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7章:巧合,放在心尖上的人/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叶初雪想要回绝,但是想到萧钰麟不可能无缘无故让她去吃饭,肯定有什么问题,转了个弯,答应下来,“额……好吧。”

“说好了,晚山大酒店。”

萧钰麟挂断手机,望着两旁飞逝而过的行道树重重叹了一口气,景琰哥和段子莹之间的气氛好微妙啊,他都有些喘不过气了……

晚山大酒店。

叶景琰最先走进了包间,段子莹一脸欢喜地跟在他身后,只剩下萧钰麟、慕钰麒两兄弟愁眉苦脸的门外张望。

他们本以为到了酒店气氛就缓和了,可是没想到还是有些怪异,这样他们怎么敢愉快地吃饭啊!

“你先进去吧。”慕钰麒推了推萧钰麟,给他让出一条缝。

萧钰麟紧拽这门框,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你先进去。”

“凭啥啊!”

“叫你进去就进去,哪来那么多废话!”萧钰麟趁他不注意,绕到他身后,一脚将他踹进了门。

“哐当”

叶景琰听见响动,转头看向他们,“你们到底在干什么?”

慕钰麒捂着撞伤的脚狠狠瞪了萧钰麟一眼。“算你狠!”

萧钰麟仰头,向他挑眉,洋洋得意的踏进包间,里面的灯光暖阳,椅子舒软,只是四个人却都心不在焉。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叶初雪急冲冲的赶到门口,见里面的人都坐着不动,有些好奇。

“你怎么才来啊,都等你半天了,走走走,陪我去催催厨房上菜。”萧钰麟见到救兵,立刻上前将她拉了出去。

叶初雪觉得莫名其妙,走着走着就停了下来,双手叉腰瞪着萧钰麟,“说,找我到底有什么事?我才不信你是专门让我来吃饭的!”

萧钰麟朝拐弯处望了望,目测这么远的距离叶景琰估计是听不到他们说话了才停下来。

捂着叶初雪的嘴,“你小点儿声,景琰哥的耳朵可是很灵的!”

“唔唔……唔唔唔唔……”

“你小声点我就放开你。”

叶初雪抬眼楚楚可怜的望着他,妥协的点头,莆一得到空气,叶初雪连忙猛吸了几口,“你是想捂死我啊!”

她的声音石破天惊,萧钰麟听得一阵胆颤,重新捂住她的嘴,“姑奶奶你小点儿声!”

见她一直在扭动,两只眼睛滴溜溜的转,萧钰麟不忍心,还是放下了手。

叶初雪得了自由,吸取了上次的教训,干瞪了他一眼,“到底是怎么回事啊?神神秘秘的。”

“你刚才进门的时候有没有发现异常?”

叶初雪莫名其妙,回想起刚才站在门口的情形,摇了摇头,“没有。”

“哎呀!”萧钰麟拍了一下她的脑袋,“你一个女孩子怎么这么不细致!你难道没发现景琰哥和段子莹两个人怪怪的?”

叶初雪不解,“有什么怪的?他们两个不一直都这样么?”

“不是不是!”

萧钰麟恨铁不成钢的握紧拳手,举在她面前比了比,又重新收了回来,“他们两个人绝对有问题,以我的经验来看,他们之间弥漫着奸情!”

“切!”

叶初雪不屑的翻了个白眼,“有个屁的奸情!段子莹本来就喜欢我哥,你这点眼力见儿都没有?”

“不是!”萧钰麟急了,在她面前来回走了几趟,“我的意思是他们一起从别墅出来,身上的气氛莫名的就有些奇怪。”

“就你心眼多,人家哪里奇怪了?我看就很正常嘛!”

“真的,你要相信我,要不你问问段子莹?”

两人对视,叶初雪心里也没了底,“要不……试试?”

“嗯。”

回到包间,里面寂静如常,慕钰麒如坐针毡。见到萧钰麟和叶初雪,立刻起身迎出去。

走近萧钰麟,用拳头打在他的肩头,“你们怎么才来?菜催得怎么样了?”

“快了,今天顾客比较多。”

萧钰麟敷衍的说道,转头看了叶初雪一眼,两人心知肚明,默契的分开,叶初雪坐在了段子莹身边。

“初雪,你来了。”段子莹见到她,仰起头对她甜甜地一笑,看得叶初雪有些晃神。

她揉了揉眼睛,对上段子莹见她仍旧在笑,忍不住问道,“有什么开心的事吗?这么高兴……”

“没有……”段子莹眼角弯弯,低着头害羞的说,“初雪,你就别问了,真没有。”

叶初雪皱眉,她也就随便问问,见她这副模样,看来是真的有什么事了!

“好好管管自己的事,别老问别人的。”一直没开口的叶景琰抬眼看向叶初雪那一边,毫无感情起伏地说。

“哥……”

叶初雪转头,见叶景琰面无表情,硬生生将后面的话吞了回去,一时间,所有的人都尴尬的低着头,不知道该说什么。

“上菜了上菜了,你们别顾着聊天,吃饭吧。”萧钰麟见势不对,抬眼刚好看见上菜,连忙给他们布菜。

叶景琰拿起筷子夹了一筷子,细嚼慢咽起来,段子莹一看他吃饭,自己也伸出手夹了他吃过的那道菜。

“嗯……真好吃,景琰哥哥!”菜刚放进嘴里,段子莹就睁大了眼睛,惊喜地盯着叶景琰。

叶景琰没有回应她的眼神,但是却从鼻腔里哼出一声,“嗯。”

声音不大不小,却让在座的所有人都惊奇,叶景琰在不想搭理他们的时候,却特意回应了段子莹。这……这说明了什么?

饭桌上所有人都各怀心思,他们都食不知味的随便夹了几筷子,只有段子莹心情大好,一直在找叶景琰说话,奇怪的是他虽然不甚热络,但是大多都回应了。

“我去个洗手间。”饭后,叶初雪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裙子,等走出座位才转头继续说道,“子莹,你跟我来一下,我的裙子脏了。需要你搭把手。”

“啊?哦……”

段子莹被点到名的时候惊讶了一声,等到听清楚后才恍然大悟,跟叶景琰到了一声别,乐癫癫地起身跟着叶初雪走了出去。

洗手间,段子莹有些惶然地现在叶初雪身后,“初雪,我可以帮你什么?”

叶初雪从包里拿出化妆品,对着镜子补妆,她一边画着眉毛一边问,“子莹,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什……什么事?”

段子莹不敢看对面墙上的镜子。怕被叶初雪看出端倪,低着头紧张的反问。

“你别瞒着我了,我都看出来了。”

“那有什么事啊,初雪你别乱说。”

叶初雪干脆停下动作的手,就这么直直看着镜子里的段子莹,“昨天你和我哥肯定是发生什么事了,不然你怎么会是这个样子?”

“我……”

段子莹无法反驳,想了半晌抬起头,“我跟你说,你可别到处乱说……”

“嗯。”

“什么?你跟我哥……?”

三分钟后,当叶初雪听完段子莹说出事情的原委后惊奇地转身,不可思议的转身。

“初雪,你小声点!”段子莹害羞地偷瞥了一眼她,脸立刻红到了耳根子。

“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哥他怎么会……”

叶初雪不敢相信,叶景琰明明爱段依瑶爱得刻骨铭心,怎么可能转眼就和别人上了床!

“就……就……”

“哎呀,他把我当成依瑶姐姐了!”

段子莹烦躁的挠了挠头,“真是的,非要我说得这么清楚。”

“这就说得通了……”叶初雪松了一口气,也不知道是为的谁。

昨天是七夕,哥肯定是想起跟依瑶姐的事了,才会借酒浇愁。正巧又碰上跟依瑶姐长得很像的段子莹,误认为是她也说得通。

“初雪,你什么意思嘛?”

段子莹本来很害羞,但是听到叶初雪煞风景的说什么“说的通”,立刻就有些不高兴了,她凭什么就只能当段依瑶的影子……

叶初雪回过神来,叹息道,“我没什么意思,只是你也知道,我哥不可能这么快就忘记了依瑶姐,所以……”

“所以什么?”

“所以我哥他说什么了?”

“那个……”段子莹又一次低下头,扭捏地揉着衣角,“景琰哥哥说会对我负责的。”

“我哥真的这么说?”叶初雪有些摸不着头脑了,她哥心里明明还有依瑶姐的影子,为什么还要答应段子莹要对她负责?

“嗯。”段子莹的耳根通红,怕叶初雪再问下去,捂着脚跑了下去。

帝都。

叶景琰下了飞机,拖着箱子往接送的车子走过去,后面跟着慕钰麒和段子莹。

“景琰哥哥,你慢点!”段子莹追着他的步伐上气不接下气,终于坚持不住,停在了他身后。

“怎么了?”叶景琰听到身后的脚步声停下。转头皱着眉看向段子莹。

段子莹扶着腰一直喘着粗气,“我,我走不动了,呼……呼呼……”

“不远了,你忍忍。”叶景琰回头看了看停在机场口的车,语气稍微温柔了些。

“我……”

段子莹正要开口说话,见叶景琰已经转身往外走,忍不住跺脚。

“行了,别装了,演技还没我那位一半的演技呢。”慕钰麒后来居上,停在她身后说了几句风凉话扬长而去。

“你……啊啊啊啊……”段子莹气结,指着慕钰麒的背影却又说不出话来,只能急得跳脚。

好不容易走到车边,段子莹正要拉开后座的车门,却被慕钰麒捷足先登,抢先一步钻了进去。

他摇下车窗,对着段子莹吐了吐舌头,“大哥说先送你回去,你坐后面不方便。”

“怎么不方便了,我也可以下车啊!”

段子莹敲着车门,眼睁睁看着车窗晃缓缓摇上,心中的怒火腾腾燃烧。

过了一会,车窗又摇了下来,慕钰麒欠揍的脸出现在她眼前,“大哥让我问你,为什么不上车?”

“你……”段子莹握紧了拳头,却又无可奈何,最后,她无奈的踩着高跟鞋打开副驾驶的车门。

“景琰哥哥,他……他欺负我!”

一上车,段子莹就忍不住告状,说话的期间,还忍不住狠狠瞪了慕钰麒一眼。

“我有些累了。先睡会。”叶景琰揉了一下额头,闭上眼睛假寐。

段子莹一怔,目光扫到慕钰麒,他正对她挤眉弄眼做着鬼脸,气得段子莹握紧了车上的安全带,眼神幽怨地盯着对她视而不见的叶景琰。

冰凉凉的,让旁边的司机忍不住瑟缩,僵硬的握着方向盘,眼神一直直视前方,不敢往旁边看一眼。

这个时间,帝都的路异常畅通。段子莹坐在车上,只觉得一晃眼,就到了自己家。

“到了。”司机见段子莹迟迟不下车,忍不住提醒。

这一声让假寐的叶景琰睁开了眼睛,他朝窗外面看了一圈问段子莹,“这里是你家?”

段子莹惊喜于他终于理自己了,点头像拨浪鼓似的。

叶景琰疑惑地看着她,问道,“那你怎么不下车?”

“我……我马上就下去了。”

段子莹委屈地撅嘴,“景琰哥哥,我……”

“嗯?”

“我可不可以先同你们到酒店?”

她楚楚可怜的盯着叶景琰,片刻已经眼含泪水,叶景琰最怕女人哭,摆摆手,“随你。”

打开的车门立即合上,段子莹轻快地w应了一声,“谢谢景琰哥哥!”

另一边,段依瑶摆弄着花店里的鲜花,她把花一束一束地插好,等走到最里面放满天星的位置,忍不住皱眉。

回头对外面忙碌的花小翠问道,“小翠。满天星都用完了吗?”

“好像是的,这几天买花的人特别多,都要用满天星来点缀,所以用的特别快。”

段依瑶看着前面的花没有满天星的陪衬确实失色了不少,她收拾好东西,吩咐了小翠一句,“我先去进点满天星,你看着店。”

小翠答应了一声,段依瑶便带上头盔,骑着车离开了花店。

“大哥……”

“怎么了?”叶景琰见他欲言又止,便好整以暇的抬头颦睨着他。

“那个……那个……”

叶景琰皱眉。“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扭扭捏捏了?”

“马上就要到她试戏的片场了,我们能不能在前面停一下,我想去买一束花?”

叶景琰顺着他的眼光看向外面,映入眼帘的是一间装修极其简单的小屋,门外摆了许多花束。

目光扫到里面的装修,顿时一愣,这场景……跟他梦中的花店一模一样。

“停车。”

叶景琰急急忙忙地打开车门,径直走向花店门口,越是靠近,就越是颤抖。

“景琰哥哥!”段子莹坐在车上还没反应过来,却发现叶景琰已经不在车里。连忙也跟了上去。

“大哥,你怎么了?”慕钰麒不知何时也跟着他下了车,见叶景琰脚步踉跄,在他身后拖住他的身体。

“我没事。”

叶景琰推开慕钰麒的手,勉强止住了颤抖的脚步,只是走一步,仍旧有些漂浮无力。

“景琰哥哥,你等等我!”刚一下车,段子莹就大声呼喊。

“你别跟进来。”

叶景琰现在心情烦闷,一想到她跟进花店吵吵闹闹,就越加皱眉。

“我……”对上叶景琰不容拒绝的眼神。段子莹话到嘴边,却成了一个,“哦。”

“欢迎光临。”

他们两个一前一后走进花店,柜台边的花小翠急忙出声欢迎。他们听到声音后,不约而同地都将目光转向了她。

“两位需要点什么?”花小翠抬头,冷不丁撞进叶景琰深黑的眼眸,脸上一片绯红,忍不住心跳加速。

她从来没见过这么帅的男人,就算电视上的明星,跟他们比也差了几分气质。

“喂!回神!”

慕钰麒在她面前打了一个响指,让翠花回神,“啊?怎么了?”

“我说,我们自己先看看。”

“呃……哦。”

这时,叶景琰已经不再管他们,自己一个人在里面打量花店,里面的装修构造,就连花的摆放,都奇迹般地重合,难道……这真的只是一个巧合?

不!

叶景琰摇头,世界上哪有这么多巧合,里面的花摆得越来越多,空间也越来越狭小。转弯处是一个隔断,叶景琰眼睛全神贯注的盯着那个角落,仿佛只要一转眼就能看见一个熟悉的面容。

他脚步渐缓,朝着里面的空间逼近脚步,眼看着就要到拐角,抬眼望进去,眼角忍不住失落。

梦境终究是梦境,他怎么会傻到去期盼这种莫须有的东西呢?

“大哥?”

听到身后有人叫他,叶景琰茫然转头,目光对上慕钰麒担忧的眼神,他甩了甩头。问道,“挑好了?”

“嗯嗯。”慕钰麒将手上的一束鲜花举了起来,“你看,这玫瑰怎么样,她应该会喜欢的吧?”

“还行。”叶景琰揉了揉鼻梁,粗略地看了一眼,敷衍道。

“哦……”慕钰麒尴尬地挠着后脑勺,跟着叶景琰走出了花店。

“诶……还没结账呢!”花小翠眼看着一大束玫瑰花从自己面前走过,忍不住追了出去。

慕钰麒腾出一只手艰难地掏出银行卡,“我就不进去了,拿去刷一下。”

“可是,密码……”

慕钰麒也有些为难,转头看向叶景琰,“大哥。”

叶景琰怕想起伤心事,也不想在这里多待,接过他手中的花,“你进去吧。”

“谢谢大哥!”慕钰麒喜上眉梢,拿着卡乐滋滋地跟在花小翠走进花店。

车里,百无聊赖的段子莹数着花店边上的花朵,一朵一朵顺着,直到数到叶景琰手机捧着的花,郁郁葱葱好大的一束。让她惊喜万分。

她推开车门,笑眼弯弯,“景琰哥哥。”

叶景琰听见她叫自己,抱着花好不容易转了个身,“什么事?”

“这花……?”

“这花是慕钰麒那小子买给他正在追的明星。”

“那我呢?”听到花不是送给她的,段子莹立时委屈了不少。

叶景琰一怔,想起那天说自己会对她负责,却一直对她不闻不问,颦眉说,“你进去挑一束,那这个付钱吧。密码是534278。”

“哦……”

段子莹闷声应了一声,知道对他要求再多是不可能了,接过他手中的卡慢腾腾地走进花店。

远处,段依瑶骑着电动车缓缓向花店行进,远远的就看见一个男人怀抱着足以挡住他整个脸的玫瑰花,不禁有些好奇。

看背影高大笔直,浑身的气质都跟平常人不一样,一时间有些恍惚。

“景琰哥哥!”

段依瑶正要加大火力,想要一看究竟,却听见了一个女子的呼唤声,她如天雷轰顶。掌握方向的手忍不住颤抖。

他……他是叶景琰?

叶景琰同样也听到了呼唤,转头看向声音来源,段子莹正抱着一束粉玫瑰笑嘻嘻地对他招手。

这下看清了!

段依瑶越开越慢,到最后索性直接停了下来。

是他!!!

真的是他!!!

他怎么来了?!

怀里抱着那么大一束花,却仍旧放任那个女人继续挑选,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她心知肚明。

他已经有了其他女人了……

这一切都来的太突然,她也从未想过有一天,他们再遇到会是这样的场景,她的心居然莫名的跟着剧烈跳动起来,她承认,她在紧张。特别的紧张。

段依瑶看了看那个蹦蹦跳跳站在叶景琰身边的女人。瞬间瞳孔微缩,那个人,怎么和自己长得这么像?到底是怎么回事?

段子莹怀里的花比叶景琰那一束小了许多,但是很明显相对比更加精致。

叶景琰有些不明所以,“你就挑这个?”小小的一束,让他惊奇。

他原本以为她会挑选很多很多,甚至是店里最昂贵最奢侈的花束,但她并没有。

“嗯,这个就够了。”段子莹蹦哒着上前,鼻子靠近手里的花闻了闻,嘴角微微一勾,手自然而然地挽住了叶景琰的手臂。

叶景琰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弄得有些不自在,但还是强忍住没有推开她。

“好了,走吧。”慕钰麒本来是双手插兜,出来看见他们两个一人抱着一束花,叶景琰明显有些不耐烦。

慕钰麟这才回过神自己在里边呆太久了,让大哥等他了。

瞬间他就低了气势迎上去接过叶景琰手中的花,“大哥,我来帮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