么念想,但她是自己心里的那颗朱砂痣,一直被好好的珍藏在心里,连带着她的女儿也多关注了一些,知道小名叫如意,长得很漂亮,有几分像薇薇,学习很刻苦,人品也很端正。偶尔闲下来看到相关新闻,南宫昊就觉得很温馨。

他从来不会想自己的儿子和小如意有什么牵扯,他只想这么远远的看着薇薇,这样就够了。

没成想,自己这儿子却做出这等事情……

“南宫昭,你从小我就告诉你,不要去招惹那家人,为什么就是不听?你是不是想把整个南宫家全搭进去?”南宫昊厉声骂道,或许是太气了眼前一晕,差点栽倒,还好妻子扶住了他。

“你先冷静点,事情都已经出了,你再骂他也于事无补。”温雅将他扶到椅子上,转头又斥责儿子,“你平时在外面乱来我们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我们知道那些女人都是进不了我们家的,可是你做事也要讲分寸,叶初雪是你能胡来的吗?”

“妈,我对她是真心的,我喜欢她。”

“哼。”南宫昊冷笑,“你喜欢她就堂堂正正的去认识,为什么要用这种下作的手段?”

“爸,我知道错了。”南宫昭没有狡辩,只是认错。

“你碰了叶少辰的女儿,还能活着回来,也算是命大。”南宫昊坐在椅子上眼中露出失望,“可是南宫昭,这么多年了。你太让我失望了,你到底什么时侯才能长大?”

南宫昭沉默片刻说,“爸,我想通了,以后我会好好跟着你学的。”

南宫昊对这句话倒是惊讶,反问道,“你跟着我学什么?”

“什么都学,我想要成为一个让人刮目相看的人,而不是提起南宫昭这个名字,就觉得一事无成,只是个靠家族的孬种。”

南宫昊更加意外,心里那点失望消失的无影无踪,眼中放出光彩,“奇了怪了,我以前那么训你,你都不听,怎么被叶少辰打了一顿就要努力奋进了?”

南宫昭看着父亲认真的说,“爸,我想娶叶初雪。”

南宫昊愣住,顿时明白儿子为什么突然幡然醒悟了,估计是被叶少辰讽刺了一通。

“昭儿,这A市想娶叶初雪的人没有一万也有一千了,我们家和叶家又有梁子,人家姑娘凭什么嫁给你?你有什么资格?”

“所以我想要改变。我要努力,爸爸,这些是我的真心话。”

温雅在旁边看着心里不由的膈应,这父子两,真是被叶家的女人迷住了,一想到今后可能和慕薇薇要做亲家,她就别扭的很,很不爽。

“我不同意你娶叶初雪。”温雅很直接说。

“妈妈,为什么?”南宫昭惊讶万分。

温雅不动声色的看了眼丈夫,撇嘴道,“我就是不同意。”

南宫昊当然知道妻子为什么不同意,淡笑着说,“都多少年前的老黄历了,你还吃醋呢。”

温雅不屑的笑道,“我有什么好吃醋的,我是怕有些人死灰复燃。”

“死灰早就随风吹走了,你就别胡思乱想了。”南宫昊安抚妻子,“儿子能醒悟是好事,他能不能娶到叶初雪那还两说呢,你怎么就醋上了。”

温雅瞪了他一眼不再言语。

南宫昭隐约能猜到父母对话的意思,也不方便说什么,现在他只企盼自己的身体赶紧好起来,他要做出一番成就给叶少辰看,也让叶初雪对他的印象改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