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8章:必须打掉孩子/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嘴巴真甜。”慕薇薇随口赞叹了一句。

“那要不要尝一尝?”叶少辰低头在她耳边轻声说。

慕薇薇被他闹得脸红,羞怒交加,“如意说的真不错,你就是为老不尊。”

“嘁,在自己家里而已……”说到此,叶少辰余光看到章贺带着人过来,脸上的笑立刻收敛起来,淡声对妻子说,“呶,来了。”

慕薇薇扭头去看,章贺身后一个穿着粉红色风衣的女孩走过来,长得有几分姿色,窈窈窕窕的,身材很是纤细。

原来这就是那个赵璇。

和丈夫的态度不同,慕薇薇对赵璇没有什么恶意,在她看来都是儿子的错,这姑娘也是个受害者,而且她曾经也有类似的经历,所以态度很是和蔼。

赵璇走进,慕薇薇才发觉她的眼睛红红的,像是哭过的样子。

“老爷,太太,这就是赵璇。”

赵璇抬头怯怯的看向叶少辰二人,礼貌的打招呼,“叶先生好,叶太太好。”

“你好。”慕薇薇淡笑着说,“你来找我们有事吗?”

赵璇眼泪“唰”的滚落,楚楚动人的说,“我原本不想打扰二位的。可是这件事只有您二位能为我做主了。”

慕薇薇见她和女儿一般大,心里升起怜悯,忙安慰道,“你有什么事慢慢说,先不要哭。”

赵璇眼泪簌簌的往下掉,一边哭一边说,“一个月多月前的事情想必二人长辈都知道,我虽然很喜欢叶总。但也知道叶总不喜欢我,所以就把这件事当作一场梦,也没有想怎么样。可是……可是……今天我查出来我怀孕了,叶总却让我把孩子拿掉……呜呜呜呜……”

叶少辰和慕薇薇都惊讶看了眼对方,后者问了句,“你说你怀孕了?”

赵璇点点头,“嗯,今天刚查出来的,叶总不相信,刚才带我又去检查了一遍,三十五天了。”

叶少辰夫妻二人面对此种情况竟然不知道还欢喜还是该烦恼,按道理说。有个孙子自然是很开心的一件事,但奈何这个姑娘并不是儿子喜欢的。

慕薇薇看她站在风中,透着萧索凄凉的味道,忙上前牵住她的手,将她拉到长椅旁,“怀孕了就别站着,坐下慢慢说。”

“谢谢太太。”赵璇哽咽的道谢。

“先别哭了,擦擦眼泪,”慕薇薇递给她一张纸,“赵……你叫赵璇是吧。”

女孩点点头。

慕薇薇抬头看了眼丈夫,继续安慰道,“那个……是这样啊。我们叶家向来很开明,这件事是你们年轻人自己的事情,本该由你们自己处理,不过你现在怀孕了,就要另当别论。你先说说,你是怎么想的?”

赵璇抽泣的说,“我想要留下这个孩子,这是我第一个孩子。”

慕薇薇也是做母亲的人,当然知道当妈妈的感受,她握着赵璇的双手说,“姑娘,你别难过。这件事我们虽然是长辈,却也不能强硬做主,你先在叶家住下,等晚上景琰回来了,我们在商量。”

“太太,我不会打掉我的孩子的。”赵璇反握住她的手,坚定的说。

慕薇薇做主道,“你放心,我们叶家不会欺负你的,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赵璇脸露悲伤,心中却在窃喜,听说在叶家最有话语权的不是曾经大名鼎鼎的叶少辰,而是眼前这位慈眉善目优雅得体的女人。所以,她只要牢牢抓住她就离成功近了一步。

现在看来,传言果然不错。

叶少辰俯视着哭泣的女人,总觉得这件事太过巧合,可他又不能多说什么,怪就怪在他没有一点证据。

这一下午,赵璇就一直待在叶家别墅,女仆为她送上了最新鲜的水果,富丽堂皇的装修,公主般的待遇,还有这软绒绒的沙发,她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么多女人都想嫁入豪门,见过了这里,谁还看得上那狭小简陋的两居室?

她要利用这个留在这里,赵璇在心里做了一个决定。

慕薇薇怕她无聊,端了一杯热水过来与她说话,“赵璇,你家里是哪里的?”

赵璇有心拉进了慕薇薇的距离,乖巧的说,“我家就是A市的,而且我小时候还见过叶总。”

“是吗?”慕薇薇并不觉得惊讶,自己儿子那副长相,任谁见了都是印象深刻的。

“我当时上小学,有天下午放学被几个高年级的欺负,刚好叶总路过打跑了那几个孩子,我从那时起就记住叶总了。”赵璇并不打算隐瞒自己的身世,因为叶家一定把她的家庭背景查清楚了,所以她很坦白的说,“后来上大学,因为我父亲欠了赌债,那帮人就找我来要,恰好那天晚上,叶总和叶总的妹妹救了我,之后我就下定决心,要好好学习,将来去也叶总的公司上班,没想到自己成功了。”

慕薇薇显然不知道这两人还有这种缘分,而且听她的论述,是个很努力的姑娘,因为她知道叶皇有多么难进。

“那你父母呢?”

“我爸妈在早年离婚了,我跟着妈妈生活,前两天我外婆生病了,妈妈去乡下照顾外婆了。”

慕薇薇叹口气说,“也是个命苦的孩子。”

赵璇却笑着说,“太太,我不觉得自己命苦,毕竟我现在还有一份好工作,养活自己不成问题。但如果要养个孩子……”说到最后。她脸上的笑变成了担忧。

慕薇薇拍拍她的手,“不用担心,这毕竟是我们叶家的孩子,如果生下来,难道我们叶家会不管?”

赵璇莞尔一笑,“谢谢太太,我不是担心我养不起,我是怕我照顾不好,我还没有当过妈妈。”

“傻姑娘,这天下的母亲都是从第一次过来的,再说还有我们呢。”

赵璇点点头,冲慕薇薇感激的笑。

晚上快要吃饭的时侯。叶景琰浑身疲惫的回来了,没有看客厅说了句“我不吃饭了”就直接上楼,然而没走两步就被慕薇薇喊住,“平安,你先过来。”

“妈,我今天很累,我想……”叶景琰转过身,看到站在客厅的那个人,眼神清冷了很多,“你来干什么?”

赵璇像是只受了惊吓的兔子忙躲在慕薇薇身后。

慕薇薇不悦的说,“你这么凶干嘛?吃炸药了?过来。”

叶景琰在赵璇出现的那一刻就知道她来这里的意图,难怪下午没有去公司上班。电话也关机,原来跑到家里来搬救兵了。

无奈,叶景琰上前,疲惫的坐在沙发上,耐心的说,“妈,这件事我自己解决好不好?”

慕薇薇冷哼一声,“你想怎么解决?直接让赵璇拿掉孩子?”

叶景琰抬头看了眼赵璇,没有说话。

“你小的时侯我就教你,作为一个男人要有担当。那天晚上本来就是你对不住人家姑娘,现在怎么还能要求姑娘打胎呢?你知不知道打胎对于一个女人来说伤害有多大?”慕薇薇说的义愤填膺,陡然发觉儿子身心俱疲,眼睑下是重重的黑眼圈,心不由的软了,顺势坐在他旁边,“平安,妈妈知道你的心思,可事情既然发生了,我们就找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好不好?”

叶景琰双手扣在一起,久久没有说话。

他不想要这个孩子,说他是渣男也好,说他没有担当也好,他就是不想要这个孩子,有了这个孩子,他就要永远和另一个女人牵扯不清,他怕下次遇到段依瑶的时侯,他连说爱她的资格都没有。

气氛一时陷入僵局,谁也不想妥协。叶少辰坐在旁边看报纸,似乎这件事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他只是一个看热闹的。

他不想得罪妻子,也不想让儿子为难,最好的办法就是闭嘴。

“我回来了。”门口传来如意的声音,“咦,今天这么热闹。”

如意蹦蹦跳跳的走过来,她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沙发角落的赵璇,虽然不怎么认识。但看到哥哥的表情,就心领神会的知道这姑娘是谁了。

嘿,一个多月没见有什么动静,怎么现在来了呢?

“妈,这位是谁呀?”叶初雪坐在哥哥旁边,笑着问母亲。

“她是赵璇。”

“赵璇?”叶初雪假装迷糊,摇头晃脑想了半天,“哦~我记起来了,就是我哥喝醉了,把我哥带到酒店去的那位。”

叶初雪的话说颇有深意,在场的人都不禁尴尬了一下,就连赵璇自己也不免心跳加速。

“小叶总好。”赵璇乖顺的起身打招呼。

“坐吧坐吧。”叶初雪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虽然你和我哥发生了那档子事,不过我有个问题压在心底好久了,今天刚才见到你就想问问你。”

“小叶总请问。”赵璇紧张起来。

叶初雪翘着二郎腿,淡淡的问,“当时我哥喝醉了,你为什么不直接把他送回叶家别墅,而是带到酒店去呢?你不知道一个女孩子大晚上和男子独处一室很危险吗?”

赵璇的脸渐渐红了,“我当时……我当时没想那么多,而且我也不知道你们家在哪里?”

“是吗?听说你是我哥的秘书,秘书不知道老板家住在哪里?”

赵璇垂着眸眼神慌乱,“是我的工作没做好。我的确不知道。”

叶初雪步步紧逼,“那你今天怎么就知道了?对了,你是自己来的吧。”

赵璇咬着下唇不知该如何应答,害怕事情彻底暴露,便站起身对慕薇薇说,“太太,你们不必逼问我了,这个孩子既然你们叶家不想要,那我自己养着便好,不劳你们费心。”

“孩子?什么孩子?你怀孕了?”叶初雪惊讶万分,难怪找上门来。还好自己当时明智,吃了药。

“如意!”慕薇薇用眼神警告了一下女儿。叶初雪撇撇嘴依着哥哥不说话。

“别生气,我这丫头从小就被宠坏了,有什么话非要问了才甘心,”慕薇薇温和的安抚赵璇,“你先坐下,有事慢慢说嘛。”

赵璇当然不是真的要走,便又坐了回去。

“平安,你说句话呀。”慕薇薇戳戳儿子的胳膊。

叶景琰睁开眼睛,毫无感情的说,“我不要这个孩子,你们说我冷血也好,说我不负责任也罢,总之这就是我的态度。”

主角的几句话又让气氛凝滞了下来,赵璇的脸色变得极为伤心,眼巴巴的看着自己的救命稻草。慕薇薇心中不忍,却也不能再三斥责儿子,转头问叶少辰,“你倒是说句话啊。”

叶少辰慢悠悠放下报纸表态,“你说了算,我都听你的。”

“爸,你真是和泥高手。”叶初雪笑嘻嘻的打趣。

叶少辰朝她眨巴眨巴眼睛,父女二人会心而笑。

慕薇薇考虑了片刻说,“你们都不表态,那我来说,这个孩子不管怎么说是我们叶家的骨血,赵姑娘也算是受害者,她执意要留下孩子,我们叶家便不能做那种丧尽天良的事情,这个孩子留下来吧,叶家养个孩子还是养得起的。”

赵璇心中大喜,差点给慕薇薇跪下,“多谢太太。”

慕薇薇是个善良的人,想着既然要留下孩子,赵璇的妈妈又不在身边,总要有个人照顾她,便说,“你现在身体不方便,不如就在叶家住下……”

“妈,”叶景琰立刻打断她的话,“她不能住在这里。”

“赵璇的妈妈不在,总有人要照顾她。”

“妈,叶家有那么多房产,随便让她住在哪里,找个保姆就好了,为什么要住在家里?”

慕薇薇被怼的也上了脾气,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冲儿子发火,“这些都是你整出了来的事情,现在不想负责就算了。怎么还这样的态度?”

“好好好,你让她住吧,我走。”说完,叶景琰转身就向门口走去。

叶初雪被这一系列的变故惊住,也忙追了出去,“哥。”

慕薇薇指着儿子的背影,问丈夫,“他这是冲我发火?”

叶少辰连忙劝慰妻子,“别生气别生气,我会好好教训他的。”

“我这都是为了谁?要不是他喝醉……我何必在这里周旋……”慕薇薇气的浑身发抖。

赵璇一看事情起了变故,很是内疚的说,“太太。我还是走吧,不要因为我让你们母子闹矛盾,我会照顾好孩子的。”

“你坐下,让他走,翅膀长硬了敢和我顶嘴了。有本事他这辈子都不要回来。”慕薇薇气的脸涨红。

她就想不通了,刚开始说这件事有蹊跷,说人家姑娘是故意套路他,可是一个月过去了也没有查出什么证据,现在姑娘怀孕了,他不好好解决,还是这种臭德性,慕薇薇怎么能不生气?

叶少辰一边抚着妻子的背一边为儿子说话,“你不要生气,过段时间上面要来调研,我听公司的人说,他这几天忙的饭都吃不上,估计是压力太大了。平安是你一手带大的,他是什么样的孩子你能不清楚?待他冷静下来想清楚了,会来给你道歉的。到时候我帮你狠狠的骂他。”

慕薇薇一听儿子几天都没有吃饭,心不紧软了下来,鼻子酸酸的,“他就算压力再大,也不能让强迫人家姑娘去拿掉孩子?这是一个男人该做的事情吗?”

叶少辰只能顺着妻子的话说,“这件事的确是平安的不对,千错万错都是他的错。”

赵璇老早就听说过叶皇前任总裁叶少辰的宠妻之名,今日一见,名不虚传。这个叶太太上辈子不知做了多少好事,竟然觅得如此佳婿,让他心里眼里只有她一个人。

如果她能得到叶景琰百分之一的爱,她便心满意足了。

外面汽车的声音一点点远去,叶景琰真的走了。

赵璇心中暗暗叹气,她除了家世差一点,到底哪里比不上那个段依瑶,他连和自己同处一个屋檐下都不愿意。

随后,叶初雪垂头丧气的走进来,摊手说。“我哥说他这几天住在公寓,不回来了。”

慕薇薇的火“噌”的又窜起来,“不回来就不回来,最好一直别回来。”

叶初雪余光喵见赵璇,顿时也心烦起来,“我不吃饭了,回房睡了。”

“怎么能不吃饭呢?晚上会饿的。”

“减肥。”

简单的两个字堵上了爸爸的追问,若她是赵璇,如果怀孕了就直接去医院做掉,反正叶景琰又不喜欢她,让孩子来到这个世上不是受苦吗?

或者用孩子要一大笔钱,然后离开,坦坦荡荡点她还能欣赏几分,现在她非要保下这个孩子,一方面是喜欢大哥,想用孩子来争取大哥的心,另一方面,怕是想要叶家少奶奶这位子,毕竟,只要做了少奶奶,想要多少钱没有?

这女人脑子还真是灵光,找了妈妈这张护身符。

客厅里剩下三个人,慕薇薇觉得脸上无光,过去赵璇的手说。“走,去吃饭,不管他们了。”

赵璇一副担忧的样子,“太太,我还是走吧,不要因为我闹得你们家不太平。”

慕薇薇正在气头上,当然不能让她走,“谁爱走谁走,你肚子里有我们叶家的骨肉,你住在这里天经地义。”

“可是,我不想让叶总恨我。”赵璇垂着眸期期艾艾的说。

慕薇薇带着她来到餐厅,“那小子就是轴。等他冷静下来,忙过这段时间,他想清楚了会对你负责的。”

赵璇点点头没有说话。

如此,赵璇便光明正大的住进了叶家别墅。

晚上躺在床上,等叶少辰洗完澡出来,慕薇薇抻着脑袋问他,“你说我今天是不是有点冲动了?”

叶少辰用毛巾擦着头发,笑着看她,“现在回过神了?”

“还真冲动了?”慕薇薇从爬起来靠在床头,神色复杂的说,“我现在想想,其实平安说的也对。可以让赵璇住在外面,大不了请两个保姆,我怎么脑子一热就同意让她住在家里呢?”

“你呀,当时就是炮仗,谁点都爆炸,算了算了,反正事情都这样了,就不要多想了。”叶少辰抬起她的下巴在她唇上香了一口,“睡吧。”

慕薇薇一把将他的脸推开,还在想下午的事情,“赵璇这姑娘除了家庭背景不好之外,其他都挺好的,长得漂亮,又肯努力,性格也好,而且她也是受害者,怎么你和平安如意都不是很待见她呢?”

叶少辰揭开被子躺进去,手在妻子的腰间摩挲,“可能是先入为主吧,我们都比较喜欢段依瑶,而且酒店那件事并不像赵璇说的这么简单。如意说的一句话很对,她完全可以当时直接把平安送回来,可是她却带到酒店去了,你说她没有企图,谁信?”

“可是她现在怀孕了呀,我们总不能不管。”慕薇薇不服气的说。

“所以我没有拦着你,她住下便住下,你以后多留几个心眼就好。”

慕薇薇叹口气,“这两个孩子小时候没让我们操心,长大了却反过来了。”

叶少辰在她脖颈间呼吸,一点点啃食着她的脖子,声音低沉的说,“反正都是向我们来讨债的,早不讨晚也要讨,逃不过的。”

“你……你别……”说未说完,叶少辰就将后面的话堵在了她嘴里。

夜色微凉。

叶景琰坐在A市市中心公寓的阳台上,一罐罐着喝着啤酒。

今天得知赵璇怀孕的消息,叶景琰觉得前面的路一片漆黑,他突然不知道该如何向哪个方向走了。

若是有缘,下次见了段依瑶,他该怎么面对她?

他连爱她的资格都没有了吧。

上天为什么要如此惩罚他?

小时候父亲总是告诉他,老天爷给了你特殊的能力,必然要让你遭受相应的痛苦,二十多年的顺风顺水让快要怀疑这句话,没想到这在等着呢。

他真的很想去找依瑶,可是如今他能做的就是站在原地等她,直到某一天他心灰意冷不再等,或者下定决心丢下一切去找她,这才算是结局。

至于孩子,他始终认为,孩子是爱的结晶,如果只是一个意外,他除了钱不会给孩子一分爱。

赵璇若是想生就生吧,他就当没有这个孩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