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6章:想我娶你,绝无可能/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好,我等你。”

给前男友的电话刚打完,王秘书的电话就过来了,语气很不悦,“赵璇,怎么还没有来上班?”

赵璇淡淡一笑,“王总,我今天要请假。”

“请假?请假要提前一天请你不知道吗?”

赵璇很是隐晦的说,“王总,凡事总有意外嘛,而且今天,叶总可能也不会去上班了。”

王秘书是个聪明人,听了这句话愣了两秒钟后说,“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赵璇神清气爽,原来让别人看着你的脸色生活是如此的爽快,等她坐上叶太太的宝座,要好好整整公司里那些狗眼看人低的家伙。

从酒店回到自己家中,赵璇找了件最漂亮的衣服穿上,画了个很精致的妆,快到中午直奔前男友的单身公寓。

门刚一敲开,赵璇就挑上去,前男友很熟练的勾住她的双腿,还未问话,嘴巴就被女人香甜的唇堵上。

前男友呆了半分钟后就主动起来,送上门的女人,还是以前有过一段情的女人,他为什么不要?

滚到床上前男友顺手去旁边的小柜子里取东西,被赵璇拦住,“不用戴,是安全期。”

前男友一听,喜上眉梢,她以前可是每次都让他戴的。

酣畅淋漓的翻云覆雨一番后,两个窝在被子中,前男友勾着她的下巴问,“你今天这是发哪门子的神经?”

赵璇瞥了眼他。“我想你了嘛。”

“想我?”前男友淡笑,“我看你是想男人了,这么饥渴。”

赵璇抻着胳膊凑到他跟前,冲他吐气,“怎么,你不喜欢?”

“送上门来的女人,当然喜欢。”前男友直言不讳的说。

赵璇在他胸口捏了一把,心里却在想,万一这次不行呢?再做一次吧,想到此,唇又凑了上去,一边亲一边说。“要不要再来一次。”

男人翻身将她压在身下,“奉陪到底。”

又是一阵激烈交战,赵璇这下是真的没有了力气,其实她可以去找别人,但她心里觉得膈应,觉得还是前男友更能下得去手。

“嗳,你千万别想多了,我可不是来找你复合的。”赵璇趴在他怀里给他打预防针。

前男友的眼神暗了几分,轻笑道,“我知道,你就是来找爽的。没关系,我们各取所需。在我还没有找到女朋友的时间里,随时欢迎你来接济我。”

“想得美。”

赵璇在心里掰着手指头,大姨妈过去不久,这几天就是排卵期,为了计划顺利,看来她还要和这个男人再玩上几天。

还好是认识的,熟门熟路,要不然她还真下不去手。

路边,叶景琰不知自己坐了多久,突然一辆车停在他脚边,听发动机的声音,他知道是妹妹的限量版跑车。

果然。耳边传来叶初雪的声音,“哥,你怎么坐在这里?你昨天晚上没有回家,早晨又没有去上班,打电话也不接,爸妈都担心坏了。”

叶景琰抬起头用嘶哑的声音说,“如意,我累了。”

叶初雪眼睛一酸,上次见他这样还是和段依瑶闹别扭,怎么这次愈发厉害了。

“好,我带你回家,你回去好好休息。来,起来。”

在路边坐了许久,叶景琰的双腿双脚早就麻木,刚一站起来整个人就差点栽倒,幸好叶初雪眼疾手快扶住了他。

将他塞到后车座,叶初雪无奈的摇摇头,她这个哥哥样样都好,就是太喜欢段依瑶,以至于一碰到她的事情,就天塌地陷,也不知道这次又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回到叶家,叶景琰失魂落魄的上了楼,叶少辰等三人都看着他的背影,流露出深深的担心。

“昨晚发生什么事情了?平安看起来状态非常不好。”慕薇薇担忧的说。

叶初雪,“我刚在路边找到我哥的时侯也吓了一跳,感觉他都成了木头人。”

“如意,你和平安关系好,你去问问,我们什么都不知道也是干着急。”

“好,我去问问。”

叶初雪小跑上楼,敲了敲门,“哥,是我。”

里面没有什么反应,叶初雪又说,“你不说话我就进来了。”

穿门而过,叶景琰和衣侧躺在床上,眼睛空洞的目视前方,叶初雪看着一阵心疼,跪在床边小声的问,“哥,发生什么事情了?你和我说说,憋在心里会难受的。”

叶景琰眼神动都没有动,静默了很久都没有说话。

“哥,是小姐姐让你伤心了吗?”叶初雪又问。

这次叶景琰的眼珠子动了动,里面有些神采,却是浓浓的伤感。

叶初雪一看自己猜的不错,盘腿坐在床前,“哥,其实我还挺羡慕你能有这么一个青梅竹马的小姐姐的,至少心里有个牵挂,无聊的时侯可以想想她,可是我呢?我长这么大,连一个想的人都没有。”

至于南宫昭,他这段时间来虽然不在眼前晃悠的,但是每天的信息却没有断过,什么早上好,晚安,天冷的时侯提醒自己多穿衣服,偶尔还让人给自己送个小礼物等等。

短信什么的她是一条都没有回过。至于礼物,她拆开后不喜欢或者不想要,就全便宜了店里的小女生。

不过后来听说那次南宫昭被打得住院了,好像还挺危险做了手术,于是叶初雪对他的同情了几秒钟,私心里似乎有没有那么讨厌了。

就在叶初雪沉浸在自己的情绪中时,突然听叶景琰哑着声音说,“我让她伤心了。”

“啊?”叶初雪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想了想,哦,原来他是在回答自己上一个问题,她更加疑惑。哥哥对段依瑶那么好,怎么会让她伤心呢?

“哥,你……把小姐姐怎么了?”叶初雪小心翼翼的问。

叶景琰的心碎成了玻璃渣,他自嘲般的苦笑道,“我和别的女人上床了。”

“啊?”叶初雪惊呼一声,猛地又跪在了地上,不敢置信的问,“哥,你说什么?”

叶景琰轻轻的笑,笑着笑着,眼泪顺着眼角无声的滑落。

“我昨晚……喝多了,也不知怎么。就和别的女人去了酒店……”叶景琰说到这里顿了顿,眼眸直直的望着虚空,“早晨,依瑶来找我,被她撞见了……”

叶初雪睁大眼睛,半天才憋出一句话,“哥,你怎么能做这种事?”

叶景琰双手捂住脸,“我也不知道,我喝醉了,什么都不知道……”

“你……”叶初雪很想给哥哥一拳,气的在房间走步,“你……完了完了,我要是小姐姐,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你怎么就能……就算是喝醉了也不能和别的女人上床啊。”

叶景琰懊悔的无以复加,“我可能把那个女人当成你依瑶了,所以才……”

叶初雪一手插在腰间,刚刚对哥哥的同情和担心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愤怒,“好好,就算你上床了,那大清早的怎么能让小姐姐去找你?你这不是找死吗?”

“我没有让她去找我……”说完这句话,叶景琰猛地从床上坐起来,脸色变得疑惑,“对啊,依瑶怎么知道我住在哪个酒店哪个房间?”

叶初雪忙问,“你没有告诉她你住在哪里?”

“当然没有,喝酒是我临时起意去的,后来喝醉了我都不知道自己去哪里了,怎么会告诉她?”

叶初雪眼中闪过一道亮光,坐在床边,“哥,你该不会被谁设计了吧,也许你并没有和那个女人怎么样?”

叶景琰扭头看她,欲言又止。

“都这个时侯了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叶初雪气呼呼的说。

叶景琰颇为隐晦的说。“床上……床上有血。”

叶初雪尴尬了一下,她突然想起某件事,脸微微发烫。

空气在这一刻凝固,两个人各有所思,两分钟后异口同声的说,“这件事没有这么简单。”

均愣了愣,看到彼此眼中坚定的眼神,叶景琰一扫刚才的萧索和失落,立刻下床一边说,“我去调查一下。”

叶初雪跟在身后,没羞没臊的说“对,不能莫名其妙的就被人强上了……”

叶景琰刹住脚步扭头瞪她。“你是在说自己吧。”

叶初雪厚着脸皮说,“我那才是真的喝醉……那个,你调查前还是先洗个澡,臭烘烘的全是酒味。”

他低头抬起袖子闻了闻,是很臭,而且身上还有那女人的气息,于是脚步一拐,进了浴室。

叶初雪赶紧下楼给爸妈汇报事情经过。

叶少辰和慕薇薇表情变化和女儿差不多,也是刚开始担心,到后面就变得严肃。

“你们兄妹二人简直是……”慕薇薇气的说不下去,丈夫叶少辰忙在旁边替她抚背缓气,“别生气别生气。”

“还有你。都是因为喝酒。”慕薇薇想起两人的初识,虽然后来的结果是好的,但也是历经千辛万苦。

叶少辰立刻承认错误,“是我的错是我的错,你别生气,免得血压又升高了。”

叶初雪不敢辩驳,乖乖的低着头任妈妈出气。

“平安人呢?”慕薇薇生气的问。

叶初雪指了指楼上,“在洗澡。”

“哼!一个好好媳妇被他气跑了,今后有他哭的时侯。”

叶初雪顶着火药说,“妈,我和哥哥都一致认为,这件事没有那么简单。搞不好他是被那个女人设计了。”

慕薇薇,“就算设计了,他也是和那个姑娘上床了,这有什么可辩驳的?”

叶少辰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但看女儿在这里,硬是闭嘴没有说话。

此时叶景琰不在身边,慕薇薇的火力又集中在了女儿身上,“还有你,听说南宫昭上次被你爸打得住院了,你没有去看他吧。”

叶初雪忙摆手,“没有没有,我躲他还来不及,怎么会去看他?”

“这还差不多。”

三个人正说着话,叶景琰急匆匆从楼上下来,头发湿漉漉的,也换了衣服,三魂七魄回来了一魂五魄。

“站住!”叶少辰喝道。

叶景琰出门的脚步停住,“爸,我有急事。”

“再急的事情听我说话,”叶少辰走过来,在叶景琰诧异的目光中,搂住他的肩膀和儿子一起出了别墅的门,然后小声说,“刚刚如意说了这件事,按照爸爸的经验,男人在喝的宁酊大醉之后,除了偶尔发发酒疯就是睡觉,根本做不了什么事情,所以酒后乱性什么的,那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你懂了吗?”

叶景琰眼中闪过亮光,重重的点点头,“爸,我懂了。”

说完,叶景琰又要跑被叶少辰拉住。

“急什么,我话还没有问完。”叶少辰勾住儿子的脖子,唇角勾着笑问,“你早晨起来有没有什么感觉?”

叶景琰摇头,“没有,就是昨晚喝得太多了,头疼。”

“那不就得了,”叶少辰拍拍儿子的肩膀,语气变得严肃,“记住了,我们叶家若是做了对不起人家姑娘的事情,绝不会推脱,给钱什么都可以,但如果她在其中动了什么歪心思。也不要把我们叶家当傻子。”

叶景琰心里轻松了很多,说话也调皮了,调侃叶少辰,“爸,你以前是不是吃过亏啊,这么有经验。”

“废话!当年老子就是被一个女人耍心机骗了,做了很多对你妈不好的事情。所以我才不想你走我的老路。”

“我知道了爸,那我走了。”

“嗯。”

叶景琰风尘仆仆而去,叶少辰回到房子,妻子问他,“你跟平安说什么了?”

“男人之间的事情,你别问了。”

慕薇薇意味深长的看了丈夫一眼。没有说话。

这边,叶景琰心里记挂着段依瑶,一边用备用手机给手下打电话,“去调查一下赵璇,包括她的家庭背景,有没有男朋友,还有她这几天活动轨迹,所有的都要。”

“是,老板。”

挂了一个电话,叶景琰抱着希望又给段依瑶打了个电话,但对方似乎已经将他拉入黑名单了,无奈之下他又拨通另一个电话,“立刻在A市找一辆军用吉普,车牌号是7481。”

“是,老板。”

已经过去了一个上午,很有可能段依瑶已经离开了A市,但他还是想找找看,万一她没走呢?

到了公司,王秘书甚是惊讶,很想问一句他怎么来了,不是请假吗?但想了想还是忍住了没有说。

“让赵璇来一趟。”叶景琰声音极冷。

王秘书忙说,“赵璇早晨请假了。”

“请假?按照请假不是要提前一天吗?”

“这个……”王秘书结结巴巴,不知道该不该直说。

叶景琰一眼就看出了他有事瞒着自己,冷笑,“王秘书,你别忘了是谁给你发工资。”

王秘书心头一跳,垂眸说,“早上赵璇打电话来说自己请假,我也是照您刚才那么说的,但是赵璇说,您也要请假,所以……”

“哼。王秘书,我的行程什么时侯由一个小秘书说了算的?”叶景琰的声音中带着威严和冷峻,让王秘书一颗心都提起来了。

“叶总,我以后不敢了。”

“通知赵璇,让她立刻来上班。”

“是。”

王秘书从总裁室退出来。手心里全是冷汗,他真是太蠢了,怎么就轻信赵璇的话了,不管她说什么,上午都应该打个电话给叶总确定一下啊。

赵璇此时在自己房间开开心心的洗澡,接到王秘书的电话惊了一下,然后赶紧穿衣服去公司。一路上她都在想,是不是哪里出了差池,叶景琰怀疑自己了?

就算怀疑又怎么样?反正叶景琰也没有证据。

一来到公司,王秘书就严肃的说,“叶总找你。”

赵璇试探着问,“王总,什么事情啊。”

“你进去就知道了。”

赵璇站在总裁办公室深吸一口气,敲了敲门,听到里面传来低沉的男声,推门进去。

“叶总,您找我。”

叶景琰抬头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我的手机呢?”

“哦,在我包里。”赵璇将手机掏出来放到桌上。

当时叶景琰追段依瑶太着急,忘了手机,赵璇离开酒店的时侯顺便带走了。

手机还有一格电,叶景琰看了看,里面没有段依瑶的任何信息和未接电话,除了昨天晚上他打过去的那一通。

“还有事吗?”叶景琰冷声问。

赵璇怔了一下赶紧摇头。“没事。”

“那就出去吧。”叶景琰说完又低头工作,在不知道所有信息的之前,他不想做任何决定。

赵璇愣住,然后失落的转身往出走,她还以为……他对她的态度能好点,或者说点什么话,没想到他和往常根本没有什么区别。仿佛昨天晚上的事情根本没有发生。

听到关门声,叶景琰又抬起了头,眼中的神情晦暗不明。

两个多小时后,赵璇的所有资料发到了叶景琰的邮箱。

她出生在一个普通家庭,后来因为父亲好赌欠了很多债,母亲和父亲离婚带着她单独生活。她读书很用工。在学校里每次都是名列前茅,人际关系也不错,在大学有一个男朋友,谈了两年后性格不合分手。

叶景琰的目光停在谈了两年的男朋友那一行字上,心中疑窦丛生,谈了两年,难道就一直保持着距离没有上床吗?

他怎么那么不相信。

接着往下看,赵璇这段时间没有什么特殊的行程,很正常的上班族,除了上班就是回家。昨天晚上和几个朋友去酒吧喝酒,偶遇叶景琰。

这一点倒是和她说的没有区别。

一切看似都很正常,此时。叶景琰的手机响了,他很快接起来。

“老板,上午十点左右,你要找的那辆车就离开A市了。”

虽然知道会是这个结果,但叶景琰的心还是再次落入谷底,疼的他捂住了心口,“朝哪个方向去了。”

“南边。”

“你们再去找找,看能不能追上。”哪怕有一丝希望,叶景琰都不想放弃。段依瑶离开时,他放她走是因为他觉得自己配不上她,可是如今事情有了变数,他自然要尽力找到她。

“是,老板。”

坐在真皮老板椅上,叶景琰思考良久,然后将赵璇再次叫了进来。

“你想要什么,直说吧。”叶景琰开门见山,眼神疏离的像是看一个陌生人。

赵璇柔怯又深情的望着叶景琰,柔声说,“我对叶总的心意相信叶总是知道的,所以昨天晚上的事情也是我情愿的,我什么都不要。”

叶景琰的异眸无波无澜,“你真的什么都不要?”

“如果叶总觉得亏欠,那我有一个要求。”

“说吧。”

赵璇不急不慢的说,“我想留在叶总身边工作,哪怕是一直做个小秘书,我也很高兴。”

叶景琰目光阴沉的看着她,唇角勾起一抹冷笑,“你难道不想让我娶你?”

女人脸上闪过一抹惊喜,但很快又消失不见,虽然仅仅是两秒,却被叶景琰捕捉到。

赵璇压抑着心中的喜悦,脸上却平淡的说,“我知道我的身份,我根本配不上叶总这样的人,所以我不敢做那种白日梦。”

“既然你很清楚的知道是白日梦,那我也不多说什么了。”

赵璇脑子一时没有拐过弯,他这……是什么意思?

她不过客气的说了白日梦,他就顺着这话说了,意思是哪怕自己和他睡了,也不要妄想嫁给他,成为叶景琰的妻子?

叶景琰,你居然如此薄情?

赵璇心烦意乱的往外走,突然听到叶景琰说,“等等。”

转过身,叶景琰直视着她的眼眸,声音中没有丝毫温度,“我这个人向来不愿意欠别人的,倘若昨晚的事当真和你说的一样,你的条件我会答应你,但仅止于此。如果昨晚的事情不是你说的那样,另有隐情,届时就不要怪我狠心。”

赵璇心里发慌,神色却还淡定,质问他,“叶总这是什么意思?是想说我故意送上门让你轻薄的?虽然我赵璇只是一个普通女孩,但却不会做出如此羞耻的事情,更何况我把女孩最宝贵的第一次给了你,你怎么能这样说?”

叶景琰不屑一顾,“第一次不过一张膜而已,我从来不看重这些,我只是把丑话说在前面,也顺便提醒你,以防你忘了什么重要的事情没有和我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