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2章:和她相似的女孩/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是说我请吗?”段依瑶挑眉。

“就当是我以后在你那买花的预付款了,这样可以吗?”

“也可以,”段依瑶扭头又问服务员,“总共多钱?”

“4800。”

“多少?”段依瑶以为自己听错了。

“4800。”

段依瑶睁大了眼睛,四道菜,一道汤,外加两碗米饭,对了还有几杯茶就要4800?

“好了好了,”白瑾逸推着她的肩膀往外走,到了外面才看着她说,“一束花两百,也就24束花,多吗?”

段依瑶蹙眉想了半天,“好像也不是很多,好吧,那你记着。一束都不能少。”

“当然,我会记得很牢的。”

白瑾逸送她回家,得知她住的地方,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启动车子。

要知道,那里可是帝都保存最完好的一片四合院,价值上亿元,段依瑶居然住在那里?

既然那么有钱,为什么还要开花店那么辛苦呢?

“你以前不在帝都住吗?”白瑾逸试探着问。

段依瑶看着车窗外的华丽夜景,“嗯,工作原因,一直在外地。”

“这样啊,那你以后有什么事情就给我打电话,比如哪里有好玩的好吃的,我在这里长大,很熟悉。”

“好啊,你手机号码多少?”

白瑾逸报了一串数字,段依瑶一边输一边说,“我听不见,所以基本上就是发信息了。”

“没关系,我会看到的,你给我打过来,我等会儿存一下。”白瑾逸每次听她那么坦然的说听不见时,心里都会觉得惋惜,很想问她耳朵是怎么回事,但又觉得这样很唐突,他们才刚刚认识而已。

到了家,段依瑶说了声“谢谢,再见”就转身掏钥匙,等她进了门,白瑾逸才确信,原来她真的住在这里。

身价数亿元的她,会觉得吃一顿4800的饭很贵,她的身上真的藏了好多秘密,吸引着人想要不断探知真相。

他好久没有见过这么有趣的女孩了。

黑色的车子消失在胡同里,半个小时后,一份关于白瑾逸的详细资料便传到了段军的手机上。

白瑾逸出身书香门第,爷爷和父母均是大学教授,国内外知名的科学家教育家,性格温和。在老师和学生中的口碑很好,有过一个女朋友,分手三年多了。

段军看完这份资料,嘴角露出了迷之微笑。大学老师,听起来还不错,看照片,人长得也精神。

他就说嘛,天下好男儿那么多,总会有和依瑶有缘的男孩出现的,没准就是这个白瑾逸呢?

炎热的傍晚,下班后叶景琰心情烦闷开车来海边散心,涨潮了,所以海边的人少了很多。

叶景琰坐在沙滩上抽烟,手边是一个烟灰缸。

夕阳把整个海面染成了红色,听妈妈说,以前爸爸曾在这片海域出过事,大家都以为他死了,妈妈却坚信他还活着,于是凭着一丝执念找到了他。

他有时也在想,如果段依瑶也活着该多好,只要她活着,哪怕他等三四十年,哪怕她不喜欢自己了,哪怕她和别人在一起了,只要她活在这个世上就好,可是,这个世上没有那么多如果……

为什么出事的会是她,为什么?

太阳沉入海中,海浪的声音也越来越大。手机响起,是妹妹叶初雪。

“哥,你在哪呢?”

“什么事?”叶景琰沉声问。

“咦?怎么有海水的声音?”叶初雪顿了顿连忙说,“哥。哥你千万不要做傻事啊。”

“我抽烟呢,没跳海。”叶景琰打断她的嚎叫。

叶初雪这才安静下来,“哦哦,那就好,嗳,你忘了吗?今天是妈的生日,你赶紧回来。”

叶景琰心头一跳,天呐。他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忘了?

把手中的烟摁灭在烟灰缸里,他轻声说,“我马上就回来了,要买什么吗?”

“不用不用,都准备的差不多了。你快点啊。”说完,叶初雪就挂了电话。

叶景琰拿着烟灰缸起身,拍了拍屁股上的沙子,正要上车。从远处传来了微弱的呼救声。

“救命啊……救命啊……”

叶景琰回头去看,一个人影在海浪中上下挣扎,呼救声就是她发出的。

沙滩上已经没有其他人了,叶景琰将烟灰缸扔在车上撒腿跑向海边……

女孩被叶景琰捞上岸,拨开她脸上的头发,叶景琰愣住了,这眉眼,脸庞,嘴巴……长得和依瑶居然有八分相似……

咕噜噜吐了一大摊海水,女孩虚弱的说,“谢谢……谢谢你。”

“不客气,”叶景琰回过神,眼角带了几分温暖,“你怎么一个人游泳?涨潮的时侯很容易出危险的。”

女孩坐起来干咳了几声说,“我是来A市旅游的,刚才腿抽紧了。”突然想起什么,女孩赶紧爬起来跑到附近的一块石头边,气的跺脚,“啊,谁把我的包偷走了。”

叶景琰走过去,“你放在哪里了?”

“就藏在这石头下面了,里面有钱包证件还有手机衣服之类的,天呐,我要疯了。”女孩的情绪很激动。

叶景琰望着她鲜活的面孔,陡然想起,依瑶在生气和开心的时侯,也是这样的活波可爱。

“你也是心大,居然把这么重要的东西放在这里?”或许是女孩长得和依瑶太像,叶景琰的话也多了起来。

女孩委屈的快哭出来了,“这可怎么办啊,什么都没有了我今晚住哪儿?”

叶景琰心里一动。“去我家吧,我家有地方住。”

“啊?”女孩懵住,仰头望着神资俊朗的男人,脸悄悄红了,她刚才太着急,居然没有发现救她的人好帅啊。

等等,女孩从花痴中回过神,警惕的看着,“你不会把我卖了吧。”

“随便你吧……”叶景琰转身往车边走,女孩一急忙跟上去,“算了算了,你能救我就说明是好人,我相信你。”

难不成还真的露宿街头?

叶景琰从后备箱拿出一条毛巾给她,“先擦擦吧。”

“哦。”女孩一边擦湿漉漉的头发,一边偷瞄他,男人举手投足间都好有魅力啊。

叶景琰靠在车边吸烟,心里矛盾之极,他知道她不是段依瑶,却忍不住想要多看看她,以解相思之苦。

罢了罢了,就当是宽慰一下自己,明天就送她走。

回叶家的路上,女孩问他借手机给自己的手机打过去,却听到了关机的提示音。

“小偷太讨厌了。我藏那么隐秘也能找到。”女孩气呼呼的说。

“给你家里打个电话,免得他们担心。”叶景琰提醒她。

“对对……”女孩想了下父母的电话,拨了出去,声音轻快的说,“喂,妈妈是我……我的手机被偷了,我用朋友的手机打给你的……我没事没事你和爸爸放心……嗯嗯,好的。你们吃饭,我挂啦,么么哒。”

听着她的通话,叶景琰突然想起依瑶,她不断遇到多大的事情,都会咬牙说一句,“放心,我没事儿。”

女孩把手机还给他,连声感谢,“谢谢你。”

“现在不怕我是人贩子了?”叶景琰开玩笑道。

女孩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刚才误会了,你这么帅的人怎么会是人贩子呢?”

叶景琰淡笑着摇头,又是一个花痴。

女孩被他的笑容晃了下心神,眼中全是爱慕,“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段子莹。你叫什么?”

车子猛地煞住,段子莹向前猛扑了一下,差点撞到头上,“哎呦,你干什么呀。”

叶景琰双眸微闪,情绪激动的问,“你姓段?”

“对啊,我姓段?”

“你是哪里人?”叶景琰紧接着问。

“帝都的。前两天来A市玩,你……”

“帝都?”叶景琰打断她的话,直接问,“你认识一个叫段依瑶的吗?”

段子莹拧着一字眉想了想,“不认识。”

“你确定?”

“真的不认识。她是谁呀。”

叶景琰眼中的那道光陡然消失,无力的靠在椅背上,望着前方黑漆漆的道路,一股无助和心酸涌上心头。

依瑶。你和她长得如此相似,又都姓段,我还以为你和她有什么关系……

段子莹望着他,感觉到一股浓烈的悲伤笼罩着他,看着异常的孤独,令人疼惜。

他刚说的那个段依瑶,应该是对他很重的人吧。

不敢去打扰他,段子莹窝在座位上等待他平静。不知过了多久,叶景琰似乎哀叹了一声,然后继续启动车子上路。

段子莹悄悄打量着他的脸色,小声问,“你还没有说你叫什么呢。”

“叶景琰。”

“叶景琰……”段子莹在嘴边念了几句,觉得这个名字真是好听,和他这个人很般配。

接下来这一路,叶景琰再没有说过一句话,车子的气氛有些压抑。

开了很久,车子进了叶家别墅。

段子莹看着外面的风景,惊叹着问,“这是你家?”

“嗯。”

“你也太有钱了吧。”段子莹感慨了一句,其实他家在帝都也算是有钱人,但却没有这么大的别墅,或许是帝都的地价太贵了,老爸还买不起这么大的地方。

叶景琰没有接话。将车子稳稳的停在了高大的别墅前。

叶初雪远远看到跑过来,“哥,你回来也太慢了吧,舅舅一家都来了,萧奶奶也来了。”

“路上出了点事情。”叶景琰简单的解释。

“出什么事情……啊,依瑶姐?”叶初雪看到从车里钻出来的段子莹,惊呼道,再上前仔细一看。“不是啊,不过也太像了吧。”

段子莹睁着大眼睛看叶初雪,好漂亮啊,她从未见过如此好看的女孩,尤其是这双眼眸,就像紫宝石一般。

“哥,她是谁啊。”叶初雪好奇的问。

“海边游泳救得,东西被人偷了,你带她去洗个澡换件衣服,我去湖边看看。”叶景琰吩咐完后,头也不回的向湖边走去。

叶初雪上上下下打量着这个年轻女孩,心想,哥哥已经好几个月不近女色了,今天突然捡回来一个,唯一的原因就是她长得像依瑶姐。

“你好,我叫段子莹。打扰了。”段子莹大大方方的介绍自己。

叶初雪惊愕,“你姓段?”

“呃……这个问题刚才你哥哥已经问过了,我的确姓段,不过我不认识段依瑶。”段子莹一股脑说完,免得她再问。

叶初雪从震惊中回神,又细细打量了她一番,这女孩脸长得虽然和依瑶姐很像,但是给人的感觉却完全不一样。

依瑶姐让人一看到就想要臣服于她。但是眼前这个,完全就是一个涉世不深的小姑娘。

“你好,我叫叶初雪,走吧,我给你找件衣服。”

段子莹跟在她身后,边走边观察别墅,嗯,大小和家里差不多。但比家里富丽堂皇多了。

“你是一个人来A市的吗?东西怎么会被人偷了呢?”叶初雪打听情况。

段子莹很是无奈的说了海边的遭遇。

“哦,这样啊,没事,你就先在我家住着,反正我家空房子多。”叶初雪目的不纯的说,既然依瑶姐已经去世了,哥哥找一个像她的女孩也可以,总比一直单着要好很多。

段子莹没想到她这么热情。连忙致谢道,“非常感谢,你们能收留我一晚我已经很感激了,怎么能长住在你家里呢?明天我就让爸爸打钱过来,我去住酒店比较方便。”

叶初雪把她带到自己房间,带她来到衣帽间,边找适合衣服边说,“这有什么?你不是来A市旅游的吗?我可以给你当向导啊,A市吃喝玩乐,我最在行了。”

“这……这不太合适吧。”段子莹有些承受不住她的热情。

叶初雪拿出一件纱裙在她身上比了比说,“合适合适,我这人呢交朋友只看眼缘,你就很合我眼缘,对了,你多大了。”

“23岁。”

叶初雪手中的动作停止,稍稍尴尬了一下,才23?那按照她要叫自己姐姐啊,不行不行,万一以后哥哥真的和她在一起,她还要把这丫头叫嫂子。

叶初雪掩饰过自己的年龄,哈哈笑了两声说,“那你以后叫我初雪,我叫你子莹,显得亲切。这件衣服怎么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