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5章:我会对她好一辈子/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对对,我现在就去,”叶初雪向外跑了几步又回过头冲段依瑶挤眉弄眼,“依瑶姐,你就是是我哥的灵丹妙药,你看,你一来他就醒了。”说完,一溜烟跑了出去。

段依瑶哭笑不得,这小妮子的嘴太厉害了,她根本就不是对手。

“你别生气,如意从小就这样,只要在亲密的人跟前才会没大没小。”叶景琰担心段依瑶生气,替妹妹解释道。

“我知道,她这性格挺好的,我很喜欢。”段依瑶笑着说。

叶景琰直愣愣的望着她心疼的说,“你瘦了。”

“做了场大手术能不瘦吗?你也和我一样,瘦了好多。”

话音刚落,门就被人推开了,慕薇薇脚步慌乱的进来,看到儿子真的醒了,双眼立刻就湿了。

叶景琰目光落在妈妈身上,很是内疚的说,“妈,让你担心了。”

慕薇薇擦擦眼角。笑中带泪的说,“你醒了就好,醒了就好。”

“妈,我会好起来的。”

“妈知道,妈是高兴的,你醒来妈妈高兴,”慕薇薇掏出手机给丈夫打电话,“我通知你爸,他这几天替你管着公司,每天都盼望着你赶紧醒呢。”

叶景琰笑道,“当然了,我醒了,他就可以解脱了。”

很快医生哗啦啦进来,看到段依瑶打了个招呼,开始给叶景琰检查。

“我在你楼上住着,你先检查,我有空就下来看你。”段依瑶小声说,示意他松开手。

叶景琰不舍她离开,可又不得不放她走,“你慢点走,当心伤口。”

“我知道,”段依瑶扶着叶初雪的胳膊起身,在叶景琰专注的目光中慢慢出了病房。

要赶紧好起来,叶景琰在心中暗暗的说,这样他就能去照顾她了,看她一脸的隐忍和憔悴,他的心都要碎了。

检查完后,医生表示很惊讶,明明早上还是半死不活的状态,怎么现在各项指标都快要接近正常值了。

几个医生商量后说,“可以把他转到普通病房去了,没多大问题了?”

慕薇薇对这个决定没有提出任何异议,因为她太了解叶家这种变态的康复速度。

“妈,哥哥没事了,你和爸爸今晚别住在这里了,回家好好休息休息。”叶初雪看妈妈瘦了一圈,心中很是不忍。

“你一个女孩子在这里不方便,还是让你爸留下来……”

“不用,等会儿小神兽就来了。”

叶景琰也不想爸妈如此操劳,接着妹妹的话说,“妈,等会儿爸爸来了你们就回去吧,在这你们也睡不好,明天再来就行。”

慕薇薇说不过两个人,只好同意。

楼上,段依瑶心情好了很多,一想起叶景琰告白的那句话,就忍不住的窝在被子里笑。她既然说了重新开始,自然就不会再去计较他发生的那些糟心事。

一切向前看吧。

希望他们会有一个美好的结局。

叶家别墅。

赵璇在无精打采的吃饭,突然听到车声,伸长脖子一看,是叶少辰这几天开的那辆车,心中一喜,连忙忙放下筷子走出来。

果然,慕薇薇和叶少辰从车里下来,神色疲倦之极。

“叔叔阿姨,你们终于回来了,景琰的伤怎么样了?”赵璇担心的问。

慕薇薇一边向屋子走一边说,“好多了,慢慢养着就可以了。”

“那就好,担心死我了。”赵璇拍拍胸口。

慕薇薇看她的肚子又大了一些,心中不知是该欢喜还是难受……

“你这几天身体还好吧。”

赵璇微笑着说,“胎儿很好,您别担心。你和叔叔还没有吃饭吧,饭刚好,你们吃饭吧。”

慕薇薇摆摆手,“我不吃了,这几天累坏了,我上去先休息了。”

叶少辰当然紧跟妻子步伐,“你自己吃吧,我们都不吃了。”

赵璇乖巧的点点头说了声“叔叔阿姨晚安”。

这一夜,所有人都睡了这段时间以来最安稳的一觉。

翌日,一大堆医生护士来查房,看到叶景琰在病房扶着墙活动时,大家都震惊了。

“你……你不是昨天才醒吗?怎么这么快就能下床活动了?”主治医生说话都结巴了。

叶景琰站住淡笑着解释,“我的恢复能力从小就很好。”

“这也太快了吧,来来,你先坐在床上,我替你检查检查。”

等检查完,医生用惊奇的目光看着他,“我从医这么多年,还没有见过自愈能力如此好的病人,如果大家都像你一样,医院怕是要倒闭了。”

叶景琰笑了笑没说话,他恨不得今天就能健步如飞,这样就能去照顾段依瑶了。

八点左右,慕薇薇和叶少辰来了,后者手中提着两个食盒,看儿子气色好了很多,叶少辰很欣慰的说,“不愧是我的儿子,康复的这么快。”

“刚才医生们来查房时,那眼神好像在看一个外星人,”叶景琰无奈的摇头,一群无知的人类。

慕薇薇打开一个食盒,香气瞬间飘满整个病房,“这是我让厨娘熬了三四个小时的汤,趁热喝了,补气血的。”

叶景琰用勺子喝了一口,眼睛却瞅着另一个食盒,笑眯眯的问,“妈,另一个是什么?”

“这个是给依瑶熬的,”

“妈,你真好。”叶景琰舔着脸像个孩子。

慕薇薇调侃他,“我是怕我的傻儿子把自己的汤送人,既然如此还不如多熬点,你说是吧。”

“知子莫若母!”叶景琰给她竖了个大拇指。放下勺子立刻说,“我给她送上去。”

“你乖乖喝汤,我送上去。”慕薇薇严肃的说,“你昨天才醒,不要到处乱跑。”

“妈,医生说要多活动,我去吧,等会儿下来喝汤。”

慕薇薇还想阻止,被丈夫拉住,“你就让他去吧,正好献献殷情,要不那事怎么过去?”

那事。当然指的就是赵璇怀孕的事情。

慕薇薇一想也是,叮嘱儿子,“你走慢点。”

“知道啦。”

此时,段依瑶正在病床上吃早餐,小米粥,一个鸡蛋,两个包子。

听到有人敲门,她喊了声“进来”,看到出现在面前的人时,手里的包子掉在了饭桌上。

叶景琰瞅了眼她桌子上的早餐,皱眉说,“你吃的这么清淡?太没有营养了。”

“等等。你怎么就下床了?”段依瑶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叶景琰柔情似水的看着她,“为了能照顾你啊。”

“好好说话。”段依瑶有些不适应他随时随地讲情话。

叶景琰坐在病床边,把食盒打开,轻声说,“我们家的基因,自愈能力都很快。”

段依瑶猛然想起他隐私,原来……原来他不只会飞檐走壁穿墙漂浮,还有如此神奇的力量,这简直是每一个军人梦想拥有的体质啊。

“先别惊讶了,来,喝汤。我爸妈从家里带来的。”叶景琰把勺子喂到她嘴边。

段依瑶回过神,很尴尬的想要拿过勺子自己喝,却被他拒绝,“别和我抢工作,快点喝。”

无奈,段依瑶张嘴喝下,浓香留齿,太好喝了。

“你喝了吗?”段依瑶就着他的手又喝了口。

叶景琰表情认真,像是在做一件非常重要的工作,“没有呢,我等会儿回去喝。”

“那你别喂了,我自己能喝,”段依瑶很强势的拿过他手中的勺子,小声嘀咕道。“我又不是手不能动。”

叶景琰没有说话,就痴痴的看着她笑。自己喜欢的姑娘,怎么看都是漂亮可爱的,尤其是这种刚起床,头发蓬松的样子,活脱脱是一只小猫。

在他的灼灼目光下,段依瑶的心跳加速,勺子都快拿不稳了,伸手推了把他的肩膀,“傻笑什么啊,快去吃饭。”

“那你慢慢喝,等会儿我上来拿食盒。”

段依瑶低头“嗯”了一声,将悄然红透的脸埋在碗中。

听到关门声,段依瑶才抬起头来长长舒口气,这家伙的眼神要不要这么痴汉?

接下来一整天,叶景琰几乎都在段依瑶眼前晃悠,两个病号相互掺扶着在楼道活动,午饭也是章贺送上来一块吃的。

慕薇薇坐在车上感慨,“人家都说养女儿是给别人家养得,我怎么觉得咱们这儿子也是给别人家养的?”

“那不正好,省的我们操心了。”叶少辰扣着她的手说。

“哪能不操心,家里那位怎么办啊。”慕薇薇烦躁的问。

叶少辰握了握她的手说,“儿子长大了,这是他搞出来的事情,让他自己去解决,不过他后面要怎么做,你可别拦着了。”

慕薇薇蹙眉,“那怎么行?万一他还逼着赵璇打胎呢?”

“应该不会了吧。改天等他身体好点了我问问他准备怎么做。”

此时,被提到的某人正想着要如何去医院找人,她是真的担心叶景琰,不看一眼心里不踏实。除此,如果能照顾他感动他顺便让他改变对自己的态度那就更好了。

叶景琰扶着段依瑶沿着青砖小路走了一段,看她有些累,便坐在旁白的长椅上休息。

“累不累?”叶景琰用袖子给她擦额头上的虚汗,段依瑶下意识的躲了一下。

叶景琰无可奈何,“你老躲我干什么?”

段依瑶干咳一声道,“我不习惯。”

叶景琰凑近她耳朵,低声说,“那你以后可要尽快习惯,免得以后我一说情话你就脸红。”

段依瑶往旁边挪了挪,面红耳赤道,“那你就好好说话。”

“我尽量,”叶景琰垂眸欣赏着她羞涩的表情,若不是两人现在身上都有伤,他一定将她抱进怀中,好好疼爱。

段依瑶的上校气魄全无,完全成了一个沉浸在爱情中的小女生,也会脸红心跳,也会手足无措。

医院门口,从出租车里下来一位身材苗条小腹微隆的女人,正是赵璇。

她先去了导医台,问出车祸在哪个科室住院,护士告诉她有可能在骨科,她找了半天找到骨科后,去问护士有没有一位叫叶景琰的患者,护士摇头说没有。

赵璇不甘心,去住院部的每一个病房找,一圈下来累的满头大汗,却还是一无所获。

难道转院了?

不可能,这里是A市最好的医院了。既然进来了,就不可能在转到其它医院。

赵璇站在窗户前沉思,猛然看到楼下宽大的锻炼场上有一个熟悉的身影,穿着病服,扶着另一个病号在散步。

是叶景琰?赵璇心中惊喜,又仔细辨认了一番,真的是他。

疾步下楼,赵璇脸上有掩藏不住的喜悦,这一趟没有白来,总算有点收获。

锻炼场上的人很多,全都是家属陪着病人活动身体,还有的人在慢慢的跑步。赵璇在这么多人中一眼就找到那个背影。

好几日不见,他消瘦了许多,病号服穿在身上松松垮垮的,走路也不利索。

只是,他旁边的女人是谁?

难道是在医院认识的?他亲密的挽着她的胳膊,配合着她的脚步,偶尔还转过头对她笑着说几句话,那眼神是赵璇渴盼已久的温柔。

不,不行,她好不容易弄走了一个女军官,不能再让其他女人来享受胜利的果实。

赵璇知道这个时侯叶景琰应该不喜欢她的出现,但她顾不了那么多了,她要向这个女人宣示,叶景琰是自己腹中孩子的爸爸。

咬咬牙,赵璇抬脚向远处两人走去,刚走了不到两米,她猛地僵住了脚步。因为她看到了那个女人的侧脸。

她的皮肤有些苍白,线条分明,有一撮短发黏在脸上,叶景琰轻柔的替她撩到耳后,此刻她正娇怒的瞪着他,而叶景琰脸上却全是宠溺的笑容。

赵璇脑袋一片空白,怎么会是她?为什么会是她?

她不是早就离开了吗?为什么会和叶景琰一起受伤住院?

突然想起慕薇薇的态度,她好几次提出要来医院看望叶景琰,都被她以各种理由拒绝,原来这个女军官才是真正的原因。

叶家人不想她出现在女军官眼前吧,所以,他们还是觉得女军官比已经怀孕的她更加重要。

段依瑶敏锐的察觉到有一双眼睛在盯着自己,一回头,却什么都没有找到。

赵璇在她看过来的瞬间转身,贝齿紧咬,两只手紧紧的攥住手中的包,眼中露出嫉恨和怒火。

叶景琰,我到底有什么不好,还有了你的孩子,为什么你就不肯多看我一眼?还有这个女人。我不会让你抢走属于我的东西的,你等着瞧。

“你在看什么?”叶景琰看她脸色严肃。

段依瑶转过头,“感觉刚才有人在看我,可能是我太敏感了。”

“你太紧张了。”叶景琰也回头看了眼,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别怕,有我在这呢。”

段依瑶对他后面这句话深感怀疑,他现在连自己都保护不了。

又走了一圈,两个人坐在长椅上休息晒太阳,时间从皮肤上跳着跑过,叶景琰和她十指紧扣,好想时间就停留在这一刻。

青龙从远处走过来。手里拿着段依瑶的手机。

“老大,刚才首长来电话了。”青龙在她耳边轻声说,还抽空偷瞄了叶景琰一眼,这个臭小子又把他们的老大拐跑了。

段依瑶给父亲回拨过去,只响了两声就接通了,“爸,你找我。”

“身体恢复的怎么样?”段军声音雄厚。

“挺好的,正在下面活动呢。”

“听说叶景琰也醒了?”

段依瑶看了眼旁边的人,语气都柔软了许多,“嗯,他醒了。”

“那就好,我们这边已经确定了作战计划。我要跟着去,你在医院照顾好自己。”

段依瑶一听,挺直了脊背,“爸,你们什么时侯出发?”

“今天晚上就走。”

段依瑶清楚规矩,所以没有再问,而是关心的说,“爸,你要小心。”

“我知道,我还要亲眼看到你结婚生子,不会轻易挂掉的。”

段依瑶听父亲的语气如此随意,就知道境外这一仗不好打,因为他越显得轻松就知道情况越危险。

“你把电话给叶景琰,我和他说几句。”

段依瑶愣了愣,把电话给旁边的人,“我爸让你听电话。”

叶景琰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这可是未来的岳父大人,要仔细应对。

接过电话,他恭敬礼貌的说,“叔叔你好,我叶景琰。”

“你好,虽然你没有见过我,但是我走的时侯见过你,这次的事情叔叔要感谢你。”

叶景琰诚惶诚恐,“叔叔您千万别这么说,这是我应该做的。”

段军的声音带着温暖,“我这个女儿啊从小在军营里长大,性格就像个男孩子,脾气也暴躁,你们如果以后在一起了,你要多多包容她。”

叶景琰嘴角噙笑的看着段依瑶说,“叔叔,依瑶她很好,你放心,我会照顾好她的。”

“你们的事情我不反对,但是有一条你必须做到。”段军最后一句很严肃。

叶景琰的态度也认真起来。“叔叔你说。”

“既然你决定要和她在一起了,就绝对不能始乱终弃,或者做出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要是委屈了我女儿,我段军可不是那么好说话的。”

叶景琰顿时想起赵璇的事情,心里一沉,却还是做了保证,“叔叔,只要我还活着,就一定不会让依瑶受委屈的。”

“记住你说的话。”段军说完这一句便结束了通话。

赵璇从他手中把手机拿过来,脸微红的说,“怎么听你们讲话,就把我卖了一样。”

“叔叔让我好好照顾你。”叶景琰表面笑嘻嘻的说,心中却在迟疑,要如何跟她讲赵璇怀孕的事情,他们两个关系刚缓和了一点,万一她知道这件事情,会不会大发雷霆再次转身离去?而且她的身体还没有康复,这个的消息对她来说无意是爆炸性的。

可是他又不能不说……

“你想什么呢?”段依瑶看他样子呆呆傻傻的,很好奇的问。

叶景琰回过神,在坦白这件事情之前,他还有件事情要搞清楚,“依瑶,我想起一件事情,一直没有机会问你。”

“什么事?”

叶景琰抬头看了眼站在一旁的青龙,青龙撇撇嘴,很不屑的去跑道上跑圈。

段依瑶见他支走青龙,就知道这件事不简单,表情也严肃起来。

“我问了你不要生气。”叶景琰给她打预防针。

段依瑶“嘁”一声说,“我如果真那么小气,我还会坐在这里和你晒太阳?”

叶景琰笑了笑说,“就是那天早晨,你来酒店找我,你是怎么知道我在那家酒店那间客房的?”

段依瑶仰头想了片刻说,“不是你发短信告诉我的吗?”

“不可能是我发的,”叶景琰解释。“我一觉睡到你来才醒,根本就没有碰过手机,而且发生了那种事情,我怎么可能给你发短信让你过来观摩?”

“嗯?”段依瑶扭头瞪他,几个意思?

叶景琰忙搂着她的肩膀解释,“别生气别生气,我想表达的意思是,这件事不是在我清醒时发生的,我也受害者。”

当时房间里就两个人,既然短信不是他发的,那只能是赵璇发的,而她的目的也很简单。那就是拆散他和段依瑶。

她做到了,还顺利的怀孕了。

叶景琰顿时觉得,自己被这个女人套路了。

其实他早就知道这个女人对自己有些情意,但他已经隐晦的回绝过了,没想到她还是不死心。看来应该当面拒绝的,也不至于弄到今天这个局面。

“你刚刚的意思是,那个女孩故意让我去酒店的?”段依瑶听明白了。

“对。”

段依瑶点点头,“我明白了,她喜欢你吧。”

“我以前救过她,哼!没想到她是如此报答我的。”叶景琰神色凌然,现实版的农夫与蛇,他算是亲身参与了。

段依瑶拍拍他的肩膀。调侃道,“古装电视剧不是经常演吗?你救了姑娘,姑娘以身相许,很合适。”

“依瑶……”

“行了,你慢慢想吧,我再转转。”段依瑶撑着他的肩膀起来,嘴里说是不在意了,其实心里还是难受的。

叶景琰看她表情不对,哪里敢让她一个人走,跟着起身一把抓住她的手就不放开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