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1章:情话的套路/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别多想,我看你昨天就开始孕吐了,这是孕妇最难熬的时侯,我怎么能能让你走呢?好了,赶紧吃饭,我让人安排车送你去上班。”

赵璇感激的说,“谢谢阿姨。”

这边,叶初雪肚子里一股暗火没处发泄,将车子开的飞快,眼看不远处是红灯,她狠狠踩下刹车,可是惯性使然,车子滑出去一大截还是不可避免的撞上了前面停着的一辆豪华跑车。

“砰——”

叶初雪前倾的身体被安全带拉回来,撞击力震得脑袋疼。自己莫非是神婆,刚说了撞树,没想到就撞车了。

前面车里的人气哄哄的下车,来到她车窗前敲玻璃。

叶初雪摇摇脑袋让自己清醒过来,当即按下车窗。

“你TM会不会开车?看不见前面是红灯吗?”男子怒气冲冲,任谁大早上被撞估计都不会有好心情。

叶初雪知道是自己的错,挤出一张笑脸将头发撩起来可是刚说了句“对不起”就闭嘴了。

而外面的人也愣住了,脸上的怒气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担心的说,“你有没有受伤?我送你去医院。”

“不用,我没事。”叶初雪神色冷淡。

“我看你脸色不好。还是去医院看看吧。”

叶初雪拿过副驾驶的包从中取出一张卡递出窗外,“修车钱,应该够了。”

“我还出得起这点钱,你下来,我送你去医院。”

“南宫昭,你烦不烦啊,我都说了我没事。”

没错,车外的人正是去公司上班的南宫昭。

南宫昭的目光落在她膝盖上,因为剧烈的撞击,她的膝盖被蹭破了皮,腥红的血在白玉般的肌肤上尤为刺眼。

这时红灯变绿灯,排在后面的车开始按喇叭。

南宫昭对叶初雪温柔,对其他人却没有好脸色,大声喝道,“按什么?看不到这里撞车吗?”

喇叭声减息,后面的车绕到另外的车道离开。

叶初雪也发现了膝盖上的伤口,倒吸一口气,正要取纸擦血,车门却被打开,随后南宫昭伸手解了她安全带,将她打横抱出车厢,顺手还拎着上了她的包包。

“你干什么?放开我。”叶初雪手忙脚乱。

南宫昭冷着脸一言不发用脚踢上车门,大步将女孩抱进自己车里,放在副驾驶系上安全带,然后敏捷的跳进驾驶座,在她打开车门逃离的前一秒按下了锁车键。

“你想干什么?”叶初雪扭头,横眉冷对,总是这样,她也好看的要命。

南宫昭启动车子目视前方,“带你去医院检查。”

叶初雪咬牙切齿的说,“你聋了吗?我说我没事。放我下去。”

“有没有事医生说了算。”

叶初雪气的想打他,“我还有事情。”

“再重要的事情也没有你的健康重要。”南宫昭脱口而出。

叶初雪怔了两秒,心里有一块地方仿佛柔软了下来,语气也缓和的很多,“南宫昭,我是真的有事,你停车。”

“什么事那么重要?好歹也要先把伤口处理了。”

“我要去给我哥送早餐。”

南宫昭听到这句话,眼中妒意横生,脚下的油门踩得更深,“他自己没有腿吗?自己不会去吃吗?”

叶初雪敏感的察觉到他的怒火,奇怪的看着他,“我哥去不去吃和你有什么关系?送饭是我自己的事情。”

南宫昭抿着唇不说话,但女孩却能感受到他的火气,也不由的生气了,他把自己强行抱过来就罢了,还给她脸色看,真是有病吧。

越想越气,叶初雪冷声说,“我最后再说一遍,停车。”

“不停,你再说一句话,我就吻你信不信?”南宫昭威胁她。

“喂!还有没有天理了?”

方向盘猛地打了个弯,车子“吱”的停靠在路边,叶初雪被惯力甩的晕头转向,正要扭头发火,一个温热的唇便压在她唇上,而且趁她还在懵逼的时侯攻城掠地。

叶初雪没料到他如此大胆,想要推开他,却被他不知何时攥住了双手。

舌尖如此柔软,却如同最坚硬的武器。撩拨的她浑身无力。

南宫昭是情场老手,吻技精纯,叶初雪这种没有谈过恋爱的清纯小丫头怎么会是他的对手,几番下来,整个人都酥软在椅子上了。

南宫昭这段时间一直在想她,刚看到她的第一眼就知道自己完了,还没有爬出她的坑就又掉下去了,抱着柔若无骨的女孩,她甜美的气息萦绕着他,顿时就想到了那一晚的抵死交缠。

此刻,品尝着她的味道,南宫昭愈发饥渴,恨不得将她吞进肚子里。

一计深吻结束,南宫昭还不满足,吻从双唇一直吻到耳角,叼住她精巧粉嫩的耳垂细细吸允研磨……

“嗯……”

一句娇哼从嘴边溢出,叶初雪瞬间回过神,满脸羞涩的将他用力推开,怒声道,“南宫昭,你混蛋。”

虽是骂人的一句话,奈何叶初雪此时的声音却没有任何威慑力,反而带着一丝软绵,听起来如同撒娇一般,让南宫昭通体舒畅。

“我是混蛋,不过,只对你一个人混蛋。”南宫昭笑吟吟的看着她,只觉的这样的她也是很好看的,他很喜欢。

叶初雪嘟着红肿的嘴,紫眸波光粼粼,就是瞪人也没有了气势,只能气呼呼的看着男人重新启动车子上路。

车里的气氛热烘烘的很暧昧,叶初雪扭头看向窗外不再说话,她是真的怕了这个疯子。而另一个人却眉眼带笑,心里别提多开心了。

到了医院,南宫昭停好车,绕到副驾驶要抱女孩出来,却被她拒绝,“不要你抱,我自己能走。”

南宫昭哪里是乖乖听话的人,不管她的拳头,硬是将她公主抱出来,还在她耳边小声威胁,“再闹我就在这么多人面前亲你。”

“你怎么如此无赖?”

“你说对了,我就是这么无赖。”

南宫昭的长相很是俊美,一出现急症中心的门口就吸引来不少人的目光,叶初雪怕人认出她来,忙转过头将脸埋在他的怀中。

某人察觉到她这个举动。嘴角的笑意更浓了。

南宫昭的怀抱是炙热的,干爽的,还带着一丝丝雪茄的味道,很好闻。

好闻?我的天,叶初雪你在想什么?他可是南宫昭,好闻个屁。赶紧在心中默念幻觉幻觉。

“她怎么了?”一踏进急诊中心,就有个医生上来问。

“撞车了,膝盖擦伤了,脑袋也有点晕。”

“不晕,脑袋现在不晕了。”叶初雪将脸转过来。

医生被她的美貌怔了下,干咳一声问,“当时撞得严重吗?”

“不严重。我系安全带了,也没有碰到方向盘。”

“那应该问题不大,把膝盖上的伤口处理一下。跟我来。”

医生在前面走,南宫昭抱着女孩跟在后面,就听女孩咬牙切齿的低声说,“你放我下来,这样抱着像什么样子?”

“我喜欢抱着。”南宫昭发挥自己的厚脸皮精神,好不容易有这个机会,他怎么能放弃呢?

叶初雪气急,伸手在他腰间狠狠拧了一把,见南宫昭的脸色都变了才松手。

“出气了?”南宫昭宠溺的问。

“出个毛线!”叶初雪小声骂道。

拐进一个病房,南宫昭将她放在一张床上。笑嘻嘻的说,“好了,放下你了。”

“卑鄙!”叶初雪吐槽一句。

医生只当没有看到两人互动,淡淡的说,“你们先等会儿,我让护士来处理伤口。”

病房里只剩下两人,气氛莫名的有些尴尬,叶初雪见他上前一步,条件反射般的向后仰了仰,严肃的说,“你干嘛?再动手动脚我对你不客气了。”

南宫昭淡笑的指着她肩头说,“衣服皱了。”

叶初雪低头一看,衣服领子不知何时窝进了里面,一边理衣服一边说,“皱不皱关你屁事,多嘴。”

“我怎么发现你嘴巴这里厉害呢,”南宫昭突然上前,双手抻在她两腿边,逼的她退无可退,沉声说,“不过,尝起来还挺甜的。”

叶初雪何曾被人如此撩过,脸瞬间就红了,羞怒交加的盯着他。“南宫昭,信不信我把你打得再进手术室?”

“信,我当然信,不过你打我也受着。”

“你……”叶初雪好像一巴掌招呼过去,“我真是没有见过比你脸皮还厚的人,南宫昭,你到底知不知道什么是恬不知耻啊。”

南宫昭坦白道,“我知道,可我就是喜欢你,我控制不住自己。”

“你这些话麻烦留着去对你那七八个情人说好吗?我完全不需要。”叶初雪顶着他炙热的目光,勉强应对。

“和你在一起后,我已经和她们都没有来往了……”

叶初雪皱眉,“等等,谁和你在一起了?”

“我单方面宣布的。”

“有病。”叶初雪翻了个白眼。

“你就是我的药。”

叶初雪又气又笑,可是眼下这种情景又不能笑出来,只好举起双手投降,“好,算你厉害,我服了你,我现在也到医院了,你可以走了吗?”

“不行,你腿上有伤,我不放心你。”

叶初雪有口难辩,“我不用你担心好吗?你对我来说才是最大的危险,要是让我爸妈知道了我们又碰面了,上次是罚跪,这次就是用皮鞭抽了,你行行好,放过我好吗?”

南宫昭的眼眸暗了几分,虽然他知道叶初雪在夸大其词,但叶家父母惩罚她是真的。

“我不会连累你的,等会给你处理了伤口,我送你回去后就离开。”

叶初雪刚想说不用送我,病房的门被推开,护士看两人这姿势愣住,俊男美女凑在一起是很好看,但这好歹是病房里啊。

南宫昭脸色平淡的起身,护士脸颊发烫的进来问,“膝盖擦破了?”

“嗯,有点。”

护士瞅了眼她膝盖上的伤口,开始准备医用酒精消毒,“忍着点,有点疼。”

当药棉碰到伤口的时侯,叶初雪条件反射的向后缩了一下,五官全皱在了一起。

“你轻点。”南宫昭站在旁边叮嘱,看叶初雪疼,他好像更疼。

“已经很轻了。”护士很郁闷的说。

“我来吧。”南宫昭不由分说的用她手中拿过镊子,“伤口我来处理,你走吧。”

护士看他这么强势,也不想伺候这种娇滴滴的大小姐,转身就走了。

“嗳嗳……护士别走啊,”叶初雪召唤护士无果,扭头瞪南宫昭,“你是不是想故意整我啊。”

南宫昭单膝跪地,毫不在乎自己穿的是昂贵的黑色西裤,轻轻的吹了吹她的伤口,表情专注异常,“我舍不得整你……你忍着点,很快就好。”

冰凉的液体一点点接触皮肤,相比刚才,好像真的没有那么疼了,叶初雪拧着的眉渐渐舒展,目光不由的从他的手移到他的脸上。

不可否认,他真的很好看,叶初雪见过那么多的帅哥,摸着良心说,南宫昭也算是其中的佼佼者。这张脸如同艺术品,长长的睫毛,少有的鹿眼,鼻梁很挺,双唇微抿的时侯像是藏着无数情话。

这样的男人不论放在哪里都是很耀眼的,当然。比起自家哥哥还有小神兽,他还是差那么一丢丢。

正看着出神,某人突然抬头对上她的目光,露出灿烂的笑容,“怎么样?还满意吗?”

叶初雪被抓包,尴尬的一开视线,清清嗓子问,“满意什么?”

“我的长相,还能入眼吗?”

叶初雪压下心里的狂跳,假装毫不关心的说,“我爸爸经常教导我哥,男人不要在意自己的皮相。长得再好看,没有强大的能力,什么用都没有。我把这句话送给你。”

“好,我知道了,我会好好努力的。”

叶初雪暗地嘀咕,你努不努力,和我有半毛钱关系?

正念叨着,手机响了,掏出来一看是哥哥。

“你别说话。”叶初雪警告了南宫昭,才清清嗓子接通电话,“哥,什么事啊?”

叶景琰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沙哑。“爸爸说你给我送早餐了,怎么还没有到?”

叶初雪眼珠子咕噜噜转,找了个很蹩脚的借口,“我路上遇到个熟人,耽搁了点时间,你在哪呢?”

“我正准备去公司……如意,你真的遇到熟人了?”

叶初雪看了眼某人,表情很不情愿,“对啊。”

“哦,那就好,我还以为你出事了。”

“啊?”叶初雪惊呼,立刻紧张起来,“哥,你怎么会这么想?”

“我刚在路上,看到路中央停着一辆红色的跑车,和你开的那辆很像,还以为你和谁追尾了。”

叶初雪笑着掩饰,“哥,我开车技术那么好,怎么会和人追尾呢?”

听到该话,正在帖纱布的南宫昭意味深长的笑了。

“没事就好,早餐不用带给我了,我没有胃口,过会儿还有个重要的会议要开。”

叶初雪巴不得不去见他,连忙点头说,“好的,我知道了。”

“嗯,我挂了。”

叶初雪挂了电话,长长的舒口气,刚好膝盖上的伤口也处理完了。

南宫昭站起来,“这两天不要碰水,等下让医生开点药,你若是不想让家里人知道,就自己换纱布,这个不难。”

看他说的这么详细,叶初雪差点一句“谢谢”脱口而出。

从床上跳下来,走了两步,还行,并不怎么疼。

“你在这休息会儿,我去找医生。”

叶初雪低着头没有说话,虽然撞车是她的错,可是那句对不起和谢谢就是卡在嗓子里说不出来。

若他不是南宫昊的儿子,叶初雪或许对他没有这么大的敌意,没准还能交个朋友。

可惜啊,谁让他姓南宫呢?

手续办妥,南宫昭拎着几盒药进来,像个贴心的男朋友一只手拎起她的包包,一只手扶着她的胳膊说,“走吧,你现在去哪里,我送你过去。”

“这个样子没法去店里,万一被我哥看到了肯定要刨根问底,我先去买条裤子换上。”

“前面那条街就有。你走慢点,小心疼。”南宫昭贴心的嘱咐。

叶初雪嘲讽他,“南宫昭,你女人那么多,是不是就因为这些套路啊。”

南宫昭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什么套路?”

“你一个老司机装什么糊涂?情话张口就来,公主抱拎包付账还兼职司机,撩妹技能不说满分吧也有八十分。这还不是套路?”

南宫昭扭头直直的望着她,“那你有没有被套路?”

叶初雪耸肩,“真是对不起,我遇到太多这样的男人,早就免疫了。”

南宫昭惆怅,苍白的辩解,“我对其他女人从来没有做过这些,你是第一个。”

“嗯,明白明白,我是第一个,也会是最后一个对不对?行了,你不用说了,我都知道。”

南宫昭哭笑不得,她还真把自己的话说完了,然而他说的都是真心话。对其她女人,他只需站在那里话都不用说,就有大批女人扑上来,哪里还需要去提包说情话?

开车来到商场,叶初雪又开始撵人,“你可以不跟着我了吗?”

“不可以。”南宫昭言简意赅。

叶初雪无语,只好不理他,走进女装店看上一条阔腿裤,直接去试衣间换上,很合适很舒服。不会粘到伤口。

“多少钱?”叶初雪问导购员。

“您男朋友已经付过了账了。”导购员热情的说。

叶初雪脸冷下来,“他不是我男朋友。”

导购员尴尬了,南宫昭强硬的圈着她的肩膀,将她往外带,“好了,不就一条裤子嘛,就当我送你的。”

“我不需要你送。”叶初雪很生气。

南宫昭连声安抚,“我知道你有钱,比我还有钱,可是导购员把我当你男朋友,我若是不掏钱,岂不是让她嘲笑你?”

叶初雪挑眉,“照你这意思,我还要感谢你?”

“不敢。”

“多少钱,我把钱给你,我不想和你有什么牵扯。”说着叶初雪就要掏钱包。

南宫昭一把按住她的手,“你若实在想还,就买个同等价位的东西给我。”

叶初雪抬头,嘴角含着淡淡的讽刺,“南宫昭,你有意思吗?”

“我觉得挺有意思的。”说完,不由叶初雪拒绝,就将她拉进了旁边一家男装店。

叶初雪终于开了眼界了,原来狗皮膏药说的就是南宫昭这种人。

“这个好看吗?”南宫昭拿起一款精致的胸针笑着问叶初雪。

后者一脸的不耐烦。“难看。”

“这个呢?”

“丑死了。”

一连说了好几个,叶初雪不是说丑,就是说没品位,听得旁边的店员脸黑了一层又一层。不过南宫昭却很有耐心,因为只要叶初雪肯发表意见就够了。

“你烟光好,你帮我挑一个吧。”

叶初雪很想尽快离开这里,随意的扫视了一圈,指着其中一个很别致的说,“呶,就这个。”

南宫昭对店员说,“麻烦把这个包起来。”

叶初雪把卡给店员,店员忍着心中的诧异刷了卡,礼貌的递过来说,“谢谢,总共一万六。”

“多少?”叶初雪震惊。

店员微笑着解释,“一万六,女士,我们这款胸针是纯铂金打造,上面镶嵌的是极为珍贵的黑钻石,所以价格贵一点。”

叶初雪将卡装进包里,出了男装店才没好气的质问,“这条破裤子多钱?”

“两千。”南宫昭笑眯眯的说。

“好,那一万四就当是陪你的修车钱了,我们就此别过。”

南宫昭长腿一伸挡住她的去路,低头小声问,“生气啦。”

“不就是一万多吗?这有什么好生气的?”

“可是你满脸写着不高兴。”

叶初雪很烦躁的说,“那是因为我今天的好脾气已经被你磨没了,我不想和你再纠缠下去了。”两个注定没有结果的人何必浪费时间和精力?

南宫昭见好就收,“好好,我现在就送你回去,你的车子我会送到4S店去维修。”

“不用,我会找人去修。”叶初雪经过他身边的时侯,看似随意的握了下他的小臂,“在这站会儿吧,不用太长时间。”

然后,南宫昭的双腿就真的动不了了。他心中惊诧万分,她对自己使用超能力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