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0章:意外,机会要给有准备的人/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然如此,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

叶景琰看气氛很好,提出了一个大胆的要求,“领导,在您来之前大家都很兴奋,拜托我一定帮他们一个忙。”

首长很感兴趣,“哦?什么忙,你说,我看能不能帮得上。”

叶景琰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大家想和您合张影。”

“这个简单,来吧。”一句话落,整个车间沸腾了,欢呼着来到首长身边,省委高官和市委高官自动退让,上百名年轻人有的坐在地上,有的站在首长旁边,脸上全乐开了花。

讲真,这件事可以吹一辈子了。

合影结束,大家礼貌的弯腰致谢。

众人欢送领导离开,首长边走边对叶景琰说,“市里面的同志介绍,叶皇是A市的纳税大户,也是整个省的经济领头羊,我还以为管理者至少有五十岁了。没想到是个英姿勃发的年轻人。”

叶景琰谦虚道,“您过奖了,我要学习的还有很多。”

“年轻人有这样的态度很好。”

“谢谢您。”

天色渐晚,外面晚霞漫天。

首长在上车的前一秒转身说,“晚上有简单的招待晚宴,你跟着一起来吧。”

叶景琰惊讶,忙说,“是。”

周围的省市官员也都心中震惊,单独邀请一个年轻人,这可是他们从未见过的事情,可见领导对叶景琰的喜欢。

招待宴订在A市高规格的宾馆,段依瑶保护着夫人踏进宴会厅的时侯,里面除了安保人员,就是省里的高官在此等候。

寒暄过后,夫人坐在休息区的沙发上,秘书上前来通知,“夫人,首长那边还有十分钟就过来。”

夫人点点头,“嗯,知道了。”

段依瑶站在她身后观察着窗子外面的环境,想来这个宴会厅也是专门选的,方圆五百米之内没有任何高层建筑,这样就不会有居高点。

高官恭恭敬敬的奉上上好的茶水,然后站在旁边静候吩咐。

十分钟后,远远传来杂乱的脚步声,是最高执政长官到了,果然,门被推开,在一大堆人的簇拥中,首长走了进来。

夫人优雅的走过去,跟在首长后面的人纷纷躬身打招呼,她一一微笑点头致意。

“你们什么时侯回来的?”首长关切的问,在官员的引导下向主宾位走去。

夫人浅笑,“也是刚回来。”

段依瑶敏锐的察觉着周围的气息,猛然,门口出现的那张脸让她眉毛跳了跳。

或许是感受到了她的目光,叶景琰扭头看来,整个人呆在当场,巨大的狂喜席卷了他,她……怎么在这里?

刚要上前说话,段依瑶却像一个陌生人般将目光移开,然后对着耳麦轻语一句,快速离开。

叶景琰疾步追逐着她的身影,生怕一眨眼她就消失在眼前,可是当他看到段依瑶和一个年轻的男人站在角落,凑在男人耳边低声说着什么时,心像是被一双手猛的被人攥住。

“叶总,你怎么站在这里?快过去吧。”身边不知是谁提醒了一句。

叶景琰回过神,他意识到自己身处在什么样的环境中,又怕段依瑶在工作,不敢唐突上前打扰,只好先回到筵席上找到一个角落坐下,然后一双眼睛一直若有若无的跟随着她。

她不是特种兵吗?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难道是来执勤的?

这好像是最合理的解释。

宴会厅只有三桌,除了叶景琰这个特例,其余都是省市高官,他和市里几个相熟的官员坐在一桌。

段依瑶和猎鹰站在不易察觉的角落,但段依瑶却总是能感受到一股目光盘桓在自己身上,不去看都知道是谁。

短暂的诧异之后,段依瑶就恢复了冷静,就算他一直看她。她也当作没有看到。而叶景琰的注视却没有逃过观察力惊人的猎鹰。

“那个人看了你好几次,认识吗?”猎鹰在她耳边轻声问。

段依瑶点头,“认识,以前是同学。”

“难怪。”

段依瑶不想多说,反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

这顿饭叶景琰没有吃几口,看到她和别的男人距离如此近时,他整个醋坛子都打翻了,哪里还有心情吃饭?

不过能在这里偶遇她,这一趟来的很值。比和终极BOSS在一起吃饭都值。

饭毕,段依瑶和猎鹰护着两位往出走,经过叶景琰身边时,一丢丢眼神都没有给他。至此,叶景琰终于知道她此次的任务是什么了。

同时他也意识到一个问题,视察明天就结束了,也就是说明天下午段依瑶就离开A市了,而下次什么时侯见他完全不知道。

不行,今晚他一定要去见她,哪怕她打他骂他,他都要去见她。

走到关系不错的一个官员跟前,等旁边没人了才问,“赵局,今晚领导住在家酒店啊。”

赵局直接说,“国宾酒店,市政府招待酒店。”

“哦~”

“怎么了?”

叶景琰随便找了个理由,“没有什么,我就想知道哪家酒店有如此殊荣,我们也好像人家学习。”

赵局拍拍他的肩膀,“今天辛苦了,赶紧回家吧。”

“嗯,你也辛苦了。”

步行来到国宾酒店附近,整条街已经被全部封锁了,叶景琰在岔路口找了家咖啡店进去坐下,要了杯蓝山静静的等待。

进去不是难事,找到她也不是难事,然而见了她该说什么?

请求她的原谅吗?还是说他爱她?

不,这只会让段依瑶讨厌他。

罢了罢了,他只是想好好的看看她,再看她一眼就好。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再续了第三杯咖啡之后,服务员很温柔的说,“不好意思先生,我们打烊了。”

叶景琰结了账出来,时间是晚上十一点。

这个时侯,她应该还没有睡。

再等等吧。

于是站在黑影里等啊等,好不容易过了零点,叶景琰看四下无人,眨眼的功夫消失在了黑影中。

探查过几间屋子,叶景琰成功找到了女孩房间。里面的灯黑着,空气中飘荡着饭菜的香气,借着外面的月光,茶几上的饭盒打开着,里面的米饭还有大半。

她累的连吃饭的力气都没有吗?叶景琰心疼的想。

悄步上前坐在她床边,女孩闭着双眼,眉头紧皱,似乎睡得很不舒服。

叶景琰伸手想要去触碰她的脸庞,可是还没有碰到,一把匕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抵在了他心口,接着,他就看到段依瑶睁开了双眼。

看清眼前的人。段依瑶略感诧异,“是你?”

“依瑶。”叶景琰充满深情的呼唤她。

撤了胸口的匕首,段依瑶直起身子,冷声问,“你来干什么?”

“我想看看你。”

段依瑶表情很冷淡,“看过了,你可以走了。”

叶景琰的心抽了一下,低声说,“依瑶,对不起……”

“叶景琰,你没有对不起我,我们从头到尾都不是男女朋友。你和谁上床都和我没有关系。”

“依瑶,你别这样说……”

段依瑶那种心痛的感觉又来了,她最讨厌他用这种音调说话,好像自己受了多大的委屈,而她也总是忍不住心软。

“叶景琰,我和你没有什么好说的了,我要睡了,你走吧。”

叶景琰坐在床边深深的望着她,完全没有要走的意思,“你睡,我不说话。”

“你……”段依瑶被他气到,突然想起什么,压下火气说,“叶景琰,你不要再苦苦纠缠了,我有喜欢的人了。”

叶景琰一把抓住她的手腕,眼中的神色变得阴暗,“不可能。我们分开才一个多月。”

段依瑶冷笑,“这有什么不可能?男人和女人看对眼只需要一秒钟,一个月足够了。”

“是谁?”叶景琰想起宴会厅那个人,问,“是今天和你站在一起的那个男人?”

段依瑶回想了一下,他好像说的是猎鹰,于是顺水推舟道。“对,就是他。”

“我不相信!”叶景琰再一次听到自己的心掉在地上碎掉的声音。

“是真的,我接受这个命令的时侯遇到他,后来我发觉,我们两个的三观很和,而且也能理解彼此的工作,饮食也一样,他长得又帅。我没有理由拒绝他。”

听到心爱的姑娘如数家珍般说着其他男人的有点,叶景琰醋意更浓,一冲动,猛的将段依瑶拉进怀中,吻重重的压了下去。

这是一个思念的吻,也是一个疼痛的吻,叶景琰急切的敲开她的贝齿,扫荡着她的唇舌,焦急又凶悍的想要把她吃进自己的肚子,这样别人就不能来和他抢了。

段依瑶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到了,先是愣了几秒,后面想要反抗的时侯,双手已经被叶景琰的大手紧紧的钳制住,根本动弹不得。

两个人曾经交过手,段依瑶不是他的对手,前几次之所以能把他放翻,那是因为叶景琰没有防备,也是为了让她出气。

现在,叶景琰有心要压制住她,段依瑶自然毫无反击之力。

吻又凶又狠,只差咬她了。

段依瑶吃痛,用尽全身力气将他一把推开,“叶景琰,你疯了吧。”

叶景琰反手将她抱进怀中,不管她怎么挣扎都不放开。

“我是疯了,从你那天离开,我就疯了。”叶景琰用力抱着她,在她耳边忏悔,“依瑶,我也想忘了你,我也想假装不认识你,可是我做不到。我每天晚上都睡不着,好不容易睡着了梦中全是你离开的背影,我没有办法,依瑶,我没有办法。”

男人细碎的声音在她耳边,每一句都撞进她的心里,可是她不想再妥协了,因为她发现当她妥协之后,下一次见他总会有不一样的事情发生。

“那你想怎样?”段依瑶冷漠的问。

叶景琰抱着她不松手,“我知道自己很混蛋,上次的事情我也无法解释。依瑶,你能再给我一次机会吗?一次就好。”

段依瑶很坚决,“不可能,没有机会了。我有男朋友了。”

叶景琰又是一怔,许久才放开她,垂着眸,那一双异眸影在阴影里,看不清什么神色,但段依瑶能感受到他的难过和伤心。

可是她没有办法,她忘不了她进入酒店看到的那一幕。

“你走吧。”段依瑶狠心说。

叶景琰咬咬牙,哑声说,“我明天来送你。”

段依瑶讨厌拖泥带水,“不用。”

男孩深深的望着她,沉默良久,他说,“你以后照顾好自己。”然后消失在空气中。

段依瑶傻傻的看着空气,虽然知道他有特殊能力,但就这么凭空消失,她还是有些难以接受,伸手摸了摸他刚刚坐过的地方,温热的。

回到公寓,叶景琰疲惫不堪的躺在床上,嘴角露出一丝苦笑,明知道是这样的结果。自己还要去见她,简直是自讨苦吃。

手机开机,十几条信息涌进来,点开一看,全是妹妹叶初雪的,上面大都是同一个内容。

哥,看到信息给我回电话。

哥,你猜我见到谁了?

哥,你怎么还在关机。

……

字里行间透着激动和喜悦,叶景琰阖上眼睛,妹妹应该在聋哑学校看到段依瑶了,所以才这么着急给自己汇报。

唇上还有段依瑶的气息。一回想起她说的,我有男朋友了这句话,叶景琰就愈发难受,不管她是真心的还是故意说来骗他的,她的目的就是让他放弃她。

然而,在心里珍藏了二十多年的人,想要连根拔起,就等同于将他的整颗心挖出来。

他如何能做的到?

段依瑶,段依瑶,我该怎么办?

若是那年夏天,你没有威风凛凛的出现,或许我就不会喜欢上你。也便没有如今的纠缠。

外面皎月如纱,却难以抚平受伤人的心灵。

第二天一大早,叶景琰被震耳的手机铃声叫醒,随手摸到接起来,便听到里面传来尖叫声,“啊,哥哥,你终于开机了。”

叶景琰迅速将手机拿离耳朵,扔在床上,迷迷糊糊的人,“你要吵死人了。”

“哥,你猜我昨天见到谁了?”叶初雪还保持着昨天的欣喜,这一点很是难得。

叶景琰淡淡的说,“段依瑶。”

那边懵住,语调瞬间低落,“你怎么知道?”

“因为我也碰见了。”

“那你们有没有说话?你们有没有……”

叶初雪后面两个字还没有说出来,叶景琰便摁断了通话,现在他的状态,不适合频繁听到那个名字。

叶家别墅里。

叶初雪气的跳脚,“啊——他挂我电话,臭平安居然挂了我电话,亏我担心了他一夜。”

慕薇薇在旁边笑道,“你哥昨天接待大领导,怕是很累了,你就不要打扰他了。”

“哼,他哪是因为接待领导累的,”叶初雪看赵璇端着一碟菜从厨房出来,故意大声说,“他是因为见到了小姐姐,要我看啊,他就是和小姐姐缠缠绵绵到半夜才累的。”

赵璇脚下顿了一秒,心中妒意横生,脸上却依旧微笑着来到餐桌旁。

慕薇薇见气氛尴尬,忙喝止女儿,“如意,乱说什么呢?”

“我怎么乱说了?是哥哥刚才亲口说的呀。”叶初雪火上浇油。

“那你也不能当着大家的面这么说话,赵璇还怀着孩子呢。”

见妈妈时时刻刻维护着赵璇这朵白莲花,叶初雪噌的就怒了,从椅子上站起来,“妈,我以前就是这么说话的呀,是不是这个女人住到我们家,我连说句实话都不行了?”

“妈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赵璇现在怀孕,你这样大声说,她心情不好孩子怎么会好呢?”

叶初雪火气烧的更旺,“孩子孩子,就她会生孩子吗?照我看,这个孩子是不是我们叶家的都不一定,你当心给别人养了孙子。”

叶初雪无意中一语道破天机,赵璇的脸色煞白,手抻着桌沿差点晕倒。

慕薇薇忙扶住她,怒声对女儿说,“如意,你说话越来越放肆了。”

叶初雪本想一走了之,也住到外面去眼不见心不烦,可是哥哥已经搬出去了,她若再搬出去,这个赵璇还不把妈妈耍的团团转?她才不会便宜了这个女人。

一屁股又坐回椅子,优哉游哉的吃东西,“妈。我哪里放肆了?从小到大,您都教我要说实话,我现在说的就是实话啊。”

“你……”慕薇薇拿女儿没有办法,先安抚赵璇,“你别忙进忙出了,有厨娘,赶紧坐下,前三个月胎儿不稳,最易出事。”

“阿姨,我没事。”赵璇微笑着说。这两天,她已经成功把称呼从“太太”换成了“阿姨”。

“还说没事,脸都白了,快坐下。如意说话经常没遮没拦,你别放在心上。”

叶初雪不领妈妈的情,一点点撕着手中的面包,瞥了眼白莲花,“妈,你不用替我说好话,我和哥哥一样不喜欢她,所以,也不用着她喜欢我。”

慕薇薇生气了,“你这丫头这几天怎么跟变了个人一样,说话如此尖酸刻薄?”

叶初雪假意叹口气,“行行行。反正现在只有这个怀了孕的女人能入了您的眼睛,别人哪儿哪儿都是毛病。我闭嘴还不成吗?”

叶少辰就是在此时进来的,看妻子和女儿脸上都带着怒火,不由的问,“这大清早的,如意,你惹妈妈生气了?”

叶初雪摊手,阴阳怪气的说,“爸,我哪里敢啊?我不过说了句哥哥昨天碰到小姐姐了,结果有人就不高兴了。爸,我在这个家还有说话的权力吗?”

叶少辰眼皮一跳,原来是这么回事。

“那个……你和你哥联系上了?”叶少辰岔开话题问。

“联系上了,他刚才开机了。”

“有没有说昨天情况怎么样?”

“没有,听我哥的声音快要累死了,说了两句就挂了,”叶初雪将手里撕成条的面包扔在碟子里,起身一边擦手一边说,“我哥太可怜了,一个人孤零零的住在外面,每天累死累活的工作,回到家却连一口热汤都喝不上,我还是去给他送点早餐吧。”

慕薇薇听到这话,鼻子忍不住酸了。她的儿子她怎么会不关心?从小这孩子就多灾多难,她也格外的宠爱,如今母子二人闹到这种地步,她也很伤心。

赵璇坐在旁边闷不啃声,她好不容易住进叶家了,当然不能再搬出去。

叶少辰也为儿子说话,“昨天公司的人传来消息,平安表现的非常好,那位领导对他非常赏识,连连称赞。估计他这几天没有睡一个好觉,年纪轻轻就撑这么大的场子,难为他了。”

听丈夫这么说,慕薇薇心里愈发难受,“要不,你去劝他回来?总在外面吃不好睡不好,身体岂不是要垮了?”

“我可不行,他那么倔。”叶少辰无意的扫了赵璇一眼,后者眼观鼻鼻观心,仿佛没有听到这边的谈话。

叶初雪亲自转好食盒,晃悠悠的往外走,经过赵璇身边的时侯停下脚步说,“对了妈,你是给她配辆车吧,我这个专职司机她怕是用不起,我也怕什么时侯激动了一脚油门撞倒树上,到时候您没了孙子,怨我的话怎么办?”

“叶初雪!”慕薇薇连名带姓喝道,刚刚还在为儿子伤心,女儿这番话又让她生气起来。

叶初雪见妈妈真生气了,一怂,抓着食盒一溜烟跑了出去。

“别生气别生气,”叶少辰忙安慰妻子,“如意就是担心平安,这两个孩子从小感情就好,在一起吵,分开了又想。”

“还不是你宠的?”慕薇薇将怒气对准了丈夫。

叶少辰说的理所应当,“我们自己的女儿,我们不宠,难道让别人宠?”

“可你听她说的什么话?”

“听到了,说话的确很过分,晚上她回来我会严肃的批评她。”

原本一个美好的早晨,被叶初雪彻底搅乱了,赵璇趁机委屈的说,“阿姨,我看我还是走吧,我不想让您为难。”

慕薇薇看她红了眼睛,心想若是别人诅咒自己的孩子夭折,怕是要打一架才解气,这姑娘却忍了下来,也没有责怪女儿,不由得更加喜欢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