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6章:错误,我好想你/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瑾逸摆出一副儒雅风范,很礼貌的说,“你们好,我是白瑾逸。”他察觉到好几个人的眼睛在上上下下盯着自己打量,目光如炬,好像要把自己看穿。

“这都是我以前在部队的战友,”段依瑶简单说了声,然后对花小翠说,“店里的活明天早晨再收拾吧,你不是约了你男朋友,快去约会。”

“好的,老板。”花小翠情绪激动的说。

“白大哥,今天真是麻烦你了,改变我请你吃饭。”

“别这么客气,朋友间互相帮忙是应该的,再说我今天闲着也是闲着。”白瑾逸温和的说,他向来气质出众,长得又好看,很容易博得众人的好感。

青龙警惕的看着他,心里转了十八道弯,大学老师?这个职业听起来比那个开公司的小白脸好多了。

于是几个人一商量,直接关店,白瑾逸自知自己跟着去不合适,洗了手就直接告辞了。虽然没有在七夕约到段依瑶吃饭。但却更加了解她的过去。

原来她以前是当兵的,难怪她的背总是挺的那么直,说话做事也利落。结合那几个当兵的谈话,应该是她的耳朵受伤了,所以才退伍的吧。

段依瑶几人来到几人来到附近的饭店,里面都是人满为患。

过节嘛,多是一些情侣,大家毫不在意的释放自己的爱,甜蜜喂食给对方。

段依瑶扫了眼窗口的男女,他们穿着可爱的情侣装,女孩子头上带着一副猫耳朵之类的头饰,男生则是拿出手机给女生拍照,偶尔两人嘟着嘴一起对镜头卖萌。

段依瑶看着小情侣之间的小幸福,嘴角微微勾了勾,这样简单的生活,也很好。

可是,她从出生开始,就注定了不能用平凡人的方式度过一生,那现在就不要去羡慕别人的生活。

段依瑶的脑海里突然飘过一个人影,一闪而过的画面,却抽痛了她的心。

如果那个人也在身边,今天的自己,是不是也能坐在橱窗边,穿着情侣衣,和他自拍?

也不过是想想而已。

朱雀扒拉了几下头发,凑到柜台边,“老板,包间。”

“好的,里边请……”饭店老板爽快答应,并让服务生带路。

之后,在服务生的带领下,段依瑶和十几个汉子一起涌入,把原来就不大的饭店堵得严严实实,惹来不少情侣的目光。

“老大,情节人咱们一起过,挺招人眼睛的。”楼梯道上,朱雀跟在段依瑶右手边,朝她笑了笑。

段依瑶扬眉,“这有什么,每年情人节,七夕,不都是大伙一起吗?”

是啊,她没有过过这种节日,和男朋友一起的节日。

朱雀听了段依瑶的话,也讪讪的笑了。

部队生涯造就了单身狗阵营。

几人到了包间,围着圆桌坐下,大家让段依瑶点菜,段依瑶点了一个糖醋排骨,就把菜单给别人了,十几个人一人三道菜,不一会儿,桌子上就摆满了山珍海味。

“大家动筷子啊!”

等桌上的菜上得差不多了,段依瑶挥动着筷子打破僵局。大家见她都当先夹菜,也跟着夹了几筷子,饭桌上的气氛渐渐活跃了起来。

“老大,对不起……”看着段依瑶消瘦的下巴,青龙忍不住停下筷子,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段依瑶虽然不介意,但是他的心里仍旧埋着深深的愧疚,这一次见到她。叫她的时候没有反应,他就知道,还是有和很大影响的。

青龙的自责让周围人的情绪也不由的有些低落,挨个放下了筷子。

“青龙!”

段依瑶吼了他一声,瞪着他严肃的说,“以前的事都过去了,就别再提了!”

见青龙仍旧自责,段依瑶叹息一声,说道,“那时候的情况,就算不是你换作是别人,我也一样会救,你不要愧疚。”

“老大……”

一群人被段依瑶的话感动,又扯了几句部队里的生活,气氛渐渐融洽了许多。

大家开始礼貌的敬酒给她,段依瑶在部队上呆的时间长了,酒量越来越猛,但青龙还是在一旁给挡了好几下。

……

后山河。

叶景琰沿着河道缓慢地走着,他的手里拿着一盏河灯,小小的一朵莲花,有着若隐若现的火光。

走着走着,脑海中浮现出段依瑶的影子,他从来没有真正想过,那个自己魂牵梦萦的人从此在他的世界里消失,再也不能出现。

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

叶景琰苦笑,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又能怎样,终究只是如果。

一阵风吹过,手中的许愿灯被吹得上下起伏,他连忙转身护住了火苗。

可停了好几分钟,风仍旧吹得起劲,叶景琰无奈的勾了勾唇,难道是依瑶感受到了他的心情,特意……

想到这,他连忙摇摇头,怕自己魔怔,便走到水边,将护得好的许愿灯放进水中,又看了一眼上面写的字:愿我珍爱的人等等我。

等?

等多久?

一个月,一年,十年,或者更多?

许愿灯在水里打了一个漩儿,顺着风一路畅通无阻的漂流远去,叶景琰有些恍惚,手在水里虚无地抓了一把,等回过神,手上湿润一片。

“景琰哥哥,你回来了!”段子莹见叶景琰失魂落魄的走回来,立刻迎了出去。

叶景琰避开段子莹的手。敷衍的点头,“嗯。”

说完就朝屋里走,段子莹的手僵在原地,呐呐地站在过道,等再见他出来,手上已经多了一瓶酒,两个杯子。

“陪我喝一杯酒吧。”

段子莹脸上立刻绽出一朵花,乐癫癫的跑到他面前,点头说道,“嗯嗯。”

“景琰哥哥,你这是怎么了?”

“景琰哥哥,你怎么不说话?”

“景琰哥哥……”

自从她答应陪叶景琰喝酒开始。就没有听他发出一个音节,段子莹忍不住想要知道原因,便喋喋不休的在他面前叨叨着。

叶景琰一门心思想着段依瑶,只顾着灌酒,对于耳边的话充耳不闻。

段子莹说了一阵,都没得到回应,有些委屈,也不再说话,坐在他身边,闷声喝酒。

酒柜里的酒都被搬了出来,空酒瓶子横七竖八的躺在叶景琰两人脚下。

“来,再喝。”

叶景琰摇摇晃晃的举着酒杯。眼前的段子莹一个人变成了两个影子,他摇了摇头,影子又重合在了一起,变成了段依瑶的样子。

“依瑶?”

他扔开手中的酒杯抱住了段子莹,语气悲忸,“你知不知道我好想你,依瑶……”

“你怨恨我也好,为什么要跟我来这种玩笑……”

段子莹被他突如其来的拥抱弄得手足无措,但还是紧紧抱住了他,在他背上轻轻的拍着,顺着他的话说,“我不恨你。”

“真的,我不恨你,我爱你!”

趴在她身上的叶景琰听到这句话,突然一愣,紧接着哭了起来,“我也爱你……依瑶,我也爱你……”

滚烫的泪水滑落在段子莹的肩头,她突然有些心酸,自己只有冒充别人才能听到他说爱她,可她却是捧出了一颗真心,无比赤诚的放在他面前。

依瑶,依瑶……

真好听的名字,她知道有个人在羡慕她吗?不。是嫉妒她,嫉妒到发狂!

叶景琰还在喃喃自语,把积攒出来的所有思念一股脑全部都倒了出来。

“景琰哥哥,你不要伤心,她不见了,你还有我啊……子莹会陪在你身边的。”

无可否认,她爱他,从第一次见面她就爱上了他,怎么说呢,那种感觉很奇妙,如果没有他……没有他的话,那她这一辈子都无法体验到“爱”这种感觉。

叶景琰听不清她说了什么,只一味的点头,到最后他觉得有个人一直在耳边嗡嗡作响,忍不住推开她,用嘴贴上她的唇。

“轰——”

段子莹的脑袋突然炸开,她怎么也没想到他会吻她,他吻了自己的唇!

或许都是因为那个段依瑶,他真的已经爱她爱到这么深刻了吗?

后面的事她来不及细想,因为叶景琰已经迫使她张开嘴唇,两人纠缠在了一起,段子莹摒去所有的思绪,全心全意的扑在这个吻上。

得到她的回应,叶景琰稍稍睁开眼睛。见果真是段依瑶,内心抑制不住的激动。

叶景琰的手穿过她的衣服……

“依瑶!”

突然,叶景琰的动作停住了。

“我好想你,我真的好想你……”

叶景琰漂亮的异眸里竟然泛起了微微的亮光,他是在哭吗?

段子莹顿住,他究竟有多爱那个女人,她好嫉妒……

“我也想你,景琰。”

段子莹回应,头一次,不叫他哥哥,而这一句轻声的呼唤,却如叶景琰心底最思念的声音一样。

他重新了手上的动作,而且比上之前更加疯狂,很快的……

“给我,依瑶,我要你……”

叶景琰像是宣誓一般,深深地将两人贴合。

段子莹闭上了眼睛,感受那份从未有过的悸动……

夜,迷乱了整个房间,两个人越战越烈,窗外的月色照进来,给他们的皮肤镀上了一层银光。

就这样吧,成为他的人,她心甘情愿的,尽管他爱的人不是自己,段子莹想。

“唔……”

叶景琰用手挡住强光,嘤咛了一声,突然,他整个身子怔住,抬手看了看。

没穿衣服!

眼光说着身上一路向下,胸口处埋着一个脑袋,他动了动身体,那个脑袋也跟着动了动。

“嗯?”

“怎么了?”段子莹抬头,疑惑的望着叶景琰。

可叶景琰此刻的表情比她还要惊愕,他推开段依瑶的脑袋,“我们这是怎么回事?”

“景琰……哥哥……”

段子莹被叶景琰推得险些摔倒在床下。她拥着被子坐了起来,可怜兮兮的盯着他。

“你不记得昨晚的事了吗?我们……”

“我们上床了?”叶景琰截断她的话,斩钉截铁的问道。

见段子莹闭着嘴不说话,叶景琰猜出了个大概,揉着钝痛的额头,回想昨晚发生的事。

但是由于酒精还未完全褪去,他的脑袋还是疼得历害,也想不起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景琰哥哥……”

段子莹伸手想要去抱住叶景琰,却被叶景琰躲开,“你让我先静静。”

“没事的,景琰哥哥,我不……”介意。

“行了。不要说话。”

叶景琰怕她再说话,干脆起身开始穿衣服,地上的衣服瘫了一堆,他捡起来,眉头皱成八字,全都是酒味!

他从衣柜里扯出一条浴巾围在身上就准备离开,走到门口又回望了一眼床上坐着的人,欲言又止。

段子莹悲伤的拥着被子,见到叶景琰停下,立刻惊喜地抬头,可看见的却只有他离去的背影。

眼里的落寞一闪而过,随后扬起笑脸,走到衣柜里翻找了一会,拿出一条裙子套在身上。

不管怎么样,她昨晚是完完全全属于景琰哥哥的!

在诺大的别墅寻找了一圈都没找到叶景琰的身影,段子莹坐在客厅,失魂落魄地盯着地板。

院子里,叶景琰望着天上的白云,思绪万千,他脑子渐渐清楚,也回想起昨晚喝多了酒,把段子莹看成了段依瑶……

“怎么会这样!”叶景琰懊恼举起手砸在地上,他怎么就这样背叛了依瑶,怎么会连这点意志力都没有!

想起离开的段依瑶。他恨不得有人一拳重重砸在他脑袋,这样就不会让他这么痛苦了。

天边的云幽幽散散过了又聚,却无端让叶景琰更是心烦,他败了,败给了几瓶酒……

“景琰哥哥!”

门口,段子莹站在那里向他招手,尽管刚才的事非常不愉快,但她仍旧扬起了最灿烂的笑脸。

微风拂过,段子莹迎面向他走过去,叶景琰一愣,硬生生控制住自己的想要逃离的身子。

段子莹整个人撞进他怀里,竟然有些不真实的感觉。一直对她冷淡的景琰哥哥竟然抱她了!

她眼角的泪水忍不住溢了出来,叶景琰抱着她手臂上有了一丝湿润,忍不住皱眉,“怎么了?”

“没事儿,没事儿,我……我有点激动。”

她语无伦次地说着,眼泪却越流越汹涌,叶景琰心里一软,对她的愧疚也越来越深。

“你放心吧,我会负责的。”

“你说什么?”段子莹以为自己耳朵听错了,颤抖着声音问道。

“我会负责。”

叶景琰帮她顺了顺头发,心里突然空落落的。他背叛了依瑶,从此以后他恐怕连想她的资格都没有了。

躺在他怀里的段子莹对于他的内心却全然不知,她心里非常高兴,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她……终于成功了!

转眼到了中午,叶景琰一直待在书房没有出来,而段子莹仍在沉醉在两人欢好的余温中。

她回到厨房,准备动手给他做顿午饭,冰箱里玲琅满目的菜品,她竟然有些手足无措。

现在冰箱面前犹豫了良久,她挑出几个鸡蛋打进了碗里,没掌握好力度。碎鸡蛋壳全部留在了碗里。

“糟了!”她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连忙拿着筷子去夹。

不一会,锅里的油也热了起来,段子莹拎着碗急得团团转,眼看锅里的火就要着了起来,连忙将手里的碗扔了进去。

“砰……”

叶景琰在书房里听见一声撞击,连忙跑了出去,打开门迎面就是一阵刺鼻的气味,让他忍不住皱眉。

浓烟里,他循着烟雾的方向成功找到了厨房,里面的烟雾勾勒出一个人影,他试探性的叫了一声,“段子莹?”

“哎……我在呢,景琰哥哥!”

人影动了动,准确地抱住了叶景琰的手臂,叶景琰捂着鼻子将她带出了厨房,“你在干什么?”

“我……”段子莹偷偷看了一眼他的颜色,怯怯地说,“我在帮你做饭……”

“这里不用你做饭。”叶景琰皱眉看着她,虽然脸上并不凶,但是语气毕竟是太重了,段子莹眼眶里的泪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我不是……”

“哎……”叶景琰深深叹了一口气,只觉得无比烦闷。

段子莹趁着空隙看了他一眼,知道他没有生自己的气。双手自然而然的搂上他的腰。

“景琰哥哥,你别生气,我就是想为你做顿饭。”

“你想吃什么,我可以叫阿姨帮你做,你这样……”

叶景琰说不下去了,因为他看见段子莹又要开始抹眼泪,心中涌现出一股无奈。

等房间的浓烟散去,叶景琰走进厨房,里面的锅已经被烧得不成样子,揭开锅,一团黑乎乎的炭安静地躺在里面。

叶景琰拾起边上的锅铲,使劲在上面挖了几下。才铲出几块黑炭,用碗盛了起来,转身问段子莹,“这是什么?”

“好……好像是鸡蛋……”

没记错的话,她只倒进这一样东西,拿出筷子在上面戳了戳,已经焦成了黑炭。

“这个地方是不能呆了,出去吃吧。”叶景琰扔下锅铲,径直往厨房外面走,厨房的烟呛得他直咳嗽。

“哦……”

段子莹跟在叶景琰的身后,刚走出门,慕钰麒和萧钰麟两兄弟,他们见叶景琰要出去不由的好奇,“大哥,你怎么要出去?”

“家里的房子烧了,出去吃午饭。”叶景琰淡淡的陈述,没有朝段子莹的方向看一眼。

“烧了?”两兄弟异口同声,都便屋子里张望了几眼。

萧钰麟眼尖,看见他身后一脸愧疚的段子莹,立刻明白了几分,“不会是她做饭烧的吧?”

叶景琰不置可否,却被当成了默认,萧钰麟围在段子莹身边绕了几圈,“没想到你还有这技能。除了房子还能炸其他的吗?”

“你……”

段子莹被他气得说不出话来,只能一个劲的瞪眼。

慕钰麒拍了一下萧钰麟,“注意点儿。”

想到这是在叶景琰的地方,萧钰麟也不由的收敛了一些,“大哥,我们正好过来找你们去吃饭呢,过两天就要去帝都了,当然要好好吃一顿。”

“看来你们已经想好去哪了。”叶景琰看着两人开过来的车,正好容得下他和段子莹。

“那走吧。”

说完也不等他们回话,牵着段子莹的手就往后驾驶位置走。慕钰麒和萧钰麟两兄弟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出了疑惑。

萧钰麟揉着脑袋,“大哥什么时候跟她这么要好了?”

走在前方的慕钰麒听到他说话。停了下来,摊手,“我怎么知道?”

车上,四个人的气氛异常的尴尬,萧钰麟和慕钰麒两人都坐在前面,留下叶景琰他们两人在后座,莫名的有些异样。

“啊,那个……”

“大哥,你去帝都收拾好东西了吗?”萧钰麟忍受不住尴尬,随便找了个话题扯开。

叶景琰目视前方,面无表情地回答,“东西在那边都有。”

“额……也……也对。那你的资料准备好了没?”

叶景琰终于抬起眼皮看了一眼他,“资料都在电脑里。”

“哈哈……那个……我也不太了解。”萧钰麟假装挠痒,偷偷撞了一下正在开车的慕钰麒,给他使眼色。

“干嘛?”慕钰麒正开得入神,猛地被他撞了一下,冷不丁冒了点怒气,在撞见他的眼神后,便弱了一大半气势。

萧钰麟向他挤眉弄眼:你说话啊!

他立刻给他回了几个眼神:我说啥啊?

萧钰麟瞪眼:随便你,只要不尴尬就行!

“大哥……那个,要不把叶初雪的叫上吧?”

“随便。”

气氛在叶景琰回答完之后又冷了下来。

萧钰麟掏出手机,胆怯的朝后面瞥了一眼,拨通叶初雪的电话。

“萧、钰、麟。你有什么事啊?”电话那头的叶初雪明显不耐烦,现在是饭点,甜品店的生意正是好的时候,他偏偏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明显是来找骂的。

“喂,你那么大声干嘛?”萧钰麟掏了掏耳朵,没好气的说,“景琰哥让你收拾收拾出来吃饭,你……”

“让她出来就出来,别抬着我的名字。”叶景琰皱眉忍不住打断他的话。

“哦。”萧钰麟一下就没了刚才的嚣张,低低的应了一声。

“总之,就问你要不要出来吃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