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6章:揭露,她的条件/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吃早饭的时侯,赵璇也出现在了餐厅,今天她就要离开这里了,带着她应得的报酬。

“来,快坐下吃饭。”唯一对她还有点好感的慕薇薇招呼道,“这几天都瘦了,小脸又尖了。”

赵璇不好意思的摸摸脸说,“谢谢阿姨,我今天就该走了,谢谢你这段时间的照顾。”

“照顾你是应该的,”慕薇薇让女仆给她端来一杯热牛奶,“回家了多喝点汤,身体会慢慢调节过来的。”

“嗯,好的。”

叶景琰撕着手中的面包,淡淡的说,“爸妈。你们上午有事吗?”

“没事,怎么了?”

“上午律师过来,你和妈在场听一下。”

叶少辰对儿子很放心,“没事儿,你订吧。”

“那不成,你和妈是叶皇最大的股东,大股东不在,我不敢拿主意啊,”叶景琰顿了顿故意看了眼慕薇薇笑着说,“万一我给的太少,妈妈不同意怎么办?”

慕薇薇瞪了儿子一眼,“你这臭小子,居然敢埋汰我了。”

“母上大人赎罪,我不敢。反正你们也没有事,旁观做个见证也好。”叶景琰尽力说服父母,今天上午如此精彩的一场好戏,爸爸妈妈应该是最好的观众。

叶初雪嗅到一丝奇怪的气息,既然嫁人都在她怎么能缺席,叫嚷着,“那我也要在,我也是叶皇的股东。”

叶景琰勾唇浅笑,如意留下,那估计更精彩了,他没有理由拒绝。

赵璇看到叶景琰如此态度,莫名的有些心虚,但又想不通到底是哪里出现了问题。

上午十点。

律师带着文件来到了叶家别墅,会客厅里,围观群众坐在沙发上嗑瓜子,叶景琰和赵璇分坐桌子两边,这时有一个年轻的男人走进了叶家大门,在章贺的带领下来到会客厅隔壁的小房间。

“赵女士,说说你的诉求。”叶景琰开门见山,他的时间很宝贵,如果不是想给她最后的机会,现在就可以让许健现身了。

赵璇早就想好了,可心还是忍不住直跳,“我想要叶皇集团股份的百分之十,其余的什么都不要。”

她想的很透彻,什么别墅豪车,都比不上叶皇的股份值钱。有了这百分之十的股份,只要叶皇不破产,她这辈子就算什么都不干,也能衣食无忧的挥霍着过日子。

一听这话叶初雪坐不住了,直接反驳,“百分之十?你做梦呢,我才百分之八好吗?”

赵璇淡笑着说,“叶大小姐虽然现在只有百分之八,但总有一天,你也会成为叶皇的大股东,而我却永远只有百分之十。”

“你什么意思?咒我爸妈啊。”叶初雪气的和她抬扛,被慕薇薇拉了一把。

“坐下说,这不是才谈吗?”慕薇薇安慰女儿。

“可是你听她说的是什么话?”

到了这个时侯,赵璇也没有必要示弱,“叶大小姐,我说的都是事实,再说,我失去的孩子还比不上这点股份吗?”

一提孩子,叶初雪瞬间就蔫了,撇过脸不说话。

叶景琰眼底爬过一丝冷笑,“赵女士,我做的事情我一力承担,不过我手中的股份和初雪是一样的,也只有百分之八,你能少一点吗?”

赵璇愣住,他也才这么点?考虑了片刻,她说,“好,那就百分之八,但是你要再单独给我一套别墅,外加一辆车。”

叶景琰毫不犹豫的答应,“没有问题。汤律师,您起草法律文书吧。百分之八的股份转让到赵女士名下,还有我在东区的一栋别墅以及车库里的法拉利,全都给她。”

汤律师直接呆住了,他不敢相信叶景琰会这么爽快的答应。

“哥,你未免太好说话了吧。”叶初雪忿忿不平。

“不就是钱吗?没有了我们再赚就是了。”叶景琰很是无所谓的说。

叶少辰和慕薇薇相视一眼,说实话,他们两个都做不到儿子这么洒脱。百分之八的股份,一年是上千万红利,他眼睛连眨都不眨。

赵璇一听叶景琰这么说,心里立刻就乐开了花,脸上还不得不装做镇定,“叶景琰,我也是没有办法,听说流产过后的女人后面怀孕都很困难。所以我不得不给自己找好退路。”

“我理解你。”叶景琰的态度很谦和,在律师起草的时侯突然话题一转问,“赵女士,我听所你以前在学校谈过一个男朋友,当初你们为什么分手?”

赵璇一颗心猛地提到嗓子眼,他突然替前男友做什么?

“叶总,这个话题好像和今天我们谈的事情没有关系吧。”赵璇不想在这个问题纠缠太久。

叶景琰耸肩,“哦,就是觉得好奇,反正也是闲着嘛,怎么,不方便讲吗?”

赵璇眼底有一抹慌乱,她定了定心神,看似坦然的说,“没有什么不方便的,我们谈了两三年。后来性格不合适就分手了,就这么简单。”

“没有联系了吗?”

“没有。”赵璇断然说,“都分手了为什么还要联系?没有必要了。”

叶景琰不动声色的看了眼隔壁的房间,冷淡的笑道,“赵女士对待前任的态度还是很干脆利索的。”

赵璇勾唇笑了笑,不再回应这个话题,多说多错。

很快,律师的法律文书起草好了,一式三份,叶景琰只扫了一眼就给了赵璇说,“你看看吧,同意的话就签字。”

赵璇接过来,认认真真的看了一遍,确认没有漏洞之后,拿起笔略带颤抖的在上面签了自己的大名。

长这么大以来,她第一次签署如此重要的三份文件。

叶景琰看着三份文件。拿起笔准备签的时侯,陡然笑了,抬头捕捉到某人紧张的眼神,“赵女士,我还有几个问题想要问一问。”

“什么?”赵璇心慌的说,他的眼神仿佛能看穿一切。

叶景琰把签字笔扔在桌子上,双手抱在胸前说,“你和你前男友谈了三年恋爱,就没有发生点什么?”

此话一出,不但赵璇懵住了,旁观的几个人也愣住几秒,这个问题太不像是叶景琰问出来的了。

赵璇的双手原本是放在桌上,听到这话后不自觉的把手放到了桌子下面,“我不知道叶总说的是什么意思?”

“我就是有些奇怪,你们在一起三年,难道就没有发生什么?都是成年人,这会不会太不正常了。”叶景琰神色轻佻,俨然换了一个人。

叶少辰和慕薇薇对视了一眼,均看到彼此眼中的惊讶,难道儿子发现什么不对的地方了?

赵璇双手紧紧攥在一起,表情也严肃起来,“有没有发生什么我觉得叶先生最清楚,难道你忘了那天早晨在酒店醒来看到的了?”

叶景琰脸上的笑意没有到达眼底,很直白的说。“所以我才好奇啊,你们在一起三年,你居然还是处女?”

赵璇的脸一下红一下白,不敢看叶景琰审视的双眸,强装淡定,“我……我是个比较传统的女孩,想把第一次留给未来老公,所以就……”

“呵。”叶景琰赤果果的讽刺,“那你对我怎么没有那么传统呢?我喝醉了你就把我往酒店带?”

“噗嗤——”叶初雪忍不住笑出声,她几乎可以确定,哥哥一定是抓住了赵璇的什么把柄,所以才在这审她。

她一笑,气氛变得极为古怪,叶少辰和慕薇薇哭笑不得,而赵璇的表情则很是复杂,她狡辩道,“我,我很喜欢叶总,而且叶总当时也一直要去酒店,所以我就……”

叶景琰冷笑,“哦,你的意思是我拖着你去酒店的?可是我当时不是喝得直接昏死过去了吗?还有这种力气?”

赵璇心跳如雷,她不知道叶景琰突然问起这些事情是什么意思。这本来就是一个谎言,她圆的再满也是有破绽的。

这么一想,她心一横怒视叶景琰,“叶总,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你现在突然质疑,是反悔刚才的允诺了吗?那你直接说不给就可以了,何必在这里侮辱我?”

“我只是想搞清楚事情的真相而已。”叶景琰直直的盯着她,说出一句令人震惊的话,“赵女士,如果你实话实说我还可以考虑看在意外流产的孩子份上给你一些补偿,但如果你一直是这个态度,那可能一分钱都拿不到了。”

他这么一说,赵璇的心就彻底慌了,然而事情都到了这个地步。她坚决不能往后退,万一他只是炸她呢?

“叶总,你不必这么诓我,事情发展到现在,我的孩子也没有了,难道你就不想认账了吗?你不觉得这么做太卑鄙了吗?”赵璇紧咬牙关不松口。

“哦……”叶景琰拿起手中的签字笔在手中转着圈说,“看你的意思,是不想承认了?”

“我没有做过的事情我承认什么?”

“ok。”叶景琰扭头朝隔壁喊道,“行了,出来吧。”

所有人都看向门口,半分钟后,一个陌生的男人出现,赵璇猛地从椅子上站起来。

“我来给大家介绍一下,”叶景琰语气轻松的说,“这位是许健,也就是赵女士的前男友。有些事情啊,我们不能只听一面之词,也听听另一位当事人怎么说的,是不是?”

“对对对,”叶初雪立刻从沙发上跳起来,喜笑颜开的说,“我们当然要听听当事人的说法。”

她就说哥哥平时那么聪明睿智的一个人,怎么今天会这么爽快的答应赵璇的所有条件。原来王牌都准备好了。

哈哈,幸亏今天留下来看戏了,果然是场好戏。

许健礼貌的喊了声“叶先生叶夫人好”,叶少辰夫妻一头雾水的冲他点点头,然后许健看向赵璇,冷漠的说,“赵璇,一个多月不见。你可好啊。”

赵璇的一颗心不断的下沉,一只手紧紧的抓住桌沿,声音颤抖的说,“你在胡说什么?我们已经一年多没有见过了。”

“哦?一年多?”许健冷笑,“你的记忆不太好吧,上次你走的急,睡衣还在我家衣柜里面放着,什么时侯去取啊。”

“你……”赵璇难以辩驳,只好反咬一口说,“许健,我们虽说分手了,但也不至于是仇人,你为什么要联合叶景琰来污蔑我?他给了你什么好处?”

许健终于见识到她的翻脸不认人,怒声说,“我撒什么慌了?赵璇,我还没有问你呢。你肚子里意外流产的孩子是不是我的?”

啊?

叶少辰和慕薇薇全都怔住了,尤其是慕薇薇,那个孩子怎么会是这个小伙子的呢?旁边叶初雪看热闹般兴奋,她好久没有碰到这么好玩的事情了。

“不是!”赵璇当即反驳,“那个孩子和你没有任何关系?孩子是叶景琰的。”

“你拿什么证明?”许健咄咄逼人,“赵璇,你忘了一个月前的那一周你几乎每天都来找我,除了上、床什么都不做。我还以为你想和我复合,原来是找我借种。”

赵璇双腿一软,差点瘫软在地上,“你,你撒谎,我根本没有去过你家。”

“哼,”许健从兜里拿出手机调出通话记录和聊天记录,顺手给叶初雪。“这是那段时间我们的联系信息,赵璇,你删了我可没有删。”

叶初雪看了几条通话,正是哥哥醉酒以后几天的,还有一些短信,没来得及细看手机就被叶少辰抽走了,“你一个姑娘家看这些干什么?”

叶初雪嘟嘟嘴,心道。我都25岁了,还小孩呢?不甘心的伸过去脖子去看,只看到几个字,什么你现在在家吗?我晚上过去之类的……

叶少辰夫妻二人看完,把手机还给了许健,然后很是严肃的看着赵璇,眼中都是质疑。

纵是如此,赵璇还是不私心,厉声对许健说,“我就算和你上床了又怎么样?我是孩子的母亲,我当然知道还谁的?”

“是吗?”叶景琰反问,“那在酒店那晚,你本就不是处、女了,为什么还要假装自己是?”

“我是怕你不喜欢非处的女孩,所以才假装是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