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5章:我们不必再见了/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段依瑶勾唇看了眼下属,“你到底是在帮叶景琰说话呢,还是阻止我和他在一起?”

青龙义正严辞,“我当然是站在队长你这边的。所以,你要考虑清楚。”

段依瑶叹口气,“你说喜欢一个人怎么这么复杂呢?”

“我也不知道,我还没有谈过女朋友。”青龙很是沮丧的说。

“对啊,我怎么把你们这帮兔崽子的婚姻大事忘了。这样吧,等这次回去了,我让上面多组织几场相亲大会,到时候你可要加油知道吗?”

青龙眼睛都亮了,“真的?”

“我什么时侯骗过你?”

“太好了,哈哈,队长你放心,到时候我一定好好表现,成功拐个妹子。”

段依瑶看他手中的冰激凌吃完了,将自己手上这个给他,“不但你要加油,其他人也要加油。”

“是,我会转告大家的,”青龙美滋滋的吃着冰激凌,看到旁边一个游乐城,激动的说,“队长,我们去玩游戏。”

“走。”段依瑶阔步向游乐城的方向走,至于叶景琰什么的,明天睡起来再说吧,没准睡一觉,她的主意就变了。

晚上人的情绪波动太大,还是不要做决定的好。

再说叶景琰。

段依瑶挂了电话后,他心碎欲绝的又喝了一瓶酒,这回醉的有些深了,靠在沙发上闭目休息。

这时一个女人坐在了他旁边,声音很熟悉,“叶总,叶总,你怎么样?”

叶景琰挣扎的睁开眼睛,瞥了她一眼,醉醺醺的说。“赵璇?”

“是我,叶总,你还好吗?我送你回去吧。”

因为是熟人,叶景琰的警惕性小了很多,摇摇头说,“不回去,不想回去。”回去要是被父亲知道了这件事,又要被他嘲笑,还要数落。

赵璇眼中闪过一道亮光,身体往前凑了凑,柔声说,“那叶总还想喝点吗?我陪您喝啊。”

“嗯,喝。我没有醉。”叶景琰闭着眼睛昏昏沉沉的说。

赵璇冲吧台招了招手,一个美女服务员走过来,腰弯的很低,白花花的胸露了三分之二,“请问有什么需要吗?”

“再来一瓶威士忌。”赵璇神色高冷的说。

“好的。”美女离开时,眼睛看了看叶景琰,这样的贵公子,哪个女人不喜欢呢?

赵璇见叶景琰一直闭着眼睛,脸颊微红,心里不由得又紧张又兴奋,等了这么久,策划了这么多事情,今天就是最好的时机。

美女将酒送过来。趁叶景琰还睁眼,赵璇手不经意的滑过酒杯时,一颗小小的白色药片掉进酒杯中,她不动声色的摇晃着酒杯,等药融化了才递到叶景琰跟前,娇柔的说,“叶总,再喝一杯吧。”

叶景琰此时已经醉了七分,理智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闻言直接将酒杯拿过来,咕噜咕噜喝了下去。

赵璇握着酒杯的手指发白,怕叶景琰不够醉,又给他添了一杯酒。也给自己倒了一杯,“叶总,我敬您一杯,感谢您对我照顾。”

叶景琰没有说话,仰头又把酒喝了。

连喝三杯后,叶景琰彻底醉了,脑袋更是晕的厉害。

赵璇看时机差不多,去吧台把账结了,然后扛着叶景琰高大的身躯摇摇晃晃的出了酒吧。

虽然酒钱是她三个月的工资,但是一想到后面得到的回报,这点钱赵璇就不心疼了。

在路边招了辆车,直奔附近最近的酒店,直到将叶景琰扔到床上。赵璇才坐在床边喘气,醉酒的人,真的是太重了。

叶景琰燥热的翻了个身,嘴里喊了声“依瑶,别走”,接着又陷入沉睡。

赵璇有了力气,便将男人身上的衣服全扒了,连内裤也没有留下,做这些事的时侯,她脸红的都快要滴血了。

“叶景琰,我这么喜欢你,你怎么就看不到我呢?那个女人有什么好?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了。”说完,赵璇低头在他唇上轻了轻,然后去浴室洗澡。

光着身子钻进被子,将叶景琰紧紧抱住,吻落在他的唇上,喉结,还有胸膛,奈何男人喝得太多,再加上她的安眠药,她不管如果引诱,男人就是没有任何反应,只是呼呼大睡。

赵璇静静的看着叶景琰,不行,她要想个万无一失的好办法。

脑子灵光一闪,赵璇下床从自己的包包中拿出随身携带的修眉刀,咬咬牙,狠心的朝手指割下去。

叶景琰,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了。

做完想要做的事情,赵璇才抱着叶景琰心满意足的睡去。

翌日,段依瑶很早就醒了,冷静了一晚上之后,她觉得,还是选择再相信叶景琰一次,毕竟,找一个自己喜欢,也喜欢自己的人很不容易。

窝在床上调出叶景琰的手机号码,刚拨出去她就挂断了。昨天把话说的那么绝,现在打求和她都不知道该说什么,还是先发个短信吧。

另一家酒店里,赵璇醒的也非常早,肖想了许久的男人就在枕边睡着,她怎么能睡得着?此刻,她正愣愣的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造物主真的太神奇了,为什么会有如此完美的男人呢?而这个男人从今天起就是她的了。

突然,叶景琰的手机“嘀”了一声,是短信提示音,赵璇看他睡得沉,越过他小心翼翼的将手机拿过来,上面显示的名字是。我的宝贝。

赵璇眼睛被刺了一下,是那个女人?

手机有指纹解锁,赵璇很想知道段依瑶发了什么,大胆的牵起叶景琰的右手,一个个指头试过去,到大拇指的时侯,手机解开了。

赵璇一颗心都快跳出来了,她忍住狂喜,快速的打开手机,上面的那条短信内容是:你醒了吗?

赵璇稍微迟疑了一下,打出几个字:醒了。

生怕对方突然打电话过来,赵璇又将手机跳了静音模式,半分钟后。手机进来一条信息,还是我的宝贝:你在哪里,我想和你谈谈。

赵璇看着这一行字,开心的差点飞起来,真是运气好时连老天爷都帮她。颤抖着手打下一行字:我昨晚喝多了在酒店,你过来吧。

随后,她还附上了酒店的名字和房门号。

很快,信息就过来了,只有两个字:好的。

连标点符号都没有。

做完这一切,赵璇将所有的短信记录全都删了,包括放到垃圾箱里面的,然后她又把手机调回铃声模式,擦干净自己的指纹。将手机放回原处。

现在她要好好想想,等会叶景琰醒了,她要用什么样的表情和态度来面对他。

段依瑶下定决心,她要和叶景琰开诚布公的谈一次,表明她的心意,也说清楚自己的担心,这是她喜欢的第一个男孩,她想认真对待,更希望会有个好的结局。

仔细的梳妆打扮,换了件这次带来的最好看的风衣,段依瑶按照发过来的地址去找他喜欢的男孩。

A市的清晨空气很清新,带着绿草的芳香,段依瑶深吸一口气,顿时觉得神清气爽。

一辆出租车停到她身边,段依瑶上车,说了酒店的地址,司机一踩油门,向目的地驶去。

与此同时,叶景琰强大的生物钟将他从宿醉中叫醒。

首先唤醒的是他的触觉,手一动,发现手下的皮肤柔软又温热,大脑瞬间清醒,睁开眼睛,赵璇熟睡的脸就在眼前。

叶景琰的脑子“砰”的炸开,这……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赵璇会在自己床上?昨晚发生了什么?

低头看了看两人,全都裸着,而且自己好像……没有穿内裤。

叶景琰猛地从床上坐起来,狠狠的摇摇头,他希望这只是一个梦,清醒过来恶梦也就醒了。可他摇了好几次,一睁眼,身边睡的人还是赵璇。

抬头看了眼周围,这应该是一家酒店,而地上散落的全是两个人的衣服,叶景琰长臂捞起床角的内裤快速穿上,然后用力推了把赵璇。

女人假装从熟睡中醒来,先是懵懂了一会儿,然后很快将被子拉到脖子处,娇羞着说。“叶总,你……你醒了。”

“昨天发生了什么事情?”叶景琰一边穿着衣服,一边冷声问。

赵璇用哀怨又羞涩的眼神望着他,细声细语的说,“我昨天和朋友去酒吧喝酒,碰到了叶总您,于是过去问你有没有事,哪知道您喝多了,就非拉着我喝酒,接着……接着……你就把我带来酒店了……”

她每说一句,叶景琰的脸色就黑一分,他从未喝醉过,所以不知道喝醉是什么德性。但如果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为什么一点感觉都没有。

“你说的是真的?”叶景琰冷声问。

赵璇眼泪当即就滚了下来,“叶总,我怎么会拿这种事情来说谎呢?”

叶景琰看到她的眼泪,心下烦躁,如果是真的,赵璇也是受害者,他完全没有立场来指责她。

赵璇哭哭啼啼的抹眼泪,“您昨天晚上一直喊着依瑶依瑶,还把我当做了她……我知道叶总喜欢那个女孩,您放心,我不会缠着您的。”

听赵璇如此说,叶景琰便信了几分。若是把她当作依瑶,是有可能发生这种事情的,可他还是疑惑,因为除了脑袋疼,身体完全没有感觉。

“你先别哭了。”叶景琰淡淡的安慰了一句。

就在这时,敲门声响了。

叶景琰以为是酒店的服务人员,没有多想便去开门,却没有看到赵璇嘴角的那抹得意的笑。

门一打开,叶景琰直接僵在原地。

她……怎么来了?

“叶景琰,我来找你谈谈,昨天的话我说的重了。”段依瑶开门见山的说,发现他僵着脸,疑惑的问,“你怎么了?”

“叶总?是谁来了?”里间传来女人娇媚的声音。

段依瑶浑身的血液聚集在一处,眼神瞬间变得阴冷,抬脚便向里面走去,叶景琰这时反应过来,忙跟了上去。

宽大的床上,一个围着被子光着肩膀的女人蜷坐在床头,湿漉漉的眼眸中透着惶恐的光,她惊讶的看着段依瑶,小声问叶景琰,“叶总,她是谁呀。”

段依瑶耳朵里嗡嗡作响,心里绷着的那根弦终于断了,她哈哈哈大笑几声。悲伤又冷漠的看着男人,“叶景琰,这就是你说的,你喜欢我?原来你就是这么喜欢我的?”

叶景琰看着她的眼睛,心里彻底慌了,“依瑶,你听我解释。”

“好啊,你解释,我听着。”段依瑶忍着心痛,咬牙切齿的说。

“昨天你走之后,我心里很烦就去酒吧喝酒,喝得有点多,后来发生的事情我都不记得了。我不记得她是什么时侯来的,我也不记得……”叶景琰慌张的解释,因为他看到段依瑶的目光越来越冰冷。

“不记得?”段依瑶打断他的话,“说的好轻巧,你一句不记得,难道就当这件事没有发生吗?”

“我是真的……”叶景琰眼睛酸涩,他想要去拉住女孩的胳膊,却被对方吼道,“别用你的脏手碰我。”

修长的手指在空气中微微一颤,慢慢握成了拳。

段依瑶眼眶渐渐湿润,“叶景琰,昨晚我想了一夜,我发觉是喜欢你的,或许我们还能相处看看,但是你都在做什么?我的一颗心还没有给你,你就把它摔在地上,我段依瑶就是那么随意让人侮辱的吗?”

看着女孩无声滑落的眼泪,叶景琰的一颗心快要疼死了,眼睛不由的也湿润了,“依瑶,我错了,我对不起你,我是混蛋,但是你能等我把这件事弄清楚吗?”

“这件事还有什么不清楚吗?”段依瑶抹了把眼泪,指着床上瑟瑟发抖的赵璇,“难道你要告诉我。你们盖着被子聊了一晚上天?”

说着,段依瑶一把扯掉了被子,赵璇惊慌失措的掩盖着自己的隐私,除此之外,白雪的床单上那一抹鲜红也格外的刺眼。

段依瑶看到了,叶景琰也看到了。

空气在这一刻仿佛凝固了,半分钟后,段依瑶笑中带泪的说,“叶景琰,是我看错了你,从今往后,我们不必再见面了,连朋友都不要做了。”

说完,段依瑶心灰意冷的转身离开,叶景琰跑上去从后面抱住她,脸埋在她的脖子里,声音带着哭腔,“依瑶,我错了我错了……”

冰凉的泪水滑进她的衣领,段依瑶的眼泪也跟着落下,“放开我。”

“我不,我不放,我一放手你就不见了。”

段依瑶任由眼泪滑落,“你不放又能怎么样?求让我原谅你?叶景琰,我段依瑶还没有大度到这种地步。”

若是叶景琰还没有告白,出了这种事情,段依瑶只当是看笑话,但现在的情况是他一边说着喜欢自己,一边却和其他女人上床,若是段依瑶还能原谅,那她就不是段依瑶了。

叶景琰紧紧的抱着她不说话,段依瑶怒了,又是一个过肩摔,将男人扔在了地上,然后扬长而去。

叶景琰顾不得身上的疼,爬起来就去追段依瑶,在电梯门关上的那一刹那,将一只手伸了进去,电梯门打开,里面除了段依瑶还有另外一名酒店工作人员。

“先生,您这样做是很危险的。”工作人员礼貌的提醒了一句。

叶景琰的一颗心全在她身上,目光紧缩着她单薄的背影,工作人员察觉气氛不对,乖乖闭上了嘴。

这时叶景琰才发现,段依瑶穿了一件很好看的米色风衣,她极少穿的这么柔美。

“叮”电梯到了一楼,段依瑶大步走了出去,叶景琰连忙跟上,他不知道自己跟着要干什么,他不敢求得她的原谅,这是对她的侮辱。可是又不想眼睁睁看着她走,就只能一直跟着。

还未到八点。街上的人却已经很多,大都是急匆匆的上班族。外面的秋风吹的人瑟瑟发抖,叶景琰只穿了一件白色衬衣,他就这么一直跟在段依瑶身后,像是第一次在她相亲后告白一样,走过了一条街又一条街。

上一次是走向希望,这一次,是走向绝望。

叶景琰的心在被狠狠的凌迟,他不知道过了今天,或许以后便再也见不到女孩的身影,这对他来说,是最大醉残忍的惩罚。

段依瑶也好不到哪里去,她觉得自己很是可笑,欢欢喜喜去找男人坦白心迹,却被重重的甩了一耳光,既然如此,他为什么还要发短信让自己过来?

哦,难道是为了羞辱自己?报复她曾经对他的拒绝?

叶景琰,我竟然不知,原来你是这样小气的男人。

一段还没有还是的感情就这样无疾而终,段依瑶难过又悲伤,她血液里面的暴戾因素急需找一个发泄口。

刹住脚步转身,段依瑶厉声喝道,“你TM跟着我干什么?滚!”

叶景琰充满自责和哀伤的望着她,没有开口。旁边的行人投来好奇的一眼,看来是男女朋友吵架。

段依瑶骂过之后转身继续往前走,不知又走了多久,心里的愤懑散了不少,便给青龙打电话。

“过来接我。”

“队长,你在哪里啊。”

段依瑶的火彻底爆发,“你TM不会看手机定位啊。”

青龙一头雾水,忙说,“好好好,队长你别生气,我立刻就到。”

站在街上,段依瑶看着周围高大华丽的建筑物,顿时觉得自己和这里是如此的格格不入,和这里的人格格不入,她需要尽快回到属于她的地方。

叶景琰痴痴的望着她,快到分别的时刻了,他不想让她走,却没有任何资格和权力留住她。

二十多分钟后,一辆军绿色的吉普车停在路边,段依瑶上前开门,胳膊却被叶景琰一把抓住。

“放手。”段依瑶冷酷的说。

叶景琰咬着唇,声音低沉的说,“依瑶,我不敢求得你的原谅,我只希望……你今后能平平安安的,无灾无难。”

“多谢你的祝福,我会活到一百岁的。放手。”段依瑶眉眼犀利,她是干净利索的人,在看到床上那个赤裸的女人时,心里便为这段才开始萌芽的感情划伤了句号。

叶景琰的手没有松,尽管理智告诉他要放手,但是感情上他做不到。

段依瑶用另一手将他的手指一根根掰开,上车时余光捕捉到男人湿润的眼角,心被狠狠戳了一下。

“开车。”

青龙一看这两个人是闹掰的样子,队长又前所未有的悲伤,他不敢迟疑,听令发动车子。这一次叶景琰没有追,他就一直站在路边静静的看着段依瑶离开的方向,直到车子消失,他身上的最后一丝气力似乎被抽干,失魂落魄的坐在道沿上,脑袋埋在胳膊之间低垂着。

没有人知道他在做什么,只是背影看上去是那么的孤独和悲伤。

车上,段依瑶的眼泪控制不住的流下来,而且越流越多,青龙吓了一跳,他从未见过队长如此伤心,以前她也哭过,那是因为在执行任务时,有一个战友不幸牺牲了,而这一次……

青龙将抽纸递到她手边,义愤填膺的说,“队长,那个混蛋欺负你了吗?我回去给你报仇。”

段依瑶一听哭的更凶了。青龙愈发惊慌,忙把车子停在路边,“队长,你别吓我呀,到底出什么事情了?”

段依瑶呜呜呜的哭着,却没有告诉战友今天早晨她看到了什么。

两个有情人一个在路边伤情,一个在车里哭泣,始作俑者赵璇却兴奋的在床上大跳大笑。真是太好了,叶景琰是她的了。

激动了好一会儿,赵璇渐渐冷静了下来。

不行,上床还远远不够,想要抓住叶景琰,住到叶家别墅去。最好的办法就是怀上叶家的孩子。可是按照叶景琰的性格,他是不会再碰她一根手指头了。

如此,她该怎么办呢?

躺在床上想了半天,赵璇狠下心给前男友打了电话。

“你在干嘛呀?”赵璇娇娇柔柔的说。

前男友懵了片刻,分手后他们两就很少联系了,“我……我准备去上班。”

“中午我想见你一面。”

“有什么事情吗?”

赵璇咬咬牙,声音却柔的如同水一般,“我想你了,我中午去你房子找你好不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