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4章:叶景琰醒了/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等车的声音消失在雨里,赵璇才问女仆,“小姐有没有说去哪里了?”

“没有。”

赵璇心里嘀咕,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家里所有人都出去了,而且叶景琰今天还没有来上班,难道是他出事了?

一想到这里赵璇就紧张起来,他不会真的出事了吧。

要不要打电话问问慕薇薇?

思来想去她还是觉得要问一问,毕竟主人不在家,作为客人问候一下也是礼貌。于是赵璇再次拨通了慕薇薇的电话。

“喂?阿姨,我是赵璇。”

“我知道,有事吗?”

赵璇故意很担忧的问,“我看如意刚才急匆匆出去了,也没来得及问,家里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我能帮您做些什么吗?”

慕薇薇犹豫了片刻说,“没多大事,就是景琰出个小车祸,我们这几天要在医院照顾他。”

赵璇紧张的问,“出车祸?要紧吗?我能去看看吗?”

“不要紧,你不用来了,你怀孕了不方便,这几天你在家里照顾好自己。”

“我还是……”

“那个,赵璇,我现在有点忙。先挂了。”

手机里再次传来盲音,赵璇整个人都僵住了,脑海中只有一个信息,叶景琰出车祸了,难怪从昨天下午他就没有出现,难怪今天叶少辰的脸色那么差。

可是到底是怎么出车祸的,在哪个医院,她一无所知。从叶初雪和慕薇薇的态度来看,他们不想告诉自己这件事,不希望自己去看叶景琰,归根到底,还是因为叶景琰不喜欢她。

就算她装的善良温顺,就算她怀了他的孩子,还是入不了他的眼。

他就那么喜欢那个当兵的?

赵璇焦虑又充满愤怒,连带着肚子开始隐隐作痛,她连忙坐下深呼吸,好一会儿才平复心情。

不行,她一定要找到叶景琰在哪家医院,只有知道了她才能决定下一步怎么做。

医院里。

慕薇薇心虚的挂了电话,章贺淡笑道,“夫人,你撒谎的水平一点都没有提高。”

她很无奈的说,“没办法,这个时侯赵璇还是不要添乱了,她来医院只会让事情更加复杂。”

“夫人你还是先吃饭吧,等会儿菜都凉了。”

慕薇薇指着对面的椅子说,“你也坐下吃,从昨天到现在你也没歇着。”

“没事,我等老爷回来了一块吃。”

“那我也等等吧,一个人吃饭没胃口。”

大家都期盼着叶景琰晚上能醒过来,可是事与愿违,他不但没有醒,还很糟糕的发起了高烧,主治医生和整个ICU的医护人员忙了两个多小时才将他的体温控制住。

又过了一日,叶景琰还是没有醒。楼上段依瑶却好了很多,身上的管子能拔的都拔了,说话也清楚了很多。

“护士,楼下的叶景琰醒了吗?”这是一天中段依瑶第八次问这个问题了。

护士正在给她换药瓶,平淡的说,“还没有。”

段依瑶露出失望的神色,她很想去看他一眼,奈何现在她连站都站不起来。

就在这时,病房敲门声响起,护士说了声“进来”,一个娇艳的美人出现在门口。段依瑶看到她,嘴角弯了弯。

“小姐姐,我来看你了。”叶初雪脚步轻盈的走进来,脸上笑意吟吟。

“你哥哥怎么样了?”段依瑶忙问。

叶初雪坐在她床边的凳子上叹口气,“还没有醒呢。”

段依瑶的鼻子一酸,“他……是不是伤的很重?”

“你放心吧,不会有事的。”叶初雪笑着安慰她,她一直是相信哥哥的,知道他的意志力比任何人都坚定,所以一定会醒过来的。如果真的有什么事情,她会感觉到的。

段依瑶有些怀疑,“你们是不是都在骗我?我都醒来第二天了,他为什么还没有醒?”

“没骗你,是真的,要是我哥真出事了,我还能跑上来和你聊天说笑?”

段依瑶看着她不说话,她在判断。

“要不我下去拍张照片给你看?”

段依瑶摇摇头,“算了,我怕自己看了会难过。”

叶初雪略感惊讶,小姐姐的意思是,她会替我哥难受?明明前几天还老死不相往来的状态,要是哥哥知道了她现在的态度,会不会开心的从床上蹦起来?

护士换完药出去,叶初雪双手抻着下巴,又小声又好奇的问,“小姐姐,你和我哥前天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我问爸爸妈妈好几次都被挡回来了,你给我说说呗。”这个问题这两天一直压在叶初雪心头,她快要好奇死了,奇了怪了,哥哥受伤的原因有什么不能说的?

段依瑶淡淡的笑了,“你叫叶初雪是吧?”

“嗯嗯,你叫我如意就可以了,我小名叫如意。”叶初雪笑嘻嘻的说。

“称心如意,你爸妈一定很喜欢你吧。”段依瑶望着她的眼眸,心道,任谁家生了这个一个漂亮活泼善良可爱的姑娘,都会很喜欢的吧。

叶初雪颇有些不好意思的摸摸脸,“还好吧,他们对我和我哥没有差别。对了,我哥小名叫平安,听我妈说,我哥出生后遇到了很多波折,起这个小名也是希望他以后能平平安安。”

“平安……”段依瑶小声念了念,很平凡却很温暖的名字,她是一名军人,最知道平安的意义。

叶初雪心里痒痒,撒娇道,“小姐姐,你别岔开话题,赶紧给我说说,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我哥那么强悍的人都能受伤。”

段依瑶扭头望着她,笑道,“如意,有些事情你不需要知道,知道的越多,会感觉这个世界越恐惧。”

“有这么严重?”叶初雪睁大眼睛,随即拍拍胸口,“没事,我心里强大着呢,没有什么事是接受不了的。”

“那也不能跟你说,这是我们的原则。”

“啊……”叶初雪哀嚎一声,“你们一个个都知道,就我一个人不知道。这种感觉太不好了。”

段依瑶按着她的手,“好了,等你哥醒了,你去缠你哥,没准他会告诉你。”

叶初雪的信心又回来了,整个人散发着夺目的光,“对呀,我哥最怕我缠他了。”

话音未落,门口进来一个人,叶初雪立刻从凳子上起来,规规矩矩的问好,“叔叔好。”

“嗯。你好。”段军穿着一身便服,或许是休息了几个小时的原因,他的精神看起来好了很多。

“爸。”

段军望着憔悴的女儿,心里一阵难受,“感觉怎么样?”

“好多了,伤口也不疼了。”段依瑶安慰爸爸。

“我有件事和你说。”段军瞄了眼站在旁边的叶初雪,后者很有眼色的说,“叔叔,姐姐,我去看看哥哥醒了没,我先走了。”

段军点点头,等她出了病房才微笑着说。“这个小姑娘还挺有趣的。”

“她很可爱,爸,你刚说什么事情?”

段军的表情变得严肃,“上次的袭击事件调查结果出来了。”

“哪方势力?”段依瑶目光变得凌厉。

“和边疆携带生化武器的那帮人是一个组织,公安部门在A市还抓获他的三个同党,他们不知从哪里得到了首长要来A市视察的消息,两个月前就潜入A市了。”

段依瑶握紧拳头,“这帮混蛋想要干什么?”

“他们想要挑起我国和其他国家的冲突,从而让我们陷入战争,”段军顿了顿说,“明天我去首都开会,我们准备将这个组织一锅端了,不能再任由他们胡作非为,对我们的威胁太大了。”

段依瑶情绪很激动,“爸,让我去,我想亲手炸了他们的老窝。”

“你先养好伤,咱们国家能打仗的比比皆是,不缺你一个。”段军拒绝了她的请战要求。

段依瑶着急的说,“我的伤一星期就能好,耽误不了大事的。”

段军的态度很坚决,“等不了你那么长时间,这个组织所在的该国外长今天应邀来了,我们明天商量了作战计划。就会立刻开始行动。”

段依瑶一听即刻泄气,动作这么快,她的确赶不上了。

段军了解女儿的心性,语气软了很多安抚她,“我已经交待了院长,我不在的时侯,他会安排好专人照顾你的。”

“哦~”

段军温和的说,“瑶瑶,你是一个优秀的军人,凭自己的努力从一个小兵成了上校,爸爸为你骄傲,但是私心里,爸爸还是希望你能平平安安。我们国家养了这么多好男儿,是时侯让他们为国出力了。”

“爸,我听从安排。”段依瑶神色凌然。

段军欣慰的替她拨了拨额前的头发,这丫头的性格和她妈妈太像,倔强,不然他早就劝她退伍了。

叶皇公司。

快要下班的时侯,赵璇提着包和王秘书打了个招呼便提前出来了,现在她身份特殊,王秘书也不能把她怎么样。

下午她就通知了叶家的司机不必来接,她买点东西然后自己搭车回家。来到公司出口的必经路段,赵璇叫了辆专车。

六点的时侯,叶少辰的车从黑色的专车旁边经过,赵璇对司机说,“跟上前面那辆车。”

专车司机油门一踩便跟了上去,从后视镜看到赵璇紧张的神色,笑眯眯的问,“这位女士,你该不会是去抓丈夫的小三吧。”

赵璇愣了一下,没有揭穿司机的猜想,顺着他的话说,“对,是去抓小三。”

司机看自己猜对了,侃侃而谈道,“我看你的样子是怀孕了吧,你丈夫也太不地道了,怎么能在你怀孕的时侯做这种事情呢?”

“可能……你们男人都靠不住吧。”

司机连忙辩解,“您别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啊,男人也分好烂人,女人也有行为不检点的,不能这么说的。”

赵璇懒得和他废话,指着前面的豪车说,“你帮我跟紧点,别跟丢了。”

司机得意洋洋,“你放心,跟不丢的,这种事我一个月能碰上三四次,有经验。不过你们家应该很钱吧,你老公这辆车少说也要好几百万。”

“嗯,是有点钱。”不过这些钱都不是自己的。

司机看她没有聊天的兴趣,也悻悻然的闭了嘴。

开过三四条街后,叶少辰的司机说,“老板,后面有辆车跟着我们。”

叶少辰冷冷一笑,“先不用管,到了医院你去查一下是什么人。”

“是,老板。”

爬到今天这种地位,叶少辰在A市已经不需要提防任何人了,不过他还是谨慎一下好。毕竟段依瑶现在在医院,她的身份太特殊了。

豪车拐进军医院,后面的专车也停了下来,赵璇稍感诧异,叶景琰居然在这里住院?受伤很严重吗?

“女士,你不下去亲眼看看吗?”司机打趣她。

“不用,我们走吧。”

知道叶景琰在哪里就不急了,现在跟进去很容易被发现。

叶景琰的病情被稳定住了,但奇怪的是,他一直没有醒,这让叶少辰和慕薇薇难免有些着急。

入院的第四天,段依瑶再也躺不下去了。她烦透了听“他还没有醒”这五个字,她要亲自去看看。

“上校,您要不坐轮椅去吧。”护士好心的建议。

“不用。”段依瑶忍着疼说,“正好我活动活动,医生不是说要多活动吗?你扶我下床。”

“好吧。”

段依瑶的四肢没有受伤,所以走路并不妨碍,但因为身体太虚弱,没走几步就虚汗出了一层又一层。

坐着电梯下到五楼,正在护士台取药的叶初雪看到她,忙诧异的走过来,“小姐姐,你可以下床了?”

段依瑶嘴角扯扯露出个笑,“我来看看你哥。”

叶初雪赶紧扶住她的另一只手关心的说,“你还这么虚弱,应该在床上好好躺着。”

“我不放心。”

几个人慢慢的来到ICU,慕薇薇一抬头看到她也愣了一下,然后迎上来,“你怎么下来了?你的伤还没有好。”

“阿姨,我没事。”段依瑶浅笑着说。

慕薇薇看她累的满头大汗,忙让护士和叶初雪将她扶到凳子上,“如意,去屋里拿件大衣给依瑶穿上,出了汗容易着凉。”

“好嘞。”叶初雪蹦蹦跳跳的离开,她就知道妈妈是个深明大义的妈妈,不会对小姐姐态度不好的。

段依瑶抬头看着慕薇薇,她保养的很好,眼角的皱纹很少,可能是这几天太累了,眼底的血丝有点多。

若是母亲还再世,应该和她一样慈眉善目。

“谢谢你阿姨。”段依瑶说着鼻子一酸。

慕薇薇看她眼泪汪汪的,心里很是疼惜,“傻姑娘,谢我干什么。”

“您不怪我吗?”段依瑶问。

“阿姨不怪你。这是平安自己的选择,他喜欢你,想为你做什么,阿姨不会反对。更不会因为这件事怪罪你。况且,你们做的是一件好事,阿姨替你们骄傲。”

段依瑶的目光移到病床上,含在眼眶里的那两滴泪终于滚落。

他看起来那么憔悴,完全没有了往日意气奋发生龙活虎的样子,脸颊消瘦了许多,显得他脸部的线条更加硬朗了。

慕薇薇抽了张纸替她擦眼泪,“好姑娘,不要哭了。”

“谢谢阿姨。”段依瑶哽咽。

叶初雪拿了件淡蓝色的呢大衣进来,一边帮她穿上一边说,“小姐姐,这是我的衣服。只穿过一次,不过是洗干净的,你可不许嫌弃。”

段依瑶正伤感着,她这么一说,眼泪都不流了,“如意,我怎么会嫌弃你呢,这世上怕是没有几个人嫌弃你。”

“是吗?”叶初雪歪着脑袋,眼眸紫的发亮,得意洋洋的说,“我也是这么想的,不过总有人不会喜欢我的。我有不是人民币,不需要每个人都喜欢,只要我喜欢的人喜欢我就可以啦。”

她不喜欢赵璇,所以赵璇喜不喜欢她根本无所谓,她巴不得那个女人讨厌她。

段依瑶没想到她小小年纪就看的这么透彻,“我总是想,如果我有个妹妹,也一定很活泼可爱。可惜我妈妈在我很小的时侯就去世了,我爸爸把我当个男孩养,我是跟着一帮男孩子长大的,军校里部队里也都是男的,突然冒出来你这么可爱的丫头,感觉好新鲜。”

叶初雪依偎在她身边,“那你就把我当作你妹妹吧,我只有三个哥哥,也好想要个姐姐。”

“好啊。”段依瑶欣然答应。

慕薇薇没想到段依瑶的身世这么可怜,对她不由得又多了几分怜爱,“这下好了,依瑶你以后可管教着点这个妹妹,我看她倒是听你的话。”

“妈,我一直很听话的好吗?”

“是吗?”慕薇薇挑眉。

叶初雪瞬间蔫了下去,“好吧好吧,有的时侯的确是不听话。”

慕薇薇戳了下她的脑袋,“我们走吧,让依瑶和你哥说说话。”

“对,我哥要是知道我们在这边叽叽喳喳,耽误他和姐姐单独相处的时间,一定会嫌弃我们的。”

段依瑶被她说的脸上一红,低下了头。

她是个很少害羞的人,有时候部队里那帮男人说荤话,她刚开始还有些尴尬,时间久了,她冷不丁还会讲个比他们还厉害的段子。

不过,在慕薇薇和叶初雪面前,她还是害羞的。

病房剩下两个人,段依瑶静坐了好几分钟。才轻轻握住叶景琰的手,他的手很大,骨节分明手指修长,没有一点疤痕,完美的可以去当手模了。反观她,手掌略显粗糙,因为常年握枪的缘故,虎口处磨出了厚厚的茧。

相比之下,她这双手更像是男人的手。

段依瑶叹了口气说,“你这个傻瓜,为什么就是想不开呢?你是故意想让我欠你的吗……其实我也不是不喜欢你,就是觉得我们不太合适了,每次见面都会发生这样那样的事情,我觉得很累啊。我这个人呢,也不是不讲道理,我原本打算着以后再也不见你了,这样对你好对我也好,可命运又让我见到了你,你又替我挡了一枪……罢了,既然你都不要命了,我也不能见死不救,等你醒来了,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吧。”

“你说的是真话?”一个沙哑的声音在头顶炸响,段依瑶猛地抬头,叶景琰睁开眼睛正深情的看着她。

“你醒了?什么时侯醒的?”段依瑶异常惊喜。

叶景琰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又问了一遍,“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

“你问哪一句?我说的那么多?”段依瑶装不知道。

“等我醒来,再给我一次机会,你自己说的。”叶景琰不敢眨眼睛,生怕眼睛一闭,她又跑了。

段依瑶有些羞涩,微红着脸说,“是真的,这下放心了?”

叶景琰眼眶一热,顿时觉得这一枪没有白挨。

“依瑶,我爱你。”叶景琰哑着嗓子说。眼神炙热的仿佛能融化千年寒冰。

段依瑶不好意思看他,眼神飘忽,只觉得脸又烫又烧,清清嗓子说,“那个,我叫医生来给你检查。”

说完,想要挣脱他的手,可是他握的太紧。

“你别走,我没事等会儿叫医生,”叶景琰目光紧锁着她,关心的问,“你的伤怎么样?还疼吗?”

段依瑶看他是病人。只好让他牵着,“我比你伤的轻,前几天就醒了,伤口不疼。”

“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这是他在昏迷中最牵挂的事情。偶尔他也能听到妈妈和妹妹的交谈声,但不知为何,就是醒不过来。直到她刚才握住自己的手,仿佛有一股强大的力量灌注到体内,帮助他苏醒过来。

叶景琰想,这或许就是爱情的力量。

段依瑶担心他刚醒来太费神对康复不好,于是说,“我让医生来检查吧。你也能早点康复。”

叶景琰扯着嘴角笑着点头。

“如意,如意——”段依瑶扭头冲病房外面喊道,很快,叶初雪就急急忙忙跑了进来,“怎么了怎么了……啊!哥哥,你醒啦。”

叶初雪开心的挑起来,“我的天呐,你终于醒了,妈妈都快要担心死了……”

“如意,去叫医生过来给你哥检查一下。”段依瑶打断她的话,吩咐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