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8章:叶景琰,我们分手吧/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放心,我会处理好这件事的,我……”

“够了!”段依瑶一声断喝,“叶景琰,赵璇都住到你家去了,你想怎么处理?把她赶出来?她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你难道要这么无情?”

叶景琰想要说的话被段依瑶截断。无情,是啊,他把怀孕的赵璇赶出来可不就是无情吗?而这样的行为也一定是段依瑶所鄙视的吧。

“叶景琰,你无需再为难了,我退出,你和赵璇还有孩子,你们才是一家人,你放过我吧。”段依瑶很是疲倦的说。

“不行!”叶景琰眼眸中透着坚定,“我喜欢的人是你,想要过一辈子的人也是你,我不会放弃你的。”

段依瑶苦苦一笑,眼泪溢满眼眶,“那又怎么样?孩子怎么办?退一万步讲我可以接受孩子,可是赵璇呢?这对她不公平吗?她才是孩子的妈妈。”

“你成全了赵璇和孩子,那我们呢?”叶景琰心痛难忍,“我们就该为了他们放弃自己的幸福?”

“这是你应该承担的责任。”

“这是一个意外!”

“就算是意外现在也是现实了。”段依瑶顿了顿说。“至于我,或许会在未来某一天遇到一个更适合我的男人。”

“不!你是属于我的。”叶景琰伸开双臂,将她人带被子抱进怀中,他从来不敢想象会有另一个男人抱她入怀,亲吻她柔软的双唇,她的一切都是属于他的。

段依瑶的眼泪悄然滑落,她何尝不伤心难过?可是这道题真的太难了,她只能遵从内心做出伤害最小的选择。

然而还是忍不住生气,忍不住难过。

越想越气,段依瑶手握成拳,在他的肩膀一下一下砸,都怪他,为什么那天要去喝酒?为什么要和赵璇上床?

如果没有发生这一切,她一定会很喜欢他很喜欢他……

叶景琰紧咬牙关,双膝跪在地上紧抱着她任由她发泄,他能读懂她的心,他能感受到她的悲伤和愤怒。

他唯一的期盼就是不让她离开他。他拥有那么多财富,拥有强大的力量,却连这么一点事情都办不到。

青龙在门口愣了好一会儿,听到病房里的声音忙跑进来,看到这副场景惊讶的说不出话来,他……他到底是……什么东西?

居然会瞬间转移?而且是在自己眼前。

拥抱良久,段依瑶推开叶景琰的怀抱,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说,“景琰,连老天爷都不想我们在一起,还是算了吧,我们分手吧。”

叶景琰直直的望着她,脸色的神色既悲伤又绝决,“不,我不同意,我是绝对不会和你分手的。你别胡思乱想了,安心养伤,我会处理好一切的。”

“你又何必……”

“依瑶,你什么都不要说,晚饭我放到你住的病房了,记得好好吃饭,这件事交给我。”说完,叶景琰悄然无声的消失在病房中。

青龙再次震惊,几步跑过来在他刚才跪着的地方用手搂了搂,什么都没有……

“老大,他……他消失了……”

段依瑶轻声“嗯”了下。

“你……你不惊讶吗?他消失了。”青龙像个萌呆的小孩子,眼中全是疑惑。

“我知道,他和我们不一样。”段依瑶简单的介绍了一下。

青龙更加惊讶,“那他是什么?”

“他……他也是人,就是有些特异功能而已。”段依瑶烦躁的解释。

“特异功能?是不是像美国电影里面的钢铁侠蝙蝠侠超人那种?”

“差不多吧,”段依瑶随意打发了这个好奇宝宝,MD,她快要难过死了,这个家伙还在这啰里啰嗦问东问西,烦死了。

“天呐,真的有这么种人,真的有……太厉害了……”青龙不断的念叨,脸上的表情很狂热。

“青龙,这件事不要告诉任何人,知道吗?”

青龙重重的点头,“我知道,绝对不会说的。”

段依瑶望着外面渐黑的天色,长长的叹口气说,“去把饭拿来,我们吃饭吧。”

“哦,好的。”

这是段依瑶的优良传统,哪怕天塌下来了也要找时间先填饱肚子,这样才有精力支撑下去,更何况她很想要自己的身体康复。

A市的某条路上。

一辆黑色的法拉利在路上疾驰,一路飙回了叶家别墅。

赵璇将最后一只百合插进花瓶中,温柔的说,“阿姨,你看这样好看吗?”

“挺好看的,不过这只花放在这里有些多余……”

正说着话,只见叶景琰杀气腾腾的冲进来,赵璇一看来者不善,连忙躲在慕薇薇身后。

“出来!”叶景琰怒声喝道。

赵璇拉着慕薇薇的胳膊心惊胆颤的说,“阿姨,救我。”

“别怕别怕,”慕薇薇拍了拍她的手,抬头怒视儿子,“你干什么?”

“你问问她自己干了什么?”叶景琰气的浑身发抖,一想到段依瑶因此气昏过去,就恨不得亲手把她掐死。

赵璇又往慕薇薇身后缩了缩,紧张的说,“我……我就是……就是去了趟军医院。”

慕薇薇诧异,扭头看她,“你去军医院干什么?”

“我有个朋友在军医院住院,我去探望她的时侯恰巧碰上了段军官而已。”

“撒谎!”叶景琰直接戳穿她,“我早晨前脚走,你后脚就到了,敢说不是跟着我去的吗?”

“不是……我真的是去看我朋友……”赵璇浑身发抖,脸色一片苍白。

慕薇薇听明白了,她虽然人到中年了,但脑子还没有生锈,当然分的清楚谁是说真的,谁在撒谎。

表情严肃的看着赵璇,冷声说,“你去找段依瑶了?”

赵璇一看连慕薇薇也不帮着她了,也不敢再扯谎,坦白从宽道,“阿姨,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想看看段依瑶长什么样子……”

慕薇薇一眼看穿了她的心思,只怕她是去让段依瑶离开儿子的,毕竟她腹中有张王牌。平时看这丫头挺单纯的,怎么如此有心机呢?

“赵璇,我知道你心里不舒坦,可平安不喜欢你这是你老早就知道的事情,我们家也没有亏待你,好吃好喝的伺候着,你何必还要贪求那么多呢?”

赵璇眼泪吧嗒掉下来,哭着说,“阿姨。我错了,我不该去见她,我以后再也不去了。”

“以后?”叶景琰冷喝道,“你知不知道因为你,依瑶住进了ICU?要是她有个三长两短,我一定让你给她陪葬。”

赵璇寒毛倒竖,不敢看男人愤怒的眼眸。

“段依瑶病情加重了?”叶少辰不知什么时侯走进了客厅,听到最后一句话问道。

叶景琰皱眉点头,“今天早晨直接晕倒了。”

“现在怎么样?”

“气色不是很好。”

叶少辰拍了下儿子的肩膀,对赵璇严肃的说,“我劝你还是收起那点小心思。别想着把段依瑶怎么样,她不是你能惹得起的人,现在没出大问题就好,若是真的出事了,我们叶家只怕也要被她踩平了。”

赵璇懵住,段依瑶?一个看起来其貌不扬的女军官,居然会有这么大的势力?

“我回来啦。”玄关处传来叶初雪清亮的声音,不一会儿,她就进了客厅,看到剑拔弩张的情势,好奇的问,“哎呦,我又错过什么好戏了?”

“如意,怎么说话呢。”慕薇薇训了女儿一声。

叶初雪见赵璇躲在妈妈身后,哥哥浑身杀气,就知道这女人一定又做了什么事情,笑嘻嘻的说,“赵璇,好汉做事好汉当,你躲在我妈身后算什么本事啊。”

赵璇心里恨不得把这个丫头撕碎,脸上却要装出一副柔弱样,“初雪。我只是一个弱女子,从来都不是什么好汉。”

叶初雪不屑的冷哼,对慕薇薇说,“妈,你不要老护着她,她不是我们叶家的儿媳妇。”

慕薇薇瞪了眼女儿说,“好了,这件事的确是赵璇不对,可是事情已经发生了,再追究也没有什么用。吃饭吧,”

叶景琰气都气饱了,哪里还有心情吃饭?转身向楼梯走去。

“妈,发生什么事情了?”叶初雪不解的问。

“没什么,吃饭吧。”慕薇薇不想再提,她知道女儿和段依瑶关系好,如果知道赵璇把段依瑶气昏过去,怕是要把赵璇当场撕了。

叶初雪快要急死了,跺跺脚说,“你不说我去问我哥。”说完撒腿向楼上跑去。

慕薇薇回头安慰赵璇,语气中带着严厉,“你以后不要再见段依瑶了,她的身份特殊,躲远一点对你和孩子都有好处。”

赵璇不知所措的点点头,心里却在疑惑,那个女人有什么特殊的?不就是个当兵的吗?

叶景琰卧室。

“靠!她赵璇厉害了啊,不行,我要给小姐姐出气。”叶初雪撸起袖子就要去找赵璇算账,被叶景琰叫住,“有妈妈护着她,你能把她怎么样?”

“那就这样算了?依瑶姐岂不是白晕倒了?”叶初雪气不打一处来,比自己受了委屈还难受。

叶景琰一边收拾着自己的行李一边说,“那怎么办?我能打赵璇一顿还是把她赶出去?”

“你可做不出这样的事情,”叶初雪焦虑的踱着步,“烦死了,这个赵璇怎么就怀孕了呢?未免太巧合了。”

叶景琰麻利的将衣服裤子扔进行李箱,提起来就要出门,叶初雪眼疾手快的拦住他,“你去哪?”

“回公寓睡,这里我一分钟都待不下去了。”

叶初雪张开双臂挡在他面前“哥,这个时侯你怎么能走?”

“我留在这里干什么?”

叶初雪说的义正言辞,“当然是要占领阵地啊,就是因为你不在,赵璇才能亲而一举的娶得妈妈的信任,你这一走,妈妈嘴上不说,心里肯定是埋怨依瑶姐的啊,所以你要留在这里,阻止妈妈喝赵璇更多的迷魂汤。”

叶景琰望着妹妹,感觉她说的有几分道理,把行李箱重重的扔在地上,仰面躺在床上烦躁之极。

晚上。

叶景琰坐在湖边喝闷酒,啤酒罐扔了一地。

“哐铛铛……”谁踢了一下空酒罐,叶景琰抬头,是叶少辰。

“爸爸陪你喝。”叶少辰打开一罐。

叶景琰用手中的酒罐碰了一下,仰头猛灌了一大口。叶少辰则象征性的喝了一点。

“我们俩个好像还没这么喝过酒,”叶少辰笑着说。

叶景琰淡声说,“你以前那么忙,哪有时间啊。”

“你不是也一直忙着跑来跑去吗?”

叶景琰又喝了一大口,沉默良久说,“爸,我说一句没良心的话你别骂我。”

“不骂你,你说。”叶少辰大长腿伸直,看着眼前波光淋漓的湖面。

叶景琰眼眸中露出冰冷,“我总觉得赵璇肚子里的孩子不是我的,我真的想不起来碰了她。”

叶少辰扭头瞥了他一眼。“这件事太好办了。”

“什么意思?”叶景琰来了兴趣。

“等孩子生下来,如果是咱叶家的人一眼就能看出来,基因这东西很强大的。你看你和如意的长相就知道了。”叶少辰嘴角露出一丝温暖的笑意,对他来说,两个孩子就是他这一生最好的杰作,“当然,最简单的就是做DNA。如果是咱们叶家的崽,我们就好好养着,反正叶家也不在乎多一个人,但如果不是,哼!”

叶少辰一声冷哼,让隐藏在黑暗处的某人打了个哆嗦,悄悄的向别墅走去。

“可是……依瑶那边怎么办?她……她要和分手。”叶景琰心痛的说出最后一句话。

叶少辰轻叹口气说,“平安,不管哪个女人碰到你这种情况,都不会大度的说我不在乎,她生气难过是正常的,你让她冷静几天吧。你是男人,自己做的事情要勇于承担,如果有缘,不管兜兜转转多少年,你们还会走到一起的。”

“你和妈妈说的一模一样。”叶景琰苦笑。

叶少辰眉毛一挑,“是吗?我和你妈妈就是这么过来的,好事多磨,这句话没有错。”

叶景琰心里似乎做了一个决定,碰了一下父亲手中的酒罐,“来,再陪我喝一瓶。”

“没问题。不过以后不要再喝醉了。”

“以后不会了。”

客房。

赵璇靠在门上紧张的喘着气,她是真的被叶少辰刚才的话吓到了。

自从怀孕后,她一心想着要用这个孩子嫁到叶家,成为叶景琰的妻子,可是却从来没有想到万一孩子生下来,长得不像叶景琰怎么办?

他本来就怀疑这个孩子的来历。一旦检查出来孩子不是他的,那……到时候叶景琰岂不是要杀了自己?

怎么办?怎么办?

赵璇在房间焦急的踱步,纸是包不住火的,这件事迟早要暴露出来,看来……这个孩子是不能留了……

但是她要找一个适当的时机,用这个孩子换取最大的报酬,让叶景琰永远欠着自己,永远内疚。

这一晚,赵璇都没有怎么睡着,她在计划一个阴谋。

与此同时,叶景琰也没有睡着。他在想着医院里的女孩,不知道她睡着了没有。

翌日,叶景琰来到厨房取厨娘做好的早餐,却意外的在厨房看到了最不想见到的人。

赵璇的表情很内疚,抱歉的说,“景琰,我昨天做的不对,我道歉,这是我亲自熬的红枣糯米粥,就当是给段姑娘赔罪好吗?”

叶景琰冷冷看她一眼,讥讽道。“赵璇,我妈妈不在这里,你不用戴着面具说话。”

赵璇连忙辩解,“我没有,我是真的想对段姑娘说抱歉,我昨天不该冒然跑到医院去的,对不起。”

叶景琰的话有些狠毒,“粥还是留着自己吃吧,我怕她吃了病情会更加严重。”说完提着厨娘准备好的早餐离开了餐厅。

赵璇盯着他的背影,暗暗咬牙。叶景琰,为了段依瑶,这种话你竟然都说的出来?

路上,叶景琰心事重重的开着车,父亲说的对,让她冷静一段时间吧,如果她执意离开自己……那自己就暂时放她走,反正以后他是要去找她的。

医院的早晨很热闹,到处都是起来锻炼的病人,叶景琰来到六楼,段依瑶正扶着墙慢慢的走路,青龙在旁边虚扶着她。

“老大。”青龙看到他后,提醒了一下段依瑶,他现在看叶景琰的眼神很古怪,有敬佩有探究还有一点好奇。

叶景琰走过来,笑的一如既往的温柔,“我带了早餐,吃了再活动吧。”

“不用了,我吃过了。”段依瑶没有看他,淡淡的说。

叶景琰的双眸闪了一瞬,掩饰着眼底的伤痛,依旧笑道,“这是鱼汤,你等会儿渴了可以喝一点。我给你放到病房。”

“我不想喝。”段依瑶拒绝。她是个爱憎分明的人,既然说要退出,就不想和他有任何瓜葛。

叶景琰一颗心碎成了几瓣,深深的注视了她几秒说,“就算生气,也不要和自己的身体过意不去,你也想尽快康复不是吗?”

段依瑶沉默着没再说话。

叶景琰把手里的食盒递给青龙,“等会儿倒给你们队长喝,我去上班了。”

“哦,好。”青龙脑袋还有些晕。

“我走了,明天我来看你,有什么需要给我打电话。”叶景琰叮嘱完,万分不舍的看了眼她转身离开了。

等他走远了,段依瑶才抬起头看着他离开的方向,心里酸酸的。

“老大,喝汤吗?”青龙赶紧问。

“喝。”

下班回到家中,吃了晚上叶景琰就钻进了书房,这几天美国的项目正到关键期,他七点有个视频会议要和对方谈。

这一谈两个多小时过去了。

拿着杯子下楼想倒杯咖啡继续加班,走到二楼时,碰到了上楼的赵璇,她手里端了一杯热热的咖啡。

“景琰,正好,我帮你冲了一杯咖啡,想给你送到书房的。”赵璇语气欢快,眼睛闪着光。

“不用。”叶景琰冷声冷气,想要绕过她下楼,却被她挡住说,“你是要下楼到咖啡吗?就喝这杯吧。”

“我说不用!”叶景琰冲她吼了一声。

赵璇完全不退缩,还把咖啡杯往他跟前递了递说,“你尝尝嘛,我知道你不喜欢加糖,所以什么都没有放。咖啡豆是现磨的,你闻,味道是不是很醇正?”

叶景琰被她搞的极不耐烦,随手将她手中的咖啡杯一拨,“不需要。”话音刚落,段依瑶脚下猛地一滑,咖啡杯“咚”掉在台阶上,她的人也顺着楼梯滚了下去。

“啊——”凄惨的尖叫声响彻整个别墅。

叶景琰在原地懵了几秒,听到赵璇的惨叫声,才扔下手中的杯子,慌张的向下跑去。

“孩子。我的孩子,救救我们的孩子……”赵璇躺在楼梯的拐角出,向他伸出手,眼中全是恐惧。

叶景琰惊慌失措,跑到她跟前,本能的将她抱住,不知道该怎么办。

“景琰,救救我们的孩子,求求你……”赵璇紧紧的抓住他的胳膊,苦苦向他哀求,“你就算再恨我。孩子是无辜的,求你救救他……”

赵璇的尖叫声吸引来叶家其他人,叶少辰一看这种情景,忙冲楼下大喊,“章贺,准备车,快点。”

“是,老爷。”

慕薇薇穿着睡衣跑出来,看到赵璇面色苍白的躺在叶景琰怀中,身下有血渗出,眼皮突突的跳,一开口音调都变了,“还愣着干什么?快把赵璇抱到车上去啊,立刻送去医院。”

叶景琰被惊醒,将赵璇横抱起来,冲下楼。

“你干什么?”叶少辰看妻子也跟着往下跑,一把捞住她。

“去医院啊,平安一个人怎么行?”

“我去吧……”

慕薇薇打断他的话,“你一个大男人不方便,我去。”

“我们都去,你在门口等会儿,我给你拿件衣服。”说完叶少辰就消失不见了。

两辆车一前一后向附近的医院疾驰。

赵璇躺在叶景琰的怀中,心里又难受又释怀,难受的是这个孩子和她的缘分只有短短的这么两个多月,最终还是自己亲手送他离开。释怀的是,这笔债赖在叶景琰身上,他这辈子都别想扔下她。

“景琰,我好冷,你抱紧我好吗?”赵璇颤抖着说,她清楚的感受到血不断的从身下流出,身体渐渐发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