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6章:跟随自己的心去爱一个人/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心里忐忑不安,只是提了一个问题她就生气了,他怎么还敢把那个爆炸性的消息告诉她?他肯定会被当场宣判出局的。

晚上吃饭的时侯,叶景琰看她还是有些闷闷不乐,为了逗她开心,便说,“我给你讲一个我上学时侯的笑话吧。”

段依瑶没精打采的喝汤,“嗯”了声算是答应了。

“我上大二的时侯,创办了一家游戏公司,因为经常在校外门,所以有些选修课就没有好好上,有次考思修,我去的早早的占座位,看旁边坐了一个小伙,就和他拉关系说,朋友,等会儿考试借我抄一下,他回头看了我一眼,没有说话,我就当他同意了。几分钟后铃声响了,结果这小伙直接走上了讲台……”

说到这叶景琰停住了,段依瑶被勾起了兴趣,问道,“他去干吗?”

叶景琰苦笑。“发卷子,他是我们思修的老师。”

“哈哈哈……”段依瑶朗声大笑,阴郁的心情一扫而空,“然后呢?”

“我被他挂科了,”叶景琰摊手,“那是我读书以来唯一一次挂科,而且那天考试,他就专门坐在我旁边,想用手机查都不行。那次的经历真是铭记于心啊。”

“没想到你还有这种时侯。”

“我也没想到他是老师啊,看着还挺年轻的,”叶景琰看她开心了,自己也开心了很多,又给她添了一碗汤说,“再喝点,这是我让家里特地熬的,女孩子喝补血养气。”

“我都喝了一大碗了。”段依瑶嘟着嘴,情不自禁流露出女儿家的娇态。

“乖,再喝点,好的快。”

段依瑶被他一个“乖”字彻底融化,于是埋头继续喝。

叶景琰眼角飞笑,终于笑了。

在叶景琰的贴心照顾下,段依瑶的伤在快速康复中,苍白的脸庞也有了血色。而叶景琰已经健步如飞的和正常人没有区别了。

这天下午,叶景琰提着两个袋子上来,敲了敲门,里面没有声音。

“老大在午睡,你有事吗?”青龙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

叶景琰晃了晃袋子,“我给她拿了几件换洗的衣服,不能总穿着病号服。”

“哦,那你进去吧,不过要小声点。”说完,青龙转身进了旁边的病房。

病房里拉着窗帘光线很昏暗,女孩侧躺着窝在被子里沉睡,以前她都是平躺着睡,但背上有伤,侧躺是最近才习惯的姿势。

叶景琰把衣服放在沙发上,走到床前坐下,静静的望着她。

她的脸比前几天圆润了许多,眉头紧皱着不知梦到了什么。

叶景琰俯下身在她额头亲了亲,起身时,发现她已经睁开眼睛,手中的枪抵在了自己心口。

“你进来怎么没有动静。”段依瑶把枪随手扔进被子里,语气柔软的问。

“青龙说你睡了,我不想打扰你,”叶景琰表情没有一丝变化,相反却很心疼她,睡觉都不安稳。

段依瑶揉了揉眼睛,裂开嘴笑道,“没有吓到你吧。”

叶景琰轻轻拨开额前细碎的刘海,柔声说,“这个世上我最怕的是你离开我,其他任何东西我都不怕。”

段依瑶眼中染了几分暖意,又往被子里面缩了缩,呢喃道,“我还想睡。”

“你睡你的,我就在这陪你。”

段依瑶迟疑了一下,拍拍另一半床说,“你困吗?困得话睡会儿。”

叶景琰诧异了两秒种,然后脱掉外套蹬掉鞋,麻利的钻进被子中,和她面对面躺下,望着女孩羞红的脸,用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正好我也困了。”

女孩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跳啊跳,嘴角忍不住勾了起来。

或许是距离太近了,近到能听到彼此的狂乱的心跳声,叶景琰被她身上的气息吸引,直勾勾的看着她的双唇,声音充满诱惑的问,“瑶瑶,我想亲你。”

段依瑶猛地睁开眼睛,眼珠子亮晶晶的带着抗议,刚想说“不可以”,双唇已经被男孩含住……

像是一片羽毛划过心头,痒痒的很舒服,段依瑶望着那双异眸,里面全是自己的影子,她顺从的闭上了眼睛。

叶景琰见她允许,立刻加深了这个吻,他想了她这么久,浅尝辄止怎么够?滑舌敲开她的贝齿,和她的舌尖纠缠在一起,饥渴又急迫的品尝着属于她的味道……

两个成年人,又对彼此有爱意,碰在一起就如同干柴烈火,“嘭”一下就着了。

柔情似水,霸道激烈。

叶景琰紧扣着她的腰,似乎想要把她嵌入自己的身体里,手控制不住的伸进她的衣服里面,痴狂的感受着她的细腻和温度……

直到段依瑶感受到有什么东西抵住了大腿根,她才从意乱情迷中清醒过来,捏了捏某人发烫的耳朵,轻喘着说,“停下停下。”

叶景琰的吻蔓延到她的锁骨处,听到她的声音也刹住了,抬起头双眸炙热地望着女孩蒙了一层水光的眼睛,又在唇上啄了啄,才将她搂进怀中。

“瑶瑶,瑶瑶……”他在她耳边一声又一声的低唤着,仿佛要喊进她的灵魂里,那一刻,段依瑶差点抛却了心中仅剩的那一点抗拒。

“你很难受吗?”段依瑶闷声闷气的问。

叶景琰不知她要做什么,假装可怜道,“嗯,很难受,不过你不愿意我不会勉强的。”

段依瑶沉默了会儿,呢哝着说。“我觉得我们发展太快了。”

“我知道,我可以等。”叶景琰顺着她的短发,用意志力将身体的火气降下去,“乖,睡觉。”

段依瑶第一次以这种方式入睡,但莫名其妙的很快就睡着了,可能他在身边很安心吧。

叶景琰听到她平稳的呼吸声,无声笑了。

他原本只是想上来给她送衣服,没想到得到了这么好的福利,他很心满意足了。

宁静的下午,两个人窝在一张床上,睡了一个最美好的午觉。

第二天。医生给叶景琰做完检查后,很淡定的说,“叶先生,你可以出院了。”

“啊?这么快?”叶景琰表现出惊讶。

“你彻底康复了,完全可以出院了。”经过连日来的打击,医生习惯了他如此强悍的自愈能力。

自己的身体自己了解,叶景琰当然能感受到他已经好了,可是段依瑶没有好啊,“医生,我能再多住两天吗?”

医生哭笑不得,“叶先生,我还没见过不想出院的。对不起,我们医院的床位很紧张,你还是让给需要的人吧。”

“那段依瑶什么时侯出院呢?”

“段上校可能还需要几天。”

叶景琰想了想说,“那她可以出去疗养吗?”

“不可以,首长走前交待过,她没有彻底康复钱不许踏出医院大门一步。而且换药什么的也不方便。”

叶景琰放弃这个念头,又问了一遍,“我真的不能再多住两天?”

“不行,您去护士台问问就该知道,有多少病人在等床位。”

叶景琰有些沮丧的说,“好吧,我等会儿就去办出院手续。”

“您不用交钱了,所有的费用都由我们医院承担了。”

对此叶景琰没有说什么,应该是上面那位交待的,“我知道了。”

医生离开后,叶景琰就打电话给妹妹,让她来接自己出院,顺便去楼上跟段依瑶说一声。

“走吧走吧,记得给我送好吃的。”段依瑶穿着他昨天带来的衣服躺在床上玩游戏,对他出院没有任何感觉,反正他出院了也会经常来的。

“你有想吃的东西了给我打电话。”

“知道了。”

“那我走啦。”叶景琰恋恋不舍,奈何段依瑶的游戏正打的激烈,完全顾不上他,叶景琰一股冲动涌起。上前勾出她的下巴在唇上狠狠吻了一下才放开。

段依瑶懵了两秒,听到手机里传来“KO”的声音,尖叫道,“啊,都怪你,我死了。”

“谁让你不理我?”叶景琰忿忿不平。

段依瑶还没有找到女朋友的角色,疑惑的说,“你又不是不来了,难道还让我十八里相送?”

叶景琰郁闷,“好吧,那你玩,我走了。”

“等等,”段依瑶看他有些闹脾气,手指勾了勾说,“过来。”

叶景琰听命俯下身,段依瑶搂过他的脖子,在他唇上回吻了片刻松开说,“明天我要喝鸡汤。”

叶景琰凑过去轻咬了下她水润的唇,低沉的说,“遵命,上校。”

回家的路上,叶景琰一直在回味这个吻,他喜欢的女孩有时很温柔,有时很凶悍,不管什么时侯,都是他喜欢的样子。

车子快开到别墅的时侯,叶景琰才发现这不是去公寓的路,扭头凝眉问如意,“你怎么开回家了?”

“奉母上大人的命令,一定要把你拉回家,我哪里敢抗命?”叶初雪嬉皮笑脸的说。

“我不回家,你停车,我自己回公寓。”

叶初雪哪里肯听他的话,“嗳,哥,都走这儿了你就回去转一圈,又少不了一块肉。大不了我再送你出来嘛,总得让我完成任务不是?”

叶景琰瞪了她一眼不说话。

叶初雪嘻嘻一笑,“你不能怪我呀,要怪就怪你自己,一路上都春心荡漾的想依瑶姐,路走岔了也不知道。”

提醒段依瑶,叶景琰的火气消了大半,“你怎么和妈妈站统一战线了?你不是挺我的吗?”

“我当然是挺你的,不过母上大人终归是家里的老大,她发话了我不敢不从,”叶初雪说着话瞥了眼哥哥,继续道,“再者,家里那位肚子越来越大了,你以为不回家不见她这件事就没有发生?哥,你这叫掩耳盗铃。”

叶景琰靠在椅背上闷闷的说,“那我能怎么办?不管怎么做她都要生下这个孩子,妈妈又护着她,我只能眼不见心不烦了。”

“你告诉依瑶姐这件事了吗?”

“还没有,不知道怎么开口。”这是这段时间他最大的心事。

叶初雪语重心长,像个知心大姐劝他,“哥,这种事要快刀斩乱麻,依瑶姐越早知道受到的伤害越小。”

“万一她不肯原谅我呢?”

“可是这件事是纸包不住火啊。就算你不说,难道她就不会知道了吗?与其让她从其它渠道知道这件事,还不如你自己说,胜算总会大一点。”

叶景琰陷入了沉默,妹妹说的这些道理他都懂,可是他就是不敢。

对任何事他都很果断,除了和段依瑶有关的。

在等等,等到她身体再好一点,等到一个好的时机。

然而,如果他知道后面会发生那样的事情,一定会明天就亲口告诉她。

别墅门口,慕薇薇在翘首以盼。旁边站着同样激动的赵璇。

等叶初雪的车停稳,慕薇薇看到副驾驶上的人脸上才露出笑容,“你出院啦。”

“妈。”叶景琰下车唤了一声,没有看赵璇一眼。

“章贺,让人把后备箱的行李拿出来。”慕薇薇开心的说,她刚才还担心初雪把他拉不回来呢。

叶景琰神色平淡的阻止章贺,“章叔叔,不用取了,我等会儿就走。”

“走?你去哪里?”慕薇薇脸上的笑意陡然消失。

“我去公寓住。”

慕薇薇的怒火一下子窜起来,“你公寓里什么都没有,前段时间去住我不拦你,现在身上有伤住过去谁给你做饭?”

叶景琰的语气始终很平静,“我自己会做。”

“长本事了?你自己会做饭,那熬汤呢?你不上班了?你忘了还有其他人?”慕薇薇意有所指,旁白的赵璇面色平淡,心却如同被一只手紧紧攥住。

他真的就如此憎恶自己,连一眼都不肯多看。

叶景琰沉默良久对章贺说,“章叔叔,把行李拿下来吧。”为了依瑶的饮食,他还是暂且忍一忍吧。

听到这句话,在场的几个人都松了口气。

傍晚,叶景琰坐在客厅看资料,赵璇慢慢走过来在他旁边坐下,叶景琰一声不啃的起身坐在了对面。

讨厌一个人的时侯,连她身上的味道都不想闻到。

赵璇指甲快要抠进手心,压着心里的怒火,温柔的说,“景琰,我们孩子两个多月了,医生说一切都很好。”

叶景琰一直看着手中的资料,仿佛没有听到她的话。

“你不想摸摸他吗?”赵璇起身来到他跟前,曲腿蹲下,仰头楚楚可怜的望着他,试图用孩子来打动他的心。

提起这件事,叶景琰正好有事问她。

“我问你,上次在酒店。是不是你发短信告诉依瑶,酒店地址和房间号码的?”

赵璇脸色一白,忙摇头道,“不是我。”

“你不要再演戏了,不是你难道还是我?”叶景琰冷笑,“我睡的那么沉,有没有碰过你都不知道,怎么还会清楚的告诉依瑶我在哪里?”

赵璇自然不敢承认这一切,狡辩道,“景琰,就算你不喜欢我,不想要这个孩子。你也不能污蔑我啊,我怎么会知道你的手机密码?”

“难道你就不会用我的手指一根一根试吗?”

叶景琰一语戳破她的心思,赵璇心里紧张之极,“我……我根本想不到这些,而且,而且段依瑶是女军官,她想要查什么信息不是易如反掌吗?你怎么能把这件事推到我身上?”

叶景琰满是厌恶的看着她,“哼!你以为她就那么无聊是吗?你不要再狡辩了,我已经问过她了,那天早晨的确是有人给她发短信告诉了详细的地址,那时候房间里除了你就是我,难不成是鬼发的?”

赵璇抵死不认。“你为什么不相信我呢?我真的什么都没有做啊。”

“相信你?赵璇,我现在真后悔,二十多年前不应该救你,二十多年后更加不应该救你。”说完,叶景琰“啪”的将资料扔在茶几上,怒冲冲的起身出了客厅。

赵璇看着他的背影,心像是被扎一样,他怎么能如此狠心?她腹中还怀着他的孩子,他就对自己如此残忍,从车里下来那一刻起到现在,他都没有正眼看自己。

说来说去,都是因为那个女人,他肯留在别墅里,也是因为他要每天给医院那个女人送各种汤食吧。

“赵璇,你怎么蹲在地上?快起来。”慕薇薇的声音从后面传来,赵璇心里一酸,眼珠唰的滚下来。

“阿姨。”赵璇声音凄凉,扶着沙发站起来。

慕薇薇看她哭了,忙问,“出什么事情了,怎么还哭了?”

赵璇擦着眼泪摇头,“没事。”

慕薇薇看了看茶几上的资料,就知道又是儿子给她脸色看了,心里叹口气安慰她,“你现在怀孕了,不能老是哭,对孩子不好。”

“嗯,我知道。”赵璇绝口不提叶景琰,但是她知道以慕薇薇的聪明,一定能猜到是谁惹的她哭。

“好了好了,别哭了,坐着休息会儿,我去说说平安,太不像话了。”

赵璇拉住她的胳膊,“阿姨,你别怪景琰。他本来就不喜欢这个孩子,对我不好也在情理之中。”

慕薇薇拍拍她的手背说,“不管怎么样,孩子是无辜的,你乖乖坐在这里。”

“阿姨,你别为难景琰,否则他就更讨厌我了。”赵璇说着,眼泪又连成了线。

“放心,我不为难他。”慕薇薇松开她的手向门口走去。

和赵璇相处的这段时间,她觉得这姑娘既识大体又温柔礼貌,处处说话还维护着景琰,挺好一姑娘,为什么景琰就这么讨厌她呢?

在湖边找到儿子,慕薇薇坐在他旁边,没有提刚才的事情,反而问他,“明天早晨要给依瑶带什么汤?我让厨娘晚上就把材料准备好。”

叶景琰颇有些诧异的看妈妈,他还以为妈妈来要责怪他呢。

“妈知道你心里难受,不想给你徒增烦恼,”慕薇薇抬手摸了摸他的后脑勺,“时间真是太快了,一眨眼你都这么大了。你从小就是个聪明善良的孩子,妈妈相信你这次也会处理好的。”

“妈,真的好难啊。”叶景琰吐出心中的那口浊气,脸埋在双手中,“我知道我这么对赵璇不对,可是我真的不能放手依瑶,我喜欢了她二十多年,她就是我的半条命,没有她这个世界对我来说还有什么意义?”

慕薇薇也是从年轻走过来的,很理解儿子的感受,当年叶少辰坠海消失的时侯,她也想过这个问题。轻抚着儿子的背,她说,“跟随自己的心走,喜欢就去追随。但是不要伤害无辜的人。如果你们有缘,彼此相爱,哪怕隔着千山万水,最后也会走到一起的。”

远处,赵璇看着湖边的母子,眼角露出得逞的笑意。

她还拿不住慕薇薇这个妇人了?

晚上,叶少辰回来,看到儿子的第一句话就是,“明天去上班,老子要休息,累死了。”

“爸,你也不多给我一点时间缓缓。”叶景琰故意调侃他。

“都缓了多久了?少给我装柔弱。你的身体我还不清楚?”

“哦。知道了。”叶景琰的示弱计划失败。

第二天一大早,叶景琰带着熬好的鸡汤,小米粥以及虾饺等早餐,一路疾驰来到医院,段依瑶正在房间洗漱。

“你要喝的鸡汤。小米粥很养胃,你多喝点。”叶景琰把饭菜一样样摆在桌子上,若不是穿着一身的正装,到很像是一个居家男人。

段依瑶洗脸刷牙完毕,去隔壁叫了青龙过来吃饭。

“你们慢慢吃,中午我们家会有人来送饭,公司离这里太远了,我来回就要两个小时。下午下班了我就过来。”叶景琰的目光追随着她,汇报着自己的行程。

段依瑶“嗯嗯”两声说,“你没有必要跑老跑去,太麻烦了,每天早晨过来就可以了。”

“不行,是车跑又不是我跑,孰轻孰重我还掂量的清楚。快吃吧,我先上班去了。”

“走吧,路上小心。”

叶景琰趁她不注意,在她脸上亲了一口,正巧青龙进来,“哎呦”一声转过去直嚷,“我什么都没有看见,你们继续。”

段依瑶微红着脸,还要保持老大的威风,笑骂道,“继续个毛线,坐下吃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