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3章:看你不顺眼/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少辰一时没反应过来,结结巴巴的问,“你是说,夫人遇刺了?”

“是,幸运的是她没有受伤。”

“我的天呐,可是我看新闻,当时什么都没有发生啊?”

段军神色冷峻的解释,“消息被封锁了,你们看到的都是经过剪辑的,而且凶手用的是质量很好消音狙击枪,除了中枪的人,外人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原来是这样,那现在手术进行的怎么样了?”叶少辰终于想起问儿子。

“两个人都还在抢救中,二位放心,医生会竭尽全力抢救他们的。”

叶少辰很久没有这么心慌和紧张,“我知道我知道,谢谢你。”

“不用谢我,是我应该谢谢叶景琰,没有他今天的壮举,夫人怕是不能全身而退。”

慕薇薇久久的没有说话,因为她彻底被震住了,任她想象力如何丰富,也想不到叶景琰会做出这种事情。

段军最后叮嘱道,“这件事是国家机密。二位身份特殊我才告知,你们自己知道就好,请不要对任何人说,就算是自己的亲人也不能说。”

叶少辰知道利害关系,慎重的点头,“您放心,我们不会告诉任何人的。”

“多谢。”段军看了眼脸色煞白的慕薇薇,“二人先去那边休息会儿,手术才进行了三个小时,估计还有很长时间。”

“好。”叶少辰扶着老婆回到休息区,趁段军不注意,拿出手机输入了军人,段军四个字,看到结果时愣住了。

我靠,居然是C军统帅!

儿子居然喜欢上了将军的女儿,这个未来的亲家未免太强悍了些。

大致翻了翻他的履历,叶少辰的崇敬之情油然而生,看段军的眼神都多了几分尊敬。

缓了好一会儿,慕薇薇终于回神,第一件事就是抓住丈夫的胳膊,颇为激动的小声说,“平安竟然做了那么牛逼的事情?”

“是是是,你小声点,”叶少辰哭笑不得的安慰妻子,“不过,你这个当妈的应该担心平安的手术才对啊。”

慕薇薇颇有些自信的说,“我也担心他啊,可是我知道你们叶家人,全都有九条命,肯定没事的。”

段军听到这句话,诧异的回头看了眼她,若是普通妇人,此时都要担心的抹眼泪了,叶景琰的妈妈倒也奇怪,居然说这样的话。

叶少辰深深的理解慕薇薇的话。

想当年他受了多少伤?枪伤刀伤溺水失忆,最后还不是好好的?见识过这些场面的慕薇薇自然不把中了一枪当回事。

当然,儿子受伤进手术室,她还是很担心的。却并没有觉得天要塌了。

叶少辰宠溺的笑,“你这心态未免太好,等儿子醒过来,要是知道你这样说,不知是该高兴还是难过?”

“他这些年太过顺风顺水了,我都怀疑是老天爷把他忘了,现在看来,这才是开始,”慕薇薇拍拍丈夫的手,叹息一声说,“我们要做好准备,才能迎接以后更加残酷的现实。”

“看到你这样我就放心了。”

段军无言以对,这究竟是怎样的一对父母啊,纵然他是军人见惯了生死,此时也忍不住担心自己的女儿。可是他们却好像非常笃定自己儿子会没事一般。

那要不要告诉他们,医生刚才出来说,叶景琰的情况很凶险,所以他才让人打电话找他们来的?

想了想,段军还是放弃了,人现在还在里面抢救,他这么说太不合适了。

几个人在手术室等着等着有些无聊,叶少辰想帮儿子探探段军的底,于是凑到他身边聊天,“段先生,想来你也知道两个孩子的事情了,不知道你是什么意见?”

段军冰霜般的脸上露出一丝柔软,“我一向尊重我女儿的意见,她喜欢的话,我自然不会反对。”

“哦,真是巧了,我和你的态度一样,”叶少辰一颗心落了地,温和的笑道,“其实我们做父母的最大的愿望,就是孩子平安健康,后面的路总归是他们走,我们父母能做的就是提醒和引导,再多的就是他们自己的事情了。”

“没错,是这个道理。”

叶少辰笑的很欣慰,不过他在说这段话的时侯,完全忘了他对女儿可不是这样的态度,若是让叶初雪听到,怕是要哭死了。

两个人又闲聊了一些A市这些年的变化,气氛没有那么尴尬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很快夜幕降临,叶初雪回到家见一个人都没有,直接开车出来,顺便给妈妈打电话。

“医院?我马上就来。”

还不等慕薇薇开口说别来了,女儿就挂断了电话。半个小时后,叶初雪风风火火的跑了过来,“爸妈,我哥出什么事情了?怎么住院了?”

“下午出了点意外,没有多大事。”

叶初雪扫视了一圈,突然发现一个熟人,“咦?你怎么也在这里?小姐姐也受伤了?”

青龙尴尬了一下,点点头。

“两个人都受伤了?这还不是大事?”叶初雪愈发惊讶,看到一个转军装的中年男子,长得和段依瑶有几分相似,立刻就知道他是谁了,于是收起自己的毛躁,礼貌的问,“这位叔叔是小姐姐的爸爸吗?”

中年男子听出来她口中的小姐姐是谁,不由的对这个活泼漂亮的小姑娘产生了好感,“对,我是依瑶的爸爸。”

叶初雪鞠了一躬,“叔叔好,我是叶景琰的妹妹,我叫叶初雪。”

“你好。”

就在此时,手术室的门突然开了,几个人全都涌上去,医生说。“首长,段依瑶的手术做完了,很成功,人已经推到6楼的ICU观察了。”

“谢谢,另一个呢?”

“另一台手术还在继续,患者受伤比较严重,子弹距离心脏很近,失血又过多,医生正在全力抢救。”

段军诚恳的说,“麻烦你们了。”

医生点点头,关上了手术室的门。

此时,慕薇薇才真正担心起来。手都开始颤抖。

段军急着看女儿,“你们先在这等着,我去看看依瑶。”

“你赶紧去吧。”

几个人离开,叶少辰才发觉妻子的手很冰凉,关心的问,“害怕了?别怕别怕,你刚才不是说了嘛,我们叶家人都有九条命,平安也会和他的名字一样,平平安安的。”

慕薇薇倚靠在丈夫身上,担忧的说,“可是万一……”

“妈。你放心,不会有万一的。”叶初雪安慰她,“哥哥一定会没事的,那么爱我们这个家,他那么喜欢小姐姐,他不会有事的。”

“希望如此。”

楼下的ICU监护室里,段依瑶静静的躺在病床上,脸上扣着氧气罩,身上也全被纱布包裹,旁边的检测仪器显示着她的脉搏血压等基本数据。

“公安厅那边有没有消息?”段军问旁边的警卫员。

“还没有。”

段军低声咒骂了一句,“一帮废物!”

青龙跟着点头,的确,人都抓到了居然还没有审出来,而且,安保做的如此疏忽,看来从省上到市里会有一大波人的乌纱帽被摘了。

“首长,你从中午到现在还没有吃饭,您想吃点什么?我去食堂帮你买点。”

“不用,没有胃口。”

警卫员心中叹口气,人人都说段首长对女儿太苛刻,又有多少人知道,最关心女儿的其实就是这个他。

段依瑶的主刀医生换了身衣服走过来,“首长,您要不去休息吧。患者醒来就到明天了。”

“她现在情况怎么样?”段军忧心忡忡的问。

医生说,“手术很成功,她被抬上就救护车的时侯,伤口被包扎过,失血不多,子弹的位置也没有在要害位置,所以问题不大。”

段军稍感惊讶,“她伤口被包扎过?”

“嗯,用衬衣布条绑的,而且我听送来的护士说,她被从车里抬出来的时侯,叶景琰昏迷了还一直用手按着她的伤口……”

段军听着医生的讲述,心中不禁对叶景琰欣赏了许多,看来这小子对自家丫头是真心的,只要他这次救过来,这两个孩子的事情他就不管了。

手术室外叶少辰几人在焦急的等待,叶家别墅里,赵璇也在等待。

都已经晚上十点了,叶少辰和慕薇薇还没有回来,赵璇在考虑,自己要不要打个电话关心一下。

考虑再三,她还是拨通了慕薇薇的电话。

“哦,赵璇啊,你先睡吧,我们有点事,今天晚上就不回去了。”

“那好吧,需不需要我帮忙?”

“不用。”

没有一句废话,那边就传来了盲音。赵璇坐在床上生闷气,什么事都不对她说,看来现在她对这个家来说,还是个外人。

叶初雪意味深长的叹口气,“妈,俗话说请神容易送神难,咱家里这尊神,你可怎么送啊。”

慕薇薇也为难了,“可是赵璇怀孕了,我们叶家不能不管吧。”

叶初雪摊手,“我刚开始就说了,她既然想生下来,那就给她一套房子,请两三个阿姨照顾着,为什么非要住在咱家呢?我哥压根对她一点意思都没有,她就是想拿孩子作为筹码让我哥娶她?这么简单的事情妈妈你都看不明白?”

慕薇薇无奈,“我知道她的意思,我不是想着,反正你哥和这个段依瑶也闹崩了,赵璇也喜欢你哥,万一天长日久的,又有孩子,说不定能培养点感情。谁知道……”

谁知道平安这臭小子为了段依瑶命都不要,这下可难办了。

叶初雪感慨,“我哥喜欢了小姐姐这么多年,不是说断就能断的。”

“那怎么办?”

叶初雪出主意,“让赵璇搬出去。”

慕薇薇还是拒绝了这样的提议,“这样显得我们叶家太无情无义了,不合适,毕竟她怀的是我们叶家的骨血。”

“啊~”叶初雪郁闷的尖叫一声,“妈,你也太善良了,你要是抹不开这个面子。我去说。反正我在她眼里也是个恶人。”

“那也不行,胎儿还不满三个月,最是容易流产的时侯,我们还是等等吧。”

叶初雪上上下下打量着母亲,“妈,你是不是着急抱孙子啊,这么维护赵璇?”

“每个当妈妈的都不容易,等你以后怀孕有孩子了,就能体会我今天的心境了。”

叶初雪被说的无法反驳,看来她这苦命的哥哥能不能和小姐姐如愿以偿的在一起,还是个迷啊。

秋天的夜晚很凉,皓月当空。手术室外静悄悄的,叶初雪等着等着差点睡着。

“手术怎么还没有结束啊,会不会出现什么问题?”慕薇薇愈发担心。

叶少辰搂着她的肩膀安慰,“若是出现问题就不用抢救这么久了,别乱想。”

话音刚落,手术室的门再次给推开,叶少辰和慕薇薇忙迎上去,“医生,我儿子怎么样?”

医生满脸的疲惫和倦意,“是叶景琰的家属?”

“是,我们是。”

医生的嗓音听起来很干涩,“手术做完了,勉强来说是成功的,但能不能渡过危险期要看病人自己了。”

“他人呢?”

“送去五楼的ICU了。医生等会儿会告诉你们注意事项。”

“好的,谢谢医生谢谢医生。”

几个人乘电梯来到五楼,慕薇薇推门要进去,却被里面的护士拦住了,“对不起,患者现在需要尽量无菌的环境,家属不要进来。”

“好好好……”慕薇薇连声抱歉,又来到监护室的玻璃窗前,看到儿子的那一刻,她的眼泪陡然滚落。

叶景琰的身上插满了各种管子,脸色苍白的像是一张纸,他虚弱的躺在那里毫无生气,只有旁边不断闪烁的红黄指示灯显示他还是活着的。

从小到大,慕薇薇何曾见过他如此样子,当妈妈的一颗心都要碎了。

叶少辰还算淡定,“别哭了,儿子手术不是成功了嘛。”

“我就是难过,他为了一个女人居然弄到如此田地。”

叶少辰顾及着女儿和章贺,在她耳边小声说,“你儿子可不是为了一个女人,还有另一个呢。”

慕薇薇一愣,顿时破涕为笑,对哦。她怎么忘了这件事。

段军得知叶少辰一家今晚不回去,便在医院给他们安排了两间病房方便他们照顾。

“患者现在的情况还是很凶险,手术是做完了,但能不能醒来很难说。”主刀医生专业又严肃,长达十个小时的手术,让他的眼睛里布满了血丝。

叶少辰眼皮一跳,“那我们家属能做些什么?”

“24小时内你们什么都做不了,24小时后他的体征平稳了,若是还没有醒,你们才能帮上忙。”

叶少辰眉头紧锁,“谢谢医生。”

这一晚,叶家和段家的几个人都难以入眠。大家都几挂着这两个受伤的人,甚至在做手术的时侯,首长都打来了电话询问,并且嘱咐人醒了就通知一声。

A市吹了一夜的海风,第二天乌云密布,很有风雨欲来的趋势。

中午时分,段依瑶悠悠转醒,段军提到嗓子眼的心终于放下。

“瑶瑶,你醒了。”段军握住女儿的手,身上穿着无菌服。

段依瑶的脸上戴着氧气罩,支吾了两句段军没有听到,但是看女儿担忧的眼神。他轻声说,“叶景琰手术很成功,你放心。”

女儿的眼睛露出光彩,眨了下眼睛便再次睡过去了。

医生听说她醒了过来做了详细的检查,对段军说,“首长,患者的情况正在好转,没有意外的话,下午就会醒了,不过到时候伤口可能有点疼。”

“我知道了,谢谢。”

正如主刀医生所言,下午四点左右,段依瑶再次醒来,脸上都氧气罩也换成了氧气管,脸色依旧苍白。

“你醒啦。”一旁照顾她的护士笑着。

段依瑶转着眼珠看了看病房,只有她和护士。

护士是个激灵的小丫头,微笑着用棉签给她湿润嘴唇,“你现在还不能喝水,首长昨天到今天下午都没有睡觉,刚才院长让他去休息了。”

段依瑶看着白色的天花板,身体的疼痛让她回想起昨天发生的那一幕。

那个傻瓜,她当时就算是被枪打死了,那也是她的职责所在,他冲上来逞什么英雄,幸亏他手术成功,若是昨天英勇牺牲了,她这辈子都还不清了。

“呃……”段依瑶疼的低吟一声,那种疼痛仿佛活生生从她身上割肉一般。

护士放下棉签忙问,“伤口很疼是吗?医生说了,麻药散了会疼的,不能用药你只能忍忍。”

段依瑶轻轻的点头,哑着嗓子艰难的问,“和我一起……送来的那个……”

护士心领神会说,“别担心,他手术成功了,不过因为伤的比你重。现在还没有醒。”她的话刚说完,就发现监视器上的心跳和血压蹭蹭的往上升,吓得护士赶紧安慰,“你别着急啊,他现在没醒是很正常的,没准晚上就醒了,你千万别激动。”

渐渐的,监视器上的数字又恢复了正常。

护士缓口气说,“上校同志,您要是想尽快看到你男朋友……是你男朋友吧,那您就赶紧好起来。”

段依瑶黯淡的眼眸流露出几丝笑意,男朋友?听着也不错。

外面淅淅沥沥的飘起了秋雨,这一天,A市政坛发生了一系列的变化,首先是市委一把手和公安局长两人因为渎职被撤职,除此参与本次安保的部门领导全都被降职处分,就连省公安厅厅长也被连降两级,省委书记被降一级,对外的理由有渎职也有行政违规,还有贪污受贿等等。

被撤职或者降职的这些人没有任何怨言,因为他们知道,幸亏夫人没有事,否则处罚会更加严厉,牵扯的人也会更多。

五楼的UCU病房,叶景琰没有任何要醒来的迹象。

慕薇薇眼睛红红的,应该是昨晚偷偷哭过,叶初雪看着妈妈很心疼,于是劝她回家休息。

“你哥还没有醒,我怎么能安心回去呢?”慕薇薇隔着玻璃看儿子,比昨天在手术外更加担心。

叶初雪知道妈妈有时很顽固,也不再劝,“那你需要什么,我回家帮你取。”

“拿两套换洗的衣服,还有日常洗脸护肤的,对了还有你哥哥的衣服,也拿上几套。还有你爸的……”

叶初雪一听,妈妈这是准备在医院长住了,也对,哥哥就算醒了恢复还有一段时间,妈妈肯定要亲力亲为。也就是军医院不让做饭,否则妈妈一定把厨房都搬来了。

“我知道了,那我回去了。”叶初雪走前又对章贺说,“章叔叔,等会儿你给妈妈买点晚饭,她中午就没有吃多少,爸爸要处理公司的事情,可能下班才能过来。”

章贺点头。“嗯,这些我都知道,你路上小心。”

叶初雪驱车回到家时天已经黑了,先去父母的房间收拾要带的衣服,外面传来赵璇的声音,“阿姨,你们回来了吗?”

叶初雪听到这个声音心情立刻就不好了,将手中的衣服扔下走出来,赵璇一看是她,错愕了几秒然后微笑着说,“是如意回来了。”

“如意是我爸妈和哥哥叫的,你还是叫我叶初雪吧。我们没有这么熟。”叶初雪冷淡的说。

赵璇脸色变了变,笑意却没有减少,“初雪,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敌意呢?我做错什么事情了吗?”

叶初雪一点面子都不给她,“我就是单纯的看你不顺眼,没有为什么。”

赵璇的表情有些尴尬和委屈,一副娇柔的模样,“那……我怎么样做你才不会讨厌我呢?”

“这个简单,从我家搬出去。”

赵璇直愣愣的看着她,心里快要气炸了,却还要拌笑脸,“初雪,我怀着你们叶家的孩子呢,你这个做姑姑的也未免太狠了吧。”

“姑姑?”叶初雪冷笑,“千万别,我说了,咱两没任何关系,我也没兴趣做你孩子的姑姑。”说完,叶初雪转身继续收拾衣服。

赵璇咬牙狠瞪了一眼她的背影,转身也走了。

叶初雪收拾完所有东西,让女仆提下楼,余光捕捉到赵璇坐在客厅看她,但她什么都没有说扬长而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