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4章:他是我的爱人/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挂了电话,段子莹问他,“景琰哥哥,你的支付宝账号给我,我妈妈转钱给你。”

叶景琰不是慈善机构,当然不会大方到为她付各种款,于是很爽快的把自己卡号给她,然后从自己钱包里拿出一千块钱给她,“你今天先用吧,我直接从转账里面扣。”

“谢谢景琰哥哥。”

叶景琰很不喜欢这个称呼,但她的确比自己小五岁,直呼性命也不可能,想了想他说,“你以后叫我叶大哥吧。”

段子莹眼珠子咕噜噜转,“我觉得景琰哥哥更亲切啊,我喜欢这样叫你。”

叶景琰无语。上车前撂了一句,“随便你吧。”

目送着车子离开,段子莹握了握拳头,这种极品男人她一定要抓住,不过……我的爱人?是那个段依瑶吗?

如果那么爱她,为什么不去找她呢?

叶初雪也准备去上班,随口问她,“你今天要去干嘛?要我捎你到市里吗?”

“好啊好啊,我去买几件衣服,总不能都穿你的。”

车上,段子莹很想问问叶初雪他哥哥的爱人是谁?最后出于尊重忍了又忍还是没有开口,她觉得还没有到时侯。

接下来两天,段子莹真的把自己当成了自家人,她原本就是个自来熟,又在餐桌上表明自己的态度后,她发现叶家两位长辈似乎都不反对,于是她就更大胆了。

周五下午,段子莹在叶初雪的甜品屋守着他下班,看到他一出来,就立刻蹿出去拉住他的袖子说,“景琰哥哥,你陪我去买个包包吧,明天去玩我要背。”

她妈妈怕她在A市受苦受罪,一次性给她打了十万块钱,够她挥霍一阵了。

“我很累,想回家。”叶景琰对逛街没有任何兴趣。

“去嘛去嘛,我买东西很快的。”段子莹拉着他的胳膊晃来晃去,出出进进的员工都悄悄的看,叶景琰无可奈何的说,“好吧。”

段子莹欢呼雀跃,坐上车一路直奔附近的商场。

她在前面走,叶景琰拎着西装走在后面,路过女装店的时侯,他想起那次陪依瑶来买衣服的情景,当时她是为了相亲。

这才不到一年的时间,她就不在了。

段子莹看他表情变得沉重起来,不由的问,“景琰哥哥,你怎么了?陪我来逛街不开心吗?”

“我只是太累了。”叶景琰淡淡的说。

“你等等,我马上就好。我们去这家,”段子莹拉着他的袖子拐进一家名牌包包店,拿起中意的一款问,“这个好看吗?”

“可以,”叶景琰很敷衍的说。

“那这个呢?”

“可以。”

段子莹问了一大圈,叶景琰都点头说两个字,“可以”。

“那就这个吧,最新款,又漂亮。”段子莹选定一个去付钱,“把这个包起来。”

“你好女士,总共28888。”收银员微笑着说。

叶景琰递出去一张卡,心里暗想,曾经依瑶买一件上万块钱的衣服都喊着贵死了,如今她买一个近三万块钱的包眼睛都不眨一下,两个人果然是不一样的。

从包包店一出来,叶景琰就撞上了熟人,赵璇。

“呦,这不是叶大总裁吗?”赵璇阴阳怪气的笑,看到他身边的段子莹时,愣了几秒钟,“这位……长得真像段依瑶。”

段子莹又听到了这个名字,抬着下巴介绍自己,“我是段子莹,不是段依瑶。”

“哈哈,叶大总裁这个爱好真是……”赵璇轻蔑的笑道,“那位段军官呢?不会是人家不要你了,你就找了个和她长得像的吧。”

叶景琰狠狠的盯着她,若不是看她是女人,真想一拳挥上去。

“您别这么看着我,难道被我说中恼羞成怒了?”赵璇现在和他没有任何利害关系,所以根本不怕他。

叶景琰握了握拳,绕过她大步走开。段子莹连忙小跑着跟上。

这一路,叶景琰都沉默不言,车速越来越快,段子莹默默的抓住副驾驶的扶手,有些惧怕的闭起了眼睛。

直到她感受到车轮都要离地了,才颤颤巍巍的说,“景琰哥哥,你开慢点好吗?”

“吱——”一阵刺耳的刹车声。车子猛地停在了路边,段子莹惊出了一身汗。

叶景琰脑袋伏在方向盘上,很多时侯,他都想这样一了百了算了,活在没有依瑶的世界上太过痛苦了。

车里的气氛很压抑,段子莹鼓足勇气问,“景琰哥哥,段依瑶是谁啊。和我长得很像吗?”

叶景琰抬起头,打开窗户烦躁的点燃一根烟,许久才说,“她是我最爱的女人。”

段子莹的心颤了一下,又问,“那她人呢?”

“去世了。”叶景琰略带沙哑的说,语气中透着浓烈的悲伤,仿佛下一秒他就会难过的哭出来。

段子莹震惊,去世了?难怪他上次提到这个名字会那么激动。

“刚才那个女人说的对,我就是把你当作一个替身,可你终归不是她,你走吧。”叶景琰冷冰冰的说,他不想伤害一个无辜的人。

段子莹思考了片刻说,“我不走,替身就替身,既然依瑶姐姐不在了。那我就代替她来照顾你,你把我当作她可以,我不在乎的。”

反正是一个不存在的人,也不会跑出来和她抢叶景琰,只要她一直待在他身边,总有一天会赢得他的心。

叶景琰扭头惊讶的望着她,直接说,“可是我不会喜欢你的。”

“没关系啊,我喜欢你就够啦,”段子莹满脸笑意的说。

叶景琰无言以对。

果然被妈妈说中,她甘心当一个替身。

回到叶家吃了晚饭,段子莹拉着叶初雪去散步。

“初雪,那个依瑶姐姐是怎么去世的呀。”段子莹直截了当的问,她向来是个直肠子,不会拐弯抹角。

叶初雪诧异的看着她,“你怎么知道……”

“景琰哥哥今天告诉我的。还说他把我当替身。”段子莹嘟嘴,哼!反正她不会一直当替身的,总有转正的那一天。

叶初雪没想到哥哥这么快就说了,“那你是怎么想的?”

段子莹耸耸肩,“无所谓啊,只要能和景琰哥哥在一起就可以了。”

呃……

叶初雪不知道应该欣慰还是说她傻,这样都能接受?

“你还没回答我刚才的问题呢。”段子莹催促。

叶初雪叹口气说,“依瑶姐是出了意外。”

“哦~那景琰哥哥很喜欢依瑶姐姐吗?”

叶初雪淡笑着看她,“你问这些干什么?”

段子莹拍拍胸膛,“知己知彼嘛,我总要了解景琰哥哥的基本情况,他每次提到依瑶姐姐,整个人都快要奔溃的样子。”

“他奔溃过了,若不是因为有我们这些亲人,他怕早就跟着依瑶姐去了。”

“啊?这么严重?”

叶初雪眼中泛着泪花,“对啊,我哥为了依瑶姐连命都可以不要,你说严重不严重。”

段子莹的心被震撼了,可是她却更加喜欢叶景琰,这个男人长得好看,气质超群,居然还这么深情,简直完美啊。

“子莹,你任重而道远啊。”叶初雪拍着她的肩膀。意味深长的说。

“没关系,我有信心。还有五六十年呢,谁怕谁?”

……

第二天,天气大好。

叶景琰被段子莹拉着出去玩,他觉得孤男寡女的有些尴尬,碰了碰还在吃饭的叶初雪,“你一块去。”

“不去,周末我店里生意最忙了。”叶初雪才不想去当电灯泡。

叶景琰挑眉,“你确定?”

叶初雪怔住,扭头从他眼中看到警告,她猛然想起他碰到南宫昭的事情,立刻改了口吻说,“其实也没有多忙,一块去一块去,我顺便叫上小神兽,人多热闹,咱们几个好久没有一块出去玩了。”

叶景琰满意的笑,这还差不多。

段子莹无所谓,反正只要能和叶景琰在一起,多少人都行。

于是在叶初雪的招呼下,几个人呼啦啦朝附近的古镇出发。

遥远的帝都。

段依瑶和花小翠正在卸货的时侯,白瑾逸从远处走了过来。

“你们两个歇着,我来搬。”说着话他把袖子挽起来。露出结实的小臂。

段依瑶抬头看是他,笑着说,“你怎么来了?”

“路过,想去学校找点资料。”白瑾逸把她手中的一大捧花拿过来,“你坐那去,我来搬。”

“这又不重。”段依瑶垂着手,额头的汗亮晶晶的掉下来。

“你看你都热成什么了,去喝口水歇会儿。就剩这么点了,我帮你搬。”

段依瑶看他和小翠忙出忙进,很快一车的鲜切玫瑰就放进了库房。

结束后,白瑾逸擦着汗水问,“你怎么一次性订了这么多玫瑰?卖不完怎么办?”

段依瑶顺手递给他一瓶没有打开的水说,“你忘了,过两天就是七夕,到时候买玫瑰花的人肯定很多。”

白瑾逸喝了口水恍然大悟。“对哦,我还真忘了,”末了还自嘲道,“哎,没办法,没有女朋友也没有人可送。”

“我也不记得这些日子,都是小翠提醒我的,她比我懂行。”段依瑶夸奖了一句正在打扫战场的花小翠。然后问他,“不是放假了吗?你还要工作?”

“我正在研究一个课题,需要点资料。”

“哦,你等等,”段依瑶走进花圃里面,片刻后出来,手中拿着一盆长得非常茂盛的绿萝,花盆是白瓷的,“这个绿萝送给你了,放在电脑旁边可以防辐射,你们这种读书人应该经常要用电脑吧。”

白瑾逸心里惊喜了一下,欣然收下,“我正好需要一盆,那我就不客气了。”

“不是白给你的,是为了谢谢你上次帮我。”

白瑾逸笑了笑没说话,她怎么说都是对的。突然发现这个女孩很爽快。做什么都不藏着掖着,当然,他看的出来,她对自己真的只有朋友之情,不过没关系,近水楼台嘛。

送走了白瑾逸,段依瑶开始清点店里的花,花小翠挤眉弄眼的说。“依瑶姐,你怎么突然和这个帅哥关系这么熟了?”

“上次逛街,我把助听器掉了,差点还被车撞,是他救了我,后来又吃了几次饭,就这么熟了。”段依瑶简单的解释。

花小翠意味深长的说了声,“哦~原来是这样啊。”

虽然她看出那个帅哥对老板有意思,但这种事情,自己还是不要点破的好,免得老板不喜欢对方的话,以后见面多尴尬。

两个人正忙着,花小翠的电话响了,她直接按下了免提,“喂?干嘛呀,我忙着呢。”

“你晚上有空吗?我约你吃饭。”那边传来男孩的声音。

段依瑶听着手机里传来的声音。愣住。

她一直以为,自己听不到手机里的声音,原来……免提是可以的?虽然听得不是很清楚,但是隐约能听得清对方的声音。

看来这个新的助听器质量很好。

中午,花小翠去买午饭,段依瑶坐在凉椅上玩手机,鬼使神差般翻到了通讯录上,然后直愣愣的看着里面躺着的一个电话号码。

父亲临走前给了她新的电话号码。意思让她重新开始,别再和以前的人有什么牵扯了。她明白父亲的用意,什么都没说直接收下。

叶景琰……叶景琰……

心里一声声呼唤着他的名字,段依瑶发现自己都快要忘了他的声音。

盯着熟悉的号码看了许久,段依瑶深吸一口气按下了拨通键,哪怕不说话,听听他的声音也是好的,至少要直到他过的好不好。

随着一声声“嘟——”。段依瑶的心跳也在加速,直到接通的那一刹那,心跳达到顶峰。

“喂?哪位?”

声音很微弱,但是段依瑶还是控制不住的红了眼眶,她将手机拿到耳边以便更加清楚的听到他的声音。

“你好?请问是哪位?”

电话那头的男子声音依旧温润,仿佛是山涧的清泉,沁人心脾。段依瑶捂着嘴巴不让自己出声,眼泪却情不自禁的落下来。

就在这时。手机里传来陌生女孩清脆的声音,“景琰哥哥,你尝尝这个……我喂你……好吃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