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9章:我很想见你/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经过半个多月的磨合,段依瑶和身边的人都熟悉了起来,也知道自己前面的那个女警卫员是因为突然生病住院了,才不得不找人替换,估计她最多当值两个月就可以回到部队了。

和当警卫员比起来,段依瑶还是喜欢部队,虽然前者升职的速度更快。

晚上,段依瑶一个人坐在花园的长椅上,后天就要去A市了,不知道会不会碰到他呢?还是不要碰到了,也没有什么话好说。

身后传来脚步声,不用回头就知道是警卫长猎鹰。

“你这会儿怎么会有空?”段依瑶淡笑着问。

他过来坐在她旁边,双手插在裤兜里,一派的悠闲散漫,刚毅的脸庞透露着这个年纪少有的沉稳。

他问,“你怎么知道是我?”

段依瑶很是淡定的说,“别说是你,只要是我认识的,三米之内,我听声音就知道是谁。”

猎鹰略带钦佩的看着她,“难怪说你是C军的一把刀,果然名不虚传。”

“哪里啊,都是战友们给面子。”段依瑶浅笑。

月光下的女孩没有了白天的凌厉,脸庞的线条很柔和,皮肤清透的如同一张纸,长长的睫毛一眨一眨,很漂亮。

不知为何,猎鹰心里突然升起怜惜,像她这么大的女孩子,要么结婚,要么恋爱,而她却还要在刀山火海里摔打。

段依瑶察觉到他的神情,扭头问,“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

“我在想,你有没有男朋友。”

“啊?”段依瑶没有想到一直严肃冷漠的警卫长会问这样的问题。

猎鹰反问,“很奇怪吗?”

“是挺奇怪的。”段依瑶傻笑。“你呢,你有没有女朋友?”

猎鹰耸肩叹气,“家里介绍了几个,看中一个谈了几个月,人家嫌我工作太忙,没有时间陪她,甩了我,之后就没有找了。”

“那你比我好,我都还没有谈过呢。”段依瑶想起某个人,苦笑道,“我倒是看上一个,不过还没有开始就结束了。”

猎鹰转头看着天空。幽幽的说,“那只能说对方没有眼光,你这样的女孩,可不是一般男生能配的上的。”

“哎,我爸要是听到你这话不知要高兴还是烦恼了,他巴不得我明天就找个男人嫁了。”

“段首长不至于吧。”

段依瑶吐槽,“上次他还让我去相亲,总是说我要是嫁不出去他就对不起我妈了,搞得我现在都不敢见他。其实为什么人非得要结婚呢?不结婚也很好啊,一个人多清闲,一人吃饱全家不愁,老了直接进养老院。死后一火化骨灰洒进海里,这一生也算是过完了。”

猎鹰颇为惊讶的看着她,“现在很多女孩都是想着怎么嫁个好男人,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想法。”

“你上过战场吗?”段依瑶突然问。

猎鹰摇头,“没有。”

段依瑶目光悠远,“你若上过战场就会知道,看着自己的战友死去,你会觉得活着的每一天都是赚的,今天还好好的和你在这里说话,没准下个月的今天我就消失了,所以,何必给别人添麻烦呢?”

猎鹰也是军人出身。当然能体会她的这种感受。

拍拍她的肩膀,猎鹰起身说,“好了,别想这么多了,明天还有事要做,早些休息吧。”

“嗯,马上就去。”

长椅独留依瑶一人,她自言自语道,“这样的结果也好,至少你和她在一起,不比每天都分离,也有人照顾你。挺好。”

第二天。

赵璇起的很早,虽然怀孕了,但还是要去公司上班,她不想让叶家的人觉得她很娇气,而且只有在公司才能见到叶景琰。

慕薇薇拉住她的小臂,“你等等,我让家里的车送你去。”

赵璇立刻拒绝,“太太不用了,我不想这么招摇,而且也不想给叶总惹什么闲话。”

慕薇薇很欣慰,“话虽然这么说,但是你怀孕了,总不能去挤公交车,”恰巧叶初雪从楼上下来,慕薇薇唤住她,“你快点吃早餐,等会上班的时侯把赵璇捎过去。”

叶初雪不情不愿,“为什么要我捎?”

“你的店就在公司门口,你不捎谁捎?”

叶初雪嘟嘴,“我开车这么疯,她又怀孕了,万一出点什么事情,我担待的起吗?”

“如意,怎么这么说话呢?”慕薇薇拉下了脸。

“我说的是真的啊。”叶初雪是哥哥的忠实拥护者,况且她更喜欢段依瑶。

赵璇很尴尬的说,“不必这么麻烦了,别墅不远处就是公交站,我走一段路就到了。”

“不用,就让如意带你过去,本来就是顺路。”慕薇薇安慰完赵璇,扭头瞪女儿。

在母亲威严的目光下,叶初雪勉强点头同意。

“好吧好吧,反正出了事我可不管。”撂下这句话,叶初雪跑去吃早餐,顺便还让厨娘打包了一份。

赵璇脸上在笑,心里却怒气十足,她也没有惹到这个大小姐啊,怎么她如此不待见自己?

叶初雪的车是跑车,速度很快,走时慕薇薇嘱咐,“开慢点,路上小心。”

“妈,这是跑车,速度慢会被路上的老司机笑话的,走啦。”

一路上叶初雪都带着墨镜,冷漠着一张脸,没有想要聊天的意思,赵璇张了好几次口,可看到她的脸色就没敢说话。

慕薇薇可以忽悠。但是这个小丫头忽悠不成,她眼睛太尖,还是少说少错。

一路狂飙到公司,叶初雪将车子停在自己店门口,没有理赵璇提着早餐便下了车。

赵璇有心讨好她,忙跟上前说,“小叶总是给叶总送早餐吗?”

叶初雪抬着下巴淡淡的说,“是啊。”

“如果您忙的话,我带上去就可以。”

叶初雪心中冷冷的笑,“我不忙,早晨闲得很。”

“哦。”

叶初雪走进总裁电梯,赵璇刚踏进一步。她便转过身说,“员工电梯在旁边。”

赵璇脸上一红,踏进去的那一步又收了回来,低头说,“对不起,我看错了。”表面看似恭顺,心里却骂个叶初雪千百遍,臭丫头,等我成了叶家的女主人,看我怎么收拾你。

平时叶初雪并没有这么嚣张跋扈,若是其他人跟进来她一句话都不会说,但她就是看赵璇不爽。才会故意给她难看。

到了总裁办公室给,叶景琰已经在看今天的行程表,脸上很苍白,眼睑处一片乌青,抬头见是妹妹,哑着声音问,“你怎么来了?”

“知道你没有吃早餐,特地从家里带的。”

“我没有胃口。”

叶初雪将食盒打开,第一层是几个小包子,第二层是一盘小菜,最下面是皮蛋瘦肉粥,“没有胃口也吃点,你妹妹我好不容易做件好事,你不吃我很没有面子的。”

叶景琰只好拿过筷子和勺子,“好吧,给你这个面子。”

叶初雪笑眯眯的坐在桌子上,看他神色憔悴,担心的说,“你昨晚又喝酒了?”

“不喝酒睡不着,就喝了点。”

“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但是也照顾着身体,你今年才27岁,这辈子还长着呢,保不齐什么时侯就碰上小姐姐了,到时候你要有力气追才行。”

叶景琰吃了口粥抬头看她,调侃道,“你什么时侯成情感专家了?”

“别以为我在开玩笑,”叶初雪点着脚,“总之我是不喜欢这个赵璇当嫂子,还是小姐姐好,有气场有魅力,也只有这样的女孩才能配得上哥哥。”

“你是来送早餐的,还是来送刀子的?每一刀都往我的胸口戳,再说,我这早饭也吃不下去了。”叶景琰无奈的看她。

“好好好,我不说。你吃吧,”叶初雪突然想起明天的事情,好奇的问,“哥,明天那位大人物真的会去咱们公司参观吗?”

“计划是这样,但不知道会不会改变。”

叶初雪感慨道,“我也好想见他们,往常都是在新闻联播里面见,光是想想都让人激动。听说第一夫人也要来?”

叶景琰点头,“嗯,她明天先会聋哑学校慰问。”

“就是我们资助的那一所?”叶初雪惊讶的问。

“对。”

叶初雪激动了,“哥。我想去见她,你帮我想想办法。”

叶景琰表情严肃,“你以为那位是谁想见就能见的?不要胡闹了。”

“我们是资助人啊,我可以以资助人的身份出席,你不是要去工厂候着吗?我就去学校啊。”叶初雪看哥哥无动于衷,拉着哥哥的胳膊撒娇,“哥,你就帮帮我嘛,我还没有见过什么大人物呢,就让我去吧,好不好嘛,我求求你了。”

叶景琰最怕她的缠人功夫。“好了好了,怕了你了,我打电话和那边沟通一下,学校那边现在都安排好了,突然进一个人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哥,我知道你对我最好了。”

叶景琰宠溺的摇头笑,“我一点都不想对你好,谁让你是我妹妹?”

“你慢慢吃,吃完别忘了帮我办事,我先下去了。”

“赶紧走吧,烦都烦死了。”

耳边即刻清净下来,叶景琰吃了几口便将勺子放下。实在是胃口不佳。

这一天叶景琰异常忙碌,他来到工厂检查着每一个细节,确保明天不会出任何错误。

整个A市仿佛都沉浸在一种紧张又兴奋的氛围中,街道比往常更干净,鲜花怒放,绿草如茵,大家都在以饱满的热情准备迎接明天尊重的客人。

太阳从东方徐徐升起,一架转机从京都起航,直入云霄。

段依瑶坐在飞机的机舱门口,看着窗外渺小的村落和城市,心中升起些许感慨,希望这次一切都能顺利,然后她安然回到部队。

两个多小时后,飞机降落在A市专用机场,段依瑶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开始工作,夫人很亲切的冲接机人员挥手握手,气氛很热闹,而段依瑶脑子却很冷静,时刻观察着周围。

一路十多辆防弹车来到市政府大厅,首长去开会,夫人则按照行程,第一站前往聋哑学校慰问。

段依瑶坐在副驾驶,夫人坐在后面笑着问她,“小段,你以前来过A市吗?”

“我幼儿园是在这里上的,长大后来过一两次。”

“竟然这么有缘?A市是座很不错的城市,环境优美,经济发展也快。”

段依瑶附和着说,“我这次来也觉得变得很多。”

当然,夫人的警卫除了段依瑶,还有八个彪形大汉,只是段依瑶是离她最近的。

到了学校,段依瑶看外面的警卫都出去,用语音通知她安全,她才下车给夫人开门。

“欢迎欢迎……”门口早早站着欢迎夫人的师生,此时都激动的欢呼。

夫人走上前与她们一一握手,轻声说你们好,你们辛苦了。接下来就是一系列的参观活动,但不论她走到哪里,段依瑶都和她保持一米的距离,并且随时观察周围的环境。

学校准备了一个环节,就是聋哑孩子们在舞台上表演,舞台下,夫人被其他小孩子簇拥着看完他们唱歌跳舞,然后热烈的鼓掌,至于唱的什么歌,段依瑶完全没有听进去。

一曲结束,夫人上台给每一位表演者送了小礼物。还蹲下和表演者用手语交流,毕了便抱着其中最小的一个孩子下来,脸上洋溢着母亲的慈爱。

段依瑶看着这一幕,心道,或许就是因为她的重重温暖举动,国民才如此爱戴她吧。

该所聋哑学校是A市最大的聋哑学校,里面有一千多名从全国送来的聋哑儿童,而且大部分都是免费上学。虽然人数众多,但是设备非常齐全,条件也很好,甚至比普通的学校都要好。

参观了一圈后,夫人肯定道。“这么大的学校,你们管理的很好。”

校长连忙笑着说,“这还要多亏相关部门,以及社会爱心企业和热心人士的资助,解决了我们的资金问题,不然就算是我们有多少想法,都是难以实现的。”

“你说的对,没有资金,空有一腔报复也是无用。若是以后有什么困难,就让人写信给我,我会来替你们筹款。”

校长惊喜异常,但还是控制着自己,笑着说,“资金方面您不必担心了,我们和A市一家企业签订了捐助合同,不论我们缺多少钱,只要是必须项,他们都会捐助的。”

“哦?”夫人惊讶,“学校光是日常运行就要不少钱,哪家企业居然会长期和你们合作。”

校长恭敬的说,“是我们A市最大的企业,叶皇集团。”

“叶皇?”夫人轻声念了一句,“我好像听过这家公司。”

校长想着卖叶皇一个人情,以后拿钱会更顺利,试探着问了一句,“夫人,这家企业的负责人也在现场,您要见一见吗?”

夫人笑了,“这么热心肠的企业当然要见一见。”

躲在人群的叶初雪早已等候多时,一听到这话心花怒放,看到校长冲她招手,疾步走上前来,笑吟吟欠身致敬,“夫人您好,我是叶皇的董事之一,我叫叶初雪。”

夫人也见过不少美女。但如此出尘绝色却很少见,一双紫眸仿佛世上最璀璨的宝石。

“好漂亮的小姑娘。”夫人赞叹了一句。

叶初雪难得俏脸一红,“谢谢您的夸奖,夫人您也很漂亮,比我见过的任何人都漂亮。”

夫人笑的优雅又得体,“小嘴真甜。多谢你们公司为社会做出的贡献,为这些孩子开启新世界的大门。”

叶初雪虽然顽皮,但该认真的时侯一点也不马虎,很有大家闺秀的风范,“夫人,这是我们公司应该做的,爸爸妈妈时常教导我们,公司聚财并不是为了自己过上更富有的生活,而是为了有能力去帮助更多需要的人,只要我们常怀善心,多做好事,当我们有了困难的时侯,才也会有人来帮助我们。”

夫人看她明眸善睐,说话条理也很清晰,心里不由的喜欢,“你爸妈说的很对。”

叶初雪眉眼飞笑,用手指比着,“夫人,我有个小小的请求。”

“你说。”

叶初雪俨然化身成一个小粉丝。“我能和你拍张照片吗?我和我妈都可喜欢你了,我拿回去给妈妈看,她一定会很开心的。”

夫人哈哈笑了,“当然可以。”

叶初雪开心的立刻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点开照相功能,本想找个给她拍照的人,结果在几步之外发现了一个熟人,她差点惊喜的跳起来。

正想把手机给她,却见段依瑶对她微微摇头,用眼神示意不行,叶初雪如梦初醒,小姐姐一定是在执行任务。千万不要打扰她,然后将手机给了近在咫尺的校长。

叶初雪很乖巧的站在夫人身边,笑的异常灿烂,一双紫眸愈发夺目光彩。

拍完照片,叶初雪鞠躬致谢,“谢谢您,这一定是我这辈子最难忘的一天。”

夫人莞尔一笑,“认识你我也很高兴。”

接下来的时间,叶初雪的所有关注点全都在段依瑶身上,看她无时无刻都紧随着夫人,一脸的警惕和冷静,这才知道。原来她今天是夫人的保镖。

天呐,简直太帅了。

怎么办,心里好着急好兴奋,好想现在就通知哥哥。

可是哥哥那边也一定在忙重要的事情,她不能去打扰他。

参观结束,叶初雪站在学校门口欢送小姐姐和夫人上车离开,她激动的在原地蹦跳了好几下,周围的人都道她是因为和夫人合照了,却不知道也因为她见到了段依瑶。

握着手机,叶初雪纠结万分,她到底要不要现在就告诉哥哥?

思考再三,叶初雪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且不说哥哥现在正在招待尊贵的客人,就算他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小姐姐站的那个位子,不是他想见就能见到的。

还是稍后再同他说吧。

其实段依瑶一走进聋哑学校,就发现了挤在人群中的叶初雪,只是她一双眼睛全在夫人身上,压根就没有看到她罢了。

刚开始段依瑶还在想,这个小丫头跑来干什么?后来才知道,原来她过来是求合照的。

车里,夫人对段依瑶说,“刚才那个小姑娘还挺有意思的。”

段依瑶附和道,“嗯,她很可爱。”

“长得也好看,我还是第一次见拥有一双紫眸的人。”

“紫色的眼眸是很少见。”

段依瑶心道,要是叶初雪知道夫人如此夸她,怕是要开心的上天了。

根据安排,下午还要去两个艺术团体要去参观,还要去一所大学演讲,行程很紧,所以午饭是便餐。

名义上是便餐,但身份在哪里,根本不可能简单到哪里去。

下午又是一通忙碌,段依瑶的精神处于高度集中。

同样忙碌的还有叶景琰。

准备了大半个月就是在等这十几分钟,当首长和一大波高官踏进高高精端科技产品的生产车间时,不但他紧张,他几乎能感受到所有员工的激情快要压不住了。

“领导,这位是公司的负责人,叶景琰。”省书记介绍道。

叶景琰忙伸出手,“领导好,欢迎您来指导工作。”

首长握了下他的手便放开,赞赏道,“这么年轻的管理者?”

省书记替叶景琰说话,“您别看他年轻,能力是非常强的。”

“您过誉了,领导我为您介绍一下我们的新产品吧。”

“好。”

一进入自己的领域,叶景琰所有的自信就回来了,站在一群中年人当中,仿佛是夜空中一颗最耀眼的星,不论是谁也挡不住他的光芒。

叶景琰自信却不自傲的说,“这就是我们公司最新的科技产品,所有的技术都是我们自己研发,比国际上同一款产品都更智能更优化,现在主要销往欧美国家,一年的出口额大概在20亿,我们下一步计划要将它买到全世界,一年最少买40亿。”

首长似乎很满意这个数据,“年轻人就该有这个雄心壮志,不过我一路看过来,你这里工作的好像都是年轻人。”

叶景琰微笑道,“是这样的,很多企业都喜欢用有经验的员工,不过我喜欢用刚毕业的大学生,他们的思想很活跃,也很努力,只是缺少一个机会,我愿意提供这个机会,但前提条件是他们要足够优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