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5章:你们第一次是什么时侯/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突然想起远在A市的叶景琰,如果他知道自己聋了,会不会嫌弃自己呢?

被记挂的某人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王秘书连忙问,“叶总,您生病了吗?”

“没有。”叶景琰抬头看外面的蓝天白云,心里默道,依瑶,是不是你想我了。

手机响起,叶景琰将手中签好的文件给王秘书,顺手接起电话,“老板,你让我找的男人找到了。”

叶景琰神色凛然,“把他照片、手机号码以及公司地址发给我。”

“好的。”

扫了眼手机上发过来的信息,叶景琰继续工作。

既然心里有了疑问,他就要把这个疑问解决掉。要不然他会寝食难安。

临近下班时间,叶景琰开车前往手机上的地址。

这是一家中型手机软件公司,里面大多是IT男,名叫许健的男人在公司是研发部门的一名小主管,目前没有女朋友。

黑色的路虎停在公司门口的路边,吸引了不少人的眼球,叶景琰看到要找的人出来后,按了一下喇叭。

许健下意识的停住脚步看向路虎,并不是自己认识的车,于是继续向前走,可是刚迈出一步,车喇叭又按了一下。

许健觉得有些奇怪,同行的人笑道,“许经理,你朋友这辆车不错嘛。”

“不是我朋友,我不认识。”许健笑着回应。

“哦,我还以为你……”朋友那两个字还没有说出来,车又按了下喇叭,同伴的话变了,“这就是你朋友吧,你看,车窗都落下来。”

许健一头雾水,里面隐约坐着一个男人,看轮廓自己并不认识,真是来找自己的?迟疑片刻,许健走了过去,当他看到车里面的那张脸时,怔住了。

“你好,看来你认识我,那就无需介绍了,请上车吧。”叶景琰淡淡的说。

许健回过神,似乎明白他来找自己是因为谁,可是他找自己干什么?他和赵璇已经分手了。

“你不必那么警惕,我只是想和你谈谈,吃个饭而已,上车吧。”

叶景琰的再三邀请让许健难以拒绝,他不许显得太怂了,于是他拉开前车门坐了进去。

“想吃什么?”叶景琰像是对待一个老朋友,没有客套和疏远。

“随意。”许健第一次近距离见到这个传说中的青年才俊,难免有些紧张。

叶景琰淡笑。“附近有一家刺身挺好吃的,可以吗?”

“可以。”许健心里打鼓,这人找自己到底做什么?不过看态度还挺好的。

两人一路无言,叶景琰开车来到一家昂贵的海鲜酒楼,坐在包间后,叶景琰点了店里的几样招聘菜。

许健等服务员离开,直截了当的问,“叶总找我有事吗?”

叶景琰脸上带着淡漠的笑,“那我也直截了当的说了吧,在你眼中,赵璇是个什么样的人?”

许健的态度严肃起来,“叶总,我和赵璇分手了,但我不是小人,不会说前任的坏话。”

“你误解了,我并不是让你说赵璇的坏话,我只是想了解她的其他方面。”

“据我所知,叶总不是已经公开表示不会娶赵璇吗?还了解她干什么?”虽然分手了好长时间了,但感情还是有的,那天看到叶景琰公开说的那些话,还是不免替赵璇委屈和愤慨。

叶景琰不在乎他的态度,只是说,“有些事情我有疑惑,所以才想了解,既然你不想批评她,那方便说说你们的故事吗?”

许健直视着他的异眸,还是搞不清楚这个男人到底想做什么,但是讲讲以前的事情,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

“我和赵璇是在大学认识的,那一年我们都大三,我骑着自行车去图书馆,在路上撞了她。后来一来二去就认识了,我觉得这女孩挺好的,就追了她,她也同意了。”许健回忆着他们的过去,原以为很长的一段经过,没想到三言两语就讲的差不多了。

这时,服务员端上了美味大餐,硕大肥美的龙虾。还在冒着冷气的三文鱼,以及鲜味十足的海参汤……

叶景琰一边挑着龙虾肉一边问,“相遇挺美好的,那为什么后来分手了呢?”

许健苦苦一笑,“在学校的时侯无忧无虑,除了读书就是谈恋爱,两人相处的还不错,可是走上社会后。两人的三观就出现问题了,她一直嫌弃我的工作太普通,挣得也少,闹了几次后受不了了就和她分手了。但毕竟感情还在,她每次哭着回来找我,说被谁谁欺负了,我都不忍心,于是又和好……和好后又吵架……”

“哎,”许健摇着头叹息,“女人啊,总是那么现实,前段时间还来找我呢,后来就消失了,我也是前段时间才从新闻上看到,她居然……”

那几个字都到嗓子眼了,许健硬是咽了下去。正主就在对面坐着,他说出来就显得太不尊重对方了。

叶景琰脑补了他没有说完的话,无非就是傍上大款之类的。

不过……

“你说的前段时间还找你,大概是什么时侯?”叶景琰问。

许健皱眉想了想说,“就是快两个月前吧,怎么,她那时就和你在一起了吗?”

叶景琰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手指紧握着银筷子,态度却很随意,仿佛是随口问起,“她找你一般都干什么?”

许健诧异的抬头看他,随即笑了,“叶总也是男人,你说男人和女人还能干什么?”

叶景琰的呼吸都停止了,男人和女人之间还能干什么?他是一个成年人,当时知道男女在一起干什么?可明明……赵璇说自己是处女。而且床上当时真的有血……

难道,她一直在说谎?

“你们第一次是什么时侯?”叶景琰突然问,他知道这个问题很唐突,甚至显得愚蠢,但是他必须问。

果然,许健的表情跟吃了苍蝇一样,愣了半天才说,“叶总,没想到你还有这种癖好?但是抱歉,这是我的隐私,我拒绝回答。”

叶景琰尴尬的解释道,“首先申明,我没有这种癖好,我问这个问题,是因为……赵璇对我说她是处女。”

“啊?”许健惊讶的提高了一个音调,“她说她是处女?……不不不,你不是和她上床了吗?你居然不知道她是不是处?”

叶景琰几乎可以断定一个事实了,他冷着脸说,“那天晚上我喝醉了,早上醒来她就在床上,我什么都记不起来……”

许健越听眼睛睁得越大,“叶总,你也太好骗了吧,这就信了?”

“床上有血。她自己说她是……”

“哈哈哈……”许健放声大笑起来,“赵璇的手段还挺多的,实话告诉你吧,我们在一起三个月后就上床了,不过当时她的确是处没错。”

“这就是说,我那天晚上很有可能根本就没有碰她?”叶景琰自言自语。

许健点头,“这个很有可能,如果都做了。她也没有必要装处是不是?现在这社会……”

叶景琰打断她的话,“那天晚上之后我也没有碰过她,可是她怀孕了……”

几秒种后,许健脸上的笑容僵住,心跳的厉害,“她怀孕多久了?”

“流产那天是五十六天。”

许健在心中算了算日子,脸色变得异常的难看,将手中的筷子扔在桌子上,直视着叶景琰的眼眸坦白的说,“就是那几天,她连续找了我一周。”

一个相同的答案在两个男人的脑海中浮现,其实,赵璇怀的孩子是许健的。

“啪!”叶景琰手握成拳在桌上狠砸了一下,咬牙切齿的说,“她太恶毒了。”

许健也怒了,“MD。老子就算是穷,也不至于养不起自己的孩子,她凭什么这么做?”

“你好好想想前后时间,”叶景琰提醒她,“她怀孕都是设计好的,想用你的孩子来得到巨额报酬,而不是意外怀孕然后嫁祸给我。”

许健越听越生气,咬着后槽牙说。“她在哪里?我去找她问清楚。”

“在我家里,你先冷静一下听我说,”叶景琰安抚住他的情绪,“我明天会带律师和她讨论赔偿问题,再给她一次机会吧,毕竟她没有了孩子。”

“需要我作证吗?”许健问。

“你在是最好的。”

“好,我去。”

相比此时恨不得杀了赵璇的许健,叶景琰的心情可以称的上是欣喜若狂。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那就是说自己和赵璇没有发生过任何事情,他没有背叛过依瑶,自己是清白的。

他好想把这个事实和她分享,但是却不知道她在哪里。

叶景琰看着对面脸色爆红的许健,感觉这个年轻人的品质还不错,于是说,“谢谢你告诉我真相。这对我非常重要。”

“不客气,正好也让我看清楚赵璇的本质,从此彻彻底底的和她了断。”许健大口大口吃着龙虾,像是把龙虾当成了赵璇,要把她五马分尸。

叶景琰心情大好,笑着说,“我们公司最近在招聘一位手机研发部门主管,一直没有合适的人选,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

许健停下筷子,直愣愣的看着他,“你是为了答谢我?”

“这是一个原因,还有就是我觉得你这人的品质不错,我们叶皇招人工作能力是一方面,为人正直也是一方面,怎么样?”叶景琰抛出橄榄枝。

许健想都没有想立刻答应了下来,“可以。”

叶景琰淡然一笑。“你把这边公司的事情交接完,随时可以去叶皇报道。”

“谢谢叶总。”许健诚恳的说。

“希望以后我们合作愉快。”

人这一生,总会遇到一两次大的机遇,抓住了就会彻底改变自己的命运轨迹,许健是个聪明人,他需要这次机会,虽然都是研发部门的主管,但是叶皇的平台和现在供职的公司不可同日而语。

抓住这次机会。他就不再是赵璇口中那个贫穷的经济实用男,他的职业生涯会有另一番广阔的天地,他没有理由放弃。

吃完饭,叶景琰把他送回家,顺便交换了电话号码,约定好了时间和地点。

万事俱备,静等明天的到来。

晚上,叶景琰激动的在床上翻来覆去,他看着相框里的段依瑶,眼中全是柔情,亲了亲上面的人儿,长长的喟叹一声。

依瑶,如果你知道这个消息会不会也很开心?

我们中间再没有什么阻挡了,我一定会好好爱你的。

你完成任务就给我回信息好吗?

这一晚,叶景琰抱着照片入睡。或许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今夜段依瑶终于来到他的梦中。带着浑身的伤,背后是腥风血雨。

她站在血泊中温柔的望着他,淡然一笑说,“景琰,再见。”然后软绵绵的倒在地上。

叶景琰惊恐之极,拼命向她跑去,将她抱在怀中,喊了几声“依瑶”。她冰冷的身体在他的怀中一点点化成虚无……

“依瑶!”叶景琰大喊一声从梦中惊醒,这才发现是一个梦,擦一把额头的虚汗,叶景琰扭头看窗外,东方渐白。

心跳的砰砰砰,段依瑶血淋淋的样子似乎就要眼前,叶景琰捂着脸冷静了一会儿,起身下楼跑步。

初夏的清晨很是凉爽。花朵和青草上都凝结着晶莹的露珠,微光一照,波光粼粼。

叶景琰满脑子都是段依瑶,想着她会不会真的出事,会不会像梦中那般倒下……

“平安,你今天起的这么早啊。”章贺站在别墅门口笑呵呵的问他。

叶景琰停下脚步,用毛巾擦了擦汗水问,“章叔叔。你说人的梦灵不灵啊。”

“你做什么梦了?”

“一个很不好的梦。”叶景琰皱眉。

章贺开导他,“人的梦都是相反的,比如说你梦到谁去世了,那就是这个人要升官发财添寿命了。”

“真的吗?”叶景琰眉头稍展。

“当然了,不信你去查查周公解梦。”章贺看穿了他的心思,听说段依瑶出任务了,这孩子应该是太担心了所以会梦到不好的事情。

叶景琰终于露出笑容,一边继续跑步一边说,“那就好那就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