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2章:虚弱心得到了满足/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初雪踏上手扶电梯的时侯,不由的感慨,眼前终于清净了,这一上午的,时间全浪费在他身上了。

叶初雪的定身术是第一次使用,并不纯熟,所以三四分钟的时间,南宫昭的腿就能动了,他急忙跑到商场门口,可是哪里还有叶初雪的影子?

不过再一次见面,让南宫昭更加坚定了要追到她的信心,现在任何女人他都看不到眼里了,满眼满心都是叶初雪。

经过一上午的忙碌,视察终于结束,段依瑶提着的一颗心也放下了一半,另一半等上了飞机估计也就能放下了。

首长和夫人在和A市的官员告别,段依瑶毫无意外的在人群中看到了叶景琰的身影。而且和他握手时,首长还和他交谈了两句。

按例,这样的场合叶景琰是没有资格出席的,但省上高官知道首长喜欢这个小伙子,便特意打电话把他叫了过来。除此之外,还有好几家媒体跟着。

段依瑶护着夫人率先上车,刚走到打开的车门边时,一道微弱的光晃了下她的眼珠。处于军人的敏感,段依瑶扭头看去,心中大惊,迅速的站在夫人身后,而下一秒,一颗消声子弹划破空气打进了她的后背。

小小的一声“砰”——

段依瑶向前扑了一步,为了不撞倒夫人,她一只手抓住了车门,夫人惊讶的回头,却听段依瑶压低声音说,“快坐进去。”接着强忍着痛苦对耳麦里的人说,“猎鹰,警戒,我的四点钟方向有一只枪。”

“收到。”

现在的气氛很热烈,首长还在做最后的讲话,因此没有人知道这边发生的一切,而且段依瑶穿的是黑色西装,血流出来也看不见,除了叶景琰。

她中枪了?叶景琰心中一紧。

顾不了那么多,疾步上前从后面抱住她,段依瑶正想说放手,一颗子弹射进了男人的身体中。

叶景琰突如的举动让现场不少人错愕,他搂住段依瑶不让她倒下,满面春风的说,“首长,她是我未婚妻,我们好不容易见一面,我能送你们去机场吗?”

首长深深看着他镇定的说,“可以。”随后冲大家挥挥手,快速的坐进了自己的车中。

十多辆一模一样的车队出发。

“小段,你怎么样?还忍得住吗?”夫人焦急的问。

“夫人,我没事。”段依瑶紧咬着牙关。

“我让车先去医院。”

段依瑶摇头,“不,先去机场。”

“你这丫头说什么呢?你们两个都受伤了,先去医院。”

段依瑶态度很坚决,“不,我能撑住,先去机场,去医院太危险。”

“依瑶说的对,先去机场,您和领导的安全是第一位的。”说着叶景琰从副驾驶钻到后座,动手脱段依瑶的外套。

这时前面的车传来首长的声音,“阿英,小段和叶景琰怎么样了?”

阿英是夫人的闺名。

夫人是见惯大场面的,还算淡定,“他们都中了一枪,流了很多血。我说去医院,他们不愿意。”

段依瑶忍着疼说,“首长,我们能撑住,送你们上飞机后我们再去医院。”

“那好,你们撑一会儿,我让军医院的救护车在机场等候。”

“是。”

这个时侯每个人都要以大局为重,若是让外界知道,首长和夫人在A市遇袭,整个世界都会哗然,民众也会惶恐不安。

“你忍着点,我帮你止血。”叶景琰脱下西装,又脱下里面的衬衣,鲜血已经染红了一大片,他也受伤了,可是他却像没有知觉般,把自己的衬衣用力撕成条然后绑在她的伤口上。

将段依瑶绑成了粽子,叶景琰还不放心,用手紧按住她的伤口,不断的安慰她,“别怕,应该没有伤到心脏。”

段依瑶看着他紧张的表情,泪中带笑的说,“我受过那么多伤,早就不怕了。你别管我了,转过去,我看看你的伤口。”

“别看了,我没事。”叶景琰紧咬着牙关,虽然他真的很疼。

笑着笑着,眼角那那滴泪泪流了下来,“你个傻子,冲上来干什么?”

叶景琰用干净的手背替她抹去泪珠,“难道让我眼睁睁看着你死?”

“就算死了,这也是我的使命。”

“不,只要有我在,我就不会让你死的。”说着,叶景琰忍不住咳嗽了一下,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段依瑶一把抱住他,眼泪流的更凶,“你别说话了。”

叶景琰勾唇笑了,“依瑶,你每次去执行任务,我都在想,如果我陪在你身边多好,替你挡灾挡难,替你承受痛苦,这次终于做到了,虽然做的很不好,但我很开心。”

“你都快死了有什么好开心的?”段依瑶哭着骂他。

“死在你怀里也很好。”叶景琰的语气越来越弱,“依瑶,我真的只爱你一个。”

“我知道我知道。”女孩哭着嗓子求他,因为她发现叶景琰的伤口正在心脏的位置,鲜血流了一地。

“上次的事情对不起……”

“我让你别说话了,难道你就那么想死?”段依瑶也用手捂住他的伤口,可是血还不不断的从背上冒出来。

经历过那么多生死,段依瑶第一次感到恐慌,她真怕叶景琰身体里的血流完了。

叶景琰的脑袋开始眩晕,脸色苍白的仿佛一张纸,可是他还是紧紧的按着她受伤的地方,他不能让她死。

两个人像是一对天鹅,互相拥抱着,带着鲜红的血。

夫人在一旁先是惊愕。然后是担心,不断催促着前面的车辆加速。

终于到了专属机场,附近的警卫加强了两倍,能看到的地方几乎都是全副武装的武警,现在就算是一只苍蝇也也飞不进来。

两辆高配置的军用救护车在严正以待,车子刚停下,就有几个男护士上来抬人。

此时,夫人乘坐的专车几乎快成了血海,而叶景琰已经昏厥过去,只是那只手还是没有离开她的背。

段依瑶被放到担架上,嘴唇发白,看到猎鹰问。“凶手抓到了吗?”

“抓到了。”

“那就好。”

段依瑶被抬上车时,最后看了一眼被抬上另一辆救护车的叶景琰。

一定要活着,她还等着吃他新学的菜。

就在两个人做手术的时侯,A市暗地里开始了大规模的调查,一时之间风声鹤唳,就连市民也感受到紧张的气氛。

“你说什么?”叶少辰嗖的从沙发上站起来,异常惊讶。

“是真的,军医院刚传来消息,让你和太太赶紧去一趟。”

慕薇薇双腿一软,差点瘫坐在地上,叶少辰急忙扶住她,“薇薇!你在家里休息。我去医院。”

“不,我要去。”慕薇薇挣扎的站起来,踉跄着往外急扑。

车的速度很快,叶少辰满脸紧张和担忧,“医院那边还说什么了?”

“只说少爷受伤了,其余的什么都没有说。”章贺一边开车一边说。

叶少辰皱眉,“他不是去上班了吗?怎么会受伤?还被送去军医院了。”

“这个我也不清楚。”

叶少辰紧握着妻子的手,小声安慰她不会出事,扭头看窗外,心里一跳,“街上怎么多了这么多警车?上面那位大人物中午不是就走了吗?”

“对啊,我也觉得奇怪。”

叶少辰看着从眼前呼啸而过的警车,突然想到什么,拿出手机给公司打电话,“王秘书吗?是我。”

“叶先生好。”

“上午叶总都有哪些安排?”

王秘书恭敬的说,“叶总早上开了个会,会议结束就接到一个通知出去了,去哪里他也没有说。”

“好,我知道了。”

叶少辰脸色严峻起来,莫非,平安受伤和上面那位有什么关系?

不会啊,他就一个毛头小子,怎么会和如此高贵的人有关系呢?

叶皇集团。

王秘书挂了电话出了会儿神,自从叶先生全身而退把大权交给儿子后。他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叶先生了,当时他只是一个小秘书,没想到叶先生还有他的手机号码,想想真是开心。

边感慨着边拿着一叠资料出了办公室,外面就是秘书处,他把资料给赵璇,“去把这些料复印一下,要15份。”

赵璇扭扭捏捏的站起来,为难的说,“王总,你还是让别人去复印吧,我……”

王秘书蹙眉,“什么意思?我指挥不动你了?”

“不是,我现在不能去复印机旁。”赵璇轻声说。

王秘书对她没有了多少耐心,“你到底是什么意思,说清楚,不要吞吞吐吐的。”

赵璇看似为难,心里却巴不得把这件事告诉公司所有人,“王总,我怀孕了,复印机的辐射太大,对胎儿不好。”

此话一出,整个秘书处都安静了,刚才竖起耳朵偷听的两个同事也都震惊的抬头看着她。王秘书尤为诧异,“你说什么?你怀孕了?”

“嗯,”赵璇点点头,护着小腹腼腆的笑了,“已经快两个月了,叶总怕大家议论,所以不想……”

“等等,”王秘书抓住重点,“你跟我进来说。”

赵璇一不小心说出的后半句话让其他两名同事脑袋都炸了,等两个人离开,情绪激动的说,“赵璇刚说什么?叶总的孩子?”

“好像是这样,她怎么会有叶总的孩子?”

“我不相信,叶总平时对她什么态度?根本就不理睬好吗?不行,我去偷听一下。”其中一个女秘书说,另一个也跟了上去,小心翼翼的扒在门口,耳朵贴在门上。

里面传来两个人的对话。

“你刚说的是什么意思?孩子是谁的?”王秘书不敢置信的问。

赵璇心中得意,脸上却装出不好意思的表情,“孩子是叶总的。”

“你没有说谎?”王秘书脑子一片混乱。

赵璇淡笑,“王总,我怎么敢拿这种事骗你?这段时间我就住在叶家,每天来送我上班的就是叶家的车。”

“可是……”王秘书还是不信,“可是叶总对你的态度……”

王总没有说完,叶景琰对她的态度比前段时间更冷淡了,这个赵璇当然知道。

赵璇给自己找台阶下,“因为我不想给叶总惹麻烦,所以就让他像以前那样对我。”

王秘书在办公室飞快的踱步,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王总,叶太太很喜欢这个孩子,所以我不想让老人家失望,以后复印这种事你能不能让别人去做?”赵璇说的很委婉,但语气中却带着一种骄傲。

王秘书停下脚步,态度客气了很多,“当然,这种事你以后不要管了,我也会把你的工作量降下来。”

“谢谢王总。”

“好了。你先出去吧。”

赵璇昂首挺胸的走出来,两个同事看似都在工作,但一等她坐下,全都按捺不住围了过来,激动的问,“赵璇,你真的有叶总的孩子了?”

赵璇抬着下巴,“当然了,你们看,我这段时间都不穿高跟鞋了。”

一个同事殷羡的说,“我的天,你这彻底是飞上枝头做凤凰啦。那你还做什么秘书啊,直接回家养胎就好啦?”

赵璇一脸幸福的按着肚皮,“叶总也是这么说的,可我觉得在家太无聊,在公司上班时间还能过的快一点。”

“难怪我今天看你从一辆豪车上下来,我还以为你交到什么有钱的男朋友了,没想到你要做叶皇的老板娘了。赵璇,以后你可要帮衬着姐妹们啊。”

“是啊是啊,好歹我们也是一个部门的。”

赵璇享受着她们的奉承和巴结,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可是还要装出一副谦虚的样子,“我不想让同事知道这件事,总觉得怪不好意思的,你们要帮我保密啊。”

“你放心,我们绝对不说。”

同事好奇的问,“嗳,你给我们说说,你怎么和叶总好的呀?”

赵璇脸羞红,“就是前段时间,我在下班路上碰到叶总,他心情不好想要去喝酒,就和我一起去了,然后我们都喝多了……”

“哦~原来是这样啊。”同事眼中的羡慕都快跑出来了,“不过你们现在孩子都有了,什么时侯结婚呢?”

赵璇心里沉了沉,表面上却无所谓,“叶家这么有地位,叶总结婚的场面肯定很宏大,他不想累着我,我们就想等孩子出生了,再举行婚礼。”

“这样也好,到时候抱着孩子结婚,那就是双喜临门啊。”

“是啊是啊,恭喜你了。”

三个女人吱吱喳喳的讨论完,赵璇嘴上让他们保密,私心里巴不得她们通知公司每一个人。而两位同事也不负所望。一转身就把这个重磅消息告诉了要好的同事,后面还要加一句不要告诉别人。

公司里的八卦传的是最快的,何况是如此劲爆的消息,于是赵璇怀了叶总的孩子这条爆炸性消息就一阵风般吹到了每个人的耳朵,也在私底下引起了激烈的讨论。

有的人不相信,因为他们认为叶总喜欢的是女神,怎么能看上赵璇呢?

还有一些人则是羡慕嫉妒恨,自己怎么碰不上这种好事。

于是这一下午,秘书处比往日热闹了很多,都是借着找资料的理由来看赵璇,赵璇当然知道她们的来意,便故意把孕妇吃的叶酸放在桌子显眼的位置。还将双腿伸出来,好让大家看到她穿的平底鞋。

很快,赵璇这个默默无名的小卒很快成为公司议论的焦点,不认识她的人也都到处打听她是谁,甚至有消息传出来,说赵璇能进叶皇,就是因为她从小和叶总就认识,算得上亲梅竹马。而叶总的那个军官女神,也只是女神罢了,叶总对她并没有多喜欢,只是当女神供着,他喜欢的人其实是赵璇。

再加上。赵璇现在已经光明正大的住进了叶家别墅,这种待遇,只怕是女朋友也无法享受,可见赵璇成为叶皇集团的老板娘是迟早的事情。

各种小道消息一传十,十传百,整个下午,叶皇都笼罩在一种躁动当中,大多数人都无心工作。

面对如此良好的宣传效果,赵璇很满意,直接体现在她下班乘坐电梯的时侯,几乎所有的人都对她亲切的笑,而且特意为她留出一个位置,以防挤到叶总未出生的孩子。

“赵璇,你等会儿怎么走?我送你吧。”电梯里有个人说。

所有人都竖起了耳朵,赵璇装作不知道这件事,依旧很礼貌的拒绝,“谢谢你,不用了,我有车来接。”

所有人在心里“哦”了一声,电梯到了一楼,赵璇率先走出电梯,她紧张的看了眼公司门口,然后立刻就松了口气,叶家的司机已经在等了。

上车时,赵璇还微笑着冲大家挥挥手,等车子离开了,一大堆围观的人开始讨论。

“这是叶家的车,我以前见老叶总开过。”

“我的妈呀,她还真的住进叶家了?”

“怎么会这样?我是站那个女军官的呀,她那么帅气那么好。”有个小姑娘可怜巴巴的说。

有人一本正经的说,“就算女军官再好,她常年在外,十天半个月都不见人,再好的感情也会淡的,哪里比的上这种经常在眼前晃的?”

“说的对,两个人还是要在一起。两地分居并不是所有人都适合的。”

一群人八卦完,才带着复杂的心情离开公司。

赵璇坐在车里,嘴角的笑意怎么也藏不住,要不是看前面还有司机,怕是要大笑几声才能表达她的心情。

上班这么久,今天是最敞快的一天。

还沉浸在极度的欢喜中,赵璇的手机响了,原以为是慕薇薇来的电话,掏出来一看,脸色立刻就变了,直接挂断。

然后发短信给对方。

找我什么事情?我不方便接电话。

一分钟后那边回了条信息:想请你吃饭,晚上有空吗?

赵璇想都不想的回他:没时间,我最近很忙,不要联系我了。

这么关键的时侯,赵璇不会让前男友来打乱她的计划。

这次隔了好几分钟,那边只回了一个字:好

赵璇有时很庆幸她这个前男友很潇洒,说放手就放手,只要她不找他,他就绝对不会来纠缠她。不过她也算对得起他了,以后孩子出生了,在叶家就会有巨大的财富,用最好的东西,上最好的学校,长大了还有一大笔遗产可以继承,比跟着一个经济实用男的爸爸,抠抠索索的过日子强多了。

回到叶家,赵璇发现家里除了仆人,叶少辰夫妻都不在,叶初雪也没有回来。

“叔叔和阿姨去哪里了?”赵璇问厨娘。

厨娘正在做饭,“我不知道。”

赵璇心想,应该去参加什么晚会了吧。她什么时侯才能去参加哪些豪华的晚会呢?低头看了看腹中的孩子,她笑了,再等一年,等孩子出生,她就可能光明正大的和叶景琰走在一起了。

这边在憧憬未来的美好生活,那边却在生死一线间挣扎。

叶少辰和慕薇薇到医院手术室门口时。看到一个身穿军装的中年男子也在等待,他肩上闪亮的星星告诉别人他的身份,除此,他旁边站着两个军官。

听到声音,中年男子转过身,硬朗的脸庞,冷漠的眼眸,给人一种肃然起敬的感觉。等他们走近,中年男子开口问,“你好,请问是叶景琰的父母吗?”段军开口问道。

叶少辰心中微感诧异,伸出手。“我是叶景琰的爸爸叶少辰,这是他妈妈。”

“你好,我是段依瑶的父亲,段军。”段军握了下他的手随即放开。

叶少辰和慕薇薇互看一眼,原来他就是段依瑶的父亲,可是他怎么在这里?

“你……我们儿子出什么事情了?”叶少辰问。

段军的脸上没有多少表情,沉默了片刻说,“这件事原本是最高机密,但二位是叶景琰的父母,也就不瞒着你们了。请到这边来。”

叶少辰一颗心彻底提起来,扶着慕薇薇来到窗户旁边。

“今天中午,首长和夫人离开A市的时侯。遭到了不法分子的袭击,段依瑶和叶景琰为了救夫人分别身中一枪,当然,叶景琰也有可能是为了救依瑶。”段军简短的几句话像是一块巨石投进湖心,激起无数巨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