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2章:她才不是第三者/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景琰默了片刻说,“昨天晚上,赵璇流产了。”

“什么?”段依瑶惊呼,这件事是真的出乎她的意料了,“怎么回事?”

叶景琰简单的陈述了一遍事情的经过,段依瑶越听脸色越沉,等他说完了才狠狠瞪着他,“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情?”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叶景琰苍白无力的解释,随后叹口气说,“罢了,这件事的确是我的错,我全认,她想要什么我都给,除了让我娶她。”

段依瑶看他眉头紧锁,双眸中布满血丝,就知道他也不好过,责备的话说不出口,顿了顿问,“这件事怎么会和我牵扯上?”

“问题就在这里,”叶景琰在手机上翻出那条已经爆了的八卦新闻。“你自己看。”

这件事段依瑶迟早要知道的,还不如自己亲口告诉她。

段依瑶一目十行的看完,表情变了又变,看完最后一句撂下手机说,“靠!我真的成小三了。”

叶景琰语气坚定,“我由始至终爱得只有你一个人,现在是有人想要用这件事情整我,所以才会拉你下水,依瑶,对不起。”

段依瑶恍然大悟,“难怪今天晚上有好几个护士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我还以为自己脸上有脏东西,原来是这样。”

“对不起,我不知道会有人会如此居心叵测的利用这件事。其实他们怎么骂我都无所谓,我最担心的是你。”叶景琰一颗心揪的生疼,他喜欢了这么多年的女孩,放在心尖尖上自己都不舍得说一句,却被这件事的幕后之人说的如此不堪,他怎么会不难受?

段依瑶第一次遇到这种被造谣的事情,不知是该生气还是所以笑。“我向来都是我们部队内部刊物的常客,没想到有一天还能成为八卦头条。”

“你不生气吗?”叶景琰有些意外。

“生气!怎么能不生气?”段依瑶指着上面的标题,“这也太给我们当兵的抹黑了,简直就是破坏军民鱼水情的良好关系。”

叶景琰愣了愣,她的关注点为什么和自己想的不一样?

“我已经派人去找这家新闻公司的老板了,这篇文章很快就会被撤的。”

段依瑶拧眉看他,“那你今晚来干什么?打电话说不就成了?”

“我……”叶景琰噎住。缓口气说,“这件事我想亲自跟你说清楚,我担心你又多想。”

“好了,我知道了,你可以走了。”段依瑶毫不客气的下逐客令。

叶景琰坐着不动,根本没有走的迹象。

“你什么意思?”段依瑶冷声问。

“依瑶,我两天没有睡了。”叶景琰可怜巴巴的说。

段依瑶的心抽了一下,“所以呢?和我有什么关系?”

“我能在你这将就一晚上吗?”叶景琰看她要反对,连忙指着沙发说,“我睡沙发就可以了。”

“你不怕记者拍到,正好坐实我这个小三的身份吗?”段依瑶心里还存着一丝火气,讥讽道。

“你不是小三,也根本没有什么小三。我明天会召开记者招待会,把这件事说清楚的。”

段依瑶瞪了他几眼,拿起书自己看,看他的架势是赶不走了。

叶景琰也不客气,走进卫生间洗了把脸,在沙发上找了个还算舒服的姿势躺下,奈何沙发只有一米五左右,他的大长腿无处安放只好蜷起来。

或许是因为心有了安放之处,叶景琰闭上眼睛没一会儿,就沉沉睡去。

听着他均匀沉稳的呼吸声,段依瑶转头怔怔的望着他。两天不见,叶景琰似乎又憔悴了不少,下巴冒出了硬茬的青须,眼窝也陷下去了一些,身上单薄的衬衣有些皱。

突然有些可怜他,原本只是一件酒后乱性的风流事。却发展到难以控制的局面。

她可以原谅他,但是就是过不了心里的那道坎,尤其是孩子没有了,段依瑶从觉得自己是间接凶手。

如果她没有回到酒店,就此斩断两个人的情缘,叶景琰也许会和赵璇走下去,而这个未出生的孩子就不会无辜丧生。

叶景琰的人品她信得过。不会做出那种丧尽天良故意推赵璇下楼的事情。

窗外吹来雨后的凉风,虽然是夏季,竟有种冰冷,段依瑶终是心软,发短信给隔壁的青龙,让他拿一条薄毯和一个枕头过来。

“老大,你冷啊。”青龙大咧咧的抱着薄毯进来。

“小声点。”段依瑶喝住他,示意沙发上的人说,“把薄毯给他盖上。”

青龙一看是叶景琰,惊了一跳说,“老大,这家伙什么时侯来的?”

“刚才来的,赶也赶不走。”段依瑶嫌弃的说。

青龙眼珠子一转,把薄毯和枕头扔在床上说,“你自己给他盖,我给一个大男人盖被子感觉怪怪的。”

“站住。”段依瑶气笑了,“那你在部队都是男的啊。”

“在部队也没给哪个小子盖过被子,你来吧,我游戏刚打了一半,还忙着呢。”说完。不等段依瑶说话,脚底抹油赶紧跑了。

青龙虽然不知道这两人到底发生了什么矛盾,但是他看的出来叶景琰对老大的真心,也知道老大是喜欢叶景琰的,既然这样,自己就不要多事了。

段依瑶无语,下床拿着薄毯给他盖上,然后抬起他的脑袋,把枕头塞在下面,比刚才看着舒服多了。

回到床上,继续拿起书看,却没有看到某人悄悄弯起了嘴角。

这一夜,叶景琰的睡榻虽然很不适合他,但是却睡的很踏实。

“今天你当心有记者闯上来。”叶景琰走时叮嘱她。

段依瑶夹起一个包子说。“哼,那也要看他们的本事,当军医院的这些保安都是吃素的?再不行还有青龙呢。”

“这样我就放心了,我先去公司了,这边有急事给我打电话,我很快就过来。”

“不用,我自己的事情自己能搞定。”段依瑶一副嚣张的样子,这是她一向的作风,能搞定的事情绝对不麻烦别人,但是落在叶景琰耳中却是另一种意思,她不需要任何人的保护。

停顿了片刻他说,“那我走了。”

段依瑶低头喝粥,一言不发。

叶景琰暗地里无奈的叹口气,转身离开。

青龙过来吃饭时,段依瑶淡淡的说,“等会和我去一趟院长办公室。”

“咋了?”青龙一头雾水。

“医院的治安太差了,该整顿整顿了。”

青龙傻傻的“哦”了声。

去公司的路上,叶景琰接到了消息,“老板,新闻上的消息已经撤了,但客户端上一般都是自媒体发爆料,现在还没有找到报料人。”

“继续找。”叶景琰淡声说。

“是,”对方的语气有些犹豫,“不过老板,新闻上是撤了,我们刚刚又发现,这条消息又发到各种贴吧里面了,铺天盖地都被屠版了。”

“卧槽!”叶景琰爆了句粗口,怒声说,“我知道了,尽快找到幕后黑手是谁。”

“是老板。”

叶景琰将耳机狠狠扔在副驾驶,目露凶光,千万别让他抓到后面操作的人,否则一定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还没有到公司,叶景琰就看到已经有不少记者扛着长枪短炮在等他落网了。不时还拦住几个来上班的员工打听情况。

然而这是老板的私事,职员们哪里敢乱说话?分分钟被人事送走。

直接开车来到地下车库,一路乘电梯来到总裁办公室,直接把王秘书和企宣部经理叫了进来。

“去把下面的所有记者都请上来,好茶好水的招待着,等他们吃饱喝足了十点钟召开记者会。”

王秘书和企宣经理都怔住了,叶总的风格也太雷厉风行了吧。

“还愣着做什么?”

企宣经理有些不理解。“叶总,其实这件事我们不理,过两天大家就忘了,没有必要……”

“谁说没必要?”叶景琰挑眉,“我喜欢的人都被说成小三了,我还不能澄清一下?”

“是是是,我们立刻去办。”

出了总裁办公室,王秘书小声说,“咱叶总对那位女军官的真心日月可鉴啊。”

“是啊,没想到生这么大的气。”企宣经理对叶总顿时钦佩的五体投地,“这痴情简直和老叶总一模一样。”

“谁说不是呢?”

公司楼下的二三十名记者很快被请进公司较大的会议室,企宣经理让人送来了茶水和面包,“大家来的这么关心我们叶总,应该都没有吃饭。先填填肚子,我们叶总正在处理一个紧急的文件,十点钟正式召开记者会。”

“请问网上爆料的事情是真的吗?那个赵璇真的流产了吗?”有个记者迫不及待的问。

企宣经理微笑着说,“这些问题叶总会亲自回答大家的,还请各位稍后。”

众记者交头接耳,对叶皇如此积极的态度都有些好奇,有个经常和企宣经理打交道的记者问。“何总,消息昨天才爆出来,你们今天就澄清,这么快的速度,是不是为了把这件事压下去呀。”

企宣经理纵是心里快要骂娘了,脸上还是不得不笑,“哎,我们企业真是不好做,不回应吧,你们说态度差,积极回应吧,又说另有所图。不如你教教我们该怎么做?”

那个记者被怼的不说话了。

气氛有些尴尬,企宣部何经理笑着缓解,“其实请各位记者上来,我们的目的很简单。各位都是正规媒体的记者,能关心这件事我们叶皇表示感谢,关于昨天爆出的部分言论,我们叶皇也希望有个发声的平台,毕竟造谣一张嘴避谣跑断腿。”

“何总说的对……”

今天,整个叶皇的人都无心工作,包括每个高层主管,大家都找到不同的网络直播平台,准备观看叶总的记者会。

十点。会议室的门被王秘书推开,叶景琰跟在后面进来,穿着浅蓝色的高档休闲西装,里面是白色衬衣,因为刚才在办公室洗了脸刮了胡子,所以精神了不少。

“大家请坐。”王秘书安抚蠢蠢欲动的记者们,“请一个一个提问。”

叶景琰坐在主位,一派上位者的气派,沉着冷静又透着这个年纪少有的睿智。

“叶总,请问昨天爆料的事情是真的吗?您的女朋友因为您出轨第三者而流产是这样吗?”

叶景琰认真的听完记者的问题,很是淡定的说,“第一,我的女朋友不是赵璇,她怀孕是因为我喝醉了,意外导致,这件事我一直很抱歉也很后悔。第二,我没有出轨,如你们看到的,所谓的第三者其实是我从小就喜欢的女孩,我喜欢了她二十多年。她在我心中的地位无人可取代,怎么会是第三者呢?这也是我召开这场记者会的目的,因为我不想她被污蔑。第三,赵璇的确流产了,这个是事实。”

叶景琰的一番话引起了轩然大波,很快又有人问,“叶总,你既然一直喜欢那个女孩,为什么会和赵璇发生关系呢?”

叶景琰摊手,“我刚说了,我当时喝醉了,发生了什么我也不太清楚。当然,或许你们觉得我这种行为挺渣男的,其实我也觉得自己挺渣男的。”

“叶总。有消息说,你一直不喜欢赵璇肚子里的孩子,为了和第……那个女孩在一起,所以故意让她流产,是这样吗?”

这个问题一出,会议室瞬间一片安静,只剩下摄像机手机照相机的运转声。

叶景琰目光锐利的看过去,这是一个长得很斯文的男人,戴着眼镜,他冷静的说,“坦白的讲,我一直认为孩子是爱的结晶,这个孩子虽然是意外,但我叶景琰还有做人的底线,知道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更不可能去谋杀一个未出生的孩子,赵璇流产我也非常惋惜,但我要强调的是,这的确是个意外。”

在场的记者又是一片寂静,心里都在想着,这个记者也是胆大,敢问这样尖锐的问题,不过看直播的众人却莫名的爽快,毕竟大家都喜欢这种直来直去的回答,比拐弯抹角好多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