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1章:他的帮助/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段依瑶察觉到眼前光影的变化,睁开眼,是个很帅气的男人。

“我买几盆可以放在家里的花,不知道什么适合。”男子认真的说。

段依瑶起身带着他来到盆栽的摆放处,然后回头看着他,“就是这些,你挑吧。”

男子陡然笑了,“你能给我介绍介绍吗?”

段依瑶第一次当推销员,“你如果给客厅摆放的话,可以选择凤梨,紫薇,丁香还有宝石花等,可以净化空气驱虫杀菌,如果给卧室放的话……”

“就是给客厅放,我的卧室一般不放花。”

“哦,你想要哪种?”

段依瑶看着他等待答案。男子想了想说,“那就凤梨和丁香吧。”

“好的。”段依瑶弯腰要去搬盆栽,忙被男子拦住,“这个太大了,我自己来搬就可以。”

段依瑶没有听见他的话,但是看他的动作猜出了意思,便挪开地方让他自己搬。

等两个盆栽都搬到了车上,男子回来付账,“多钱?”

“150。”

男子摸了摸口袋,眉头皱起来,“完了,我忘了拿钱包了。可以微信或者支付宝支付吗?”

段依瑶说,“我没有这两个东西,要付的话就等我员工回来。”

“你没有微信?”男子诧异。

“不喜欢用。”就是有也没有朋友可加,她的那些朋友,都是不允许有这种账号的。

男子心里小小惊讶了一下,他还没有见过不玩朋友圈的人呢。

“那我等等她。”

“好的。”段依瑶说完这句就拿起一个薄薄的木板,上面的是还没有完成的一副画,用风干的花瓣组成的画。

男子看着她给一朵玫瑰花瓣抹上胶水,然后贴上去,于是好奇的问,“你在画什么?”

段依瑶没有说话,她根本就没有听到。

男子无奈的一笑,真是奇怪,为什么他好几次说话她都好像没有听到呢?

“老板,饭买回来了。”花小翠的声音响起。

男子观察着段依瑶,她好像没什么反应,正狐疑的时侯,段依瑶抬起头笑着抱怨,“怎么才回来,饿死了。”

她的确没有听到,而是闻到了饭香。

花小翠把打包的饭放在一个小桌上,正面对着她说,“人太多了,去的不是时侯。咦?怎么是你啊。”

男子微笑,“嗯,我来买几盆花。”

“他没有带钱包,他发红包给你,150。”段依瑶说。

“哦,好的。”花小翠掏出手机。找到一个二维码说,“你扫一下发150就可以了。”

付完账,男子告辞离开,转身时看到段依瑶小女孩般跑到小桌旁,嬉笑着说,“吃饭吃饭。”

好有缘,两次来都是听到她说这句话。

小翠坐在小板凳上,一边吃一边说,“依瑶姐,刚刚那个男的上次来过咱们这买花。”

“是吗?”段依瑶拧眉,“不记得了。”

“就是上次发工资,最后一个顾客,说是妈妈生日要买花。”小翠提醒她。

段依瑶又想了片刻,“是吗?我不记得了。”

不知是不是后遗症,她的记忆力也没有以前好了,曾经的她号称过目不忘的,现在……

到了七月中旬,天气越来越热,附近的大学都陆陆续续的放假了,生意也跟着清淡了一些,花店决定关门歇业几天。

段依瑶看今天天气阴沉,是个逛街的好时候,于是上街闲逛,自从回到帝都,她还没有怎么到处逛过。

买衣服,逛商场,这是每一个女孩的最爱,段依瑶以前不是很喜欢,现在空闲时间多了也逛出了几分趣味,她一看到那些亮晶晶的可爱东西,就少女心泛滥。

站在一家商店门口喝着奶茶看别人抓娃娃,刚加上来又掉下去。引得周围几个小伙伴尖叫。

段依瑶觉得这个很有意思,喝完奶茶扔进垃圾桶,然后拿出口袋里刚找的几个硬币投进去,开始抓。

第一次没有经验,快要抓起来的时侯,夹子上的毛绒小狗掉了下去。

好胜心被激发出来,段依瑶摩拳擦掌开始第二次,这次很顺利。短短几秒时间就把小狗抓出来了。

接下来越来越顺利,一抓一个准,吸引了不少人的围观。

“抓那个熊猫……上来了上来了……哇,厉害厉害……”围观群众越来越多,有不少人开始给她加油助威。

老板看自己娃娃机里的毛绒玩具都快见底里,哭丧着脸小声求她,“美女,手下留情好吗?我这是小本生意啊。”

段依瑶的专注力全在抓娃娃上。没有听到老板的苦求,直到最后一个娃娃夹出来,周围一阵欢呼声和鼓掌声。

段依瑶不好意思的笑笑,看旁边站着一个小女孩,直勾勾的看着那一堆胜利品,她从里面拿了一个粉色的娃娃递给她。

小女孩甜甜的说了声“谢谢姐姐”,然后哧溜就跑了。

段依瑶只是玩,要这么多毛绒玩具也没有用,一个都没拿转身出了人群,留下老板在风中凌乱,她这是不要了?

兴致盎然的在街头闲逛,身后几个小孩子在追闹,有两个没刹住直接撞在了她身上,段依瑶一个趔趄,突然感觉耳朵里的助听器掉了出来,她用手去捞。小小的助听器从她的指缝滑落,直奔路边而去……

世界顿时一片安静,尖锐的汽车喇叭声也剩下微弱的嗡嗡声。

靠!

段依瑶小声骂了一句,追着助听器往路边疾走,然后眼睁睁看着它被过往的车辆“咔嚓”碾碎。

呆呆的望着助听器的尸体,段依瑶欲哭无泪,那个助听器听说还蛮贵的,看来要去医院重新配一个了。

正在默哀,身子突然被人紧紧抱住,天旋地转,反应过来时,一辆自行车从身边飞速驶过,戴鸭舌帽的男子还回头说了一句什么,结合生活常识,段依瑶觉得他在骂娘。

救她的男子松开手,“你看什么呢这么认真?自行车按铃那么久都没有听到?”

段依瑶脑袋晕了几秒。抬头一看,咦,好面熟。

看她愣愣的望着自己,男子以为她被吓傻了,又问,“你还好吧。”

段依瑶心道,这点事她还不至于吓傻,从兜里掏出手机打了一行字,“我助听器掉了,听不到你说话,不过勉强可以读懂唇语,你说慢一点。”

男子震惊异常,她……居然听不到?

难怪他去花店两次,和她说话她都没有什么反应,而当她发现自己在说话时,就会认真的望着她,原来是这个原因。

男子呆滞之后微笑着慢慢说,“那我陪你去医院吧。”

段依瑶正有此意,也不拒绝他的帮忙,有个人在旁边总比她一个强,她点点头小声说了“谢谢”,低头在手机上打了医院的地址。

她听不到自己的声音,所以把握不了音调的大小,怕吓到对方。更多的时侯她选择用文字交流。

男子看了眼地址,点点头说,“我知道,跟我走吧,我的车在那边停车场放着。”

“好的。”段依瑶小声说,带着一些柔弱,让人忍不住想要保护他。

段依瑶跟着他往停车场走,男子很贴心的护着她走在里面。有人挤过来时就用胳膊隔开,就这么一路安静的走到目的地,然后开车去医院。

见到熟悉的医生,段依瑶苦笑的指了指自己的耳朵,医生了然的问,“助听器掉了?”

她点头。

“正好换一个,我们这边来了质量更好的,你听得可能会更清楚。”

段依瑶欣喜,那就太好了。

又做了一遍检查,确认疾病没有扩散之后,段依瑶戴上了新的助听器,好像一个小小的耳机,冰冰凉凉的。

“怎么样?听得见吗?”医生问她。

段依瑶像个孩子一样开心的笑,“声音不大,但是听得见。”

医生叮嘱道,“那就好。记得,要按时来复查。”

“好的医生,再见。”

男子一直默默的陪着她,看到她和医生之间的交流,心中不免感慨,她真是个乐观向上的女孩。

“非常谢谢你,我晚上请你吃饭吧。”段依瑶是个知恩图报的人,别人帮了她这么大的忙。当然应该感谢一下。

男子欣然答应,伸出手说,“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白瑾逸,白云的白,周公瑾的瑾,安逸的逸。”

段依瑶轻握了下他手便放开,“我叫段依瑶。这三个字。”说完用手机打出来给他看。白瑾逸笑着点头表示记下了。

“想吃什么?”

“我不挑食,你定吧。”

两人一边走一边聊天,“你吃辣吗?”

“吃,而且还挺喜欢的,我妈妈是川妹子。”

段依瑶找到一个志同道合的很欣慰,直接决定,“那去吃川菜吧,你选一家。我对帝都还不是很熟悉。”

“也好。”

白瑾逸是个很有教养的男孩子,接人待物都很有礼貌,他会小心的提醒段依瑶系安全带,路过著名景区时,会充当导游介绍历史。为了她能听的清楚,还特意把声音提高了几个分贝。要知道,他还很少这么大声说话,就算是讲课的时侯,也不会。

对了,他是一名大学老师,教授物理。

白瑾逸推荐的这家川菜馆在很隐秘的小胡同里,看段依瑶好奇的往外看,调侃道,“你就不怕我把你拉到哪卖了?”

段依瑶不屑的“嘁”一声,“能卖我的人估计还没有出现呢。”

她说的是真话,不过落在白瑾逸的耳中却有几分调皮。

“到了。就是这家。”白瑾逸把车停在一家不起眼的红木门前,段依瑶下车。

“这里是餐馆?”段依瑶惊讶的问。

白瑾逸猜测到她的态度,笑道,“进去就知道了。”

外面看起来很普通,但是一踏进红木门,段依瑶才知道什么叫别有洞天。里面翠竹庭院,小桥流水,雅致之极。

服务员显然认识白瑾逸。把他们带到了一间雅居,透过窗户刚好可以看到外面那一池盛开的荷花。

“这里好漂亮啊。”段依瑶感慨了一声,她虽然是上校,但长这么大一直待在部队,很少见到这种世面。

“点菜吧。”白瑾逸把做成折扇的菜单给她,段依瑶扫了一眼,什么春色满园,花开富贵,霸王别姬,一个都看不懂。

“这是川菜吗?不应该是麻婆豆腐,夫妻肺片之类吗?”段依瑶呆萌的问。

白瑾逸被她逗笑,“其实都差不多,就是另起了个名字罢了,要不怎么配的上这里的环境,你随便点吧,味道都还不错。”

段依瑶迟疑了片刻。点了看着还不错的两道菜,又把菜单给他,“你点吧,你比较熟悉。”

白瑾逸接过折扇也点了两道菜,又加了一道汤。

包间里有专门煮茶的茶具,服务员离开后,白瑾逸去煮茶,一道又一道程序。看的段依瑶眼睛都花了。

不过他的手指很漂亮,修长细白,看起来也不至于那么无趣。

段依瑶手撑着下巴说,“要都像你这样喝茶,敌人早就跑了。”

白瑾逸讶然,“和敌人有什么关系?”

“哦,随便说说的,就是觉得太墨迹了。”段依瑶没有细说。

白瑾逸将烹好的第一杯茶双手端给她,“你尝尝。”

段依瑶接过来吹了吹,一口就喝了,之后还回味了一下说,“也没有什么不同啊。”

白瑾逸无声的笑,她看起来柔柔弱弱的样子,没想到身体却住了一个糙汉子,这种反萌差还挺有趣的。

“少吧。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白瑾逸很无奈的说。

虽然两人只是第三次见面,但说话还算投契,菜上来之后,段依瑶狠狠的赞美了一翻就毫不客气的动筷子。

在吃上,她从来不会委屈自己。相比之下,白瑾逸斯文很多。

“啊?你是大学老师啊。”段依瑶听他讲学校的趣事,不由的问了一句。

“不像吗?”

段依瑶盯着他看了会儿说,“太年轻了,我觉得大学老师都应该是上了年纪的,四五十岁的样子。”

“多谢夸奖。”白瑾逸没有说,他不但是老师,还是专门带研究生的老师。

两人吃完饭,段依瑶去付账的时侯,服务员说白瑾逸已经结过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