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7章:她怀孕了/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赵璇背在身后的手紧紧攥住,“我说的都是真话,如果叶总不信尽管可以去查。”

“我当然会去查,但是赵璇……”叶景琰阴狠的盯着她,“千万别让我查出什么,否则我会让你在这个世上消失。”

赵璇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有那么一刻想要说出真相,但还是咬住了牙关,“叶总,我说的话句句是真,你想查便去查。我先出去了。”

镇定自若的出了办公室,赵璇疾步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几乎浑身瘫软。

他太可怕了,那双眼眸仿佛会吃人。

怎么办?要不要坦白?

这个念头刚冒出来,就被赵璇否定了。

不行,她好不容易有个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能说放弃就放弃呢?不入虎穴言得虎子?她赵璇就赌这一把。

不过叶景琰似乎话中有话,难道他知道什么了?

突然想到分手的前男友,她还是先跟他说好,免得被叶景琰查到她的第一次早就没有了,一切谎言不就不攻而破了?

幸好他们谈恋爱的时侯,前男友好几次提出同居都被她拒绝了,否则,告诉别人他们谈恋爱期间就是亲亲小嘴拉拉小手,鬼才信。

一连好几天赵璇这边都没有什么进展,段依瑶也没有任何消息,叶景琰的心情跌入了谷底,而且彻夜彻夜的睡不着。他信息发了无数条,电话也打了很多,但一条回复都没有收到,电话也始终没有打通,不是关机就是不在服务区,或者是无法接通。

站在二楼的阳台,叶景琰穿着单薄的睡衣抬头看着一轮皓月,自言自语道,“依瑶。难道我们这辈子就这样了吗?”

山区的某个高岗,段依瑶躺在巨石上仰望星空,她一回到部队就把队伍带出来训练了,心里不爽,所以训练的时侯下手也极狠,战友们达到极限后都累成了一坨泥,一倒头就呼呼大睡。

叶景琰的号码被拉了黑名单,但是信息在拦截里面还能看到,她刚开始删了一些,后来没忍住又看了一些。

其中有几句,她看的有些心惊。

叶景琰发信息说,他那晚喝了很多。直到她敲门前才醒,想问依瑶,她是如何知道自己在酒店在哪个房间?

段依瑶看了那条信息很久,突然明白了什么,她不是傻子,相反很聪明。

这么看来,让她去酒店的信息应该是那个女孩发的,目的就是让她亲眼看到这一切,然后和叶景琰闹崩。原因当然很简单,如此优秀的男人,不管是图他的人,还是他的钱。都足以让女人使出各种手段来争夺。

然而就算这条信息是她发的,上床这件事却是真的。

单就此一条,她也不会原谅叶景琰。

晚上的月亮很明亮,尤其是在这样寂静的山岗上。

在山里练了多半个月后,段依瑶接到了上面的命令,立刻把队伍带回,执行一向特殊又严密的工作。

“队长,啥任务啊。”朱雀凑到段依瑶跟前问。

“不知道。”

“上次是去冰山,这次该不会让咱们去火海吧。”

段依瑶瞥了眼他,“去火海那不是有消防官兵吗?要你去干嘛?”

“哦哦,也对也对。”

朱雀坐回自己的位子,见旁边的玄武盯着手机傻笑。在他脑袋上拍了一巴掌,“我说你够了啊,那张照片都看了多少遍了,好像谁不知道你有个对象咋的。”

“我就看,你想看你有吗?”玄武怼了他一句。

朱雀郁闷,哭丧着脸又凑到段依瑶跟前,“队长,你不是说要组织几场相亲活动吗?怎么没信儿了?”

段依瑶看着窗外淡淡的说,“谁说没信儿了?正准备着呢,等这次任务结束了就举行。”

“真的?那好那好。”朱雀美滋滋的和其他伙伴去交流经验,段依瑶却陷入了沉思,她是不是也该给自己相一个了?

天刚黑的时侯,段依瑶到了军区首长办公室。

“报告。”段依瑶大声喊。

“进来。”

段依瑶推门进去,敬了一个端正的礼,“首长,赤焰前来报道。”

段军冲她招招手,“行了,坐吧。”

段依瑶晃悠悠的走到他对面坐下,拿起桌子上的香蕉就开始剥皮,“首长,啥事啊这么着急?”

“你看看吧。”

段依瑶接过爸爸递来的文件,打开一看,嗖的又站起来,睁大眼睛惊讶的问,“首长,这是任务?”

“当然了。”

“可是,可是为什么要我们去呢?领导身边应该有很多人啊。”

段军压压手示意她坐下,解释道,“怎么说你也是女孩子,跟在领导身边方便点。而且你不能总冲在第一线,就算你愿意,以后身体条件也是不允许的,这件事也是为你以后铺路,认识上面的人对你有帮助。”

段依瑶没有反驳,因为父亲说的对,特种兵需要过硬的本领和身体素质,她虽然现在无人能敌,但身体的各项机能会随着年龄的增加而衰退,过了三十就不适合冲在第一线了。

“爸,我们什么时侯去?”

“其他人不用去,你一个人去就可以了,明天早晨就出发,上面会有人给你安排的。”

段依瑶敬了个端端正正的礼,“是。”

段军慎重的说,“这次的任务很特殊,你要全力保障夫人的安全。”

“保证完成任务。”段依瑶神色坚定,之后淡笑着说,“爸,那我先走了。”

“站住,我话还没有问完,急着跑什么?”段军一声令喝叫住了已经窜到门边的女儿。段依瑶郁闷,很不情愿的站住了。

“还有什么事?”

“你上次去A市回来之后就跑了,我也没有来的急问,你和那个叶景琰……”

段依瑶就知道他要问这件事,连忙打断他的话,“爸,这件事等我执行完这项任务回来再说,我先走了。”

说完,不等段首长说话,就飞一般逃出了办公室。

看女儿这般神色。段军无奈的叹口气,看来和那个叶景琰出问题了,否则她也不会如此避讳这个问题。

还是得自己给女儿好好找一个,过了年就29岁,不能再拖下去了。

安排好训练的事情,翌日清晨,段依瑶背着双肩包独自踏上来接她的直升机。

以前都是在电视上见到这位高贵温婉的女士,没想到有生之年会亲眼看到,这让经过不少场面的段依瑶颇为激动。

经过一系列的身份核实与安检,一位身穿黑色西装的帅气男子接待了她。

“你好,我是夫人的警卫长。你可以叫我猎鹰。”

“你好,我是C军段依瑶。代号赤焰。”

猎鹰带着她往进走,平淡的说,“夫人正在会客,我先给你介绍一下这次任务。”

“是。”

“半个月后,首长和夫人要去A市调研,你唯一的任务就是贴身保护夫人,届时不论出现什么状况,都要保护夫人的安全。”猎鹰严肃又认真的说。

段依瑶,“明白。”

猎鹰将她带到会客厅旁边的一个小房间,脸上露出了淡笑,“你来之前我看过你的资料,是非常优秀的军人。这半个月,你主要熟悉夫人的生活起居习惯,还有身为警卫员的所有知识。”

段依瑶言简意赅,“好。”

猎鹰对她的好感增加了一些,“很好,身为警卫员就要多做事少说话,你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段依瑶憋了半天,有些小激动的问,“等会我见了夫人,要说什么吗?”

猎鹰淡笑,“不用,夫人问你什么你就说什么,不要紧张,夫人是很和蔼的人。”

“怎么会不紧张,我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会亲眼见到她。”段依瑶长长的吐口气,可是这口气还没有吐完,门就开了,外面是一个端庄大方的女人,她微笑的对两人说,“夫人的客人走了,二位可以进去了。”

“走吧,”猎鹰顺便给段依瑶解释,“这位是陈女士,是夫人的管家。”

“你好,我是段依瑶。”段依瑶礼貌的打招呼。

陈女士点头问好,“你好。”

推开那扇门,里面布置的高端又大气,深红色的地毯,紫檀木桌椅,还有墙上那一副泼墨山水画,无一不透露着厚重。

夫人坐在米色的沙发上,一身淡蓝色的真丝手工旗袍,头发一丝不苟的盘在脑后,她手里捧着一本书,听到脚步声,抬起头看过来。

段依瑶手心控制不住的出汗。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好美啊,这种美不仅仅是外表,还有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高贵典雅的美。

她虽然只是淡淡的笑着,段依瑶却心生敬意,这是上位者散发出来的气场,无人能敌。

“夫人,这位是您的警卫员,段依瑶。”

段依瑶忙上前敬了个礼,“夫人好。”

夫人微笑着伸出手,段依瑶忙握住。

“你好啊,长得很精神很好看。”夫人笑眯眯的夸赞。

段依瑶受宠若惊的脸微微一红。“谢谢。”

“不用那么紧张,”夫人松开她的手,淡笑道,“段依瑶是吧,我以后就叫你小段了,今年多大了?”

“回夫人,我今年28岁了。”

“结婚了吗?”

“还没有。”

夫人像个普通的长辈,“不急,现在的年轻人都结婚迟,这么好的姑娘要找个好人家。”

段依瑶只有傻笑。

“好了,我这边没什么事情了,你先去休息吧。有什么问题就找小陈他们。”

“是。”

夫人坐下继续看书,和身边的陈管家闲聊,“这姑娘看着不错,眼神很清澈。”

“能送上来的人自然是不错的。”陈管家应和道。

跟着猎鹰出门,她才重重的舒口气,短短几分钟,后背都湿了。

“第一次见夫人紧张是正常的,多见几次就不紧张了。”猎鹰是过来人,当然了解她的心情。

段依瑶唇角一勾点点头。

随后猎鹰带着她去住的地方,又讲了很多警卫员要知道的事情。

段依瑶的学习能力和适应能力都是非常厉害的,短短两天时间,她就摸清了夫人几点起床散步吃饭。几点会客,晚上几点睡觉。

而她的主要任务是在夫人出席各种活动时保护她,这两天夫人没有什么活动,段依瑶正好抓紧时间恶补各种知识。

第三天傍晚,段依瑶正跟在夫人身后散步,首次见到了她的中级长官。

他刚从偏远的山区慰问回来,身上的黑色西装还没有换,眼角带着温暖的笑。

“你回来了?”夫人笑的很温柔。

首长上前握住她的手,陪她慢慢的走,“嗯,才回来。”

段依瑶曾经幻想着这个国家最有权势的两个人在一起相处是什么样子,却没有想到如此温馨,像是寻常人家的夫妻。

“我中午煲了你最喜欢的鸡汤,还做了红烧排骨,等会多吃点。”

“嗯,我这几天在外面最想吃的就是红烧排骨。”

“你晚上还要工作吗?”

“吃完饭有一个会要开,不过就在会议室,不出去了,有点累了。”

走了几十米,夫人转身冲段依瑶招招手,等她到了跟前,才对首长说,“这是我的警卫员,小段。”

段依瑶端正的敬礼,“首长好,我是C军段依瑶。”

首长微笑的说,“哦,你就是段军的女儿啊。”

“是的。”

首长对夫人说,“听说这丫头可是C军的一把尖刀,全军的男子没有一个能打得过她,都把她比作C军花木兰,没想到段军这么舍得让她来当警卫员。”

夫人稍感惊讶,“小段这么厉害啊。”

段依瑶从不敢相信首长居然知道她,心里既紧张又兴奋,忙谦虚的说,“首长和夫人谬赞了,都是大家吹上去的。”

“小段就不要谦虚了,前段时间你带着队伍去昆仑山阻击外籍不法分子入侵,任务完成的很好,嘉奖令还是我亲自签发的。”

首长越说,段依瑶的脸越挂不住,“首长您别夸我了,这都是战友们的功劳,不是我一个人能完成的。”

“嗯,不错,不居功自傲。正是有你们这样的军人,老百姓才能平平安安的过日子。”

段依瑶眼中的神色很坚毅,“这是我们身为军人应尽的职责。”

此时。红霞漫天,秋风习习,一切都刚刚好。

当段依瑶接手新任务的时侯,A市也在为迎接领导调研做着全方位的准备,叶皇集团作为A市的龙头老大,是调研的企业之一。因此叶景琰这几天除了不断参加A市的各种政府会议,还要去旗下的每个分公司检查,力求做到完美。

一忙起来,叶景琰觉得时间没有那么难熬了,心里的那道伤痕也渐渐结了疤,只是每当夜深人静的时侯,他闭上眼睛。眼前还是段依瑶愤怒绝望的脸,那一刻,伤口就隐隐作痛。

这天上午,叶景琰照常处理繁琐的工作,赵璇敲门进来了。

他头也没有抬的问,“什么事?”

自从那天谈判之后,赵璇虽然对他热情了很多,但他却视若无睹,对她比以前更加冷漠了。

一张医院的诊断单递到了他的眼前,然后他听到了一个足以让他爆炸的消息。

“叶总,我怀孕了。”

叶景琰猛地抬头,脑子空白一片,看着女人脸上淡淡的喜悦,好半天他才找到自己的声音,“你……说什么?”

赵璇乖巧的说,“我怀孕了,一个多月,那是医院的诊断报告。”

叶景琰低头看着诊断单,上面的数据什么的他看不懂,但最后几个字他认识,上面写着已怀孕。

完全没有任何惊喜,也没有初为人父的喜悦,有的只有震惊和不敢置信。

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叶景琰扔下手中的文件,起身向外走,“跟我去医院。”

他不相信,怎么会这么巧合,他要亲自确定才可以。

赵璇跟在他身后,眼底流出得意的笑,去就去,反正肚子里的孩子是真的。

叶景琰没有开车,而是在路边招了辆出租车,此刻开车,他怕自己会撞到防护栏或者树上。

到了一家昂贵的私人医院,叶景琰带着赵璇亲自去妇产科做检查,而且就站在B超仪器旁边。

赵璇躺在病床上。眼睛看着B超,接着她听到自己想听到的声音。

“这位女士的确怀孕了,胚胎发育很好,差不多有三十五天。”

叶景琰僵滞在原地,三十五天,算算日子,应该就是那几天。

居然……居然会这么巧?

赵璇用卫生纸擦了肚子上冰凉的液体,从病床上下来,默默的走出了检查室,表面看似很忧愁,实则心里早就开出了花。

很好,一切都在按照计划在走,只要一步步走下去,就算不能成为叶太太,也会得到一笔丰厚的赔偿费。

当然,她觉得还是叶太太更好,不但有名声,还有钱。

叶景琰从检查室出来,脸上的表情很冰冷,有些万念俱灰的意思。赵璇知道他心里在想那个女军官,什么都没有说。

两人一前一后出了门诊楼,外面的太阳很暖,叶景琰却觉得身处阴寒之地,全身瑟瑟发抖。

沉默了许久。叶景琰冷声说,“这个孩子你打了吧,想要多少钱都可以。”

赵璇惊恐的向后退一步,护着肚子说,“不可能,我要他生下来。”

叶景琰直直的盯着她,“我们那一晚本来就是个错误,没有必要把这个错误再延续下去。”

“不,对你来说是错误,但是对我来说,那是最美好的记忆,”赵璇的眼泪顿时溢满眼眶。梨花带雨般说,“叶总,你对我狠心可以,但孩子是无辜的,你不能这么对他。”

叶景琰的心稍软了片刻又硬起来,“赵璇,我不爱你,也不会爱这个孩子,你觉得他出生后会开心吗?”

“你不爱他无所谓,但是我会给他我所有的爱,我不会让你打掉我的孩子的,绝不。”赵璇决绝的说完。疾步离开,叶景琰看着她急匆匆的身影,心乱如麻。

怎么办?难道他和段依瑶注定有缘无分?

为什么想要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就这么难呢?

……

叶家别墅。

叶少辰在湖边钓鱼,慕薇薇则在旁边的长椅上作画,画的正是眼前的老翁垂钓图,尽管叶少辰还是如此的风流倜傥比不得老翁这两个字。

这时,章贺走了过来,“老爷,一个姑娘在门口想见你和太太。”

“谁呀?认识吗?”叶少辰懒洋洋的问。

“好像是少爷身边的那个小秘书,叫赵璇。”

慕薇薇眼睛一直在画上,随意的问,“秘书来这个干什么?平安在公司啊。”

章贺小声提醒,“太太,你忘了,上次少爷就是和这个赵璇在酒店……”

“哦,是她啊,”慕薇薇猛地想起来,放下手中的笔看丈夫,“她来干什么?”

叶少辰冷笑,“还能干什么?讨债来了呗。”他对这种心机女没有任何好感,虽然目前没有证据证明那晚什么都没有发生,但叶少辰相信他的直觉。

“你去把她带进来。”

“是,太太。”

慕薇薇没有心情画画了,问丈夫,“事情过去一个多月了都没听平安说什么,我还以为事情过去了,没想到还没完。”

“哼,没准才刚刚开始。”话音刚落,鱼竿动了动,叶少辰动作迅速的将鱼竿拉上来,一条肥大的草鱼正在鱼钩上欢快的蹦跶。

叶少辰似乎没有被打扰到好心情,将鱼放进铁桶中大笑道,“好了,今晚我给你露一手。”

“你会做吗?”

“不要小瞧人,你忘了,我也是会做饭的。”

慕薇薇想起陈年旧事,“啊,我记起来了,当年我装作楚妍的时侯,不知是谁故意跑到我公寓去假装蹭饭,还做饭给我吃,那叫一个贴心啊。”

叶少辰也想起了这件小事,提着小桶走到她跟前,意味深长的笑道,“其实那次,我想吃的是你,做饭都是借口。”

慕薇薇推了他一把,害羞的说,“都老夫老妻了,你能不能正经点。”

“我哪里不正经了?”叶少辰摊手,趁妻子整理画架凑过去在她脸上亲了亲,满足的笑道,“再说了,我老婆永远都是最美的,一点都不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