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0章:让他心动的人/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要这么多干什么?”

南宫昭在她对面的沙发上坐下,“就当是给员工的福利了。”

既然有生意,叶初雪也没有不做的道理,冲员工说,“就按他说的办,每样蛋糕来一样。”

“好的。”

叶初雪回过头说,“我这里不负责送啊。”

“没关系,我等会儿让助理来拿。”南宫昭看她神色阴郁,关心的问,“你怎么了?不开心吗?”

叶初雪翻个白眼,“和你有什么关系?”

“反正也闲着,你和我说一说,没准我能帮上忙呢。”南宫昭态度很积极,他好不容易来一次,不能就这么走了。

叶初雪沉默片刻说,“这件事啊。谁也帮不了忙。”

“你不说怎么知道我帮不上忙呢?”

叶初雪这段时间被继二连三的事情打击的有些抑郁,两只小神兽又去欧洲了,现在送上来一个聆听者,有些压不住话匣子,考虑了几秒说,“这件事你不能告诉别人啊。”

南宫昭心中惊喜,忙用力的点头,“我发誓,绝对谁都不说。”

叶初雪未讲之前先长长的叹口气,“哎,你还记得前段时间我哥爆出来的那个绯闻吗?”

“当然知道了,当时他还开记者会了。”

“他是真的很喜欢那个姐姐,喜欢了二十多年了,我也很喜欢她……”说到这叶初雪不自觉的眼红了,鼻子一酸哽咽的说,“前两天传来消失……那个姐姐她……”

叶初雪的眼泪控制不住的滚下来,南宫昭看她哭了,心里一紧,连忙抽出一张纸给她擦眼泪,柔声说,“别难过,慢慢说。”

叶初雪从他手中拿过纸,抽泣了几声说,“那个姐姐她在执行任务的时侯……牺牲了……”

叶初雪低下头默默的流泪,南宫昭没想到是这样一件事,手足无措的从对面坐到她身边,小声安慰道,“别哭了,都是我不对,我不该问你的,别哭了,嗯?”

叶初雪缓了一会儿情绪平静了接着说,“哥哥受的打击很大,都一个月过去了从来没有笑过,这段时间又开始失眠,每天晚上靠安眠药才能睡几个小时。”

“难怪啊。”南宫昭恍然大悟。

叶初雪惊讶,“难怪什么?”

“哦,我听朋友说,你哥哥现在快成和尚了,完全不近女色。原来是这个原因。”

“名声传的这么快?”

“那可不?听说市里好几个豪门千金,要不就是被他吓哭了,要不就是被他骂走了……”

叶初雪哀叹一声,“完了完了,我看他是以后真的找不到媳妇了。嗳,你有没有什么办法,让他不这么难过?”

南宫昭张口就来,“喝酒泡吧,一醉方休……”

“不可能,”叶初雪直接否决了这个提议,“上次出事就是因为他在酒吧喝醉了,从那以后他就发誓再也不去酒吧喝酒了。”

“那就去旅行,看看山水。”

叶初雪摇头,“我也说过好多次,他根本没有兴趣。”

南宫昭面露难色,认真想了半天说,“要不,让他去看看心理医生,我觉得他是太压抑了,情绪得不到发泄。面对心理医生,他可能会倾诉一些。”

“算了吧,我哥那人我太了解了,他自己要是不想说,谁都撬不开他的嘴。”

“那还有什么办法呢?”南宫昭皱着眉苦思冥想,他是真的很想帮助叶初雪解决这个难题。

两人正在沉思,一个低沉的声音传过来,“他怎么在这?”

两人抬头一看,叶景琰用冰冷的眼神看着两人,叶初雪这才反应过来南宫昭离她太近了,跳起来撇清关系说,“他是来买蛋糕的,正在做着。所以就在这等等。”

叶景琰似乎无心管妹妹的事情,淡声说,“取一个小蛋糕。”

叶初雪漂亮的眉毛凝成一团,“你又没有吃饭?”

“不是很饿。”

“每次都这么讲,就算不饿也要吃一点啊,每天拿蛋糕凑数怎么能行?”叶初雪心疼的抱怨,从玻璃柜中拿了一个水果最多的蛋糕给他。

叶景琰用勺子挖了一大勺塞进嘴里,嚼了嚼咽下去说道。“你什么时侯做个辣味的甜点。”

叶初雪搞不懂他这是什么怪口气,“既然叫甜点,怎么会是辣味的,那得多难吃啊。”

叶景琰又吃了一口,没有接她的话。

依瑶是个无辣不欢的人,还记得她第一次相亲,就是因为那个男的不吃辣所以被淘汰了,其实他吃辣很一般。毕竟妈妈慕薇薇是个非常不喜欢吃辣的人。

吃完蛋糕后,他把盒子放在桌子上,看了眼沉默不语的南宫昭,扭头对妹妹说,“你知道爸妈耳朵态度的,把握好分寸。”

叶初雪尴尬的摸摸头发,澄清道,“哥,我和他真的没有关系。”

“我只是提醒你,走了。”叶景琰说完后面两个字就潇洒的出去了,徒留叶初雪在店中凌乱。

哥哥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叫把握好分寸?她和这个家伙真的没有关系啊。

“完了,我哥该不会告诉我爸妈吧。”叶初雪呐呐的说。

她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妈妈生气。

“他不会的。”南宫昭很肯定的说。

“你怎么知道?”

“看出来的呀。”

叶初雪脑子有些混乱,把他拽起来往外推,“你一来我就有麻烦,赶紧走赶紧走。”

南宫昭表示很无辜。笑道,“我们也没干什么啊。”

“你还想干什么?我们两个就不能同框,同框就是错。”叶初雪很嫌弃的冲他摆手,“快走快走。”

“我的蛋糕……”南宫昭企图再待一会儿。

“等会儿让你的助理来拿,你别再来了,万一又被我哥碰到,我就死定了。”

南宫昭无奈的上车,车是很拉风的敞篷跑车,他说,“你心理烦了就给我打电话,我随时随地都是你的垃圾桶。”

叶初雪急于打发他走,下意识的说了声“知道了”就转身进了甜点店。

今天真是奇怪,她怎么就鬼使神差的把家里的私事告诉他了呢?

帝都。

一个多月下来,段依瑶已然记住店里各种花的品种和每种花所代表的花语,也跟着小翠学会了如何插花,当然。她大多数时侯都是收钱找钱。

花小翠很意外,这个花店没有换老板之前,生意向来很清淡,每天只有四五个人来买花,逢年过节的生意才会好一些。

没想到唤了老板后,生意噌噌的往上涨,几乎每天都能卖出十束以上,而且来买花的人一看就是很有钱的那种。

月末段依瑶算账的时侯,发现自己一个月毛收入有三万多,扣除成本差不多也有两万左右。

她的工资一般都是打银行卡,所以对这么多钱没有什么概念,但两万也算多的吧。

赚了钱心情很好,段依瑶直接给小翠的工资加了一千块。因为她真的觉得小翠很辛苦,要帮着搬花,要负责包装,还有修剪花枝,店里的大小活她几乎都做了,多给一千很值得。

面对多得的一千块,小翠眼睛放光,“依瑶姐,你给我加的工资吗?”

“给你的奖励,你做的很好,希望继续努力。”

花小翠欢呼,“噢耶!依瑶姐你太好了。我真是撞大运了,遇到你们这么好的老板。”

“走吧,今天发工资,我请你去吃饭,想吃什么,随便点。”段依瑶很豪爽的说。这段时间以来这丫头帮了她很多,当她没有听清楚顾客说什么时,她就过来解围。很激灵。

花小翠开心的跺脚,“吃火锅可以吗?附近有家火锅超好吃。”

“当然可以,我最喜欢吃辣了。收拾收拾走吧。”

“OK!”

夜幕降临,主仆二人收拾店铺准备去吃饭,一个年轻的男人走进了店里。

“你好,我想买束花。”他的声音很清朗。

段依瑶低着头没有听见,小翠忙上来笑吟吟的说,“这位先生,我们打烊了,您明天来买好吗?”

这时,段依瑶才意识到来人了,抬头看向顾客。

男人大概三十岁左右的样子,穿着浅蓝色的衬衣,一条泛白的牛仔裤,一双休闲鞋。无意他长得是帅气的,是那种带着骄傲。睿智和精英范的帅气。奈何段依瑶见多了各种帅哥,对他完全不感冒。

男子目光看向段依瑶,眼底露出一抹惊艳,他很不好意思的说,“能帮个忙吗?我妈妈今天生日。”

小翠看向老板,段依瑶对她点点头,然后继续登记账目。她的头发长长了一些,乌黑发亮。正好挡住了左耳中的助听器。

“那您想送母亲什么花呢?”小翠招呼他。

“就粉色康乃馨吧。”男人说。

“要多少支呢?”

“你看着包吧。”男子显然对这些不是很在行。

小翠很专业的说,“那就三十朵粉色康乃馨,我们再送您二枝香水百合怎么样?”

“可以。”

“请您稍等。”

小翠很利落的取花包装,男子在花店四处看,发现墙上有一副用花瓣做成的油彩画,很是别致,于是扭头问段依瑶,“这幅画卖吗?”

段依瑶当然没有听见。小翠接过话说,“那个不卖,是我们老板没事胡乱做的。”

男子看了眼段依瑶,柔顺的碎发挡着她的脸庞,下巴的线条很柔美,他有些奇怪,为什么她不回答自己的问题呢?

花很快就包好了,小翠把花递给他。男人走到柜台前问,“多少钱?”

段依瑶察觉到有人靠近,抬头一看是买花的顾客,一时茫然的看着他,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小翠悄悄拉了下她的衣角,等她转过头说,“他买单了。”

“哦,抱歉,刚没听清楚,”段依瑶终于开口了,瞄了眼他手中的花说,“200块。”

男子还以为她不会说话,她一开口才发现,她的声音很好听,而且眼睛很漂亮,黝黑纯净。仿佛一汪泉水。

他掏出钱包给她两百块,走时说了声,“谢谢,再见。”

段依瑶礼貌的冲他笑笑,还未等他出店门就对小翠说,“去吃饭吧,我要饿死了。”

“遵命老板,我也快饿死了。”

男子嘴角莫名的上翘。他还未见过如此大度的老板,和员工像是好朋友一般。

到了小翠说的那家火锅店,段依瑶就迫不及待的点了一大桌子的肉和蔬菜,听得小翠直流口水。

火锅的味道很正宗,两个女孩吃的不亦乐乎,小翠笑嘻嘻的问,“老板,你这么漂亮,是不是有很多人追你啊。”

段依瑶眼眸沉了一下,很不自知的问,“我漂亮吗?”

“当然漂亮了,反正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小翠将毛肚在红锅里涮了半分钟就捞起来继续说,“你没有发现吗?最后买花的那个顾客就一直在看你。”

段依瑶淡然一笑,想起那个堪称绝色的女孩说,“你是没有见过真正漂亮的,简直无法用言语形容。”

“啊?还能比明星好看?”小翠显然不信。

“比我见过的所有明星都漂亮。”段依瑶如实说。

小翠吃完毛肚又夹了一块虾滑放进料碗里说。“我们怎么说起美女了,老板你还没说呢,是不是有很多男生追你啊。”

“是有那么一个,但是分手了。”段依瑶简单的说。

“为什么?”

“不合适吧。”

夜深人静的时侯,段依瑶也想过给他发短信,但又一想,都这么长时间了,叶景琰怎么一条信息一个电话都没有。她就拉不下这个脸面给他发。

而且她现在变成这个样子,怕是拨通电话她都听不见他说什么……

于是越拖越久,她联系他的心思也就越来越淡了。只是偶尔会想起来,A市有个男人曾经喜欢过她。

其实,这世上不管是谁,离了任何一个人生活都会过下去,这是人求生的本能。

几天后的中午,一个顾客光临了花店。

“你好。我想买几盆放在家里的花。”

此时,小翠出去买午饭了,段依瑶正窝在躺椅上吹空调,外面实在是太热了。

男子看她睡得沉,不免笑了笑,她也不怕有小偷进来,于是声音又大了一些说,“你好。我买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