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9章:我要你娶我/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景琰此时顾不及什么,麻木的将她搂了搂。

“孩子保不住了是吗?”赵璇眼角滑下一滴泪,她是真的难过,毕竟她真心实意的爱过这个孩子。

叶景琰声音干涩,安慰她,“别乱想,马上就到医院了。”

他的大脑现在已经停止思考了,他不敢相信自己竟然亲手把赵璇推了下去。

赵璇眼泪越来越多,“我真的好喜欢我们的孩子,真的好喜欢……”

叶景琰觉得自己的心被人插了一刀,钝疼。

他是不喜欢赵璇,不喜欢孩子,但是……那好歹是他的孩子,现在发生这样的事情,他怎么会好受?

到了医院,急诊室的医生和护士都在严正以待。车一到,就有担架把赵璇推了进去。

“什么情况?”医生问跟随而来的叶景琰。

“她怀孕两个多月,刚从楼梯上摔下去了。”

“怎么这么不小心?”医生埋怨了一句疾步跟了进去。

叶景琰站在急诊室门口,感觉手上黏糊糊的,低头一看,上面全是血……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叶景琰在心里说了一声,去不知道是对谁说的。

叶少辰和慕薇薇随后赶了过来,看儿子呆呆傻傻着,忙上去关心的问,“赵璇呢?”

“在里面。”

“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慕薇薇怒声问。

叶景琰张张嘴,良久才木木的说,“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不想喝她煮的咖啡,随手推了一下,她就……我没有想要孩子的性命……”

慕薇薇愤愤的瞪着儿子,又气又伤心,不假思索的说,“你由始至终都不喜欢这个孩子,现在好了,遂了你的心愿。”

“平安也不是故意的,你就别说他了。”叶少辰替儿子说话,“你看他也挺难过的。”

“难过有用吗?难过我的孙子就会回来吗?”慕薇薇怒急,恨不得打儿子两下才解气。

叶少辰搂着她不停的安慰,“好了好了,别生气,这臭小子等回去好好收拾,现在在医院呢。”

“他为了段依瑶什么事都干的出来,现在趁了你的心,你可以去找她了是吗?连自己孩子的性命都不顾,你明知……”慕薇薇越说越激动,怕妻子还说出生伤害儿子的话,叶少辰强制将她带离了急诊室大厅。

“你拦着我干什么?我看不管他不是一天两天了,都这么大了,为什么做事这么毛躁呢?”慕薇薇冲丈夫发火。

“对对对,平安这件事办的确实不对,你消消气。”

慕薇薇心中的怒火没处发,转移到了丈夫身上,“都是你,从小就惯着他,什么事都由着他。”

“怪我怪我,一切都是我的错,好了不生气了。”叶少辰劝哄着妻子,等她心情平复了一些才说,“你看儿子刚才那个样子,显然是被这件事吓住了,你再说他就有心理阴影了,会责怪自己一辈子的,你愿意平安这辈子都活在内疚中?”

“我……”慕薇薇眼眶一红,眼泪差点冒出来,“可是他这次做的也太过分了,自己犯的错自己不承担,还对赵璇横眉冷对的,我是觉替赵璇太不值了。”

“薇薇,你就是太善良了,知人知面不知心啊。”叶少辰意味深长的说。

“你是什么意思?”慕薇薇警惕的看着丈夫,把眼泪收了回去。

叶少辰搂着她的肩膀说,“这丫头没有你看的那么单纯,她是军医院也是蓄谋已久的,上次我去医院看平安,她就一直在车后跟着,我看她没有对平安做什么,也就没有管,原来她是冲着段依瑶去的。”

“这能说明什么?”慕薇薇嘴硬的反驳,“就算她去找段依瑶,也是情有可原的。”

叶少辰看妻子的样子,估计自己现在说什么都听不进去了,只好妥协道,“好了,不说这些了,去看看平安吧,这孩子可别钻了牛角尖。”

慕薇薇总是更偏心儿子的。哪怕他做了这等错事,生气过后还是担心儿子的状态。

“等会儿进去可别怕他了。”

“知道。”

叶景琰站在刚才的地方一动不动,表情麻木的不知道在想什么,叶少辰上前拍了下他的肩膀说,“先去把手洗了。”

叶景琰回头看了眼父亲,眼神呆滞,唤了一声“爸”。

“爸知道你难过,事情到了这种地步。你能做的就是尽量挽回。”

叶景琰愣了愣,转身向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一个多小时候,急诊室的门终于开了。

医生淡漠的说,“孩子没有保住,我们给患者做了清宫手术,她醒后情绪可能会有些不稳定,你们家属要多陪陪她,让她保持好的心态。”

“多谢医生。”

“患者是住院还是回家。都是消炎针和营养针,每天挂上就可以了。”医生问。

慕薇薇看了看丈夫和儿子,拍板道,“回家。”

“那等病人清醒点吧,二十分钟后就可以回去了。”

“谢谢医生。”

赵璇从麻药中醒来时,看到旁边站在的叶景琰,轻声问,“我们的孩子呢?”

叶景琰心猛戳了一下,在她希冀的目光中说,“对不起。”

眼泪瞬间滑落,渗入发丝,“我的孩子没有了。”

慕薇薇看她如此伤心,不由的红了眼眶,握住她冰凉的小手说,“赵璇,是我们叶家对不起你。我们会对你负责到底的。”

“可是我只想要我的孩子,他已经快三个月了,我每天都和他说话,给他讲故事……”赵璇一边说一边哭,让在场的人都于心不忍。

“好姑娘,别难过了,小月子哭会伤眼睛的。”慕薇薇用纸巾给她擦眼泪,“你还年轻,以后还会有很多孩子的。”

赵璇呜咽的哭泣声扰乱了叶景琰的心,他第一次觉得,这么久以来的逃避和冷视是个错误。

如果他对这个孩子抱有更多的善意,或许就不会发生今天这样的惨剧。

“好了,我们回家。”慕薇薇替她撩了撩头发,慈爱的说。

叶景琰默默的抱着她走出急症室,放进护送的救护车里。

夜黑很,空气中没有一丝风,连月亮都隐藏在乌云中,如此黑的夜,自然没有人发现隐藏在不远处闪着红灯的摄像机。

回到叶家,赵璇疲惫之极,很快就带着泪痕睡过去。

叶初雪是晚上十点回到家的,从章贺口中得知发生的事情之后,就一直焦急的等到了现在。

“都说说吧,要怎么办。”慕薇薇率先开口。

其余三个人都没有说话,因为这件事还是要看叶景琰的态度。

“怎么都不说话?”慕薇薇扫视了一圈,目光落在儿子身上,“平安,你什么态度?”

叶少辰不愿儿子在激动的状态下说出让自己后悔的话,连忙出声打断,“这样吧,今天晚上大家都挺累的,现在也很晚了,不如我们休息一晚上,好好考虑清楚,明天再决定,而且我们也要听一下赵璇的意见对不对?”

叶初雪是爸爸的忠实拥护者,立刻举手说,“我同意我同意。晚上人的情绪是最波动的时侯,不适合做任何决定,还是等明天。”

慕薇薇瞪了丈夫一眼。“你就会和稀泥。”

叶少辰呵呵一笑,“如意说的是有科学根据的,晚上的确不适合做决定,现在都快十二点了,睡吧睡吧。”

“好,明天就明天。”慕薇薇终于妥协。

“爸爸妈妈晚安。”叶初雪恭送两人离开,叶少辰偷偷递给她一个眼神,女孩点点头比了个OK。

等两个消失在客厅。叶初雪立刻依偎在哥哥身边,严肃的说,“哥,你可千万别较真,赵璇提什么条件都可以答应,唯独一条不行,那就是娶她。”

叶景琰靠在沙发上,仰头望着巨大的水晶吊灯,表情木然。

“哥,我和你说话呢,听到没有。”叶初雪摇了摇哥哥的肩膀,“你千万别把自己一辈子搭进去,不值得知道吗?”

叶景琰许久才开口说,“如意,能帮我倒杯水吗?我口渴。”

“哦,好。”叶初雪乖巧的倒了杯温水递给他。

叶景琰“咕噜咕噜”一口气喝完,脑袋似乎也清醒了很多,抹抹嘴角,他说,“我知道,这是两件事。”

叶初雪长长的松口气,拍着胸口说,“你知道就好,爸爸刚才还专门递眼神。让我劝劝你,就怕你脑子一热说出什么昏话。”

“我没有那么傻,好了,去睡觉吧。”叶景琰像小时候一样,摸了摸她的脑袋。

“那你别太晚了,已经很晚了。”

“知道。”

叶初雪从沙发下跳下来,担心的看了看哥哥,消失在空气中。

叶景琰觉得浑身无力。他连动动手指头的力气都没有,闭上眼睛,眼前全是刚才发生在楼梯上的一幕,还有自己沾满鲜血的双手。

事情发生的太快了,以至于他没有任何反应。

如果刚才他能让时间停止,或许就能拯救一条生命。然而这只是如果……

深夜,外面渐渐起了风,黎明时分。暴雨倾盆。

章贺起床看到沙发上蜷缩着的叶景琰,心里疼惜,找来一条毛毯为他盖上。

叶景琰向来睡眠很浅,感觉到动静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看到章贺声音沙哑的喊了声“章叔叔”。

章贺轻声说,“时间还早,再睡会儿。”

“外面下雨了吗?”叶景琰听到暴雨声问他,他感觉自己回到了小时候,爸爸妈妈不在家的时侯,就是章叔叔在这样的雨夜守着他和如意。

“嗯,下雨了。”

“章叔叔,等会儿天亮了你让人送两份早餐去医院。”今天,他的状态不适合去见段依瑶。

章贺点点头,把毛毯往他下巴掩了掩说,“知道了,放心。”

叶景琰嗯了声便再次闭上了眼睛,他感觉自己累极了。

一个多小时后,慕薇薇下楼看到儿子,昨晚满腔的怒火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一定也很不好受吧,竟然一夜之间憔悴了这么多。

“你站着……”

“嘘——”慕薇薇示意丈夫噤声,指了指沙发上蜷着的儿子说,“小声点,平安还睡着呢。”

“这小子应该是一夜没睡吧,外面雨这么大。也不怕感冒了。”叶少辰皱眉说。

慕薇薇不禁反思,“昨天是我逼的太紧了。”

“好了,你也别自责了,这事的确是他不对,走吧走吧,让他再睡会儿,我们先去餐厅吃饭。”

直到上午九点多,叶景琰才悠悠转醒,而此时,家庭医生也把吊瓶给赵璇挂上了。

叶景琰回到自己房间洗漱完毕,决定去和赵璇谈谈,在她门口站了许久敲门进去。

赵璇扭头看到他,眼底滑过一丝亮光,他终于来了。

除此之外,房间里还有陪她说话的慕薇薇。

“你们谈,我先出去。”

“不用,妈,你坐着听也好。”叶景琰阻止道。

他坐在距离赵璇最远的地方,眉眼冷淡如画,不带任何温度的说,“昨晚的事情是我的错,你有什么条件尽管提,我会满足你的。”

赵璇直愣愣的望着他,她要的就是这句话。想了想说,“任何条件吗?”

“不,除了一条。”叶景琰直视着她的眼睛,丝毫不惧即将到来的谴责。

“什么?”赵璇被他看的有些心虚,硬着头皮问。

“娶你,”叶景琰冷冷说出这两个字,“除了这个条件,其它的都可以。”

赵璇苦苦一笑。讽刺的说,“巧了,我也只有这么一个条件,就是让你娶我。”

“换一个吧。”叶景琰直接说。

“你害我失去了孩子,我让你娶我都不可以?哪怕骗我结两年再离婚都不行?”

叶景琰表情异常严肃,一副谈判的态度,“不行,结婚对我来说是一件非常神圣的事情。我不会把结婚当儿戏,也不想骗你,见谅。”

赵璇冷笑,“好吧,既然你否决了我唯一的条件,那让我好好想想该要些什么,明天我给你答复。”

“谢谢。”撂下这两个字,叶景琰起身离开。

慕薇薇始终没有说话,赵璇提的这个要求和平安的拒绝都在她的意料之中,所以她很淡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