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3章:护妻狂魔/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段子莹扫了一眼,“香奈儿的最新款,很好看。”

“和我眼光一样好,”叶初雪把衣服给她,又拉开好几个抽屉,里面整整齐齐的放着各种款式的内衣内裤,她瞄了眼段子莹的胸部说,“和我的尺码差不多,这些都是新的,你等会儿洗完了选一套,浴室在那边,快去洗澡吧,对了,鞋子在那边柜子,你随便穿,我先出去啦。”

“等等……”段子莹拉住她的手。“谢谢你。”

“客气啦,我们是朋友嘛。”’叶初雪笑吟吟的说,“对了,我妈妈今天过生日,你等会儿洗完澡就来湖边,我们在那边办派队。”

段子莹也不扭捏,欣然答应,“好的,我等会就来。”

“我先走了。”

叶初雪脚步轻盈的出了房间,长长的舒口气,看来她和爸妈不用担心哥哥得抑郁症了,因为老天爷把最好的药送来了。

浴室里,段子莹心情大好的洗着澡,她没有想到自己的运气居然这么好,游泳被人救了,还遇到这么热心的一家人,这简直是撞大运啊。

不过,他们说的那个段依瑶是谁啊,听叶初雪的语气,她长得应该和这个女孩很像。

湖边,叶初雪一溜烟跑到妈妈慕薇薇身边,把刚才的事情抖了个干干净净。

慕薇薇听完诧异的看着儿子,叶景琰正在烟火之中翻着烤肉串,表情一如既往的冷淡。

“平安,你不和大家说说吗?”慕薇薇走过去问。

叶景琰把烤好的肉串给旁边的慕钰麒,“没什么好说的,就是救了个女孩,东西被人偷了,我把她带回来了。哦,她长得和依瑶有几分相似,也姓段,不过和依瑶没有什么关系。”

“原来是这样,那我等会儿倒要看看,到底和依瑶有多像……”

半个小时后,段子莹穿着一身纱裙徐徐而来,脚上是一双帆布鞋,众人扭头看去,全都愣了几秒,还真是像,除了她是长发。而段依瑶是短发。

“你们好,我叫段子莹,谢谢大家的收留。”段子莹大方的说,没有丝毫露怯,只是她第一次见到这么多高颜值的人聚在一起,有些出神。

“来来,别那么拘束,坐到我这边来,”叶初雪冲她招手,等她过来开始给她介绍在座的各位亲人。

段子莹也是见过大世面的,一点都不怯场,看到小神兽时懵了懵,双胞胎好帅啊。

这期间叶景琰一直默默的在旁边充当烤夫,他心里很沉重,也有小小的后悔,或许不应该把她带回来,给点钱让她去住宾馆也行啊。

当时太冲动了。

段子莹性格活泼,很快就融合进去了,端起一杯红酒说,“阿姨,今天是您生日,我祝您美丽长驻,健康长寿。”

“谢谢,”慕薇薇高兴的抿了口酒问她,“你怎么胆子这么大,敢一个人来旅游?你爸妈岂不是要担心死了。”

段子莹嘿嘿一笑,“我打小爸妈就忙着作生意,我就一个人乱跑,他们也早就习惯了。”

“这样啊,”慕薇薇笑眯眯的说,“那你这几天就住在家里,让景琰和初雪陪你到处逛逛。”

段子莹偷偷看了眼叶景琰。眼中全是喜悦的碎光,而这一切也都落进了叶家几人的眼中。

“谢谢阿姨,我就怕太麻烦你们了。”

“不麻烦,就这样说定了。”慕薇薇直接拍板,冲儿子说,“平安,我说的话听到了吗?”

叶景琰明白妈妈的意图,但是他莫名的抗拒。毕竟段子莹不是依瑶,“妈,我这几天正在跟一个大项目,没有时间。”

“你永远都在忙,公司没有你难道就不转了?”慕薇薇不开心的说。

叶少辰端着酒杯走到儿子身边,安慰道,“爸爸理解你的心情,不过今天妈妈生日。你就听她的,权当让她开心开心。”

叶景琰无奈,“好了,我知道了。”

萧汐冉突然想起二十多年前的事情,惆怅的说,“我们上次在湖边烤肉,我记得还是给少岩送行,没想到时间过的这么快,一晃二十多年都过去了。”

“是啊,我还记得薇薇当时喝多了,现场那叫一个惨烈。”慕天野揭寿星的老底。

“爸,为什么会惨烈呢?姑姑酒品不好吗?”慕钰麒好奇的问。

慕天野哈哈哈大笑道,“岂不是不好?你姑姑啊一喝醉就喜欢唱歌,但是唱歌又实在太难听,我们都称之为车祸现场,你说惨烈不惨烈。”

“有那么难听?”

“别听你爸胡说。哪有那么难听?”慕薇薇跳出来给自己说话。

慕天野开玩笑道,“要不你等会现场表演一番,说来我也很久没有被你的歌声摧残过了。”

叶少辰是护妻狂魔,这时候当然站在妻子这边,“大哥,今天是我老婆生日,你能不能给她留点面子?”

“怎么,她还是我妹妹呢。”

“她早就是我们叶家人了。”

段子莹看着温馨的一家人,心里也感觉暖暖的,她长这么大,还从未体会过这种亲情,爸妈永远都是在忙,全家坐在一起吃饭的时间都很少。

叶景琰忙完自己的任务,在小神兽旁边坐下,给自己添了一杯红酒淡笑着说,“爸。你和舅舅别闹了,我前两天和小叔通电话,他说今年过年回来,到时候大家再聚啊。”

“哼!这个臭小子终于要回来了,看我到时候怎么修理他。”萧汐冉气势汹汹的说,想当年叶少岩最怕的就是她了,但也和她最能说到一块去。

段子莹的目光一直萦绕在他身上,发现他举手投足间都是魅力,和她见过的所有男孩都不一样,带着一种成熟男人的巨大吸引力。

完了,只是短短几个小时,段子莹觉得她爱上救她的这个男人了。

段子莹是个敢爱敢恨的女孩,一旦下定决心就会付诸行动,偷偷问身边的人,“初雪,你哥哥有没有女朋友啊。”

叶初雪脸上的笑意淡了一些,“他现在没有。以前有过一个。”

“我不管以前有没有,现在没有就好,”段子莹眼中全是星光。

叶初雪看她对哥哥势在必得的样子,心中一边欢喜一边又替她捏把汗。

哥哥的心现在是块石头,不知道这丫头的热情能不能把他捂热了。

当晚的生日派队闹了很晚才结束,慕家一家人也没有回去,全在叶家休息。

叶景琰洗去一身的烟火味,坐在阳台上抽烟。夜很静,月光如纱,但是他的心却愈发的孤独。

依瑶,我很想你,你知不知道?

或许是太过思念她,这一晚,段依瑶又走进了叶景琰的梦中,她穿着一身浅绿色的长裙。站在一家古色古香的花店中冲他吟吟的笑。

叶景琰疾步跑过去把她紧紧抱在怀中,一声声唤着她的名字。

段依瑶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指了下自己的耳朵,叶景琰问,“你听不见吗?”

她点点头。

“没关系,没关系……你听不见我以后就是你的耳朵……”

段依瑶眼中流露出浓浓的悲伤,她推开叶景琰的怀抱,转身跑进花店,叶景琰忙追进去,她却消失的无影无踪。

“依瑶,依瑶——”叶景琰在花店内大喊,却没有人能回应他。

从梦中醒来,晨光满地,叶景琰回想着梦中的情景,是如此的真实。

会不会依瑶原本就没有死?而是受伤了不想见自己?所以才骗他说死了?

一想到这个可能,叶景琰猛的从床上起来。心砰砰砰的直跳,他拨出那串刻在心里的号码,那边想起了机械的提示音: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是空号。

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叶景琰紧紧的抱着自己的脑袋,他到底在希冀什么?

依瑶早已去世了,世上早就没有这个人了……

这是她父亲亲口说的,根本不会有错。

在房间独自沉浸了一会儿。叶景琰才开始洗漱。

楼下一大家子人坐着吃早餐,叶景琰很寻常的打过招呼,然后坐下来吃饭。

“平安,昨天那个小姑娘还没有起床呢,你去喊她一声。”慕薇薇故意给他们制造机会。

叶景琰喝粥的动作停了下,认真的看着慕薇薇说,“妈,我明白你的苦心。但她不是依瑶。”

慕薇薇愣住,在场的所有人也都低下头不说话,段依瑶是他心中的逆鳞,没有人敢碰触。

既然话摊开说了,慕薇薇所幸说完,“可是依瑶已经走了,如果她还活着,你等她一辈子我都不会说什么。但是她回不来了。那你呢?难道你要这样孤孤单单一辈子?你觉得依瑶同意你这种做法?”

叶景琰的眼睛渐渐湿润,心里又酸又疼,咬着牙不说话。

“你心里记挂着她我们都知道,所以才鼓励你和那个小姑娘在一起,她长得像依瑶,你就是把她当成依瑶的替身也可以啊。”

“这对段子莹不公平。”叶景琰冷声说。

“如果她愿意呢?”慕薇薇反问,昨天晚上那女孩流露出来的爱慕,所有人都看在眼中。

叶景琰沉默良久,“妈,这件事不讨论了好吗?随缘吧。”

听儿子没有抗拒,慕薇薇这才松口气。

“平安,妈妈不是强迫你,而是担心你错过了,这世上有缘的人太少……”

“妈,我知道。”叶景琰显然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

话音刚落,一个清脆的声音传过来。“大家早上好,真是不好意思,我起床迟了。”

“没关系,我们也都才起来。”慕薇薇招呼她过来,指着叶景琰旁边的空位子说,“来坐这儿。”

段子莹把每一个人问候完之后,扭头笑着问叶景琰,“景琰哥哥。早上好。”

“嗯。”叶景琰回应了一句。

“你今天有空吗?”段子莹充满热情的看着他,“我听说A市有个古庄挺好玩的。”

叶景琰脱口而出,“我有事。”

段子莹一点也不气馁,继续问,“那明天呢?对了,后天是周末,你总不会后天还上班吧。”

“噗嗤——”叶初雪没忍住笑出声来,毫不避讳的说,“段子莹,你这未免也太热情了吧。”

段子莹俏脸微红,大胆的说,“我也不怕你们笑话,我就是喜欢上景琰哥哥啦,喜欢一个人就要主动嘛。他这么好,万一我不抓紧被别人抢了可怎么办?那我要后悔一辈子的。”

段子莹的一番豪言壮语,让在场的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就连叶景琰也愣了好几秒。

他好吗?一点都不好,如果好的话,怎么做了那么多让依瑶每伤心难过的事情,以至于她离开的时侯都没有原谅自己。

“唉呀,年轻真好,”萧汐冉很是感慨,也说出了几个中年人的共同心声。

段子莹扭头又问叶景琰,“景琰哥哥。你到底什么时侯有空嘛。”

叶景琰顿了顿说,“周末吧,周末带你去。”

“欧耶!”段子莹欢呼,刚才当中表白了,他又肯答应陪自己去,那就是说明,他不讨厌自己喽,这是一个好的开端。

段子莹的出现给餐桌带来了些许活力。她很朝气蓬勃,身上仿佛蕴藏着巨大的能量。

早餐吃完,萧家一家人离开,叶景琰也准备去上班,段子莹连忙拉住他的衣袖,叶景琰低头看了一眼,她假装没有看见,还是拉着。

“景琰哥哥。你的手机借我用一下,我给妈妈打电话,让她给我打点钱过来。”段子莹声音清脆,如同山中的百灵鸟,叶景琰很想说让她去找初雪,但望着她酷似段依瑶的一张脸,拒绝的话说不出口,掏出手机输入密码给她。

段子莹放开他的衣袖,寻找昨天妈妈的号码时,突然看到他最顶层的通话,是今天早晨拨出去的,保存的联系人名字很戳人,我的爱人。

段子莹的心颤了一下,他的爱人?初雪不是说他没有女朋友吗?

什么都没有问,段子莹拨通电话,“妈妈,是我……我昨晚睡在朋友家……吃早饭了,你打点钱给我,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好的,我等会儿发给你,就用这个手机,爱你哟妈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