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4章:我们只是玩玩而已/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赵璇多少还是了解前男友的性格,虽然说赚的钱很少,但人品还是不错的,如果他知道自己怀的是他的孩子,还给弄没了,一定会找上门来质问。到时候这件事就包不住了。

门口的叶景琰听到她说的话,心中开始起疑,她在和谁打电话?什么叫就是和你玩玩?

通常来讲,玩玩的意思就是指上床……

但是他派人调查过赵璇的背景,她除了一个分手的前男友,身边再没有其他男人了。

难道是自己多想了?

正疑惑着,门突然被从里面拉开,赵璇看到他站在这里吓得脸都白了。

“你……你站在这里干什么?”赵璇结结巴巴的问。

叶景琰观察着她的表情,淡声说,“我来和你谈谈昨天说的事情。”

赵璇稳定着心神,快速的回想着刚才自己说的话,似乎并没有说什么关键的信息,这才暗暗松口气说,“在哪里谈?”

“你准备去哪里?”

“哦,房间太闷了,我出去透透气。”

叶景琰面无表情的说,“那明天谈吧。”

赵璇一改曾经的态度,“你明天把律师顺便也叫来,这件事你也不想再拖了吧。谈妥了我们直接办理交接手续。”

叶景琰心中的疑团更大,“你怎么突然这么着急?”

赵璇冷笑,“如今我没有了孩子,难道还死皮赖脸的留在叶家?你们怕是早就看我不顺眼了,我何必在这里看你们脸色生活?”

“好,明天下午我有时间,我会带律师回来的。”

叶景琰转身下楼,赵璇靠在墙上平复心情。既然没有孩子来钳制他了,那就要得到最大的赔偿,而且越快越好,这件事越拖越容易露馅,只要签了字有了法律依据,把股份和钱拿到手里,那叶景琰就不能把自己怎么样了,她也对得起自己夭折的孩子。

晚饭时分。叶少辰夫妻二人回来了,情绪都很低落。

“妈,出什么事情了?”叶初雪担忧的问。

慕薇薇叹口气说,“萧家爷爷的状态又不好了,你们明天有时间去看看,或许就是最后一眼了。”

“上次在军医院不是治的差不多了吗?”叶景琰问。

慕薇薇表情悲伤又无奈,“人老了,都是用药吊着命罢了。”

叶少辰拍了拍她的手背说。“难过一路了,每个人都有这一天的,你看自古以来多少帝王将相,多少名人志士还不都归于尘土了。”

“人总是有感情的嘛,”慕薇薇坐在餐桌前没有一丝胃口。

叶少辰岔开话题,问同样消沉的儿子,“你怎么了,闷闷不乐的。”

“哦。没事。”叶景琰戳着碗中的米饭,说的有气无力。

“你这也叫没事?”叶少辰显然不信。

叶初雪替哥哥说,“依瑶姐今天走了。”

叶少辰愣了下,“她伤好了?”

“没有好,不过有紧急任务就走了。”

叶少辰沉默了片刻说,“和这丫头相比,我们都算是生活的很幸福了。”

叶景琰一听这话,心里愈发难受了,放下筷子说,“我没有胃口,不吃了。”

“我也没有胃口,”慕薇薇也跟着把筷子放下。

“我看大家今晚都没有多少心情吃饭,那不如……”话才说了一半,他的手机响了,是慕天野打来的,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叶少辰接起电话,“喂,大哥……好,我们马上过来。”

挂断电话,叶少辰焦急的说,“赶快过去,老爷子就在今晚了。”

此话一出,慕薇薇的腿都软了,叶少辰连忙扶住她,“你坚强点,等会儿你要安慰嫂子。”

慕薇薇眼睛瞬间就湿了,“我知道我知道……”

一家人开了辆稍大的越野车,章贺开车,叶景琰坐在副驾驶,叶少辰搂着默默流泪的妻子,旁边是红了眼睛的叶初雪。

叶少辰和慕薇薇上面没有长辈。就把萧家父母当亲生父母孝敬,二老对叶家两个孩子也很疼爱,尤其是唯一的女孩子叶初雪。

叶景琰看着是前方昏暗的道路,心乱成一团麻,他担心着萧爷爷,担心着段依瑶,还计划着让人再去查一下赵璇的前男友。

来到慕家别墅,里面灯火通明。萧爷爷已处在弥留之际,看到他们来,眼睛流露出一点点光彩,叶初雪上前一把握住他枯瘦的手,眼泪簌簌滚落。

“爷爷。”叶初雪哭着喊。

老爷子嗯了几声,众人都没有听清楚他说了什么,手一落,走了。

萧汐冉“哇”一声哭出来。跪在床前,哭的撕心裂肺,在场的其他人也都纷纷跪下,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

想必之下萧奶奶很淡定,一边握着老爷子的手,一边念叨,“走了也好,不用受罪了,老头子,你记着在那边等我,千万别自个去喝了孟婆汤……”

一屋子的人都哭成了泪人,就连很少流泪的叶少辰也掉了几滴泪。

因为萧老爷子有遗训,不要大肆操办后事,简简单单的送他走就可以了,因此接下来几天时间,慕叶两家都在亲力亲为的为老爷子的丧事忙碌。

吊唁。出殡,下葬,等完成这一系列的事情,已经是三天后了。萧汐冉的状态一直不怎么好,慕薇薇寸步不离的陪着她,哭的时侯递纸巾,跪累了就靠在她身上休息。

直到她看到黑漆漆的墓碑,上面刻着父亲的名字,才真正意识到,父亲是真的离开她,离开母亲了。

赵璇刚开始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只是意外叶家人怎么好几天都没有回家,看到新闻才知道,萧老爷子去世了。

看来,签合同要钱要股份的事情又要往后推了。

这天下午,越野车载着一家人回来了。赵璇很有眼色的为几人端茶倒水,还安慰慕薇薇,“阿姨,您别太伤心了。”

慕薇薇恹恹的靠在沙发上,这才想起赵璇还一直住在家里,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说,“这几天太忙了,你身体恢复的怎么样了?”

“差不多了,”赵璇乖巧的说,“明天打完最后的几瓶药就可以了。”

她实在没有必要给慕薇薇留下翻脸不认人的印象,风水轮流转,没准哪一天,自己又来到叶家呢?巴结慕薇薇总是没有错的。

慕薇薇疲倦的客气道,“那就好,打完针你在叶家多住几天,再养一养,小月子做不好对身体也很有伤害的。”

“不用了,”赵璇拒绝她的好意,“我已经打扰你们太久了,该回去了。”

“那……你自己决定吧。”慕薇薇没有精力应付她,揉了揉眉心说,“我去睡会儿。”

“我和你一起上去,”叶少辰妇唱夫随,他这几天也是累着了。

叶初雪懒洋洋的瘫在沙发上。一双紫眸失去了往日的光彩,望着吊灯不知道在想什么。

叶景琰起身说,“明天我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办,后天我叫律师过来。”。

“可以。”尽管她巴不得今天下去就办,但显然不是时侯。

叶景琰点点头,路过叶初雪时,踢了踢她的小腿,“要睡去房间睡。这里容易感冒。”

叶初雪瞄了他一眼,正要使用超能力瞬间转移到卧室,余光却看到赵璇,即刻打消了这个念头,朝哥哥伸出手说,“拉我一把。”

叶景琰顺势将她拽起来,两个人如同一对烂兄烂妹互相搀扶着向楼梯走去。

这几天大伙都累坏了,每天都是半夜两三点才睡,缺觉的厉害,所以一倒在床上就沉睡过去。

然而就在叶景琰熟睡的同时,段依瑶带着战友们在中缅交界的热带雨林穿梭。

“老大,前面是湄公河,我们要找个浅滩过去。”青龙匍匐在她旁边说。

段依瑶将胳膊上的伤口紧了紧说,“来不及了,朱雀和玄武受了重伤走不了多远,后面那帮家伙又咬得太死。实在不行,就和他们在这里干一架。”

“好,”青龙眼中露出嗜血的光。

“部队那边联系上了吗?”段依瑶问他。

“信号弹放了两个,但是却林深树密的不知道他们能不能看到。”

段依瑶吐口血水,“MD,想放他们一条生路,非得撞到枪口上来,真当我们吃素的?兄弟们,准备战斗。”

“是,老大。”

“朱雀玄武,你们两个别逞能,藏好别被对方发现就算完成任务。”段依瑶一边给枪里装子弹一边叮嘱。

朱雀二人浑身的伤,虽然不甘心,但也知道这个时侯不能给老大添麻烦,咬牙说,“我们明白。”

“大家散开。等会儿听我指挥,等这帮家伙靠近了在动手,手下千万别留情。”

“收到。”

段依瑶原本计划着救回战友就迅速撤离,绝不恋战,但对方却穷追不舍,仿佛拿了他们几吨黄金一样,既然如此,那就并不要怪自己不客气了。

很快,十多个人都悄然消失在茂密的丛林中。连风声都停止了。

几分钟后,传来树叶抖动的声音,段依瑶隐在一棵大树上,眼观四路耳听八方,终于,几十个人出现在她的视线中,手中全都扛着重型机枪。走在最前面的是向导,凭着在热带雨林混迹多年的经验。一直紧跟不舍。

段依瑶打起十二万分精神,等着他们一点点走进包围圈,然后学了一声鸟叫。

紧接着,丛林中响起不绝于耳的惨叫声,回头一看,同伴或是被割破喉咙,或是被刺穿心脏,周围却不见对方的身影,一下子乱了方寸。

擒贼先擒王,段依瑶瞄准其中一个领头者,毫不犹豫的扣动了扳机,“嘭”一声,首领眉心中枪应声倒地。

虽然来的是雇佣军,但也有质量高低之差,而段依瑶带的都是精锐之众的精锐,一声令下,三十多人被像切豆腐一样全被放倒在地。

结束战斗后,段依瑶从树上跳下来,其他隐藏的战友也都纷纷现身,青龙很不屑的说,“我还以为有多厉害呢,追了我们两天了,早知道这种水平应该昨天就解决了。”

“我们又不是诸葛亮,能掐会算的。”段依瑶怼了他一句。“好了,走吧,找个宽阔地带再发个信号弹,朱雀和玄武伤太重,不能再耽搁下去了。”

“好嘞。”

段依瑶刚转身,余光扫描到有黑色的金属光在闪,定睛一看,那人的手指已经勾上了拉环……

“趴下”,段依瑶大喝一声,然后猛地飞身扑过去,将离手雷最近的青龙压在身下……

“嘭——”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在耳边炸响,感觉整个雨林都在颤抖。

两分钟后,大家从短暂的昏迷中醒来,青龙翻身一看,段依瑶紧闭着眼睛,两只耳朵流出鲜血。

“老大。老大。”青龙焦急的喊道,几个醒过来的战友全都围了过来,“老大!”

段依瑶几乎是被青龙摇醒的,晕晕乎乎的睁开眼,看到几个满脸是泥的汉子脸嘴巴一张一合,然而她的耳朵里只有轰鸣声。

应该是耳膜被震破了,段依瑶心想,然后张口了句“我没事”。就又晕过去了。

“老大!”青龙惊呼一声,将她背在上说,“走,我们快去浅滩。”

不知睡了多久,段依瑶再次醒来时,是在一家医院,耳边什么声音都没有。

青龙激动的凑上来,口中巴拉巴拉说着什么。但段依瑶就是听不到。

完了,该不会从此聋了吧。

青龙一说话,外面呼啦啦涌进一大帮汉子,全是自己的战友,包括手上的朱雀和玄武,七嘴八舌叽叽喳喳,段依瑶看着眼晕,突然觉得听不见也挺好的。

青龙拿出手机打了几个字凑到她眼前,段依瑶瞥了眼,上面写着,医生说你只是暂时听不到,过几天就好了。

段依瑶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青龙又写了几个字给她看,老大,你还哪里不舒服吗?

段依瑶摇摇头。

青龙看她面露疲色,冲十几个人招招手说,“好了好了,都出去,老大要休息了。”

呼啦啦病房又空了,只留下青龙一个人。

段依瑶扭头看着窗外,外面有一棵樱花树,此时樱花盛开,很是漂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