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1章:一装风流韵事/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等他离开,叶初雪赶紧穿上衣服,他很细心所有用品一应俱全。

这是个狼窝,再待下去自己就要被这个家伙吃干抹尽了,还是溜走比较好。可是,手机和车钥匙呢?

叶初雪在卧室和客厅找了一圈没有找到,南宫昭心知肚明的问,“找手机呢?”

“给我。”叶初雪张开手说。

南宫昭一边端熬好的白米粥一边说,“吃完饭就给你,我住的这个地方外面没有出租车,你偷偷溜走也没有用。”

叶初雪跺了下脚,坐在餐桌前准备吃饭。

“我好歹是你的救命恩人,你陪我吃顿饭不过分吧,”南宫昭又给餐桌上端了两盘菜。一盘青椒土豆丝,一盘蘑菇炒青菜,“我平时不做饭,所以冰箱里的蔬菜很少,你凑合着吃点。”

刚才还不觉得饿,可是一闻到饭菜的香气,肚子不争气的咕咕叫起来,掩饰的干笑几声说,“你还会做饭啊。”

“我会做饭很奇怪吗?”南宫昭把勺子给她。

叶初雪舀着喝了一口,味道还不错。“反正你给人的感觉不像是会做饭的。”

“那你会做饭吗?”南宫昭突然问了一句。

叶初雪耸肩,“不会,我爸不让我学。”

南宫昭挑眉看了她一眼说,“叔叔说的对,你不用学,我会就可以了。”

“喂!南宫昭,你可以不要占我便宜吗?”叶初雪戳了一下粥。

南宫昭不想惹她生气,笑道,“开玩笑而已嘛,别这么认真。”

叶初雪不知从哪里冒出一股无名火,阴阳怪气的说,“对呀,你原本就是A市最负盛名的浪荡公子,开玩笑还不是随口就来?”

南宫昭愣住,暗暗咬牙,自己嘴贱说那种话干什么?

“我刚才说为你做饭不是在开玩笑,”南宫昭尽量弥补。

叶初雪冷笑,“无所谓了,反正真真假假和我有什么关系?”

南宫昭心口被扎了一刀,直直的望着她说,“初雪,我对你是认真的。”

“南宫昭,你这句话对多少女孩说过?自己数都数不清了,”叶初雪啧啧赞叹道,“带回家,做饭,然后对女孩说喜欢她,女孩是不是都感动死了。”

“我没有带女人回来过,也没有给任何女人做过饭,你是第一个。”南宫昭认真的解释。

叶初雪的心漏了一拍,嘟囔了一句说,“哼,有没有来过谁知道呢。”

毕竟他在A市的名声可以用风流浪子来形容的。

南宫昭看她的表情就知道不相信自己,于是说,“自从见到你之后,我就和其他女人没有任何来往了,这一点我可以发誓。”

不提这个还好,一提这个叶初雪刚消下去的火又窜上来,饭也不吃了,摊开手说,“手机和钥匙呢?”

南宫昭知道自己又踩到地雷上了,自己好好的说什么其他女人?真是蠢到家了,还标榜自己是情场高手,怎么一到叶初雪跟前就成了白痴?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都分不清了。

“我再问一遍,手机,钥匙!”叶初雪冷着脸,她也不知道自己这火气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南宫昭看她真的生气了,只好从裤兜里掏出两样东西说,“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叶初雪一把抓过来,转身就向门口走。

南宫昭手忙脚乱的脱下围裙追上她,挤进电梯里才发现两个人穿的都是脱鞋。

电梯里的气氛很冰冷,叶初雪始终扭着头没有看他,一直下到一楼,南宫昭才急忙抓住她的手腕。“这里真的打不到车,我送你回去吧。”

叶初雪一甩没有甩开,气愤的瞪着他说,“南宫昭,你这个人怎么这么讨厌呢?”

南宫昭的心情莫名的清朗了,因为在他看来,这句话是女孩撒娇时候才会说的。

“对对对。我很讨厌,但是你看天这么晚了,就让我送你回去好不好?”南宫昭对她用上了这辈子所有的耐心和温柔,而且不知道底线在哪里。

叶初雪挑眉,“你现在不怕被我爸打断腿了?”

“打断腿也要送,我不放心让你一个人这么晚的回去。”南宫昭说轻轻拉了下她的手腕,“走吧。车就在外面。”

叶初雪迟疑了片刻,任由他拉着自己出去。

这么晚的确不是很安全,她给自己找了个理由。

这一路叶初雪都没有说话,南宫昭生怕自己又说了错话,也没有开口,所以车里很安静。

到了叶家别墅门口,叶初雪毫不犹豫的下车时,南宫昭按住了她的手。

“干嘛?”叶初雪警惕的望着他。

南宫昭哭笑不得,叮嘱道,“你脚上的伤还没有好,回家了记得抹药,你家里有家庭医生吧。”

“有。”

“那就好,医生那应该有药,你走慢点。小心疼。”

“知道了,”叶初雪下车后又念叨了一句,“婆婆妈妈的。”

这句话飘到南宫昭的耳朵里,又是一阵无奈,他也不知道自己会这么喜欢叶初雪,喜欢到连性格都快变了。

目送着叶初雪走进别墅大门,走向潮湿中的高大别墅,快要看不见了南宫昭才启动车子绝尘而去。

他没有看到的是,车子刚掉头,叶初雪就转头看了他一眼。

边向别墅走叶初雪边想,自己今晚的态度是不是有些过分?好歹南宫昭把自己救出水坑了,越想越觉得抱歉,她停下脚步拿出手机打了两个字给他发过去。

发送提示音刚一想起,叶初雪就后悔了,晕死!为什么要谢谢他?她怎么忘了这家伙还把自己看光了呢。

“啊——”叶初雪哀嚎一声,还在懊悔当中就收到了对方的回信,眯着眼睛点开,上面写着几个字: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

“神经病!”叶初雪碎碎念了一下,把手机装进兜里,却没有发现,自己的嘴角偷偷弯了起来。

一踏进叶家别墅,叶初雪就感觉到一股异样的氛围,爸爸妈妈和哥哥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表情都很严肃。

又发生什么事情了?

叶初雪跛着脚走到客厅,小心翼翼的问叶景琰,“哥,你们怎么了?”

慕薇薇眼神锐利的扫过来,“你怎么才回来?”

叶初雪心里咯噔一下,难道他们知道自己和南宫昭……

不行不行,打死都不能认。

“那个……”叶初雪双手背在身后,“我今天……”

话才出口,叶少辰突然说,“你早晨出去穿的不是这身衣服吧。”

叶初雪一颗心提起来,大脑飞速的旋转。“爸,是这样的,我今天开车雨太大,前车轮陷进没有井盖的下水道里了,我的脚还不小心卡进去了,你们看,都肿了……”

叶少辰和慕薇薇的表情很快就变了。后面忙走过来问,“什么?脚被卡住了?还疼吗?”

“疼,特别疼!”叶初雪趁机卖惨,希望爸妈网开一面。

慕薇薇扶着她的手说,“开车怎么这么不小心呢?快快,赶紧坐下,我等会给你擦点药。”

叶初雪一看,情况好像并不是自己想的那样啊,难道自己想错了?

慢慢的坐在沙发上,叶初雪试探着问,“妈妈,出什么事情了?”

“哎……”慕薇薇长叹口气,“你晚上还没有看手机吧。”

叶初雪摇头,“没有,我一直忙着呢,怎么了?”

“你自己看看八卦新闻就知道了。”慕薇薇发愁的说。

叶初雪赶紧掏出手机,打开新闻客户端,看到最上面那一条,整个人都蹦起来了。

上面大黑字标题写着:叶皇新任总裁害女友流产,疑出轨军人小三。

“靠!这谁TM在这造谣呢?”叶初雪破口大骂,完全忘了旁边坐着的爸妈。

“如意。注意言辞。”叶少辰提醒了一句,虽然他已经骂过了。

叶初雪怒冲冲点开浏览了一遍,说什么据叶皇集团内部人员消息,赵璇是叶景琰的正牌女友,怀孕两个多月,但叶景琰却在女友怀孕期间爱上另一个当兵的,不知什么原因。赵璇突然意外流产……

上面附着赵璇出入叶家的照片,还有挺着孕肚去医院产检,以及叶景琰经常出入军医院,最后一张是动图,正是昨天晚上叶景琰抱着赵璇从医院急症室出来。

还好没有段依瑶的照片,否则叶景琰现在怕是要杀到这家新闻的总部去了。

“这么明显的替赵璇说话,一定是她做的。”叶初雪武断的说。

慕薇薇蹙眉看她。“这个不可能。”

“妈,都什么时侯了,你还替她说话?”

“不是妈妈替她说话,你想想,如果赵璇是幕后主使,她怎么会知道昨天自己会出意外,还那么巧被记者拍到?”

叶初雪被问住,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妈妈说的有道理,赵璇就算再神通广大,再有心机,也不会拿自己腹中的孩子开玩笑,她有多重视这个孩子,叶初雪知道。

“那……那是谁要整哥哥?”叶初雪讷讷的问。

叶少辰沉着脸说,“这些年我们叶家发展的太快,挡了很多人的路。如今平安刚刚上位就有人想借着这件事整垮他,看来对方的野心不小。”

叶初雪义愤填膺,“这些人太恶心了,在生意场上赢不过我们叶家就会用这些肮脏的把戏。”

叶少辰冷哼,“只有有利可图,他们什么事做不出来?”

“那现在怎么办?我哥和依瑶姐不能白白被泼脏水吧。”

“已经派人去调查了。”叶景琰语气很淡,但是叶初雪却能听出来浓浓的杀气。

“好了,想好怎么应付明天的媒体吧,肯定又是腥风血雨的一天。”

“你们睡,我去趟医院。”说着叶景琰起身向外走。

叶少辰怒喝道,“站住!你现在去肯定有记者在那等着呢,你不是送上门去吗?”

“那又怎样?事情还会比现在更糟糕吗?”叶景琰脚步未停,“想用这种方法逼迫我就范?太小看我叶景琰了。”

叶初雪望着哥哥的背影,突然觉得他好man,好伟大。

“爸,我哥说的对,这件事说破了天也不过是一桩富家子的风流韵事,对我哥的名誉有影响,股价能有小小的波动,难道还能把咱们叶家连根拔起不行?”

听着女儿的话,叶少辰和慕薇薇相顾无言,他们好像是太敏感了,叶家如今的地位并不是一两件绯闻就能撼动的。

既然这样,那还担心什么?大不了损失个几千万。

“走吧,睡觉去,这事让平安自己去搞。”叶少辰担忧了一晚上的心情放松下来。

慕薇薇点点头。“也对,咱都五十多岁的老年人了,管这些闲事做什么。睡觉睡觉。”

“爸妈晚安。”叶初雪笑嘻嘻的说。

慕薇薇转过身,“啊,我忘了还说给你抹药呢。”

“妈,我自己来。您快点睡去吧,免得爸爸又抱怨我。”好不容易爸妈的注意力从自己身上转移开了。怎么又能拉回来。

“那好吧,药瓶就是在医药箱里放着,自己去取。”

“明白!”

等爸妈上了楼,叶初雪才彻底的松口气,幸亏他们没问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情,她还没来得及想呢。

路上,叶景琰一路狂飙。很快就甩开了跟在后面的狗仔,这些家伙鼻子还真是灵。

下了一天的雨,空气异常的潮湿,如同他的一颗心。

到了医院后,叶景琰直奔六楼,段依瑶已经回到了曾经的病房,里面的灯亮着。

推开门,段依瑶对他的到来颇感意外,“你怎么来了?”

“我想你了,来看看你。”叶景琰来到她病床边。

段依瑶在看一本和打仗有关的书籍,看他表情沉重将书合上,“发生什么事情了?”

叶景琰没有打算瞒她,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坦白的说,“是发生了一些事情,还很不好的把你牵扯进去了。”

“我?和我有什么关系?”段依瑶不解,她进了医院后,连院门都没有出去。

叶景琰深深的望着她的眼眸,淡定的说,“我说了这件事,你不要激动。”

段依瑶轻笑,“呵,听起来还真的挺严重。你说吧,我胆子没有那么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