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8章:她死了/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青龙接住手机看了上面的头条新闻,表情从疑惑到震惊最后是愤怒,爆了句粗口说,“卧槽!我就说那么女人怎么会把老大气晕了,原来是这么回事?”

“你说什么?依瑶被气晕?”段军一把拎住他的领口,“怎么回事?”

青龙此时也是满腔怒火,“首长,你听我慢慢说,我现在理顺了……”

接下来,青龙就把医院里的事情详详细细的告诉了段军,包括赵璇去找老大,老大晕倒抢救,以及叶景琰去求段依瑶原谅,她难过哭泣等等,全都抖了个干干净净。

不过他没有说叶景琰身上的秘密,他答应过老大这件事不能说。

段军越听火越大。女儿是多么坚强他知道,从小打大,除了妻子去世哭过,他就再没有看过她掉眼泪,不管受多重的伤,也会笑着说一句,爸,我没事。

而她却为了叶景琰哭的那么伤心?可见她有多喜欢这个混蛋。

“你知道依瑶现在什么态度吗?”段军等他说完问。

“离开A市的时侯,那小子来送老大,我看老大也没有什么表示。”

段军冷哼一声说,“做出这种恬不知耻的事情还敢再来找依瑶,以后你见了他先替我打一顿再说。”

青龙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首长,我打不过他。”

“打不过也要打!”段军怒声说。

“是,首长!”青龙端正的敬个礼。

“滚吧。”

青龙灰溜溜的跑了,心里曾经对叶景琰的那一点好感消失的无影无踪。

段军过了好一会儿才冷静下来,这个女婿是绝对不能要的,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他平生最憎恶这种沾花惹草的人。

就怕女儿一时糊涂被他的甜言蜜语蛊惑,不行,他要想个办法断了叶景琰的念头。

可是该怎么办呢?他要好好想一想。

……

遥远的A市,叶家别墅。

叶景琰坐在湖边垂钓,眼睛看着碧绿的湖水,魂却早就跑了,鱼钩动了好几下他都没有发现。

“嗳嗳,鱼上钩了,”叶初雪跑过来连忙拉住鱼竿,往上一挑,鱼钩上的肥鱼早就吃了鱼饵跑了,叶初雪把鱼钩一边往回收一边调侃叶景琰,“你这是钓鱼呢还是打坐呢?鱼都跑了。”

“跑就跑了,反正还在湖里。”叶景琰淡笑着说。

“嘿,那你在这钓个什么?”叶初雪把蚯蚓挂到鱼钩上,一甩,鱼线没入湖面。

叶景琰幽怨的叹口气,“都快一个月了,依瑶一点消息都没有,我有些担心。”

“那你给她发信息啊,”叶初雪蹲在他旁边,长长的头发束起来。脸上未施粉黛,活脱脱一个少女的模样。

“我……我怕打扰她。”

“都一个月了,任务应该结束了,”叶初雪侧头看他,眼珠子转了转说,“手机拿来,我给你发。”

叶景琰宠宠欲动却又不敢,“还是算了吧。”

叶初雪一眼就看穿了哥哥的心思,强行从他口袋里取出手机,熟练的输入密码,找到段依瑶的手机号码,正要给她发信息的时侯,一通电话进来了。

“咦?你电话。”叶初雪把手机给他。

叶景琰瞅了眼,是个陌生号码,他随手接起来,“喂?你好。”

电话里传来低沉又冰冷的声音,“我是段军。”

叶景琰猛的从椅子上站起来,恭敬的喊了声,“叔叔好。”

叶初雪听到这句也站了起来,紧张的盯着手机。

“我通知你一个消息,你……”段军的语气故意断了顿才说,“你不要再等依瑶了。”

叶景琰瞬间僵住,大脑一片空白,几乎是麻木的问,“为什么?”

“她,为国捐躯了,再见。”段军说完这句话,很快挂了电话。

叶景琰像是被按了停止键,心脏都停止了跳动,手机从掌心滑落,啪掉在了地上。

叶初雪看哥哥的状态就知道出事了,连忙问。“叔叔说什么?”

叶景琰呆滞的说不出一句话,。

“哥,你别吓我,说话啊。”叶初雪摇了摇他的胳膊,没想到下一秒,高大的身躯轰然倒地。

“哥——”叶初雪尖叫着抱住他,朝远处大声喊,“爸。妈,快来啊。”

叶少辰听到女儿喊声跑过来,一看叶景琰倒在地上脸色大变,“这是怎么了?怎么晕了?”

“我不知道啊,”叶初雪眼泪都快蹦出来了,“刚刚依瑶姐的爸爸打来电话,不知说了什么,哥哥就晕了。”

叶少辰心头一跳。将儿子扶起来,连声说,“完了完了,一定是段依瑶出事了,来我们先把他弄进房间再说。”

说完,叶少辰和女儿分别抱着一只胳膊消失在湖边。

慕薇薇闻讯跑过,看儿子脸色煞白的躺在床上,惊愕的问,“平安怎么了?”

叶初雪含着泪把刚才的事情又讲了一遍,慕薇薇也说了和丈夫一样的说,“完了,肯定是依瑶那丫头出事了。”

“能出什么重要的事情,哥哥居然都晕过去了?”

叶少辰紧皱着眉头,沉声说,“或许……牺牲了。”

后面三个字一说出来,叶初雪含在眼中的一包泪水陡然滚落。她不敢相信这个结果,“不会的,依瑶姐那么厉害,她不会的。”

慕薇薇替女儿擦着眼泪轻声说,“别哭别哭,你爸就是猜的,等平安醒来就知道了。”

“要不要让医生来看看?”叶少辰问。

“我刚才让章贺打电话了,医生马上就到。”

三个人满面愁容的看着昏死过去的叶景琰,心里都在替他担忧,万一事情就像叶少辰猜测的那样,平安可要怎么办?

叶景琰再次做了那个梦,段依瑶浑身是血的躺在他怀中,然后一点点消失成泡沫……

“依瑶——”叶景琰惊呼一声从床上直直坐起,双目空洞。

“哥,”叶初雪轻唤了一句,将叶景琰从梦境中惊醒。“哥,你怎么了?”

叶景琰张了张嘴巴,声音好像不是自己的了,只听他轻声说,“依瑶死了。”

三人俱惊,果然如此。

“依瑶死了,依瑶死了……”叶景琰像是没有灵魂一般连声说着,不知被什么惊醒,他一把掀开被子就要下床,忙被叶少辰按住,“你干什么去?”

“我要去找她,我不相信她死了,我要去找她……”叶景琰用力挣开父亲的手,刚站起来脑袋被狠狠劈了一下,眼前一黑又晕了过去。

叶初雪泪眼汪汪的举着手,哭着说,“我不是故意的。”

慕薇薇抱住她柔声安慰,“没事没事,你做的很好。”

叶初雪扑进妈妈的怀中呜呜呜的哭泣,一边哭一边说,“依瑶姐怎么会死呢?她那么厉害,怎么会死呢?”

慕薇薇轻拍着她的背,像小时候哄她一样说,“好孩子。想哭就哭吧。”

“我哥可怎么办啊,他那么喜欢依瑶姐,呜呜呜……老天爷怎么这么不公平?”

慕薇薇轻叹口气,眼睛泛红说,“这世界本来就是不公平的。”

回应她的是女儿更大的哭声。

傍晚时分,叶景琰再次醒来,他望着泛白的天花板,想起段军的话。眼泪顺着眼角无声的落下。

难怪,她这么久都不和自己联系。难怪,自己会做那么不吉利的梦,原来她真的出事……

段依瑶,我不是说让你照顾好自己吗?你是怎么照顾自己的?你离开了让我怎么办?

楼下客厅里,三个人相顾无言,沉默良久叶少辰说,“我给段司令打个电话吧,也好让平安去见她最后一面。”

“也好。”慕薇薇同意道,“否则这辈子他都不会相信这个事实,彻底死了心也好。”

叶初雪依偎在妈妈身边小声的抽泣。

叶少辰用儿子的手机回拨了最后一则来电,响了很久才接起来,那边很安静。

“段首长你好,我是叶景琰的父亲叶少辰。”叶少辰自报家门。

“你好。”段军的态度依旧冷漠,他对叶家的印象彻底毁了。

“我从景琰那里听说了这个不幸的消息,他现在很难过。”

段军在那边没有说话。叶景琰以为他也很难过,于是继续说,“我想征求一下你的意见,景琰能不能去依瑶最后一程,毕竟这两个孩子……”

“不必了,”段军断然拒绝,“我们部队有规定,他不能参加。就这样吧,我还在忙。”说完不给叶少辰一点机会就挂了。

叶少辰听着那边的嘟嘟嘟声,无力的放下手机,叹息道,“他说不可以。”

不过他为什么听到段军的语气中带着一丝愤怒,却少了点悲伤?

难道他正准备给段依瑶报仇?

“我上去看看平安,”慕薇薇准备起身,却被叶少辰按住。“别去了,让他一个人待着吧。过两天他缓过神儿了应该会好的。”

慕薇薇对此表示悲观,“上次他说,依瑶是他的半条命,现在这半条命去了,他不知道什么时侯才能重新振作起来。”

“我们要相信平安,他打小就是个坚强的孩子,这次也一定能挺过来的。”

“哎。我们只能这样期盼了。”

遥远的帝都。

经过多天的治疗,段依瑶左耳朵的听力除了能听到巨大的响声之外,没有任何提高,另一只耳朵完全没有知觉。

她渐渐有些心灰意冷了。

“首长,我们尽了最大的努力,患者现在恢复到这种程度已经算很红的结果了。”医生很抱歉的说。

短短几天,段军的头发白了很多,整个人也憔悴了不少,“那你现在的意思是什么?”

“不如回家慢慢调养吧,”医生停顿了片刻建议道,“可以先暂时安装一个助听器,这样对方大声说话的时侯她能听一点,也能给对方反馈,如果长时间不说话,我怕患者的声带会受影响,严重的话很有可能会失声。”

“就按你说的办吧。”

段依瑶经历过诸多的生生死死。因此是个很想得开的人,看到医生把助听器拿来的时侯,她只是笑了笑,然后就接受了。

戴在左耳,稍微能听到一点点声音,她在治疗的这段时间又努力的学会唇语,所以对方如果说的慢,她就能猜出大致的意思。

“能听见吗?”段军大声又缓慢的说。

段依瑶终于听到了爸爸的声音。很欢喜的点点头,用沙哑的声音说,“听到了。”

长久的不说话,她的声带还是受到了伤害,说起话来有些费劲,但这对她和父亲来说已经是很好的结果了。

段依瑶喝了口水润润嗓子,继续说,“爸,我听到了。”

段军的眼睛瞬间就红了,“那好,我们回家。”

“嗯。”

段依瑶在帝都的家是一座非常值钱又古老的四合院,这是从祖辈手中传下来的,段军和段依瑶偶尔来帝都开会就住在这里,也经常有人来打扫,所以还算干净。

宽阔的院子中央有一口大水瓮,里面游弋着几条肥硕的鲤鱼。上面飘着几朵睡莲,很是漂亮。水瓮的旁边是葡萄树架,因为树龄很长,绿油油的藤蔓几乎遮挡了大半个院子,还未成熟的葡萄像是一串串绿宝石,煞是可爱。

段军推开一间房门,里面铺的还是以前的大块青砖,窗明几净。只是床上空空如也。他打开一个柜子,将压在下面的被褥取出来说,“今天天气好,正好把被褥晒一晒。”

他背着身,又没有刻意大声说话,所以段依瑶没有听到他说什么,不过看他的举动猜出来了。

父女两一块晒被子,打扫房间。最后搬个小板凳坐在葡萄架下择菜,菜是青龙买的,他等会还要负责做饭。

段依瑶美滋滋的想,这样清闲的日子,还不错。

虽然缺少了很多东西。

中午坐在葡萄架下吃烦,段依瑶控制着自己声音的大小,她干咳了两句试了试然后说,“爸。我想复员。”

段军和青龙手中的筷子都停了下来。

这个问题段依瑶想了许久,她现在去部队什么都不能做,她更加接受不了别人用惋惜或者可怜的眼神,她不想给部队增添负担,所以还是自己复员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