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3章:撞见他左拥右抱/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景琰微笑道,“她很漂亮,不过你应该不认识。我吃好了,再见。”

说完,叶景琰擦擦嘴角,起身去前台付账。

美女目送着他的背影,心里的嫉妒在疯狂的生长,她不停的自我安慰没关系没关系,反正目的已经快要达到了。但她还是忍不住嫉妒,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才能拥有如此完美的男人。

这段时间,叶皇在美国的合作伙伴来叶皇洽谈最新的项目进展,大家热热闹闹的吃了一顿饭后,叶景琰送他们去A市最好的酒店休息。

却不知,他前脚刚进去,就有一辆保姆车也停在了酒店门口,一个身材火辣的美女从里面偷偷摸摸的出来,快速的进了酒店。

叶皇的几个合作伙伴喝得有些多,非要拉着他去酒店的KTV唱歌,没办法,叶景琰只有陪同,因此,离开酒店时已经是深夜。

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如此正常的行为,却被有心之人利用的彻彻底底。

翌日,叶景琰还在睡梦中的时侯,拍门声将他惊醒。

“谁啊。”叶景琰翻了个身,迷迷糊糊的问。

“哥,是我,快开门。”叶初雪焦急的说。

叶景琰挥挥手,门“吧嗒”一声开了,叶初雪穿着卡通睡衣,拿着手机急匆匆跑进来,一把拍在哥哥的背上,“哥,别睡了,赶紧起来。你出绯闻了。”

“胡说,依瑶都没有回来,我哪里有绯闻?”叶景琰眼睛睁都没有睁开,叽哩咕哝的说。

叶初雪用力摇着他肩膀,“真的,都上头条了,说你包养二线女明星。”

叶景琰嗖的坐起来,“你说什么?我干什么了?”

“包养女明星啊,网上都传疯了。你自己看。”叶初雪将手机打开递到哥哥面前。

叶景琰光着膀子看手机,上面大大的标题写着,女星杨晶搭上叶皇集团新任总裁。再往下,用很大的篇幅来描写两人之间的相处。

还附着几张照片。叶景琰在酒店门口抱着她,和她甜蜜共舞,一起吃午饭,最后一张最为劲爆,是两人一前一后进酒店的照片。

文章通篇都是胡编乱造,却还写的让人浮想联翩。说什么酒会现场,叶景琰拒绝了所有女士的邀舞,唯独和杨晶跳舞,是因为叶景琰爱慕杨晶已久。

还有叶景琰和杨晶在酒店共度三个小时后,前者急匆匆离开,后者则一直待到了天亮,看来两人正处于热恋期。

叶景琰快速的将全完看完,笑的前仰后合,“卧槽,这记者也太能扯了吧。这个杨晶是干嘛的呀?我就见过几次面而已。”

“就是前段时间古装剧里面的女二号。”

叶景琰将手机给她,有些生气的说,“这女人是瞅准了各种时机故意拿我炒作呢。”

“对,我知道是炒作,可是别人不知道啊。”

“清者自清,我管别人干什么?”叶景琰皱眉。

“哥,你是不是傻了,这种东西要是让小姐姐知道,我看你还说清者自清。”

叶初雪的一句话惊醒了叶景琰,对啊,段依瑶常年待部队,对这种事情的内幕自然不清楚,万一让她看到,自己就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出去出去,我要穿衣服。”

叶初雪嗖一下就消失在了房间。她这个哥哥啊,现在只有小姐姐能镇得住。

早餐,慕薇薇问神色忧愁的儿子,“你和那个明星怎么回事?”

叶景琰心里烦躁,饭吃了两口就放下了,“妈,我和她什么事都没有,她叫什么名字我还是刚刚从娱乐新闻里知道的。”

叶少辰曾经也经历过这种事情。以过来人的身份说,“这种不入流的女明星想搭着你炒作而已,其实只要不损坏公司的利益就没必要澄清,因为你越向公众澄清,这件事的热度就越大,而且你也没有切实的证据证明你们两不认识。别管了,最多两天时间,这件事就过去了。”

叶景琰蹙眉,“爸,我可以不对公众澄清,但是要跟依瑶说清楚,她什么都不知道,我怕她轻信这些谣言。”

“你找得到她吗现在?”叶少辰看好戏的反问。

叶景琰顿时就蔫了,“就是没有她的消息才着急啊,不行,我要让公司发个申明表明我的态度。”

说完,叶景琰就给王秘书打电话。

慕薇薇倒是很赞同儿子的做法,淡淡的瞥了眼丈夫说,“你就知道公司利益。其实女人对这种事情很敏感,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叶少辰立刻陪笑脸,“对对对,老婆说的对。”

“哼!”

早上九点。一封申明挂在了网上,说明叶皇总裁叶景琰和杨晶女士没有任何关系,文章的所有内容都是子虚乌有,胡编乱造。照片也都只是巧合。叶景琰根本不认识杨晶。

一石激起千层浪。

这件事很快被各个媒体、营销号炒了起来。杨晶那边始终没有什么正面回应,但却有一大批人在网上带节奏说,叶家豪门嫌弃杨晶的身份,要抛弃她,这是渣男行为。

叶景琰真是又气又笑,其实他真的懒得管网友怎么说,重要的是段依瑶要相信他。

而他不知,此时心心念念的女人,正在冰天雪地里拼命追逐最后两名外籍不法分子。

“站住,否则我开枪了。”段依瑶厉声喝道。

那两人怎么可能听她的,还是不断的往前跑。

不能再等下去了,段依瑶出手果断,一颗子弹穿破冰冷的空气,从背后射进其中一人的心脏,那人随之倒地。

他的伙伴一看,猛的停住了脚步,转过身恶狠狠的说,“都给我站住,否则我和你们同归于尽。”

段依瑶猛地刹住脚,因为她看到那人的手紧紧的按着一个玻璃瓶,瓶子里装着淡蓝色的气体。

“把枪都给我扔下。”那人操着一口流利的普通话。

“你把东西放下,我放你离开。”段依瑶眼中全是杀气。

那人冷冷一笑,“你骗三岁小孩呢?如果不想死,就把枪通通放下。”

“这句话也是我送给你的。”段依瑶紧握着枪。

那人的表情有些癫狂,“好啊,那我们就一起死好了,有这么多人陪我死,我值了。”说完,手就要按下那个小小的瓶盖。

段依瑶当机立断扣动扳机,一枪打在了他的手腕上,男子痛苦的大叫一声,将瓶子抛了出去。

“抓住瓶子。”段依瑶喊道。

几个战友全都飞扑上去,在瓶子落地前堪堪接在手中,那人趁他们不防备,另一只手掏出枪正要对着瓶子射击。却被段依瑶发现,一枪打在了他的心脏。哪知他生命力太过顽强,在咽气的前一刻,扣动了扳机。

当然,这一枪什么都没有打到,但是响亮的枪声却传遍了整个冰川山谷。

青龙上前去搜那人身上有价值的物品,一个小小的雪球咕噜噜滚到了他脚边,一抬头,大惊失色,“卧槽,队长快撤,雪崩了。”

段依瑶也听到了“簌簌”的落雪声。在心里爆了句粗口,冲兄弟们喊,“装好小瓶子,快下山。”

巨大的雪山块说滚落就滚落,带着毁天灭地的气势冲他们而来,段依瑶拿出毕生最快的速度向前奔跑,死亡之手在后面追赶,谁也不敢懈怠半分。

突然,前面一辆吉普车出现,段依瑶心中一喜,是接他们的人。

吉普车在雪地里快速的掉了个头,冲他们大喊,“快上车”

十多人几乎是飞一般跳上吉普车,有的人直接蹿进了车内,有的人则扒着车门站在车边,等所有人上齐,车子飞了出去。

死神渐渐被甩在身后,众人终于都松了口气。

晚上,叶景琰坐在客厅里看新闻,正好是关于昆仑冰山雪崩的消息。

“据了解,这次雪崩是人为因素造成,所幸没有人员伤亡……”

不知为何,看到这条报道叶景琰的心里惶惶的,总觉得这件事和段依瑶有关,没有人员伤亡?她如果执行的是秘密任务,就算有人员伤亡,又怎么会报道呢?

被叶景琰时刻记挂的某人,因为出色的完成了任务,所有成员被记二等功,宣布完嘉奖命令后,他们然后就被单独关进了小黑屋。

这是一直以来的传统,动手开枪杀了人,回来后所有的东西都要烧了,还有单独隔离一段时间,以确保身上的杀气散去,让他们恢复冷静。

关了一天一夜。和以往的呼呼大睡相比,段依瑶这次想的最多的就是叶景琰,不知道这家伙现在在干什么,她要抽个空回去看看他。

出小黑屋那天,是段军亲自来接的她,看着女儿又消瘦了一大圈,脸颊被冻得通红,心里很是难过。

其他女孩在她这个年纪都工作嫁人,将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而他的女儿,却要不断的经历生死,这样的路对她公平吗?

段依瑶看到父亲。笑嘻嘻的挽着他的胳膊,“呦,我今天面子真大,首长亲自来迎接我。”

“我是首长,但也是你的父亲。”段军难得温情的说。

段依瑶惊讶的说,“爸,你今儿是怎么了?这么慈祥,是不是又有什么难骨头让我去啃?”

段军沉默了片刻说,“瑶瑶,你有没有想过离开部队?”

女孩顿住脚步,认真的看着饱受沧桑的父亲,“爸,你这是什么意思?”

段军伸手碰了碰她脸上的伤,心疼的说,“我突然觉得你这样很辛苦,女孩子就应该快快乐乐的生活,上学,工作,谈恋爱,嫁人,而不是像你这样出生入死。要是你妈妈知道你过这样的日子,一定会埋怨我的。”

“爸,我一点都不觉得辛苦,我觉得很好啊。”

段军无奈的叹口气。“当初你参军是为了给妈妈报仇,这件事早就了结了,你这些年做的也很好,其实……”

“爸,”段依瑶严肃的看着父亲,“你也是一名军人,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我是一名军人,可我也是一个父亲。”段军神色很矛盾,“那天雪崩的时侯,我就在想,如果你牺牲了,我可怎么办?”

“爸。我这不是好好的吗?我是成年人了,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段依瑶认真的说,“我喜欢当兵,保护我想要保护的人,你不要再劝我了。如果哪一天我不想当兵了,我会自己提出申请复员的。”

“你自己复员?呵呵,那我要等到下辈子去。”

段依瑶重新挽上爸爸的胳膊,流露出小女般的表情,“爸,我这次任务完成的怎么样?”

“很不错,嘉奖令不是都下来了吗?”

段依瑶眼珠子转了转,“爸。你给我放几天假呗,我有点事。”

段军扭头看了她一眼,“你是想去找那个叶景琰吧。”

“是的。”段依瑶没有隐瞒,她很清楚,爸爸一定是调查了叶景琰的所有背景,也算是默许了,否则叶景琰能那么顺利频繁的出入军医院?

段军神色突然变了,“那种男人不适合你。”

段依瑶愣住,“爸,你怎么突然……”态度转变的这么大。

“我上次就说,这种做生意的人,心思是不定的,你说你们只是朋友,我也就没有管,不过你现在是什么意思?还是朋友?”

段依瑶难得的害羞,“爸,其实他人还不错。”

“什么不错?他就是骗你这种单纯的女孩子,”段军语气严厉。

段依瑶察觉到不对劲,忙问,“爸,出什么事情了?你这么生气?”

段军将自己的手机掏出来给她,“你自己搜,那个叶景琰和女明星的绯闻传的沸沸扬扬,你还说他不说。哼。”

段依瑶半信半疑,在浏览器上搜了叶景琰三个字,出来的第一条就是叶景琰包养女星杨晶。

脑袋像是被人砸了一拳,嗡嗡作响,和自己在一起时,他表现的那么爱自己,为什么走了大半个月,他就和别的女人在一起了?

跳舞,吃饭,还……开房?

叶景琰,你好样的,我真是小看你了。

心像是被谁戳了个窟窿。她很不愿意相信这上面说的是叶景琰,因为和自己认识的一点都不一样,但照片是实实在在的,如何能骗人?

憋着一股气看完第一篇,又看到下面的链接,有一条是叶景琰的申明。

申明什么?

点开一看,申明上说,叶景琰和杨晶只是恰巧碰见,连朋友的算不上,怎么会包养她?这件事根本就是女星杨晶单方面炒作。

刚刚还生气的某人,不免疑惑了,到底该相信谁的话?一个说被包养。一个说没关系,或许是前段时间叶景琰表现的太好,段依瑶私心里还是偏向他。

“爸,我觉得这事……应该是这个女明星炒作吧。”段依瑶犹犹豫豫的说。

段军瞪了眼女儿,“无风不起浪,他如果真的和这个女明星不认识,又怎么会和人家跳舞,吃饭?难道照片都是假的吗?”

段依瑶被父亲两句话说的哑口无言,想了想她说,“爸,我想当面问问他。”

没有亲眼看到的事情,段依瑶不想这么快下结论。虽然她真的非常生气。

段军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思,“你这丫头怎么是个死心眼?是不是他给你送了几天饭,你的心就跟着他跑了?”

段依瑶神色坚定,“爸,我不相信叶景琰是这样的人,如果他想和哪个女明星有关系,那是最容易的事情,为什么还要那么辛苦给我煲汤送饭?他图我什么呢?”

段军目光沉沉,“我也很想知道他到底图什么。”

“爸,给我几天时间,我想亲自去问问他。”

段军暗地里叹口气,“好吧。不过你好歹过两天去,等脸上的伤好点……”

“不用,这本来就是我的常态,如果他连这样的我都接受不了,那我也就不必再多想什么了。”

“你什么时侯走?”

“今天下午。”

A市。

一场绯闻没有因为叶皇公司的申明而降低热度,这背后像是有一只手在推着事情前进,尤其是当杨晶那张憔悴而泫而欲泣的脸出现在记者面前时,似乎更加证实了叶景琰抛弃她的事实。

叶景琰坐在办公室里阴沉着脸,这场绯闻来的太巧合,这段时间自己好像去哪里都能碰上这个二线女明星,还那么巧被记者拍到了。要说不是算计好的,打死他都不信。

不过,想要拉着他叶景琰炒绯闻,这个代价怕是付不起。

“王秘书,进来一下。”

半分钟后,王秘书进来了,“叶总。”

“去查一下,这个杨晶现在在拍什么电视剧,参加了哪些综艺,都有什么代言,查清楚她手头全部的资源,然后去打点一下,全部都给她停了。”叶景琰冷淡的说,眼中带着讥讽和嘲笑。

“是。我立刻去办。”王秘书心里暗惊,还以为叶总不会在乎这些事情,原来这次要下狠手了。

短短两个小时,原以为自己从此会名声大噪的杨晶,突然接到了十几个电话,全都是取消合作,就连录制好的综艺对方也通知她不会播出了。

这下杨晶傻眼了,一般来说,女星搭着富豪炒作,对方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怎么到了他这里,就要逼死她呢?不是说叶景琰为人很温和吗?

经纪人黑着脸走过来,杨晶立刻扑上去哭诉,“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我怎么知道!”经纪人冲她怒吼,“你自己闯的祸,自己去摆平。”

“你是我的经纪人,你不能不管我呀。”

经纪人气呼呼的坐在椅子上,指着她数落,“你当时说要这么做的时侯我就提醒过你,叶家的人不要碰,你非不听,还说有什么内部消息,这下好了?捅了马蜂窝了吧,叶家是什么地位?他跺跺脚。A市都要抖三抖……”

“我知道我错了,可是我现在怎么办?我不能被封杀啊,好不容易才有点名气。”杨晶眼泪哗哗的流。

经纪人恨恨的看了她一眼,“还能有什么办法?去找叶总道歉,哪怕是跪在他面前,让他放你一码。”

杨晶恍然大悟,摸了把眼泪说,“对对对,我这就去找叶景琰,现在就去。”

补好了妆一路飙到叶皇集团,在门口就被保安拦住了。

“我来找叶总。”杨晶戴着墨镜,抬着下巴很是傲娇,虽然她的心里很慌,但面子却要做足。

“你有预约吗?”保安冷淡的问。

“没有就不能进吗?”

“对不起,没有预约的确不能进。”保安公事公办,他一眼就看出来了,这女的是和叶总炒绯闻的女明星。保安很不爽,他们叶总喜欢的可是那个帅气的女军官,比她强八百倍。

“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找叶总有急事。”杨晶这个时侯了还端着一副大明星的架子。

保安心里不屑,脸上却很平淡的刁难她,“不管是谁,我们公司有规定,没有预约不能进,或者您可以打电话给叶总。”

杨晶气的直跺脚,她就是有叶景琰的电话对方也不会接的,更何况她没有。

“呦,这不是那个十八线的小明星嘛,”一个得意洋洋的声音传过来,杨晶一回头,一个娇滴滴的美女站在她身后,身上穿着香奈儿的秋季新款,手里拿着一个爱马仕限量版包包,一看就是哪家的大小姐。

大小姐用挑剔又高傲的目光上上下下打量了她一番,冷哼道,“也没有多漂亮嘛,还想搭上我家景琰哥哥。”

杨晶不知道眼前这位是谁,但她现在的处境,是不敢得罪这种富家小姐的,于是淡淡的说,“你不要血口喷人,这件事不知是谁在后面捣鬼,我也是受害者。”

“嘁,你当大家都是傻子吗?”大小姐鄙夷的盯着她,“我看你就是想趁机贴上我家景琰哥哥,可惜啊,人家根本不搭理你,那份申明打的你脸可还疼?”

杨晶大小也算有名气的人,被如此羞辱,自然有些气愤,“这位小姐,你我并不相识,你也没有任何证据,凭什么这么污蔑我?”

大小姐摊手笑道,“我愿意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