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0章:再生气就亲你了/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赵璇,你……”

“阿姨,你别说了,”赵璇打断她的话,撇过脸说,“我想一个人冷静一下。”

慕薇薇无奈,“好吧,药快完了你喊一声,女仆就在外面。”

“谢谢阿姨。”

房间只剩下赵璇一个人,凶狠的本性暴露无遗。想了想她从旁边拿过手机,给某个陌生号码发了一条信息。

叶景琰,既然你如此无情,那就休怪我无义,还有段依瑶。我也不会放过你的。

军医院。

段依瑶站在窗前看着外面的瓢泼大雨,忧心忡忡。

她担心的不是叶景琰,而是已经出国多天的父亲,直到今天,没有一点信息传过来。也不知道他们执行的是什么方案,能不能彻底消灭那股恐怖势力。

正想着,手机响了,拿起来一看,脊梁不由的挺直了,接通电话她恭敬的喊了声,“夫人好。”

“依瑶,你好点了吗?”电话里传来夫人柔和的声音。

“好多了,谢谢夫人关心。”

“好了就好,我还一直担心呢,那个小伙子呢?听说他的伤更重。”

段依瑶心紧了紧说,“他也没事了。”

“那就好。”夫人笑吟吟的说,“刚开始我还想着给你介绍对象呢,没想到你早就心有所属了,听首长说那个小伙很不错,你们结婚的时侯记得要通知我,我虽然人去不了,但礼物一定会到的。”

段依瑶咬着下唇,轻声说,“谢谢夫人,这是我的荣幸。”就是她不知道自己是否有这么一天。

“你好好养伤,我就先挂了。”

“夫人再见。”

挂了电话,段依瑶呆呆望着窗外的雨,心像一块被浸湿的海绵,又沉又重。

一场持续的瓢泼大雨让A市成了湖,甜品店没有生意,叶初雪又担心家里,车钥匙一拿开车回家。

走到半路,萧钰麟打来电话找她聊天,正巧叶初雪憋了一肚子的话难受,一股脑的吐槽给他听。

“你说咱哥会不会脑子一抽,取了那个女人吧,我真的是不喜欢她啊,浑身发散着绿茶婊的气息。”叶初雪带着蓝色耳机,语气中全是嫌弃。

萧钰麟在那头笑着说,“咱哥不会那么傻吧,他不是喜欢那个女军官吗?”

“喜欢有什么用?赵璇不是在这卡着吗?现在还出了这档子事,我看他和依瑶姐够呛,哎呦……”正说着话,叶初雪向前扑了一下,又被安全带拉回来。

萧钰麟紧张的问,“如意,你怎么了?撞车了吗?”

叶初雪看了看前面,郁闷的说,“没撞车,路上全是雨水,右前轮好像陷进下水道了。”

“人没事就好,你走哪儿了?我去接你。”

“不用,这么大的雨,你从家里过来也要一个多小时,我打个车就回去了。不和你说了,我下去看看。”

“你小心点啊。”

“知道知道,挂了。”叶初雪将蓝牙耳机扔在副驾驶,打开双闪,刚下车准备去后备箱拿伞,一辆车从旁边呼啸而过,溅起的巨大水浪将她浇成了落汤鸡,再加上大雨,短短几秒。叶初雪就浑身湿透了。

抹一把脸上的雨水,叶初雪冲刚刚过去的那辆车大骂,“MD,开那么快赶着投胎啊。”这下好了,用不着打伞了。

冒着大雨来到车头,没脚踝的雨水纷纷流向右车轮陷落的位置,果然是个下水道。

市政部门工作也太不到位了。井盖丢了也不知道补上,万一行人掉进去怎么办?

举目四望,除了茫茫雨幕,就是飞驰而过的汽车,一辆出租车都没有,她有些后悔了,刚才应该让小麟子来接她的。这会儿去哪里打车啊。

转身要回车上求救,旁边车道又来了一辆飞车,叶初雪不想再溅一身的脏水,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两步。

这一退直接一脚踩进了车轮空出来的缝隙。

那句话怎么说,人背的时侯喝凉水都塞牙缝,叶初雪此时就是这样的感觉。

她最近也没有做什么缺德事儿啊,今天怎么如此命背?早知道今天早上就不来上班了。

雨太大,雨水成股成股的往下水道里流,叶初雪看不清自己的脚卡在哪里了,往上一把生疼。

这可怎么办?

叶初雪茫然无措的站在大雨中,有种被全世界抛弃的错觉,这会儿如果能出现一个救她出水坑的男人,只要长得不是太丑,她都愿意考虑嫁给他。

在雨中等了十几分钟。叶初雪双腿发软到快要绝望,准备试一试瞬间转移的时侯,头顶的雨莫名其妙的停了,仰头一看,是一把黑色的伞。

“你怎么站在雨中?”耳边传来男人的声音,叶初雪正想着是哪个王子来救她了,一听声音懵住了。

再熟悉不过的声音。

“脚卡在里面了吗?”南宫昭焦急的问。

叶初雪有些别扭的转头,怎么是这个家伙呢?

“在雨中淋了很久吗?脸这么白。”说着南宫昭把西装脱下,快速的给她裹在身上,不小心碰到她的手,南宫昭紧皱起眉头,“手这么凉?”

叶初雪脑袋被雨水浇的有些迟钝,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男人将她两只小手握在一只手中,哈了几口热气等捂热了说,“拿着伞,我帮你把脚弄出来。”

叶初雪木木的接过伞,看着他蹲下,后背和腿瞬间被大雨浇湿,她不自觉的把伞往他上空挪了挪,却听他说,“别管我,自己小心别被淋到。”

叶初雪默默的想了想,把伞移了过来。

浑浊的雨水中,她快要失去知觉的脚踝终于感觉到手指的温暖,他用手摸索了一下脚卡的位置,然后小心翼翼用手护着脚面往出拔。

“啊——”叶初雪疼的倒吸一口气,南宫昭立刻停下,关心的说,“好像扭到了,你忍着点。”

叶初雪嗯了一声,他的高档衬衣已经被雨水浸湿,黏在背部,能清楚的看到他脊背结实的肌肉纹理。

这一刻,叶初雪突然觉得,他好像没有那么讨厌了。

豆大的雨珠打在伞上。奏出欢快的音符,天地之间恍若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在南宫昭的不懈努力下,叶初雪的脚顺利的从下水道脱离,果然已经肿起来了。

“我送你去医院,”南宫昭皱着眉说,“顺便开点感冒药。”

叶初雪没有拒绝这个提议,“等一下。我取一下车钥匙和手机。”

“站着别动,我去取。”

南宫昭再次冲进雨中,拿了两样东西锁了车,走到她跟前什么都没有说直接将她抱起来,走向旁边反向车道停着的车。

“冷吗?我把暖气打开。”南宫昭一边启动车子,一边问她。

叶初雪刚想说不冷就打了个“喷嚏”,不由自主的紧了紧身上的黑色西装。

南宫昭的眼中全是担忧,打开暖气向最近的医院驶去。叶初雪的目光落在他的手背,上面的皮蹭破了,有些惨不忍睹,应该是刚才在下水道磨破的。

“你的手……”叶初雪终于说了句话,她觉得很过意不去。

南宫昭很随意的说,“没事,等会儿贴个创可贴就好了。”

叶初雪心里不知为什么闷闷的,气氛有些沉重。

他们两个每次相遇,好像都会发生一些事情。

到了医院,挂号,拍片,开药,所有的事情都是南宫昭跑前跑后,叶初雪感觉有些不好意思。其实。他真的没有必要做到这一步。

“你送我回家吧,”叶初雪再次回到车上,顿了顿说,“谢谢你。”

南宫昭先是诧异了几秒,然后勾唇笑了,“不客气。”

叶初雪尴尬的转过头不敢去看他温柔的眼眸。

或许是真的太困了,或许是车里的暖气太足。车子开出没多久,叶初雪就睡了过去。

南宫昭扭头看着她熟睡的脸庞,心下一动,在前面的路口转了方向。

车窗外的雨渐渐小了。

南宫昭把女孩从车里抱下来的时侯,她的脸红扑扑的,用手试试额头才发觉已经发烧了。

“真的发烧了呀,”南宫昭嘀咕了一句。抱着她上了楼。

叶初雪迷迷糊糊中感觉自己泡进了舒服的热水里,以为是回到了家里,软软的说,“妈妈,我渴。”

很快,一勺温水送到嘴边,她喝了口漂亮的眉头皱起来,“苦……”

“乖,这是药,你发烧了。”

叶初雪硬是皱着眉头把一杯子的感冒冲剂喝光了,也顺利的昏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下了一天的雨已经停了,叶初雪看着黑漆漆的窗外,一时有些恍惚,自己到底睡了多久?

揉揉眼睛,她猛地僵住。

等等,这是哪里?

叶初雪扫视了一圈所在的房间,开放式的装修,黑白搭配,简约中透着格调,叶初雪掀开被子。身上穿着一件宽大的白色衬衣,没有内衣……内裤!

“靠!”叶初雪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这是怎么回事?

她记忆的最后一幕是坐在车上,告诉南宫昭送她回家。现在看来这家伙并没有按照自己说的做。

他该不会在自己睡觉的时侯做了什么吧。

一股怒火冒出来,刚刚对他的印象好了点,现在……彻底毁了。

听到锅碗瓢盆的声音,叶初雪大声喊道,“南宫昭!”

急促的脚步声跑过来,随即传来南宫昭的声音,“怎么了?怎么了?”接着他出现在了叶初雪的面前,头发蓬松的搭在额前,穿着小碎花的围裙,一只手中拿着锅盖,另一只手里拿着勺子。

从未见过如此居家的南宫昭,叶初雪怔了几秒钟,望着他深邃的双眸,心控制不住的砰砰跳起来,“你……我不是让你把我送回家吗?”

南宫昭浅浅的笑了,勾人心弦的那种,“我怕送你回去了,你爸妈为难你。”

“那你怎么能……”叶初雪羞得满脸通红。后面的话说不出来。

南宫昭脸上的笑意更浓了,“你发烧了,难道穿着湿衣服睡?”

叶初雪把深蓝色的被子拉到下巴处,像只愤怒的小猫咪瞪着他,“那你就不能找个女人给我换?”

“这是我的公寓,去哪找什么女人?”

“可是……可是……”

南宫昭看她红了眼睛,忙走过来安慰她。“你别哭啊,我对你什么都没有做,就是帮你洗了个澡换了个衣服。”

“你还帮我洗澡?”叶初雪睁大眼睛,脸比发烧的时侯更红。

“就是在温水里面泡了一下……”

叶初雪气急,双手成拳在他肩膀上猛捶,“你这个色狼,你怎么能这样对我呢?大色狼。伪君子!”

南宫昭微笑着任由她打骂,反正她的气力就当是给他按摩了,等她打够了才柔声说,“不气了?”

叶初雪冷哼一声,撇过头气哄哄的不说话。

“好了好了,我刚才已经让人送来了一套衣服,你换上吃饭吧。”南宫昭凝望着她粉嫩的双唇,心里软的一塌糊涂。

叶初雪这样的女孩,生下来就是让人宠让人爱的,她哪怕是要天上的星星,也会有男人前仆后继的替她摘下来吧。

“还生气呢?再生气我亲你了?”南宫昭甩出杀手锏,果然叶初雪扭过头生气的问,“衣服呢?”

南宫昭指了指客厅的沙发,“在那,我帮你去取。”

“不用。”叶初雪用手指勾了勾,两个衣袋晃晃悠悠的飞了过来,看的南宫昭目瞪口呆。

直到叶初雪埋头翻衣服,他才缓过神说,“初雪,你是天上的仙子吧。”

叶初雪噗嗤一声笑了,刚刚还弥漫在两人之间的硝烟消失的一干二净。

“我不是仙子,我是修炼了千年的妖精。”叶初雪歪着脑袋诓他,一双紫眸流光溢彩,摄人心魄。

南宫昭痴痴的望着她,轻声说,“就算是妖精,也是这世上最美丽的妖精。”

“你不怕吗?”

“不怕。”说完,南宫昭捏住她的下巴重重的吻了上去。

这个吻激烈又温柔,像是要吸尽叶初雪的灵魂……

一股食物的焦味打断了这个深情的吻,叶初雪推开他的肩膀,喘着气说,“什么糊了。”

南宫昭懊恼的起身低声说了句,“糊的真不是时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